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30 无端指责,燕小北的强硬

正文 230 无端指责,燕小北的强硬

    宋一唯目光不断在舞台和后门中间逡巡,眼中透着一丝担忧。

    姜熹伸手摸了摸燕小西的头发,“小西,陪着奶奶,妈,我去外面看看吧。”燕小西定睛看着台上,格外认真。

    宋一唯点了点头,虽然有燕持陪着,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

    姜熹本来找错了地方,转了个方向,才瞧见莫正则的背影。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刚刚到那边,就瞧见莫老夫人居然直接跪在了叶繁夏面前。

    叶繁夏就站在她的正前方,正低头看着什么,身子紧绷,燕持和莫正则是相对站立的,此刻目光都集中在了莫老夫人身上,每个人脸上都有着不同程度的惊讶之色。

    叶繁夏更是瞬间红了眼眶。

    莫老夫人佝偻着背,羸弱的身子瑟瑟发抖,宛若秋风中的落叶。

    “繁夏……孩子……”莫老夫人颤颤巍巍的捏着手中的勋章,“他就只有这个了!”

    叶繁夏的脑子在一瞬间就炸开了,她脑子里已经想好了要如何拒绝莫家,她模拟过他们会有的任何说辞,甚至想过那个从未谋面的父亲会以一种什么姿态出场,却没想到,只是一枚勋章。

    “你别怪他,是我的错啊,我的——”莫老夫人攥着勋章,捶胸顿足,声音颤抖,那声音透着无尽的沧桑感,也饱尝了无尽的心酸。

    “妈,您先起来!”莫正则从后面伸手抱住老夫人的腰腹部,试图将她拽起来,“地上太凉了,您腿脚不好,快起来吧!”

    “繁夏——”莫老夫人忽然伸手扯住了叶繁夏的衣服。

    “您先起来吧!”叶繁夏眼眶泛红,微微背过身,不去看她。

    “我不是个大度的女人,是我一直不肯让他进门,我总觉得他是莫家的一个污点,甚至会毁了莫家,毁了正则,我太自私了……”莫老夫人泪眼婆娑,身子瑟瑟发抖,宽大的衣服下羸弱的身子,显得格外纤弱。

    “妈,您先起来再说!”莫正则有些急了。

    “你让我说完!是我造的孽,是我对不起他们,是我的错!”莫老夫人直接推开莫正则。

    若不是燕持及时伸手扶住他,莫正则估计一头就要撞到旁边的墙上了。

    “我一直觉得他是个累赘,我觉得他会拖垮我们整个家族,死都不肯让他回来,我一直觉得他心里也是很怨恨我的,那孩子从小话就不多,我们交流很少,他当时去做了警察,被调去京都,也是我从中安排的,是我一手把他推出去的,是我啊——”

    “如果不是我,他也不会直接到了缉毒一线,更不会死后连个尸骨都没有剩下!”

    “他虽然从小长在我身边,我却从未把他当成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我自认为自己很大度,其实我就是个自私的女人,是我的错啊!”莫老夫人眼泪哗哗往下落。

    姜熹捂住嘴巴。

    惊讶得无以复加。

    这个信息量有些大。

    莫老夫人说……

    是她一手将叶繁夏的父亲推出去的!

    “我从来没想过那份职业会那么危险,我确实不想他回来,可是我从没想过他真的会一去不回啊!”

    叶繁夏紧紧咬住嘴唇,“你说他是做警察的?”她的声音带着颤音,咬紧牙关一字一顿,咬得格外清晰。

    “大哥是个缉毒警,在缉捕毒贩的过程中中枪而亡,没等到救援就走了!”

    “尸体呢!”叶繁夏咬牙,“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吧!”

    “什么都没留下,什么都没有!”莫老夫人摇着头,眼泪就像是断了线般的往下流。

    “怎么可能什么都没留下!”

    “被那群人拿去……”莫老夫人捂住嘴巴,“那群人真的是穷凶极恶,没有活人撒气,就只能……”

    叶繁夏深吸一口气。

    “留下了一身警服,还有这枚后来追加的勋章,老头子去世,警服被带走了,现在就只剩下了这个,繁夏,你父亲真的不是不要你,他也不是要你的母亲,你别怪他,要怪就怪我好了,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我是恶人啊,繁夏——”

    莫老夫人直接攥住了叶繁夏的腿。

    叶繁夏身子一抖,双腿一软,险些栽到地上。

    “繁繁——”燕持伸手将她搂在怀里。

    “我现在心里很乱,你们让我冷静一下!”叶繁夏脑子就像是炸开了一样。

    莫正则张了张嘴,眼神犹豫最终还是说出了口,“繁夏,他是个负责顾家的男人,你别怨恨他。”

    叶繁夏并未开口,她是恨极了父亲的。

    是真的恨。

    为了他,母亲遭了多少罪,如果有他在,他们母女何至于孤苦伶仃,漂泊无依,何至于尝遍别人的冷眼和嘲弄,何至于被人那般欺辱,都是他的错!

