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47 相遍全国,走出国门(二更)

正文 347 相遍全国,走出国门(二更)

    京都

    姜熹穿着一袭枣红色的长裙,黑色平底,斜挎着一个黑色小包,燕小西白色衬衫,黑色短裤,此刻正蹲在地上,双手托腮,盯着出口。

    航班已经到了,可是人还没出来,燕小西已经饿得不行了,浑身没力气。

    “麻麻——”

    “再等会儿。”

    “锦荣舅舅怎么来得这么早啊。”距离老爷子寿宴还有好几天呢。

    “过来相亲。”姜熹说得漫不经心。

    “他怎么一直在相亲啊。”

    燕小西自从记事开始,每次到黎家,基本上黎锦荣都是在相亲和去相亲的路上。

    “要不然怎么给你找舅妈啊。”

    “那你和粑粑不就不是相亲嘛!”

    “我和你爸爸不一样。”

    燕小西托腮,继续盯着出口。

    很快便看见了黎锦荣和燕隋的身影。

    姜熹还没动作,就瞧见身侧的燕小西直接从地上跳起来,“舅舅——”

    黎锦荣放下行李箱,就被燕小西扑了个满怀,抬手把他抱起来。

    “燕小西,你是不是长胖了。”

    燕小西脸一黑。

    黎锦荣可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就把这位小祖宗给得罪了。

    “我要燕隋叔叔抱!”燕小西立刻冲着燕隋张开双臂。

    燕隋肢体僵硬的将他抱在怀里,黎锦荣只能认命的提着行李,朝着姜熹走过去。

    “舅舅,听说你来京都是相亲的。”

    黎锦荣嘴角抽了抽。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锦荣舅舅从临城一路相到了京都,好牛!”

    黎锦荣手一抖,真的差点背过气去,他真的不想在这种事情很牛好嘛。

    “舅舅,你加油,争取相遍全国,走出国门!我看好你哦!”

    “你这话若是被你外婆听见,估计得揍你了。”姜熹促狭道,笑着看着燕隋与黎锦荣,“先去酒店还是吃饭?”

    “吃饭,我快饿死了!”燕小西揉着肚子,趴在燕隋肩头,明明刚刚还生龙活虎的,这会儿倒是开始装虚弱了。“外婆可疼我了,怎么会舍得揍我。”

    到了餐厅,燕小西自然就和脱缰的野马般,吃得欢快。

    燕隋仍旧是板着一张脸,只是视线却一直焦灼在燕小西身上。

    自从姜熹怀孕之后,燕殊就和变了个人一样,当燕小西出生,燕殊更是变成奶爸模样,换尿布也是手到擒来,燕隋当时还颇为“嫌弃”燕殊,不过自从听说黎悠梦怀孕,现在瞧着燕小西的吃相,也不觉得那么难看了。

    倒是萌生出了几分可爱。

    “燕隋叔叔,你总是盯着我看干嘛,你想吃嘛!”

    燕隋摇头。

    “你不吃,那你盘子里的……”

    “燕小西,吃你自己的!”这小子什么坏习惯,吃着碗里的,还得看着锅里的。

    “我不太饿,在飞机上吃了简餐。”燕隋将盘中的几个螃蟹腿递给燕小西。

    “还是燕隋叔叔好!”

    黎锦荣拿着叉子已经在盘中戳了半天,眼看着那意面已经要不成样子了,姜熹才开口,“还是想相亲的事儿呢?”

    “我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母亲会如此乐此不疲的给我相亲!”黎锦荣叹了口气。

    “想抱孙子呗。”

    “这事儿也急不得啊。”黎锦荣无奈的摇头。

    “如不然我给你介绍……”

    “算了吧,我这几天的相亲任务已经排满了,你就别添乱了。”黎锦荣敬谢不敏,“燕殊还没回来?燕老爷子过寿也不在?”

    “不知道,最近联系不上,估计在忙吧,他就是这样。”

    姜熹虽然说得无所谓,不过神情中总是带了些许落寞。

    “军嫂……很辛苦。”

    姜熹笑了笑,“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小西刚出生那会儿,我倒是挺埋怨他的,怨念很大,他一回来,我也总是对他吆五喝六的,他也总是受着,不过现在不这样了,他能平安回啦,比什么都重要。”

    黎锦荣深深的看了一眼姜熹,忽然一个叉子在自己面前晃了晃。

    “舅舅,吃饭啦!”

