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45 捧杀才是最伤人的(二更)

正文 245 捧杀才是最伤人的(二更)

    战霆和莫家父母是第二天一早才得了消息,忙不迭的往病房跑,此刻病房已经挤满了人,毕竟部队的战友都没离开。

    战北捷昨晚闲得蛋疼,一个个的发短信,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要有孩子一样。

    莫云旗第二天是被一次次的开门关门声吵醒的,当她睁开眼,就被吓了一跳,这满屋子的人为什么冲着自己笑得如此诡异。

    “小旗,醒了,还难受嘛!”韩悦挤到前面,握住她的手。

    “我没事,有点渴!”

    几个男人直接冲过去倒水,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媳妇儿,喝水!”最终还是战北捷动作快了一步。

    莫云旗抿了抿嘴角,只是水还没喝下去,腹部难受,她直接趴在床头就开始疯狂的呕吐,叶繁夏和姜熹都吓了一跳。

    尤其是姜熹,她几乎没什么孕吐的经验,瞧着莫云旗这般模样,忽然对于怀二胎,有些心有余悸。

    “小旗——”韩悦脸都白了,她可没想到莫云旗的反应会这么大。

    “我没事!”莫云旗甩甩手,漱了下口,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干了。

    而此刻门口已经围拢了许多医护人员。

    一大早就尽看见人往这间病房去了。

    来的最早的是燕家人,秦浥尘夫妇,战家,莫家……最后楚濛都到了。

    这一时间,整个病房几乎聚集了所有权贵,有许多都是只能在电视上才能见到的,看热闹的人更是络绎不绝。

    莫云旗莫名有种感觉,自己像是动物园的动物,此刻正在展览。

    索性战霆很快便把客人都送走了,病房这才安静下来。

    *

    关家

    董风辞约了关戮禾去医院看望莫云旗,正好路过关家,所以她直接过来与关戮禾汇合。

    “夫人,您稍等一下,爷马上就好!”关苏迎董风辞进屋。

    董风辞进来的时候,草坪上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车子,但是客厅里面却格外的安静,这一大清早,是出什么事了嘛。

    “是不是出事了?”

    “就是例行开会而已,您先坐一下,我让备茶。”

    “好!”

    关苏招呼完董风辞,就匆匆的往会议室走。

    董风辞坐着无聊,去院子里逗逗小鱼儿。

    “你说这次关爷还能稳住这个位置嘛。”

    “我觉得悬!”一侧墙角的几个人在窃窃私语,董风辞手中拿着鱼食,忍不住竖起耳朵神情严肃。

    “小姐死了,这族里的长老都怀疑是爷做的手脚。”

    “又没有证据。”

    “不过最恨她的人除了关爷还有谁啊,而且那个地点那么特殊。”

    “其实小姐死不死,都只是那些人想要爷下台的借口而已。自从爷上台之后,各种改革,就是最赚钱的生意都不做了,那些人估计早就对爷不满了。”

    “不知道触犯了多少人的利益,我听说小姐背地里还在制作新型的药物,很容易成瘾,销量很不错,她一个人怎么可能成事啊,肯定家里有内鬼帮忙,这次她一死,又被警方抄了几个窝点估计家里有人坐不住了。”

    “不过爷也太固执了,关家本来就不是做什么正经生意的,那么赚钱的活儿不干!”

    “爷早就说了,坚决不碰那东西,之前有人和他提过,第二日不就横死了么!”

    “爷也太执拗了!”

    “听说之前小姐用那东西害过夫人,爷忌讳得很。”

    “他们之前就觉得这几年赚的少,爷失踪那会儿,他们恨不得马上就把小姐扶上位,要不是燕家那位小少爷给搅和了,我看那生意已经被提到明面上了,肯定是想借着小姐这事儿和爷兴师问罪,最好是直接拉下马。”

    “爷又不是善茬,估计已经想着如何拔钉子了!”

    董风辞低头给小鱼儿喂食。

    与此同时,会议室内的情形,颇有几分剑拔弩张的味道。

    关戮禾坐在上首,双腿随意的交叠,神情慵懒随意,低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任凭一桌子的几个人,已经吵翻天了,他也是无动于衷。

    “你们有什么证据说小姐的死和爷有关,混这行的,谁没有几个仇家,你们别借题发挥。”

    “除却他,还有谁有这个本事做这种事,而且那地方还是之前关过董小姐的屋子,到底是谁做的,不是很明显嘛。”

    “难不成就不是有人恶意栽赃嘛。”

    “我们能想到的,警方也会想到,到时候警方到关家,查出这个事儿,那我们想要事后寻找对策,是不是太迟了。”

    “少说晦气话!你们在想什么,我很清楚,不就是关歆死了,你们的财神爷没了吗,你们私底下和她做的那些龌龊事,别以为我不知道。”

    “你胡说,我和她做什么了,我好歹也是看着她长大的,给她说几句话不行嘛!”

    “我没说不行,那你们现在是什么意思!”

    “警方肯定很快就会过来,爷若是被带走了,我们总得寻找对策吧,戮禾,你说呢!”

    在座的基本都是关戮禾的长辈,已经讨论了整整一个小时。

    关戮禾眯着眼睛,睥睨众生般的看了他们一眼,“什么对策?是不是现在应该选个临时的人,暂代我的位置。”

    “是暂代,还是直接要把我取而代之啊!”关戮禾冷笑。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就是以防万一!”

    “我做事一向很分寸,而且这个位置,不是谁想坐就能坐的,你们说来说去,不过是觉得我挡了你们的路,我可以暂时离开这个位置,谁像坐,站出来!”

    关戮禾这话说得,就是觊觎关家家主,也无人敢跳出来啊,这不等于找死嘛!

