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72 突发(3)敌不动我不动

正文 172 突发(3)敌不动我不动

    战家

    燕殊心里一紧,等他跑到后院的时候,之前被抓的一个男人,大腿已经被狗咬得不成样子了,鲜血淋漓,甚至狰狞,几个人牵着狗链,还得被狗拖着跑。

    “队长,这狗也太凶了。”尉迟咋舌,看到被狗撕扯的伤口,心头跳得厉害,也太可怕了。“我去,这人都要被撕烂了。”

    藏獒可是能把人直接咬死的,自然和一般的狗不同。

    “大黑!”莫云旗冷清的声音乍然响起,大黑才叫了两声,才瑟瑟缩缩得往后退了两步。它似乎是被刺激了,咬着牙齿,夜色中咬得咯咯作响,嘴巴里面发出呜咽低沉的吼声,让人听着毛骨悚然,那双被夜色染黑的眸子,更是让人望而生畏。

    地上的人疼得满地打滚,嘴巴呜咽着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双腿被咬得血肉模糊,最深的地方深可见骨。

    “赶紧送医院吧!”燕殊招呼人将人架走,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大黑,“不是栓起来了嘛!”

    战家的狗都是经过训练的,对外人戒心很重,为了避免发生意外,专门锁起来了。怎么会出来咬人。

    “我确定是锁好的。”管家立刻上前,招呼大黑往后院走,“这之后并没有人靠近后院,我们都在客厅,那位宁副队是可以作证的,我们没有人离开,这狗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被放出来的。”

    “链子被人解开了。”尉迟拿着铁链,“刚刚明明是拴好的,没人靠近这里。”他的口气颇有几分耐人寻味。

    “若是无人靠近,这铁链它是挣脱不开的。”一个人插话。

    “先把他送去医院。”燕殊的头皮像是被人撕开了一样,现在乱成了一团,地窖中分明有东西被搬动的痕迹,却什么都没找到,只有这几个人,他们若是一口咬死所有的事情和战家有关,他们就是想要洗清嫌疑也难。

    燕殊神情前所未有的严肃,他直接走带客厅内,招呼众人坐下。

    “后面仓库的事情你们知道多少?”燕殊目光和姜熹相撞,大囧。

    姜熹站在莫云旗身侧,似笑非笑的盯着他,她还是第一次瞧见燕殊穿着军装,一本正经的严肃模样,燕殊被她看得怪怪的,佯装愠怒的让她别看了。

    一会儿破功怎么办。

    “我们从来没去过那里。”韩悦搓动双手,沁出了点点细汗,显得格外紧张。

    战家的下人也被聚集在客厅内,虽然大家不懂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有枪声,那定然不是小事,都变得胆战心惊,噤若寒蝉,就是说话都变得小心翼翼,生怕惹了祸端。

    “后面的仓库已经废弃很久了,因为前面很空旷,所以婚礼的时候,被当做临时车库。”管家毕竟在战家伺候久了,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倒是显得镇定许多,“您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

    “那您有注意到最近有什么可疑的人出没嘛?”

    “最近来往的人太多了,有熟人,自然也有一些生面孔,我们不可能一一关注,后面没有监控,不过大门和院子中都有,我可以派人调出来。”

    “麻烦了。”

    燕殊又问了一些问题,基本上没什么有用的。

    若是有人蓄意为之,是不可能留下任何证据的。

    倒是一直未曾开口的沈廷煊忽然冒了一句,“我回来的时候,还有几辆车离开,你们说是之前的客人,那也在后面逗留太久了吧。”

    “是有点久,不过我们也不能去催促,不太礼貌。”管家解释道。

    “调监控吧。”燕殊拧眉。

    尉迟正带人进一步搜查是否有遗漏的地方,他快步跑进来,附在燕殊耳边。

    战家人神情紧绷,都竖起了耳朵,却什么都没听见。

    只看见燕殊留了人下来,就匆忙往外面走。

    临走之前扭头看了一眼姜熹,“你先回家。”

    “队长,这个……”宁西颇为讶异的看着燕殊,这个有点不合规矩吧。

    “嗯?”燕殊挑眉,“这事儿和她没关系!”

