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71 突发(2)事件频发,受伤(二更)

正文 171 突发(2)事件频发,受伤(二更)

    燕家

    燕持从心底是嫌弃燕小西的,整个一个熊孩子,在家里,也能把自己弄得一身灰,就不能像自己儿子一样,做个安静的美男子多好。

    他倒好,到处摸爬滚打,身上脏得要是,燕持是在房间门口,把他一身衣服扒下来的,嫌弃的准备把他的衣服扔到垃圾桶,一扭头,这小鬼居然光着屁股就溜了。

    “大伯,其实我自己可以洗,您这么忙,我怎么好意思打扰你呢。”

    “别废话。”

    “大伯,人家真的可以……”

    “你洗不干净。”

    说话间,他已经被燕持提着到了浴室,燕小北已经洗好出门,正小心翼翼的裹着浴巾,洁癖发作,非得要弄得整整齐齐,这地上一点水都没溅出来,这哪里是洗澡啊。

    燕小西嗤之以鼻。

    装!

    就是洗澡都要装。

    活得累不累啊。

    燕持直接将燕小西丢到浴池中,然后嫌恶的开始冲洗自己的手,仿佛沾了病菌一样。

    “小北,来,给我看看你穿得什么颜色的内裤。”燕小西揉着浴池中的小黄鸭,使劲挤压着,发出刺耳的声音,燕持额头上青筋直跳,这种小混蛋,燕殊到底是怎么生出来的。

    燕小北不去搭理他,而是抱起自己换下的衣服,就是脏衣服都折叠得异常整齐。

    可是燕小西这时候,居然直接抄起浴池里的手,就往燕小北身上泼。

    弄了他一脸水,燕小北嘴角抽了抽,那叫一个难看。

    燕持听着动静,扭头,“燕小西!”

    “我……”燕小北手指僵硬的擦了擦脸。

    “哎呦,你一个大男人,这么爱干净干嘛啊,和个娘们儿一样。”

    “你才是个娘们儿!”燕小北觉得脸上仿佛被什么玷污了,脸色那叫一个难看。

    “就是说你的,略略——”燕小西说着还故意抄起水,又朝着他的脸泼了一把水。

    “燕西!”燕小北气结。

    什么都可以忍,唯独是这个。

    而且还是被燕小西泡过的洗澡水。

    “我身上可香了。”燕小西一脸嘚瑟,“让你身上也沾沾我的味道。”

    “你太过分了!”

    燕持还没反应过来,燕小北居然直接将手中的衣服扔到一边,直接跳下浴池,就和燕小西直接扭打在一起。

    燕持本来倒是想过去拉一下来着,无非是担心自家儿子吃亏,不过现在看起来,倒是难分伯仲。

    小北倒是深藏不露啊。

    之前燕老爷子还总是担心燕小北是不是有点傻,尤其是不爱说话这一点,甚至一度怀疑他智商出问题,还专门带去查了一下脑子,一切正常,之后就把燕小北性格归结在了他身上,说他这个做父亲没有以身作则,他只想说,燕殊也没照顾过燕小西多久,燕小西这么疯,和言传身教没关系,分明就是基因的问题好吗?

    叶繁夏揉着有些胀痛的肩膀,刚刚忙完战家的婚礼,爷爷的寿宴将近,最近家里太忙,她已经几天没去公司了,以前总觉得操持家务必然比上班轻松,真正坐起来,才知道有多难。

    “怎么了,动静这么大!”浴室的门没有关,叶繁夏探头进来,就看见浴池中两个人扭打在一起。

    而自家老公居然老神在在的在一边观战,还不时出声指点。

    “小北,小心你的后面。”

    “慢点儿,后面是边缘了,别掉出来!”

    ……

    燕持侧头看向叶繁夏,“小白好了?”

    “刚刚洗好,已经进被窝了,你这是在干嘛,我让你带他俩洗澡,不是让你看着他俩打架的!”叶繁夏怄得要死,“行了,快别打了。”

    说着就要上去劝架。

    “等会儿,让他们再打一会儿。”燕持拉住叶繁夏的胳膊,直接待进怀里,箍住她的腰,不许她乱动。

    “燕持,你疯了啊,多危险。”这个男人疯了不成。

    “难得见到小北这么激动。”燕持轻笑。“没事,小孩子打架,待会儿就好了。”

    “你真是……”叶繁夏气结。

    两个人打了一会儿,也都没什么力气了。

    “小北,先休战,择日再战。”

    “好!”燕小北也是气喘吁吁。

    “燕持,你可真能,待会儿找你算账。”叶繁夏说着先把燕小北抱出来,抽了浴巾给他裹身子,又帮燕小西简单擦了擦身子,“让你看着他们洗澡,你倒是好……”

