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74 寿宴(1)楚小姐,捉奸既视感

正文 174 寿宴(1)楚小姐,捉奸既视感

    燕氏与秦氏接连出事,在上流社会已经是非公开的秘密了,一整个京都一时间都变得风声鹤唳。

    毕竟在京都,他们就是龙头老大,几乎各大企业公司与他们都有合作,一旦出事,每家公司都开始自查,密切关注他们的动态。

    秦浥尘倒是悠闲,下去带着妻儿去商场选购礼物,听说给燕老爷子买了近千万的礼物,下午又带着儿子女儿去了游乐园,这些在当天下午已经上了新闻头条,秦浥尘如此淡定,但是给各大合作商心里吃了颗定心丸。

    而燕持去陪同女儿参加钢琴辅导班,听说燕秋白考级过了,燕持还专程去蛋糕店定了一个精致的蛋糕回去,似乎一点都没受公司的影响。

    而燕家上下仍旧在忙碌着燕老爷子的寿宴。

    翌日

    众人会看见不时有豪车车队驶入京郊,原本寂静平静的燕家,在这一天就像是沸水般的炸了起来。

    因为是燕老爷子整寿,而且加上他年事已高,基本上只要和燕家扯上关系的人,都来了。

    原本众人还想看燕家的笑话。

    毕竟出了这档子事情,战霆现在还在纪检部门接受调查,两家公司接连被查,几乎都在预示着,上面下一步就会动到燕家,很多人都应该避嫌才对,没想到,这排场居然比他们预料得还要大。

    姜熹站在门口,低头看了看腕表,直到一辆黑色的迈巴赫跑车停在了大门口,接着,车门打开。

    两个男人从上面下来。

    “楚大哥!”姜熹猫眼眯着,弯成了一个月牙的形状,原本有些焦急的脸色也瞬间软化。

    两个人穿着同款同色的高级手工定制西装,为了配合今天的气氛,领带还是正红色,她还是第一次看见楚濛佩戴如此明艳的颜色,楚濛伸手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绅士得像个中世纪的贵族,阳光下耀眼得让人移不开眼。

    楚衍似乎不太习惯如此正式的打扮,有些难受的扯了扯领结。

    只是此刻从车内又下来一个女人,一袭明黄色的连衣裙,长及脚踝,长发披肩,面色柔和,姜熹微微挑眉,这衣服是一款国际大牌的当季新款,她穿的是高定,最起码嘚七位数了吧,参加个寿宴,需要穿得如此华贵嘛。

    “熹熹姐——”楚衍立刻跑过去,“小西人呢?”

    “不知道去哪儿玩了。”姜熹笑着走到楚濛面前,“楚大哥,里面请吧!”

    楚濛能够过来,在这种风口浪尖支持燕家,姜熹心里很是感激。

    那女人忽然伸手挽住了楚濛的手腕。

    楚濛神色不变,可是心里却有些不悦。

    “这位……”姜熹狐疑。

    没听说楚濛谈恋爱了啊。

    “妹妹。”楚濛口气带着一丝冷意。

    “楚小姐是吧,里面请。”姜熹敏锐的感觉到,这位楚小姐和他们兄弟关系一般,不然楚衍刚刚也不会撇下她直接冲到自己面前,而楚濛口气更是生冷。

    “熹熹姐,快走吧,外面太热了!”楚衍急不可耐。

    这女人昨晚过来,就一直说要来凑热闹,他们也没办法,因为找不到好的理由打发她,又不确定她来这里是要干嘛,只能带过来了了。

    这一路上,他是如坐针毡。

    “这位就是燕少夫人吧,早就听说您和楚楚关系很好,听说楚楚到京都这么久,承蒙你的照顾了。”女人笑得甜美动人,竟比夏花还要绚烂。

    “不会,是楚楚照顾我才对。”

    “楚楚会照顾人嘛?”女人讶异。

    楚濛直接抽出自己的手臂,大手直接挡在了姜熹面前,为她遮住了半寸阳光。

    “进去吧,很热。”

    女人手心落空,瞧着楚濛的举动,心里五味杂陈。

    楚濛从未对自己如此照顾过,若不是这女人早就结婚生子,她甚至要怀疑楚濛是不是喜欢她了。

    姜熹倒是一愣,她明显感觉到来自这个女人的恶意。

    “嗯,请进吧。”姜熹笑着。

    穿过荷花池,亭亭而立的荷花开得正盛,田田密布的荷叶碧绿青翠,上面还缀着一点水珠,晶莹剔透,美不胜收。

    “舅舅——”燕小西手中掐着一大朵荷花,朝着楚楚就扑过去。

    楚衍弯腰把她抱个满怀。

    楚澜眸子陡然收紧。

    她原本就是和同学一起来这边毕业旅行,没想到一到京都,就听说了战家出事的消息,然后是秦氏和燕氏,她倒是没有放在心上,但是无意中却忽然有人说,居然会扯到楚家,她这才上了心。

    她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燕家的小孙子,居然喊她的两位哥哥舅舅,这是怎么回事?

