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43 逊毙了,送上门都不亲(二更)

正文 243 逊毙了,送上门都不亲(二更)

    莫云旗走在前面,五米长的裙摆摇曳拖在地上,划出一道美丽的弧度,燕小西和燕小北两个人都是面无表情。

    一脸要死不活的模样。

    却萌翻了在场的人。

    “这是不是燕家两位小少爷啊,太可爱了吧,怎么穿裙子啊。”

    “瞧他那一脸怨念的模样,简直太萌了。”

    “你们觉不觉得他们站在一起,也像一对金童玉女啊!”

    ……

    燕小西和燕小北对视一眼,金童玉女!

    他们想吐好嘛。

    燕家的众人,已经惊掉了下巴。

    燕殊也顾不得膝盖上的疼痛,指着燕小西,“怎么回事,他不是不当花童了嘛,这身衣服是怎么搞的,裙子啊。”

    “小西撺掇燕小北和莫韶光打架,把小白给惹哭了,眼睛都肿了,自然不能上场,临时找不到人替代,只能小西上了。”姜熹双手一摊,也显得很无奈。

    秦序羽本来兴致缺缺,陪自家妹妹玩,忽然瞧着燕小西这一身装扮,差点没破功。

    “搞什么呢!”燕笙歌抱着秦小蛮,一脸懵。

    “可能是为了搞笑。”秦浥尘挑眉,锐利的目光将燕小西从头到尾打量了个遍。

    燕小西十分绝望的从众人面前经过,路过秦家众人时,他恨不得将头埋在地里。

    丢人啊!

    他燕西英明一世,居然毁在这里。

    “呦——他后背还是镂空的呢!”燕笙歌轻笑。

    因为裙子是为燕小白准备的,自然不是燕小西的size!只能从后面剪开,用一点别针扣住,所以后面整个都是镂空的,倒是别致。

    燕小西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

    尤其是当他听见秦浥尘接下来的话。

    “不过倒是挺性感,你瞧后背那肉,还一颤一颤的!”

    燕小西险些呕血。

    秦浥尘绝对是故意的。

    燕家人就坐在秦家前面,此刻表情已经从石凌乱状态回过神,都是一脸幸灾乐祸。

    “我英明一世,没想到会毁于一旦。”燕小西咬牙。

    燕小北双手托着裙摆,漫不经心的扫了他一眼,“你还挺合适女装的。”

    “屁——我是男人,男人,你懂不懂。”

    “我知道。”

    “我是有小jj的男人!”

    “冷静点,别把裙子撑开了,再露出你黄黄的内裤,可就真丢人了!”

    燕小西气得脸都涨红了。

    燕殊倒是第一次瞧见燕小西吃瘪,笑得嘴巴都抽了。

    “燕小西这就是活该,唯恐天下不乱。”姜熹颇为无奈,却和众人一样,摸出手机,不停的拍照。

    “你就是这么当妈的啊,你儿子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情拍照。”

    “这极有可能是燕小西这辈子唯一的黑历史,我得多拍两张。”

    不过姜熹这话倒是说对了,这确实是燕小西一辈子唯一的黑点,每每想起,都气得想杀人。

    *

    f国

    楚老太太正坐在院子,面前趴着一排的柯基,二三十只,一字排开,那肥嘟嘟的身子,莫名有些喜感,而她怀里还抱着一只小柯基,海风摇曳,阳光温暖,她眯着眼睛,脸色有些白,嘴角却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

    “嗡嗡——”她放在身侧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两下,怀中的柯基肥硕的身子抖了两下。

    “老夫人!”一侧的佣人立刻将手机递过去,大少爷的?

