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77 寿宴(4)嫡亲的外孙女,燕殊归来

正文 177 寿宴(4)嫡亲的外孙女,燕殊归来

    众人视线扭向门外,几个黑衣壮汉的陪同下,一位满头银丝的老太太缓步走了进来。

    齐肩的银丝卷发,脸上都是皱纹沟壑,不过皮肤特别白,眼窝深陷,目光如炬,神情虽然显得慵懒了些,却又无形中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略显苍老的手指,扣紧拐杖,不徐不慢的往里面走。

    暗黑色大褂,烫金绣花,深灰色的佛珠垂落在胸前,上面还镶嵌着金线,一看绝非凡品,深紫色罗裙,金莲小脚上,黑色的小鞋,暗金色丝线,绣着几朵兰花,素净淡雅,却又贵气十足。

    众人还在诧异,这位凭空冒出来的老太太是何方人物,楚衍已经松开钳制关戮炎的手,小跑着过去。

    “奶奶,您怎么过来了!”

    楚老太太轻哼,“我若不过来,你们兄弟,难不成就准备看着熹熹被人欺负嘛!”

    她的脸色微白,说话却掷地有声,关戮炎眸子陡然一紧,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盯着姜熹的脸,恨不能将她直接射穿。

    关歆调查了那么久,就是找到了黎常娥,也没从她口中得知零星半点的消息。

    楚濛的妹妹?

    怎么会和楚家车上这种关系。

    “还不放手嘛?”楚濛冷冽,手指收紧,关戮炎眉头微微拧起,这男人好大的力气。

    他手一松,楚濛也立刻放了手。

    姜熹此刻满心满眼都是燕殊的事情,哪里还管得了楚家的事情啊,刚刚那一巴掌她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此刻手指都还是酥麻的。

    “燕殊到底在哪里,你把他怎么样了!”姜熹上前一步,双手扯住他的衣服。

    “你想找你老公,不应该来问我吧。”关戮炎左脸火烧一般的灼痛,这女人力气倒是不小。

    若不是楚家兄弟直接护着,他非得弄死他!

    “燕殊若是出了事,我不会放过你的!”姜熹咬牙,吐字都在微微颤抖。

    “不放过我?杀了我吗?”关戮炎挑眉,“现在这么多人,我今日出了燕家的大门,但凡是出了点事情,燕少夫人,是不是就可以理解为,是你做得手脚!”

    姜熹猫眼眯着,慵懒危险。

    她真的太急了,没想到会被关戮炎绕进去,手指颤抖,楚濛忽然握住她的手。

    “熹熹,松开!”

    “楚大哥!”姜熹只要想到,燕殊受伤,这心脏就揪扯得呼吸都困难,若是真的出事,她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自处。

    “听话,先松开。”

    楚濛压低声音,靠近姜熹,“现在很多人在,硬碰硬不理智,也许他就是故意在激怒我们,你先冷静一下,燕殊少了半根头发,我都会让他十倍换回来,你先稳住,不为别的想,也得为小西考虑一下。”

    “他是无牵无挂的亡命之徒,你不能和他比。”

    姜熹松开手。

    楚老太太已经在楚衍的搀扶下走到了前面。

    “外婆,您怎么过来了!”楚澜这才反应过来,离开座位小跑过去,伸手要去扶楚老太太,楚衍却不动声色的隔开了她的手,弄得楚澜有些难堪。

    姜熹这才扭头看向楚老太太,深深吸了一口气,“奶奶,您怎么来了?”

    “我若不来,就有人要说你是克父克母克丈夫的命硬之人了,倒是诛心,我楚家的人,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置喙了。”楚老太太一个正眼都没给关戮炎。

    “倒是戮炎你,我和你父亲也算是熟识,小时候你倒是长得蛮可爱,现在怎么变成了这般模样,关家人做事一向光明磊落,从不是蝇营狗苟之辈!”

    “你没死,做为长辈,我心底高兴,别活得像个蝼蚁一般,冷不防的咬人一口,掉价!”