    “就是大伯父撺掇的,他是最坏的!”燕小西趁机告状。

    “燕西,你再胡说一句!”燕持拧眉,这小混蛋,简直信口开河。

    “你给我闭嘴,现在可厉害,威胁小孩子。”

    “就他,也算小孩子嘛。”

    “我毛都没长齐,就是小孩子。”燕小西冷哼。

    “走,小北,我先抱你回房。”燕持说着抱起自家儿子就往外面走。

    燕持回来,佣人已经将浴室打扫干净,叶繁夏揉了揉肩膀回到房间。

    “那小子今晚是不是睡得特别快。”燕持拉着叶繁夏坐下,给她揉着肩膀,“酸?”

    “嗯。”

    “那两个小子迟早得打一架,燕小西那小鬼,总是喜欢欺负小北,这事儿啊,迟早的。”

    “你的心可真大。”

    “你们不是都说,小孩子打打闹闹才正常嘛。”

    “太危险了。”叶繁夏拧眉。“熹熹还没回来嘛?送个东西已经出去两个小时了,怎么着也得回来了吧,要不你打个电话问问看,出点意外怎么办。”

    燕持手指按压着她的肩头,神情却越发冷冽。

    “战家可能有点事。”

    “那快去看看吧。”莫云旗毕竟怀着身孕。

    “我待会儿去和父亲说一下。”

    “别待会儿了,现在就去!”叶繁夏推着燕持出门。

    “你要是做什么都这么积极,多好。”

    “你赶紧的,别废话。”叶繁夏脸有些红。

    怎么说什么,都能扯到那种事上。

    裴燕泽还在书房整理公务,听着敲门声一抬头,燕持就推门进来了。

    “这么晚要处理事情?”裴燕泽摘掉无框眼镜,眉心被压出了两道红痕。

    “战家是不是出事了。”

    裴燕泽搓揉眉心的手指微微顿住,抬头看着燕持,“你怎么听说的。”

    “刚刚小西去给熹熹打电话,我听她口气有些不太对。”

    “那边已经被封锁了,暂时还打听不到什么情况。”裴燕泽已经刚刚收到的风声。

    “既然封锁了,那您……”

    “刚刚有个匿名电话。”裴燕泽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手机。

    “什么意思?”

    “战霆是父亲的老部下,消息封得那么紧,居然有人特意打电话传消息,你说是意欲为何?”裴燕泽精明的眸子闪过一道暗光。

    “让燕家去人?”

    “若是有人故意想让战家不自在,或者已经故意设好了局,战家已经在瓮里,我们就不能再往下掉。”

    “爸,您的意思是,有人故意针对战家?”

    “也许不止他们一家。”裴燕泽将手中的文件扔到桌上,一脸阴鸷。

    裴燕泽是很少动怒的人,温润谦逊。

    不过这并不能说明,他是个没脾气的人。

    “这是什么?”

    上面有政府的印记,燕持不敢随便乱看。

    “自己看吧,这都是这几天政府收到的举报信。”裴燕泽眉头拧成一团,眼神锋利的仿若寒冰利刃。

    燕持狐疑的拿起文件,印象中父亲动怒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到底是什么把他气成这样。

    燕持大致浏览了一下,也一下子变了脸。

    “这都是什么东西!”

    “有人和我说,有人举报我们家,我还以为是因为这次父亲寿宴弄得动静有些大,惹得有些人不快,就没放在心上,毕竟京都水深,见不惯我们燕家的也是大有人在。”

    “公司很赚钱,我花自己的钱替爷爷办寿宴,他们也没什么可诟病的。”燕持慢慢翻着文件,“这字字句句,着实诛心。”

    “嗯。”裴燕泽长叹一口气。“这还只是一小部分。”

    “到底是谁在背后胡说!”

    “你二叔的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各种原委,你也很清楚,这分明就是有人想要借着当年你二叔和关家那点事,拖我们燕家下水。”

    “我去查一下?”