    她可不想楚家因为燕家的事情受牵连。

    她和楚濛说过,燕家现在处于风口浪尖,寿宴定然很多人都在关注,如果可以,还是别参加了,楚濛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说了一句让她一夜都没睡好的话。

    “楚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置喙了!”

    楚澜气得浑身乱颤,却又无可奈何。

    此刻瞧见楚衍和那孩子亲昵的模样,她心里更是五味杂陈,这位表哥还从来没有对他如此亲近过。

    “你这小子,最近是不是吃太多了,怎么重了!”楚衍抱着燕小西,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才没有,哼,我要楚濛舅舅抱!舅舅——”燕小西眼睛一转,朝着楚濛伸出双手。

    楚濛严肃的神情瞬间变得柔和,伸手把燕小西抱在怀里,动作熟稔,“最近有没有乖啊,有没有听话。”

    “当然有,我最近可乖了。”燕小西一笑就露出了门牙上的黑洞。

    小孩子对外界的感知一向最为敏锐,一下子就感觉到了楚澜打量的目光,朝着她笑了笑,“阿姨好!”

    楚澜勉强从嘴角扯出一丝微笑,心里却波涛汹涌。

    刚刚进屋,里面已经做了许多人,瞧着楚家人来了,纷纷起身,姜熹却领着他们直接去了偏厅,穿过一个花廊,秦浥尘和轩陌等人都在。

    燕小北坐在门口正看着放在椅子上的一缸小金鱼,全身金色,只有眉心一抹红,游得正欢快,他瞧着有人过来,起身,和楚家兄弟打招呼,“楚叔叔好!”

    楚澜早就把燕家调查了一番,果然和调查结果所说的一样,她这两位哥哥,只对燕西一个人特别。

    燕小北和燕小西是完全不同的,燕小西一看就是聪明机灵,而燕小北则沉静内敛的像个小大人,虽然说话奶声奶气,眼神却比寻常大人还要锐利几分。

    “刚刚还在说你们呢,说曹操曹操到。”燕笙歌笑着起身,秦小蛮赖在轩陌怀里,愣是不起来,瞧着楚衍来了,小手抱得更紧了。

    “楚大哥,楚小姐,进去坐吧,我还得去外面招呼客人,可能没空招呼你们了。”今天来的人太多,姜熹必然是照顾不来的,若是只有楚家兄弟,都这么熟了,倒也不同这么客套,这凭空冒出来的楚小姐倒是让心里总有几分膈应。

    “你这小丫头,又赖着阿陌。”楚衍一屁股坐到轩陌身边,根本不管楚澜。

    “轩叔叔是我的!”秦小蛮只要一见到轩陌,就笑得合不拢嘴。

    “浥尘,你的公司现在情况如何,我听说秦承宇入住了,你该不会打算将公司拱手让人吧。”楚濛直接坐到秦浥尘旁边。

    倒是将楚澜一个人丢在了门口。

    楚澜刚刚还在暗自庆幸,自己能够接触到他们这个小圈子的人,毕竟他们这个圈子在京都很出名,比上流社会更加上层的圈子。

    只是排外得也很明显。

    “楚小姐,坐吧,不用客气。”姜熹是主人,不能晾着她啊。

    楚澜点了点头,神色无常。

    燕笙歌和姜熹往外面走,压低生意侧头看向姜熹,“那是楚澜?”

    “楚澜?”姜熹默念着名字。

    “楚老太太生有一儿一女,楚大哥和楚楚是一母同胞,这位应该是他们姑姑的女儿,我只知道叫楚澜,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长得倒是不错。”燕笙歌轻笑,“不过这种场合,穿成这般模样,是准备给谁下马威啊。”

    “看她的模样,还有学生气,估计还小。”

    “大家族的孩子,怎么能以毕业作为衡量成熟的标准,我看她瞧你的眼色很不对劲,总觉得是冲着你来得。”

    “你刚刚与我说,我才知道她的名字,她冲着我来这干嘛!”姜熹轻笑,“快点帮我去招呼客人吧。”

    “没听说楚家小姐来了啊,楚大哥和楚楚嘴巴倒是严。”

