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49 趁机揩油,最安全的地方(二更)

正文 349 趁机揩油,最安全的地方(二更)

    从前面看两个人就像是相亲相爱的小情侣,可是燕殊在后面,可是把两个人小举动看得一清二楚。

    尉迟这个混蛋,居然趁着出任务的时候,占人家小姑娘的便宜,等他回来,一定要好好教育一下。

    直接抱住啊!

    二货!搂着能搂出什么东西啊。

    “别动了。”尉迟透着笑意,却又透着一丝警告,“他们看过来了。”

    为了假装亲昵,他的手不自觉的放在了宁西的腰上,宁西身子一僵,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

    “我……往上一点!”尉迟手指微微上移。

    殊不知这个位置,更加尴尬。

    不上不下就算了。

    偏生上面就是柔软的胸部,下面是纤细的腰肢,宁西呼吸都变得紊乱起来。

    “你给我拿开!”她气得咬牙切齿,她是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尉迟看着挺老实的,居然会趁着出任务占自己便宜,等回去了,她一定饶不他。

    “同志,这是干嘛呢,怎么忽然检查这么严格。”

    民警打量了两个人一番。

    “干嘛的,问这个做什么!”

    宁西愣了一秒,尉迟立刻接上话,“是这样的,我们是码头帮忙的,老板急着要把货从这边运出去,这边都在检查,这都堵车了,我们就想知道,这检查得持续多久啊。”

    “你们若是没做什么亏心生意,怕什么检查啊。”

    “这不是耽误时间啊,都是海鲜,这种天气,很容易坏的。”

    “这一周都得检查,你们就安心去车子去后面排队。”

    “这么久!”

    “有大人物过寿,这几天达官显贵到京都的不胜枚举,上面下了死命令,京都的治安不能乱,不能出现任何的治安问题,我们也没办法。”那民警随口一说,宁西刚刚要说什么,尉迟直接搂住她的肩膀,就准备回去。

    “谢谢同志,我们会和老板说的。”

    “你怎么不让我问。”

    “你想问什么啊,哪个大人物嘛,你找死是不是。”尉迟无奈,虽然是搞情报的,不过宁西出任务的次数屈指可数,尤其是这几年,基本都是待在幕后,倒是显得有些紧张。

    “我……”

    “问得太多,惹人怀疑,而且那位大人物,百分之九十九是燕老首长。”

    宁西刚刚在车上就记住了燕小西的“光荣事迹”,他们顺口提起的燕老爷子过寿,她倒是忘了,这里是京都啊,除却他谁还有这个影响力。

    “你别太紧张,自然点!”

    宁西再扭头,就瞧见燕殊正蹲在马路牙边抽烟,娴熟的模样,斜眯着眼睛,流里流气,瞧着他们过来,扔掉烟,起身,用脚踩灭。

    “什么情况?”

    “有大人物过寿,这几天京都权贵汇集,上面紧张了呗,生怕出现暴乱,最近很多国家有恐袭事件,肯定得提高警惕。”

    “这就耽误事了。”燕殊拧眉,阳光太烈,照得他睁不开眼,“回去。”

    众人不作声,只是跟着燕殊回去,刚刚到了车内,燕殊伸手扯掉假发,直接从一侧抽出地图,上面圈着几个红点,都是之前做得标记,燕殊又把一些警方容易设卡的地点标出来,基本上距离码头都很近。

    “队长,现在的情况怎么办?”尉迟站在他边上,面色凝重。

    “宁西,你那边有什么新的情报嘛!”

    宁西手指飞快的操作着电脑,过了数秒,才扭头看着燕殊,“有人传来消息,货物还是要走的,只是方式地点还不确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估计不会按照原计划,整个京都都在戒严,他们肯定会另谋出路。”

    “嗯!”燕殊盯着京都地图,这个城市的各个地方他都烂熟于胸,如果是他的话,会如何做呢。

    “因为货量很大,必然是需要大型的车辆,而这些车子现在是警方的重点排查对象,他们不可能铤而走险,冒着被警方查获的风险去走货,除非是有内应,不过这种突发事件的临建,通常调派都是随机的,想要安插钉子很困难。”战北捷打量着地图。“他们不可能走警方设卡的位置,先把这些排除?”

    “所有人都想走货需要货车,如果他们恰好发其道行之呢!”燕殊挑眉。

    “那风险也不下。”

    “对于私家车的排查,比货车松很多,而且一旦一辆被查获,也不至于全军覆没,这样算起来,也不是不可行。”

    “这得看他们有多急切的想要走货。”战北捷拧眉,“戒严期间,他们真的甘冒风险?”

    “根据可靠消息,因为关家最近面临重大重组,现在内部很慌乱。”宁西手指还在电脑上跃动,很快调出了一份文件,并且开始给他们粗略的解释了一下。

    “关家小姐被发现在小破屋中饮弹自尽,站那一派的认为是关戮禾下得狠手,另一派则认为不是,听说这次走得这批货是关家小姐之前遗留的,若是再迟点,估计怕关戮禾先下手为强,一把火直接烧了。”

    “哼——”尉迟冷哼,“反正关戮禾也不是什么好人。”

    之前尉迟可是被他的手下,揍得惨不忍睹啊,这笔账他还记着呢,所以雾都和关戮禾合作的事情,尉迟至今还如鲠在喉,因为关戮禾显然已经忘了自己是谁。

    “他确实不是好人,不是相比关歆,他不涉毒,这点触犯了帮内很多人的利益,所以很多人想要趁机拖他下位,关戮禾做事风格狠辣,手段残忍,此次大规模的铲除遗患,已经弄得人心惶惶,那些人都很怕查到自己头上,所以才会急着走货。”宁西解释。

    “队长,您和关……”

    “嗯?”燕殊挑眉

    “我什么都没说。”

    “他若是有消息,自己就行动了,根本不会拖泥带水,他做事一向果决,雷厉风行。”燕殊看着地图,“现在看起来,想要找到藏货地,简直是大海捞针。”

    “要不然就守着码头?”

