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48 妹砸,哥哥罩你,落魄相亲

正文 348 妹砸,哥哥罩你,落魄相亲

    遮天蔽日的密林,因为没有道路,所以车子行驶得极为缓慢,树枝灌木不时剐蹭着车身、车窗,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燕殊侧头正在检查装备,战北捷坐在他的身侧,一旁是宁西,另一边挤着尉迟。

    战北捷抓耳挠腮,这车子本来就挤得很,这家伙放着后面敞亮的车子不坐,偏要来自己这边。

    “宁副队,你渴不渴?喝口水吧。”

    “不用,谢谢。”

    “这次的压缩饼干很不错,味道很好,你要不要尝一块?”

    “不饿,谢谢!”

    “你的装备都检查好了么,需要我帮你嘛,这个枪像我这样装比较好,省力又方便,对了,还有这个,你……”

    “我自己来!”宁西对于尉迟的热情,显得有些无措。

    战北捷和燕殊饶有趣味的盯着尉迟,看得宁西倒是脸臊得慌。

    “燕队,战队,你们看什么?”

    “看你们!”两个人异口同声。

    “尉迟,我有点渴!”燕殊轻笑。

    “我有点饿,听说这次的压缩饼干很不错。”战北捷接茬。

    尉迟冷哼一声,不搭理他们。

    倒是宁西,再瞧着燕殊的眼神显得格外怪异。

    战北捷这话憋了很久了,到达目的地,还有接近10个小时的车程,正好无聊。

    “宁西啊,我比你虚长了几岁,按理说,你可以叫我一声大哥。”

    “战队,这个使不得!”宁西是清楚战北捷背景的,这大哥可不是能随便叫的。

    “没事,妹砸,你老实和哥哥说,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啊。”

    “我说老战,你丫一把年纪了,小莫同志都喊你叫战大叔,你在这里装什么嫩啊,还哥哥,你丫恶不恶心!”燕殊正低头摩挲着婚戒,小心翼翼的放置在胸口的口袋中。

    “没大没小的,什么小莫同志,叫嫂子!”

    “宁西,别听他胡扯,这家伙就是闲得蛋疼。”

    一开始大家都以为宁西对燕殊是不是有几分意思,这心里对宁西倒是多了几分可惜,这有妇之夫可不是随便能觊觎的,况且燕殊家的那口子,也不是什么善茬啊。

    只是时间久了吧,却又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尉迟睁大眼睛,颇为认真的盯着宁西。

    宁西娇俏的脸泛起一丝羞红,倒不是害羞,只是忽然被几个男人同时盯着,这心里怪怪的。

    “妹砸,和哥哥说,你喜欢谁啊,哥给你做主。”战北捷一副哥俩好的架势,看得燕殊颇为无奈。

    “战队,我真的……”

    “别害羞啊,不能因为当兵就耽误了终身大事啊,该结婚就结婚,喜欢就说。”

    “我真的没有!”

    “燕殊呢,喜欢嘛!”战北捷忽然一把扯过燕殊的衣服。

    “松开!”燕殊拍掉他的手,“胡扯什么呢。”

    “燕队是我们很多军校生的偶像。”宁西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吐了几个字。

    “我靠,就燕殊这挫样!”

    “战北捷,你丫怎么说话的啊,我怎么了,比你长得好看吧!”

    “好看有屁用啊,能打仗才行。”

    “好像我比你弱似的,你不就是比我多几年入伍嘛,你有什么好嘚瑟的。”燕殊轻笑。

    “不是宁西,你们那些军校生心里是怎么想的,为什么是燕殊,我长得不帅嘛!”战北捷拧眉。

    “帅啊!”宁西目光越过战北捷,又飘到了燕殊身上,“只是燕队是公认的帅,以前燕队到我们学校演讲,许多人偷偷拍照私藏了,就放在枕头下面。”

    “我这是当了一把大众情人?”燕殊轻笑,“宁西,来,给哥哥说说,你们平时都是怎么说我的啊!”

    “我们……”

    “滚犊子,大众情人又怎么样,你是有家室的人,小心我回去找熹熹告状。”

    “我行的正坐得端,你有什么可说的啊。”

    “话说过两天你爷爷过寿,不知道这次的任务多久能结束,能不能赶回去。”战北捷伸手将匕首别在军靴外侧。

    燕殊只是笑了笑,并未说话。

    “队长,老首长过寿,很多人都要来吧,那您那位老情敌是不是也要来!”