    暮色拉开

    燕家老宅绵延数十里,今夜张灯结彩,几乎将半个京郊天空都映得红艳一片,还未到燕家老宅,就能够清晰的看见那耀眼的红色。

    燕老爷子大寿,算是这几年,京都最顶级的盛世了,众多记者对此都虎视眈眈,试图能够捕捉到寿宴的零星半点,可惜光是从老宅大门到老宅主屋,行车就要近半个小时,更别提门口都是森严的守卫,他们也就只能远远的看着。

    白天还有记者利用无人机准备进行航拍,却被人直接打落,可见守卫之森严。

    暮色四合,原本沉寂的京郊,顿时变得热闹起来。

    雕花铁门缓缓拉开,各色车辆缓缓驶入,各色车牌,各种牛逼哄哄的车牌,看得外围的记者都目瞪口呆,这有些照片即使拍了,都不敢登。

    都说这燕家是京都最神秘低调的一个家族,若不是有个嚣张肆意的燕二少,有时候身子低调的容易让人忽视,燕老爷子早就退休,都说影响力有限,加之战家出事,想看燕家笑话的人不在少数。

    可是今日来的人,哪个不是在自己行业能够顶起一片天的啊。

    他们根本没受最近消息的影响,高调的进入燕家。

    “老燕!”随着一阵爽朗的笑声,董老爷子来了,董风辞挽着他的手腕,眉眼柔美妩媚,虽然穿得素雅,可是身段玲珑,虽然带着淡妆,仍旧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

    “燕爷爷,生日快乐,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董风辞笑道,身后的董叔已经将礼物递给燕家的下人。

    “我还以为你这老家伙不来了呢!”

    燕老爷子声音洪亮,中气十足。

    一身暗红色唐装,明亮的颜色柔化了他脸上的几分戾气,这位年轻时候让人闻风丧胆的老首长,居然让人觉得有些可爱。

    “我可不敢不来!”董老爷子笑着走过去,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这身子骨倒是一直都这么硬朗。”

    “过来坐,还有几个老家伙在等你,刚刚就在念叨你,你若是不来,他们说等寿宴结束,就直接杀到你家去。”燕老爷子说着领着董老爷子去了偏厅。

    那边坐着的和正厅中的又不是一个层次的人。

    “伯母,小西呢!”董风辞捏着黑色真皮包,看似随意的问道。

    “在左边的偏厅,他们都在那里,现在人多,家里小孩子比较多,小北好像不太习惯人多,小西有个人来疯,待会儿他们才出来。”说道自家孙子,宋一唯笑得十分慈爱。

    众人对宋一唯的印象还停留在以前那个强势霸道的刻板印象中,还是第一次瞧见她笑得如此和蔼。

    “我去看看。”董风辞已经感觉有几道灼热的视线焦灼在了自己身上。

    京都但凡是这种大场合,总是有人打着参加宴会的幌子,结交朋友,或者是来给儿子女儿相亲。

    这不,董风辞刚刚转身,就被一个贵妇人拦住了。

    一身绛紫色的旗袍,绣着繁复的金线暗花,漂亮得卷发,端庄而又大方,“您是?”

    “哦,我是陆氏集团的……”

    “陆夫人是吧,瞧我这记性。”董风辞恍然道。

    陆夫人笑着,目光却一滴不漏的将董风辞打量了个遍。

    “母亲——”陆夫人还没开口,一个穿着灰色西装,气质非凡的年轻男人边走了过来。

    “你怎么过来了?”陆夫人笑得异常和蔼,眉宇间有着掩饰不住的骄傲。

    董风辞虽没有见过这位陆少爷,不过却听过不少传言,在京都也是排得上名的青年才俊,年纪轻轻就是获得了国外名校的双学位,长得俊美不凡,年纪貌似比自己还小了一岁,也是因为如此,当时自家爷爷还在惋惜,他思想古板,总想着给她寻个年纪大一些的,能够照顾她,不然这位陆少爷估计也会成为她的众多相亲对象之一。

    “父亲让我过来找你。”

    男人身上自带着书卷气,可轩陌那种儒雅不同,他的身上隐隐还透着一丝傲气锋利,他现在在国外一个五百强的企业担任首席执行官,做事滴水不漏,没靠家里一分,这也是陆夫人最引以为傲的地方。

    “阿勋,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董小姐,我之前和你提过的。”陆夫人笑着给自家儿子介绍。

    “这陆少爷真的是一表人才,仪表堂堂。”

    “对啊,瞧那气度,现在京都青年才俊,就数得上他了,不知道多少人想要嫁进陆家呢,听说不抽烟不喝酒,更没有一点恶习,简直完美。”

    “不过陆夫人对董小姐那么殷勤,估摸着是想打了董家的主意。”

    “那不是很正常嘛,陆家这几年势头虽猛,不过比起董家,不知道要逊色多少若是成了,也是高攀。”

