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78 寿宴(5)剿杀,瓮中之鳖

正文 178 寿宴(5)剿杀,瓮中之鳖

    燕家大厅,灯如白昼,觥筹交错,却有人看着燕殊走来,乱了心神。

    军靴锃亮,宛若镜面,光可鉴人,一步一步沉稳有力,仿佛踩在所有人的心尖上,关戮炎双唇微微颤抖。

    他离姜熹不远,她那双轻灵的猫眼,前一秒钟还如死灰一般的消极沉寂,此刻却瞬间燃起了小火苗,宛若烛火,目光灼然,倒映着燕殊的身影。

    剜痛了他死寂的心。

    他怎么可能回来。

    燕笙歌激动的拉住秦浥尘的胳膊,丹凤眼熠熠生辉,“二哥,他回来了!”

    秦浥尘挑眉,自己出差回家,也没见她如此激动过。

    轩陌和沈廷煊坐在一边,从头至尾,都没有说过半个字,倒不是不担心,只是他们都觉得,就燕殊这种妖孽,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死掉。

    而且如此悄无声息。

    这种妖孽祸害,就算是要死了,估计也得搅和得整个京都天翻地覆。

    此刻瞧着徐徐走来的人,两个人会心一笑,举起酒杯,倒是碰撞了一下,将酒水一饮而尽。

    燕殊的军装在光鲜亮丽的众人中,显得格外惹眼,他的嘴角带着标志性的邪笑,都说这燕二少若是不去当兵,非得将京都这潭水,搅和得浑浊不堪。

    修长的手指,从帽檐滑下,微微扯了扯领口,性感的喉结,微微耸动,却让人感觉到了强烈的男性荷尔蒙。

    楚澜眯着眸子,还没有从楚老太太撂下的话中回过神,又被燕殊惊艳了。

    她生活在国外,见惯了高大俊美的欧美男人,本以为沈廷煊、秦浥尘,抑或是关戮禾之流,已经足够让人惊艳了,可是这个徐徐走来的男人,温柔了岁月,惊艳了时光。

    她的眸子几乎移不开了。

    “二少果然是二少,就知道肯定不会出事的!”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二少穿军装,谁特么的之前说,二少穿军装娘气来着,我特么的和他拼命,简直没有比他更合适这身衣服的人。”

    “这燕少夫人可真够幸运的,现在被楚家认了回去,以后京都横着走都行,二少宠着,还有那么个可爱的儿子,可不就是人生赢家嘛。”

    “人比人气死人啊!”

    ……

    “熹熹——”楚濛将姜熹愣神,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燕殊回来了。”

    姜熹鼻子一酸,心脏猛地收紧,看着举步而来的人,仿若踏着星辉,模糊了她的视线。

    肩章在灯光下熠熠生辉,都说燕大少威严不可侵犯,这燕殊一本正经的模样,周身散发着属于上位者的巨大气压,让所有人都喘不过气。

    面容极其俊美邪肆,明明是个面色柔和,五官精致之人,可是气场却强大得让人不敢逼视,那五官就像是造物者的恩赐般完美,饶是当兵多年,他也不糙,反而被打磨得越发精致妖孽。

    燕殊着实过于雅痞流气,嚣张乖戾,因为气场过于强大,都让人很容易忽视,这燕殊的俊美的相貌。

    尤其是那一身军绿色的军装,让他无形中给人一种更加难以言说的威严,他的后面还跟着一众身着军装的精壮军人,就像是在众人簇拥下登场,仿若所有的光彩一瞬间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姜熹直接越过挡在自己前面的人,小跑到燕殊面前。

    她压根没注意,侧身撞到了楚澜一下,楚澜身子趔趄一下,看着女人提着裙子跑过去,义无反顾。

    男人原本妖孽邪魅的脸,浮起点点笑意,停住脚步,四目相对。

    “怎么了?”燕殊忽然伸手抚弄了她的有些乱掉的头发,“跑什么,喘成这样。”

    姜熹伸手按住燕殊的手臂,伸手就开始给他检查了一番,她的手指从他的脸抚摸到下巴、脖颈,直到摸到胸口,燕殊按住她的手,紧紧扣住,“感觉到了?”