    “我靠,差点忘了这个,老情敌啊,他还没结婚呢,三十多了吧。”战北捷促狭道。

    “你俩想搞事是不是!”燕殊伸手垫了垫手中的匕首,借着窗外的光,刀锋露出一道颇为骇人的锋芒。

    “队长,我们这是关心你啊。”

    “燕小二,那个男人可是喜欢弟妹很多年了啊,你又不在,你说……”

    “滚——”燕殊眸子一冷。

    这是宁西第一次瞧见燕殊真的动怒,和平时严肃的模样大相径庭,眉眼斜眯着,细长骇人,就像是冰刃,寒冷又带着凉薄的气息。

    “怎么还生气了,你放心,你有家那小子在,哪个男人敢靠近她一步啊,那小子还不得生吞了他!”战北捷哂笑。

    “你们说的是燕队的儿子嘛,我听说是特别可爱的小家伙啊!”

    “可爱?”尉迟惊呼。“那小子叫可爱,这世上就没有人是不可爱的!”

    “不是说长得和燕队很像嘛,那肯定很可爱。”

    “哦,是的,那小子到部队第一天洗澡,就把我们几个人的衣服都偷走了,小混蛋!”尉迟一想起这事儿,心里还有些窝火。

    “那你们是怎么出来的?”宁西对这个话题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

    这毕竟燕殊的八卦可不是随处可以听得到的。

    “用毛巾捂着出来的。”燕殊挑眉,“你们洗澡自己不警惕,怪小西干嘛!”

    “卧槽,训练一天,我特么的洗个澡,还得提防着被人偷衣服,有没有天理了!”尉迟无语。

    “就你话多!”燕殊冷哼。

    *

    而远在京都的燕小西冷不防打了个喷嚏。

    燕隋微微拧眉,伸手招呼服务生,“不好意思,帮忙将空调开得高一些。”

    “我没事,就是忽然鼻子有点痒。”燕小西揉着鼻子,侧头看了看正在和黎锦荣相亲的女人,前几天见着一个特别有福气的,今日这个就瘦得像个竹竿。

    “燕隋叔叔,那个阿姨的胳膊好瘦,都没有我粗。”

    燕隋打量着他的胳膊,“比你粗得也不多。”

    燕小西愣了一下,冷哼一声,不搭理燕隋。

    燕隋手机震动几下,燕小西看着他刚毅冷硬的脸慢慢柔滑,然后笑成了一朵花。

    “悠梦——”

    燕小西恶寒,对自己就冷着一张冰块,对自己老婆倒是和颜悦色的。

    因为上次战北捷婚礼的意外,燕小西这次的衣服虽然已经定制好了,不过姜熹还是不放心,准备带他再去试一次,她刚刚到餐厅。

    “小姐您好,几位?”

    “我找人!”姜熹一身黑白套装,黑色中跟,双腿笔直修长,身材傲人,齐肩长发随着她走动微微舞动,俏丽可人,猫眼微眯,立刻就找到了黎锦荣所在的位置,主要是他对面的女人,穿着一身明黄色的旗袍,披肩长发,着实惹眼。

    黎锦荣一瞧见姜熹,立刻向她投去了求救的目光。

    姜熹假装看不见,从他身侧走过。

    “黎先生,我认真的研究了一遍的你资料,我发现我们真的有好多地方都很合拍,比如说我也很喜欢品茶、打高尔夫,前些日子刚刚有人送了一批新茶过来,你若是有时间,可以去尝尝。”

    姜熹看着黎锦荣越发阴沉的脸,强忍着笑。

    这姑娘可真是够直接的啊,这是直接邀请他去家里做客啊。

    “也不知道您在这里准备待多久呢?我最近正好有空,你若是有时间,我可以当向导,带你去京都各处玩玩。”

    黎锦荣依旧冷着一张脸,不悲不喜。“比较忙。”

    “总不能一直都很忙吧,而且您这次过来,不是专门……”

    “黎先生,我们如此投缘,恕我冒昧,我能叫你锦荣嘛!”

    姜熹促狭的一笑,已经坐到了燕小西的旁边。

    “麻麻,喝水!”燕小西立刻乖巧的端上水。

    “谢谢小西,真乖!”姜熹摸了摸燕小西的头发,余光却还在瞥着那边的情况。

    这姑娘虽然打扮得十分显嫩,可是她的首饰却不是时下的流行款,而且刚刚路过她的身旁,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那种味道,澄澈却又勾人,妩媚而有成熟,与她扮相相差甚远。

    这说话倒是看不出来,但是笑起来,眼角笑纹很深,估计也有三十了吧。

    姜熹猜得倒是不错,这女人年纪确实不小了,家里一直催着,京都未婚的青年才俊越来越少,而还没有结婚的几位,他们家又高攀不上,所以就把阳光放到了外面,这恰好就有人介绍黎锦荣要相亲,这就对上了。

