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38 收到红包皮,财迷的报复

正文 238 收到红包皮,财迷的报复

    燕家

    因为燕小北这一句话,弄得燕小西眼泪有啪嗒往下掉,把头埋在燕殊脖颈处,眼睛带着一万分的怨恨值,狠狠盯着燕小北。

    燕老爷子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小北,你少说两句。”

    燕小白咬着嘴唇,“哥,别哭了。”

    “你看小白都让你别哭了,在妹妹面前哭鼻子,丢不丢人啊!”燕殊伸手揉着他的头发,伸手摸了一把他的小脸。

    我去,这是洪水泛滥了嘛,流了这么多眼泪。

    “哇——”燕小西身子不停抽搐着,“我已经没有脸了,还管他丢不丢人啊。”

    “其实也没走光啊。”燕小白咬了咬勺子,真的不明白,燕小西为啥哭得如此伤心,“你平时洗了澡,不也爱穿着内裤到处乱跑嘛。”

    “这不一样!”燕小西吸了吸鼻子,“姑姑和姑父都看见了,没脸见人了!”

    “别哭别哭,哭得我心里怪难受的,燕殊,赶紧带他上去换身衣服,这礼服坏了,还有能替换的嘛,可别耽误了战家的正事。”燕老爷子沉声道。

    燕殊眉眼一转,“小西这眼睛都哭红了,去当花童,估计不太好,若不然小北替他好了!”

    燕小北手指一僵,颇不自然的看向燕殊。

    燕殊冲着他微微挑眉,眼中满是幸灾乐祸。

    燕小北心中滑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风辞,戮禾,你们先坐,我带这小子去换个衣服,回头一起走!”

    燕小白和关戮禾出过海,从他那儿拿了不少好玩好吃的,对关戮禾印象不错,吃了饭,就直接爬到他身边的沙发上坐下,“关叔叔,好久没见看你了!”

    燕持微微挑眉,燕小北也直勾勾的盯着关戮禾。

    关戮禾明显感觉到两道炙热的视线焦灼在自己身上,“嗯。”

    “我今天漂亮嘛!”燕小白扯了扯裙子,还专门拨弄着头发上的水晶发卡,生怕关戮禾看不见一样。

    “嗯!”关戮禾着实不懂如何和这种软萌的生物相处,显得颇为尴尬。

    没想到燕小白忽然直接往他身上一扑,“关叔叔,待会儿我做你的车好不好!”

    关戮禾嘴角抽了抽,盯着燕持灼热的视线,头皮有些发麻。

    “叔叔,你长得真好看!”

    燕小白刚刚才知道,这个长得漂亮俊美、宛若天神的男子,就是一直戴着面具的关叔叔,之前还有些怕他,这会儿,好感度简直直线升高。

    所以说,这就是个看脸的社会。

    关戮禾嘴角抽了抽,“嗯。”

    “叔叔,你能抱抱我嘛!”燕小白眼睛亮晶晶的,一脸期待。

    “那个……”关戮禾看向燕持。

    “小白,不要给叔叔添麻烦,快过来!”燕持拧眉。

    好看?能有多好看!

    “唔——”燕小白撅着嘴巴,一脸怨念。“漂亮叔叔……”

    “抱一下呗,你瞧她的小脸都皱成一团了!”董风辞抵了抵关戮禾。

    然后关戮禾顶着对面父子灼热的视线,以一种十分扭曲的姿势将燕小白抱到了腿上,燕小白自然乐得高兴。

    而此刻楼上的燕小西刚刚到房间,就挣扎着下床,佣人正在收拾床铺,“小西少爷,你慢点。”佣人吓一跳,燕小西已经直接攥紧了被子里面。

    “二少,这……”佣人一脸难色。

    “先出去吧!”燕殊走到床边,抬脚踹了一脚他的屁股。

    “啊——”燕小西又裹紧被子。

    “燕小西!”燕殊又朝着屁股的方向踹了一下。

    “我不要出门了!”

    “快点的!”

    “我都说了,衣服穿不下,麻麻非是不听,好了吧,在姑父面前出洋相了,我的脸要往哪儿搁啊。”

    燕殊无语望天,关戮禾那家伙哪会在意这种事。

    “听说今天有很多甜品,草莓蛋糕,慕斯蛋糕,芒果班戟啦……”

    “你少诱惑我,反正今天打死都不出门!”

    “你确定死都不出?”燕殊挑眉。

    “哼——”燕小西一想到裤子破了,就觉得屁股凉凉的。

    他抱紧杯子,委屈极了,只是等了半天,也不见动静,难不成粑粑已经走了?这次这么好说话?