    强劲有力,蓬勃的心跳声。

    “嗯。”姜熹努力点头。

    “乖!”燕殊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到我后面去。”

    “他说……”

    姜熹扭头看向关戮炎。

    关戮炎扭头看着燕殊,他明明亲眼看着车毁人亡的,他居然毫发无伤的站在自己面前。

    “这事儿我们回头再说,我在执行任务,任务结束,我们再细说!”燕殊说着低头吻了一口她的发顶,“去后面!或者去父亲那边。”

    姜熹攥住他的衣服,数秒才松开手。

    燕殊冲着她一笑,已经许久没看过姜熹露出如此小女儿的娇憨模样,他的呼吸一窒,心头一动,倒是很想把她一把搂在怀里狠狠亲一番。

    他压低声音,冲着燕殊灿然一笑,“回头再收拾你。”

    姜熹瞪了他一眼,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他可真是心大。

    “我不在,还穿得这么漂亮,给谁看。”燕殊垂头打量着她的衣服,颇有几分不爽。

    “这不是为了等你回来嘛。”姜熹佯装嗔怒。

    燕殊摸了一把她的脸,手指从她香甜的嘴唇边略过,嘴角噙笑朝着关戮炎走过去。

    尉迟冲着姜熹一愣,露出一排惨白的牙齿,“嫂子好!”姜熹冲着他点了点头,跟在燕殊后面,男人一米九的个子,能够将她整个人笼罩在身影下,宽厚的肩膀就是他一辈子的依靠。

    “粑粑——”燕小西坐在楚老太太怀里,朝着燕殊就挥了挥手,“我有好好照顾麻麻。”

    “嗯。”燕殊目光从整个大厅扫过,确定家人朋友没事,才松了口气,总算是及时赶到了。

    “队长,您可算是来了!”警方等救援已经急不可耐了。

    而此刻李询带人也已经赶了过来,就像是说好了一样,这军警一下子都来了。

    “麻烦李队帮忙疏散一下人,家里后面还有大厅,可以先带去那边一下,这里待会儿可能会比较乱!”燕殊侧头看了一眼满头大汗的李询。“若是误伤了人,就不好办了。”

    “好!”李询立刻指挥众人将宾客带下去。

    而此刻一身军装的人几乎已经将大厅整个围住。

    众人倒是很想看热闹,可是这双方剑拔弩张的,弄不好就要直接开打了,参加个寿宴,可不是来送命,立刻跟着警方的人往后方疏散。

    燕家老宅虽然翻新过,可是百分之八十都是实木的,现在天气燥热,很容易发生火灾,所以举办寿宴之初,就规划好了紧急出口,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

    很快偌大的大厅,就只剩下燕家的亲朋熟人,还有关戮炎带来了的一群人。

    燕殊挥手示意尉迟将人给他围起来,关戮炎不断地往后退,而燕殊的部队已经对他们形成了包围之势。

    “燕殊,你该不会准备公报私仇吧。”关戮炎眯着眸子,目光灼然的从众人身上扫过。

    燕殊的出现绝对是个意外,本来楚家人的维护,已经打乱了他的计划,此刻燕殊出现,已经彻底扰乱了他所有的计划。

    而此刻一直话不多的关戮禾,面无表情,无悲无喜,他忽然微微抬了抬手,忽然一群训练有素的黑衣人迅速从燕家哥哥入口冲了出去,直接站在了燕隋部队的后面,与关戮炎的人马瞬间形成了对峙之势。

    燕殊并没有急着辩解什么,只是睥睨的看着面前的中年男人,带着上位者的轻蔑,宛若看蝼蚁般的蔑视。

    当关戮禾的人冲出来,关戮炎就明白了,这一切完全就是个圈套。

    他伸手捏了捏眉心,额头的弹孔越发狰狞,低声轻呵,“我终究还是小瞧了你们,这一切都是你们设下的圈套?都是为了引我上钩?”

    “哥,你一向自负,如果不让你尝点甜头,你又怎么可能会献身?”

    “包括战家?还有你们的公司?”关戮炎眯着眼睛。

    “其实从雾都开始,我就知道整件事情不简单,关歆蛰伏那么久,怎么可能轻易现身,尤其是在还没有完全确定戮禾死讯。”燕殊眯着眸子,轻笑,“关歆完全就是你的一个傀儡罢了,你觉得她没用了,自然就要除了她。”

    “因为不听话!”关戮炎眸子燃起点点怒火,完全癫狂。

    “那可是你亲妹妹,你那么爱她!”

    “谁让他爱上了你!”关戮炎吼了一声,“死心眼的臭丫头,就是因为她的妇人之仁,我已经死过一回,她倒好,一心念着你,我多次让她在家里对你下手,她都犹豫不决,甚至到最后说要和我决裂,既然不能为我所用!”

