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36 是你诱惑我的,要个女儿吧

正文 236 是你诱惑我的,要个女儿吧

    关歆漂亮的手指捏着高脚杯,媚眼如丝,声音清脆动听,宛若琴音,眼睛却不曾从关戮禾身上离开半分。

    “七哥,你真的不要喝一杯嘛!”她忽然起身,睡裙堪堪遮住臀部,微微侧身,挡住了有伤疤的大腿,脚踝处一朵鲜艳的玫瑰,随着她的走动,好像焕发了生气一样。“明天战家婚礼,肯定很热闹吧。”

    “那是自然。”关戮禾眯着眼睛,危险冷冽。

    “我能去参加嘛!”

    “这个恐怕比较麻烦,不早了,你早些休息!”

    “七哥,你等会儿!”关歆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有几分醉意,脸颊酡红,居然伸手拉住了关戮禾的胳膊。

    关戮禾身子下意识的做出了反应,直接避开了,宛若她是洪水猛兽一样,这样关歆眼中滑过一丝黯然。

    “有事就说!”

    “没什么了!”关歆咬了咬嘴唇。

    关戮禾甩了甩袖子,直接往楼上走。

    关歆看着关戮禾的背影,将杯中的红酒一口喝完,手指掐紧,恨不能将这个男人的身影彻底映入自己的眼中。

    自己到底那里不如董风辞那个贱人,为什么他的眼里就看不见自己!

    关戮禾在董家待了好些天,昨天才回来,可是他们每天除却例行公事般的问候,一句话都说不上,他和那个女人为什么就有那么多的话!

    关戮禾回家,是董风辞直接送进来的,只是她并未进门,两个人就站在车边,吻了许久,着实扎心。

    *

    战家

    警方那边征求了上面的意见,“战大少,二少,我们可以答应你们所提的要求,会做好善后工作的,绝对不会让战家名誉受损。”

    战北捷挑眉,“虽然如此,你们搜查的时候,我还得让人跟着。”

    “战大少,这个……”这不就是监视嘛。

    “父亲和莫伯父都身居高位,家中难免会有一些不太方便外人看的,你应该可以理解的吧!”

    “你们会有一些军部最近的发展计划,或者是近期的一些行动计划,若是被人泄密,后果不堪设想,你们要找的东西,定然不会是一些纸或者文件吧!”燕殊勾唇轻笑。

    那人想了一下,确实自己负不起这个责任。

    “好吧!”

    “那就请进吧!”战北捷领着众人进门。

    莫云旗眉头拧成一股麻绳,显得有些不悦,她一直站在门边,一身白色及膝睡衣,双手抱胸,短发别在耳后,眸子清冷,显得极其不高兴。

    战北捷却忽然直接脱了外套,直接披在她身上,这女人怎么下楼都不知道批个外套,衣服有点透不知道嘛。

    “他们没有权利进来!”莫云旗秀气的眉头紧蹙,仰头盯着战北捷,显得十分不解。

    “总不能一直这么僵持着,这显然还是有人蓄意为之,拖得越久,对我们更不利,指不定以为我们家心里有鬼!”战北捷半抱着莫云旗。

    “各位,麻烦小心一点,这里都是明日要用的东西,若是弄坏了,明天可能会比较麻烦!”

    “我们明白!”

    只是这群人似乎对搜查并不是很上心,而是直接去了沈廷煊的房间,另外有一拨人直接去了战家的车库,客厅里只有零星的几个人,象征性的翻查着。

    战霆气不打一处来,双手抱胸,脸色铁青。

    “好了老战,你也得配合人家调查嘛,你和这些小辈置什么气啊!”莫正则正襟危坐,这心里也很不舒服。

    这巴掌格外响亮,打得可不仅仅是战家的脸啊。

    就是他这张老脸都觉得很痛。

    燕殊伸手抵了抵战北捷:“你看出什么了嘛?”

    战北捷轻蔑的一笑,“这根本就是有针对性的搜查,看样子是有人直接举报在哪里藏了东西,直奔目的地呢!”

    战北捷这话让留在客厅的几个民警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这战大少怎么会如此敏锐,他们已经尽量的分散他们注意力了。

    “你们家最近有外人进来嘛!”