    燕小西从被子中探出脑袋,一双大手忽然出现在他面前,没得等他反应过来,被子直接被扯下去,一阵闪光灯刺得他眼睛疼。

    “哇——粑粑,你……居然,居然……”燕小西从床上跳起来,气得话都说不完整了。

    “你若是不去,我就把这照片传到网上,你这卡通内裤如此可爱,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你是不是我亲爸!”燕小西撅着嘴巴,护住臀部,气得脸都红了。

    “我给你三分钟。”

    “我恨你!”

    “你再说一遍?”燕殊晃了晃手机。

    燕小西跳起来就朝着燕殊扑过去,却被燕殊直接拦腰给扛了起来,“既然你不换衣服,那就这样出门好了,你不觉得丢人,我也无所谓!”

    “我换,我换!”燕小西挣扎着下床,一脸怨念的盯着燕殊,这股怨念一直持续到战家。

    得知衣服坏了,这也是没办法的,其实相比较燕小北和燕小西,私心里,她是喜欢燕小北的,只是这孩子,她就没见他笑过,冷着脸,也着实不好看,只是燕小西这身材,要想找到合寸的礼服,当真困难啊。

    “莫夫人,这个东西弄在哪里啊!”韩悦忙得晕头转向,还得操心花童的事情。

    “这里交给我就好,小婶,你去那边忙吧!”叶繁夏从楼上跑下来。

    “那就麻烦你了,让他笑笑就好,别的也没什么,婚礼现场,都有人带他们走。”

    “好!”

    韩悦刚刚离开,叶繁夏蹲下身子,十分认真的看着燕小北,燕小北被她看得心里发慌,微微别过头。

    “小北,待会儿你记得笑笑。”

    “我尽量!”

    “来,先给妈妈笑一个!”叶繁夏伸手捏住自家儿子的小脸。

    燕小北嘴角抽搐了两下,硬生生从嘴角扯出了一丝笑容,僵硬难看。

    “不是,想点开心的事情,笑一下,你别紧张。”

    “我没有紧张。”燕小北冷着脸。

    “乖,再给妈妈笑笑。”

    “嘿嘿——”燕小北挤出一排惨白的牙齿,却无端让叶繁夏觉得有一丝慎得慌。

    “小旗姨姨结婚,你不开心嘛!”

    “开心!”

    “那就笑一下嘛。”

    “为什么开心就要笑。”燕小北认真的看着叶繁夏。

    “因为这是一种表现情感的方式啊,这样大家就知道你很开心,不然你总是冷着一张脸,大家会觉得你不开心。”

    “好肤浅!”

    “呃——”这话堵得叶繁夏半天没说出话。

    “小北,表达情感的方式很多,只是今天姨姨结婚,这么开心的日子,你板着脸是不是不太好。”

    “我很高兴啊!”

    “你那儿高兴了。”

    “看事物不能光看表面。”

    “那你学学小西!”叶繁夏指着被众人包围在中间的燕小西。

    他就是个活宝,长得漂亮,偏生又肉嘟嘟的,这胖乎乎的外表,给他穿了一层单纯无害的外衣,嘴巴又甜,虽然笑起来,门牙还有两个黑黢黢的洞,不过在旁人眼里,简直是可爱到爆,一进门就被许多人围了起来。

    “不要!”燕小北扭头,不去燕小西,一脸嫌弃。

    “为什么啊?”

    “蠢!”

    叶繁夏又一次被打败。

    燕小西收了不少好吃的,听说燕小北要被拉去当花童,立刻幸灾乐祸起来,小跑过去,“燕北冥啊,让你笑我,哈哈——待会儿你就在后面帮小旗阿姨捧着裙子,还得笑眯眯的走完全程,想想那画面,都觉得很蠢,哈哈……”

    “还是你的海绵宝宝比较可爱。”燕小北眯着眼睛,活像燕持。

    “哼——”燕小西冷哼,抱着东西去找燕小白。

    燕小白本来是赖在关戮禾身上的,只是关戮禾身份毕竟比较特殊,到了战家之后,就没进屋,而是在院子里等候,燕小白被抱去化妆,头顶还专门用了个花环,仿真的白色小茉莉花,点缀着淡绿色的叶子,衬得她小练粉嫩可爱。

    她本来是要去找关戮禾的,可是人太多,她几乎被淹没在了人群中。

    燕小西找到她的时候,居然看见了多日不见的莫韶光。

    莫韶光今天穿着红色的小唐装,梳着油头,脖子上挂着一串小金锁,看起来格外喜庆。

    这好像电视上面的招财童子啊。

    “小白,你还记得我吗,我是莫韶光,之前我还去你家玩过。”