    众人大气都不敢喘。

    已经彻底懵了,楚家老太太过来了,这位和燕家早已过世的老太太是闺中密友,不过年事已高,基本已经不问世事,这一出来,就说姜熹是楚家的人,还如此直白的数落了关戮炎一番,听着让人心惊。

    偏生这位是楚老太太,关戮炎现在还不能和楚家硬碰硬,若是再加上关戮禾,那他的胜算就小了。

    “奶奶,您消消火,喝口茶。”楚衍讨好的捧上一杯茶。

    “喝什么茶!”楚老太太反手一推,“你们兄弟整天是干什么吃的,你姐姐被人欺负了,你这小子就是在一边看戏的嘛。”

    “不是奶奶,是哥,他……哎呦——”楚衍话音未落,楚老太太一脚踹在他的小腿上,疼得楚衍直接抱住小腿。“您干嘛,您孙子不要面子啊,疼死了,这么多人呢。”

    “我连里子都不想给你,还面子!”楚老太太冷哼。

    “奶奶,您怎么来了,快坐吧!”姜熹脑子一片空白,楚老太太说得这些她也来不及深究。

    可是下一秒,楚老太太直接握住她的手。

    “我知道熹熹到京都这几年,一直有人在背后诟病,说什么她是小门小户出生,配不上那燕殊,甚至有人说姜家的败落是熹熹一手促成的,我只能说,家族兴衰都是定数,我最讨厌那种将责任归结在女人身上这种谬论。”

    “还有熹熹是我们楚家嫡亲的外孙女,若是以后再敢有人拿她的出身,拿我们小西的身份说事,我楚家一个都不饶过!”

    众人刚刚也就是在猜测,这姜熹好本事,居然能够让楚老太太认了干孙女,还能够得到楚家两兄弟的维护,现在楚老太太这番言论,足够石破天惊,仿若一道响雷,炸的众人半天没回过神。

    姜熹也是愣了好半天,而最为惊愕得则是楚澜。

    嫡亲的外孙女,那她算个什么。

    “楚老太太该不会是故意想要维护燕家的面子,故意这么说的吧。听说两家长辈私私交甚笃。”

    “看起来不像啊,楚家又不是一般人,说随便认个儿孙辈就算完事了,这么多人呢,这分明就是来给姜熹撑腰的啊。”

    “难道说燕少夫人的母亲是楚家流落在外的女儿?没听说过这事儿啊。”

    “我们不知道的事儿多了,大家族若有几个流落在外的儿女很奇怪嘛。”

    “难怪这楚家兄弟对她如此照顾,居然还有人说他们和燕少夫人有一腿,燕二少多么精明睿智的人,怎么可能放着情敌在自己身边,如果楚老太太说的是真的,那一切不都可以解释了嘛。”

    “我去,这可是惊天消息啊,今晚真的没白来。”

    “你们看燕大少、秦三少那些人的表情,似乎也是刚刚才知道,看样子是楚家瞒得很好啊。”

    “这楚家怎么偏生这时候来认啊,居然连燕家人都不知情嘛。”

    “那不是很明显嘛,这楚家本来就想着默默守着这燕少夫人,这关戮炎来挑衅,楚家怎么可能坐视不理。”

    “这关戮炎本来是打算从燕家两位少夫人身上开刀的吧,看样子是踢到铁板了,这楚家可不好惹。”

    “可不是嘛!”

    “有好戏看喽!”

    ……

    姜熹一脸懵的看着楚老太太,“奶奶,您在说什么啊……”

    “你母亲是我女儿,还不明白嘛!”楚老太太也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公开他们的关系,不过这人都欺负到头上了,他们楚家不惹事,却也不怕事。

    “不可能,我母亲是孤儿,我知道您疼爱我,不过,这个事情,真的……”姜熹脑子已经完全乱了。

    自己不过是上去换了件衣服,怎么一下来,整个世界都变了。

    “你母亲是林夕颜!”

    姜熹嘴角僵硬,勉强扯出的笑容格外勉强。

    “你母亲原名叫做楚梦颜,就是和家里闹了些矛盾,离家出走而已,这些年我从未停止过找她,知道你是梦颜的女儿,我就让这两兄弟一直多照顾你,前些日子自己没忍住,就直接飞了过来,这事儿,燕殊、老燕都知道。”

    姜熹扭头看向燕老爷子。

    燕老爷子心情悲痛,眼神浑浊,没有一点焦距,他虚软的坐在椅子上,朝着姜熹点了点头。

    “你确实是梦颜的孩子。”

    “她的名字就是梦颜两个人拆开的,梦被拆成了林和夕,前些年一直寻不到她,我心里又念得紧,这两兄弟的名字,都是按照她名字的谐音取的,濛、衍,无非就是太思念你的母亲。”

