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75 寿宴(2)秒成渣渣,藐视燕家

正文 175 寿宴(2)秒成渣渣,藐视燕家

    陆勋和董风辞离得比较近,所以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她身体的僵硬,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微微有些愣神。紫you阁

    这燕家果然是厉害,今日来的人,基本都是他只能在杂志上才能见到的,比如说沈廷煊,比京都四少之一,虽然长得一副男女通吃的妖孽模样,但是为人魄力十足,是商场上的一匹黑马。

    而走在他前面的男人,眉眼雅致,别有一番风流韵致,气场竟硬生生压了沈廷煊一头,明明模样俊朗雅致,可是浑身自带一股强大的气场,浑然天成的王者霸气,倒是让陆勋一愣。

    他从国外留学归来,母亲为了让他更好的了解京都格局,京都的贵人,他没见过面,也是看过照片的,可是面前这人,却很是面生,他努力回想,确定从未见过这号人物。

    “爷啊,您能不能慢点儿。”沈廷煊几乎要带着小跑才能跟上他的脚步。

    “你可以不跟来。”

    “我这不是怕你闹出人命嘛,你这模样,活像是提刀去捉奸的。”沈廷煊咋舌。“虽然这陆家按照家世是配不上董家的,不过陆勋人还是不错的,潜力股……”

    他话没说完,前面的男人一个扭头,那眼神恨不得要把他劈成两半。

    “长得那么油腻,像个小白脸!有什么好的,再说了,那个什么陆家,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前几年才搬到京都,家族企业,在全国也是……”

    “全国排名?不是世界?”关戮禾挑眉,眼中透着不屑。

    “不错了,发展势头很猛。”

    “难怪我不知道,原来是个小企业。”

    沈廷煊嘴角抽了抽,也只有你敢这么说吧。

    董风辞嘴角抽了抽,扭头看了一眼陆勋,“陆少爷,我朋友来了,我先过去一下。”

    “不能介绍一下嘛。”

    陆勋能够明显感觉到他们之间气氛的异常。

    那男人看自己的眼神,分明带着敌意。

    “可能不太方便。”董风辞看关戮禾那一副要杀人的模样,生怕他做出什么事。

    陆勋没想到,董风辞会如此直接的拒绝自己,眼中流露出了一丝怅惘。

    “董小姐……”

    “嗯?”

    “我们能交换个电话嘛?”陆勋难得碰见一个自己喜欢的,自然那不想这么轻易收手。

    董风辞倒是一愣,从包中摸出名片递给他。

    陆勋眸子一暗,董风辞对自己一点意思都没有?

    给他工作号码?私人的不行嘛。

    “呦呦呦——你瞧瞧,他俩是在交换电话号码嘛,你瞧那小子的眼神,简直是痴缠爱慕啊,我说关爷,怎么瞧着你从雾都回来之后,你们之间就没什么进展啊,我听说董老爷子不是接受你了嘛。”

    这也是最让关戮禾郁闷的。

    董老爷子这哪里是接受自己啊。

    为了不让他整天纠缠董风辞,几乎每天都找自己出去下棋钓鱼,逗鸟喝茶。

    他一个不到三十的大小伙子,就这么提前过上了老年生活,偏生这人又是董老爷子,他也不能拒绝,还需要每天赔着笑脸。

    有时候一天下来,连董风辞面都见不到,这确定是接受自己嘛。

    这分明就是捣乱嘛。

    “虽然是寿宴,不过来了许多青年才俊,风辞这家世品貌,都是上乘,自然许多人觊觎,你若是再不加把劲,我看啊,你家媳妇儿就要被人拐走了。”

    “你再多说一句,我就把你嘴巴缝上!”关戮禾咬牙。

    穿过另外一个花廊,便很快到了董风辞身侧。

    董风辞还没开口,胳膊一紧,整个人就撞到了一个温暖炙热的胸膛,隔着衣服,都能清晰的听见,男人蓬勃有力的心跳声。

    陆勋整个人心脏仿佛被人陡然捏紧,这个男人,好生无礼。

    关戮禾低头,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董风辞的额前,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

    “亲爱的,这人谁啊。”

    沈廷煊身子一抖,关戮禾还能不能正常一点啊,这口气,真是恶心死了。

    董风辞也是被吓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怎么来了?”董风辞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想你就过来了。”关戮禾手按住她纤细的腰,直接将她按向自己。

    霸道强势,宣誓主权。

    “别闹!”董风辞声音透着一丝娇媚,和刚刚的,大相径庭。

    关戮禾轻笑,余光瞥了一眼陆勋,低头吻住她的嘴唇。

    董风辞睁大眼睛,她完全没想到关戮禾会忽然这么做,心里颇为诧异,关戮禾收紧握着纤腰的手,转而极为挑衅的看着一脸错愕的陆勋。

    陆勋虽然出国留过学,不过骨子里比较保守,当着别人的面接吻这事儿他做不出来,显然对于关戮禾如此霸道的举动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这位先生,您还没看够嘛!”

