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76 寿宴(3)撒旦归来,楚家护短

正文 176 寿宴(3)撒旦归来,楚家护短

    燕家

    燕持大步朝着大厅走去,余光瞥见姜熹藕粉色连衣裙上的污渍,微微拧眉。

    姜熹狐疑的低头,这才瞧见自己裙子下摆不知何时染上了一点泥渍,可能裙摆太长,刚刚走得太急了。

    “去换身衣服吧,还有一刻钟左右才开始。”燕持垂头看了看腕表,“浥尘他们,我去叫。”

    “嗯。”姜熹有些恼怒的看了看裙摆,带着污渍,总归会让人觉得不礼貌。

    秦浥尘等人的到来,无疑又把本就热情高涨的气氛,推向了一个沸点。

    男的俊美,女的靓丽,皆是京都新一辈的翘楚,一些长辈看着这些耀眼夺目的后背,忍不住感叹后生可畏。

    陆勋喝了口酒,这才发现自己和董风辞之间差距不仅是家世那么简单。

    那群人一出场就自带光环,不说话,不言语,也自带强大的气场,大家族锤炼得气度,不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养成的,一瞬间便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比明星更加耀眼。

    “阿勋,董小姐身边的人是谁啊,你刚刚不是和她一起出去了嘛,怎么回事啊?你不是对她挺有好感的嘛?”陆夫人狐疑,董风辞身侧的男人虽是极品,不过作为母亲,自然还是觉得自家儿子更胜一筹。

    “关戮禾。”陆勋这话一出,陆夫人脸色一白,再也不敢提董风辞半个字。

    燕老爷子正和众人交流,听着议论声越来越大,抬眸看过去,严肃的神情瞬间软化。

    “老首长,您这几个孙辈真是不得了啊,让我们这些老家伙好生羡慕啊。”

    “后生可畏啊,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不过看着这些年轻人啊,我这心里舒坦,感觉自己也年轻了几分。哈哈——”

    “太爷爷!”燕小西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本来要扑过去,瞧着几位太爷爷辈的老者,一一行礼,穿着一身亮红色的唐装,长得又讨喜,嘴巴还甜,一瞬间就赢得了许多人的喜爱,抢着要去抱。

    “老燕,还是你有福气,瞧你这曾孙子,长得多有福气啊,这小眼小嘴,长得真漂亮。”

    “可不是嘛,哪像我们家的几个败家子儿啊,怎么催都不结婚,都不知道我有生之年能不能抱到曾孙子了!”

    “郑爷爷,别难过!”燕小西笑着抱住老人的脖子,就亲了一口他的脸,惹得他笑得满脸褶子。

    “你瞧这孩子,多懂事,看着就喜欢。”

    “太爷爷,各位太爷爷好!”燕小西拉着燕小白走过来,他倒是一本正经,可是几位老人哪管那么多啊,抱起来就左亲右抱,燕小北在心里默念。

    冷静,淡定!

    麻麻说了,一定要忍。

    过了今晚就好了,没有细菌,没有病毒,我现在很好!

    秦浥尘抱着秦小蛮,和燕笙歌、秦序羽依次过去说了祝福的话,几个小辈依次过去,楚家兄弟过去的时候,倒是又掀起了一股小高氵朝。

    楚家可是世界上排的上名的顶级豪门,楚濛又是现在的掌权者,亲自过来拜寿,自然惹得许多人很是眼红。

    平素就是想见都难的人。

    倒是关戮禾和董风辞到的时候,众人悻悻地笑着,不敢多说些什么,董老爷子示意两个人到自己身侧站着,关戮禾一直搂着董风辞的肩膀,宣誓主权般的不肯动手。

    “父亲,各位叔伯,寿宴马上开始,都请入座吧。”裴燕泽笑着走过来,一身黑色中山装,显得气度非凡,宋一唯一身绛紫色旗袍,巧笑倩兮,走在裴燕泽斜后方,倒是多了几分小女人的娇羞。

    “是啊,快坐吧!”燕老爷子大笑,心情大好。

    这座位安排都是有讲究的,就比照陆家来说,虽然这几年势头强劲,也就是和燕氏有些合作,才拿到了寿宴的入场券,若想和这些顶级豪门坐在一起,弱了不止一星半点。

    位置坐下来,陆勋才惊觉自己和董风辞之间隔了不知道多少桌,董老爷子坐在燕老首长身侧,最尊贵的位置,董风辞则是坐在左侧的桌子上,秦浥尘等人都在,那个圈子他这辈子或许都混不进去,见到两个人之间的差距,陆勋心有不甘,也只能说服自己放下这份本就不该有的感情。