    “挺多的,需要布置的东西比较多,每天都有很多人进出。”战北捷耸肩。

    他们确实是接到了举报,沈廷煊本来也就是他们重点关注的对象,只是最近几年淡出了他们的视线罢了。

    “东西找到了嘛。”战家的管家就站在他们后面,而他们正在搜查战家车库停放的明日大婚专用的婚车。

    “队长,没有!”

    “没有!”

    “这里也什么都没有!”

    “怎么可能!”那人脸皱成一团。

    “我们家本来就没有你们要找的东西,车库找完了嘛,找完我们就可以回去了!”管家声音冷硬,语气生冷,没有一丝感情,在清冷空荡的车库,让人听着格外不舒服。

    “队长,还需要再……”

    “先收队!”

    “可是这……”进战家不容易啊。

    “收队!”男人疾声厉色,神情肃穆。

    他们该不会被人耍了吧!

    战家众人及燕殊就坐在客厅喝茶,见着他们收队过来,战霆冷哼,“这是找到什么东西了,如此声势浩大的赶过来!”

    “战首长,真是不好意思!”那人硬着头皮,“我们也是公事公办,请您谅解!”

    “没事,明日婚礼之后,我自然回去讨要说法的!”

    那人身子绷直,忽然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

    记者本来以为今晚战家必然会有大事发生,没想到,这么群人,声势如此浩大的进了战家,却一点动静都没,就直接出来了,这让外面的人也有些懵了,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了啊。

    李询今日休假,接了局里电话,正驱车往局里赶,中途却接到了燕殊的电话。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喂,二少,您有事?”

    “你知道我是想干嘛吧!”

    “这事儿不是我牵头的。”

    “这事儿按理说应该归你管。”燕殊此刻正坐在车内,双手握紧方向盘,手指显得有些散漫的扣动着,眼神如刀锋般凌冽。

    “嗯。”李询口气透着无奈。“这事儿和之前叶芷珏、伊人的案子有关,我这边迟迟没有任何进展,上面自然急了,就把这事儿交给了上来的一个,所以只要是关涉到这个案子的,自然都移交到了那边。”

    “我说呢,京都什么时候来了如此莽撞的人!”燕殊轻嘲。

    李询摸了摸鼻子,“我听说带人搜了战家。”

    “什么叫听说,这就是真的好嘛!”

    “听说是接到线人的电话,说到了沈廷煊可能涉及那个案子。”

    “不过他胆子挺大的,也算是勇气可嘉!”燕殊轻笑,“线人?”

    “嗯。”李询伸手揉了揉眼睛,“二少,您打电话就是为了确认这件事情嘛?还是有别的……”

    “没什么,随便问问而已!”燕殊说完直接扔掉蓝牙耳机,嘴角勾起一抹魅惑的笑。

    路灯不断从他两侧飞过,忽明忽灭,将他的脸映衬出了一片阴影。

    警局这边因为没找到证据,回去之后,自然被臭骂了一顿。

    李询到局里的时候,还没推开办公室的门,就听见里面传来训斥声。

    “你也太莽撞了,居然直接带人到战家,战家啊,谁给你的胆子!”

    “副局,我们接到线报,所以……”

    “那你们核实这个消息的真假了嘛,就这么贸然的过去,你可知道那里面住的都是什么人嘛,我们局里所有人加起来都得罪不起,你倒是好,这一折腾,几乎把京都一大半的权贵都得罪了个遍!”

    “副局,应该没那么严重吧。”

    “你是上面调来的,对这个案子有独立的领导权,这个就是我都不好干涉,你办案,我不反对,可是在没有掌握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你居然敢去战家,你小子是存心给我找事是不是!”

    “我们是有证据的,只是……”

    李询推门进来,那人瞧见李询,脸一黑,“副局,您这是什么意思?”

    “你一直说李询和他们有不正当的利益输送关系,将他从这个案子排了出去,那我现在就告诉你,他正式被任命为这次案子的负责人,你负责辅助!”