    “那就杀之!”

    “疯了!”燕老爷子坐在椅子上,捂住胸口,脸色微白,额头都是细汗。

    “我确实疯了,当年若不是燕泓那个混蛋,我又怎么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关戮炎咬牙切齿。

    “小殊——”燕老爷子朝着燕殊挥了挥手,“你二叔他……”

    “他就是想要利用二叔的事情彻底击垮您而已,我承认,二叔是做了许多错事,这些事情,我早就如实呈报上去了,你想要利用二叔让上面彻查我们燕家,不好意思,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就凭燕泓的事情,你就不能待在部队中!”关戮炎眸子迸射出一丝骇人的光。

    “燕殊继续待在部队,是我特批的!”一个苍劲有力的声音陡然响起。

    卫首长穿着军装踏入燕家大厅。

    “老首长!”

    “你怎么来了!”燕老爷子捂着胸口,心跳一下快过一下。

    “燕泓当时是我的线人,他的事情,我有义务来和您做一个交代!”

    “你的线人……”燕老爷子轻笑出声,“别哄我。”

    “这是事实,雾河事件确实是燕泓一手策划的,其实理由也很简单!”卫首长侧头看着关戮炎,“严格说起来,还是因为你的原因。”

    关戮炎眸子一紧。

    “当年你生怕你和燕泓的事情呗小笙捅破了,总是试图杀人灭口,燕泓这小子虽然不是好人,但是小笙毕竟是他亲侄女,而且他也很清楚,你这胃口有多大,那次的事情之后,你必然对他也要赶尽杀绝,之后就是整个燕家,你是断然不会饶过的,尤其是老首长知道真相之后。”

    “燕泓一出事,他必然不会轻饶了你!”

    燕殊轻笑一声,“所以你发现雾都的事情败露,而且不可挽回,这件事情一出,你在家中的地位必然也会被撼动,当时关老爷子病入膏肓,也就剩了一口气,关家内忧外患,你本来准备借着这个行动稳固地位,没想到却出了事。”

    “关家一些参与行动的人,会觉得你和燕泓联合唱了一出戏,而爷爷则会因为二叔出事,也会绞杀你,最好的办法,就是彻底销声匿迹。”

    “与其说是戮禾利用关歆设计了你,不如说,你早就看透了,并且利用戮禾,演了一出假死的戏,瞒天过海,在暗中伺机而动。”

    燕殊这话说完,众人心底又是一沉,仿若一张大网,将所有人都笼罩住。

    关戮禾心下错愕,心底波潮暗涌,脸上却越发沉静。

    关戮炎一听这话,直接仰天大笑。

    “哈哈——”

    他的嗓子嘶哑干燥,声音沉闷压抑。

    “燕殊,你果然聪明,我早就该除了你才对!”

    “可惜了,今天是我除了你!”燕殊一脸挑衅。

    “就凭你?”

    “加上我!”关戮禾往前一步。

    他已经懒得追究,关戮炎这么多年到底在筹谋什么,反正现在的关家就是他在做主。

    “燕殊,你以为你看透了一切就真的赢了我嘛,战霆已经被抓,进了那个地方的人,就算出来,也得脱层皮,战家算是废了,燕氏秦氏被彻查,人尽皆知,为了引我出来,你也是煞费苦心,就算我输了那又如何,我能让你们掉层皮,我也不亏!”

    关戮炎知道自己这次是彻底完了,按照燕殊的性格,他今夜想活着出燕家,几乎是不可能的。

    “掉层皮?”燕殊轻笑,很是讽刺,“我会为了引你这个人渣出来,耗损自己的利益么,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你在暗中筹谋这么久,不就是靠背地里那些蝇营狗苟的龌龊事苟且度日嘛,军火库被毁,你急了,急着拉战家下手,你越是急,越是容易露出破绽。”

    “我什么时候露出破绽了!”

    “因为关歆!”燕殊哂笑。

    “你谎报消息,利用警方去搜查战家,惹怒了战首长,而战家在那一段时间,几乎成了京都的一个真空区和雷区,根本无人敢过去。”李询安顿好宾客,大步走了出来,站在了燕殊身后侧。

    “你太小心了,你不放心那批东西是否真的在战家藏好了,所以想要关歆去战家走一趟,却在门口就被熹熹拦住了,关歆和军火库接连出事,你的聚宝盆没了,没了钱,接下来的事情要如何运作?”燕殊轻笑。

    “所以你开始打战家那批货物的主意,正好爷爷大寿,你可以利用战家有客人的时候,让自己的人混进去,可是还必须给我们留下线索,你才放出了假消息,后来引得我们到了战家,既然货没了,留下几个会说话的人,也不错,你这算盘打得真不错!”