    楚老太太刚刚眯了一会儿,忽然被震醒,显得很不爽。

    那人显然也了解老夫人的脾性,神色也显得有些紧张。

    她接过手机,这小子,不给自己打电话,给自己发什么东西啊。

    楚老太太眯着眼睛,拿起一边的老花镜,这才点开手机,燕小西穿着白色小裙子的视频立刻出现在她面前,伴随着婚礼进行曲,他一脸的怨念,这反差萌,逗得老太太笑得一脸褶子。

    “老夫人,什么事这么高兴啊。”管家从里面出来,斟上红茶。

    “小宝贝儿,太可爱了。”楚老太太反复将视频看了十几遍,这才心满意足的将手机收好。

    “老夫人,那是谁家的孩子啊,长得真可爱。”管家弓着身子,恭敬的站在她斜后方。

    “我们家的。”

    众人一愣。

    楚老太太也是太兴奋了,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太急了。

    端起红茶,压了一口茶,“楚楚那孩子认的侄子,可不就是我家的嘛。”

    “原来是燕家小少爷啊,我说长得这么那么可爱呢。”管家笑道。

    楚衍现在一回家,别的事情不做,到处搜罗各种好玩好吃的,直接空运到燕家,对燕家这位小少爷的上心程度,简直令人瞠目结舌。

    “当然可爱啦。”楚老太太听见有人夸燕小西,心里美滋滋的。

    “长得这么可爱,谁见了都会喜欢的!”管家笑着帮楚老太太倒茶,“既然老夫人这么喜欢,何不接小少爷过来住几天,小公子也这么喜欢,我还是第一次见小公子对人这么好。”

    “我倒是想啊,不过燕家那老头子哪是那么轻易肯放人的啊,放在心尖上,宝贝着呢。”楚老夫人叹了口气。

    “肯能是小少爷年纪太小,家中不放心,您若是真的喜欢,不如和大公子说一下,请小少爷一家来做客。”

    “算了,他父亲职业特殊,哪是那么容易出国的。”

    管家这才想起,这燕二少是当兵的。

    而此刻传来车子行驶的声音,本来趴在地上的柯基,都纷纷抬头朝着门口看过去。

    从大门到古堡这边,需要经过一大片草地,大得足以打高尔夫,老夫人眯着眼睛。

    “大小姐来了。”

    “她怎么来了!”她的口气不悲不喜。

    “不是说好,今天接您去医院做检查嘛。”

    楚老太太这才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让人把狗都抱回去。”楚老太太将手中的柯基交给管家,继续闭目养神。

    迎面而来的人,瞧着老夫人又闭眼睡觉了,原本噙着笑意的眸子,有一瞬间的黯淡,却又瞬间恢复了神色,穿着国际名牌的高定,光是脚上的高跟就足有六位数,拎着香奈儿的当季最新款包包,一头盘发,气质出众,她身后还跟着一个二十五六的女孩,也是一身高定,嘴角挂着清浅的笑意,温柔细腻。

    没等她们开口,楚老太太眯着眼睛,显得颇为不悦。

    “你们是准备带我去医院检查,还是准备去走秀啊。穿成这样,是生怕别人不懂,我生病了嘛!”

    母女两个脸色有些难看,却还得保持微笑。

    “妈,怎么会呢,我们穿得就是寻常衣服而已。”

    管家继续给老夫人添茶。

    “外婆!”

    “嗯。”楚老夫人轻哼一声,看出来是神色。“你们寻常的衣服都是这么贵的啊,看样子这几年赚了不少嘛。”

    “妈,瞧您说的,我们再怎么赚钱,也不如小濛啊,我们赚得钱都是他的零头而已。”

    “这倒是实话,那孩子确实很有做生意的头脑。”

    女人脸色一白,她不过是客套一下,没想到却被一堵。

    她身后的女孩立刻笑着走过去,“外婆,前些日子,听说您出去旅游了,去哪儿了啊,好玩嘛?”

    “你在打听我的去处嘛?”楚老太太挑眉。

    “我不是也要毕业了嘛,打算和同学毕业旅游,不知道去哪儿。”

    “你要毕业了啊。”楚老太太好像这才想起这事一般。

    女孩心里有些不舒服,脸上的笑容却更甚。

    “想邀请外婆、大哥、二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空啊。”女孩笑容甜美。

    “我这身子骨,是禁不起折腾了。”楚老太太这算是拒绝了。

    “大哥和二哥呢?”