    楚澜身子踉跄一下。

    她居然是楚梦颜的女儿,难怪她第一次见她,就觉得这女人长得很是眼熟,可是那女人不是说二十多年前就死了嘛,怎么还会留给女儿下来。

    姜熹嘴角僵硬,愣是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众人更是错愕惊讶,惊得半天没蹦出半个字。

    “哥,她真的是……”燕笙歌眸子睁大,她只当是姜熹和楚家兄弟投缘,却从未往别的方面想过。

    “八九不离十。”燕持眯着眸子。“这种时候总不会过来开玩笑的。”

    “楚家不就只有一个女儿嘛。”

    “他们家远在国外,家里到底发生过什么,谁都不清楚。”秦浥尘挑眉,似笑非笑。

    燕笙歌咬了咬嘴唇,不再说话。

    “外婆——”楚澜呢喃自语。

    嫡亲的外孙女!

    那她和母亲又算什么!

    都这么多年了,她的心里居然还始终还记挂着一个死人,同样在她身边伺候了二十多年,他们母女难不成还不如一个死人嘛。

    “奶奶,这种时候,您别和我开玩笑!”姜熹觉得整个世界都变了。

    她从小就知道母亲是孤儿,现在却忽然冒出了一个娘家。

    “你父母出事不就是在去f国的途中嘛,她这心里估计还记挂着我这个老婆子。”

    姜熹不是傻子。

    在楚老太太说出这话的时候,她就已经在脑子里面过了许多事情,包括母亲生前一定要去一次f国,许多事情,似乎冥冥之中已经吻合在了一起。

    “麻麻——”

    众人都在惊讶错愕的时候,燕小西从楼上跑下来。

    叶繁夏跟着追了出来。

    “小西——你别跑!”

    燕小西哪里是能安分待在屋里的人啊,早就坐不住了,趁着叶繁夏去给燕小白拧毛巾擦脸的功夫,打开门就往下面冲。

    “麻麻,麻麻——”燕小西直接挤开人群,就抱住了姜熹的大腿。

    燕小西这张脸和燕殊甚是神似,看得姜熹一阵晃神。

    叶繁夏喘着粗气,“你这小子,怎么跑这么快!”

    “粑粑不在家,我得保护麻麻!”燕小西搂紧姜熹的大腿。“麻麻,你的脸好难看,谁欺负你了吗。”

    “我没事!”姜熹揉了揉燕小西的头发。

    “太奶奶?”燕小西狐疑的看着楚老太太。

    “哎呦,我的乖孙,快过来,让我抱抱!”

    “我不要!”燕小西冷哼,抱住姜熹的大腿。

    楚老太太这手都伸出去了,脸上的笑容一僵。

    楚澜冷哼。

    上不了台面的小子,外婆最是要面子,居然当着这么多人驳了她的面子,简直不知好歹。

    “我才离开几天啊,你就不认识我了吗?”

    “走的时候,都没说一声,我都担心死了,因为找你,还差点出事,被麻麻臭骂一顿,反正你想走就走,想来就来,和我也没关系,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你想干嘛就干嘛呗!”燕小西这话说得颇为怨念。

    倒是听得楚老太太乐开了花,伸手就示意燕小西过去,“太奶奶有急事,这才没和你说一声,以后不会了,太奶奶这次过来,还给你带了许多好吃的……”

    “我是那种会被收买的人嘛?”

    楚老太太嘴角一僵,这小子果然很难哄。

    “好了,小西,别闹,去和太奶奶打招呼。”

    燕小西显得颇为勉强的走过去,“太奶奶好。”

    “哎呦,给我抱抱!”楚老太太这一把年纪的,哪里抱得动燕小西这个小胖墩啊,就是搂在怀里,不肯松手。

    “来,跟我去那边坐,那边是大人的事情,你别插手。”

    “可是麻麻会被人欺负的。”

    “你爸爸不在,两个舅舅不是都在嘛,这可是你家的地盘,还能让外人作威作福嘛!”楚老太太笑得和乐,可是字字句句皆是在敲打关戮炎。

    关戮炎是打算从燕泓、姜熹和叶繁夏身世入手,毕竟燕家旁人基本没有可以让人诟病的地方,现在冒出来一个楚家,将他的计划全部打乱,他现在脑子飞快的转着。

    计划已经进行了一半,现在正是关键时刻,自己都已经暴露了,若是不能将燕家拖下水,倒霉的就是自己。

    而此刻众人已经开始讨论燕小西了,姜熹身份曝光,无疑是一枚炸弹,燕家怕是要因为这层姻亲,直接跃居顶级世家了吧。

    “这燕家小少爷真是好命,这以后谁敢打燕家的主意啊,肯定又是个只手遮天的主儿。”