    “就算你说的都对,你有证据嘛。”关戮炎完全是一副死不悔改的模样。

    关戮炎笑得放肆,“你们如果没有任何证据,就不能随便扣压我!”

    他扭头就要走!

    此地不宜久留!

    尉迟和李询抬脚就要追出去。

    燕殊伸手制止。

    “队长!”“二少!”

    “就凭他手中有非法枪支,就足够拘捕他了。”尉迟急了,计划了这么久,队长怎么就这么放他走了。

    关戮炎已经走出了燕家老宅,穿过了亭亭而立的一池荷花。

    “老大,人没有追出来!”关戮炎的手下也很错愕。

    关戮炎脚程很快,他刚刚走过红色高门,一把黑黢黢的枪口就对准了自己。

    他倒吸一口凉气,女人一头干净利索的短发,一身军装,俏丽的短发随风舞动,眉目冷峻清明,眼睛明亮的宛若夜空中的星子。

    “你干嘛!”关戮炎身后的人已经是惊弓之鸟,立刻纷纷抬起武器对准了莫云旗。

    关戮炎眯着眼睛,他不认识莫云旗,打量了半天,才意识到她是谁。

    燕殊瞧外面脚步停住,伸手示意他们跟着自己上去。

    “在屋内动手,很容易误伤了。”燕殊扭头看了一眼姜熹,“别出来。平叔,待会儿把门关上。”

    “好的二少!”燕殊回来,平叔才彻底松了口气。

    轩陌已经走到燕老爷子身旁,“燕爷爷,您别太激动,这事儿燕殊会处理好的。您先跟着我深呼吸,冷静一下!”

    燕老爷子哪里还有这功夫啊,满脑子都是燕泓。

    关戮炎那话说得对,自己作为军人不尽责,没尽到自己的义务,作为一个父亲,也没有尽到责任。

    “爸,先扶您回去休息一下吧。”宋一唯和裴燕泽使了个眼色,两个人伸手要把燕老爷子架起来,他的脚下一个趔趄,身子一软,就直直的往后栽去!

    “爸——”“爷爷——”“太爷爷——”

    *

    “你是战北捷的?”关戮炎眯着眼睛,阴森可怖。

    莫云旗扣动扳机,“今天我就要你血债血偿。”

    “哈哈——”关戮炎仰天大笑,“燕殊没出事,出事的是你丈夫啊,哈哈——总归还有拉上一个人给我陪葬,也不错啊!”

    “你给我闭嘴!”莫云旗气得咬牙切齿。

    “小姑娘!”关戮炎忽然伸手攥住枪口,莫云旗眸子一紧,手指缓缓收紧。

    他的力气太大,莫云旗毕竟是个女人,力气有限,根本弄不过他,很快变落了下风。

    “想为你丈夫报仇,一个人过来,真的不明智!”

    “一个人?大叔,你是不是年纪大了,所以眼睛花了!”莫云旗手指一挥,从她后面的草丛中,立刻窜出来一群人,和后面的燕殊等人立刻形成了包围之势。

    “给我拿下!能活捉最好,不能活捉……”燕殊眯着眼睛!

    “就地处决!”

    “是!”

    燕殊话音刚落,整个燕家上空,顿时响起了猛烈地射击声。

    在后面客厅的众人,一颗心都悬了起来,这是开打了嘛。

    他们这些人,虽然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但是这种如临其境般的枪响,依旧震得他们心肝儿乱颤。

    “唔——”不知道是谁击中了关戮炎的肩膀。

    “老大,我们掩护你,你赶紧走!”几个人护着关戮炎。

    可是他要去哪里!

    这里可是燕家的地盘,燕殊早就算好了所有他可能会逃跑的路线,无论哪边都突击不了,而包围圈越来越小,很快他们就成了瓮中之鳖,根本无路可逃。

    燕殊从始至终目光都落在关戮炎身上,他却并未有任何动作,看着他被围捕得四处乱窜,仿若仓皇的老鼠般。

    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现在就是一个收尾工作,他不急。

    看着他如此模样,心里自然一阵快意。

    “燕殊!”关戮炎举着枪对准燕殊,“我和你拼了,你特么的如此算计我,我今天就算是要在合理丢了性命,也得拉上你一起!”