    陆勋此刻脑子是一片空白。

    就像是忽然炸裂开了,星火燎原,他倒是很想将董风辞抢过来,可是他俩明显很熟稔。

    沈廷煊别过头,一直在摇头。

    哎呦,简直没眼看啊。

    啧啧,太强势太霸道了,哎——这当关戮禾的情敌,也是可怜。

    就这么被秒成渣渣了。

    他还以为这位陆少爷能够多坚持几秒,没想到一句话都没说,就被秒了……

    “你还准备看我和我媳妇儿亲热多久啊!”关戮禾自然知道如何在人伤口上撒盐。

    陆勋脸色惨白。

    燕小西从一边穿过来,“姑父——”

    关戮禾邃松开董风辞,弯腰就把燕小西抱在了怀里。

    “你怎么跑出来了?”

    “舅舅说你过来了,我来接你!”燕小西早就想好了,要牢牢抱住关戮禾的大腿,绝不松开。“姑姑好,廷煊叔叔好。”

    “我还以为你这小子眼里只有你姑父呢!”沈廷煊走过去,捏了一把他的小脸。

    “因为姑父比较帅!”燕小西搂紧关戮禾的脖子,“伯父,你是不是偷吃了什么好吃的。”

    “没有。”

    “嘴巴上有红红的东西,还很红,很香……”燕小西盯着他的嘴唇嗅了嗅,“你老实说,是不是背着我吃什么了?”

    “真的没有!”

    “嗯——”燕小西显然不信,“肯定是吃好吃的了!”

    关戮禾促狭的一笑,董风辞脸一红。

    他一手抱着燕小西,牵着董风辞直接越过陆勋。

    董风辞想要回头和陆勋说什么,就被关戮禾拉走了,这女人是把自己当死人嘛。

    沈廷煊抬脚跟了上去,伸手拍了拍陆勋的肩膀,“兄弟,同情你,为你默哀三秒钟。”

    陆勋嘴角抽了抽,“沈四少……”

    “其实你也不用觉得太沮丧,毕竟这世上,若是论不要脸,估计除了燕殊,没人比得上他!”

    可不是嘛,“烧杀抢掠”,关戮禾哪样没做过。

    “燕二少……”陆勋拧眉。

    “别想了,想从他手里抢人,你这点道行还不够他折腾得。”沈廷煊好心提醒。

    “他……”

    “关戮禾!”

    沈廷煊说完,抬脚跟了上去。

    这陆勋看起来就是个根正苗红的好青年,可别一时犯傻,惹恼了关戮禾这丧心病狂的家伙,到最后美人是肯定抱不会来的,反而会惹得一身腥。

    陆勋这才猛地想起,这关戮禾和董风辞的流言蜚语一直都没断过,只是却极少有人看见两个人公开亮相,他倒是忘了这茬。

    若是那人是关戮禾,他哪里还有什么可比性啊。

    董风辞被关戮禾拉着到了偏厅,他们那个小圈子的人除却几个燕家人在外面招呼客人几乎都在。

    董风辞刚刚要发作,忽然瞥见一个陌生的面孔,就被怒火压下了。

    “风辞,你可算是来了,怎么这么晚!”轩陌立刻招呼董风辞到自己身边坐下。

    “还不是秦承宇忽然辞职,导致公司下半年的各种项目工作都得重新安排,这几天都没睡好。”董风辞一脸无奈。“辞职也不提前知会一声,打得我一个措手不及。”

    楚澜原本见着关戮禾,颇为惊艳,只是他怀里还搂着董风辞,看着她的眼神宠溺异常,她心底燃起的那点小火苗,又瞬间熄灭。

    “他不是好人!”关戮禾眉眼手指勾住董风辞的纤腰,这还抱着燕小西,俨然像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坐吧,站着干嘛。”楚衍刚刚正在和秦小蛮打闹,“你不是说不过来嘛,怎么又来了!”

    关戮禾说好不来的,毕竟身份在哪儿。

    “本来是打算送了礼物就走了,可是我忽然看见……”关戮禾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盯着董风辞。

    “你看我干吗!”

