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39 手抗新娘,关小七(二更)

正文 239 手抗新娘,关小七(二更)

    董风辞、叶繁夏还有几个女眷当时就堵在门口,无非就是出了些鬼点子为难一下战北捷。

    战北捷的这些伴郎,基本上都是部队精英,都不需要战北捷出场,她们给出的各种刁难任务,就被完成了,她们自然想要更多为难新郎,可是伴郎都是一些糙汉子,光是在大宅门口,就耗了一个半小时,不过为什么这么长时间,还得归功于燕小西。

    耐心已经被耗得差不多了,所以此刻大家都有急了。

    莫云旗本来安静的坐在床边,认真听着外面的对话。

    自动在脑海中脑部战北捷的脸色,会心一笑。

    “等会儿,干嘛呢,这是准备硬闯啊。”董风辞挡在门口。

    “我们红包也给了,你们说的我们也都照做了,赶紧让我们进去吧!”就属刘伟最为积极。

    “不行,还没到时间,这么猴急干嘛!”董风辞轻笑。

    只是拦在门口的毕竟都是女人,力量悬殊,眼看着这群人就要破门而入了。

    莫云旗听着外面的争执声,还有自己队友不停的在喊着自己名字,还以为起了冲突,她从床上下来,捏着裙角就往门口走,正好门被忽然撞开,刘伟整个身子就跌了进来。

    莫云旗完全就是身体本能的直接抬脚踹了出去。

    谁都没有反应过来,外面的伴郎团甚至还在欢呼,终于可以见到新娘子了,却没想到就看见刘伟飞了出来。

    众人身子僵直,嘴角不约而同的抽了抽。

    “莫云旗,你丫谋杀啊!”刘伟屁股都要摔碎了。

    莫云旗这腿还横在半空中,十分标准的踢人姿势。

    她的嘴角抽了抽。

    完蛋了!

    坏事了。

    “小旗阿姨好帅!”燕小西忽然吼了一声。

    众人无语,这小祖宗是觉得还不够乱嘛。

    莫云旗一阵懊恼,目光落在了战北捷身上。

    战北捷一身红衣,身材削长,眸子锐利,紧迫盯人。

    莫云旗下意识的缩回脚,准备进屋,战北捷动作那叫一个迅速,直接扯住了莫云旗的脚踝。

    莫云旗大惊失色,身子忽然失去重心,吓得她差点摔倒,幸亏伸手扶住了正在门边的董风辞。

    战北捷的手心炙热,包裹着她小巧的脚踝,漂亮精致绣花鞋,绣着经典的富贵花图样,莫云旗的一声红衣,头发被尽数盘起,戴着漂亮的凤冠,金色的发饰将她脸映衬的白如银雪,黄色的流苏碎片垂落在她脸上,看看露出樱桃红的嘴唇。

    两侧插着如意簪,垂落的红色流苏,微微晃动。

    一身金线绣制的喜服,更是让她姿容俏丽,因为此刻动作的缘故,她的身子不自觉往后仰,脸上的流苏从鼻尖处分开,露出了漂亮精致的小脸。

    战北捷呼吸一滞,脑海里只剩下两个字。

    好看!

    莫云旗被他看得心慌意乱,小鹿乱撞。

    又不是第一次看了,莫云旗,你丫给我淡定点。

    “放开!”莫云旗拧眉,想要将脚抽出来,可是战北捷却猛地用力,莫云旗猝不及防,整个人直接栽到了他的怀里,整个人撞到他的怀里,战北捷的双手不自觉的环住她的腰,一股脂粉混杂着女人特有的体香扑面而来。

    战北捷忽然有些恼怒婚礼的繁琐,这时候就应该直接送入洞房才对啊。

    特么的!

    饶是这样下面就隐约有抬头之势。

    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

    莫云旗是短发,为了打造更为漂亮的中式新娘妆,给她弄了一些假发上去,加上金饰也很重,这一下子撞得她七荤八素,整个人都要晕了。

    “我说新郎官,这么急着就抱住了,你也太猴急了吧。”董风辞轻笑。

    她话音刚落,战北捷忽然直接弯腰,按住莫云旗的腰,肩膀用力一顶,直接将她整个人扛了起来。

    “开路!”战北捷看着还在发呆的伴郎团。

    “好勒!”

    “左边控制伴娘,右边控制群众,中间……”人群被隔开,燕小西居然就横在路中间。“把这个小混蛋,给我扛出去!”

    “哇——”燕小西还没反应过来,身子一轻,整个人就被人夹在了腋下。

    “放开我!”燕小西蹬着小腿,双手用力想要将男人钢铁般的手臂掰开,蚍蜉撼树,无济于事。

    燕殊和姜熹站在院子中聊天,瞧见战北捷一阵风般的从他们身侧略过。

    “战北捷,你快放我下来啊,你弄得我很不舒服!”

    “头发要掉了,战北捷!”

    “战大叔!啊——快放我下去,好丢人啊,这么多人再看呢!啊——”

    ……

    战北捷充耳不闻,直接将她扛上了车,紧跟着的是被人夹住的燕小西。

    “粑粑,救命!”