    “我派人查了很久,没有任何进展,这些举报信送来的时候,干净得没有一点指纹。”

    燕持惊讶。

    “因为涉及父亲,所有人都很重视,肯定是要追查来源的,可惜从这些检举信中一点线索都找不到。”

    “他甚至知道,二叔何时与关家有利益牵扯,甚至还说了,他给父亲的礼物中,有哪些已经涉嫌违法,他对二叔的事情太了解了,有些事情我都不知道。”

    “所以才可怕。”

    “二叔的事情爷爷到底是如何……”

    “小点声!”裴燕泽拧眉,“这事儿先压着。”

    “不过这人如果是冲着我们来的,这事儿不可能如此草草了结的,下面必然会有大动作。”

    “我知道。”

    “后天就是爷爷的寿宴了,就怕到时候出乱子。”

    “安保工作你好好负责,不许任何闲杂人等进来,一切等寿宴结束再说,父亲这些天心情不错,我不想因为这种事情打扰了他的好心情。”

    “听你的。”燕持虽然这么说,可是心里却更加不安。

    先是战家,现在又是他们家,还没完没了了嘛。

    只是裴燕泽想要先把事情压下去,却往往事与愿违。

    *

    战家

    燕殊跟着前面的人,进入了战家储存粮食的仓库,早些年战乱被用作紧急救护站,战家人丁稀少,偌大的老宅都住不满,更不会忘后面的仓库跑。

    况且现在也不像以前,没有人有屯粮的习惯,这仓库自然也就废弃了。

    仓库前面有明显的车辙痕迹,仓库大门的锁却是崭新的。

    燕殊示意去开门。

    门被强行破开,一股刺鼻的灰尘扑面而来,里面十分安静空旷。

    “查吧。”燕殊微微捂住口鼻,看着地上凌乱的车辙,他小时来战家玩,到过这边,不过太脏了,也就来了一次而已。

    “队长,这里一眼就看完了……”没什么东西。

    “这里有地窖。”有人喊了一声。

    这里以前是粮仓,有地窖也不奇怪。

    几个人对视一眼,燕殊示意他们那好武器,身侧几个人站定,两边的人缓缓拉开了地窖上面的暗板。

    刚刚拉开,一道黄色的光线从缝隙中照出来,燕殊眉头紧蹙,手指微微叩打一侧的枪支,发出了清脆的声音,所有人立刻提高警惕。

    下一秒钟,从里面射出了几枚子弹,在空荡的仓库,显得格外震耳。

    客厅中的几个人,身子一凛。

    “宁西,你和几个人留下,我去看看!”尉迟说着一边给枪上膛,一边往外面跑。

    莫云旗坐不住了,站起来,就被韩悦给按住了。

    “妈——”

    “就你现在这样,你想干嘛!”韩悦蹙眉,“现在不是你在出任务,你别总把自己当成是兵,怎么着,你还想往前面冲嘛,我的外孙出点问题,我找你算账!”

    莫云旗悻悻地坐下,随着枪声越发密集,她的心跳越来越快。

    到底是出什么事了啊。

    而一直在外面等动静的战北捷,此刻也有些坐不住了。

    “战队,您冷静一点。”

    “我怎么可能坐得住,我老婆儿子都在里面,你让我怎么冷静啊。”

    “燕队说,除非我死,不然不许你乱动。”

    “你这个死脑筋,什么时候如此听话了!”

    “您别为难我,要相信燕队!”

    “闭嘴吧你。”战北捷如坐针毡,刘伟也很难受啊,这出个任务,谁都想表现一下,偏生燕殊给他安排了这样一个工作,他心里也很憋屈好嘛。

    枪声越发密集,不过燕殊的人毕竟很多,里面的人扛了一会儿,就扛不住了,他们瞅准时机跳下去,不大的地窖里面有五个人,一场酣战过后,五个人都被生擒,这里面倒是没发现什么别的东西。

    不过就这几个人在这里,也足够将战家拉下水了。

    “都给我绑起来,带下去!”燕殊拧眉。

    只是话音未落,其中一个男人,居然直接挣脱了,直直往外面跑,他的靴子里还藏着一把枪,往后乱扫射,他们根本无法近身。

    “赶紧追!在门口把他截住!”燕殊大喊。

    那人本来是直直的要朝着战家老宅去的,可是宁西的人守在门口,他无法迫近,开了几枪之后,自己肩膀倒是中了一枪。

    客厅内的人更加坐不住了。

    “我想去看看!”莫云旗拧眉,神情越发严肃。

    “我去吧!”沈廷煊起身。

    “都坐下,我去!”宁西合起电脑,他到门口的时候,男人已经直直的朝着大门口冲过去,后面几个人已经追了上来。

    “你特么的还在等什么,赶紧下去拦人。”战北捷踹了一脚刘伟。

    刘伟一急,燕殊下了死命令,死都不许他们下车,可是这人就冲着他们来了,难不成眼睁睁看着他跑?

    刘伟心一横,打开门,战北捷直接推开他,就已经冲了过去,举枪就冲着男人的大腿崩了一下。

    “啊——”男人惨叫一声,枪口已经对准了战北捷。

    战北捷侧身是可以躲开的,刘伟却不偏不倚的站在他的后面,战北捷连忙伸手去扯他,“嗯!”