    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就是和陆勋多说了两句话,怎么忽然觉得有些心虚啊。

    总有一种被捉奸的既视感,她分明什么也没做。

    “没什么。”关戮禾低头吻了吻她的嘴角。

    “你!”董风辞脸上绯红一片,这么多人在,他怎么……

    “姑姑脸好红!”燕小西好像忽然发现了新大陆,“咦——原来姑父嘴巴上的东西是吃姑姑留下的,好吃嘛?”

    关戮禾挑眉,目光如炬,“很甜!”

    秦浥尘伸手揉着眉心,目光忽然和秦序羽相撞。

    秦序羽一脸淡定,只是眉眼间却有着一点嫌弃。

    其余众人已经彻底没眼看了。

    这男人是已经彻底放飞自我了嘛。

    “我能吃嘛?”燕小西咽了咽口水,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不能!”关戮禾严词拒绝。

    “哼——不吃就不吃!”

    “以后等你娶了媳妇儿,吃你自己媳妇儿的。”

    “我的媳妇儿?”燕小西拧眉,睁着要下地,“放我下去……哼,不喜欢你了!”

    “刚刚陆氏少东和风辞花前月下,才子佳人,气氛好极了,然后我们关爷就不淡定了。”沈廷煊笑着走进来,“这是吃醋了啊。”

    众人恍然,原来如此,就说嘛,这好好的,关戮禾怎么忽然冲到这边来了。

    燕小西从关戮禾身上扭下来,董风辞弯腰给他整理了一下被弄皱的小衣服,他脖子上挂的玉坠半边落在外面,惹了楚澜的眼,楚澜眸子眯着,心里一紧。

    那不是……

    之前送外婆去医院,她就没瞧见这个,还以为是留在家了,心里还有些狐疑,怎么会在这里。

    不可能,肯定是自己眼花了。

    楚澜试图安慰自己。

    “哼——姑父好坏!”燕小西撅着嘴巴,一脸不满。

    “过来我这里。”楚濛招呼燕小西过去。

    沈廷煊直接坐到楚濛身边,“你怎么来得这么早?”

    “你不是要和关戮禾一起来么?”楚濛这口气倒是带了几分怨念。

    “大哥,你这话说得真酸。”楚衍轻笑。

    沈廷煊这才注意到一边并未说话的楚澜。

    “楚小姐,好久不见。”他说得轻松,心底却颇不平静。

    “沈先生好!”这是第一个主动和她打招呼的人,楚澜正襟危坐,到现在基本都没变过姿势,和他们的随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之前去f国,在楚家小住过一段时间,所以见过这位楚小姐,就是点头之交,他从小就看人脸色和眼色过生活,所以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位楚小姐是个什么货色。

    眼高于顶,倨傲金贵,楚家是顶级世家,这种家族出生,自然是有瞧不上任何人的资本,可是她却非要装作平易近人的模样,就如同那个女人,分明不喜欢自己,却还要在人前装作很喜欢自己的模样,着实让人作呕。

    沈廷煊扯住楚濛的胳膊,附在他的耳边,压低声音。

    “她怎么来了?几个意思啊?是不是冲着……她来的。”

    “说是过来毕业旅行的。”楚濛说得轻松,伸手将燕小西胸前的挂坠塞到了衣服里面。

    “真的是只是这样?”

    “那边没人知道那事儿,若是知道了,也不会如此淡定。”

    “说不定就是来试探的呢?”

    “应该不会。”

    “你就如此肯定?”

    “一切尽在掌握中。”楚濛轻笑。

    燕小西听不懂他们在打什么哑谜,自然也就不甚在意,只是一抬头,就瞧见楚澜一直盯着自己。

    其实不仅仅是现在,她从刚刚过来,就几乎一直在盯着自己看。

    “阿姨,你干嘛总是看着我?”

    楚澜一愣。

    “我虽然长得可爱,但是你这么盯着我看,我也会害羞的啊。”

    “而且我找媳妇儿要比我小的,阿姨你是没机会的!”

    楚澜嘴角抽了抽。

    这小屁孩到底在说些什么东西啊。

    *

    正厅

    燕持一身黑色西装,红色领结,显得清贵倨傲,叶繁夏陪在他身边,同样一身暗红色长裙礼服,气质非凡,冷傲清高。

    姜熹今天则是一身藕粉色的礼服,显得娇俏又温婉,眼看着寿宴就要开始,她正打算去偏厅请几位长辈,差点被急匆匆的平叔撞了个满怀。

    “少夫人,不好意思!”平叔气喘吁吁。

    “怎么了?这么急。”姜熹扶住他的手臂,他也七十多了,跑了两步,就喘得不行。

    “门口有人送了个东西,我正打算喊老爷过去看一下。”

    “什么东西!”

