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40 事发!陷阱,关歆被活捉

正文 240 事发!陷阱,关歆被活捉

    战家

    大部分人已经跟着新人去了酒店,零星留下的一些人,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字听着一声巨响,随后便传来了呼救声。

    关歆就站在姜熹对面,上次被姜熹给威胁警告了,这让她心里很不自在,没想到那足有两米五的花架一下子倒下去,直直的朝她压过来。

    关歆身子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秦承宇下意识的伸手去挡。

    铁质的花架,上面缀满了红色的玫瑰花,不算轻,砸在秦承宇的肩膀处,疼得他倒吸一口凉席,可是花架之间的距离离得太近,触碰到了前面的花架,秦承宇已经无法帮关歆挡着,关歆本来是可以躲过的。

    可是她的裙子太长,往后退的时候,踩到了裙角,整个人趔趄了一下,花架直接砸在她的肩膀处。

    “唔——”关歆发出一声闷哼。

    关歆的手下立刻飞奔过去,将花架扶起来,关歆肩膀处砸出一大片淤青,玫瑰花刺扎进去,带起了零星的血珠。

    周围都是惊呼声,战家的管家立刻跑过来,“怎么回事,花架怎么会倒了!”

    “不知道啊!”众人茫然。

    关歆伸手按住肩膀,目光灼然的盯着姜熹,姜熹仍旧站在花架下,这女人怎么敢!

    “关小姐,您没事吧!”管家过去询问,“您受伤了,我们离开帮您叫医生。”

    “不必了!”关歆咬牙,直接推开面前的人,走到了姜熹面前。

    “关小姐,你的脸色不太好,真的不用叫医生嘛,我看挺严重的啊!”

    关歆冷哼,目光落在姜熹身后不远处的几个人身上,董风辞难掩惊讶之色,叶繁夏更是直接冲了出来,看起来对这件事情毫不知情。

    “我真是低估你了。”

    姜熹抿嘴一笑,“您说什么,我不太听得懂。”她的神情淡漠,心里暗想,怎么就没把她给砸死,一了百了。

    “你以为你还能笑多久。”关歆咬着牙,肩胛骨传来的剧痛,疼得她半边身子都麻了。

    “就允许你背地里搞小动作,还不让别人搞了嘛。”姜熹轻笑。

    关歆忽然迫近,和姜熹之间仅剩下几厘米的距离,姜熹眯着眼睛。

    “你就不好奇,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楚衍和沈廷煊都没有回来嘛。”

    姜熹猫眼眯着,慵懒危险。

    “昨晚战家的事情,不过是个开胃菜而已,这事儿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狠话谁都会说!”

    “姜小姐似乎很在乎自己的朋友啊,你这是为黎家那位出头,还是为了董风辞呢!”关歆按着肩膀,目光带笑,斜眯的眸子透着危险的光,恨不得将姜熹吃了一般。

    “别动我身边的人。”姜熹语气轻缓,警告意味十足。

    “呵——”关歆轻笑,语气轻蔑,“待会儿你该跪着求我了。”

    “是嘛!”

    “我倒是想看看,你们还能笑多久。”

    关歆说着扭头就往外面走。

    倒是董风辞朝着姜熹快步走过来,“熹熹,怎么回事,花架怎么就忽然倒了,你没事吧,她有没有和你说什么,你……”

    董风辞这一连串的十几个问题,姜熹顿时头大,“我没事。”

    “你别和关歆正面杠上,那女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我知道!”姜熹拍了拍董风辞的肩膀,示意她放心。

    *

    “小姐,这姜熹未免过于嚣张了吧,回头我们直接把她做了!”

    “什么东西,不就是仗着背后有燕殊撑腰嘛。”

    “有燕殊还不够嘛!”关歆咬牙,“沈廷煊那边怎么回事,为什么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

    “不太清楚啊。”

    “什么叫不清楚,那么多货在他手里,你现在跟我说不知道,我特么的养你们是干嘛吃的!”

    秦承宇靠在一边的座位上,神情严肃,“沈廷煊和他们交情匪浅,真的会为你所用嘛?”

    关歆抿唇一笑,“我也没指望他为我所用。”

    “你是准备利用他?”

