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32 关戮禾被追着打,孙女婿

正文 232 关戮禾被追着打,孙女婿

    医院

    叶繁夏看着董老爷子横眉冷对的模样,冷清的脸上滑过一丝异色,和燕持对视一眼。

    “继续吃饭。”燕持声音一贯冷然。

    “我说老董,你就是要训人,也把两个孩子叫进来再说啊,你站在门口算怎么回事啊!”燕老爷子乐不可支,靠在椅子上,笑得一脸褶子。

    “叫进去做什么,给你观摩啊!”董老爷子冷哼。

    “这外面人来人往的,不丢人啊!”

    “呦——有什么可丢人的!”

    “你一把年纪不要形象,总得给两个孩子留点面子吧!”

    董老爷子看着比他高出了一个头的关戮禾,转过身,“给我进来!”

    董风辞狠狠瞪关戮禾一眼,关戮禾却并不恼怒,牵着她的手就往里面走。

    “小混蛋,你先放开我孙女!”董老爷子指着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

    关戮禾想了片刻,却没松开。

    “哎呦我说,我说话你听不懂是不是!”董老爷子双手掐腰,一副被气得不轻的模样。

    “董爷爷——”

    “我说了,别喊我董爷爷,谁是你爷爷啊!你和风辞的事情八字还没一撇呢,乱喊什么东西!”

    “那结婚以后再喊。”关戮禾说得义正言辞。

    “等会儿,谁和你说,你俩要结婚了!”董老爷子瞪着关戮禾。

    “我肯定要为小辞负责的!”

    “负什么责!”

    “当然是负男人的责任!”

    “你俩——”董老爷子目光在两个人中间来回逡巡。

    董风辞抽出手,直接走到自家爷爷身边,“爷爷,您别听他胡说,您先坐下,冷静一下。”

    “冷静什么啊冷静,这都叫嚣到我面前了,关戮禾,我实话和你说了吧,我不同意你们在一起!”

    “我知道!”关戮禾倒是不讶异。

    “我对小辞的另一半,其实要求也不算多,长得过去就行,不要太帅,你这种长相,着实没有安全感,再说了,这皮相嘛,老了之后,也就那样,工作稳定,收入稳定,这三点,你占了哪个!”

    “可是你没说最重要的一点!”

    “什么!”

    “她喜不喜欢!”

    “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

    “原来您是如此专制的一个人!”

    董老爷子被他一堵,脸涨得通红。

    “关戮禾,你少说两句行不行!”

    “小混蛋,你跟我出来!”董老爷子拿起一侧的拐杖,示意关戮禾跟自己出去。

    董风辞刚刚准备抬脚,就被董老爷子给瞪了回去,“你给我老实待在这里!”

    这门还没关上,就听着拐杖打在人身上的声音,董风辞一个激灵,燕老爷子悠闲地喝了口茶,“瞧你这一脸紧张的,你爷爷又不可能把他给打死!”

    “我知道爷爷不会,只是他还受着伤,这弄到伤口什么的……”

    “你相信我,就那小子的脾气,绝对就直接赖在你家了!”燕老爷子轻笑。

    董风辞嘴角抽了抽,为什么大家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而此刻走廊上,关戮禾正被董老爷子抽着跑。

    “嘶——”一拐杖打在他的后背上,真的疼。

    “小混蛋,你给我站住,你还敢给我跑,你刚刚不是挺能说的嘛。”

    “董爷爷,我给您赔不是还不成嘛,您消消气!”关戮禾话音未落,一拐杖打在他的胳膊上,抽痛了后背的伤口,疼得他浑身一震酥麻。

    “你丫有种就别给我跑,堂堂关家的当家,你就会跑是不是!”

    “我是好汉不吃眼前亏!”

    “狗屁,是男人就给我站住!”

    关戮禾只是往一边躲一边往后退,他要真跑,就董老爷子现在这体力,是根本追不上的。

    “小混蛋,你给我站住!”

    关苏一直亦步亦趋的跟在董老爷子身后,这老爷子满头白发,却中气十足,打人的力道也分毫不差。

    只是看着自家爷被追着跑,关苏莫名有些想笑。

    他真的不是个称职的属下。

    到了走廊尽头,已经无路可走,董老爷子一只手拄着拐杖,一只手掐在腰上,气喘吁吁,“你再跑啊,跑——”

    “小混蛋,我早就看出来你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关戮禾那叫一个无奈,怎么就看出来自己不是好东西了。

    “我知道您对我有许多误会……”

    “你这小子还能要点脸嘛,什么叫误会,那都是事实!”董老爷子气结,“你少给我偷换概念。”

    “嗯,事实……”

    “风辞在上学的时候,你这小混蛋,就勾引他早恋,我特么的真相一锤子打死你,不就是长得好看一点嘛,除了这个皮相,你还剩点什么!”

