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73 突发(4)查账,你说尴尬不尴尬

正文 173 突发(4)查账,你说尴尬不尴尬

    燕氏

    “您快去看看吧,总裁正在发火。”经理急得满头是汗,伸手擦了擦,头发都有些乱了。

    “检方的人怎么会到这里?”

    “不知道啊,之前没有一点消息,一点防备都没有,账本都被封了,正往下面抱呢。”经理一脸焦躁,“夫人,公司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叶繁夏冷清的眸子,带着一丝愠怒的看了他一眼。

    “我说错话了。”

    “说话注意点,我们公司正规合法经营,这次不过是配合上面检查,不会有任何问题,你去和大家说一下,不要让他们胡思乱想,安心工作就好。”

    “是!”

    此刻公司确实人心浮躁,燕持又在开会,听说在发火,大家自然更是不安,生怕公司出事,叶繁夏如此淡定自若的态度,倒也让公司的人吃了一颗定心丸,这可是燕家的公司,自家人都不紧张,他们跟着穷紧张干嘛。

    “燕氏这天塌不了,谁再不好好工作,按照公司规定,直接扣这个月的奖金。”叶繁夏说完,电梯就来了。

    检方的人正好抱着账本下来,估计也没想到会撞到叶繁夏,双方只是点头示意,叶繁夏过于冷静,就像是真的是临时配合调查,不会出任何问题一样。

    此刻会议室内,众人已经开始浑身打颤。

    会议室的气氛更是降到了冰点,正在发言的主管,被燕持盯得头皮发麻,舌头打结,光是口误就十几处。

    “啪——”燕持将文件扔到桌上,“我给你们一周时间,结果你们就拿这种东西还糊弄我嘛!”

    掷地有声,吓得那个主管腿软,下面坐的人也是心惊胆战,生怕叫道自己。

    “我给你一晚上时间,明天我要在桌上看见新的策划案。”

    一周的策划案,浓缩到了一周,这是存心不给他活路啊,饶是这般,他也只能点头应着。

    “下一个!”燕持拿起一边的文件,翻了两下,“这个数据是不是有问题。”

    “这是我们经过市场调查得出的结论。”

    “我们产品的受众是中高阶层的消费者,你们这份调查真的如此全面嘛!”燕持将调查表扔到桌上,“别拿这些东西来糊弄我。”

    “我们重新调查!”

    “若是再给我看到这种东西,下次你就别来开会了。”燕持声音冷冽,那人额头的冷汗顺着脸颊滚落,落在报告上,晕湿了一片。

    “下一个!”燕持这话仿若催命,众人都心惊胆战,纷纷向燕持身后的秘书投去求救的目光。

    秘书也没办法啊,总裁生气了,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他又不是总裁夫人,哪来的那么大本事啊。

    只能给他们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而此刻外面传来敲门声。

    “他们还走嘛?”燕持指的自然是检方的人。

    “刚刚送走了,不应该啊。”秘书有些疑惑,“我去看看。”

    “闲杂人等不许进来!”燕持话音未落,门就被大力推开,发出沉闷的声响,燕持刚要发作,瞧见叶繁夏那张脸,冷峻的脸慢慢柔化。

    众人一瞧见是叶繁夏,就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立刻向她投去了求救的目光。

    “你怎么过来了?”燕持起身,冷硬的声音也变得越发温柔,伸手拨弄着她额前的碎发,“嘴唇这么干,什么事这么急。”

    “去办公室说吧。”叶繁夏执起他的手就往办公室走。

    燕持被拖走了,剩下的人,如蒙大赦,恨不得将叶繁夏当菩萨供起来。

    “这个时间你不在家招呼客人,怎么有空过来。”

    “如果我不过来,公司出了这么大事情,你是不准备让我知道了?”叶繁夏挑眉,认真而又笃定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燕持捏了捏眉心,“这显然是有人故意为之,肯定是上面接到了举报,才派人上门,我现在也是头疼。”

    “我们公司账目一向清晰,没有一点问题,不用担心。”

    “查账我倒是不担心,就是这事儿一旦传开,影响不好,而且我听说,不仅是我一家。”

    “什么意思?”