    “呦——这套餐具怎么这么熟啊!”有人惊呼。

    “这是以前老首长五十大寿,上面那位亲自送的,有价无市。”

    “这茶是华西雨后的第一批采摘的吧,全国也就是十几斤,居然拿来招待客人,这燕家平时都喝得这么茶啊。”有人感慨。

    这燕家极少如此隆重的宴请,这一出手,果然是大手笔,众人忍不住在心里感慨。

    此刻一个穿着平叔急匆匆的过来,附在裴燕泽耳边。

    “老爷,不好了,出事了!”

    “怎么了?”裴燕泽正在给各位长辈斟酒,面色不变,就是酒水都分毫未洒出来。

    宋一唯从他手中接过酒瓶,裴燕泽拉着平叔到一边。

    “又有人来了?”

    “不是说差不多到齐了么?”没来的也都打过电话致歉了,现在位置都安排好了,忽然来了客人,可能要重新动位置。

    “不是,没有在邀请名单里,而且直接冲坏了大门,正朝着老宅过来。”

    “什么人如此大胆!”裴燕泽横眉冷对。

    “不知道,车牌被遮挡了,怎么办!”

    “不是有警察嘛,若是有人捣乱,直接让警方抓人就好。”因为到燕家的人很多,交警都出动负责疏散附近的交通,门口记者众多,为了避免造成意外,警方专程派人过来协助燕家维持治安,所以在偏厅,还专程为他们设了席位。

    “来者不善!”

    “我去看看!”裴燕泽说着直接往外面走。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主桌的极为长者身上,只要能在他们面前刷个存在感,也算不负此行,忽然瞧见裴燕泽大步朝外面走,还以为又来了什么大人物。

    他要亲自出去迎接。

    燕持忽然拦住了裴燕泽的去路,“爸,什么人啊,我去接,马上寿宴要开始了,您得去主持一下。”

    裴燕泽和燕持交换了个神色,父子二人,不需要过多的言语。

    “注意安全。”裴燕泽拍了拍他的肩膀。

    裴燕泽低头看了看腕表,直接走到台上,常年从事外交事务,裴燕泽虽然人到中年,但是气度却非常人可比,举手投足,自信内敛,声音低沉好听,仿若大提琴般。

    “首先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能来参加父亲的寿宴,尤其是几位叔伯,你们能够过来,让我们燕家蓬荜生辉,我在这里仅代表燕家感谢各位……”

    简介明了的开场白,大厅内响起了一阵无比热烈的掌声,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带着一丝崇敬与向往。

    燕老爷子看着台上的裴燕泽,心头百感交集,不知道怎么了,忽然想到了那个自信张扬的燕泓,锐利的眸子染上一层暗色。

    “老燕,你是个有福气的,不像我们家的那个小子,成天就喜欢带着老婆出去旅游,女儿也不要了,老子也不要了,还是你们家小泽好,调到京都,陪在你身边,你说养孩子图什么啊,不就是晚年长伴膝下嘛。”董老爷子眼神难掩羡慕之色。

    裴燕泽说完话,燕老爷子在大家的掌声中走到台上,接过话筒,面色沉静,一如他的人,无论何时都显得庄严肃穆,让人油然而生一股崇敬之情。

    “感谢各位今夜过来,给我这个老头子几分薄面……”

    燕老爷子的话没收完,就听见外面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

    “砰——”一阵火光冲天。

    “是不是放烟花啦!”

    “这也太早了吧。”

    整个大厅都被巨大的火光照得雪亮,也就是短短一瞬。

    “估计是和负责烟火的师傅没商量好,提前燃放烟花了吧。”

    “好想去看看,肯定特别漂亮。”

    “看着不像啊,怎么就是一下子就没声响了。”

    ……

    燕老爷子心头一悸,很快燕家的保安就从门口被挤到了大厅门口,燕持横在中间,伸手拦住了前面那人的去路。

    为首的男人,年过半百,一头银黑掺杂的头发,自信张扬,嘴角噙着一抹邪笑,神情邪肆,仿若地狱修罗般。

    “这里是燕家!”燕持声音乍响,冷峻得不近人情。

    “怎么回事啊,这人谁啊。”

    “不认识啊,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不是说燕家这次的安保是一级戒备嘛,这人是从哪里来的啊。”

    “看着来者不善啊,明显就是来搞事的。”

    “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啊,这种时候过来捣乱,岂不是打燕家的脸嘛?”