    “我爱她!”

    “你……”董老爷子气结,跑了一路,面色泛着一丝不自然的嘲弄,他伸手按住腹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朝着关戮禾勾了勾手指,“小子,你过来!”

    关戮禾不知道刚刚被他抽了多少下,这会儿正疼呢,自然不太敢过去。

    “你是死人啊,我让你过来!尊老爱幼不懂嘛,我说的是外国话嘛,你听不懂是不是!”

    关戮禾那叫一个委屈。

    这若是旁人就罢了,偏生是董爷爷。

    他是不敢招惹的,能躲就躲呗。

    “快点啊!”董老爷子气不打一处来。

    关戮禾走过去,董老爷子直接伸出手。

    关戮禾愣了。

    这是做什么。

    “董风辞这臭丫头眼睛是长在后脑勺了嘛,怎么就看上你这么个没有眼力劲儿的家伙。”

    关戮禾那叫一个尴尬。

    “那董爷爷,您这是……”关戮禾看着他伸出来的手,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做什么。

    “你没看见我累成这样吗,扶我过去坐会儿!”他指了指一侧的塑料凳,关苏立刻眼疾手快的将凳子擦拭了一遍,“你自己瞧瞧,这小伙子都比你有眼力劲儿,快点,磨蹭什么!”

    关戮禾硬着头皮扶住他的手,董老爷子坐下才觉得舒服了一些,抬头看着关戮禾,“你这一脸不高兴的,是摆个臭脸给谁看啊,怎么着,我打你还打错了嘛!”

    “没有。”关戮禾站在他的面前,活像是没写作业被抓住的小学生。

    董风辞在病房根本待不下去,不等燕老爷子说话,就跑了出去,一脸焦虑。

    “爷爷,他们不会出事吧。”叶繁夏长发垂落在两侧,显得脸更加苍白羸弱。

    “能出什么事,最多就是两个人一起揍一顿,他就一个孙女,之前风辞出事,他也差点送了半条命,急火攻心,差点就……”燕老爷子摇了摇头,“这几年他的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恶气,出了也好,他俩以后要是真想在一起,这也是必经的过程。”

    董风辞刚刚靠近那边,就听见自家爷爷那疾言厉色的责备声。

    “你自己说,我们风辞自从和你在一起,到底受了多少罪,我不求她以后嫁得多好,不图什么大富大贵,最起码人身安全得得到保障吧。”

    “我会保护她的,不让她受一丝一毫的伤害。”

    “口头承诺有什么用,漂亮话我也会说,我就是搞不懂了,你瞅瞅你,等会儿……”董老爷子揉了揉脖子,“你给我蹲下,仰得我脖子疼。”

    关苏差点就要笑出声了,这董老爷子倒是真好玩。

    关戮禾那叫一个无奈,还有人训人训累了,让自己蹲下,给他继续训斥的。

    关戮禾屈着腿,半蹲在董老爷子面前。

    “我是真的不明白,你到底哪里好,脾气差,没有正当职业,又整天神经兮兮的……”

    那明明是神秘兮兮好嘛!

    “我就不懂了,她到底看上你什么了,简直见鬼了!”

    “爷爷——”董风辞咬了咬嘴唇,走过来。

    “我不是让你待在病房嘛,你出来干嘛。”

    董风辞瞧着关戮禾后背隐隐透出了一丝血水,心里难免有些焦急,“您就别说他了,这事儿也不是他一个人的错。”

    “你以为我不会说你嘛!你这死丫头,小小年纪的时候,就这样,胳膊肘往外拐,你说你上学吧,学什么不好,非要学人家早恋!”

    董风辞脑子有点疼。

    “还有你这臭小子,你们家人送你去上学,是让你去谈恋爱的嘛!”

    “不是!”

    “早知道你俩之后会闹出那么多的事情,我就该早点把你们这苗头扼杀在摇篮里。”

    关戮禾就这么蹲在那里,被他数落了整整一个小时,直到血水顺着手臂流了出来,董老爷子眉头紧蹙,“你这是怎么了,演苦肉计?”