    宁西不再说话,燕殊把半句话都没有留下,大步流星往外面走,足下生风般的。

    *

    这一晚,不仅仅是战家和燕家出了事,就是董家都未免幸免。

    董风辞洗了澡,本来已经准备睡觉了,却忽然接到了总公司的电话。

    说是秦承宇忽然辞职了,这让她心头陡然一跳,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您说什么,辞职?他的合同应该还没有到期吧。”

    董风辞头皮一阵发麻,这秦承宇在搞什么啊,他现在是京都分公司的总裁,他一辞职,位置空下来倒是无所谓,她得立刻找个能管事的顶上啊。

    这么仓促,她要去哪里找啊。

    “风辞,我们也没办法,他忽然辞职,我们也很头疼。”

    “现在他的手上没有处理完的项目,就有五个,我这边还有两个分身乏术,现在不能再派个人过来嘛?”

    “就算现在派人过去,等他们过来熟悉业务,也要个把月,而且他忽然辞职,我们也很懵。”

    “那现在怎么办?”董风辞扯了扯头发,今天在公司见到秦承宇,明明一切都很正常啊。

    “只能让你暂代了。”

    “不是,我……”

    “如果你有更好的人选推荐也是可以的。”

    “这么短的时间,我去哪儿找合适的人选啊,任期内辞职,不是需要支付大笔的违约金嘛?”

    “他自己付了,我们没有理由挽留他?”那边人的口气也很无奈。

    董风辞挂了电话,立刻给经理去了电话,明早紧急召开部门会议,她批了个外套,就直接驱车到了秦家。

    秦家老宅门口杂草已经长了半人高,门卫瞧着有车进来,瞬间惊醒,拿着手电就跑了出来,“干嘛的!”

    “秦承宇在家嘛?”

    “您找大少?”那人狐疑的看着面前仅穿着睡衣的女人。

    “嗯,他在嘛?”

    “之前还回来住,这都好久没回来了。”董风辞抬头看着灯火寂灭的秦家老宅,不在家住,难不成住酒店?

    董风辞口袋中的手机猛然震动起来,这么晚了,爷爷怎么还不睡?

    “爷爷——”

    “大晚上的,你去哪儿了。”

    “公司出了点问题,我在外面。”董风辞又深深看了一眼秦家老宅,这才上了车,“这么晚了,您怎么还不睡?”

    “我哪里睡得着啊,刚刚得了消息,上面把你战叔给扣了。”

    “你说什么!”董风辞心里一急,险些把刹车当油门踩了。“您是不是搞错了,那可是战叔啊。”

    “这种事怎么可能搞错啊,消息虽然被封锁了,但也不是密不透风,我这会儿去燕家一趟,你也过来吧。”

    “好!”

    燕家今夜灯火通明。

    燕老爷子早就入睡,听了消息,也是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拄着拐杖就往楼下走,燕家人除却燕殊和姜熹、几个孩子,都在了,秦浥尘和燕笙歌也是匆忙赶过来,还穿着睡衣。

    “爸!”“爷爷!”

    “怎么回事?”燕老爷子沉声道,底气十足,透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肃穆。

    昏黄的灯光下,眼角的疤痕也显得越发深刻。

    董老爷子从外面进来,“老燕!”

    “你也来了!”

    “这么大事,我怎么能不过来!”

    “董叔,快坐!”裴燕泽立刻扶着董老爷子坐下。

    门口响起急促的刹车上。

    “老爷子,少夫人回来了!”平叔声音上扬,透着一抹难以言说的急躁。

    他们几家平素关系太好,他们之间倒是没有什么权钱交易的现象,但是就冲着这份关系,也足够让这把火烧到燕家头上。

    姜熹快步进门,没想到大家都在,一颗心又瞬间吊到了嗓子眼。

    “熹熹,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当时在战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宋一唯紧张的按住姜熹的肩膀。

    “你先别急,让孩子慢慢说。”

    姜熹要了杯水,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一遍。

    “你说是燕殊亲自去的?”燕老爷子挑眉。

    “嗯,战大哥也在,不过当时他在车上,后来有个匪徒跑走,在门口被战大哥击中了,不过战大哥也受了伤。”

    “严重吗?”