    “浥尘的公司账目也被查了,我接了他的电话,半刻钟左右,检方就上门了。”

    “怎么连他的公司都这样……”

    “他和我的情况还不一样,虽然秦氏经历了各种重组,不过还是家族氏的企业,忽然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就怕公司有人坐不住了,准备趁机把他从位置上拉下来。”

    “怎么可能呢,他经营公司多年,怎么会这般轻易的被拉下来。”

    “这不是不可能,不要小瞧了秦家那些老顽固。”燕持瞧着叶繁夏面色凝重,从后面抱住她的腰,“怎么啦,一脸凝重。”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加上昨晚的事情,我这心里总是不舒服,很不安,你说明天的寿宴,会不会……”

    “你这脑子里面都在想什么呢,就算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不是还有我嘛,也轮不到你来操心。”燕持吻了吻她的发顶,“瞧你操心得还多了。”

    “我心里……唔——”叶繁夏抬头,话没说完,就被他吻住了嘴唇。

    叶繁夏原本焦躁的心,就像是瞬间被安抚了一般,顷刻间变得越发柔软,唇边的触感越发柔软,滚烫,燕持轻轻啃咬着她的嘴唇,伸手抚弄着她的后背,“不会有事的,别瞎担心了。”

    “浥尘那边不会出什么状况吧。”

    “我说叶繁夏,我俩在接吻,你知道麽?”

    “嗯。”

    “你和我接吻的时候,居然还在关心别的男人。”

    “浥尘又不是外人。”

    “等会儿……”燕持怎么听着如此不对味。“什么叫做他不是外人,这么说的话,他是内人?那我也是内人?”

    “不然呢?”

    “叶繁夏……”

    “我当初回国,他对我有不小的帮助,我担心他也是正常的。”

    不提这茬倒还好,燕持一听这话,立刻炸开了。

    “我倒是想起来了,你刚刚回国,每次都用去秦氏来威胁我,叶繁夏,你当时是不是已经吃定我了。”燕持搂着她的腰,他就是不高兴从她口中听见任何一个男人的名字。

    “秦氏的薪资比较诱人而已。”

    “比我还诱人?”燕持咬住她的耳垂,惹得叶繁夏身子一软,伸手扯住他的衣服,燕持自然顺势将人一把搂在了怀里,“繁繁,你说是钱诱人,还是我……”

    “嗯——”叶繁夏故作思考状。

    “你这女人,这事情还需要想嘛!”

    “你,长得不错,还有钱。”

    “原来你看上我就是因为我有钱?”

    “如果我……嗯——”燕持咬住她的嘴唇,这女人一天不气自己会死是不是。

    *

    秦氏

    秦浥尘此刻不出所料,正在召开股东大会,因为检方的到来,秦氏的股票从今早开始,就呈现逐渐下滑之势头,短短两个小时,就已经亏损了几亿,而且走势没有一点抬头之势,反而下滑得更加厉害。

    “浥尘,公司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不然好端端的,上头怎么会查账。”

    “如果出了问题,你得和我们这些叔伯说一下啊,虽然你是公司最大的股东,但是公司毕竟不是你一个人的。”

    “现在公司的市值已经缩水了快十亿,再这么下去,等今天收盘,说不定亏损得会更多,总得想点办法吧。”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倒是没给秦浥尘任何开口的机会,秘书站在一边,看得心里焦躁,这一开始还是只是在谈论是不是公司账本的问题,后来居然直接质疑秦浥尘的管理能力,更有甚者,直接提出,现在是不是需要更合适的人来接手公司。

    秦浥尘一开始就觉得事情不简单,只是公司这些叔伯毕竟位份在这里,公司出了问题,他们也是担心公司才会如此紧张,这都是可以理解的,秦浥尘自然不会将他们的话放在心上。

    只是居然说到了管理权的问题,秦浥尘眉头才动了动。

    “你们的意思是?需要我下去休息一阵儿?”

    “战家出了事,必然会牵连到燕家,您的夫人毕竟是燕家人,现在很多人都在避嫌,我估计这次查账,肯定也是上面牵头准备动一下燕家这棵大树。”

    “我们就是不想公司受牵连罢了。”

    “浥尘,公司毕竟是大家的心血,谁都不想见到公司出事,现在和燕家有关系的人,都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我听说燕氏也出事了,现在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这边,若不然这段时间您出去避避风头吧。”

    “等敏感时期过去了,您再回来?”

