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46 心高气傲,相亲对象遍布全国

正文 346 心高气傲,相亲对象遍布全国

    京都某军区,盛夏时节,炙热难耐。

    一辆军绿色改造过的军用吉普车,从军区大门缓缓驶入,路过一群正在训练的队伍,便缓缓停在了一幢办公楼前。

    还没等车子停稳,后门就被拉开,战北捷从上面直接跳下去,斑驳的树影照在他的身上,鹰隼般的眸子,似是在巡视般的扫过整个军区,燕殊颇有些无奈,“你丫能别挡在门口嘛碍眼嘛,帮忙把东西拿下去。”

    战北捷扭头,“你是在使唤我?”

    “我擦,我是你队长!”

    这次的任务,燕殊被定为队长,战北捷为副队,估计也是考虑到战北捷新婚。

    “快点儿的!”燕殊说着将一个军绿色的行李包直接丢给战北捷。

    战北捷长臂一伸,将整个包抱在了怀里。

    再扭头的时候,一个穿着陆军常服的年轻女人便站在了他的面前。

    战北捷倒是没注意她的模样,只是瞥了一眼她的肩章,看着模样也就是二十五六,不过这军衔,倒是不低。

    “您是战队长吧!”

    “嗯!”

    “我是宁西!”女人说话没有一丝感情,透着一种淡漠疏离感。

    燕殊正好跳下车,看着女人伸出手,战北捷却迟迟没有动作,抬脚踢了他一下。

    “不好意思,我没手了。”

    “无碍。”宁西打量了一眼燕殊。

    男人一身军装,身材颀长,傲然独立,鼻梁笔直而又高挺,嘴唇微微抿着,唇形优美,却又带着一丝冷冽,高大昂藏的身躯就像是蓄势待发的猎豹,面部线条却不似五官这般凌厉,反而很柔和,他只是淡漠的看了一眼宁西,便走到战北捷边上。

    两个人一个看似温润实则锋芒内敛,而另一个则是刚毅有型,霸气外露。

    “队长,东西都搬下来嘛!”尉迟从副驾驶跳下来,瞧着面前那姑娘,倒是微微有些愣神。

    长得颇为漂亮,眉眼如画,俏丽的短发别在耳后,肤色白皙,在一群大老爷们中,那绝对是一眼便能认得出来的。

    “您好,我叫尉迟!”尉迟忙不迭的过去打招呼,自己也老大不小了,这燕殊的孩子都要上幼儿园了,自己还没个女朋友,尉迟现在是见着一个不错的,就上去“勾搭”。

    “你好,我是宁西!”

    “啊——你就是宁西啊!”尉迟惊呼,颇为诧异的看了一眼燕殊。

    “你丫看我做什么!”燕殊无语。

    “不是,我还以为……”宁西是个糟老头子。

    他们这次的任务,听说时间紧任务重,调派人手之后,就被卫首长安排到了下属的一个军区进行为期八天的封闭式训练,为的是更好的和各部门的精英配合,也是为了让他们对这次的任务引起足够高的重视。

    当时他们来之前,已经将参与行动的人,认识了七七八八,唯独没见到情报科的那位负责人,只知道姓宁,听说是个“狠角色”!

    这尉迟现在见着,真心觉得,是“很绝色”啊!

    “我先带你们看一下办公区吧。”宁西只是冲着尉迟象征性的点了点头,便去招呼燕殊和战北捷。

    敞亮的办公区,已经将一切的硬性设施都布置好了。

    一个男兵跑过来帮他们倒上茶水,才扭头看向宁西。

    “连长,还有什么吩咐?”

    “下去吧!”女人声音冷清,倒是让燕殊身后几个本来跃跃欲试的几个人瞬间有些蔫了。

    这宁西长得有些过分好看了,皮肤嫩得几乎可以掐出水来,和他们这些糙老爷们儿是完全不同的,尉迟忍不住在心里感叹,这情报科出身的人,就是比他们这些人命好啊。

    “燕队长,您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

    燕殊倒也不客气。

    “我还需要……”燕殊说完,宁西有些愣神。

    她估计没想到,燕殊居然会如此的不客气,过了数秒,才点了点头。

    “燕小二,你这吓到人家小姑娘了。”战北捷促狭道。

    “滚犊子,老子这是对任务负责。”毕竟往后的几天,都得在这里办公布置任务,他可不想出任何差错。

    “燕……”小二?