    “他身后那群人似乎还带着武器,此地不宜久留啊。”

    “我可不想在这里丢了命啊。”

    “现在是法治社会,怎么可能任由着他胡来,就是关家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吧!”

    ……

    关戮禾此刻却直接从桌子上站了起来,打翻了面前的筷子,神色紧绷。

    “姑父——”燕小西就坐在他身旁,还是第一次瞧见他如此紧张的模样。

    “大哥——”关戮禾惊骇的睁大眼睛,他不是死了嘛!

    还是自己亲手杀死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此刻大厅里面乱成了一团,关戮炎上前一步,和燕持挨得很近,他伸手戳了戳燕持的胸口,“小子,让开!”

    “关戮炎,这里不是你随意撒野的地方!”燕持咬牙,身子紧绷,手指因为过分激动都在颤抖。

    “我出来混的时候,你小子还在你妈怀里喝奶呢,让开!”关戮炎轻笑,“这里是燕家,闹得难看,丢人的可不是我!”

    “你知道是燕家就好,别太放肆。”

    “燕伯伯,您过寿,我过来讨杯酒不过分吧!”关戮炎提高声音。

    “燕持,过来!”燕老爷子沉声。

    想起了燕泓的事情,对关戮炎,自然多了几分厉色。

    “那人是谁啊!”秦浥尘拉近燕笙歌,燕笙歌却下意识的一把将秦小蛮搂在了怀里,神色异常紧张。

    “关戮炎。”燕笙歌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得几个字。

    秦浥尘眉头拧起,关戮炎……

    这个名字好耳熟。

    “带几个孩子下去!”宋一唯推了推叶繁夏。

    “妈——”叶繁夏难掩焦虑之色。

    “先把孩子带下去!”

    这个男人仿若从棺材里面跳出来的,满身戾气,带着萧瑟肃杀之气,现场的气氛瞬间宕到了低谷。

    有人认出了他,更是大气都不敢喘。

    若说是关戮禾他们是害怕敬畏,对关戮炎,那只有畏惧,他一步步走过去,就好像踏着冰霜而来,浑身都裹挟着冰刀利刃,宛若从地狱中来的修罗鬼魅,一身魅色,那眼神,极其的阴沉诡谲,阴森森的模样,让人不敢逼视,无比吓人,根本无人敢上前阻拦。

    “燕爷爷,好久不见,不过您看着倒是有些老了。”关戮炎轻笑。

    “要喝酒,我们燕家多得是,别的事情,稍后再说。”裴燕泽走过去,递过一杯酒。

    关戮炎挑眉,打量着裴燕泽,“我们也算是熟识了,你这眼神,好像不认识我一样。”

    “我们应该不熟吧。”裴燕泽早就练就了一副处变不惊的本领。

    关戮炎嘴角勾起一抹浅笑,伸手从他手中接过酒杯,指尖触碰,他的手指冰凉彻骨,完全不像个活人的。

    “我熟的人,是你弟弟!”

    关戮炎这话,又将气氛推到了一个冰点。

    “大家怎么都不说话,我和燕泓那可是好兄弟啊,燕伯伯大寿,这种大事,燕泓是没福分参加了,不过作为他的好兄弟,我有义务代表他过来,给老爷子敬杯酒。”

    燕泓啊——

    仿佛一枚深水炸弹,大厅内瞬间安静下来,男人瞧着众人那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发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闭嘴!”燕老爷子一声大喝。

    带着一丝怒不可遏,他这辈子从来没有后悔过任何一件事情,也就是燕泓,就是他心头的一根刺。

    “燕泓喊你一声父亲,现在就是名字都听不得了嘛,就算燕泓犯了事,你也不用觉得如此羞耻吧!”

    燕老爷子脸色一白,此刻大厅内安静得连根针落地都听得异常清楚。

    燕小白倒不是被关戮炎吓哭的,而是从没见过太爷爷如此急躁,眼泪啪嗒啪嗒往下落。

    关戮炎将酒水一饮而尽,眯着眼睛看着燕小白。

    燕小西和燕小北几乎同时搂住了燕小白。

    “抱下去啊!”宋一唯催促叶繁夏。

    叶繁夏一把抱起燕小白,“小北,小西,跟我上楼!”

