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70 突发(1)突击战家,风声鹤唳

正文 170 突发(1)突击战家,风声鹤唳

    军用车内

    燕殊这话说完,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焦灼在战北捷身上。

    “擦,你们盯着我干嘛。”战北捷哑然。

    “战队,这个事情你怎么看!”

    “我看你个鬼啊,你问我,我去问谁!”战北捷一想到这种可能,心里略过千百种想法。

    因为这个举动着实诛心。

    “队长,那我们现在……”刘伟目光落在燕殊身上,这原本去参加婚礼,被战北捷拱去撞门,结果被莫云旗硬生生踹了一脚,刘伟现在想来,还觉得是战北捷故意的。

    “去战家吧。”燕殊说完,目光略微深沉的瞥了一眼战北捷,“老战,你需不需要避嫌!”

    “我靠,避什么啊,我待会儿在车上不动还不行嘛。”战北捷口气略微有些重。

    众人不敢多说什么,燕殊示意众人上车。

    尉迟负责开车,宁西坐在副驾驶,战北捷和燕殊就坐在后面,前面的两个人面面相觑,饶是傻子都看得出来,此刻气氛的诡异。

    战北捷一直阴沉着脸。

    倒不是因为燕殊,而是他也想到了这种可能,若是真的在战家发现了什么,毁得可不仅仅是战家,莫家、燕家也会因此受牵连,所以此刻一直嬉皮笑脸的燕殊脸上难得露出了严肃和认真,他低头检查准备,一抬头就撞进了战北捷深沉的眸子中。

    “老战,你别这么盯着我看。”燕殊心里也很不舒服。

    这事儿若是严格算起来,牵扯太广。

    “动静小点,别惊了小不点!”

    燕殊蠕动了一下嘴唇,玲珑心思闪过许多想法。

    “我要和首长请示一下,你……”

    “我去后面的车子!”战北捷示意尉迟停车,没说什么,就直接到了后面的一辆车。

    “我让刘伟……”燕殊话没说完,不过战北捷已经清楚了大概。

    他现在的身份过于敏感,战家没查完,他都有可能成为首要嫌疑人。

    尉迟和宁西对视一眼,想得更多的还是尉迟,他跟着燕殊快十年了,无论多危险的任务,他都从来没有露出如此严肃的表情。

    “首长!”

    卫首长原本正在开会,燕殊电话打来,急忙终止了会议。

    “说。”

    “我们待会儿要去战家。”燕殊语气虽然平静,但是脸上蒙着一层寒霜,一点点凝结成了冷冽的寒冰。

    “北捷呢!”

    “我让刘伟看着了,待会儿行动他不会参加。”

    “确定是战家?”

    “不确定。”燕殊捏了捏眉心,“这是可能性最大的。”

    “你那就去吧,出了事情我担着。”

    “这次任务,我的身份其实也不太适合,要不然……”

    “燕殊!”卫首长陡然提高声音,“你是这次任务的负责人,这种时候,你准备把任务交给谁!”

    “我们家和战家来说,我也应该避嫌的。”

    “这次的任务,非你莫属,而且我相信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能处理好,就算发生了最坏的事情,你也可以履行一个军人的职责。”卫首长口气义正言辞,却让燕殊哑然失笑。

    “您指的是大义灭亲嘛。”燕殊靠在座位上,神色越发紧绷凌厉。

    宁西私下伸手抵了抵尉迟。

    尉迟微微摇了摇头,却伸手直接握住了宁西的手。

    宁西险些从座位上跳起来,这个男人到底得多无耻啊。

    可是她动作又不能太大,尉迟握了数秒,方才松开手,继续开车。

    因为前方就是警方设卡点。

    距离路障半米的距离,两个警察伸手示意靠边停车。

    燕殊摇下车窗,京都的警察对燕殊这张脸都是熟悉的,燕二少不在京都,也是众人皆知,这怎么……

    “二……”

    “公务。”

    “您请!”民警立刻示意将路障弄起来,燕殊继续打电话。

    卫首长因为燕殊这句话沉默了数秒,方才沉重的叹了口气。

    “你还因为你二叔的事情在怪我嘛。”

    “我不是这个意思。”

    “虽然你从来没有问过我雾河事件细节的问题,不过我能肯定的告诉你,在此之前,我不知道那个线人就是你的二叔。”

    “我能信你这话嘛。”

    “如果真的是他,我还真的不敢用,燕泓当时在京都的风评如何,你是清楚的,我们就算是任用线人,也有自己的一套标准,你觉得他符合嘛?”