    关戮禾冷笑,“想要坐这个位置,就得做好把脑袋悬在裤腰上的打算,你们年纪不小了,都想多赚钱收手,谁都不想混到这个位置上,哪天还死于非命吧!”

    众人心头一凛。

    “我的位置,谁想坐,尽管来!”关戮禾说着直接起身,“没事的话,就散了吧,正好出去吃早饭。”

    结果吵了半天,就被关戮禾几句话给打发了,本来想挑事的人,心里很不爽,却又没有半点办法,只能忍了。

    董风辞见一大群人乌央乌央的从屋子里出来,脸色都颇不好看,她拍了拍手往里面走,关戮禾正好从里面出来,差点撞了个照面。

    “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他们敢嘛!”关戮禾冷哼。

    “那就……嗯——”董风辞话音刚落,嘴唇就被吻住,关苏简直想骂娘了,这一大早的,自己刚刚担心的要死,生怕他们忽然在里面干起来,好不容易松了口气,一出门,就被硬生生喂了一口狗粮。

    关戮禾恨不得要将她的呼吸夺去,这吻来势凶猛,董风辞被他吮吸的舌头都麻了,她下意识的伸手要推开关戮禾,却被他紧紧搂住腰,直接扣在怀里,按住她的双手,不许她动弹半分,灵活的舌头长驱直入,汲取着独属于她的甘甜。

    察觉到怀中人的不舒服,关戮禾的动作才变得温柔许多,缱绻的舔舐着她的嘴角。

    不同于刚刚的疼痛感,现在这般才越发勾人,酥麻瘙痒,弄得董风辞心里痒痒的,她直接伸手扯住关戮禾的衣领,略微有些青涩的咬住了他的嘴唇。

    关戮禾微微一笑,抱住她的腰。

    “想要啊?”

    董风辞拧眉,这男人今天怎么如此磨叽。

    接个吻,都如此磨叽。

    “快点!啊——”董风辞这话刚刚说完,关戮禾将她打横抱起来就往楼上走。“等会儿,你干嘛呢!”

    “你不是想要嘛,我满足你啊。”

    “我说的不是这个,就是接吻而已,不是和你上床!”

    “那就在床上接吻!”

    “我不要!”

    “我想要!”

    ……

    关苏看着上楼的两个人,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不虐狗会死啊。

    只是到了楼上,关戮禾也就亲了她两口,就没动作,搂着她,“睡会儿吧,我好累。”

    董风辞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身侧就传来关戮禾均匀的呼吸声。

    董风辞看着他熟睡的脸,眼角的疤痕越发狰狞,伤口很深,看得出来当时关老爷子有多用力,他以前一向偏疼关戮禾,虽然外人都说关老爷子很凶残暴虐,不过董风辞的印象里,却是个和蔼的老人,谁都想到……

    捧杀才是最伤人的。

    *

    莫云旗孕吐得十分厉害,部队那边已经请了假,不过很快战北捷的假期就结束了,此刻正坐在军用吉普车内,一脸沮丧。

    “一个小时,你平均一分钟叹一口气,能不能好了。”燕殊无奈。

    “为什么没有陪产假!”

    “你咋不上天啊。”

    “不放心。”

    “你留在那里也没用。”

    “最起码陪着她,看着我就安心不少。”

    “我只看见她每次见着你,吐得就更加厉害了。”

    “我长得很让人恶心?”战北捷拧眉。

    却逗得燕殊扑哧一笑,“行了,别想了,当时熹熹怀孕,我基本也没陪着,没办法,军人嘛。”

    “哎——”战北捷又叹了口气,侧头看着窗外。

    刚刚到了部队,他们就被卫首长直接叫去了办公室。

    办公室内已经坐满了人,一侧的白板上悬挂着一张地图,燕殊定睛一看,那不是京都的嘛,有几处已经被标红。

    “快坐!”

    在座的人立刻给他们让出了两个位置。

    “首长,您让我们回来,该不会又是有任务吧。”燕殊看着面前的一个文件,“闪电行动”!

    “这次的任务时间紧,任务重,我已经调派了各个部门的精英,现在就是商讨一下对策。”

    “京都的?”燕殊指着地图,“谁的胆子这么大,会在京都的地盘上作乱。”天子脚下,这不是找死嘛。

    “我们接到线报,过些日子会有一批货抵达京都的港口码头。”

    燕殊挑眉,将手中的文件递给战北捷。

    “只是我们现在还无法确定到底停靠在哪个码头。”

    “京都有三个大港,每个港口都有数十个码头,若是不确定范围,这无异于大海捞针。”燕殊手指叩打着桌子。

    “这个问题,我们的情报部门会解决的,现在主要是分配一下那日任务的主要参战人员,北捷,你可以嘛。”

    “他不……”

    燕殊话音刚落,战北捷就直接跳了出来,“时刻准备着!”

    “好!”卫首长拍了拍他的肩膀,“坐下吧!因为北捷和燕殊对这一带地形比较熟悉,所以由你们两个带队,任务暂定是在十日后晚上,从现在开售,手机和通讯设备全部没收。好好准备!”

    “这么快!”燕殊拧眉,他还没给姜熹打嗝电话呢。

    “任务重,燕殊,你别给我总是吊儿郎当的,给我打起精神!”

    “我什么时候在这种事上掉过链子,您放心吧!”燕殊笑了笑,侧头看向战北捷,“你可以不去,反正刚刚休假回来,休息几天也好,没事给小莫同志打个电话,现在要封闭训练了,你咋整。”

    “正好让我集中注意力做事,不然总是分心!”战北捷起身,忽然身侧大茶杯被他碰落,溅了一滴水,燕殊眼皮一跳。

    没来由的一阵心悸。

    ------题外话------

    忽然发现小说已经进入最后的收尾阶段了,好快啊……

    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