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42 你就是个残次品,燕小西被坑

正文 242 你就是个残次品,燕小西被坑

    车内

    楚衍刚刚用力过猛,手心被扯破了几块皮,尉迟正帮忙给他擦药,轩陌本来累极了,止疼药的药效也渐渐显现,他正打算小憩一会儿。

    可是边上的某人总是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就是擦个酒精嘛,这家伙怎么要死要活的。

    燕殊掏了掏耳朵。

    “楚楚,你丫能发出杀猪般的叫声嘛!”

    “擦,小爷手嫩得很,刚刚用力过猛才拉扯坏了,我可不像你,糙老爷们儿。”楚衍冷哼,“哎呦我擦,你能不能轻点儿啊,疼死我了!”

    “楚小公子,我特么的刚刚没涂酒精啊,您能别给自己加戏嘛!”

    “哈哈——”燕殊忍俊不禁,透过后视镜看向楚衍,“楚楚,你丫是戏精嘛。”

    “滚粗!”楚衍冷哼,“快点给我擦啊!”

    尉迟认命的拿着消毒棉球,“其实您这伤口根本不用处理。”

    “都裂口子了!”

    “还不是您刚刚打人打得太欢实。”

    楚衍轻哼一声,侧头看向轩陌,“你还装睡呢,你刚刚是不是笑了!”

    轩陌睫毛闪了闪,幽幽睁开眼,“我是被你要死要活的叫声惊醒的。”

    “我这是本能反应好嘛,真的很疼。”

    “你出来是不是没有和廷煊说。”燕殊正低头编辑短信,“他找你要发疯了。”

    楚衍扯了扯头发,“我出来得比较匆忙,我就算和他说了,就沈廷煊那性格也绝对不会让我来的。”

    “你若是出事了,楚濛估计得把沈廷煊给撕了。”

    “那就和我没关系啦,又不是撕我!”楚衍一脸幸灾乐祸。

    若是被沈廷煊听到这话,估计一口老血都得吐出来。

    “这事儿还不得怪你们,你说你们指定得是什么烂计划,让沈廷煊卧底在关歆身边,是不是疯了啊!若是被发现,关歆不把他碎尸万段才怪。”楚衍轻哼。

    “因为关歆向他抛出了橄榄枝,除却他,我们没有办法得知关歆在京都的军火库到底在何处。”

    “我擦,燕殊,你们一开始瞄准的就不是这批货吧。”楚衍拧眉,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谁告诉你,我们想要这批货了。”燕殊轻笑。

    “我去,你们就是把我和廷煊当成是钓鱼的鱼饵了嘛,我擦——我要去告诉大哥,你们特么的居然利用我。”

    “楚大哥知道这事儿,他是支持的。”

    “我靠——”楚衍跳脚,“他是不是我亲哥啊。”

    “他是不是你亲哥,你不知道嘛。”燕殊一脸兴趣盎然。

    “军火库啊!”楚衍摩挲着下巴,“凭关戮禾的势力,找不到位置?还需要如此劳师动众,用什么调虎离山之计?”

    “这个军火库并不是一天两天,还是从关南的口中得知有这么个地方。”

    “反正都是关家的,关戮禾干嘛这么急。”

    “你说在家门口藏着一个随时可以将你炸飞的炸药包,你会怎么做!”

    “不能吧,关歆还有这本事?”楚衍歪着脑袋,“其实有个地方总让我觉得特别奇怪。”

    “什么!”

    “关歆不是喜欢关戮禾嘛,可是她又想杀他,但是上次在奢侈品发布会,她看着关戮禾的眼神,恨不得黏在她身上,简直都要移不开眼了,这女人会如此心狠?我总觉得雾河那次的爆炸有猫腻。”

    燕殊扯起嘴角,嘴角漾开一层激赏的笑意。

    “具体说说。”说着他从口袋摸出一包被压扁的烟,倒出一根烟,随意点上,靠在座位上,神情咸淡,眯着眸子,神情幽邃,让人捉摸不透。

    “据我了解,关歆当年爱惨了关戮禾,甚至为了他出卖了自己的哥哥,也不算是出卖吧,就是被关戮禾这个阴险的家伙给利用了,害死了她大哥,你要说她心狠吧,根据雾河爆炸来说,她确实是想要了关戮禾的命。”

    “但是你好好想想哈,这女人若是真的恨毒了关戮禾,他俩根本不可能在关家和平共处,就按照她当年给董风辞下药的举动,直接给关戮禾下个药不就完事了嘛,或者暗杀,哪样都可以,偏生还含情脉脉的看着他,感觉不正常啊。”

    “难不成女人都是如此前后矛盾的生物嘛!”