    燕殊沉默不语。

    “忽然有人投诚,我们也考察了许久,他之前给我们提供了一些小情报,经过证实都是正确的,我才敢在那样重大的问题上信任他,难不成你真的以为我会平白无故用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嘛。”

    “从头至尾,你都没有怀疑过他的身份?”这事儿燕殊一直如鲠在喉,甚至一度怀疑卫首长的用心。

    “你不是第一次和这些人打交道了,全部都很狡猾,不给我们表明身份的很多,而且他说了,可以给我们提供各种情报,却绝对不会给任何的身份信息,这是他的底线,当时关家在关戮炎的领带下,有多张狂,燕殊,你比我清楚吧。”

    燕殊牙关咬紧。

    关戮炎确实比他的父亲更加厉害。

    关老爷子是靠着战乱发了一笔国难财,不过他的身子一直很硬朗,一直没有退居二线的打算,这让关戮炎很难出头,等他掌管关家的时候,已经快四十了,这种年纪,如狼似虎。

    加之长期被父亲压迫又被兄弟打压,这让他一上手,就大肆开刀破斧般的扩充自己的事业版图。

    当时只要听见关家的名字,无人不闻风丧胆。

    偏生关戮炎做事十分谨慎,又找不到把柄,雾河事件之前,军警曾经联合制定过一锅端掉关家的计划,只是被迫流产了而已。

    卫首长长叹一声,“我也是老首长一手教导出来的,若是知道那人就是燕泓,我是根本不敢用的,无论是基于他的风评,还是基于私人原因。”

    “当时您为什么去雾河,您不是在京都坐镇嘛!”

    “这么大的任务,我哪里坐得住啊,而且一得知燕泓在,就急忙过去了,不过……”

    “我知道了。”燕殊声音很低,其实现在追究当年的事情,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战家的事情,我给你最大的自主权。”

    “谢谢!”

    燕殊挂了电话,就被手机直接关掉。

    尉迟透过后视镜看着燕殊虽然在闭目养神,神情却异常紧绷。

    “队长,一定要去战队家嘛?”

    “婚礼前夕,有人举报战家有违禁品,警方连夜带人去翻查,却一无所获,惹恼了战首长,警方第二天也致歉了,高层甚至登门道歉,战首长也没能平息怒火,发了一通火,觉得他们太过分,老战婚礼的时候,警方还专程派人开道,也算是平息一下战首长的怒火吧。”

    “这也可以理解,毕竟身居高位,这不是打他的脸嘛。”宁西挑眉。

    “估计自此之后,都没有人敢去战家惹麻烦了,他们家无形中成为了京都最安全的地方。”

    “上回警方不是查过了嘛,您也说了,一无所获,那我们再过去,会不会也……”宁西心里也颇为忐忑,“若是查错了,战首长会不会……”

    战霆在部队可是出了名的严格,年轻时候,比战北捷和燕殊都刺头,就算年纪大,脾气收敛,那也是有限的。

    更何况前面已经有了一次这种事,他们再去,不是往枪口上面撞嘛。

    “队长!”宁西抱在膝上的电脑,“那个,有点问题……”

    “什么?”燕殊心里千百种滋味。

    燕泓这事儿,一直都是他心头的刺,就算他最后终逃不过法律的制裁,他也不想是他亲自动手。

    而且这事儿之后,京都盛传他心狠手辣、六亲不认,倒是给他留了一身骂名,若是战家这事儿真的有人可以设圈套,他又成为了一把刀,插得还是最亲近的人。

    “姜熹是您的……”

    燕殊整个人从座位上蹦起来。

    “嫂子。”尉迟开口。

    “她现在人就在战家。”宁西侧头看了一眼燕殊。

    我去——

    这脸嘿得未免太吓人了吧。

    早就听说,这嫂子是燕队长心尖上的人,一看果然如此,能够让燕殊如此不淡定的,估计也就只此一人了。

    “她怎么会在战家。”

    “原因不清楚,突然过去的。”宁西瞧着前面发来的信息,电脑上已经跳出来姜熹的个人信息,身份证照都如此漂亮。

    “队长,现在怎么办?”