    “这和你没关系!”

    “我就是想跟你说,别聪明反被聪明误,被人摆了一道。”

    “秦承宇,当年若不是我在国外救了你一次,你还有机会在这里和我对话嘛。”

    秦承宇眸子陡然收紧。

    关歆中途去了一趟医院,到达婚礼现场的时候,已经是人声鼎沸了。

    关歆与秦承宇坐在最后一排,她的目光下意识的去寻找关戮禾的身影。

    “你那么喜欢关戮禾,居然还要对他下手,你的心里怎么想的。”秦承宇眯着眼睛。

    关歆眸子一凛,收回目光。

    “我知道你的事情不该我管,不过你这样很容易坏事。”

    “我有分寸。”

    而此刻一个男人快步走过去,附在关歆耳边,“主子,出事了,我们在京都的军火库被人炸了,现在警察都过去了。”

    “你说什么!”关歆从座位上跳起来,神色古怪。

    “你……”秦承宇话没说完,关歆伸手扯掉撕扯掉碍事的长裙下摆,二话不说,就直接往外面走。

    姜熹正在帮忙招呼客人,瞧见关歆忽然离席,倒是有些讶异,“小西,你爸爸呢!”

    “不知道啊,他刚刚还在这里的!”燕小西吃着东西,四下张望。

    这家伙,这婚礼都要开始了,他去哪里了。

    关歆刚刚上车,整个人就笼罩上了一层煞气。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忽然爆炸,我不是和你们说了嘛,都给我小心行事。”

    “可能是最近连日阴雨,我们迫不得已要转移部分东西,这些都是危险品,很容易发生擦枪走火的情况,可能就……”

    “废物!”关歆咬牙。

    车子飞快的疾驰过大道,从一条小路直接转入了一条小路,不远处却是可以看见黑色的烟尘冉冉升起,关歆摇下车窗,空气中都是浓厚刺鼻的味道,甚是呛人。

    这里是多年前战乱遗留的军火库,改为仓库,有七八个,发生爆炸的是最里面的仓库,车子刚刚到达,关歆立刻推门下车,到最里面的仓库,需要穿过前面的几个仓库,这里面的潮湿阴暗,空气中还夹杂着一股霉味,根本看不真切里面的具体情况。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关歆压低声音,跟在自己手下的后面。

    前面的人或许也察觉到了一丝异样,神情凝重。

    “小心点!”关歆心底陡然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自己匆忙过来是不是太着急了。

    她拔出藏在大腿内的武器,熟稔的上膛扣动扳机,气氛子啊一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怎么这么暗。”仓库太长,这会儿才走了一半。

    身后的人摸出手机,打开手电,灯光微弱,仅有照亮了数米的距离,灯光捕捉痕迹的扫过他们周边的每一个角落。

    关歆眸子一凛,心脏陡然收紧,子弹壳!

    前面的仓库作为掩护,堆放的是杂物,怎么可能会有子弹壳。

    “主子,有血!”前方的人指着一个地方,灯光投射进去,血水粘在尘土,呈现黑红色,还没凝固。

    “主子,走!快点走,我们中计了!”有人大喊,那嘶哑得如同野兽般的嘶吼,在仓库回荡开口,震得几个人心神一震。

    关歆扭头就往后面走,仓库大门就在自己面前,有光亮从破损的大门缝隙中照进来。

    而此刻随着刺耳的身影,本来被他们关起来的大门,被骤然打开,刺目的阳光立刻照进来,将仓库照得宛若白昼,就像是黑漆漆的暮色,被人瞬间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我靠!”关歆身边的人咒骂。

    仓库门人已经出现了一群携带武器的人。

    关歆眸子一紧,关南!

    “主子,我们往后走吧!”

    可是他们在回头,后面的仓库大门也被打开。

    一瞬间,他们就成了瓮中之鳖。

    周围都是嘈杂的脚步声,携带着一丝嬉笑怒骂。

    只是那群人却并未进入,就在门口守着,仿佛在等着他们出去一样,关歆要紧嘴唇。

    “主子,怎么办,我们被包围了!”

    “你们这群蠢货,一群白痴,这边出事了,你们都不知道嘛!”