    “就怕以后的燕家,就更加高攀不上了。”

    “这关戮炎还想拿燕少夫人开刀,现在好了吧,拍到马蹄子了,楚家肯定不会轻饶了他。”

    “谁都没想到燕少夫人和楚家会有这层关系啊,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没办法。”

    ……

    “大哥,事情已经如此,您还有什么好说的!燕殊和北捷到底在哪里!”关戮禾走过去。

    大哥?

    刚刚不知情的人,还在猜测着董风辞身边这位俊美男子的身份。

    ck集团最近一直在疯传,这董小姐包养了一个小白脸,难不成这董小姐胆子这么大,准备将小白脸扶正?加上他们去拜寿,几个长者脸色难看,似乎坐实了这个美男难以启齿的身份。

    这个男人又怎么可能会是那种心狠手辣的关戮禾呢。

    “你看到我,似乎并不惊讶啊。”关戮炎挑眉。

    “之前只是猜测,不过你是我亲手埋的,我一直不敢确定,而且……”关戮禾哂笑,“我也没想到,你对自己的亲妹妹居然会如此心狠。”

    提到关歆,关戮炎的眸子陡然变得异常阴冷,直接跨出一步,两兄弟四目相对,近得足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声。

    他们之间差了二十多岁,此刻的模样倒不像是兄弟对峙,倒像是两个时代的抗衡。

    “你还敢和我提关歆!”

    关戮禾轻笑,“害死她的人是你。”

    “关戮禾,你特么的就是个孬种,你若是有本事,就直接冲我来,对关歆出手,算什么本事。”

    “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她三番五次对我的女人出手,我就是小惩大诫而已。”

    “为了她对自己的妹妹出手,你果然不负心狠手辣之名。”

    关戮禾轻笑,“你有资格说我心狠手辣嘛,你对我母亲出手的时候,怎么没想过她就是个弱女子,关戮炎,关歆就是你一手害死的,我可没想害了她的性命,我就是想要她尝尝之前小辞受过的罪。”

    “你不就是利用她对你的那点喜爱嘛!”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关歆和关戮禾可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啊。

    喜爱?

    这不就是……

    “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哼——”关戮炎轻笑。

    “就如楚老太太所说,这么多年,你就像个见不得人的蛇虫鼠蚁一般的都在暗处,什么事情都让关歆替你出面,一旦出事,她首当其冲就会当成枪靶子,你对这个妹妹,又何曾有几分怜爱,当年我确实利用了她,你出事,她心存愧疚,而你就是利用这一点,这么多年一直把她当成是傀儡般操纵,我说对吗!”

    关戮炎眯着眸子,“你果然成长了不少,不像以前那个毛头小子了。”

    “大哥这算是夸奖我嘛?”关戮禾耸肩,“不过她已经彻底废了,没有利用价值了,你就把她做了?说真的,论心狠,我还是不如你。”

    “一个心心念念总想着敌人的人,还有什么利用价值啊。”关戮炎双手一摊,“她甚至为了想要讨好你,想和你摊牌,我是真的不明白,这么多年,你没有给过她半分好脸色,她为什么可以念着你这么久的好,甚至不惜到最后和我翻脸。”

    “你杀了她?”

    “是她自己受不住,饮弹自尽。”

    警方找到关歆的尸体,也证实是自杀。

    不过在自杀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就只有他们兄妹知道了。

    关戮禾一直不想承认是关戮炎没死,因为关戮炎对这个妹妹很疼爱,很难想象他为了东山再起,连关歆都下得去手,不过现在看着他,狰狞张狂的模样,关戮禾现在看到他真人。

    他无论做什么,他都不会怀疑。

    若是以前这个男人是个披着人皮的魔鬼,那他现在就是彻彻底底的魔鬼了。

    关戮炎忽然迫近,压低声音。

    “就算是我杀死了她,你有证据吗?这么多人在呢,我今晚只要出一点事情,你们这些人都得跟着我一起进去,我一个人可以拉几个家族下手,这笔交易,还真是划算。”

    “你疯了!”关戮禾咬牙。

    “哈哈——”关戮炎扬天大笑,“你才知道吗,我早就疯了,居然会被你算计,我这辈子做得最错的事情,就是小看了你。”

    “估计父亲也一直以为你是个温顺的小绵羊,没想到是个能够一口把人喉管咬断的饿狼。”

    关戮禾眯着眼睛,眼角的疤痕越发清晰。

    “今晚你既然出现了,就别想着能够轻易脱身了!”