    女人神色有些诧异。

    “宁副队,您就别管了,这是我俩的爱称。”战北捷笑着搭上燕殊的肩头。

    “你丫给我滚一边去,结了婚还不正经。”

    “听说战队刚刚新婚,恭喜。”宁西这才笑了笑,只是看着倒生出了几分违和感。

    战北捷笑着点头。

    看完了办公区和训练场地,燕殊等人就去宿舍,他们与常规的作战部队是完全隔离的,所以宿舍也是单独的,只不过燕殊还是得和战北捷同住一间房,这让燕殊有些憋屈。

    尤其某人已经直接霸占了自己的床位,战北捷动作比燕殊晚了一步,抢了上铺,这会儿翘着二郎腿正悠哉的躺在燕殊床上。

    “燕殊,你说那个宁副队什么来头啊,年纪不大啊,这军衔倒是不低。”

    “听说是军校出身,一下来就是副连级别!”尉迟从隔壁跑过来,“这几年立了不少军功,升得挺快,在这一片很出名。”

    “有那么出名嘛,我怎么不知道!”

    尉迟嘿嘿一笑,露出惨白的牙齿,“她和小莫同志是同一届的,不过听说一直被小莫同志压了一头,之后在竞选入我们连的时候,貌似是因为在某个项目上比小莫同志……”

    “等会儿!”战北捷打断他的话。“以后要叫嫂子!”

    尉迟嘴角抽了抽,“行,小嫂子总可以了吧。”

    这刚刚结了婚,连名字都不给叫了,有没有天理了。

    “小嫂子比她高了几分,硬生生的把她给比下去了,所以很多人都说他俩不和,战队,你训练的时候可得注意点,保不齐她就得和你杠上。”

    “呦——难不成我还怕她嘛。”

    “其实她挺出名的,就是……”

    “我家媳妇儿更出名而已。”战北捷嘚瑟的模样,看得燕殊和尉迟身子一抖。

    燕殊抬脚踢了下床。“滚到你床上去。”

    “燕殊,我发现你最近对我意见很大啊,怎么着,睡你一下床怎么滴!”

    “不给。”

    “凭什么啊。”

    “见不得老男人整天发春。”

    “你……”

    战北捷气结。

    “你这一把年纪了,你瞧你那样,恨不得把小旗绑在你裤腰上,能不能有点出息。”

    “我家媳妇儿就是厉害怎么滴。”你咬我啊。

    燕殊无语。

    “不过最主要的是,我听说这位宁连长,没有男朋友!”

    “可能有老公呢!”燕殊挑眉。

    “绝对没有,听说男朋友都没谈过。”尉迟开始摩拳擦掌伸手扯了扯衣领,“队长,你觉得我怎么样?我虽然不如你和战队长得那么帅气,最起码也是风流倜傥,刚毅有型吧,而且我的军功也……”

    “你穿上军装之后,倒是人模狗样的。”

    “队长!”尉迟就知道,从燕殊嘴里你就甭想听到一句好坏。“能不能认真点。”

    “要听实话?”燕殊将东西归置好,靠在桌上,双手抱胸,微眯着眸子,将尉迟打量了个遍。

    “怎么样,我是不是还可以?”

    “她估计看不上你。”

    “我擦,队长,凭什么啊,我好歹也是仪表堂堂,玉树临风啊。”

    “那个宁西,一看也是心高气傲之人,看着眼光高得很,她的眼睛在你身上连一秒钟都没有停留,你觉得她瞧得上你?”战北捷双手扶住上铺的护栏,一个翻身,整个人直接跃上了上铺,燕殊瞧着自己凌乱的床铺,颇有几分无奈。

    这家伙是属蚯蚓的嘛,把自己的床弄着这样。

    “我就不信了,我还追不到她!”尉迟这话说得颇有几分赌气的意味。

    战北捷瞧着尉迟离开,侧头看着燕殊,“你觉得那位宁副队如何?”

    “什么如何?”

    “那丫头刚刚几乎一直在看你。”

    “谁都喜欢看美好的事物。”

    “你……”战北捷无语,“我和你说认真的,那丫头该不是瞧上你了吧。”

    “那我只能送她一句。”

    “什么?”

    “眼光不错!”

    “滚犊子!”战北捷挑起枕头就朝着燕殊砸过去,这混蛋,就不能认真点嘛!

    “不过我说认真的,你觉得她和尉迟有可能嘛?”