    “这个案子是我的!”那人急了。

    中途换人,他的脸往哪里搁。

    “你现在跟我急,早干嘛去了,军部的电话已经打到上面了,上面也在施压,你以为我们日子就很好过嘛,就算是这事儿真的线报所说,你也是打草惊蛇了,再想找证据,也不可能了,我早就和你说了,到京都之后,查案之前,先把京都各种关系给我记好了!你是不是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

    “我是办案,记那些东西做什么!”那人扯着衣服,一身的汗,更是心急如焚。

    “京都从来没有一个家族是独立存在的,办案之前不好好调查,牵扯太广,把控不住局面,被动的是我们。”李询解释道。

    “就说战家这事儿,你觉得是沈廷煊的事儿,他不过是战家的干儿子,涉及到如此敏感的事件,战家不会护短,那我告诉你,战家是军阀世家,世代忠勇,只要认定的人,就绝不可能让人轻易动弹,你这是直接打了战家的脸。”

    “战家现在和莫家联姻,虽然家族在华西,不过在军中影响甚大,这一次性,你就得罪了两家,战首长是燕老爷子一手带出来的,这又得扯到燕家!”

    “我要抓的就是沈廷煊而已!”那人脸色有些白。

    “沈家和燕家关系也不错,沈廷煊更是深的燕家那位的喜爱,你真以为就是抓捕一个沈廷煊那么简单嘛。”

    “难不成我们就要按兵不动嘛,线报说,东西会随明日的婚车出城!”

    “这事儿如果是真的,你已经打草惊蛇了,如果不是真的,就是有人利用我们故意让战家难堪,这事儿就没这么简单,你确实太莽撞了。”

    那人咬着嘴唇,还是不想承认自己这次行动的失误。

    燕殊走后,管家指挥人开始检查明日要用的东西,而此刻从楼上传来了一阵敲打东西的声音。

    韩悦直接从沙发上跳起来,“妈醒了!我去看看!”

    前些日子京都阴雨连绵,莫老夫人双腿风湿疼得特别厉害,天一黑,回房,基本都是吃了止痛药和安眠药就睡了,很难醒过来。

    “你俩也回房吧,好好休息,这事儿我一定要去要个说法!”战霆还是第一次受这种气。

    “战叔叔,您消消气。”莫云旗说着和战北捷去了楼上。

    莫云旗这几日跟着姜熹等人,一直在做包养护肤什么的,这离得近了,就能够清晰的闻到她一股宛若空谷幽兰的香味。

    莫云旗心里还是不踏实,“廷煊不会真的出了什么事吧,怪吓人的,这都快十一点了,他不是说……”

    她猛地回头,就发现战北捷一张放大的脸,吓得她脸色一白,战北捷眸子眯着,几乎紧贴着她的颈窝。

    “你……做什么!”

    “你涂香水了。”

    莫云旗微微往后退了一步,“姐说泡澡放点精油按摩一下更好,我就是照做了而已,可能身上才有味,很难闻?”

    这是莫云旗第一次用有香味的东西,部队是严令禁止的,战北捷此刻一脸严肃,倒是让她有些捉摸不定了。

    “不好闻嘛!”

    他的眸子就像是鹰隼般盯着猎物一般,幽深异常,黑亮得有些吓人,莫云旗着实搞不懂他现在的心里,难道他不喜欢嘛,一股莫名的酸楚从她心底蔓延开了,有点苦。

    “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这个,就是她们都说,这样会比较……”莫云旗咬着嘴唇。“你若是不喜欢,我把房间她们送的东西都扔掉好了!”

    莫云旗显得很是委屈。

    想起白天她们带着自己去做美容说的话,再对比战北捷的此刻一言不发的严肃,委屈得很。

    当时燕笙歌就坐在一边看着美容师给她在后背推精油,就不停的咋舌。

    “小旗啊,你这是多久没做护肤了啊,你身上好干啊。”

    “我没做过这个!”莫云旗这几日被她们几个人已经折腾得晕了,逛街购物,买东西,给她说了许多东西,用她们的话来说,这就是正常女人的生活。

    “我去,你这皮肤能保持这样也真是不容易!”燕笙歌咋舌。

    “我平时哪有时间做这些东西啊!”莫云旗咬着嘴唇,而且衣服脱了给人按摩,她还是觉得有些羞怯。“你脸红什么啊。”

    “害羞!”叶繁夏裹着衣服,坐在一边喝茶。

    “都是女人,你害羞什么啊,回头我们再去泡个温泉,放松一下,京郊有一处温泉真不错!”

    “我和燕殊去过!”姜熹挑眉。

    “呦——二哥这是带你去泡温泉还是做别的啊!”燕笙歌笑得那叫一个放肆。

    “燕笙歌,这话你敢在秦浥尘面前说嘛,他能让你三天下不来床!”