    一张照片,就是一个姓名她都不知道,从小她就根深蒂固的觉得这是个不负责的男人,只是母亲态度强硬,让她别怨恨,她哪有那么心宽,他就是她心里的一根刺。

    可是现在却要让她硬生生的接受这样的事实,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有苦衷,他有自己的难处,可是她和母亲呢……

    这么多年的苦,她又要怎么办!

    “繁夏——”莫老夫人瞧着叶繁夏往前走,心里很是悲凉。

    “你别怪他……”

    “妈,您先起来!”莫正则伸手将莫老夫人从地上抱起来。

    燕持想要去追叶繁夏,姜熹已经跑了过去。

    “我去吧!”姜熹拍了拍燕持的肩膀。

    叶繁夏走到走廊尽头,双手撑在窗边,纤弱的肩膀瑟瑟发抖,隔了数米,就能够听见她小声的抽泣。

    “叶子——”姜熹走到她的身后。

    “你不觉得可笑嘛,我心里的负心汉,现在摇身一变,却成了大英雄!”叶繁夏嗤笑,“多么伟大,为国捐躯,那我们母女这么多年的所受的委屈,又要去找谁哭诉啊!”

    “你冷静一点!”姜熹拍了拍她的肩膀。

    “让我不怪他,那我能怪谁,他们都没错,母亲没错,她爱对了人,他确实如她所说,伟岸高大,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他是个英雄,可是那和我有什么关系,这些和我有关系嘛,我就是恨他不行嘛!”叶繁夏双手掐得泛白,骨节都在微微战栗,恨不能直接掐进去。

    姜熹并没有直接给她直接的意见,毕竟以前所受的苦,除了她,没有任何人可以感同身受,他们可以给她一个真相,却不能逼着她做任何决定。

    姜熹伸手搂住她的肩膀,轻轻把她抱入怀中。

    “没事,你原谅或者不原谅,不是都还有我们嘛!”

    叶繁夏咬着嘴唇,伸手抱紧姜熹。

    “熹熹,如果有一天,有一群人忽然跑出来,说是你的亲人,你会如何?”叶繁夏声音闷闷的,嘶哑干燥。

    姜熹笑了笑,“那就得看他们找我是什么目的了,现在的生活很好,你若是选择谅解他们,也就是小白小西他们多了几个疼爱他们的人,你若是不谅解,也没有人可以指摘你什么,你顺着自己内心来就好。”

    *

    莫老夫人坐在轮椅上,手指捏着勋章,死死扣住,不停伸手擦着眼泪,莫正则正弯腰安抚她,燕持站在一边,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此刻从里面传来了报幕声,燕小白的演奏已经结束了。

    “比赛开始了!”莫老夫人声音沧桑。

    “嗯!”莫正则看着自己母亲这般,很是心酸,却又无可奈何。

    这是她的心结,若是不让她说出来,估计她一辈子都不会安生,上次偶遇叶繁夏,她没有给他们任何辩驳的时间,转身就走,老夫人路上就抹了两个多小时眼泪,口中一直说着造孽等字眼,听得他十分酸楚。

    “燕持——”莫老夫人擦着眼泪。

    “我在。”燕持微微弯腰。

    “这个东西……”莫老夫人将勋章递过去,“帮我交给她吧。”

    燕持看着勋章,心情沉重。

    他的家中有许许多多的奖章,他第一次觉得这带着国徽的奖章如此沉重,他犹豫着要伸出手,“老夫人,这个还是您亲自交给她比较好!”

    “那孩子还肯见我嘛!”莫老夫人无奈的摇头。

    “她嘴上没说,不过心里对自己的父亲肯定有许多怨言,您要给她一点时间。”

    莫老夫人一听燕持这话,倒是轻松了不少。

    里面想起了悠扬的钢琴声。

    “回去吧!”莫老夫人将勋章收到了怀里,认真而又自信,神情端庄,擦着眼泪,却掩饰不住眼角的红痕。

    燕小白演奏结束,鞠躬致谢就飞快的往下面跑。

    宋一唯立刻迎了过去,伸手把她抱到怀里面,“我们小白真棒,弹得特别好!”