    “公司明明都这么乱了,你们却在这个时候要总裁出去休假,这分明就是故意想要借着这个事情搞事!”秘书急了。

    “我在和浥尘说话,有你说话的份儿嘛!”一个老者冷哼。

    秦浥尘示意秘书别说话,“这公司是我一辈子的心血,我也不想它有任何问题,我去休假避风头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取代我的人呢?”

    秦浥尘倒是很好奇,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会从哪里找到什么合适的人选。

    “这人我们已经想好了。”

    秦浥尘指尖轻轻扣动着桌子,目光变得越发深沉。

    “浥尘,你也别怪我们叔伯,这几分钟公司现在就是几千万的损失,我们真的耗不起,你现在的身份太尴尬了。”

    秦浥尘不可置否。

    他们说的是实话。

    当年他和燕家联姻,拍手称快的人是这群人,现在急着和他撇清关系也是他们,一群墙头草。

    “我明白各位叔伯的用心。”

    “我们也不是直接就让你不会来,就是暂时想避避风头,等这段时间过去了,再回来。”

    “可以,但是公司若是交到无用的人手中,我是不承认的。”

    “这个你放心,肯定是值得信任的人。”

    说话间会议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秦承宇一身黑色西装,满身冷然肃杀之气,出现在秦浥尘面前。

    兄弟二人,一个如冰刀霜剑般冷峻,一个如春日繁花般绚烂,可是此刻四目相对,火花四射。

    “大哥怎么有空来公司?”

    “我们找的人就是承宇?”

    “他不是在ck任职?”

    “他已经辞职了,毕竟是自家的公司,他肯定更加尽心尽责。”

    “总裁,这个……”秘书此刻急得脸都红了。

    “没事,如果大哥觉得自己有这个能力,我愿意先暂居二线。”

    众人以为他们这次定然会无功而返,没想到秦浥尘居然如此轻易的就答应了这个无理的要求。

    这可是秦氏的管理权啊。

    手上的案子都是动辄过亿的,秦浥尘今天是怎么了?

    “最近家里也挺忙的,公司这边正好顾不过来,有大哥帮忙照看着,我心里也踏实。”秦浥尘说着直接走到秦承宇面前,秦浥尘是生得十分俊美之人,可是在气势上却丝毫不输给秦承宇,眉眼带笑,却气势逼人。

    “大哥,我希望你能好好管理公司。”

    “我会的。”

    “记住这是秦氏,你也姓秦!”

    秦承宇冷冽的眸子一紧。

    秦浥尘轻笑,大步走出了会议室。

    秘书抱着文件追出去。

    “总裁,他们根本没有理由让你交出管理权,这些人真是,仗着自己在秦氏有些辈分,就真的把自己当根葱了,这么多年,他们拿着股份,每年拿着不菲的分红,还不知足,相爱还想在公司管理上插一脚,什么东西啊。”

    “平时公司面临资金短缺的时候,也没见到他如此积极,不就是股票下跌嘛,一个个的就来兴师问罪,简直了。”

    “而且您才是公司最大的股东,只要您不想,没有任何人可以逼您下台的。”

    “而且那个秦承宇出现的那么巧合,分明就是串通好的,若是您真的就这么离开了,这么长时间打下的基业要怎么办,真的要拱手让人?”

    “谁说的!”秦浥尘拧眉,“你也说了,只要我不想下台,没有任何人可以逼我。”

    “那您为何?”

    “我就想看看他们到底要耍什么花样,顺便趁着这次的事情,好好彻查一下公司到底有少人对我一直是心存不满的。”

    “您是打算……”秘书手指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你也说了,就是那个分红不干实事,没事还总想过来插一脚,总得好好肃清一下。”秦浥尘眸子眯着。

    “那秦承宇怎么办,他之前可是ck的总裁,可不简单。”

    “我掌管公司这么久,难不成他待几天,就能让所有人都向着他?那我岂不是白混了!”秦浥尘轻笑。

    秘书点了点头,只要秦浥尘不担心,他也就安心许多。

    *

    秦氏

    大堂经理已经忙得团团转了,刚刚去下面敲打了一番员工,就听说楚小公子和燕家的两位小少爷过来了。

    他急忙跑过去,燕小北冲在前面,那冷峻的脸,和燕持简直如出一辙。

    “小北少爷,您怎么过来了。”

    “我麻麻呢?”