    “你可以自己问。”楚老太太说得浑不在意。

    “我听说外婆的家乡很漂亮,正好大哥和二哥也在,我毕业旅行想去那里转转,可以嘛。”

    “你是成年人,做什么事,不需要和我说。”楚老太太伸了伸手,管家立刻给她拿过拐杖,而此刻她的手机忽然响了一声,她忙不迭的摸出手机,定睛一瞧,又笑出了一脸褶子。

    “太可爱了!”楚老太太心满意足的盯着手机看了半晌,才收起手机。

    “妈,看到什么这么开心啊。”

    “没什么!”楚老太太这话让女人脸色又是一白,却还是硬着头皮走过去扶住老夫人了。“妈,我已经约好医生了,还是从d国专门飞过来的,来给您看病。”

    “嗯。”

    *

    医院

    轩陌身上没什么大碍,就是胃病有点麻烦这会儿正在吊瓶,楚衍坐在床边,低头玩着手机,手机忽然震动起来,那备注竟然是。

    “白莲花!”

    手一抖,手机落地。

    轩陌没睡着,看着他一副见了鬼的模样,“楚大哥的电话?”手机还在震动。

    “不是。”楚衍捡起电话,“喂——”

    “二哥!”

    “嗯。”

    “过一段时间我能去京都找你玩嘛。”

    “你来这里干嘛!”楚衍明显有些不悦。

    “人家想你了嘛,你去那里,一待就是大半年,我的毕业典礼你能来参加嘛。”

    “恐怕不行。”楚衍压根都忘了她还在上学的事情。

    “好吧。”

    轩陌极少瞧见楚衍这般模样,倒是一乐,“女的?”

    “嗯?”

    “前女友啊!”

    “我呸,你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她要是我女朋友,我就去跳海。”

    “用得着嘛,这女孩有多么恐怖啊,能把你吓成这样,也是不容易。”

    “倒也不是怕她,就是不喜欢,也不想接触。”

    “是不是追你追得太紧了。”

    “算了吧,要是被这种女人缠上,我宁愿去剃度出家,当和尚。”

    “有这么严重嘛,你平素不是很任性的嘛,直接拉黑不就好了,干嘛还搭理她。”

    “我特么的倒是想啊,可是不能啊。”楚衍双手一摊,直接趴在床上,“哎,我姑家的那个!”

    轩陌这才想起,楚衍确实有个姑姑。

    “平时总要见到的,我倒是把她拉黑过,回头人家笑眯眯的问我,是不是手滑把她拉黑了,我能怎么办,我只能又把她加了回去,用我哥的话,不要破话家里的生态和谐。”

    “她没生气?”

    “她要是生气,小爷就直接和她吵了,直接闹翻倒是省事了,偏偏她就是不会生气啊,还总是对我笑眯眯的,搞得我很尴尬啊,事后又被大哥训斥了一顿,憋屈死我了。”

    轩陌摩挲着下巴,呢喃自语,“这姑娘倒是有趣。”

    “什么有趣,就是做作!看着不舒服!”

    “能让里不舒服的人也不是一般人啊。”

    “何止不一般啊,那简直是非同寻常好么!而且还说要来京都,简直作死,夭寿啊!”楚衍简直想死。

    轩陌笑了笑,抬头看了看吊瓶的药水,继而看着还在哀嚎的楚衍,“她和熹熹都是你姑姑的女儿,你怎么对待他们差别那么大。”

    楚衍身子一僵,“哎呀,说来话长,反正我就是不喜欢她,她怎么能和熹熹姐比啊。”

    “她若是真的来了,和熹熹撞上,咋整。”

    “怎么着,她还想上天不成!”楚衍傲娇的仰着头。

    *

    礼堂

    婚礼结束,正在抛捧花,一些未婚的姑娘都一脸殷切的盯着莫云旗。

    相比较这边的热闹,还有一个地方更加热闹。

    燕小西和燕小北正生无可恋的坐在一边!

    缓神。

    他俩都暗自下了决定,无论如何,以后都绝对不要再当花童了。

    燕老爷子正和董老夫人坐在他们身侧聊天,而燕小西和燕小北显然已经成了参加婚礼人的观光景点了。

    若不是燕老爷子严肃刻板,有些吓人,这些人绝对会扑上去和燕小西合照。

    燕小西直接跳下凳子,这地方已经不能待了。

    “你干嘛去啊!”燕小北立刻追上去。

    “不要你管。”燕小西撅着嘴巴,赌气状。

    “婶婶说,让我们在这里等着,待会儿就去换衣服,你到底要干嘛啊!”