    “你这是解决了自己的终身大事,开始操心别人的啦。”燕殊伸手蹂躏着战北捷的枕头,“不过我说真的,可能性太小,你也说了,那女人心高气傲,尉迟是不错,但是能不能走到一起,这事儿不是我得算的,只要她别给我们任务拖后腿就成。”

    “这倒也是!”战北捷躺在床上,忽然又想到了莫云旗,这心里颇不舒服。

    也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

    *

    姜熹到战家的时候,韩悦和宋一唯正在厨房煲汤,莫云旗靠在沙发上,肚子上盖着一个薄毯子,似是睡着了。

    “燕少夫人,您里面请。少夫人睡着了。”关家压低声音,脚步也压得很低。

    姜熹点了点头。

    “昨晚又吐了一宿,刚刚才睡下。”管家对于战家即将出生的小孙子,自然是格外期待,只是没想到莫云旗回如此遭罪,看着也是颇为心疼。

    姜熹轻缓的将手中的便利袋放下,却还是发出了窸窣的声响,莫云旗本就睡得不熟,加上长期作战养成的习惯,一瞬间就睁开了眼睛,眸子冷清,倒是透着一点敌意,瞧见是姜熹,整个人才放松下来。

    “熹熹姐。”莫云旗嘴唇发白。

    “还难受呢?”这都十几天了,韩悦和宋一唯两个人寻了许多抑制孕吐的方法,效果都不大,莫云旗本就不胖,倒是显得越发消瘦了。

    “还好。”莫云旗抿了抿嘴角。

    “熹熹来啦!”韩悦端着汤出来,“来,小旗,你尝一下,听说对孕吐特别管用。”

    可是这汤还没送到莫云旗嘴边,她就开始反胃,姜熹伸手拍了拍莫云旗的后背,“伯母,看样子不太管用啊。”

    “这可如何是好!”韩悦真是又急又心疼。“熹熹啊,你就没什么好办法嘛。”

    “我没怎么孕吐,倒是还好,前些日子,正好和一个姨妈说起这事儿,她说她以前孕吐,吃一种泡制的酸枣,效果特别好,就是偏方,不知道管不管用,给我寄了一点,我这不正好送过来了。”姜熹指着桌上的便利袋。

    韩悦急忙打开,玻璃罐中白色汁水,青色枣子,隔着罐子,似乎都能感觉到那种酸涩感。

    宋一唯拿了个碗出来,倒了一点递给莫云旗,光是闻着那味儿,宋一唯都觉得酸到不行,没想到莫云旗居然接连吃了几颗,就像是失去了味觉般,居然还觉得很好吃。

    “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韩悦紧张的坐在她边上。

    莫云旗摇了摇头,“很好吃!”

    “不能多吃,每日吃几颗就好。”姜熹瞧着没不良反应,松了口气。

    “看样子挺管用的!”宋一唯笑着脱下围裙,“是黎家那边送来的嘛。”

    “嗯!”姜熹笑着点头。

    “你这么一提,我倒是想起来,好久没看见悠梦那孩子了,之前还经常来家里做客,怎么这两年,都没见着她。”

    “常年义诊,在外面跑呢。”姜熹笑着。

    其实最主要的是,上次过来,被燕小西气的。

    要和燕小白玩什么医生护士的游戏,愣是把黎悠梦的东西弄得乱七八糟,可把她气坏了。

    “她和燕隋这都几年了,怎么还不要个孩子。”

    姜熹此刻却笑得十分灿烂。

    宋一唯微微一愣,“这该不会是有情况了吧。”

    “这酸枣是尤姨托人从乡下专门腌制的,就是因为悠梦孕吐也很厉害。”

    宋一唯愣了一下,“燕隋这小子怎么回事,这么大的事,怎么都不知道和家里说一声,不行,我得给他打个电话,这小子……”她边说拿着电话边往外面走。

    姜熹一扭头,莫云旗已经将一碗酸枣吃了大半,倒是显得越发有食欲了。

    “还吃呢!”姜熹促狭。

    “好吃。”

    姜熹无奈的摇头。

    *

    临城

    黎悠梦和燕隋正在街上,手机忽然震动起来,看到来电显示,燕隋倒是一愣,“喂——夫人!”

    “燕隋,你这小子怎么回事啊!这么大的事都不知道和家里人说一下嘛!”