    她本来眼光极高,却没想到黎锦荣除却总是冷着一张脸,都符合她的要求。

    不过这种男人嘛,有傲人的资本,高冷一点也正常。

    “今天第几个?”姜熹促狭的盯着那一对。

    “第一个!”燕隋打了个哈气,说真的,尤卫兰的这个任务,着实有些无聊,但他又不能违背。

    “你们两点就出门了,这都五点多了,怎么才第一个。”

    “这个女人太热情。”

    “麻麻,你都没看见,她第一眼看见舅舅的眼神,恨不得要把他生吞了一样,那叫一个恐怖。现在已经收敛了很多,一开始的时候,他的眼睛就没有从舅舅身上移开过,那叫一个热情。”

    “烈女怕缠郎反过来也是一样的!”姜熹促狭道。“好了,燕小西,别吃了,待会儿要去再试一次衣服,你再吃,小心太爷爷寿宴,撑破衣服。”

    “麻麻——”一提到囧事,燕小西瞪着眼,小脸气鼓鼓的,活像个包子。

    “好了,不提!”姜熹捏了一把他的脸,“刚刚凉凉还给了打了电话。”

    “哦!”燕小西说得不痛不痒,仿若和自己无关一样。

    “凉凉这孩子真的很有教养,也就是上次帮了她一次,记了这么久,还说回头要给我们寄东西。”

    “哦!”燕小西咬着吸管。

    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口袋的定制小手机,撇撇嘴。

    “总是要邀请我们去她家玩,可是我这边也抽不开身啊,你说是吧,小西!”

    “和我有关系嘛。”燕小西吸管咬得扁扁的,拿着勺子又开始戳冰淇淋。

    “凉凉是谁啊?”燕隋倒是来了兴致,他还是第一次瞧见燕小西这般模样。

    “一个很漂亮的小姑娘!”

    “哪里漂亮,一点都不好看。”燕小西反驳。

    姜熹轻笑,“人家打电话给我,怎么就和你没关系了啊,说给你打电话,你电话关机了,就来问我,要给寄零食的,还专门问了我你有没有空暑假过去玩,她入秋也要上学,可能会比较忙。”

    燕小西从口袋中摸出手机,“怎么没电了。”

    “你又不按时充电,没有电不是很正常嘛!”

    “破手机,就没有超长待机那种嘛!”燕小西冷哼,气鼓鼓的将手机扔到桌上。

    燕隋倒是看清楚了,敢情燕小西也有如此傲娇的一面啊。

    “黎锦荣,你太过分了!”女人忽然高扬声音,把这边都惊动了。

    几个人循声看过去。

    女人因为太瘦,旗袍穿在她身上,少了韵味,不过烈焰红唇,横眉冷对的时候,倒是多了几分蛮横。

    反观女方的气闷,黎锦荣仍旧是老神在在的坐着,气定神闲。

    “果然是小地方来的。”女人冷哼。“别在我面前摆什么架子,我一直好言好语的和你说话,爱答不理就算了,你刚刚那句话是几个意思,我耽误了是不是!”

    “你还真以为我愿意和你相亲嘛,你这年纪不结婚,堂堂一家上市公司的经理,居然要相亲,莫非你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黎锦荣挑眉。

    这女人越说越离谱了。

    “他刚刚说什么了,把她惹成这样!”姜熹喝了口水压压惊。

    燕隋耸肩。

    “你现在是在和我相亲,麻烦你尊重一下我,有点基本的教养。”

    黎锦荣靠在沙发上,饶有趣味的盯着对面的女人,“我已经忍受你一个人聒噪整整三个小时了,但凡是有点情商的人,应该都看得出来我不耐烦了吧,我已经多次提醒你,可以结束了,你却权当没听见,那我只能认为,你不适合这种委婉的表达方式,简单粗暴的或许更加适合你。”

    “这里是公众场合,你在这里大呼小叫的,对,我是小地方的,您是京都人,怎么着,这就是你你表达教养的方式嘛。”

    “你刚刚那话是在暗示我有隐疾嘛!”黎锦荣冷笑,“我不结婚,不过是遇不到合适的不想将就,倒是您……资料上是24,我看您足有34吧,隐瞒年龄来相亲,这算是有教养的行为嘛。”

    “胡说。”女人脸色一白。

    “我没有戳穿你,已经给您足够的尊重了,既然你对我也诸多不满,我对您也如此,那何必还在这里多费唇舌,请吧!”黎锦荣指着门口。

    女人气结,周围的议论声越来越大,她也显得越发气急败坏。

    直接抬起水杯,朝着黎锦荣就泼过去!