    燕殊嘬了口烟,神色凄迷。

    “看样子你也不算太笨。”

    “我靠,小爷一直很聪明好嘛。”楚衍一听这话,一脸不满。

    “关歆现在的手下,基本都是当年跟着关戮炎的死侍,关歆也算是间接害死关戮炎的凶手,这些人不手刃她,已经很给面子了,在关戮炎死后一直任劳任怨的追随她,关歆似乎还没有这个本事吧。”

    “靠靠靠靠——”楚衍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你的意思是说,她背后有人!”

    “你也说了,她喜欢关戮禾,若说由爱生恨倒是可以理解,但是她前后举动未免让人觉得古怪,前后矛盾,她又没有多重人格。”

    “这也太刺激了吧,你们这次对付关歆,是为了引出她背后的人!”楚衍按住座椅,侧头看向燕殊。

    燕殊扭头,一口烟直接吐在他的脸上。

    “咳咳——卧槽,你干嘛,呛死我了。”楚衍喝酒,但从不抽烟。

    “知道得太多,对你没好处,你就安心做个混吃等死的富二代就好。”

    楚衍嘴角抽了抽,冷哼不想搭理燕殊。

    *

    关歆当听见关戮禾声音的声音,整个身子仿若被寒冰封住,彻骨的寒意从脚底慢慢升起,让她整个身子都僵直了。

    “带走!”关戮禾垂头看了看时间,应该还赶得上婚礼。

    关歆气若游丝,一点力气都用不上,双脚在地上拖行,带出了一大片水渍,直接被扔进了车子的后备箱,里面气温太高,堆满了杂物,机油金属味道扑面而来,关歆隐隐作呕。

    车子飞快的在路上疾驰,经过了一段约莫十五分钟的颠簸小路,车子停住了。

    后备箱被人拉开,一股新鲜潮湿带着凉意的气息扑面而来,关歆脸上身上都是水,小腿慢慢恢复知觉,疼得她脸色煞白。

    就像是腿上的皮肉被人硬生生撕裂开,疼得她要昏厥过去。

    一个大汉拽着她的衣领,将她从后备箱直接拖下来,身子砸在地上,磕到石子,疼得冷汗直流。

    她眼前一阵花白,大口喘着粗气,勉强睁开眼睛,瞧见面前这座废弃的屋子,瞳孔猛然收缩。

    她喉咙发涩,难以置信的看向关戮禾。

    关苏走在关戮禾前面,伸手扯掉屋子前面的警方设置的警戒带,“带进去!”

    “不要——七哥,我不要……”关歆使劲扭动着身子,试图摆脱两个大汉的钳制,可是她腿部没有力气,就像个小鸡仔,被拖进了屋里。

    屋子地面积着厚厚的尘土,一脚下去,扬起一层灰。

    “把准备好的药灌给她。”关戮禾站在门口。

    “七哥——求你,我不要,不要——”关歆此刻才知道怕了。

    “还是原来的配方,我专门找了当年参与事情的人,这药就是小辞喝的那副。”

    “七哥——你不能这么对我。”关歆话音未落,一个大汉已经拿着一个透明玻璃罐过来,里面盛满了灰色的物质。

    关戮禾伸手,那人立刻将罐子递过去。

    “我可是寻了很多人,才问到了配方,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了。”

    “七哥,我是你妹妹。”关歆看着靠得越来越近的男人,不断的往后退,眼中都是惊恐,不停摇着头。

    “她是我的女人,我素来都是有仇必报的人。”

    “七哥,我这么做,还不是因为你利用了我,气不过,才会拿她出气的,你明知道我爱的人是你,若不是这样,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关歆大吼。

    周围的几个人眼观鼻鼻观心,不敢作声,就是呼吸都变得异常谨慎。

    “你不觉得恶心嘛。”关戮禾眯着眼睛,危险而又邪肆。

    “我就是爱你,你让我怎么办!”

    关戮禾忽然迫近,伸手捏住她的下巴。

    “七哥——”关歆下巴传来剧痛,疼得她眼泪差点掉下来。

    “那个董风辞有什么好的,你为什么眼里只有她,我哪里不如她!”关歆眼泪断了线般的往下落。

    “因为你让我作呕,反胃。”关戮禾轻笑,伸手拧开罐子,“既然你这么爱我,这药,就当是我送你的。”

    “你第一次送我东西,居然是这个!”关歆轻笑,泪眼婆娑,她本就生得极美,饶是头发上都是枯枝灰尘,此刻也是漂亮的,惨然一笑,好不动人。

    关戮禾却强硬的捏紧她的下巴,将药水直接灌入她的口中,一滴不剩!