    “爷爷,他昨晚为了救我,受了伤,这会儿肯定是伤口裂开了,我先带他去重新弄一下。”董风辞说着赶紧过去吧关戮禾扶起来。

    关戮禾蹲了大半天,双腿一软,半个身子都压在了董风辞身上。

    “哎呦我去,你这小子,当着我的面吃我孙女豆腐是不是!”

    “不是,我腿麻了!”关戮禾那叫一个委屈。

    “赶紧去处理一下,别搞得像是我去欺负你一样。”

    “那爷爷,您先等一下,我待会儿过来再和你一起回家!”

    “等什么啊,我得去看看情况,免得这小子过一会儿厚颜无耻的赖着我,非要让我负责,那我咋整。”董老爷子说着跟在两个人后面。

    “董爷爷,我不是那种人。”关戮禾嘴角抽了抽,再说了,他哪儿敢啊。

    就算是赖,也是赖着董风辞啊。

    “你是我见过最厚颜无耻之人,什么事做不出来,我得防患于未然!”董老爷子冷哼。

    不过到了医生那里,伤口确实裂开了,又重新缝合了针线,“这几天都别乱动了,尽量在家好好休息。”

    “你这身上是怎么回事?”医生是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她颇为诧异的看着董风辞。

    董风辞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垂头不说话。

    “小姑娘看着端庄文静的,可不能做出家暴这种事儿啊,你老公长得这么俊,怎么下得去手啊!”

    “他不是我老公。”董风辞脸微红。

    “马上就是了!”关戮禾倒是一点都不觉得疼了。

    “咳咳——”董老爷子用拐杖捶打地面,“注意点形象成不成!公众场合,打情骂俏的,成何体统!”

    “没结婚,更不能下这种狠手了,这是被棍子打得嘛,都肿起来了,我待会儿给你拿点药膏,回去一日三次涂抹患处。”

    “谢谢医生。”

    “好好照顾你男朋友,我是过来人,这小伙子的眼睛,就没离开过你,那叫一个神情,你可得好好把握!”医生笑着开始开药单。

    董风辞帮他整理衣服的空隙,看了一眼他的后背。

    我去——

    简直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爷爷当时是下了多重的手啊,怎么打成这样。

    刚刚出了办公室,董老爷子就咳嗽两声,“行了,小混蛋,你自己回家了,我们也要回去了。”

    “我回去谁帮我擦药啊!”关戮禾轻笑。

    “你家那么多人,找不到人给你擦药嘛!”董老爷子冷哼。

    “医生说让小辞帮我……”

    “你这小子,别蹬鼻子上脸啊!”

    “怎么回事啊,这里是医院,麻烦安静一点!”医生走出办公室,小声说道。

    董老爷子冷哼一声,抬脚往病房走。

    和燕家众人打了个招呼,就直接回去了。

    偏生这关戮禾死皮赖脸的一直要赖着他。

    “小混蛋,你到底想干嘛!”

    “我受伤了。”

    “你该不会是想要赖上我吧。”

    “我是被您打伤的,我也没要求你负责……”

    “那里这是干嘛,我们要回家了。”

    “身为男朋友,送女朋友回家很正常吧,而且您把我打成这样,我不也没……”

    “闭嘴!”董老爷子冷哼,他还是要面子的,可不想被人听见自己打人了。“送到门口就给我滚蛋!”

    “好!”

    关戮禾是准备趁热打铁,登堂入室的,哪能送到门口就回去啊。

    “我口渴,能不能进去喝口水!”

    “关戮禾,你别太过分了啊。”

    “一口水,您总不至于如此吝啬吧,您把我打成这样,我也没有说您……”

    “进来!”

    董老爷子冷哼。

    董叔没想到关戮禾会来,愣了半天,“给他弄杯水!”

    “我去泡茶!”董叔忙不迭的准备去拿茶叶。

    “泡什么茶,白开水就行,就他那样,好茶也浪费了。”

    “好!”董叔立刻端上茶水。

    关戮禾却并未伸手接过,而是忽然喊了一声,“胳膊疼!”

    董风辞立刻端起杯子,准备送到他的嘴边。

    “关戮禾,你是一只胳膊不能乱动,不是两只胳膊都废了好嘛,你当我老头子是瞎子啊,自己喝,董风辞,你给我去楼上!”

    “爷爷,他这……”

    “你这什么眼神,难不成我还能对他怎么样嘛。”

    “您不是打也打过了嘛。”

    “难道他不该打嘛。”那眼神带着警告的意味,分明在说,你敢再为他说一句话试试看。

    “小姐,您吃饭了嘛,没吃的话,我去准备一下。”

    “谢谢董叔。”

    “七少,您呢?”