    “按照关歆的性格,货物定然已经到京都了,就差走货出去了,现在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搞清楚在哪里。”

    “京都这么大,我们去哪里找啊。”尉迟头疼。

    “如果真的是今晚,我们再拖拖拉拉,就怕人家都已经走货完了。”

    燕殊拧眉,一脸阴沉。

    *

    月黑风高,零星的几颗星坠落在黑色的幕布中,不远处霓虹闪烁,炫目的灯光将整个远方照得流光溢彩。

    “嫂子,怎么这么晚过来。”莫云旗从楼上下来。

    “尤姨刚刚给我寄了几瓶枣子,我先给你送过来,明天开始家里很忙,我怕忙完了,那你可就要遭罪了。”

    “我最近觉得舒服多了,估计也不孕吐了吧。”不过看着晶莹剔透的青枣,她还是咽了咽口水。

    “熹熹来了,快里面坐,亏你还一直想着小旗。”

    “伯母太客气了。”姜熹看着战家客厅还摆放着五六倍茶水,微微一愣。

    “刚刚父亲和战叔的几个战友过来,喝了几杯茶,刚刚走。”莫云旗招呼姜熹坐下,“这几天好多人来拜访,基本上从早忙到晚,倒是一刻都不闲着,累死了。”

    “你这丫头,还敢说,就一味的借着不舒服的由头躲在房里不出来,你倒是落得清净,可把我和你父亲给累坏了。”

    “估计除了来打招呼,也是当时婚礼没到,正好过来拜访一下吧。”姜熹促狭道,“人家可是专程来看你的,你还躲着!”

    “上次有个叔叔过来,一上来就问我几个月了,我真是尴尬,而且我是真的不舒服。”莫云旗已经自己倒出枣子,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你怀孕倒是越发贪吃了。”

    “我就吃了两颗而已。”

    而此刻门外又传来了汽车引擎声。

    “这么晚,还有客人来?”

    “不应该啊。”管家说着往外面走。“哦,估计是刚刚的客人,刚刚走吧,家里佣人不够,也不够招待的,明天我需要去找几个回来。”

    战家本来也就沈廷煊一人在家,关键这人虽然回来睡,白天却基本不在,所以战家只有几个洒扫的佣人罢了,这莫云旗怀孕了,还真的需要好好找几个人进来。

    “四少回来了。”管家刚刚准备关门,沈廷煊那辆骚包的宝蓝色超跑直接驶入了大院,与刚刚驶出的车子擦肩而过。

    沈廷煊刚刚下车,院子中的几条狗就撒欢般的扑上去。

    “这几条狗还真是喜欢他。”韩悦笑道。

    “熹熹也在。”沈廷煊进门,手中还提着一个可爱的袋子,直接放在沙发上。

    “你又乱花钱,这孩子都没出生呢,你已经买了许多东西啦。”韩悦拧眉,莫家一向崇尚节俭,而且这些还都是国际大牌,她这心里啊,总觉得过意不去。

    “伯母,您还和我客气呢,我这是卖给我小侄子的,看见了觉得不错就买了,也不是天天都买。小嫂子,立刻别推脱。”

    “谢谢了。”莫云旗倒是不客气。

    这资本家不就是用来敲诈的嘛。

    “你这孩子!”韩悦有些怒气不争的瞪了莫云旗一眼,“你战叔刚刚找你,现在估计在书房。”

    “嗯。”沈廷煊笑着上了楼。

    “自从上次出了那事儿,战叔几乎每天都找廷煊谈心,少则半小时,多则三个小时。”莫云旗咋舌,“要不是他真的是靠挣军功得来的军衔,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搞政治的,专门给人做思想工作!”

    “你这丫头,再胡扯……”韩悦冷哼,“你战叔不过是怕廷煊误入歧途,被人坑了。”

    “我瞧着只有他坑别人吧!”莫云旗轻笑。

    *

    车内的几个人,围着地图已经过去了整整半个小时,却一点头绪都没有。

    “上次的行动之后,我们毁了关歆在京郊的军火库,对于他们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这次他们的藏匿地点,应该不会是偏僻的地方,我觉得可以直接划开京郊,而且若是在京郊,可有小路出城,就不会有请保重铤而走险也要走货的的说法。”战北捷开口。

    “我同意!”宁西说到。

    “所以现在的范围可以锁定在京都内部,或者是警方设卡的内部!”

    “这几个地点,都很微妙啊……”

    距离京都几个大人物的地址都太近了,战北捷和燕殊对视一眼。

    燕家、战家、秦家、董家、周家、庄家……

    这圈下来,几个大家族,盘踞在京都内部的几个角落,倒也十分分散。

    “难不成你们的意思是,他们可能把货就藏在这附近?太冒险了!”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而这其中最安全的地方就是……”

    燕殊手执红笔,在战家老宅的地方画了个圈。

    “因为刚刚被警方查过,现在谁都不敢去!”

    ------题外话------

    有个情况要和大家说一下,因为我妈妈生病住院,今天就开刀做手术,我在医院码字,不知道时间能不能保证,而且医院木有网络(这是最绝望的)……如果更新时间有变动我会及时通知的,最近真的是要忙成狗了,呜呜~(>_<)~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