    自己不就是啃了几个蟹腿嘛,怎么还盯上了。

    黎锦荣无奈。

    都这么多年了,自己早就没那份心思了,这小子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防贼一般。

    燕殊到底给他灌输了些什么东西啊。

    黎锦荣哪里知道,从燕小西开始记事,随着姜熹每次回临城,燕殊都要和他说,黎锦荣是要和他抢麻麻的,燕小西一听这话,怎么可能不防着黎锦荣啊。

    “等爷爷寿辰结束,我再去临城一趟,正好看看悠梦,也好久没见她了。”

    “那丫头怀了孕倒也不闲着,倒是越发活泼了。”黎锦荣口气中透着无奈。

    “那挺好的!”那件事后,黎悠梦总是有些闷闷不乐,虽然看着正常,不过偶尔还是能够看得出来没走出阴霾,估计有了孩子,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

    这几日大家都挺忙的,倒是燕隋比较闲,燕小西基本也都是赖着他,有燕隋在,姜熹倒也放心帮衬宋一唯。

    不过燕隋生活也单调得很。

    基本都是在监督黎锦荣相亲。

    这让黎锦荣简直如坐针毡。

    本来相亲就是不认识的人一起吃饭喝茶,已经够尴尬的了,虽然黎锦荣这些年相亲很多次,已经习惯了,但是不远处一大一小两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他能舒服嘛。

    燕小西倒是很开心,每天都可以换好多餐厅吃东西吃甜品,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啊。

    第一天陪燕隋回来,燕小西就直接抱住了姜熹的大腿。

    “麻麻,以后也给我相亲吧!”

    “哈?”姜熹诧异,这小子是吃错什么药了,毛都没长齐,说什么相亲?

    “以后我找媳妇儿,我也要相亲!”燕小西拖住姜熹的大腿。

    “理由。”这平白无故的,秀逗了么。

    “可以换餐厅吃很多好吃的东西!”

    这可乐坏了一边的宋一唯,燕老爷子更是乐不可支。

    “我看舅舅相亲就是这样,一家餐厅一家餐厅的换,我吃了不少好吃的,你看嘛,相亲多好,对面有美女陪聊,还有好吃的,多好啊!”

    “行啊,我们小西以后就去相亲。”燕老爷子笑道。

    姜熹满头黑线。

    美女陪聊?这小鬼脑子里面都在想些什么东西啊。

    “麻麻——”燕小西扯着姜熹的衣服。

    “随你,你想怎么样都行。”姜熹无奈。

    果然还是小孩子,觉得相亲就是吃顿饭那么简单嘛。

    “今天陪舅舅去相亲,其实第一个阿姨不错啊,长得很高,还很漂亮。”

    “你舅舅没看上?”燕老爷子笑着把燕小西搂在怀里。

    “舅舅说太重了,太爷爷您不是说胖是福气嘛,那个阿姨长得可有福气了。”

    “是有多胖啊!”

    “差不多三个舅舅吧!”

    “那福气应该快漫出来了。”燕老爷子笑着捏了捏燕小西的脸。

    姜熹笑着低头做事,不去理会燕小西。

    反正有他在,燕老爷子总是乐呵呵的。

    *

    京都某军区

    燕殊瞧着练习场上还在比划的两个人,双手抱胸,面色倒是有几分凝重。

    “喏——”战北捷扔了瓶水给燕殊,自己拧开,一下子灌了大半瓶,擦了擦嘴,看着练习场上还在焦灼的两个人。

    “这宁西身手不差啊。”战北捷搭着燕殊的肩膀,“和尉迟打了多久了。”

    “二十分钟。”

    “那可以了。”

    按理说,两个人都已经用了很多的力气,都气喘吁吁,不过宁西的攻势却丝毫不弱,甚至变得越发生猛。

    “这姑娘身手可以了啊,就是比我差了点。”

    燕殊挑眉,“我还记得当年你被小旗压在身下呢!”