    “我们……”手下垂头不语。

    “出去!”关歆捏着手中的武器,大步朝着门口走去。

    快到门口的时候,关南示意手下往后退了两步。

    “小姐,好久不见。”

    “是你啊!”

    “是不是很意外。”关南一身黑色紧身衣,露出的胳膊,纹着青色的白虎纹身,看起来甚是唬人。

    “你现在是准备做什么?胆子真大!”关歆咬牙。

    “当时您说得多好听,只要我帮你在雾都除掉关爷,您就将我调到京都这边,并且给了我诸多承诺,可是结果呢,你居然想连我也杀了。”

    “你不是没死嘛。况且你完事之后,也没有找我,你让我如何兑现承诺啊。”

    “雾都都被军警封锁了,你让我怎么找你,那不等于找死嘛,手下也死伤了大半,关爷没死,他势必会来找您算账,到时候您若是把我推了出去,拿我当替罪羊,那我真是百口莫辩。”

    “怎么可能!”关歆轻笑。

    “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我要你手里的货!”

    关歆眸子一紧,却抿唇一笑,“我的货不都在后面嘛,你随便拿。”

    关歆最后几个字,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带着一丝威胁的味道。

    “我要的不是这些。”关南轻笑,“我听说小姐一直在研究之前大少爷留下的……”

    “关南,胃口别太大。”

    “您现在好像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吧,一句话,给不给!”

    “我没有那种东西!关家早就不做那种生意了,你应该很清楚。”

    “关爷还是不做了,可是您不是一直在弄嘛,军方都在查了,您就别和我打哈哈了。”

    关歆轻笑,“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这就甭管了,我要你手里所有的货!”

    “成啊,我给你!”关歆忽然举枪直接朝着关南射过去。

    关南没想到关歆会忽然如此,连忙往一边躲避。

    而随着关歆的动作,她身后的人也跟着一起行动,关南身侧的人自然也不是吃素的,一时间整个仓库内传来了激烈的枪声。

    关歆贴身之人,身手自然都不差,很快就帮她突击出了一条路,关歆大步朝着外面跑步,刚刚要跑出门口的时候,高跟鞋忽然被东西一绊,关歆信第一城,下意识的往头顶看去。

    “主子!”身后的人大力将关歆推了出去。

    饶是如此,头顶一个巨大的铁架还是砸了下来。

    “啊——”关歆发出一声惨叫,小腿以下,均被压在下面,疼得她眼前一白,险些失去知觉。

    而推开他的男人,半边身子被压住,已经没了呼吸,铁架砸入他的身体,血水汩汩往外冒。

    “唔——”关歆扭头要将铁架推开。

    小腿传来的剧痛,让她使不上一点力气。

    幸亏另两个突击出来的人,立刻掀开铁架,将关歆扶了起来。

    “啊——”关歆的双脚根本无法落地,小腿以下血肉模糊。

    “主子,您的腿断了!”

    “我知道,上车,赶紧离开这里!”关歆立刻咬着牙,额头都是冷汗。

    刚刚上了车子,还没开两步,车尾就被猛地撞击了两下,关歆这个身子重重砸在前排座位上,疼得她冷汗直流。

    “快点走!”关歆大喊。

    关南从里面追出去,拿起电话。

    “爷——人跑了!”

    “没死吧。”关戮禾打了个哈气,神情慵懒。

    “没有。”

    “那就好,我还想多玩玩呢。”

    “那我们要去追嘛。”

    “不用了,自然有人追她,你们赶紧从里面撤出来吧……”关戮禾话音未落,几辆警车从他面前疾驰而过。

    关歆不断地回头张望,居然没有追出来。

    “主子,应该没事了,他们并没有追上来。”前面开车的人伸手捂住肩膀,他的胳膊中枪,血水正往外面冒。

    副驾驶的男人,正撕扯衣服将腿上的伤口包扎起来,刚刚为了扶关歆上车,大腿中了一枪。

    关歆伸手去触碰腿上的伤口,“嘶——”

    骨头明显断了,血肉一片模糊。

    关南!