    ……

    陆勋早就从母亲口中听到董风辞的消息,照片也是见过的,可是见到真人,还是被禁言了。

    小礼服,乌黑长发,漂亮精致的小脸,虽然不施粉黛,却又透着浑然天成的妩媚,难怪别人都说,这董小姐是媚骨天成,若是放在古代,就是一个祸国妖姬,之前他听了就是一笑而过,现在看来,传闻根本描述不到她灵气的十分之一……

    董风辞又不是傻子,自然明白陆夫人的意思,她眼底晃动着笑意,伸出手,“陆少爷,您好,我是董风辞。”

    “董小姐,幸会。”陆勋握住女人的手,柔弱无骨,柔滑细嫩,稍纵即逝,送开瞬间,他的眸底滑过一丝黯然。

    “阿勋在国外也是经商的,你们年轻人之间应该有很多话题吧。”

    董风辞笑了笑,“那是肯定的。”

    陆勋眸子一亮,莫非她……

    可是董风辞接下来的话,差点把他打入谷底。

    “我比陆少爷似乎还大了一岁,虽然不想承认,不过陆少爷可以叫我一声姐姐!”

    陆夫人脸色有些难看。

    这董风辞算是委婉的拒绝自己了?

    “阿勋,你和董小姐四处转转吧,待在这里也是无聊。”陆夫人眸光流转,年轻人,多接触一下,她才能知道自家儿子的好。

    “如果董小姐不嫌弃的话……”陆勋从没还是第一次发现自己说话这般的没底气。

    董风辞刚刚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很明显了,这陆少爷看起来也不是那种会死缠烂打的人,她也不想在燕爷爷的寿宴上落了别人的面子,只能笑着应下了。

    陆勋还是第一次如此紧张,他之前也谈过恋爱,不过他极为挑剔,总觉得京都这些贵女脾气极差,又傲慢至极,他一向是瞧不上的,他从没想到,只此一眼,他就对眼前的女人生出了一种难以言表的情感。

    手心不清楚一丝细汗,余光一直落在董风辞身上,不曾移开半分。

    沈廷煊和关戮禾的车子刚到,关戮禾大步朝着偏厅走去,他的身份贸然出现在大厅,必然会引起注意,他就想送了礼物就先离开。

    倒是沈廷煊眼睛很尖。

    “呦——瞧瞧那边站在花廊的两个人是谁啊。”沈廷煊穿着飞扬跋扈的冰蓝色西装,帅气逼人,宝蓝色的钻石耳钉在昏暗的柔光下,灿烂得让人移不开眼。

    关戮禾懒得理他。

    “不是,你等会儿啊,你仔细看啊。”

    “没空!”

    “你媳妇儿也不看啊!”沈廷煊这话说完,关戮禾停住脚步,朝着那边看过去,还真是……

    董风辞身侧正站着一个男人。

    “我如果没记错的,那应该是陆氏集团的少东家,年纪不大,最近在京都颇受欢迎。长得帅气,学历又高,家境殷实,典型的高富帅。”

    “陆氏集团?”关戮禾拧眉,“那是什么破公司,没听过。”口气透着不耐。

    “不过他俩站在一起,你没觉得很般配嘛!”沈廷煊故意打趣道。

    “哼——般配?”关戮禾眯着眸子,仿若危险的猎豹。

    “按照我多年的经验那陆少爷绝对是风辞有意思,你瞧那小眼神,恨不得要把她吞了一样。”

    “他敢!”关戮禾大步朝着那边走过去。

    “你不是不去大厅嘛,那边都是人,你别惹事。”

    “不惹事。”关戮禾咬牙。

    好你个董风辞,和我说公司忙,最近不出来就罢了,现在居然还一个男人有说有笑,你把我放在哪里了。

    “哎,你别急啊,他也就是长得好看一点而已!”

    “比我好看?”

    沈廷煊语塞。

    “今天人太多,你别惹事。”

    “认识我的人没几个!”众人对关戮禾的印象还停留在那黑底白花的面具中,所以他才敢如此大摇大摆的到燕家。

    “你别胡来。”

    “不惹事,我去杀人!”关戮禾拧眉。

    董风辞明显感觉到脊背一凉,一扭头,就瞧见关戮禾阴沉着脸走来。

    那模样,活像是捉奸来了!

    ------题外话------

    关戮禾:我要杀人,杀杀杀杀——

    沈廷煊:你冷静点,人家就是说了两句话而已!

    关戮禾:那个混蛋,眼睛都要粘在她身上了,我要把他眼珠子抠出来……

    沈廷煊:……

    关戮禾:我的女人也敢觊觎。

    沈廷煊:一直都是你在说,人家风辞可没承认……

    众人点头!

    关戮禾:(╯‵□′)╯︵┻━┻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