    “我擦,这么久的事情,你还提。”战北捷冷哼,“你猜谁会赢。”

    “尉迟!”

    “宁西也不弱啊。”

    “她体力不行,所以她动作一直很快,想要速战速决,不过尉迟显然已经看穿了这一点,所以一直在拖时间,这么下去,她的体力迟早会跟不上,到时候尉迟反击就会变得很轻松。”

    战北捷耸肩。

    “前些日子,宁西找你挑战来着,你没搭理人家?”

    燕殊不语,盯着练习场。

    “我说你也不用性别歧视吧,人家像你挑战,你好歹意思一下。”

    “我只是不想欺负弱小。”

    战北捷无语,当他什么都没说。

    不过最后的结果还是和燕殊预料得一样。

    宁西满头是汗,显得颇为不甘。

    “副队,承让了!”尉迟擦了一把汗,拿过地上的水,已经被太阳晒得滚烫。

    “能和尉迟打这么久,你很不错。”燕殊走过去,递给宁西一瓶水。

    宁西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其实你真的很不错啦!”尉迟拍了拍宁西的肩膀,“就是比我差了一点!”

    宁西白了他一眼。

    “是不错!”战北捷笑了笑。

    “战队,她和小莫同志比,谁更厉害啊!”尉迟这话说完,就被燕殊瞪了一眼。

    这个没脑子的,情商还能再低一点嘛,难怪追不到对象,活该。

    尉迟被一瞪,才惊觉自己说错话了,不过这边大部分都是燕殊与战北捷的旧部,和莫云旗也很熟,都围上来凑热闹。

    “干嘛呢,干嘛呢,都给我滚去训练!”战北捷大吼。

    “战队,你说一下嘛,小嫂子厉害,还是副队啊!”

    “在你们战队心里,自然自家人厉害了。”燕殊打趣道,本来还在讨论宁西与莫云旗,此刻却变成了战北捷的批斗大会。

    宁西倒是颇为感激的看了一眼燕殊,等他离开的时候,抬脚追了上去。

    “燕队,刚刚谢谢您!”帮忙解围。

    “我没有帮你。”燕殊可不想这小姑娘乱想。“人都是各有所长,论身手,你确实不如莫云旗,不过在搜集情报方面她也不如你,我知道你们之前是竞争对手,但是你若是只想着超越莫云旗,眼光未免太狭隘了。”

    宁西一愣,瞧着燕殊渐行渐远的身影,咬了咬嘴唇。

    一转眼,便到了要出任务的前夜,燕殊洗了澡出来,就瞧见战北捷正在桌子前,抓耳挠腮。

    “老战,写啥呢!”燕殊快步过去,从他笔下扯过信纸。

    遗书……

    “给我!”战北捷有些气急败坏,“怎么着,你写好了?”

    “不写!”燕殊一屁股坐在床上,“肯定会平安回去的,我不想写那种不吉利的东西。”

    战北捷继续抓耳挠腮。

    “你这憋了快三个小时了,就写了个三个字,媳妇儿,外加冒号!你能不能行啊。”

    战北捷将信纸揉碎,扔到垃圾桶,“我去洗澡。”

    以前这东西他写过好多次,从来没有过这种心情,他根本无法落笔,心里憋得难受。

    燕殊擦着头发,瞧着操场上多出来的人影,这家伙。

    不是说去洗澡吗,怎么去跑步了。

    以前总觉得自己心很硬,这有了妻儿,这心底就变得越发柔软了,他哪有勇气提笔写什么遗书啊,反正自己是无论如何也得回去的。

    *

    姜熹送来的东西十分管用,吃了之后,莫云旗孕吐的次数减少了很多次,睡觉也踏实了许多。

    忽然外面传来一声狗叫。

    莫云旗陡然从床上惊醒,外面滑过一道青紫色的闪电,接着是轰鸣的雷声,秀气的眉头微微拧起,心里有些不安。

    从战北捷回部队开始,就联系不上人,肯定是去出任务了,只是这都快小半月了,什么任务持续这么久。

    ------题外话------

    等搬完宿舍,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废人了……

    真的,如果我明天没有按时更新,肯定是已经累死了!~(>_<)~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