    燕小白脸通红,显得还是很紧张。

    “麻麻呢!”燕小白一回去就开始寻叶繁夏。

    “大伯母去洗手间了!”燕小西说谎话是脸一红心不跳。

    “我好渴!”燕小白这纯粹就是紧张,宋一唯笑了笑,“走,奶奶带你去买喝的!”

    “我也要去!”只要是吃喝的,他就十分积极。

    燕小北嗤之以鼻,“我留下等他们回来。”

    宋一唯无奈,这怎么一个人都没回来,她怎么敢把燕小北一个人丢下啊。

    而此刻莫正则推着轮椅从后门进入。

    宋一唯直接走过去,“正则,老夫人!”

    莫老夫人闷声应了一声,微微垂头,伸手弄着头发,试图这样泛红的眼眶。

    “我要出去给这几个孩子买点喝的,麻烦你们帮我照看一下!”莫家人自然是值得信赖的。

    “好!”莫正则点头应着。

    宋一唯又嘱咐了几个孩子一番,这才往外面走,顺便去看看叶繁夏的情况,莫老夫人眼睛都哭肿了,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本来一切都挺好的,直到台上传来断断续续,支离破碎的钢琴声,这才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燕小西双手撑着脑袋,看着台上,“她看着好眼熟啊。”

    “之前经常欺负我的那个!”燕小白抬头看了一眼,继续低头玩着娃娃。

    燕小西哦了一声,顿时起了坏心。

    最终演奏也没有持续到后面,并不是台上的老师打断,而是她自己表演不下去,哭着从舞台上往下面跑,燕小西挪着“臃肿”的身子到了最靠近走廊的位置,眼看着她就要跑过来了,把肉乎乎的小腿伸了出去。

    只是她的位置在燕小西前面,他根本绊不到,悻悻地缩回脚,这心里面还有些失落。

    “咯咯——哥,不是这样的,你把她的衣服弄坏了!”燕小白护着怀中的娃娃,有些嗔怒的瞪了一眼燕小北。

    “一个娃娃,需要这么多衣服嘛!”燕小北着实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如此执着给一个娃娃换衣服,燕持为此还专门给她买了一大堆小衣服,她居然可以抱着娃娃和衣服,玩一整天,对此他是很难理解的。

    “你不懂!”燕小白冷哼,撅着嘴,继续拨弄着怀中的娃娃。

    没想到下一秒钟,那女孩忽然从座位上跳起来,直接指着燕小白。

    “燕秋白,你凭什么笑我!”

    燕小白那叫一个委屈,她可怜兮兮的抬头看向她,又看了看周围,周围零星坐着观众,估计也很讶异这突如其来的指责。

    “我没有笑你。”燕小白声音软糯,透着无辜。

    “你分明就是在笑话我,你不就是演奏的比我好一点嘛!”女孩恨不得要从椅子上跳到燕小白面前。

    “我真的没有!”

    “行了,别嚷嚷,快给我坐下!”女孩的母亲伸手要把她抱下去。

    “简直丢人!”女孩父亲沉声道,声色俱厉,倒是颇有几分吓人。

    “呜呜——”女孩忽然开始放声大哭,“谁让你们没用的,没有她爸妈有钱,所以才会让我被人欺负,都怪你们!”女孩伸手就去抓挠抱着自己的母亲。

    “嘶——”女人的侧脸忽然被抓了一下,疼得整张脸都皱成一团,“别闹了!”

    “你们不是说会帮我报仇的嘛,她刚刚笑话我,你们没听见嘛!”

    燕小白那叫一个委屈啊。

    “我真的没有笑你!”

    “那你在笑什么!”

    “我就是在玩娃娃!”燕小白努努嘴。

    “我们家小白根本没空关注你好嘛,请你别给自己加戏了!有什么好哭的,自己没演奏好,干嘛把气撒在别人头上。”燕小西本来就很毒舌,这话一出,那女孩哭得更加凶残,燕小西漂亮的小脸都皱成了一团,“这是公众场合,麻烦您好歹克制一下自己吧!”

    “行了,别哭了,丢人不丢人!”

    周围本来就会有许多人举着手机在拍比赛视频,这会儿已经将摄像头对准了他们,那对父母自然觉得没了面子。

    “你们不是说她就是个野孩子嘛,她凭什么笑话我!”

    “燕秋白,你妈妈就是个野种,是个不要脸的私生女,所有人都知道,你凭什么笑话我!”

    燕小白睁大眼睛,她对她所说的东西,一知半解,侧头看着燕小北,“哥哥,什么是野种……”

    莫正则气得脸通红,这孩子怎么会如此没有家教,正打算开口,燕小北直接从椅子上跳下来,直接绕过燕小西,就到了那女孩所在的座位处。

    “你想干嘛,本来就是啊,所有人都知道的!”