    “燕殊,管好你家儿子,他在捣乱,今天不给他吃饭了!”

    “哼——”燕小西冷哼,已经被燕殊抱进了怀里。

    “我待会儿和叶子一起过去,你先带小西过去吧!”姜熹耸肩,“还有一些东西要拿去酒店。”

    “我帮你。”

    “不用了,来的都是你的战友,战大哥也没空招呼,你多帮忙,小西,乖乖听话,你再敢捣乱,今天的红包没收。”

    “你这是专制,这是我的钱,你没有权利没收。”

    “我是你的监护人,可以给你保管大额财物。”

    “就这么点红包就大额了啊,都不及舅舅们给我的过年红包好嘛!”

    姜熹目光射向楚濛。

    楚濛别开眼,咳嗽一声。

    每逢过年,楚家兄弟从没少过燕小西的礼物和红包,这小子就是个小财迷,揣着红包就往自己房间走,姜熹想着他也不会乱花钱,倒也不曾管过,刚刚战北捷给的不少,这小子却说很少,看样子楚家兄弟是真的给了他很多啊。

    “咳咳——粑粑,我们快走吧,我要去看新娘子。”燕小西搂紧燕殊的脖子,不去看姜熹。

    “燕小西,我觉得是时候翻查一下你的小金库了。”

    “不行,你侵犯我的隐私。”

    “海绵宝宝都被人看光了,你还有什么隐私啊。”姜熹促狭道。

    “谁说的啊!”燕小西忽然愤恨的看向燕殊,“粑粑!你背叛我。”

    “真不是我。”

    “肯定是你,不然还有谁,你真是够了。”

    “我这……”燕殊委屈。

    “为了讨好麻麻,现在连儿子都能出卖了,你说,我和你老婆到底哪个比较重要。”

    “你妈妈!”

    燕小西一口气没上来,脸憋得通红,“你们……哼——都不爱我,为什么要生我。”

    “我就知道,我是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孩子,刚刚我被战叔叔那么为难,你们都不出来解围,你们真的是我亲爸亲妈嘛,我是垃圾桶捡来的吧。”

    “战大哥为难你?”姜熹哂笑,“燕小西,你现在颠倒是非的功夫可以啊。”

    “本来就是啊,你说我一个小孩子,怎么可能为难得了他,分明就是他欺负我,你们都不帮我,太伤心了。”

    “我就知道,你们都不爱我,每次过年给的红包就那么点,干脆给我的红包皮好了,小气。”

    “我倒是有这个打算。”姜熹轻笑。

    “你……”

    “燕小西,你别给我转移话题,我在问你过年红包的事情。”

    “舅舅,救命!”

    “你找舅舅也没用。”

    “舅舅——”

    “好了熹熹,小西,走,舅舅带你去酒店!”楚濛说着直接从燕殊怀中抱过燕小西就往车子走。

    燕小西冲着姜熹吐舌头做鬼脸,气得姜熹半天没说出话。

    “那你到酒店给我电话。”燕殊想着酒店那边是很乱,过去看看比较好。

    “我知道了,你快去吧!”姜熹催着燕殊上车。

    倒是关戮禾要等董风辞,一直双手抱胸站在一边,目光带着促狭,看得姜熹莫名有些心虚。

    “关爷,您这是……”

    “不用一直叫我关爷,你可以跟着风辞喊我戮禾,或者跟着燕殊叫我也成。”

    “跟着燕殊叫……”姜熹神色微变。

    关戮禾眸子眯着,“那小子私下是如何称呼我的。”

    “这几天一直喊你关小七!”

    “我擦——”

    关戮禾说完不自然的咳嗽两声,“你跟着小辞称呼我就好了。”

    “嗯。”姜熹一笑。

    忽然觉得缘分是个很奇妙的东西,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姜熹是绝对想不到,有一天,他们居然可以笑着谈笑风生。

    “当时在野外,你为什么不对我动手,就是单纯因为燕殊的关系?”

    关戮禾嘴角荡开一层淡淡的笑纹。

    “你这么聪明,应该很清楚吧。”

    “因为风辞?”

    “你们的眼神有点像,倔强不服输,本来还想忙完,可以去逗逗你,毕竟极少碰见感兴趣的人,只是没想到你是燕殊的女人。”

    燕殊的女人。

    这话说得……

    怎么听着如此霸道总裁范儿啊。

    “你还不走,是在等人?”关戮禾看着姜熹像是要将她一眼看穿般。

    姜熹眸子微微眯着,带着一丝诧异。

    “想问我如何知道的?”

    “你会说嘛。”

    “关歆和秦承宇待会儿会过来,他们本来是打算先到这边的,只是最近警方有大动作,各大路口都盘查得非常紧,她自然是重点关注对象,不过要去酒店,也得先到这边,拿东西去酒店,自然有战家的下人,还不需要你亲自动手吧。”

    姜熹刚刚接到了电话,是秦承宇的,说是路过这边,会把贺礼先放下,听说是一些名贵的盆栽,着实不方便带入酒店。

    “你如此敏锐,真的好嘛!”

