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35 对峙,战首长的怒火(二更)

正文 235 对峙,战首长的怒火(二更)

    活色生香

    燕殊好不容易从战北捷手中挣脱,经理派人送上毛巾酒水,就退了出去。

    战北捷扯着毛巾擦脸,“你们谁联系到廷煊了么,说好今晚回来的,下午打电话就联系不上了!楚衍到家了嘛。”

    楚濛坐在角落,晃动着杯中的香槟酒,“没有。”

    “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啊。”

    “他俩总不至于失踪了吧!”楚濛眯着眼睛,昏暗的光照在他的眼里,染上一层魅色。

    “就是忽然失去了消息,礼服都送来了,两个人都没试过,今晚不会赶不回来吧。”战北捷有些担心。

    “放心吧,要是楚楚一个人,就他那尿性,倒是真有可能去哪儿浪了,廷煊做事一向有分寸,你就别担心了!”秦浥尘开口,打了个哈气,他想回去搂着媳妇儿睡觉了,燕殊非要把他拉出来。

    他怎么搞得比自己结婚还兴奋啊。

    “就是因为楚楚在,我才更加担心好嘛!”战北捷轻哼,“耽误事,带坏了我家廷煊。”

    “沈廷煊老奸巨猾,花心风流,我还怕带坏了单纯的楚楚呢!”轩陌不动声色的说道。

    关戮禾坐在暗处,倒是和燕殊忽然交换了一个眼色。

    平素他们聚会,都是楚衍负责活跃气氛,这没了他,包厢的气氛简直降到了冰点,毕竟今日到场的,平素都是一副冰块脸。

    战北捷喝了两杯酒,接到了莫云旗的电话。

    “呦——这还没结婚呢,这就开始查岗了嘛!”燕殊瞥了一眼来电显示。

    “滚一边去。”战北捷接起电话。

    “小不点,想我了嘛,我马上就就回去!”

    “你赶紧回家吧,出事了!”莫云旗声音有些急,而且从她说话的背景音中,可以听见战霆颇为不悦的声音。

    “你先别急,有什么事,慢慢说!”战北捷扯下脖子上的毛巾就往外面走。

    “我去看看!”燕殊说着跟了上去。

    明天可是战北捷的大日子,这会儿若是出事,定然不是小事,众人面面相觑,纷纷跟了出去。

    “警察怎么会忽然到家里。”

    “他们说廷煊涉黑,这会儿正在家里搜查,战叔和父亲就在门口挡着呢,明天就要结婚了,家里都布置好了,这么一弄,怎么办啊!”

    “我马上回去,父亲性子有些急,你去劝一下,让他冷静一点!”

    “战叔很生气,我妈和父亲正在劝着呢!”莫云旗咬着嘴唇,她没应付过这种场面,不知如何是好。

    “你现在下去,劝一下父亲,等我回去再说,别急,有我在!”战北捷大步往外面走。

    “老战,到底怎么了!”燕殊按住了他的肩膀。

    “警察上门了,说是廷煊涉黑,现在我家了!”

    “这个点?”已经九点多了啊。

    而且还是这个时间,分明就是有人要搞事嘛!

    “这是有人故意为之,想让这场婚礼办不下去啊!”燕持沉声。

    “谁的胆子这么大!”楚濛挑眉。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秦浥尘这会儿倒是睡意全无。

    “那廷煊人现在在哪儿,会不会已经被警方控制了!”轩陌神色凝重,“那楚楚他……”

    “应该还没有,警方要是有这么大的动作,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

    “去警局看看不就知道了!”轩陌有些急了。

    “我得立刻回家去!”战北捷神色焦躁,一刻都待不下去了。

    “一起去看看吧!”秦浥尘开口。

    “你们是觉得事情不够大嘛!”一直未曾开口的关戮禾沉声道,“战家的婚礼,本来就有许多记者跟着,前几天不是听说还有媒体弄了个无人机在战家上空嘛,你们这一大群过去,事情不大也得闹大。”

    “戮禾说得有道理。”燕殊点了点头,“我和北捷去战家看看情况,人多不一定是好事,你们先各自回去,要是有情况,我会通知你们的!”

    “现在只能这样了!”燕持赞同。

    “快点!”战北捷已经上了车,燕殊钻入副驾,车子瞬间飞了出去。

    只是过了几分钟,除却关戮禾先回去了,几个人都没动静。

    燕持耸肩,“要是不回去的话,我们就去活色生香等消息?”