    “嗯。”燕小白闷声,有些不高兴,漂亮叔叔怎么不见了。

    “你今天可真漂亮。”莫韶光红着脸。

    燕小西慢条斯理的吃着零食,死死盯着莫韶光。

    他该不会想要追我妹吧。

    “谢谢。”最起码的礼貌还是要有的,燕小白冲着莫韶光一笑,莫韶光本就涨红的脸,甚至比边上的红玫瑰还要艳丽。

    “我们能不能做朋友啊。”

    “可以啊。”

    “那我可以去找你玩嘛。”

    “等开学我们不就是同学了嘛。”燕小白一脸天真。

    “除了在学校,我能去你家找你玩嘛。”

    “那需要我麻麻的同意!”燕家毕竟就小白一个女孩,所以叶繁夏很早就教她,记得防范他人,除了甚是亲密的人,她几乎不允许外人抱她,毕竟现在社会变态的人太多。

    “好吧。”莫韶光垂着小脸,好像又忽然想到了什么。“你刚刚说今天结婚的新娘是你姨姨?”

    “嗯。”

    “我喊她姑姑,那我们就是亲戚了吧。”

    燕小白哪里分得清这些,不过心底还是认同的,点了点头。

    “那你可以邀请你来我我们家玩嘛,我们家特别大,很好玩的。”

    “比我家还大嘛!”燕小白坐在凳子上,晃动着小腿,如果比她家大,她或许可以考虑一下。

    莫韶光愣了一下,摇了摇头。

    “都没有我家大,我不去!”

    莫韶光撅着嘴巴,哪里都不开心。

    “哥——”燕小白瞧见燕小西,顿时眉开眼笑。

    燕小西大步走过来,盯着莫韶光看了好久。

    “你想追我妹啊!”

    莫韶光不作声。

    “喜欢我妹?”

    莫韶光脸微红。

    “虽然你家很有钱,不过我妹还小,你别祸祸她,也别骚扰她,不然我对你不客气!”燕小西忽然一副守卫者的姿态站在燕小白身边。

    莫韶光看着他带着敌意的视线,顿时有些怯了,不过想想燕小西很好收买,拉着他到了一边。

    “小西——”

    “干嘛!”燕小西没好气的说。

    “我们做兄弟呗,你不是一直想和我一起玩嘛。”

    “小爷现在不乐意了。”

    “为什么啊!”

    “不喜欢你了。”

    “可是我有钱啊。”莫韶光指了指自己面前的金锁,上面还镶嵌着红色宝石,甚是喜庆。

    “你除了有钱,还有什么啊!”燕小西吧唧吧唧的吃着东西。

    抱土豪是一方面,可是这小子对自家妹妹图谋不轨,那就不能忍了。

    “我就是想和你做朋友而已。”

    “你是想和我没做朋友吧。”

    “顺带可以和小白做朋友也可以。”

    “甭想,以前觉得你是个可塑之才,勉强可以带着你玩玩,现在不乐意了。”燕小西说着冷哼一声,就往燕小白的方向走。

    本来人还不算多,只是等战北捷的接亲队伍来了,偌大的战家就显得十分拥挤了。

    两家都比较传统,所以用的是中式婚礼的方式,只是当姜熹看到战北捷胸口斜挂着的大花时,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她正和一群人堵在大宅门口,这得发了红包才能进入啊。

    “哈哈——你这是什么打扮啊!”

    战北捷刚毅的脸上滑过一丝不自然的潮红,他穿着红色的中式礼服,上面绣着龙凤呈祥的图案,胸口的大花显得格外惹眼,他一路上已经被燕殊和自家兄弟笑死了,没想到好不容易熬到家,还得被姜熹嘲笑。

    这对夫妇还能让自己消停一会儿嘛。

    “好像古代游街的状元郎啊!”