    “呕——咳咳……”关歆趴在地上,咳得喉咙痛,药味太刺激。

    “关戮禾,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就因为我是你妹妹?”

    “这还不够嘛。”关戮禾眯着眼睛,将罐子递给关苏。

    “呵——”关歆轻笑。

    “我早就看出来你处处模仿小辞了,只是无论多像,都改变不了,你不过是仿制的残次品。”

    “在你眼里,我就是残次品嘛!”

    “我最后悔的就是当年没有直接解决了你,不然也不会让我和小辞分开那么久。”

    “那是你活该!”关歆大吼。

    “活活气死了父亲,你以为没有报应嘛,报复不到你身上,也会报复到董风辞身上的,那个女人凭什么和我抢男人,她不得好死,唔——”

    关歆话音未落,关戮禾飞起一脚,直接将她踹飞。

    关歆疼得眼前一黑,整个人蜷缩成一团,而此刻药效渐渐发作,整个身子仿佛被烈火灼烧一般,“哥,哥……”

    “在我眼里,你给她提鞋都不配。”关戮禾说着直接走出屋子。

    而里面的关歆整个身子蜷缩在一起,就像是痉挛般的浑身打颤,关苏走过去,按住她的手,在被她擦拭干净的玻璃瓶身上抹上关歆的手指印,将玻璃瓶扔到她手边,继而走出去。

    “爷,就这么把她扔在这里嘛?”关苏有些不放心,“藏在背后的人,会不会找过来。”

    “不会。”关戮禾说得笃定,侧头看向窗外。

    车子行驶在密林中,夹杂着湿润清香的泥土气息,凉意袭来,让人觉得分外舒服,关戮禾眉头紧蹙,伸手压着眉心,眼底都是阴霾。

    关苏侧头看向关戮禾,董风辞这事儿他还是从制药这人口中得知的零星消息。

    当年关戮禾忙着对付关戮炎,没有想到在清除余孽的时候,被关歆钻了空子,捉了董风辞,当时关戮禾整个人都疯了,到处找人,可是关歆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找不到人,更别提董风辞了。

    所有人都最好了最坏的打算,最后还是从一个路人口中得到了一点消息。

    关歆爱慕关戮禾,按照她想要报仇的急切心情,肯定不会放过董风辞,恨不得毁了她,他们都以为董风辞也许是死了,或者是被下了春药,只是谁都没想到,关歆给她注射了高浓度的药物……

    随着每日间歇不断的药瘾发作,伴随着痉挛抽搐,他们进屋的时候,董风辞已经气若游丝,嘴唇都要咬烂了,浑身都被抠破了,没一处好的,药力太强,送去医院,打了麻药,都无法给她进行检查手术,还是董老爷子自己将她击晕的。

    药力太猛,对她脏器造成了很大的损伤,戒毒过程是难熬的,好不容易有了些起色,董老爷子就将他送了出去,彻底隔绝了她与关戮禾的联系。

    关戮禾压着眉心,神情凝重。

    “爷——我们现在去婚礼现场嘛?”

    “嗯。”

    “要不要我派人去盯着关歆?”

    “不用,一个废物,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关戮禾口气冰冷,仿佛他口中的就是个陌生人一样。

    *

    婚礼现场

    莫云旗正在后台准备,手心沁出了冷汗,化妆师还在给她补妆。

    “姐,我好紧张。”莫云旗声音都急得劈叉了。

    叶繁夏坐在她边上,伸手将她头上的白纱固定了一下,“都是自家人,有什么可紧张的。”

    “我就是有点紧张!”难得看见她冷清的脸浮现出一些惧意,倒是惹得叶繁夏嗤笑两声。

    “姐,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啊。”

    “没事的。”叶繁夏拍着她的肩膀,扭头看着中规中矩坐在椅子上吃糖果的燕小白,“小白,你哥哥呢?”

    “不知道哇。”燕小白舔了舔唇角。

    “这孩子,不是说好,让他在这里等着嘛。”

    “我去找!”燕小白跳下凳子就往外面跑。

    与此同时

    在酒店的走廊里,三个男孩呈三角割据状态,莫韶光背靠着墙,看着面前的两个人,莫名的有些心慌。

    尤其是燕小北,不同于一般孩子的成熟,已经盯着他看了五分钟了,一句话都没说,燕小西双手插在口袋里,眼睛在两个人身上来回逡巡。

    “你们到底要干嘛!”