    车子刚刚驶入大道,已经汇入车流,这让他们都松了口气,“这时候怎么堵车了!”开车的男人伸手捶打着方向盘,显得十分急躁。

    副驾驶的男人,摇下车窗,往前方看去。

    “主子,不好了,前面封路了!警察正在盘查过往的车辆。”

    “调头!”

    “走不了,后面都是车子!”

    关歆咬牙,“下车!”

    他们三个人过于惹眼,身上都是血污,刚刚下车,就引起了许多司机的注意。

    自然引起了不远处的警方注意。

    “喂——前面的三人,站住!”

    “快点走!”关歆咬牙,她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依靠着他们的扶持。

    “我在和你们说话,站住!”警察指着关歆等人。

    “追——”一个男人开口,他们立刻朝着关歆冲过去。

    关歆他们已经冲入了外侧的围栏外,腿部受伤的男人,脚下一崴,手一松,关歆整个身子直栽了出去。

    “主子!”

    “啊——”关歆整个身子直接从滚入草丛灌木中,身子被灌木不停拉扯,衣服早就破损不堪。

    “主子!”两个人要下去救人。

    “别动!”

    冰凉的枪口对准他们的后脑。

    两个人大气都不敢喘。

    而下一秒钟,两个人肩膀被按住,双手直接反剪到身后,清脆的手铐声,仿若下一秒钟,已经宣布了他们的结局。

    “女人呢!”跟上来的民警拨开灌木,只有血迹在,人却不见了,“赶紧追!”

    这下面有个暗河,关歆直接坠入河中,被河水冲了很远,等她从里面爬出来的时候,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在哪里了。

    只要命保住了,就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她双手撑着岸边,想要拖着残破的身子从河里爬起来,双腿被泡得已经麻木了,下肢咩有力气,这让她做任何动作都显得举步维艰。

    好不容易将残破的身子从水中拖起来,耳畔忽然想起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妹妹,一刻钟不见,你怎么变得如此狼狈。”

    关歆身子一抖,下意识的转身,男人眼角那道伤口深刻骇人。

    *

    尉迟侧头看向燕殊,“队长,今天是战队的大喜日子,我特么的一口酒都还没喝到呢!”

    燕殊挑眉,“任务结束,我在让老战给你们补上。”

    “队长,这可是你说的啊!”尉迟露出惨白的牙齿,“听说对方手中有人质,我们也不能贸然的冲进去啊。”

    “嗯。”燕殊低头组装手中的枪械。

    “这是人质资料。”身后的刘伟将手边的资料递给尉迟,正在车后排脱裤子换衣服。

    这好好的伴郎做了一半,就通知要出任务,这不是搞事嘛,说好的休假呢。

    尉迟看着上面人的资料,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燕殊,“队长,您需要看……”

    “不必了!”燕殊摆了摆手,试了一下枪械的手感。

    “轩陌……”尉迟呢喃自语,“这是您的朋友吧。”

    “嗯。”

    “关歆出事了,那群人必然反扑,他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他是个重要的人质,他们暂时不会动他。”燕殊从口袋中摸出一根烟。

    *

    一个灯光昏暗的房间。

    “四少,成了!”男人急匆匆的跑进来。

    沈廷煊斜靠在床上,捻着耳垂的手指一僵,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军方的人到了嘛。”

    “应该在路上了,那群人正在转移东西,肯定来不及。”

    “让他们折腾吧,盯紧一点就好。”沈廷煊眯着眼睛,笑得邪肆,黑宝石般的眸子,阴沉着琉璃灯,熠熠生辉。

    “可是还有个突发状况!”

    “什么?”沈廷煊口气轻松。

    关歆都被抓了,她手下那些人,还能掀起什么大浪嘛。

    “他们手中有个人质!”

    “嗯?”沈廷煊挑眉,“谁!”

    “轩少!”

    “你说什么!”沈廷煊直接从床上跳起来,“他怎么到这里的!”