    “你还没和我说,你想做什么?”关戮禾拧眉,“关歆可不是好惹的主儿。”

    “难不成你觉得我很好欺负?”姜熹轻笑,伸手拨弄着花架,那是一排从战家门口延伸到住宅大门玫瑰花架,下面铺就着红毯,美轮美奂,姜熹正伸手拨弄着上面的玫瑰花瓣。

    “其实这事儿我和燕殊……”

    “好像有人来了,你确定还要继续待在这里嘛!关歆见到你,就可饿狼见了羊一样,眼睛都是发光的。”姜熹挑眉。

    “你一个人要如何应付两只狼。”

    “上回她亲口承认了临城的事情,怎么说,也得让她付点代价吧!你先进屋吧,我去招待!”

    关歆伸手提着裙摆,秦承宇十分绅士的帮她开门,目光却落在施施然走来的姜熹身上。

    她今日穿了一件浅粉色的礼服,并不张扬,设计也不是很突出,明显是不想抢了新年的风头,双手随意的交叠,轻灵的猫眼慧黠,细长的睫毛微微跃动,阳光穿过花架,在她身上投射出斑驳的光影,美轮美奂。

    察觉到秦承宇的失神,关歆哂笑,“看呆了?”

    秦承宇收回视线,扭头吩咐司机,“把东西搬进去。”

    关歆挽着秦承宇的手臂,头昂的高高的,宛若一直高傲的白天鹅,嘴角噙着一抹惑人的淡笑。

    “秦承宇,你该不会是看上姜熹了吧。”之前在奢侈品发布会上,他就看着姜熹出神了好几次。

    “怎么可能。”

    “最好不是!”关歆伸手将裙摆放下,随手抚平上面的皱纹,神情闲适,狠辣带着一丝睥睨一切的倨傲。“那个女人很危险。”

    “能够让你说危险的,着实不多。”

    “倒不是有多么厉害的的手段,听说她是个心理咨询师。”

    “嗯。”

    “她盯着你的时候,就让你觉得很不舒服,就好像什么都能看穿一样,我不喜欢。”

    “那也不至于说危险吧。”秦承宇轻笑,“上次你和她说了些什么,看你俩的脸色都不是很好,很少看见你那么激动,该不会是她无意中戳痛你的痛处了吧。”

    “秦承宇!”关歆手指捏紧,秦承宇拧眉,她这是在警告自己嘛。“我们只是合作关系,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置喙。”

    秦承宇倒也不恼怒,只是淡笑一声。“我只是关心你而已,毕竟一损俱损。”

    “那可是燕殊的女人,他的手段你是了解的,不想死得太难看,就趁早打消对她的念头。”

    秦承宇眸子阴沉,看不透也猜不透。

    “这个女人是燕殊的软肋。”

    “你打算对她出手,你不是说她很危险?”

    “她身上有太多的秘密了,让人迫不及待的想要挖掘!”关歆冲着姜熹一笑,眼角都是魅惑的笑。

    姜熹手指微微扶住一侧的花架,伸手挑下一片花瓣,“欢迎秦总,关小姐,新人已经去酒店了,要进去坐坐嘛。”

    “燕少夫人在门口迎接,倒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了。”

    “毕竟你们身份也比较特殊啊。”

    盆栽还没有运进去,在门口,战家的几个人正在检查盆栽,神情严肃。

    “燕少夫人,这是?”

    “都要检查的,您别见怪,京都最近不是很安定,这里面住的也不是一般人,小心点比较好,也是为了避免后面出事,把你们牵累进去。”

    关歆轻笑,却看见一侧有人抱着礼物长驱直入,这分明就是区别对待吧。

    董风辞本来现在楼上喊姜熹上来一趟的,忽然瞥见关歆,心底有些不安,直接就往楼下跑。

    关歆这女人指不定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姜熹可不能出事了。

    不然按照燕殊的性格,非得把京都搅和得天翻地覆。

    “干嘛去!”在一楼门口撞见了关戮禾。

    “关歆来了,姜熹一个人恐怕应付不来。”

    可是关戮禾的手还是横在她的面前。

    “你干嘛啊,让开,关歆是什么人你不懂嘛,姜熹和她对上,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你先别急。”

    “我怎么能不急啊,当年若不是她,我又怎么会……”

    董风辞话音未落,目光凝滞,关戮禾还没扭过头,就听见一声巨响。

    “不好了,花架倒了,压到人啦!”有人大喊。

    关戮禾回头。

    姜熹迎风而立,倒下的花架扬起了许多的碎花瓣,在风中翻飞,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玫瑰花的香气,姜熹脚下都是鲜红的花瓣。

    “熹熹!”叶繁夏冲了出来。

    姜熹扭头,轻声细语,“我没事!”

    出事的可不是她。

    ------题外话------

    咳咳,我发现总是写结婚神马的,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动笔了,没结过婚的人,对婚礼流程真的神马都不懂啊……哎

    干脆直接来领证入洞房好了,婚礼写得我肉痛,果然不会写啊。

    姜熹:结过婚就好写了。

    燕小二:她首先得找个男人!

    姜熹:有道理。

    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