    燕笙歌瞪了姜熹一样,扭头看着按摩师,“都用最好的产品,重点是帮她将皮肤护理好。”

    “秦夫人,我们明白!”

    “小笙姐,其实我过几天就回部队了,其实不用……”

    “小旗啊,你这年纪早就该保养了,这男人啊,是越老越有味道,可是这女人啊,稍微上点年纪就会表现得十分明显,而且你这皮肤弄得滑滑的,香香的,我和你保证,战大哥一定爱不释手,把持不住!”

    “这男人总是说我们什么样都无所谓,可是你若是太诱人,这么秀色可餐的话,他们也比较有干劲,再说了,哪个男人受得了这种诱惑啊,除非他不是男人!”

    “咳咳!”叶繁夏轻轻咳嗽一声,“你别教坏她。”

    “我说的是实话啊!小旗长得也漂亮,战大哥肯定见了就受不了!”

    “你够了,你说的是你家秦浥尘吧!”姜熹开口。

    莫云旗早就羞红了脸,这燕笙歌总是如此大胆。

    说些让她面红耳赤的话。

    不过莫云旗这几天下来,确实能够发现自己身上的变化,这让她莫名对新婚之夜多了几分期待,只是此刻战北捷就站在她面前,这一脸不悦是怎么回事!

    “我去睡觉!”莫云旗口气有点像是赌气。

    大步朝着房间走去,刚刚准备将门合上,一只大手按住了门框,力气极大,直接将门给推开了,高大的身躯挤入房间,反手就把门给关上了,一脸严肃。

    “你要做什么!”莫云旗看着他黑着脸,这心里有些打鼓。

    “你说呢!”战北捷忽然伸手解开衣服的纽扣。

    “战北捷,你……”

    “你刚刚不是在邀请我嘛!”

    “我哪有!”莫云旗哑然。

    “你的眼神一直在勾引我!”战北捷修长的手指挑开衣服的纽扣,目光下移,定格。

    莫云旗下意识的顺着他的眼睛看下去,那个……

    她刚刚倒是没注意,他怎么就……

    “看见了?”

    “嗯!”莫云旗怔愣得点了点头,红了脸,心如擂鼓,眼睛不知道该往哪儿看。

    “所以你得负责!”战北捷直接脱掉衣服,露出精壮结实的上半身。

    其实根据韩悦的要求,他俩已经有段日子没有亲密的举动了,忽然一片肉色映入莫云旗的眼中,她心脏就像是被人捏住,呼吸都觉得有些困难,心跳紊乱,不规则的跃动,仿佛要冲破胸口,直接跳出来一样。

    “战大叔,明天就要结婚了,你冷静一点!”

    “都这样了,怎么冷静!”战北捷逼近。

    眼看着就要将她压在墙上了,莫云旗动作很快,直接从他腋下钻了过去,战北捷一个瞬身,直接扯住胳膊,将她直接压到了床上,昂藏巨大的身躯压下来,莫云旗整个呼吸都被挤压得一丝不剩,男人炽热的嘴唇覆盖上去。

    动作激烈澎湃,不然莫云旗有一丝喘息的机会,莫云旗伸手推搡着战北捷,可是他实在太重了,她根本拗不过他,只是稍微愣神的功夫,他灵活的舌头已经钻入她的口腔,攻城略地。

    莫云旗不期然的想到了第一次,再这么折腾下去,她要是大婚起不来,或者被送去了医院,那就真的闹了笑话了。

    “战北捷你冷静点,明天还要结婚,你别这样!”

    战北捷的手指已经摸到她身后内衣的暗扣。

    莫云旗心下一惊,清脆的声音响起,胸口的束缚被解开,让她心慌意乱,直接伸手抱住了战北捷的脖子,“北捷——”

    “不会到最后一步,我难受!”站街咬着她的耳垂,声音低沉,似是挑逗,又或是一种勾引。

    他的嘴唇彷如带着电流,带着火星,所到之处,都燃起了一股莫名的邪火,莫云旗身子战栗。

    只是下一秒钟,战北捷居然直接脱了裤子……

    虽然也没有到最后一步,可是两个人还是出了一身的汗。

    莫云旗推了推还压在身上的男人,“我去洗个澡。”

    “我……”

    “你赶紧给我回房去!”莫云旗从床上跳起来,直接跑进了浴室,将衣服尽数脱下来,看着衣服上的秽物,脸红得几乎能够滴出血,这人还能再流氓一点嘛!