    “两位首长在嘛?”

    “之前他们的战友过来,莫首长送他们出去准备喝点小酒,估计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战首长前几分钟前也出门了,貌似是和战友汇合了,现在家中,只有莫夫人,莫云旗、姜熹,以及战家的几个佣人,人不多。”宁西顿了一下,“哦,还有沈廷煊,战家的养子。”

    “嗯。”燕殊捏着眉心,姜熹怎么会在啊。

    还有沈廷煊这个一年都不着家的人,现在居然会在家里,奇了怪了。

    “就这么直接过去?”

    “不然呢!”

    “队长,您要不要避嫌一下。”尉迟开口,就燕殊这性子,看着姜熹不直接冲上去把嫂子抱住就不错了。

    “是你带人进去,我在外面搜查。”

    “哈——”尉迟睁大眼睛,“不是,您是队长,是您带队啊,我怎么冲啊。”

    那可是战家啊,里面还有莫云旗和姜熹。

    “我是队长,听我的命令就行。”

    “不过队长,如果真的找到了什么东西,那可咋整,那岂不是……”

    饶是尉迟这种反应会慢半拍的人,也知道,事情不可能善终,尤其是战首长和战北捷,首当其冲。

    “现在想这些也没用。”

    眼看着战家老宅已经慢慢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战北捷视线凝固,眼中一片森然。

    燕殊已经通过送话器给他们传达了行动的具体安排。

    战北捷直接扯掉耳机,不去听燕殊的任何安排。

    刘伟的工作任务很简单,就是在车内看着战北捷,防止他做出任何过激的举动。

    车子刚刚从战家门口路过,就听见了急促的狗叫声,姜熹和莫云旗正拉着手聊天,韩悦锅中还炖着汤,狐疑的往大门张望。

    “这才刚刚出门,难不成就回来了嘛。”韩悦指的自然是战霆和莫正则。

    “我去看看。”管家立刻跑过去,就看见一群身着军装的人往门口涌入。

    顿时大惊失色,犬吠声越来越大,尉迟心里已经恨死了燕殊。

    他自己倒是躲在后面,让他往前冲,希望最后他还能留给全尸。

    “尉迟少校……”管家眯着眼睛,这才看清了为首的人,让下人将狗带到后院,“你们这是……”

    “不好意思,我们有任务在身,麻烦让你们家的所有人现在都去楼下集合,一个人都不许乱动。”

    管家一听这话,脸色一白,“这是什么意思。”

    “麻烦配合一下!”尉迟态度陡然强硬,倒是让宁西有些侧目,她还以为他总是嬉皮笑脸不正经的模样。

    管家想要再说什么,莫云旗和姜熹已经从屋内走出来。

    “尉迟?”莫云旗视力太好,隔了很远就瞧见了为首的人,剩下的还有不少她的熟人。

    “少夫人,您怎么出来了,快进去休息,这些人真是,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这一个两个的,都要来硬闯!”管家一脸严肃,笃定的模样倒是有几分战霆的味道。

    “让他们进来吧!”莫云旗自然更加明白,他们不会师出无名,做无用功。

    “少夫人,您不能……”

    “进吧!”莫云旗伸手握住姜熹的手,手心微微沁出一丝细汗。

    “小旗,怎么啦,外面这么吵。”韩悦还在厨房,丝毫没察觉到异样,直到一大群进来,手一抖,汤池落地,热汤溅到脚面,疼得她脸皱成一团。

    “莫夫人,您没事吧。”关家大惊失色。

    “还有人呢!”尉迟不是第一次来战家了,熟得很,立刻让人去搜查房间。

    宁西则直接让人将设备架在了战家客厅,不时打量着莫云旗。

    韩悦而顾不得脚面的疼痛,立刻去询问情况,不过当了军嫂这么久,韩悦也知道事情的轻重,不说什么,直接坐到莫云旗旁边,“没事吧,有没有被吓到。”

    “我哪有那么脆弱,什么事没见过,怎么可能被吓到。”莫云旗反而反过来安抚韩悦,“好啦,您别担心,没事的。”