    本来是燕小西找他过来的,刚刚因为燕小白的关系,莫韶光心里有些堵得慌,还想着和燕小西约一架来着,可是燕小北一出现,他就蔫了。

    燕小北气场太足,感觉和父亲一样可怕。

    “听说你想追我妹妹。”燕小北来回打量着莫韶光。

    莫韶光挺了挺胸脯,“我喜欢小白。”

    “你凭什么!”燕小北轻哼,一脸不屑。

    “我有钱。”

    “你没品位。”

    “我们家有很多车。”

    “我家也不少。”

    “我家有很多珠宝,我爸说,女生都喜欢珠宝。”

    “肤浅!”

    “你……”莫韶光气结,“我喜欢小白,关你什么事。”

    “她是我妹,我不希望她找你这样的。”

    “那是你妹的事情,和你没关系吧!”

    “他会成为我的妹夫,会让我觉得丢人。”

    莫韶光愣了半天,莫名觉得燕小北说得好像有几分道理。

    “可我就喜欢她!”

    “不到黄河心不死!”燕小北轻哼,揉了揉手指。

    “你想干嘛,你要打架嘛!”

    “是让你认清事实!”

    燕小西立刻往边上退,呦——这时候,若是能够来包零食就好了,再不济,瓜子也行啊。

    “小北加油!”燕小西大吼。

    “燕北冥,我不打架,你别过来,我不追你妹妹了不行嘛,嗷——”莫韶光话音未落,燕小北就直接伸手扯下了他脖子上的金锁,“你想干嘛,这个很贵的。”

    “好看。”

    “当然好看了,这可是我过生日,爷爷专门送我的,特别值钱。”

    “不错!”燕小北看了几眼。

    “你喜欢送你好了,你别揍我就成,我爸说男人这张脸比什么都重要。”莫韶光嘿嘿一笑。

    “不行,我是有原则的,说揍你就得揍!”

    “你……”

    燕小白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他们居然在打架,她吓得小脸一白,连忙往回跑去搬救兵,这急得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叶繁夏一听燕小北和人打架了,立刻跑了出去。

    “小北好帅,就是这样,好——”

    “勺子,你快起来啊,你个没用的东西,你怎么这么弱啊,你的饭白吃了嘛,起来啊。”

    “呦吼,就是这样——啊——”燕小西话音未落,整个衣服被人一提,微微扭头,对上燕持一双冰冷的眸子,吓得他身子一哆嗦,呵呵一笑,“大伯父,您怎么来了?”

    “看到还过瘾嘛。”

    “如果给我个瓜子板凳会更好。”

    瞧着燕持和叶繁夏来了,燕小北立刻从莫韶光身上爬起来,整理衣服,他倒是全身而退了,即使莫韶光显得有些惨。

    “燕小北,谁允许你打架了!”燕持冷哼。

    叶繁夏已经跑过去,这哪里是打架啊,分明就是燕小北在单方面的殴打莫韶光啊。

    “韶光,你没事吧!”

    莫韶光倒也没哭,只是伸手擦了擦脸,嘴角有点红。

    这莫韶光的家和莫云旗是远亲,听说两边已经过世的老爷子是表亲关系,国内战乱,大家族分崩离析,失去了联系,过了好些年联系上了,不过随着老一辈的过世,联系得不算多,这次莫云旗在京都举行婚礼,莫家肯定是要过来撑场子的。

    这婚礼还没开始,孩子就被燕小北给打了,这让叶繁夏如何和人家交代啊。

    “小北,到底怎么回事!”叶繁夏冷着脸。

    “他想追我妹。”燕小北那模样,分明在说他没做错事。

    燕持眼皮猛地跳了两下。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你才是癞蛤蟆。”莫韶光脸涨得通红。

    “小白还这么小,他就想拐卖她,我没打死他都是轻的。”燕小北冷哼。

    “韶光就是想和小白玩而已,怎么就扯到拐卖了。”叶繁夏伸手帮莫韶光整理衣服,“韶光,有没有哪里疼,阿姨给你看看。”

    “我就是喜欢小白怎么样,我要让小白做我老婆!”他爸说了,喜欢就娶回家当老婆。

    “放肆!”燕持忽然大吼一声。

    这小混球,浑说什么。

    娶他女儿!

    “大伯父,冷静点!”燕小西此刻还被拎着悬在半空中,“淡定。”

    莫韶光倒也皮实,被燕小北打了,倒也没觉得有多痛,只是被燕持一吼,直接哭了出来。

    “燕持!”叶繁夏头疼。

    姜熹正在四处找燕小西,寻到这里,吓了一跳,“小白,你怎么哭啦!”姜熹立刻把小宝贝搂到怀里,再瞧着另一边,莫韶光也哭了,倒是自家那小子,笑得幸灾乐祸。

    “婶婶——”燕小白就是被吓得,抱住姜熹的脖子,哭得那叫一个惨烈。

    “乖,别哭哈,婶婶抱。”姜熹哄着燕小白,侧头看着怒气冲天的燕持,“大哥,您怎么了!”