    燕隋瞧着边上正在挑选东西的黎悠梦,压低声音,“我还没有来得及说。”

    “闷葫芦!”宋一唯轻哼。“这种事,你好歹和家里说一下啊,怎么着,你在临城定居,就准备把这边给抛弃了嘛。”

    “夫人,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

    “燕隋,这个好看嘛!”黎悠梦手中拿着一个奶瓶,笑靥如花。

    “她在你边上啊!”宋一唯立刻变了声音,格外温柔。

    “嗯。”

    “你不早说!”宋一唯叹了口气,“这段时间你就别忙了,专心在家陪她,女人怀孕很敏感。”

    “我知道。”

    “回头我把要注意的事项列个清单给你,你这孩子真是,行了,你好好陪悠梦吧,我先挂了!”宋一唯揉了揉眉心。

    其实燕隋被老爷子接过来的时候,她是很不喜欢的。

    戾气太重。

    而且不让人亲近,更别说亲近别人了,也就是对老爷子有几分好脸色,不过宋一唯还是拿他当儿子疼的,只是后来因为燕泓的关系,倒是有些疏离了,燕泓过世之后,燕隋就变得更加沉默寡言。

    过了半晌,燕隋的手机就接收到了许多宋一唯发来的图片内容。

    黎悠梦凑过头,“燕伯母对你挺好的啊。”

    “嗯。”

    “怎么觉得你不太高兴啊。”黎悠梦挽住燕隋的手臂。

    燕隋摇了摇头,“还要买东西嘛?”

    “不用了,差不多了,对了,过些日子燕老爷子八十大寿,我这样估计也不能陪你去了,那你就只能一个人去啦。”

    “好!”

    “听说这次寿宴,京都有头有脸的人都去了,还有许多名媛千金……”黎悠梦瞥了一眼燕隋,忽然停住脚步,燕隋下意识的停住,黎悠梦伸手帮他整理了一下衣领,“那些姑娘听说都长得特别漂亮。”

    “不及你!”燕隋说话依旧波澜不惊的,即使说着情话,也是一本正经的。

    “不许多看她们一眼。”

    “绝不看。”

    “反正我不在你身边,你也要记住,你是有老婆的人。”

    “嗯。”

    “明明是寿宴,怎么请了那么多名媛千金啊!”黎悠梦挑眉,这事儿还是前不久从姜熹那边听来的。

    “因为四少,轩少,还有楚家的两位公子都在。”

    “京都剩下的黄金单身汉啊!”黎悠梦咋舌,“不过那个沈四少,长得真好看。”

    燕隋沉默不语。

    “我这个女人站在面前,都觉得自惭形秽!”

    燕隋挑眉,不许我看别的女人,居然在我面前夸别的男人。

    “可惜了,这次去不了京都,不然……”

    黎悠梦话音未落,燕隋忽然俯身,一张放大的脸,陡然出现在她面前,吓了黎悠梦一跳,“你……嗯——”

    下面的话淹没在两个人的唇齿之间。

    这是商场,周围都是人,黎悠梦脸上一阵燥热,伸手推开燕隋就往前面走。

    燕隋快步拉住她的手,紧紧扣住。

    “那么多人看着呢,你怎么这么不害臊!”

    “你是我老婆!”

    “那你也不能……”

    “他长得那么好看?”

    “我是欣赏,又不是喜欢!”

    “那你喜欢什么!”

    燕隋仍旧是正经脸,黎悠梦被他看得脸部发烫,伸出手指,挠了挠他的手心,“你!”

    燕隋最佳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

    没走两步,黎锦荣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一家店的门口。

    “哥——”

    黎锦荣示意身侧的工作人员下去。

    “逛街?”黎锦荣瞧着燕隋一只手提着满满的东西。

    “你呢,怎么会在这里?”

    “视察!”黎锦荣伸手将黎悠梦额前的碎发拨到一边,“脸怎么这么红,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别总是乱跑!”

    “我没有!”

    “那是什么!”

    “没什么。”黎悠梦悻悻地垂头,总不能说是被亲的吧。

    她可没脸说。

    “燕隋,你别总是惯着她,偶尔也需要严厉一点。”

    “好!”