    姜熹则一直盯着尉迟,看得他头皮发麻。

    宁西连接好了电脑,手指在电脑上跃动,余光却一直在打量着莫云旗,私底下的莫云旗更加娇俏可人,其实输给她,她一直耿耿于怀,不过最让她在意的是,现在是她当特种兵的一个黄金阶段,怀孕生子,这前后加起来,也得一年多吧,那她若想再回来,还有可能嘛……

    这可是直接赌上了自己的前程啊,她反正不会如此做,努力了这么久,才熬到现在的位置,可不能前功尽弃。

    “你怎么一直盯着我看?”莫云旗早就注意到了宁西,毕竟女兵实在太少。

    “你……不认识我了吗?”

    “我应该认识你嘛!”

    宁西声音一僵,手指一抖,险些把代码全部删掉。

    “我是宁西!”

    莫云旗顿了数秒,才反应过来,“啊,宁西,想起来了。”

    “你……”

    宁西可是一直把莫云旗当竞争对手,却不曾想,人家根本没记住过她,这让她情何以堪。

    “不好意思,我记性不太好,我们是不是在军校就认识了。”

    “是!”宁西咬牙。

    “我一直不会刻意记得手下败将的名字,因为没啥必要。”

    尉迟瞧着宁西整个人紧绷得肩膀都在轻颤,小莫同志嘴巴也太毒了吧,不过因为这几句话,气氛倒是缓和了不少。

    二楼

    他们撞门进去的时候,沈廷煊刚刚洗了澡,沈廷煊正准备打开电视,门就被撞开了,下意识的就把手中的遥控器甩了出去。

    下一秒钟,数个黑黢黢的枪口同时对准了自己。

    我靠!

    沈廷煊忍不住在心里骂娘,自己难不成洗个澡就穿越了,一定是自己打开方式不太对。

    门口的人还没开口,就看见沈廷煊忽然钻入浴室,又打开门出来,“我擦,什么情况,你们是真人啊。”

    “麻烦跟我们下去一下。”

    “同志们,我可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你们别抓错人了。”

    “没说抓你,下楼!”

    “同志……我真的没做犯法的事情,你们得相信我啊。”

    “你先下楼可以吗。”

    “同志,你们就是要进来,好歹敲个门吧,把我吓死。”

    “同志,我能先换个衣服嘛?我这样出去,实在有些不妥。”

    “同志,我能问一下,你们来这里到底是干嘛的嘛?总得让我知道理由吧,同志,我的话还没说完,您别走啊,同志……”

    “谁特么的和你同志,赶紧下来!”有个脾气暴的直接暴走。

    “谁还没点小暴脾气啊!”沈廷煊冷哼,扯了条毛巾搭在脖子上,就往楼下走。

    “小嫂子,你没事吧,这群强盗有没有吓到你。”沈廷煊走到莫云旗后面,“你们要是吓到我的小侄子,你们一个个的,谁都逃不掉。”

    “你侄子好着呢。”莫云清摸了摸肚子,脸上的冷气降了几分,整个人也柔和许多。

    和里面一起的,还有外面的搜查,也在同步开始。

    战家是老宅,后面很大,而且很空旷,若不是有燕殊在,估计搜查起来又会十分困难。

    “各位,要不要坐下喝点茶。”管家即使心里不满,却也得尽量柔声一些。

    “不用了。”尉迟都不敢做,姜熹一直冲着他笑得那叫诡异,她是和燕殊待久了嘛,怎么笑容都这么像了。

    尉迟在客厅来回踱步,有些人是没来过战家的,估计也没想到战北捷的家居然如此的古雅堂皇。

    沈廷煊打了个哈气,一屁股坐在姜熹身边,沈廷煊男生女相,此刻头发湿软的贴在额前,更是雌雄莫辨,甚至比女人更加精致。

    倒是惹得楼下的一众小同志总是不时偷看,沈廷煊倒是不甚在意。

    “你现在可不止是受女生欢迎,没想到在男人圈里,也这么有市场。”姜熹促狭道。

    “可惜啊,我就是长得再漂亮,你不也没正眼看过我嘛。”沈廷煊手臂随意的横在姜熹后侧的沙发上,手指轻轻敲打。

    “我可不想被男女追杀。”