    “那小子想娶我们家小白,勇气可嘉。”

    姜熹嘴角抽了抽,莫韶光铁定是被燕持吓到了。

    “童言无忌嘛,莫伯母在找他们了,小白哭成这样,还怎么做花童啊!”姜熹一脸忧色。

    “没事哒,不是要小蛮姐姐嘛。”燕小西挑眉。

    姜熹盯着幸灾乐祸的儿子,一早就把他看够了,绝对是这小子在背后捣鬼。

    这性子到底是遗传了谁啊,简直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燕小白哭了眼睛都红了,这样是不可能做花童的,燕小北倒是没事,衣服上半点褶皱都没有。

    秦小蛮倒是找到了,不过和秦浥尘正在赶来的路上,能不能及时赶到还是个问题,这可急坏了莫家人。

    燕小西一直坐在一边翘着腿,美滋滋的吃着东西,燕小北垂着头,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惹了事,一脸懊恼。

    “小北,多大点事啊!没事,别放在心上。”燕小西拍了拍他的肩膀。

    燕小北狠狠瞪了他一眼,分明是他和自己说什么,莫韶光拉了自家妹妹手,还试图非礼自家妹子,不然燕小北这种性格,怎么会做出这种出格的事情,都是他。

    “你别这么看着我啊,我说真的,多大点事啊。”

    “燕小西!”姜熹拧眉,“都是你惹出来的,你还敢笑。”

    “麻麻,你错怪我了,我什么都没做啊。”燕小西双手一摊,表示很无辜。

    “用粉补补成么?”叶繁夏看着自家女儿,这哭得还一抽一抽的,这怎么上去啊。

    “恐怕还是有些难。”化妆师面露难色。

    “其实找个人代替就好了,两个花童嘛,小西少爷也可以啊。”

    “我不行,我衣服都坏了!”

    燕小西连忙摇头。

    “没有什么小孩备用的衣服嘛!”韩悦急得满头是汗,流程都是早就定下的,现在调整太仓促了。

    “服装师倒是带了两件,但是……”化妆师看着燕小西的,面露难色。

    “他是不是太胖了,不能穿!”

    “这倒不是!”

    “那就交给你了!”姜熹将燕小西一把塞进了那人的怀里。

    燕小西一脸懵。

    自己亲妈就这么把自己卖了嘛。

    燕殊等人赶到的时候,恰好赶上婚礼要开始。

    “廷煊,你这孩子,可算是回来啦!”战霆连忙过去,打量着他,除却有些憔悴,倒是没出什么事。

    “干爹,对不住了,因为我……”

    “和我道歉干嘛,你是我儿子,就算你做错事,我也能给你扛着,快进去,婚礼要开始了!”战霆和他身后的燕殊交换了个眼神。

    那眼神分明在说,“燕殊,好你个小子,又背着我搞事”。

    燕殊悻悻地一笑,直接去寻姜熹,“你去哪儿了!我让你来帮忙招呼客人,你倒好,是不是躲起来了!”姜熹瞪了他一眼。

    “怎么会呢,有点事儿而已,对了,小西呢,是不是躲在那里偷吃呢。”

    燕殊话音未落,主持人已经开始讲话,“下面有请我们美丽的新娘。”

    礼堂的大门,镂空的花色玻璃,折射出了绚烂夺目的光,大门缓缓打开,莫云旗微微垂头,手中捧着一束百合,白纱遮面,清冷出尘,淡雅清幽,像是一朵等人采撷的百合花。

    “小西这小子又去哪儿了,我去找找。”燕殊猫着身子,准备离开座位。

    姜熹扯住他的衣服,“他没事,你……”

    姜熹话音刚落,燕殊眼睛捕捉到了自己儿子,脚下一个趔趄,膝盖撞到椅子上。

    “我靠——”燕殊惊呼。

    姜熹扭头,睁大眼睛!

    为什么燕小西穿的是裙子!

    ------题外话------

    燕小西:盯——

    我:咳咳,你知道什么叫做多行不义……

    燕小西:盯——

    我:谁让你撺掇人家打架来着。

    燕小西:盯——

    我:你别这么看我嘛,我容易害羞。

    燕小西:我和你不共戴天!

    我:我依然爱你啊!

    燕小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