    “伤了手腕,具体情况不清楚,那边好像不许我们去探视。”不然战家人早就过去了。

    “怎么会是二哥呢?这上面是怎么安排人物的。”燕笙歌狐疑。

    “所以从这个情况可以看得出来,其实燕殊事先也并不知道会和战家有牵扯,上面的人不傻,这都是需要避嫌的,估计和北捷有关的所有人都得被剔除在外,燕殊首当其冲,这肯定是出任务中间临时的突发事件,已经来不及重新调派人手。”秦浥尘分析道。

    “就怕不是临时的突发事件,而是有人蓄意为之。”燕持拧眉,和裴燕泽交换了一个眼神。

    “那你的意思是上面……”燕笙歌指了指头顶。“内外勾结,所以……”

    “燕殊的上司我很熟,他不会做出这种事。”燕老爷子随即就否决了这种猜想,“如果真的是他,那就是他这个总指挥的重大失职,他是任务的总负责人,就现在的情况,弄不好,他就得引咎辞职。”

    “他也快到退休的年纪了,不会赌上一辈子的荣光做如此下作的事情。”燕老爷子叹了口气,“到底是谁啊。”

    “现在想这些也没用,就怕动战家只是个开端啊。”董老爷子叹了口气,“你说你都退休多久了,怎么还这么遭人恨,你自己说,到底有多少仇家。”

    燕老爷子揉着眉心,“难不成你的仇家很少?”

    “什么仇家,我们那都是政见不合而已。”

    “那我们现在就只能等着嘛?”姜熹询问。

    “战霆那边我们不好插手,现在越是关心越惹人怀疑,如果撇清关系,势必会加深旁人的怀疑,最好的办法就是按兵不动。”裴燕泽声音沉稳,伸手推了推眼镜,他一向沉稳。

    习惯了周旋在各种形形色色的狡猾人之间,他早就练就了一副处变不惊的本领,绝不会让人轻易观察到自己的异色。

    “燕泽说得有道理。”董老爷子赞同。

    “就是北捷那边,也不知道如何了?小旗刚刚怀玉,不能让她动了胎气。”燕老爷子说到底还是关心小辈。“我们都是一把老骨头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啊,就是在猛烈的风暴都见过,就是这些孩子……”

    “战家本来就人丁稀薄,小旗可不能出事。”

    “战家已经被封锁了,不能随意进出,小旗毕竟是特种兵出生,心理素质不错,应该不用太担心。”姜熹临走之前还专门和她深入交谈过。

    “那就好。”燕老爷子坐在沙发上,神情越发冷冽。“后天的寿宴还是取消了吧,我一点心情都没有,这不是有人要动战家,这是准备打我们燕家的主意啊。”

    “老燕,你这年纪大了,怎么胆子却变小了。”董老爷子不赞同。

    “爸,不能取消。”裴燕泽第一个反对,“这不是更有理由让人说道了嘛。”

    “越是暗潮汹涌,越是不能往后退,这样之后让这背后之人更加冒进,下一步还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如果有人存心要在寿宴上作妖,我还不信了,我们燕家行得正坐得端,他们能有什么好说道的!”宋一唯这暴脾气又上来了。

    “最起码是在我们的地盘,有什么事情也好操作,如果不举行寿宴,指不定他们还要从什么地方下手,到时候更不好应付。”燕持发声。

    董风辞进来的时候,正好轩陌的车子也到了。

    这刘伟倒也是个脑子灵光的。

    没有直接去什么军部附属医院,而是直接去了轩家经营的医院,所以战北捷一到医院,轩陌就得到了消息,也就第一时间掌握了他的情况。

    没什么大碍,只是连夜就被人转走了,现在已经没了消息。

    “人没事就好!”燕老爷子松了口气。

    “接走的时候太匆忙,我都没来得及看一眼。”轩陌有些懊恼,今晚若是自己值班就好了。

    “知道他没事,我就很开心了。”燕老爷子可算是松了口气。

    折腾了一晚上,几乎谁都难以成眠。

    翌日

    老爷子的寿宴就在第二天,许多人已经纷纷提前将寿礼送了过来,一时间,燕家热闹异常,根本挪不动脚。

    老爷子有故交过来,需要在书房谈事,燕小北喜静,正躲在书房看书,叶繁夏招呼他过去,不要在这里逗留,燕小北正踮着脚,趴在桌上,认真的看着什么东西。

    “麻麻,燕泓是谁啊……”燕小北抬头,黑亮的眸子透着一丝茫然。

    “什么燕泓,别胡说!”叶繁夏快步走过去,拿起桌前的文件,浏览了一下。

    触目惊心。

    昨晚战家出事太急,裴燕泽和燕持原本正在书房说话,没来得及收拾,早上燕家忙成一团,佣人都在招呼客人,也没打扫书房。

    “这明明就是啊。”燕小北疑惑。

    “小北,这个人不许再提,任何人面前都不许说,听着没?”