    燕殊慢条斯理的从口袋中摸出一把枪,只是他还没有扣动扳机。

    一颗子弹擦过他的头发,断了几缕发丝,直划破夜色,直直的朝着关戮炎的手腕射过去!

    “唔——”关戮炎手腕一阵剧痛。

    “咚——”武器应声落地。

    “这是你欠我们战家的!”莫云旗举着枪,擦过燕殊,举枪对准他的膝盖,又是一下!

    “这是我替我们家战大叔还给你的。”

    “你……”关戮炎咬牙,这个女人枪法真特么的准。

    “小旗,别弄出人命,上面准备活捉!”

    “不会出人命的,我就是要让他尝尝伤筋动骨的滋味罢了!”莫云旗咬着嘴唇,咬出了一串血珠。

    关戮炎冲着莫云旗笑得诡谲,一副死性不改的模样,莫云旗忽然直接冲过去,关戮炎身边此刻仅剩下两个人,一个人直接挡在了莫云旗面前,她抬脚,直接踹了过去!

    “小旗!”燕殊快步过去,“给我拦住她!”

    我靠,这女人是不是疯了!

    她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嘛,怎么还敢这么大动作。

    “小莫同志,你冷静点!”

    “放开我,我特么的打死这个混蛋!”莫云旗挣开束缚自己的两个人,又一脚踹在了那人的胸口,那人趔趄了一下,胸口仿若被东西翻搅一样,疼得龇牙咧嘴。

    “你是不是不想要孩子了!”燕殊怒斥道。

    “我……”莫云旗这踹完了人,好像才猛然想起,自己是个孕妇。

    “我让你别来,你非是不听,若是你肚子里的孩子有个好歹,等老战伤好了,非得跳起来和我拼命!”

    “战北捷不是……”死了!

    关戮炎睁大眼睛。

    “老战那种硬骨头,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死掉,你未免太小看我们了!”燕殊轻笑,走到关戮炎面前,他现在是瓮中之鳖,只要动弹一下,数百个枪口就对准了自己,他根本不敢乱动。

    燕殊忽然伸手直接扣住他的衣领。

    “对了,有个事情忘了和你说了。”燕殊压低声音。

    “什么?”

    “秦承宇啊……”燕殊轻笑,“那是我的人……”

    关戮炎手指一动,枪口对准了燕殊的腹部,燕殊却忽然伸手握住枪柄,没有一丝畏惧,“就是这里,我二叔曾经留下来的伤疤,我可不打算今天再让你伤一次!”

    燕殊忽然膝盖一抬,直接顶到了关戮炎手腕上的伤口,他的手指猛地一松,枪从手中脱离,下一秒钟,已经扣在了燕殊手里。

    等他抬头瞬间,脑袋已经被一个冰凉的东西抵住。

    “我赢了!”

    笑容极其嚣张。

    关戮禾站在一边,一直不动声色的看着关戮炎,仿若在看着一个小丑一样,瞧见他被捉,扭头就往里面走。

    *

    轩陌正在给燕老爷子最紧急救治,“平叔,叫救护车!”

    “不要乱动他,就这么平躺着,暂时没有什么大碍,等救护车来,送到医院再说!”轩陌跪在地上,面色冷峻。

    平叔急了,电话就在边上都没看见。

    楚老太太也是一脸急切,“这死老头子,被人几句话就气晕了,真是没出息!”

    众人嘴角抽了抽,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吧。

    “麻麻,太爷爷不会有事吧。”燕小西一脸担忧。

    “不会有事的,轩叔叔不是都说没事了嘛!”姜熹抱着自家儿子,不期然的撞上了楚澜的眼睛。

    充满仇视,自己得罪她了嘛?

    ------题外话------

    楚家的事情,稍后会说的,嘻嘻,现在就是集中处理一下我之前埋得记得大坑……

    不过小莫同志,你怀着孕,这么生猛真的好嘛!

    小心老战打你pp!

    莫云旗:瞪你——

    我:咳咳,我就是随便说说而已!

    莫云旗:盯你——

    我:呃……老战救命!

    莫云旗:后妈,你把我们家战大叔赔给我!

    我:又不会让你刚刚新婚就守寡,你放心……

    莫云旗:那我会杀到你家!

    ……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