    燕小西咬了咬嘴唇。

    “小辞,你也上楼看着孩子。”关戮禾知道,今晚注定不会安生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用躲在你后面!”董风辞握紧他的手,“我不想在上面担惊受怕的,我陪着你,无论发生什么。”

    关戮禾扣紧她的手。

    “关戮炎,这里是燕家,不是你所以撒野的地方。”董老爷子拍桌而起,“别太过分了。”

    “燕泓当年背地里做了多少事情,你们都是清楚的吧,虽然最后是由你们燕家亲自处理的,不过也掩饰不了那桩丑闻。”

    “胡说!”燕老爷子气结,身子都猛地颤了一下,幸亏宋一唯即使伸手扶住。

    关戮炎伸手拨弄着头发,他的手指苍老变形,左手居然只有三根手指,断指处光滑平整,显然是被一刀切下的,额头上一个浅褐色圆形疤痕。

    关戮禾手指猛地收紧。

    伤口还在,明明那一枪直接崩在了他头上,为什么他没死,当时明明是断了气的。

    “燕泓勾结匪徒,做得可都是十恶不赦的事情,你们燕家却帮着遮掩,这种事情,官匪勾结,甚至偏帮私瞒,隐瞒事情的真相,就是维护你们燕家的声誉,你哪里配得上这么多人如此崇拜您!”关戮炎轻笑。

    “燕泓虽然不是你亲生的,但是好歹也是你侄子吧,他死了,你连一炷香都没上过吧,你作为一个父辈,多么残忍吧,还是说,把他接回来,就是做个秀而已,你从心底就没有把他当过做过亲生儿子。”

    “不过是怕人置喙,你放任自己的侄子流落在外,避免别人诟病,可是一旦出事,你就恨不得和他撇清关系,甚至不惜让自己的孙子踩着他上位,别人都说我关戮炎是个恶人!”

    “是啊,我承认,我就不是个好人,但是你又如何,人面兽心,自私虚伪,为了就爱阻力仪,甚至不惜隐瞒了燕泓的事情,你才是那个最坏的人!”

    “是不是从一开始,你就做好了让自己家的人踩着他上位!”

    “胡扯,一派胡言!”燕老爷子大吼,气得一口血直接吐了出来。

    “爸!”“爷爷——”

    众人过去扶住燕老爷子。

    关戮炎真的知道,如何才能戳到人的痛处。

    燕泓就是燕老爷子的死穴,他咬紧嘴唇,仍旧有一丝鲜血从他嘴角溢了出来。

    “若不是踩着燕泓,那燕殊能爬的那么快嘛,踩着自家叔叔的肩膀,他燕殊又有几分本事,有什么能耐,你们燕家都是缘虚伪自私的小人!”关戮炎可谓字字诛心。

    不过燕殊所做的最出名的事情,可不就是雾河事件嘛。

    “关戮炎,你给我滚,滚——”燕老爷子身形猛地晃动,手指剧烈的颤抖起来。

    “对了,我送的寿礼呢,怎么不见了!”关戮炎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环顾四周。

    “那东西是你送的!”裴燕泽冷哼。

    “看样子是有人看见了,对了,那里面装得可是燕泓的遗物,你们可别一起扔了啊!”

    关戮炎这话一出,整个大厅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寿宴上送死人的遗物,这到底是何居心,还不明白吗。

    燕老爷子眼前就像是放电影一样的闪过了自己兄弟的声音,继而是燕泓的,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眸子变得浑浊,整个人好像被痛苦的回忆吞噬了一般,身形晃动,直直网前面栽去。

    “爸!”“老燕!”众人扶住他。

    燕老爷子膝盖一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脸色煞白。

    “平叔,把药拿来!”

    燕老爷子毕竟年纪大了,血压很高,受不得如此的刺激。

    他的嘴巴嗫嚅着。

    “对了,还有个消息,你们或许还不知道。”关戮炎把玩着酒杯,嘴角都是玩味的笑。

    “你的那个乖孙子,现在或许已经和燕泓在阴间相会了吧。”

    “咚——”一个包从楼梯上滚落,发出巨大的声响。

    姜熹正站在楼梯口,一身奢华到极致的黑色长裙,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所制作,光可鉴人,裙摆上点缀着万千珠宝,宛若夜空中的点点繁星。

    若说穿着藕粉色的姜熹是温婉娴静的,那么现在的她在黑裙的衬托下,自带强大的气场,她眸子陡然收紧,抓紧扶手,盯着关戮炎,那眼神带着倨傲冷艳。

    关戮炎还是第一次接触姜熹。

    根据资料显示,就是个医生而已。

    可是此刻和自己对视,没有丝毫怯懦,反而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强大气场,宛若睥睨众生的女王。

    “你刚刚说什么!”姜熹压着声音,尽量让自己语气显得十分平静。

    “其实有个事情我也很奇怪,你们燕家找媳妇儿的标准也是十分奇怪,这两个孙媳妇儿,一个是私生女,而另一个则是父母早逝,克父克母的命硬之人,现在好了,克死了自己的丈夫,倒是不负她命硬的名声。”

    “关戮炎,你到底在说什么,燕殊怎么了!”燕持上前一步,直接扯住他的衣领,“燕殊到底在哪里!”