    平叔脸色难看,附在姜熹耳侧。

    姜熹脑子一下子炸开了,头皮一阵发麻,脸上血色尽褪,捏着手中的包包,指尖微微颤抖。

    “也不知道是谁如此缺德!”平时气急败坏,“简直晦气!”

    “您先别急,我去找大哥一起出去看看,先别惊动父亲,他正陪爷爷和几位长辈说话,你这样进入,肯定大家都知道出事了。”

    “到底是谁啊,做这种缺德事。”一向慈爱的平叔也崩了几个脏字。

    “我去找大哥,您别急,免得寿宴没开始,就弄得尽人皆知,那就不好了。”姜熹说着就朝着燕持走过去。

    “大哥!”姜熹走过去,笑靥如花,“我有点事和你说一下。”

    “嗯。”燕持点头,瞧着她神色有些不对。

    叶繁夏旋即跟了出去,三个人大步朝着院子外面走。

    “怎么回事?”

    “刚刚平叔在外面整理礼物,准备送到仓库,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礼物里面出现了一个东西。”

    “嗯?”燕持眉头紧蹙,猜到了几分。

    燕家虽然不愿与人结仇,可是他们不招惹是非,不代表没人嫉恨他们啊。

    说不定就有什么居心不良的人,送了些恶心人的东西。

    “让平叔处理掉不就好了。”这种事情常发生,有人专门来膈应他们罢了。

    “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姜熹步伐很快。

    “大少爷!”保存礼物的地方,平叔已经让人专门守着了。

    燕持大步走进去,饶是淡定如他,瞳孔也猛地收紧,气得浑身乱颤。

    “这东西到底是怎么来得!”

    燕持音量陡然提高,倒是把叶繁夏都吓了一跳,她走到燕持身边。

    每家的礼物都有着精美的包装盒,都是一些红色,黄色,紫色等颇为喜庆的色彩,可是在这一堆礼物中,居然有一副黝黑的棺材,上面还搭着一副白底黑字的挽联。

    “这……”饶是淡定如叶繁夏,也是惊愕得瞠目结舌。

    “说话,怎么回事!”

    “大少爷,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发现的时候,它已经在这儿了。”

    “你们是负责守在这里的,这么大的东西是如何进来的,你们会不知道嘛!”燕持气结。

    这到底是谁!

    居然会做如此恶心的事情。

    分明就是存心来膈应他们的啊。

    “大哥,这东西太大,不好处理,但也不能一直留在这里啊!”

    “用黑布盖着,弄到后山,给我用斧头全部劈碎了!”燕持咬牙,气得浑身乱颤。

    这到底是谁。

    “是!”

    “立刻给我调取监控,一定要查到是谁做的。”这些天风波不断,没想到这人胆子居然如此大,直接跑到燕家的地盘撒野了,简直没把燕家放在眼里,这分明就是一种变相的挑衅。

    “我们已经查过了,他们走的都是监控的死角,而且带着面具,根本看不清楚人。”

    “能让人把这么大的东西运进来,你们居然毫无察觉,若是有杀手匪徒闯进来,看样子,你们也是一无所知喽,若是这样,我要你们有何用!”燕持显然是彻底动怒了。

    这东西分明就是在诅咒燕老爷子早死啊。

    “大少爷,人太多了,我们真的没注意!”

    “好了燕持,现在不是追责的事情,先把事情处理了,寿宴马上要开始了。”叶繁夏握住他战栗的双手。

    “叶子说得对,我们不能自乱阵脚,若是这人存心捣乱,估计待会儿还会有动作,我们得马上回去,他们有本事将这种秽物送进来,自然不会让寿宴如此顺利的举行下去,我们必须保持冷静。”姜熹说着看了看门口的几个人,“这件事情不许声张,谁都不许说一个字,听着没!”

    “是!”

    “先把东西弄下去,排查一下有没有可疑的人混进来!”

    “是!”

    而此刻屋内已经响起了悠扬的西洋乐,欢快的音乐都消散不去此刻笼罩在众人心头的阴霾。

    ------题外话------

    因为今天下雨,出去买东西耽误了很长时间,所以传得有些迟了,不过也就是一个小时左右的关系,我就没有发通告提前告知,让大家久等的二更来啦,(* ̄3)(e ̄*)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