    “回家也不踏实,先进去吧!”秦浥尘耸肩。

    只是一扭头,发现,轩陌失去了踪影。

    “刚刚人还在的,怎么一转眼人就没了!”秦浥尘狐疑。

    “也许回去了!”燕持轻笑。

    *

    战家

    警察来的时候,战霆并没有睡着,而是在整理亡妻的东西,将妻子的东西从箱子翻出来,心情颇为复杂,不过也算是解决了他心头的一件大事。

    这看着亡妻的照片,百感交集,心里正难受得紧,管家跑上楼,和他说这事儿的时候,他心情真的是不爽到了极点。

    家里好不容易有件喜事,有人非要来捣乱。

    战霆出去的时候,莫家夫妇披了衣服也正好下楼,都是一脸茫然。

    警察本来都是气势汹汹的模样,不过到战家心里还是有些发怵,这在门口,就被一群大狗给挡住了去路。

    战家以前就只有两条狗,现在已经有四条了,而且都是足有半人高的藏獒,可以直接将一个健壮的成年人直接扑倒。

    “人呢!”战霆面色不悦。

    “都在外面呢!”狗叫声响彻寂静的夜空。

    夜色中那黑黢黢的眼睛,惨白尖锐的獠牙,加上浑身那浓密的黑色毛发,看起来着实吓人,身子有人直接拔出了武器!

    “战家这狗也太吓人了!”本来还气势如虹的众人,却被几条狗挡住了去路。

    “赶紧上!”领头的人示意后面的人跟进。

    可是谁敢啊。

    网上有很多藏獒咬死人的事件,很多人根深蒂固觉得藏獒是很凶猛的犬科。

    一只就够吓人的了,偏生还有四只,他们稍微动弹一下,这狗就叫得凶猛,随时会扑过来,他们哪儿敢啊。

    “队长,这狗太吓人了,能不能动粗啊!”

    “你试试看,谁不知道它们是战首长的心头肉啊!”

    “这狗挡在这里,我们也进不去啊!”

    战家门口零星是有记者的,知道今晚要有大新闻了,直接来了五辆警车,下来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进了战家,可是随着不绝于耳的狗叫声,居然和几条狗僵持不下了。

    而此刻战霆已经批了衣服走出来。

    几条狗见着战霆,纷纷往后面退,就安静的坐在一边,舔着爪子,倒是安分得很。

    “各位这么晚,到我们家有何贵干。”

    战霆棱角分明的脸,带着一丝厉色,夜风微凉,他的脸上也蒙上了一层寒霜,声音嘶哑,带着上位者的倨傲,有着睥睨一切的狂妄,掷地有声,眸子晦暗,带着明显的不悦。

    “战首长,我们也不想这么晚打扰您,我们也是有公务在身,您别为难我们!”

    “这次是不是又有人举报我们战家贪污受贿,还是以权压人了!”自从筹备婚礼,他已经去了纪委喝了好几茶,这弄得他很不开心。

    “这事儿也不归我们管啊!那是纪检的事情!”那人硬着头皮。

    “那到底是什么,需要你们劳师动众,这么晚过来!”战霆挑眉,一脸厉色。

    他本就长得威严,不怒自威,看得几个警察心里有些怯了。

    莫正则跟着走了出来,“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们接到举报,说沈廷煊涉黑并且涉及我们正在调查的一桩走私案。”

    “廷煊?”战霆挑眉,“是不是搞错了!”

    “廷煊那孩子已经很久没回来了,你们应该查得到!”莫正则开口。

    “我们知道,我们现在只是想要搜查一下他的住处!”那人吞吞吐吐,还是将来意说清楚了。

    战霆轻笑,“京都人都知道,我们战家明日大婚,这大半夜的来搜屋子,你们这代表着什么嘛,你们是准备将我战某人的脸往地上踩嘛!”

    战霆说完,那群人更不敢动作了,他们何尝不知其中的利弊,只是这命令,也不是他们可以违背的啊。

    “老战,你冷静点!”莫正则按住他的肩膀。“他们也都是奉命行事,你冲着他们发火也没用啊。”

    “简直是无中生有,廷煊怎么可能涉及那种违法的勾当,这分明就是有人不想我们战家安生!”战霆冷哼,“是不是我们战家平时太低调了,所以什么人都想着过来踩一脚啊!”

    “战大哥,你别着急,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韩悦走过来,“明日就是大喜的日子了,不要闹得这么僵。”

    “我也不想啊,这是有人存心准备打我的脸!”战霆气不打一处来。

    “你们有正规手续嘛!”莫正则看向对面的几个人。

    “这是搜查令!”

    若是连一纸公文都没有,他们哪有胆子来啊。

    战霆扯过公文,从头至尾看了一遍,“看样子今晚是有人不想让我们家安生啊!”

    “战首长,您行个方便。”那人急得满头是汗。

    “这公文是谁批的!”战霆捏着一纸公文,脸色铁青,越发凌厉骇人。

    “这是……”

    “我的级别,这种公文,搜不了我的家,想要搜我家,去申请更加级别的,不然就让你们局长来找我!”战霆咬牙。

    真是疯了。

    他战家是真的容易进的嘛!

    “这……”那人脸色难堪,已经变成了猪肝色。

    这纸公文,也是他们刚刚申请下来的,若想申请搜查战霆或者战北捷的,那简直就是……

    登天还难了!