    “道歉!”燕小北语气冷硬。

    “我凭什么道歉,我说的是实话,妈,你说,是不是你说的!”

    女人脸涨得通红。

    “天哪,这女人怎么回事,居然会在孩子面前嚼舌根,说那么恶毒的话,怎么有这么做母亲的!”

    “就是说啊,好好地孩子都被她教坏了!”

    “我儿子和他们待过一个辅导班,之前这女孩就一直欺负燕家那小姑娘,后来人家小姑娘反击了,估计这心里啊,不平衡了!”

    “小小年纪就这么会欺负人,长大那还得了嘛!”

    ……

    众人七嘴八舌,就是前面的表演都停了,所有人都聚焦在了这一处。

    “道歉!”燕小北声音不大,却异常笃定。

    “我不道歉!”

    燕小北瞪着她,“她小不懂事,那做父母的总该道歉吧,而且她说了,是听这位女士说的!”燕小北都不想喊一声阿姨。

    “小朋友,你别听她胡说,我马上带她走!”女人抱着女儿就准备往外面走,燕小西乐呵呵的横在了走廊上。

    “你们还没道歉呢,骂了人就要跑嘛!”

    “我说得是实话,不信你把她叫出来对峙!”女孩显得异常笃定。

    燕小白有些懵,不知道他们在争执什么,可是知道不是什么好坏,急得眼眶都红了。

    “推我过去!”莫老夫人他们一直在后门处,因为轮椅不方便进入会场中,这会儿她急着拍打莫正则的胳膊。

    前面都是台阶,很不方便,莫正则干脆一把将自己母亲抱起来,直接抱到了燕小白身侧的椅子上。

    “呜呜——”燕小白忽然就哭了。

    “别哭了,乖——”莫老夫人慌了手脚,她已经许久没接触过软糯的奶娃娃了,看着自己满是皱纹的手,都不敢去触碰她娇嫩的肌肤,倒是燕小白一见长辈来了,一头扑到了莫老夫人的怀里。

    她七零八碎的心,被撞得一片柔软。

    “呜呜——”

    “我们好好的坐着,没有招惹你们,你们凭什么一上来就说这种话!”燕小北脸色难看得要死。

    燕小白是不太懂,他倒是很清楚这女孩在说什么。

    “没教养呗!”燕小西眯着眼睛。

    “你这孩子,凭什么这么说!”女人急了。

    “就凭你教你女儿说这些,你也不配做个母亲!”燕小西冷哼,双手掐腰,一副要和她大家的模样,“你们有本事说,干嘛跑啊。”

    “我说得本来就是真的!”女孩根本不敢去看燕小北的眼睛,好吓人。

    燕持看着莫家两位进了表演厅,就扭头去找叶繁夏,说了一会话,保姆急匆匆的跑出来,告知他们出事了。

    三个人这才急匆匆的往回跑。

    “唔——”叶繁夏捂着胃部,脸色白得有些吓人。

    “叶子,你没事吧!”姜熹扶住她的胳膊。

    叶繁夏摇着头,胃部却一阵阵绞痛。

    当他们到表演厅后门的时候,就瞧见那副对峙的场面。

    “反正我说的是真的,你们爱信不信!”女孩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急得眼眶都红了。

    “一个人的出生不能成为你诟病她的理由,倒是那些真的没素质没教养,心里龌龊阴暗的人,那才是社会的毒瘤!”莫老夫人忽然开口,说得那一对夫妇脸色铁青,难看得要死。

    “当着孩子说这些的这位女士,请问你有做母亲的自觉麽,你的素质呢,教养呢,决定一个人的从来不是出生,不是你学几天钢琴,就可以成为人上人,变得与众不同,骨子里的自卑龌龊,才会让人变得丑陋不堪,让人瞧不起!”

    “就是,快道歉啊!”燕小西双手掐腰,显得很不耐烦,“说话要负责的,赶紧的,不然我们就打电话报警了,说你们造谣诽谤,无中生有。”

    “她的妈妈本来就是个……唔——”女人捂住自己女儿的嘴巴。

    叶繁夏刚刚准备开口,胃部一阵绞痛,眼前一黑。

    “繁繁!”燕持惊呼,伸手把她即将坠落的身子抱在怀里。“繁繁——”

    宋一唯刚刚到门口,瞧着这一幕,手一滑,手中的几瓶水滚落在地。

    而不一会儿,网上就传开了一个视频。

    叶家大少夫人被人当众揭伤疤,受刺激昏死过去!

    ------题外话------

    昨天中午我才惊觉昨天是父亲节,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写那么虐的……

    看我委屈脸!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