    “夫人刚刚上去了,我打个电话通知秘书室。”

    “不用了,我自己上去。”

    “我送你过去吧。”

    “你忙你的,不用招呼我!”燕小北小手一挥,那影子居然和燕持不期然的重叠在了一起。

    燕小西立刻跟了上去,楚衍整个人已经蔫了,他已经做好了被骂的准备。

    路上他还打电话向轩陌求救,轩陌直接给他来了一句。

    “你怎么每次都被小孩子坑啊,楚衍,你智商过正常人水平了吗。”

    气得他直接撩了电话,这人到底会不会说话,真难听。

    燕小北直接冲到了办公室,因为没人敢去燕持办公室,所以他的办公室也不会上锁,燕小北一撞就开了。

    叶繁夏正被燕持压在窗边,她瞧见燕小北,下意识的要推开燕持,可是燕持双手按在她的两侧,不许她乱动,余光瞥见燕小北,有些怔愣,这小子从不爱来公司,这是从地里面冒出来的嘛。

    燕小北没想到会撞到父母这事儿,愣在原地,燕小西没刹住脚,直接撞到他的后背上。

    “哎呦我擦,你怎么不走了!”燕小西撞到燕小北后脑勺,搓揉着鼻子,一脸郁色。

    “燕小西,能不能说话文明点!”楚衍跟着进来,这小子只要每次跟着燕殊去一趟部队,就会学会各种脏话。

    楚衍走进办公室,瞧着那两个人的模样,忍不住说了一句。

    “哎呦卧槽!”

    燕持抽身离开,伸手帮叶繁夏整理了一下衣服,“你们怎么过来了?”

    “小北担心你们呗。”燕小西鼻子都被撞红了,颇为怨念的看着燕持,“他说大伯母走得太急,肯定是出大事了,所以着急火燎的跑过来。”

    “楚楚,你带来的?”燕持锐利的眸子牢牢锁住楚衍。

    楚衍心头一紧。

    他真的是要抑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这群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每次斗争的矛头都是对准自己的,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你儿子求我的。”

    “你觉得我会信嘛?”燕持挑眉。

    “那也不能怪我啊。”

    “也是,你的智商确实不够他们折腾的。”燕持哂笑,一脸嫌弃。

    “我擦,燕持,你这话说得是几个意思,我的智商怎么滴,你这是在鄙视我嘛?”

    “大伯父,瞎说瞎说什么大实话!”燕小西哈哈大笑。

    “燕小西,下次你有事别求我!”楚衍跳脚,毛都没长齐的小鬼也来说自己。

    “小北,现在看到了,不担心了吧。”燕小西拍了拍他的肩膀,“瞧你急的,大伯母明明没事。”

    “小北过来!”叶繁夏知道自家儿子虽然平素话不多,不过却暖得很。

    很别扭。

    燕小北别别扭扭的走过去,叶繁夏伸手把他楼到怀里,“别担心,麻麻没事,让你担心了,是麻麻当时太急,没顾得上你。”

    “嗯。”燕小北有些不安的扭了扭身子,抱得太紧了,不舒服。

    “在路上我就和你说了,不用担心,大伯母肯定没事的,你就瞎担心,反正就算有事,还有大伯父呢,你说你瞎担心个什么劲儿啊。”

    “我怎么和你说非是不听,人家根本没什么事,就是想老公了!”

    叶繁夏身子一僵,这小子又在浑说什么东西。

    “你看看你,撞破人家夫妻亲热,你说说,多尴尬啊!”燕小西拍手跺脚,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自己说,尴尬不尴尬!”

    “燕小西,你皮痒了是不是!”燕持冷着脸。

    “人家说得实话嘛,工作时间不工作,光顾着谈恋爱,大伯父,你这样我会和爷爷告状的。”

    燕持无语,这小子绝对不是他们燕家的人,他们燕家还没有过如此“没皮没脸”的人。

    叶繁夏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燕持,耳朵有些发烫。

    “小北,我们快走了,别耽误人家谈恋爱,我们回家玩泥巴,再不走,大伯父就要打人了!”

    燕持气结,这小子真的是欠揍!

    ------题外话------

    燕持:燕小二,好好管管你家儿子!

    燕殊:工作时间谈恋爱,怪我家儿子喽┑( ̄Д ̄)┍

    燕持:你怎么生出这样一个小混蛋的。

    燕殊:熹熹生的……

    姜熹:嗯?你说什么……

    燕殊:媳妇儿——(撒娇状)

    燕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