    “古人说结婚也是小登科嘛!”一旁的夫人笑道,“我还是第一次瞧见北捷会害羞呢。”

    “可不是嘛,这孩子总是老成持重的,这会儿看起来……哈哈——”

    战北捷深吸一口气,他已经抗议过要穿西装了,可是被全票否决了。

    “战叔叔,红包!”燕小西从人群中挤到前面。

    “行,给你红包!”战北捷低头刮了一下燕小西的鼻子。

    “谢谢战叔叔!”燕小西得了红包,喜滋滋的揣在怀里就往一边走。

    院子里等候的多是战北捷部队的战友同事,过来捧场的,人多又都是壮汉,屋子里都是女眷居多,他们也没进去,此刻这在院子里起哄,看战北捷如何进门呢。

    他们对燕小西也是很熟的,刚刚有人准备把小胖子叫过来调戏一番,就发现他抱紧衣服往战家后院跑,战家的狗锁在后面,是禁止宾客过去的,战家有恶犬是出了名的,众人倒也不敢过去。

    “燕队,小西跑去后面了,战队不是说狗都在后面嘛,会不会有事啊。”

    “无碍。”他不去找那几条狗的麻烦就不错了。

    四条狗都是被锁起来的,本来都趴在地上,安静听着外面的动静,忽然听见急促的奔跑声,以为有小偷,爬起来就冲着燕小西狂吠两声。

    “喊什么啊,去,给我去那边守着,有人过来说一下!”燕小西指了指到这边必经的小径。

    两条狗走过去,燕小西立刻蹲下身子,从怀中摸出红包。

    嗯?

    好薄啊!

    他捏了捏,怎么觉得没有钱啊。

    难不成给的是支票?

    嘿嘿——

    钱太多,他也会不好意思拿的啊。

    燕小西说着拆开红包,“怎么回事!”

    燕小西将红包朝下,使劲甩了甩,确定自己拿到的是红包皮,顿时怒了!

    “骗子!”燕小西捏着红包,就要去找战北捷算账。

    可是一想到自己势单力孤,目光立刻转向了被栓起来的大黑。

    这几条狗中,大黑长得作为壮实,它瞧见燕小西过来,蹲下身子,“嗷呜——”喊了一声,似是讨好,另一侧一个狗,藏在黑毛下的嘴巴有些裂开,那是之前被燕小西咬的,现在见着燕小西都躲得远远的。

    “大黑,走,我带你去玩!”燕小西说着解开大黑的绳子,打得是死结,废了他不少力气。

    大黑不情不愿趴在地上,显然不想走,主人吩咐过了,不要乱叫,更不许乱跑咬人,它可不敢上前面。

    “快点啊!”燕小西急了,前面的起哄声越来越大,估摸着也拦不住战北捷多久了。

    “嗷呜——”大黑往后面退了两步。

    结果燕小西一脚踹在它的屁股上,大黑身子一凛。

    “赶紧的,不然回来我把你毛都拔了!”

    大黑不情不愿的跟着燕小西到了前院。

    藏獒本就长得高大,一身黑毛,一双黑眸更是显得凶残无比,饶是院子里的大汉都连忙退避三舍,这若是被咬一口,可不得去半条命啊。

    “大黑,快点,去帮我教训他!”燕小西指着战北捷。

    战北捷听着狗叫声迫近,拧眉看过去。

    “燕小西,你干嘛呢!”

    “当然是教训你这个骗子,大骗子!”燕小西指着战北捷,一副为民除害的模样。

    “燕殊,你管管你家熊孩子!”周围人已经笑疯了,战北捷脑仁都在抽痛。

    “小西,别闹,赶紧把狗牵回去。”

    “粑粑,是他骗我,你瞧瞧他给我的红包,就是个红包皮,我不识字,你别骗我,难不成这红包皮很值钱!”燕小西捏着手中空空如也的红包。

    战北捷一愣,他怀中揣了一些包好的红包,也有一些红包皮,是准备红包不够,现场再包的,他也不知道就摸了个红包皮给他啊。

    “这就是个误会!”战北捷咳嗽一声。

    “我年纪小,你别忽悠我,大黑,去咬他!”

    大黑才叫一个委屈,一边是“凶神恶煞”的燕小西,一边是自家主人,给他十分胆子,它也不敢啊。

    “老战,你这就不够意思啊,给个红包皮是什么意思啊,你就这么打发我儿子啊。”燕殊轻笑。

    战北捷就知道不能指望燕殊,这家伙就是个搅屎棍,恨不得现在越乱越好。

    “熹熹——”战北捷朝姜熹投去求救的目光。

    姜熹双手一摊,“我也没办法,小西确实生气了。”

    后果很严重啊。

    “燕队的儿子刚刚捂着衣服跑到后面就是去数钱了吧,这孩子还真逗。”

    “可不是嘛,兴冲冲的以为得了大红包,结果红包皮,哈哈——”

    “同情他,哈哈——”

    “大黑,你快点!”燕小西冷哼。

    众人瞧着这两人一狗对峙的画面,快乐疯了。

    莫云旗已经坐在床上,正由叶繁夏陪着,董风辞站在窗口,很不客气的笑出了声。

    “下面在笑什么呢!”莫云旗说话都不敢大动作,中式礼服还好,只是头上的发饰重得很,流苏垂动,她都不敢乱动,生怕掉下来,却僵得脖子疼。

    “燕小西牵着狗,找战大哥要红包呢!”