    “谢谢董叔!”

    “我要留你吃饭了嘛,喝了水就赶紧给我滚!”

    关戮禾闷声不说话。

    董风辞已经被赶上楼,董叔一直站在厨房门口,客厅中的两个人,面面相觑,气氛着实尴尬。

    董老爷子无聊,摆弄着自己昨晚没有下完的棋,忽然抬头看着关戮禾,“过来,陪我杀两盘。”

    关戮禾立刻走过去。

    “不需要给我放水什么的,我也不需要,反正你喝完水就给我滚蛋!”

    “好!”关戮禾叹了口气,自己难不成就如此不受待见嘛。

    半个小时后

    董风辞在楼上都听见了自己爷爷那气急败坏的声音。

    “关戮禾,你这个小混蛋——”

    董风辞身子一抖,这两个人又搞什么啊。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尊老爱幼,你都连赢了我三局,现在居然还把我的路给堵死了,怎么着,赢了我就这么爽嘛。”

    “这不是您说,不要放……”

    “我说什么啊,我说!”

    “您什么都没说。”

    “把吃了我的棋给我,那一步不算!”

    “要不我们重来?”关戮禾真是不知道如何讨好长辈。

    “什么重来,搞得我输不起,在耍无赖一样。”

    关戮禾悻悻地一笑。

    关苏在一边快要乐疯了,关戮禾几乎每走一步棋,都要去认真观察董老爷子的神色,生怕又惹恼了面前这位。

    他还是第一次瞧着关戮禾这般如履薄冰的模样。

    这京都的人,都说关戮禾是个大流氓大无赖。

    没想到,流氓无赖也有被人耍无赖的时候啊。

    “老爷子,饭好了,我去叫小姐!”

    “那……”关戮禾起身,“我就先回去了。”

    “刚刚不是一直赖着要在我家吃饭嘛,这会儿走得这么积极?”董老爷子挑眉,目光一直落在棋盘山,“吃了饭,再陪我杀两盘。”

    关戮禾现在是真的想走了,这哪儿是下棋啊,这分明就是要给他送人头,还不能送得太明显,一盘棋下来,他是真的累啊。

    “七少,那您赶紧过来吃饭吧!”

    “这位先生,您要不要?”董叔看着一直站在一旁的关苏。

    “不用了,谢谢!”

    不过关戮禾转念一想,好歹也算是登堂入室了,也算是有了一个大进步。

    *

    “小姐,菜还需要再热嘛?”厨师站在关歆身侧,小心翼翼的问道。

    而此刻一个男人匆忙进来,“小姐,爷中午应该不回来了。”

    “和董风辞一起嘛。”

    “在董家吃饭呢!”

    “啪——”关歆直接将筷子一扔,“董家那个老不死的东西,不是很讨厌他嘛!”

    “我们也不懂,就留他下来吃饭了。”

    关歆气得脸色铁青。

    “小姐,这个菜……”

    “滚——都给滚,不要在我面前晃悠,心烦!”

    “是!”

    关歆胸口起伏不定,看着偌大的屋子,心底却空落落的。

    *

    医院

    听说叶繁夏已经醒了,燕殊带着燕小西去医院探望,一进门,就听见燕持正在和叶繁夏说关戮禾和董风辞的旧事。

    “大伯父,大伯母好!”燕小西笑着跑到叶繁夏面前。

    “怎么是你俩过来了。”叶繁夏往他身后看了看。

    “妈去战家了,熹熹在家哄小白睡觉,你这昏倒,把她吓得不轻!”燕殊坐到叶繁夏对面,“身体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嘛。”

    “没什么,就是让大家跟着担心了。”

    “你怎么一直都这么客气啊!”燕殊笑了笑,“刚刚听你们说关戮禾和风辞?怎么忽然提起他们了。”

    燕持简单的把中午的事情说了一下。

    燕殊还没开口,燕小西就坐不住了。

    “我要去找姑父!”

    “什么姑父!”燕殊拧眉。

    “你还不知道嘛,你家儿子已经被关戮禾收买了,一直都这么喊他。”

    “他本来就是我姑父嘛!”燕小西努努嘴。

    “他被董爷爷打了?那可真是活该!”燕殊咋舌。

    “我要去看姑父!”燕小西跑到燕殊面前,抱着他的脖子,就开始撒娇。

    “有什么好看的啊,我看你见我也没这么兴奋。”

    “姑父长得好看,还能给我买好吃的!”