    燕小西扭头看着燕小北,边走边说。“你穿得这么正常,被围观肯定也不觉得有什么,我这是什么东西啊,你说我能去干……嗷——”

    燕小西话音未落,直接撞到了门旁的柱子上。

    “小西,怎么啦!”燕老爷子急忙走过去,看着他捂着脑袋,小脸皱成一团,那叫一个心疼,“给太爷爷看看,是不是撞到哪里啊。”

    “好疼!”燕小西眼泪都要被撞下来了。

    “我还以为你要干嘛呢,原来是干……柱子!”燕小北双手一摊。

    燕小西气得要死,狠狠瞪了燕小北一眼。

    “小北,少说两句,来,给太爷爷看看。”燕老爷子心疼的扯下燕小西的小手,额头一片红肿,撞得还真不轻。

    “疼不疼啊,怎么怎么不小心。”

    “疼死了!”燕小西一脸委屈。

    检查了一下,也没大碍,因为很快宴席开始,燕老爷子本来想带他去检查一下脑袋,这孩子还小,若是撞出什么脑震荡,可就完了。

    可是燕小西看着吃的,哪里还挪得开步子啊。

    “爷爷,您就别担心了,我小时候还从树上摔下来呢,不也没事嘛。”燕殊笑了笑。

    “你这皮糙肉厚的,怎么能和我们家小西比。”

    燕殊僵直身子。

    他就不该来自讨苦吃。

    宴会开始之时,燕小西安静的坐在燕殊和姜熹中间,头顶一个青紫色的大包,虽然头发遮住了大半,却也显得有些吓人。

    姜熹看着心疼不已。

    “小西,我带你去擦点药吧!”

    “麻麻,你没听过那句嘛。”燕小西拿着一个鸡腿,啃得不亦乐乎。

    “什么?”

    “药补不如食补,我吃多吃点就好了!”

    姜熹和燕殊对视一眼,本来还担心脑袋撞坏了,现在看起来,只要还知道吃,那就肯定没问题了啊。

    而此刻有宾客起哄让台上的莫云旗和战北捷接吻,起哄声起此彼伏,饶是脸皮厚实的战北捷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站在莫云旗面前,都有些手足无措了。

    “战队,啵一个啊!”

    “啵一个!”“啵一个!”下面的起哄声越来越大。

    莫云旗红着脸,等着战北捷动作。

    战北捷现在紧张的都不知道手脚该怎么安放了,莫云旗红着脸的模样秀色可餐,他胸口膨胀,心跳一点快过一点。

    “少儿不宜!”燕殊伸手遮住燕小西的眼睛。

    “不就是互相吃口水嘛,电视上经常播!”燕小西低头啃鸡腿,“战叔叔好逊,人家都送上门了,还不亲!”

    燕殊等人就坐在战北捷最近的座位上,战北捷一听这话,整个人都不好了。

    ------题外话------

    老战:燕小西,你给我出来!

    燕小西:干嘛,啃鸡腿呢!

    老战:你再搞事,我就不许你吃东西!

    燕小西:(丢掉鸡腿)没天理啦,人家刚刚帮了你,做了花童,那种衣服都穿了,你现在居然要过河拆桥,不活了,不吃啦……啊——

    推文:大雪人《军爷谋婚:痞妻撩人》

    【颜控毒舌撩人狂vs高冷腹黑闷骚男】轻松暖心婚恋爽文。

    这是一个某女绞尽脑汁撩人的血泪史。

    这是一个某男不动声色等着被撩的追妻史。贝奕叶:骨灰级颜控腐女。

    爱好:看个小黄文,欣赏个高清无码男男大战视屏,外加调戏个英俊小哥,靓丽美女。

    目标:用自己无与伦比的魅力将某男掰直。

    结果:某个清晨,某女死鱼一样躺在大床上,妈蛋!说好的高冷基佬,无能不举呢?

    人与人最基本的信任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