    “这小子怎么成天都不消停。”叶繁夏无奈的摇头。

    “太可爱了,下面的人都笑疯了,战北捷正从怀里讨红包给他呢。”董风辞眯着眼睛,笑得脸颊绯红,艳色无边。

    忽然感觉到一道灼热的视线射向自己,董风辞目光和关戮禾的相撞,他和楚濛就站在燕殊身后不远处,两个人似乎在耳语什么,他的目光炙热,穿透人群,牢牢锁定她,董风辞的心跳却一下比一下快,被他看得莫名心慌。

    董风辞别开脸,盯着燕小西,可是那倒视线却从未离开。

    楚濛轻笑,“你这太赤裸裸了吧,考虑一下身旁还有个单身狗呢。”

    “我的女人长得就是好看。”

    楚濛能说他想把隔夜饭吐出来嘛。

    “楚衍和廷煊还是没到嘛。”

    “派人去找了,有廷煊在,应该不会出什么乱子。”楚濛虽然这么说,心里难免有些担忧。

    “听说警方也在找他,可能躲在哪里避风头了。”

    “嗯。”

    而另一边的燕小西得了红包,美滋滋的抱着沉甸甸的红包,牵着大狗就往回走,战北捷一脸怨念的盯着燕殊,“你家儿子是准备把我榨干啊。”

    燕殊耸肩,一脸无奈。“谁让你先给他红包皮的,不要小瞧了一个孩子的报复心。”

    战北捷一阵肉痛,光是燕小西这里,红包就出去了三分之一。

    燕小西回来的时候,战北捷已经进了屋子,他坐在院子,心满意足的捂着红包。

    有几个和燕小西不熟的人,想要过来逗逗他。

    “小朋友,你的红包呢!”燕小西拧眉。

    “要不要给阿姨看看,阿姨拿好吃的给你换啊!”几个中年女人围住燕小西,刚刚就被萌得不行,靠近点看,恨不能直接掐一把他肉嘟嘟的小脸。

    燕小西看了一眼她手中的棒棒糖,别开眼。

    “蛋糕也很好吃啊,好甜啊,阿姨用这个和你换好不好!”

    其实这完全就是逗孩子的套路,燕小西被她们缠得不行了,颇为无奈的看着她们。

    “是不是想吃糖果啊,还是想要蛋糕。”

    “各位阿姨——”燕小西笑得那叫一人畜无害。“这种把戏我一岁的时候,就不上当了,有钱什么买不到啊,我人小,你们可别欺负我。”

    “我虽然不认识几个字,但不是智障!”

    众人被一怼,敢情她们围着他半天,这熊孩子,是把他们当小丑看了嘛,搞得他们好像傻子一样。

    “之前就听说燕家这小孙子聪明机灵,今天见着可真不一般,人小鬼大。”

    “还那么财迷,躲到后面去数钱,我都能想象他小财迷的模样。”

    “这以后就算不从军从政,当个商人,估计也是个奸商。”

    ……

    燕小西揣着“巨款”,准备去楼上再蹭红包。

    伴娘正在门口栏门,当燕小西跑到楼上的时候,却瞧见一只穿着绣鞋的脚从里面伸出来,第一个要冲进新房的伴郎,就那么直接的被踹了出去,趔趄了一下,一屁股跌在地上。

    “我滴妈,小旗,结婚啊,你丫谋杀。”刘伟揉着胸口,心爱的女人要嫁人了,他娶不到,做个伴郎不过分吧。

    他是过来参加婚礼的,可不是送过来被人殴打的啊。

    门口嬉闹的众人也都愣住了,部队的熟人倒是习惯了莫云旗,只是这边亲朋众人,她们还是第一次瞧见有如此暴力的新娘。

    结婚当天一脚踹翻了伴郎。

    莫云旗还没出门呢,这暴力凶残的“恶名”已经传遍了整个京都。

    ------题外话------

    其实小旗也很委屈的啊,她完全就是下意识的身体做出了反应,难不成怪她喽!

    老战:媳妇儿,我被人欺负了!

    莫云旗:谁啊!

    老战:小西!

    莫云旗:怎么欺负你了……

    老战:……(省略一万字),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莫云旗:一个孩子都能把你弄成这样,我要你何用。

    老战:我……

    莫云旗:趁着我还没出门,我能反悔嘛!

    老战:莫云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