    闷哼一声,子弹落在他的手腕处。

    而此刻一枚子弹穿过宁西的耳侧,穿过后面追捕的几个人,划破夜色,直接落在了男人另一条大腿上。

    男人双腿一软,整个人直接栽倒在地上,后面的几个人冲过去,一把将他扑倒。

    宁西扭头,瞧着莫云旗手心扣着一把枪,她把枪直接递给宁西,宁西这才发现,这是自己腰上的。

    她什么时候……

    自己居然一点都没察觉,而且这里距离那个人的位置,足有三十多米,这么远的距离,她居然可以准确命中目标,百步穿杨也不过如此吧。

    “行动结束了嘛?”莫云旗神情严肃,盯住另一侧的男人。

    宁西拿起一侧的耳麦,“队长,行动结束了吗。”

    “嗯!”

    宁西冲着莫云旗点了点头。

    莫云旗直接拨开人群就往战北捷走去。

    战北捷伸手按着手腕,血水顺着染红了指尖,从指缝慢慢流了出来。

    “你怎么出来了!”战北捷拧眉。

    “给我看看!”莫云旗看着他的手腕。

    “没事,就是中了一枪。”

    “我说给我看看!”莫云旗神情异常严肃。

    战北捷还想说些什么,就被莫云旗瞪了回去。

    “你是不想要手了,还是不想当兵了!”

    战北捷松开手,因为那人离得太近,子弹陷入得特别深,血窟窿很大,看着有些触目惊心。

    “战队,送你去医院吧!”刘伟比谁都紧张,战北捷若是出了点事,那他难辞其咎。

    “你进屋去!”战北捷指了指后面。

    “我和你一起去!”

    “廷煊,带他进屋!”沈廷煊已经走过去,“小嫂子,你先和我进去吧。”

    “战北捷,你知道你伤了哪里嘛!”莫云旗气得要死,他怎么能说得如此轻松。

    “我比你清楚,带她进去!”战北捷陡然提高声音,倒是下了沈廷煊一跳。

    这两个人能不能别在这个时候吵架。

    “战北捷,你现在把我当什么,你手下的兵嘛,说话这么大声。”

    “我的身体我很清楚,你现在的身子要好好养着。”

    “别和我扯这些,你清楚,你特么的手要是废了,你还能这么大声和我说这种话嘛。”

    “不会!”

    “你这只手要是握不了枪,你还怎么……”

    “你能别咒我嘛!”战北捷拧眉。

    ……

    “这么多人呢,你俩能不能别吵架了,现在是吵架的时候嘛!”沈廷煊无语。

    “闭嘴!”两个人异口同声,倒是把沈廷煊说得一愣一愣的。

    算了,算他多管闲事。

    燕殊已经从后面出来,和姜熹对视一眼,径直朝着战北捷走过去,瞧着他还在流血的手,眉头拧起,“看你这样子,居然还有力气和人吵架,刘伟,赶紧把他送去医院。”

    “是!”刘伟拖着战北捷就上车。

    “我也去!”莫云旗刚刚要上车,就被燕殊拦住了。

    “小莫同志,你就别去了,战家待会儿会比较乱,你不能把莫伯母一个人留在这里!”

    莫云旗似乎也想到了这层,嘴巴嗫嚅着,看了一眼刘伟。

    刘伟身子一僵。

    “帮我照顾好他。”

    “你放心,就战队这身体素质,肯定没有任何问题!”

    莫云旗点了点头,战北捷却冲着她勾了勾手指。

    莫云旗微微上前,战北捷就直接勾住她的脖子,对准她的嘴唇就啄了一口。

    “等我回家!”

    莫云旗心里莫名一酸,她可没想过,婚后的第一次碰面会以这样的方式。

    “快点去吧,还真不怕手废了啊。”燕殊立刻将门合上。“马上打电话给派出所,让他们派人过来,顺便调取各个路口的监控,估计仓库的东西已经被转走了,快点查一下!”

    燕殊说完这话,扭头看着莫云旗,“最近有什么可疑的人进出家里嘛。”

    “这几天造访的人太多,我根本记不清,加上前段时间结婚,家里乱得很,都没有来得及规整。”

    “那只有慢慢查了。”

    “嗷——”后院忽然传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我去,怎么回事!”燕殊大步往后跑。

    “队长,不好了,狗咬人了!”

    ------题外话------

    这几天情节会比较紧凑,你们估计也看出来,我要放大招了。

    我现在基本都是等我妈妈睡着才码字,都比较晚,要是有什么错字神马的,你们也别太在意,(捂脸)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