    “好吃的才是重点吧,话说你最近不减肥了嘛!”

    “我是运动减肥,不是节食!”燕小西冷哼。

    燕殊拗不过燕小西,不过他也怕关戮禾真的被董老爷子给打死,就和他一起去了董家。

    车子刚刚停住,就瞧见关戮禾居然站在董家门口的院子里,顶着烈日,手中拿着一个小喷壶。

    正在给花浇水!

    “别总是给一个浇,会淹死的,还有那边,年纪轻轻的,手脚能不能麻利点儿!”

    “待会儿你把那边的几盆花给挪到阴凉处,不然会被晒坏了。”

    “动作轻点儿,我这些花盆可是很贵的,都是古董,你可别把我弄坏了!”

    ……

    燕殊牵着燕小西,笑着走过去。

    “董爷爷,您家这是新招的园丁嘛!”

    关戮禾抬起喷壶,就朝着燕殊的脸使劲喷了一下。

    燕殊抬手挡住,却没想到弄了燕小西一脸,燕小西的头发湿漉漉的垂在脸上,还会水珠顺着脸颊在往下滴,憋着嘴,那叫一个委屈啊。

    “小西,你还好吧。”燕殊看着自己儿子的模样,快乐疯了。

    “你还笑,你是我亲爹嘛!”燕小西抹了把脸,一脸委屈的看着关戮禾。

    “我不是有意的!”关戮禾耸肩。

    董老爷子瞧着燕小西,嘴角狠狠抽搐了两下。

    燕家这个小坏蛋怎么来了。

    “小西来啦!”

    “太爷爷好。”

    “快进来坐吧,关戮禾,你继续浇花。”

    “您为什么要虐待我姑父啊!”燕小西一脸不解。

    “我不是虐待他,那是考验,而且是他自愿的!”

    “你不能仗着我姑父喜欢姑姑,就欺负他啊,这样还是不对的!”

    “我这……”

    “姑父,你过来,我们一起进去!”燕小西说着直接拉住关戮禾的手就往里面走,完全不顾董老爷子异样的神色。

    “太爷爷,您是不是还对我姑父有偏见啊,我之前不是和您说了吗,我姑父是个好人!您不能这么对他。”

    “姑父,来!喝水!”燕小西那叫一个殷勤啊。

    燕殊单手托着下巴看着关戮禾,似笑非笑。

    “我真是搞不懂,我姑父这种高富帅的男人,要去哪里找啊,你为什么还要这么不喜欢他!”燕小西嘟着嘴。

    “要不然就是不想姑姑嫁得这么早?所以才要为难姑父?哎呀,这总是要嫁人的嘛,一把年纪了,这心啊,要放宽一些……”

    “我就是不喜欢他,怎么样!”

    “你这样就有点无理取闹了!”燕小西一本正经脸。“我凭什么不喜欢我姑父啊!”

    “他有什么值得我喜欢的!”

    “以后又不是你嫁给他,需要你喜欢干嘛!”

    董老爷子被堵得半天没说出话来,倒是狠狠瞪了燕小西几眼。

    又把这笔账算在了关戮禾头上,救兵都来了,速度够快的啊。

    “姑父,你不要待在这里了,一直受欺负,去我家玩吧,好不好!”燕小西赖在关戮禾腿上。

    “你干嘛要在这看人脸色啊!”

    “关戮禾,你敢走一步试试看!”

    “你凭什么不然我姑父走啊!”燕小西双手掐腰,一副抱不平的样子。

    “就凭他是我孙女婿,就得听我的!”

    空气一瞬间都凝滞了起来。

    ------题外话------

    关关啊,被人追着跑的滋味如何啊,哈哈……被打了吧,活该啊,谁让你总是想要勾引人家孙女!

    关戮禾:作者君,请注意你的措辞,不是勾引,我们是正常恋爱!

    我:所以被人追着跑!

    关戮禾:(ノ`Д)ノ

    我:不过人家说你孙女婿了,采访一下,什么感受!

    关戮禾:我需要缓缓!

    我:不过这事儿你得好好感谢人家小西。

    燕小西:就是就是,我可是神助攻!

    关戮禾:想吃什么,尽管说,姑父有的是钱!

    我:……

    *

    刚刚看了一下自己的月票数,居然是555……

    你们是真的想让我呜呜呜啊……

    有月票的记得给我投票哦,么么哒,爱你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