    “黎锦荣,你会后悔的!”

    燕小西张大嘴巴,燕隋和姜熹也是齐齐愣了神,这女人……

    啧啧,不好惹啊。

    幸亏只是一杯凉白开,虽然被泼了一脸,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反倒是平添了一些野性。

    “给你个忠告。”黎锦荣拿起一侧的面纸,慢条斯理的擦拭着,“以后相亲记得别p得太猛,蛇精脸并不好看。”

    女人冷哼,踩着高跟就往外面走,嘴巴里面还骂骂咧咧的。

    燕小西立刻跑过去,“舅舅,你没事吧!”

    “没事。”

    “你和她说什么啊,把她气成那样。”姜熹饶有趣味的问。

    “她说要给我介绍餐厅,我说好,正好下面还有三个相亲对象,正愁没地方吃饭,她刚刚还说要当我的向导,我就问她能不能顺利载我一程,毕竟我在这儿耽误挺久的了。”

    “你活该。”姜熹轻笑,“你继续相亲,小西我就先带走了。”

    燕小西到车上,就迫不及待的找充电线,连接在车上,就开始等着手机开机。

    “手机充会儿电再给凉凉打电话吧。”

    “谁说……说……说我要给她打电话的啊,我是手机没电了,怕楚楚舅舅他们找我找不着!”燕小西突然有些结巴了。

    “哦,是嘛!”姜熹促狭。

    “这个手机充电好慢,怎么这么久才百分之三!”

    “才五分钟而已。”

    “回头我要换个手机。”

    姜熹无奈的摇头。

    刚刚充了一小半电,他就立刻拔掉充电线,慢慢翻阅着电话短信,确实有两个海外的电话,他要将电话保存了,这快捷键用完了啊,咋整。

    他一抬头,就撞上了姜熹促狭的目光。

    “其实你可以把她设置成1号键。”

    “我才没有这么想,我是准备把她的号码删了,怕她来骚扰我!”燕小西当着姜熹的面删了电话。

    姜熹眉眼微微轻挑,燕小西一扭头,就把号码输进去保存了,都已经记下了!

    他们刚刚到燕笙歌的工作室,就被告知,燕笙歌已经去接秦序羽了,待会儿会过来,让她们等一下。

    姜熹看了看时间,决定这之前去一趟医院,最近太忙,也就去了一次医院,还不知道轩陌现在情况如何了。

    这刚刚到门口,就瞧见,楚濛正站在门口,医生暗灰色的西装,双手插在口袋中,神情严肃,刀削般光滑质感十足的西装裤,将他双腿拉得修长,他伸手捏了捏眉心,瞧见姜熹母子,倒是一笑。

    楚濛是那种透着古典韵味又夹杂着现代男子的俊美,笑起来透着一股惑人的风情。

    姜熹目光带着狐疑,怎么站在门口。

    楚濛挑眉,指了指里面。

    走得越近,姜熹才算听清楚,这两个人……

    在超级?

    这可是奇闻啊。

    “轩陌,你几个意思,小爷我辛辛苦苦给你买的衣服,你还嫌弃,你丫这病痒痒的,你有什么资格嫌弃,这可是我为了燕爷爷的寿宴,专门找人定做的,特么的,花了小爷不少钱呢。”楚衍声音急切,还透着一丝气急败坏。

    “我没嫌弃!”

    “胡扯,你分明就是在嫌弃,不然你为什么不穿,试穿都不试一下!”

    “没嫌弃,不代表我就喜欢!”

    “那就是嫌弃!”

    “你可以帮我买,我也有不穿的权利!”

    “好心当成驴肝肺,算我自作多情。”

    “你的心意我知道了。”

    “你特么的耍我呢,我俩什么关系,你和我说这种屁话。”

    “我很认真的在和你说话,什么叫屁话,这里是医院,你能不能稍微安静一点。”

    “小爷就要叫,使劲叫,怎么滴!”

    “行行行,您继续!”

    “我擦——你丫这爱答不理的表情是几个意思!”

    “我不说话,做个表情也不成吗!”

    “还什么我的心意你知道,就是不能领是不是,我告诉你,那晚你不穿这件衣服,我俩就绝交!”

    “燕爷爷过寿,穿得喜庆点是没错,可是你这……”轩陌头疼,和他沟通怎么就如此困难。

    “怎么着,大红的,漂亮!”

    “你是想我和你一起穿着去当善财童子嘛!”