    关戮炎大笑,往后退了两步,身后是他的手下,都是荷枪实弹的,“你们是准备仗着人多势众准备把我弄死在这里嘛,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掩盖你们掩盖下的那些罪恶?”

    “众所周知,燕殊就是因为雾河事件才声名鹊起,可是谁会想到,这个事情,就是燕泓一手参与策划的,你们燕家到底打得什么算盘啊,这是把所有人当傻子嘛,自导自演了一出大戏。”

    “关戮炎!”燕老爷子拍桌而起,气得浑身乱颤,“他人都走了,你居然连一个死人都不放过。”

    “燕老首长!”关戮炎一字一顿,“您一向被大家敬重,燕泓犯了事,你是早就知道的,可是你非但没有直接举报他,而是刻意帮他隐瞒,为了维护自己的儿子,您连多年的清明的声誉都不顾了,你们燕家果然是护短啊。”

    “混账!”燕老爷子气得差点跳起来。

    他确实不是圣人,尤其是燕泓当时的话,一直深深刻在他的脑子里。

    是他亲手把他从拘留所接出来的,难道现在要亲手把他再送进去嘛,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为了国家大义,他应该立刻派人抓了燕泓,可是那是如同自己儿子般的存在啊,他着实没有那个勇气和魄力,他承认自己怯懦了。

    “这时候不是谁的嗓门大就能证明他说的话就是对的,我现在就问一句,你既然知道燕泓犯了事儿,却不揭穿,是不是也同样和他同流合污了,你们燕家枉负忠烈清明之名。”

    关戮炎说话掷地有声,无人敢说半个字,众人目光都集中在燕老爷子身上,不自觉的戴着有色眼镜,难不成真如关戮炎所说,他早就知道了一切,并且刻意隐瞒?

    这可是帮凶啊。

    “可是同罪啊!”

    “你给我滚,滚出去!”燕老爷子大喝一声。

    燕家的保安警卫立刻冲过去,试图将关戮炎驱逐出去,可是下一秒钟就演变成了双方的对峙。

    只是燕家的保安警卫拿的都是电枪或者是电击棍,而关戮炎这边都是荷枪实弹,高下立见,警方已经派人增援,到燕家的毕竟只是少数人,根本应付不了现在的场面。

    “你这是准备公然行凶嘛!”董老爷子大呵一声,“这里不是你放肆的地方!”

    “你们燕家让我身败名裂,我也得让你们燕家尝尝家破人亡的下场,燕殊不过是个开始!”

    姜熹身子踉跄一下,关戮炎的眼神太笃定,姜熹试图从他眼中找到一点他只是逞强的证据,可惜失败了,什么都没有。

    难不成燕殊真的……

    “小殊——”宋一唯身子一软,膝盖直接磕在椅子上,裴燕泽立刻扶住自己的老婆。

    “一唯你冷静点,小殊不会出事的!”

    “我想再过不久,军方就该给你们颁发烈士证了!”关戮炎笑得邪肆张狂。

    “真是不好意思,可能要让你失望了!”熟悉的声音乍响。

    清明嘹亮,透着一丝雅痞流气,带着玩世不恭的笑意,一身戎装,军靴踩在地砖上,步步铿锵有力,他伸手挪动着军帽,朝着姜熹笑了笑。

    “我回来了!”

    姜熹咬住嘴唇,激动得指尖都在战栗。

    ------题外话------

    我是不是应该给我们家小二设计一个更加炫酷的开场。

    比如说满天飞花……

    燕小二:你当我是天女啊,来个天女散花!

    我:你长得那么好看,是仙女!

    燕小二:滚——

    我:信不信我把你关小黑屋!

    燕小二:大家快来看看,后妈要虐待我了……

    我:你能不能要点脸!你是燕殊,燕二少啊,能不能要点脸啊。

    燕小二:你给我的人设就是不要脸!

    我:……

    *

    再来求一波月票,嘿嘿嘿,大家看一下后台,有木有月初送的月票,不要大意的投给我吧,么么么么……(* ̄3)(e ̄*)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