    “你少来,我那时候都和你告白了,你倒是真绝情,一口就把我回绝了,燕殊那小子有什么好的,一个臭当兵的……”他这话说完,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身上,“你说你是怀孕他在你身边,还是照顾孩子的时候他在啊,你说这种男人,你图什么。”

    “我喜欢!”姜熹干瞪他一眼。

    外面的动静也不小,屋子里面的人也神经也变得紧绷起来。

    “长官,你们到这里,也不说原因,就直接私闯民宅,不太好吧。”沈廷煊挑眉。

    “会和你说的。”尉迟根本不敢去看姜熹,更别说莫云旗了。

    而此刻姜熹的电话忽然响了,姜熹都能感觉到,“刷——”的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

    姜熹顿时头皮发麻。

    “谁的电话!”宁西开口。

    “家里的。”姜熹到莫家也快一个小时了。

    “开免提,接吧。”宁西似乎已经做好准备,准备追踪来着。

    姜熹将手机放在桌子上,按下接听键,顺便按了免提。

    “麻麻——”电话刚刚接通,那边就响起了燕小西的声音,众人本来紧绷的神经,顿时一松,“你怎么还不回来啊,不是说好今晚陪我睡嘛。”

    “我在战家有点事。”

    “哼——”燕小西冷哼,“背着我看弟弟,我也要去看。”

    “下次带你来!”

    “你都说了,好多个下次了,大人就喜欢用这个借口骗小孩。”

    “真的下次带你来。”

    “好吧,勉强信你,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我不想和大伯父一起洗澡。”

    “你大伯父肯带你洗澡,你应该高兴啊。”

    “才不要,每次都恨不得把我身上搓下一层皮,一个大男人,那么爱干净干嘛,哎呦——”燕小西话音未落,就被人狠狠敲了一下脑袋,传来一个男人冷峻毫无波澜的声音,“光着屁股你跑出来干嘛。”

    “谁光屁股了,我捂着呢!”

    “呦,捂着前面啊,还捂得挺结实的。”燕持打趣道,“快点,小北都要洗好了。”

    “我想要大伯母洗。”

    “做梦!”

    “我就是要大伯母,我不要你!”

    “你赶紧的,别废话,不然我就把你光着屁股踹出去!”

    “我要和粑粑告状。”

    “你爸还不知道在那个热带雨林喂蚊子呢,管不了你。”燕持说着从燕小西手中躲过电话,“熹熹,我先挂了。”

    “给我,给我……”燕小西这小个子,就是跳起来也够不到电话。

    “别蹦了,把你下面捂严实了,不然就走光了。”

    “你好坏!”

    “麻烦大哥了,我马上就回去。”

    “没事,我待会儿可以哄他睡觉!”

    “我不要!”燕小西跳脚,他可不想让燕持哄着睡觉。

    那简直是灾难好嘛。

    姜熹有些尴尬的咳嗽两声,“那我先挂了,要是太晚,我让人去接你。”燕持多敏锐的人,一听姜熹的刚刚的咳嗽声,就察觉到了一点异样。

    “不用了,我开车,很快的。”姜熹尽量让自己声音显得平静一点。

    “那你注意安全,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好!”

    姜熹挂了电话,宁西抬头看向姜熹,“您口中的这位大哥,是不是察觉了什么。”

    姜熹笑而不语。

    姜熹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

    燕殊站在后院中,双手抱胸,戴着特制的眼镜,微微眯着眸子,打量着四周。

    “队长,好像有发现!”

    燕殊心头一紧,快步往边上走,他们瓯都市带着耳机的,信息都是互通的,客厅的几个人纷纷身子微微一僵,虽然表现得不甚明显,但是姜熹观察入微,一下子就察觉到了异样。

    莫云旗也感觉到了,毕竟是多年的战友,太熟悉。

    她低头吃着青枣,酸涩感在口中消弭,今天的枣子怎么如此涩。

    ------题外话------

    这几天都没怎么睡好,这个楼层还有产科也在,人特别多,半夜还有人查房走动,十二点多睡觉,五点多就爬起来了,再这么下去,我肯定会瘦的……

    不过我妈的平时都有锻炼,今天的情况还不错,脸色也好看了许多,只是还要在医院待一段时间。

    女生平时一定要多注意保养,毕竟身体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