    “扑哧——”姜熹笑了声,因为她正好瞧见了那挂起来的一起,分明就是善财童子衣服的放大版,是楚衍的风格。

    “你丢人就算了,我可不想一起。”

    “是不是兄弟!”

    “是兄弟!”

    “那就一起穿。”

    “可我也得要脸。”

    “你……”

    最后还是以楚衍落了下风而收场。

    “楚楚舅舅真可怜——”燕小西砸吧嘴巴,“他好像和轩叔叔对峙的时候,就没有落过上风。”

    “就是,还说什么是兄弟,也不知道谦让一下,好歹我也是你弟弟吧!”

    轩陌冷笑,“我可没你这样的傻弟弟。”

    “小爷不和你一般见识。”楚衍冷哼一声,将衣服收好,一股脑儿的塞到了包装袋中,气急败坏。

    “楚楚舅舅生气了。”燕小西噔噔噔跑过去,“我觉得衣服挺好看的,是轩叔叔没眼光。”

    “是吧,还是我们小西最懂我。”

    “因为我的衣服就是这样的,我的是少儿版,你俩的是成人版。”

    成人……版!

    楚衍胸口一闷,差点没被气死,果然燕小西就是个小混蛋。

    *

    燕殊等人中途换了好几次车子,就是衣服都换了两次。

    “噗——”战北捷扭头瞧见燕殊居然穿着一件花衬衫,头顶着一个类似于杀马特的发型,看得他简直要笑喷。

    “哈哈,队长,你这是什么造型啊,我去,没想到你长发也挺漂亮的。”

    “长得好看,什么样的发型都能hold住。”燕殊冷哼。

    “主要是燕队长得太有特点,太好看了,我还得给您脸上舔一道疤,就是易装成这样,还是很惹眼。”

    “我靠,你特么的盯着一顶绿色的杀马特造型走在大街上,你说惹眼不!”燕殊扯掉假发。

    “我马上给您换个颜色。”那人悻悻地一笑。

    倒是宁西因为从未在京都出现过,只要换个衣服,画个淡妆,就是尉迟看着都傻了眼。

    “宁副队,您这是易容还是整容啊。”

    宁西瞪了他一眼,低头整理衣服,伸手扯了扯裙子,太短了,总觉得整个下半身都凉凉的,高跟鞋更是穿得不舒服。

    燕殊换了个假发出来,眼看着天色渐渐暗了。

    “待会儿按照计划行动,老战,你带人在这里埋伏,我们去外面看看情况,随时保持联系,大家现在再检查一下身上的装备,尤其是通讯装置和武器。”

    “是!”说完大家就开始动作。

    这会儿的码头已经没有船驶入了,都是在卸货的工人,集装箱车一辆一辆来回走动,异常忙碌。

    燕殊和尉迟漫不经心的走在码头,没走两步,就发现距离这般最近的大道上,警方正在设卡拦截,全副武装,戒备森严。

    “前方不远处是高速出口收费站。”尉迟叼着烟,嘬了一口,随意的吐着烟圈。“没听说警方有行动啊。”

    “去打听一下。”燕殊低头摸出一盒烟,眯着眼睛,尽量让自己显得流气一些。

    “我去吧!”宁西笑着跑过去。

    燕殊就是点了根烟的功夫,尉迟就直接跑了过去,直接搂住宁西的肩膀,“宁宁——”

    宁西下意识的就要给他来个过肩摔,这手刚刚摸到他的手腕,这才懊恼的拍了拍他的手臂。

    燕殊哂笑,尉迟,你可以啊!

    明知道宁西不可能这时候发作。

    “迟迟——你有事嘛!”宁西按住他的手腕,不动声色的狠狠掐了一下他虎口处,疼得尉迟险些跳脚。

    ------题外话------

    推荐好友pk文:淡粥《天后,忠犬已到请签收》

    出生在音乐世家,致力推崇传统音乐文化的当红歌手秦笙偏偏“娶”回了一个长着金头发和八块腹肌的洋女婿;

    卡斯特:自打我入坑以来,就独得女神恩宠。这后宫粉丝千千万,女神偏偏独宠我一人,于是我就劝女神,一(不)定(要)雨露均沾。可她呢,非是不听呢,就宠我,就宠我~

    文艺版:

    听一首歌,看一场球赛,来一场跨国的甜蜜恋情。

    她的声音,是他的良药;他的爱情,是她的回报。

    知音体:

    俊美的男神哦,为了她漂洋过海;

    美丽的少女呀,我该拿什么来追逐你那动听的声音!

    朋友圈版:

    惊!一名外国金发美男子抵达我国,竟被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