    “我说的话你们听不懂嘛,我说他已经去见燕泓了!”

    “胡说,燕殊怎么会……”

    “哼——”关戮炎握紧燕持的手,手指用力,燕持吃痛,却并未松开,两个人对峙,无人敢作声。

    楚衍抵了抵楚濛。

    “哥——”

    “别说话。”还不到他们出场的时候,这个关戮炎来势汹汹,若是燕家出事,楚家必然要成为他们的后盾,现在直接和关戮炎杠上不是好事。

    “楚楚,你瞎搅和什么,这种事怎么能掺和。”楚澜一副傲慢的模样。

    她可不想楚家搅和到这一堆破事中,燕家若是真的败落,楚家都得受牵连。

    “这是楚家的事情,你虽然姓楚,却不是我们家的人!”楚楚冷哼。

    “你——”

    “难道不是嘛!”

    “我是你姐,你就是这么和我说话的嘛。”

    “我承认过嘛,你不就是想要楚家的财产吗,我告诉你,没你们母女一分半子。”

    “行了,闭嘴!”楚濛沉声,打断两个人,这时候斗什么嘴。

    “燕殊到底怎么了!”

    姜熹脑子已经空白了,心脏之间都在颤抖,可是她脸色却显得越发沉静。

    “你有资格和我说话嘛!”关戮炎轻笑,压根没把姜熹放在眼里。

    “我问你,燕殊到底在哪儿!”姜熹直接推开燕持,直接走到了关戮炎面前。

    那目光灼然,倒是让关戮炎有些心惊。

    他已经许久没见到这么漂亮的眼睛,带着烈火焚城的怒气,恨不得要直接掐死自己一样。

    “死了!”

    “胡说!”姜熹扯住他的领口,“我明明刚刚见过他。”

    “战北捷转移医院的途中遇袭,燕殊前去救援,不慎落入了敌人的陷阱,一队人都失踪了,军方已经派人找了两天,一片衣袖都没找到,你说,这不是死了,还能是什么。”

    “敌人就是你吧!”姜熹咬牙。

    “果然是小门小户出生,说话都不顾场合的,你若是没证据,你别乱咬人,小心我让你……”关戮炎压低声音,附在姜熹耳侧,“让你和你儿子也去陪你丈夫!”

    “你……”姜熹直接抬手,朝着关戮炎的脸就是一巴掌。

    手指生疼,一瞬间竟全无知觉。

    关戮炎还是第一次被人掌掴,下意识就扼住了姜熹的喉咙,楚濛和楚楚动作最快,已经一左一右按住了关戮炎的手臂。

    “楚家也要淌浑水?”

    “松手!”楚濛声音森然。

    “楚濛,你确定要和我作对嘛!”关戮炎轻笑,“你可是楚家的家主,这个决定可是要整个楚家承担的,你确定要这么做?”

    “若是连自己的妹妹都护不住,那他这个家主也别做了!”

    一个头发斑白,拄着龙头拐杖的老太太从门口进来,拐杖上的黑宝石,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外婆!”楚澜从座位上跳起来!

    ------题外话------

    大戏拉开啦,啦啦啦——鼓掌撒花……

    大家别急着问我燕小二,老战啊是不是真的出事啦,你们要知道,我可是亲妈,那可都是我的亲儿子,我怎么舍得让他们出事呢!

    燕小二:谁是你儿子,能不能要点脸!

    老战:拖出去揍一顿!

    燕小二:群殴吧!

    老战:双手赞同……

    我:……我要把你们写死!

    *

    大家可以看一下后台,现在月初都会有赠送的月票,情节如此精彩,大家看文的同时,不要忘了投票给我哈,么么哒,爱你们哦!

    我妈妈的身体好多了,已经能够下床,就是使不上力气,最近得陪她多走走,病来如山倒啊,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所以大家一定要多注意身体,夏天不要贪凉,很容易感冒,比如我,就华丽丽的感冒了,哎……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