    燕小北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叶繁夏神情异常严肃,他认真的点了点头。

    叶繁夏将文件,直接塞进了一边的几个公司文件中,抱着文件,就匆忙出了门。

    燕小北趴在窗边,这心里总有些不安,好像要发生什么大事了,叶繁夏和燕持都是性子冷傲之人,平素也都是沉默寡言、处变不惊、临危不乱,他还是头一次见到叶繁夏如此紧张的模样,心里难免多想。

    “小北!”燕小西吃着棒棒糖,从后面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看什么呢,下面有好多好吃的,你不吃嘛?”

    燕小北摇了摇头。

    “你可真没意思!”燕小西轻哼,“有什么好看的啊,走,我们下去玩!”

    “我不去!”

    “快点,真的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对了,待会儿楚楚舅舅过来,还给我带了很多好玩的,快点来嘛!”燕小北这点力气,哪里禁得住燕小西折腾啊,三下两下就被他拽了下去。

    楚衍提着东西进门,燕小西一下子就扑在他的身上。

    “舅舅,你都好久没来找我了。”燕小西撅着嘴,显得不太高兴。

    之前带他去关家出了事,他根本不敢来燕家,之后自己腿被摔了,轩陌胃病发作养了好几天,说起来真的有好长时间没过来了。

    “是不是很想我啊。”

    “哼——”燕小西冷哼,“反正舅舅有轩叔叔了,就根本不会理我。”

    “谁说的,你可是我的小宝贝!”楚衍蹂躏着他肉嘟嘟的小脸,“来,给我亲两口。”

    “不要,两个大男人,您能不能矜持一点啊!”燕小西推搡着楚衍。

    “你这小子,这时候给我提什么矜持不矜持!”楚衍轻笑,“小北过来,给叔叔亲亲。”

    楚衍说着一把搂过燕小北,对着他的小脸就啄了两口,“这小子今天怎么回事啊,怎么乖。”

    燕小北和燕持差不多,基本上不会让人乱碰,更别说亲一个了。

    “不知道,大伯母出去之后,他就一直这样。”燕小西双手一摊,“也许是想妈妈了。”

    “哈哈,小北也会想妈妈嘛!”

    楚衍这话说完,就被燕小北瞪住。

    燕小北的眼睛和燕持十足像,瞪人的时候,倒是几分小大人的模样,楚衍咽了咽口水,“小孩子瞪人很不礼貌,知道嘛!”楚衍戳了戳他的小脑袋。

    “你能带我去找麻麻嘛?”燕小北想了半天,心里还是不踏实。

    “别,我现在可不敢带你们任何人出去,这是要负责的,之前险些出事,我已经被我哥骂死了,我可不想再被骂。”被禁足。

    “原来舅舅这么怕楚濛舅舅啊!”燕小西挑眉。

    “我什么时候怕他了。”

    “分明就是啊,提到他的时候,脸都白了。”

    “胡说,小爷我怕过谁。”

    “那你为什么不能带小北去公司,又不是让你带人去杀人放火,你怕什么,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小啊。”燕小西轻哼。

    “胡说,我怕谁!”

    “那你为什么不敢带他去。”

    “谁说我不敢!”

    “那就带啊!”

    “走啊!”

    “好!”燕小西笑成了一朵花。

    楚衍开着车,看着后面的两个活宝,觉得自己又被带进了坑了,完了,这次回去,肯定少不得又是一顿臭骂,这个死小子,真是坑死他了。

    燕小西倒是十分义气的拍了拍燕小北的肩膀,“瞧你紧张的,大伯母又不可能出事,我陪你去看!”

    楚衍嗤之以鼻,小混蛋,就知道坑我。

    *

    叶繁夏到公司门口,外面停了许多检方的车子,她将文件扔在车内,并没有直接带上去,大厅内人特别多,经理一瞧见叶繁夏来了,立刻跑过去,“上面忽然过来查账,正在上面封查账本,现在公司人心惶惶的!”

    她的心头一紧,这么快!

    ------题外话------

    最后一天了,求一波月票,(*^__^*)嘻嘻……

    大家看一下自己的后台,有月票的记得投给我啊,群么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