    “好像是来找楚小公子的,我们当时已经从那边撤出来了,所以他到那边之后,就被……”

    “这种事,你怎么现在才和我说!”沈廷煊脸色一白,“这事儿和那边通气了嘛。”

    “已经说了,那我们现在怎么把,要去救人嘛。”

    “他们现在就是惊弓之鸟,我们贸然行动,很容易弄巧成拙!”沈廷煊急得在房间团团转。

    上一次燕小西和楚衍被关歆扣住之后,关歆就一直试图接触他。

    他曾经喜欢姜熹,又被关戮禾算计,一直被他压着,在关歆看来,他应该是有许多怨念的,所以才会打算从他这里下手。

    沈廷煊何尝不知,关歆是想要利用他,打入燕殊等人的内部,只是关歆显然小瞧了他。

    *

    “队长,目前可以确认人质是安全的。”尉迟侧头看着燕殊。

    他单手搭在车窗上,嘬了一口烟,神情凝重。

    关歆想要利用沈廷煊帮她运货,并且许诺他,会帮他重整沈家,让他成为人上人,甚至卡伊帮他得到他心爱的女人。

    这之前沈廷煊帮他带了两次,所以这次货物的量很多,若是成了,获利的人自然是关歆,若是败露,沈廷煊的身份,势必会牵累到战家,继而是燕家,秦浥尘……

    只是关歆似乎小瞧了他们。

    沈廷煊有野心,却不是不择手段的人。

    沈廷煊借着谈生意为借口,帮她运货,而消息却在当天晚上不胫而走,警方直接带人临时查了他的住处,幸亏他躲得快,不过警方还是去查了战家关歆本来是准备利用这次混乱,先把货物运出去的,只是盯着这个案子的可不仅仅有警方。

    军方人的动作更快,早就全城封锁,货物出不去,关歆的人了也只能在城内守着,希冀能够趁机出城。

    “队长!”尉迟见燕殊在发呆,轻声喊了一下。

    “嗯?”燕殊眉头一紧,烟已经烧到他的手指了,他手一抖,烟头从窗口掉落。

    “快到地点了!”

    “嗯!”

    *

    “四少,军方的人来了。”

    “走吧,我们需要配合他们一下!”沈廷煊拿起藏在枕头下的枪支,别在腰后侧,走出房间,客厅内站满了黑衣大汉。

    “你们两个留下守着楚衍。”

    “是!”

    “他还没起来嘛!”沈廷煊看了看腕表,这都十点半了。

    “不清楚。”

    沈廷煊走到楚衍的房门口,轻声叩门。

    “楚楚!”

    没人应。

    “楚楚!”沈廷煊提高音量。

    喊了半天,居然没人应答。

    沈廷煊心下一凛,坏事了!

    他忽然抬脚,直接朝着门踹过去。

    随着一声闷响,门陡然被踹开。

    房间内的床铺凌乱,地上还摆放着各种零食,游戏手柄被扔在地上,偌大的液晶电视,游戏界面,显示着清晰的“gameover”画面。

    沈廷煊直接冲入洗手间,没有人。

    “人呢!”沈廷煊大吼。

    “我们不知道啊,刚刚他还去客厅拿零食来着,然后就进了房间!”

    “难不成消失了嘛,这么多人守着,居然把人给我弄没了!”沈廷煊咬牙,直接走到窗边,白色的瓷石窗边,还有清晰的鞋印,这里是二楼,难不成他……

    “他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能去哪儿啊!”有人狐疑。

    “你问我,我哪儿知道啊,早就听说这位小公子自由散漫,这一路上没少给我们惹事,估计偷偷跑出去喝酒了吧,我立刻派人去酒吧找吧。”

    当时为了让关歆更加放心,所以沈廷煊才带了楚衍出来,这也是争得了楚濛的同意,这家伙,怎么一刻都不消停。

    “你们几个人,先去酒吧找人,另外的,赶紧检查一下自己的装备,我们立刻出发!”不能耽误了正事。

    “四少,我的枪没了!”一个人忽然惊呼。

    “混账,你说什么!”沈廷煊额头上青筋直跳。

    “明明刚刚还……”男人一脸懊恼,“给小公子送饮料之前明明还在的!”

    沈廷煊眼睛瞄到放在床头没用动弹的果汁,心里暗叫不好。

    “靠——楚衍,你特么的疯了嘛!”

    该不会是一个人去救人了吧!

    ------题外话------

    之前楚家那位老太太就曾经说过,我们楚楚虽然散漫了一些,不过也不是真的那么傻!

    这算是“英雄救美”嘛!

    捂脸!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