    “小不点!”战北捷套上衣服,站在门口。

    “干嘛!”

    “我很喜欢你身上的味道!”

    莫云旗脸烫得更加厉害。

    “家里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会解决,有我在。”战北捷低头扣着纽扣,虽然没吃到肉,不过吃点肉渣也不错。

    “嗯。”莫云旗闷声回答。

    “今晚就先放过你,你好好休息,明晚你就没这么容易睡觉了!”战北捷笑着走了房间。

    莫云旗伸手拍了拍脸,脸红个什么啊,莫云旗,你淡定一点。

    不要被他三言两语的就弄得面红耳赤,能不能有点出息啊!

    燕殊到家的时候,姜熹和叶繁夏正在客厅聊天,燕持早他一步回来,正在煮咖啡,看样子战家的事情都传开了。

    “那边情况怎么样?没事吧!”叶繁夏开口。

    “没什么事,你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去看了一下孩子,下来喝点水!”

    “警察到战家,电话就打到了家里,幸亏是我接的,爷爷还不懂这事儿,不然准得闹大!”姜熹打了个哈气。

    “看样子是有人成心不想让这事儿消停啊。”燕殊耸肩。“你怎么晚怎么也没睡。”

    “等你啊!”姜熹笑道。

    他们刚刚回房,燕殊就从后面直接抱住姜熹的腰,“媳妇儿,这么晚了,你这还不睡,等我干嘛啊!”

    “哎,寂寞呗!”

    “你再说啊,我马上就能满足你!”

    “你说来就来啊!”

    “不然呢!”燕殊轻笑,“媳妇儿的要求,做丈夫的,无论如何都得满足啊。”燕殊轻啄着姜熹的耳垂。

    “我是怕你又在外面喝多了酒,醉醺醺的又抱着大哥说些有的没的!”

    “我酒品很好!”

    “有一次喝完酒,不是袭了大哥的胸嘛!”

    “这都八百年前的事了!”燕殊咬着姜熹的耳垂,修长的手指从姜熹睡衣下摆伸进去,她的皮肤温凉,他的指尖炙热,惹得姜熹轻颤。

    “熹熹,我们再要个孩子吧!”燕殊手指不断得挑逗着姜熹。

    “有那么个小恶魔还不够嘛,唔——”姜熹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叫得太大声

    只是她越是隐忍,就让燕殊越加兴奋,“他不是一直想要个弟弟妹妹嘛,前些年你说燕小西一个人就很头疼了,照顾不过来,他入秋就上幼儿园了,我们也差不多可以再要个了。”

    “你说得好听,你就负责播种,剩下的事情还得我来,怀孕太辛苦了!”姜熹冷哼。

    “熹熹——”燕殊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耳垂,惹得姜熹身子一颤,一阵娇喘。

    “燕殊,明天还有事呢,你别闹!”

    “那就一次好了!”

    “我同意了嘛!”

    “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

    “难不成你还想再生个燕小西?那日子就没法过了。”

    “那就生女儿!”燕殊笑着将姜熹拥入怀中。

    “我没同意!”

    “你也没拒绝。”燕殊轻笑。

    “喂——你别乱摸,避孕套呢,燕殊,我还不想生,喂……你戴套啊!”

    “用完了,忘记买了!”

    “现在去!”

    “这个点,我跑去买那个东西,不太好吧,不然我去问问大哥有没有?”燕殊说着抽身离开,就要往外面跑。

    姜熹一把扯住他的脖子,两个人的身子又瞬间贴在一起,“你还真不嫌丢人啊!”

    燕殊轻笑,“那就给我再生一个呗!”

    姜熹倒不是不想再要个,燕笙歌和叶繁夏都是一儿一女,她自然也想凑一个“好”字,只是一想到第二个孩子如果也是燕小西那种性子,她就心如死灰。

    ------题外话------

    燕小西:表示抗议,麻麻,你这是歧视,我的性格怎么了,不是很讨喜嘛。

    姜熹:我没说你不讨喜啊!

    燕小西:哼——妹妹像我多好。

    姜熹:一个女孩子,像你……(绝望脸)

    燕小西:粑粑,加把劲,我要妹妹!

    燕殊:我在努力了!

    燕小西:再努力一点!

    燕殊:我尽量!

    姜熹:你俩能别无视我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