    “哥,你这是让我老公管我嘛!”黎悠梦不干了。

    “我就是想和你说,注意肚子我的小侄子。”

    “可能是小侄女呢!”黎悠梦笑着摸了摸肚子。

    “走吧,今天中午我请客。”黎悠梦揉了揉她的头发,拉着她的手就往前面的餐厅走。

    燕隋瞧着两个拉在一起的手,这心里却格外不舒服,顶着一张怨妇脸跟着进了餐厅。

    黎悠梦刚刚落座,就要去洗手间,燕隋就跟了上去。

    黎锦荣喝了口白茶,之前总是看不好他们,燕隋虽然不是很会变通,不过对自家妹妹是真的没得说,尤其是经历了之前的事情,黎锦荣算是在心里认定了这个妹夫。

    他们婚后两年,尤卫兰就很想抱孙子了,毕竟燕家当时三个孩子都会走了,尤卫兰自然也想抱孙子,趁着带黎悠梦和燕隋体检为由,让医生好好给她检查了一下,这是不是有问题啊,怎么到现在也没孩子啊。

    结果医生直接和她说,黎悠梦居然还是个处女。

    这可急坏了尤卫兰。

    她又不好张口去和燕隋说这事儿,就只能让黎锦荣去问。

    黎锦荣那叫一个尴尬啊,不过考虑到自家妹妹的终身幸福,他还是硬着头皮问了燕隋。

    “燕隋,你是不是不行啊!”

    燕隋沉默。

    “你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就直接说,不行可以去看医生啊。”

    继续沉默。

    “其实男人嘛,有点事情,也是很正常的,我们都是男人,你也别不好意思开口,我都可以……”

    燕隋盯着黎锦荣看了半天,“大哥,你是不是被人下蛊了!”怎么总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我……”黎锦荣真是被气得半死,这小子是在变相说自己有病是嘛。“你和悠梦到底是怎么回事,结婚两年了,居然都没……咳咳,都没那啥,是我妹妹没有吸引力,还是你不行啊!”

    燕隋这才恍然大悟。

    “她对男人有点抵触,我想多等等。”

    黎锦荣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那事情过去两年多了,黎悠梦看起来也很正常,所以都没往那事儿上面想。

    “我可以用一辈子慢慢等她,等她适应我。”

    男人眼神的笃定,让黎锦荣心悸。

    *

    “哥,你怎么在发呆啊!”黎悠梦大步走过去,直接坐到了自家哥哥边上,倒是把燕隋晾在了一边。

    “没什么。”黎锦荣笑了笑,“你这是买了多少东西,你就该好好在家休息。”

    “我这是给小西买的,又不是给你们,顺便给小北和小白也买了点,就是不知道他们喜不喜欢,说起来也好久没瞧见他们了,也不知道长高了没有。”

    黎锦荣倒是庆幸黎悠梦不能去京都。

    也不知道燕殊给燕小西都说了些什么,这燕小西只要瞧着自己和姜熹说个话,就和防贼一样的盯着自己,那看得他心里膈应得慌。

    燕殊忽然从口袋中摸出一叠照片直接放在了黎锦荣面前。

    都是女人的照片,黎锦荣脸一黑。

    “妈吩咐的!”燕隋说得理所当然。

    黎悠梦悻悻地低头喝水,不再说话。

    这几年,尤卫兰从未放弃过给他相亲的念头,尤其是随着燕老爷子寿宴将近,京都也有不少名媛千金,黎家虽在临城,可是在全国也是有名的大贾,想要嫁入黎家的人自然不少,这些都是京都的名媛,黎锦荣看着照片简直头疼。

    “我妈都开始从你下手了啊,简直丧心病狂了。”黎锦荣揉着额角。

    “哥,你就没一个看得上的嘛。”黎悠梦倒是拾起照片,翻了翻,“我看着都挺好的啊,要不然你接触一下试试看?”

    “算了吧,我那么忙!”

    “妈说公司的事情,父亲会打理,让你到京都安心相亲,我会负责督促你。”燕隋神情严肃,一本正经。

    因为相亲的事情,所以黎锦荣和燕隋到京都比旁人都早一些。

    傍晚的飞机,姜熹开着带燕小西去借机,姜熹正用蓝牙耳机和黎悠梦通电话,听说了相亲的事情,乐到不行。

    结果燕小西见到黎锦荣的第一句话就是!

    “锦荣舅舅从临城一路相到了京都,好牛!”

    黎锦荣差点被背过气去!

    ------题外话------

    燕隋和悠梦好久没有出场了哈,咳咳……

    我绝对没有把他们忘了,我发誓(看我真诚脸)

    *

    自从室友走了,我就一个人在宿舍,结果被告知要搬宿舍,我这一大堆东西,运来运去的,腿都要断了。

    家里出了点事,我下去还得忙不停蹄的赶回家,如果我明天没有按时更新,绝对是被累死在半路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