    毕竟身处高位,如果真的犯了事儿,也都要上面层层批报的,岂是他们这种地方可以处理的。

    “我们就是想要搜查沈廷煊的屋子。”

    “所以只查他一间房?”战霆挑眉。“他的房间不到百平,你们一大群人兴师动众的过来,倒是声势浩大啊。”

    这怎么可能啊,肯定是连带着检查一下战家别的角落,只是这话被战霆给堵住了,一时间,又开始僵持不下。

    燕殊和战北捷还没到战家大宅,就能够看见不远处警灯耀目天空。

    “看样子来了不少人!”战北捷加快车速。

    “你慢点儿!”燕殊挑眉,抱住安全带。

    “你什么时候这么怕死了!”

    “我上有老下有小,自然要惜命,你超速了!”

    战北捷并理会他,车子飞驰在空旷的马路上,很快就到了战家门口,车子太快,一个漂亮的飘逸甩尾,直接驶入了战家院子,周围的记者只感觉到一阵黑影,一阵风刮过,伴随着急促而又刺耳的刹车声,车子稳稳停在了院子里。

    战北捷推门下车,大黑立刻冲了过去,朝着战北捷大吼。

    “安静点儿!”战北捷拧眉,目光从一众警察身上扫过。

    径直走到战霆身边,“爸,伯父伯母!”

    “你怎么回来了!这事儿我能解决!”战霆显得已经很生气了,若是年轻时候,估计他已经暴走了。

    “战叔!”燕殊下车,“莫叔叔,莫阿姨!”

    “你小子怎么也来了!”战霆冷哼。

    “你们先进去休息一下,这晚上有点冷,这事儿我和北捷会解决的!”

    “是啊爸,你先进屋去,您和他们僵着也不事儿,若有人添油加醋,指不定就要说你以权压人了!”

    战霆冷哼一声,“他们就是在胡扯,廷煊根本不可能做这事儿,明天就要大婚了,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搞事。”

    “我知道,您先进去!”战北捷好不容易将三位请进了屋子。

    警察也松了口气。

    这面对战霆,他们说话用字都得斟酌再三,面对燕殊和战北捷,好歹轻松一些。

    战北捷送他们进去,他们就要跟着进去,却被燕殊拦住了。

    “等会儿,急什么啊,搜查令给我看看!”

    “二少,您就别为难我们了,我们时间很赶啊,他们都进去了,这若是……”

    “怕他们转移赃物?”燕殊挑眉。“你是想说战家参与了见不得人的勾当!”

    “我不敢!”那人立刻摆手。

    “谅你也不敢!若是真的如此,这事儿就轮不到你们来了!”燕殊捏着搜查令,“你们就靠着这张纸,准备搜战家,是不是有些天真了,战首长啊……你们想过后果嘛!”

    “上面催得紧!我们也没办法,二少,麻烦您和战大少行个方便!”

    “怎么算是行方便,明日京都的人都知道我们战家出了这等丑事,我们战家不要脸了嘛!”战北捷冷哼。

    “你们也听见了,不是我不帮你们,单凭这张纸,真的有些困难,其实你们也不必看转移赃物什么的,我就不信你们来这里搜查,周围没有部署好!”

    那人被燕殊说得心虚。

    “这么晚了,我也不想为难你们,你们若是想查也不是不可以。”

    在路上战北捷就和燕殊商量过了,他们根本没法拦着警方,外人肯定会觉得战家做贼心虚,甚至会上升到他们战家用权势欺压旁人,这事儿就闹大了。

    “谢战大少行方便!”

    “这若是查不到任何东西,怎么办!”战北捷轻笑。

    “这个……”那人摘下帽子,扯了扯头发,一脸为难。

    “公开说明情况!”

    “这就是要当众赔礼道歉啊。”

    “明日来参加婚礼的,许多都是军方要员,军警之间本就……”战北捷欲言又止,“大婚前夜搞出这事儿,你们打得可不是我们战家的脸啊。”

    “查到了东西,我们战家认了,查不到的话,你让我们家的脸往哪里搁,是不是以后谁都可以随意进出我们家啊!”

    “战大少,这个事情,我们得和上面商量一下!”

    “不急,夜很长,你们慢慢来!”

    *

    关戮禾回到家,关歆腿伤已经拆了针线,此刻双腿交叠放在茶几上,正红色真丝连衣裙,滑到了大腿处,露出了白皙诱人的大腿。

    “七哥,回来了。”

    “这么晚还有兴致喝酒?好像有什么好事啊!”

    “纯粹就是高兴而已,七哥,要不要来一杯!”

    关戮禾轻笑,“不必了,希望你能一直这么高兴。”

    “那是肯定的啊!”关歆捏着高脚杯。

    嘴角噙着一抹邪笑,他们这群人已经笑了这么久,大喜的日子,让他们哭一哭也不错!

    ------题外话------

    大戏拉开了,不要急哈,最近会比较精彩,哈哈……

    不要喊我加更,我最近也很忙啊,只要不断更就很好啦,捂脸……

    *

    想起昨天和我妈打电话,她和我说有个姐姐生了。

    我还以为她是准备借机催婚来着。

    结果她说了一句,她生孩子的时候胖到了180斤!

    那个姐姐平时只有90斤啊,这是硬生生长了90多斤的肉上去啊,我印象中她一直很瘦,我很难想象她会那么胖。

    怀孕真的很辛苦啊,做妈妈不容易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