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28 生亦无名,死亦无名

正文 228 生亦无名,死亦无名

    ck集团

    关戮禾还没有到达董风辞的办公室,整个公司就已经传开了,说是董风辞今日带了个帅哥上班,那帅哥肤白貌美,甚是俊美。

    董风辞对外一直都是独立孤傲的,美艳的外貌,不俗的家世,强悍的能力,加上前几日在媒体面前落了秦承宇的面子,更是让她名声鹊起,一时间风头无二,更是有人说她是女版的霸道总裁。

    而此刻这位“霸道总裁”居然带了个不认识的男人出现。

    若是长得和这个男人身后的关苏一般模样,众人倒是不会多想,偏生长得那么清贵俊朗,众人自然多想,他和董风辞是不是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

    而公司老板的八卦,一直都是大家很热衷讨论的对象。

    本来他们都觉得秦承宇和董风辞这种相爱相杀的组合也不错,可是他俩现在只剩下相杀了,公司的人不敢过度yy。

    此刻冒出来这样的男人,大家的八卦之心就瞬间燃烧起来了。

    董风辞的秘书领着他到了办公室,“先生,麻烦您稍等一下,董总开完会就会过来。”

    “大概要多久。”

    “如果没有意外情况,一个小时吧。请问您是想喝茶,还是饮料?”

    “不用了,你去忙吧,有需要我自己会来。”

    “好的!”秘书说着退了出去。

    关苏一直盯着关戮禾。

    这一开始倒是很安分,低头玩了会儿手机,过了五分钟,就在董风辞的办公室溜达起来,这个要拿起来看看,那个要拿起来嗅嗅,关苏颇为无奈。

    爷啊,我们好歹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您能别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嘛。

    关戮禾难得进到董风辞的办公室,这里全部都是她的味道,他想要知道她所有的一切,自然每个角落都不会放过,这一晃眼就过了大半个小时。

    “爷,您干嘛去!”关苏立刻跟在他后面。

    “别跟着我,出去倒杯水而已。”

    “我帮您!”

    “我是受伤,不是残疾。”

    “您坐着吧,我……”

    “给我们家小辞喝的水,自然要我亲自去!”

    关戮禾拿起董风辞放在桌上的水杯就往外面走,倒是把关苏惊得一愣一愣的。

    你家小辞……

    怎么去了雾都一趟,这整个人都变得不对劲了。

    或者说摘了面具之后,这人也变得越发不要脸了。

    关苏身子一个觳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这种肉麻的话都说得出来,若不是当着他的面,他都要怀疑面前这个关戮禾的真假了。

    “你们看见没,那个男人长得真帅啊。”

    “你说吕秘书带上来的那个啊,听说是董总的男朋友!”

    关戮禾早就听说这些公司女人很爱八卦,只是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他们八卦的对象。

    不过那个说自己是小辞男朋友的人……

    嗯——

    眼光不错!

    “胡说什么啊,不是男朋友!”另外一个声音插进来。“董家那种人家,怎么会允许董总找这样的男朋友啊,长得那么好看,说不定啊,就是绣花枕头呢!”

    “个子又高,长得还很帅,而且看起来气质不俗啊,一定也是非富即贵吧。”

    “京都权贵中要是有这样的男人,早就传开了,谁见过这个男人啊。”

    “说得也有道理,不过我听楼下的人说,这人很有可能是董总包养的小白脸。”

    “不会吧!”都是倒吸凉气的声音。

    关戮禾拧眉,难不成长得白是我的错么,还是说长得白就是小白脸,这群人真是够无聊的。

    只是当他想要冲出去的时候,就被下面的话给震惊到了。

    “这种被富婆包养的小白脸,听说活儿都很好。”

    “哎呀,怎么说到这个,你真是……”一群女人的嬉笑声。

    “我怎么听说董总之前和我们总公司的总裁有一腿啊。”

    “不会吧,我听说老总是准备将自己儿子和董总配一对的,只是年龄差得有些多,应该是当女儿疼的吧。”

    “你懂什么,这就是个幌子,只有这样大家才不会怀疑啊,董总比我们的年龄都小,却身居高位,你们不觉得很不合理嘛。”

    “人家有能力呗,这有什么办法。”一个颇为无奈的声音,带着一丝沮丧。

    “有能力的人多了去了,也没见都爬上那个位置啊,你们说她是不是和老总闹了不愉快,所以才回到了京都,老总还派了秦总过来,给她下马威啊。”

    ……

    关戮禾握着水杯,眉头紧蹙,原来八卦就是这么产生的啊。

    现在已经讨论到董风辞被包养的问题了,这些人平时都不用工作的嘛。

    关戮禾直接走出来,茶水间是个可以容乃十个人左右的休息室,五个女人穿着黑白为主的工作服,胸前憋着烫金的名牌,见到关戮禾,纷纷从凳子上坐起来,颇不自然。

    “我还有工作没忙完,我想走了,你们慢慢聊!”一个女人抱着水杯就往外面走,刚刚到了门口,关戮禾长臂一伸,直接挡在了她的前面,女人脸色煞白,怔愣的看着关戮禾,“先生,您……”

    “进去!”关戮禾眉眼微微一挑,斜眼看着那个那人,满是肃杀萧瑟。

    女人身子一抖,那双眼神,黑得发亮,漂亮的黑色瞳仁,睫毛细长,眉眼清隽,斜眼看人的时候,嘴唇邪邪的勾起,透着一抹惑人的邪肆,足以让人惊艳。

    只是此刻他周身气场肃杀,神情乖戾,看起来甚是吓人。

    “先生,我真的有……”

    “进去,我有话说!”关戮禾示意她快点进去,神情还显得有些不耐烦。

    女人怯怯的往里面走,五个人面面相觑,暗忖,完蛋了。

    关戮禾直接走到茶水台,上面的顶柜上,明确写着董风辞专用的茶柜,他直接打开,慢条斯理的看着里面都有些什么东西。

    “你们刚刚讨论得那么热切,继续啊,不用管我。”

    众人愕然,这么大一个活人怎么可能无视啊。

    “其实你们刚刚说得,有几点还是很正确的。”关戮禾捏着几个茶盒,往垃圾桶一扔,“你们公司很穷麽,给总裁喝这么劣质的茶。”

    众人嘴角抽了抽,那可都是平素董风辞用来招待客人的好茶,他胆子好大。

    “你们说的有几点,我是非常认同的,比如说我模样不错。”

    几个女人没想到关戮禾会这么说,一时间气氛很是尴尬,居然还有人如此自恋。

    “我和你们董总确实是男女朋友关系。”关戮禾从一个红茶罐捏了一点茶叶,放入杯中,“我们是比男女朋友更加亲密的关系。”

    “你们刚刚谁说她是被人包养的!”关戮禾陡然转身,眉眼冷峻。

    她们齐齐被吓了一跳,不敢大喘气。

    “我们就是胡说的。”

    “我们就是胡扯的,您不要在意,拜托您不要和董总说,拜托了!”

    “我们也都是道听途说而已,肯定不是真的,董总怎么可能会……”

    “就算是被人包养……”关戮禾去冲泡茶叶,神情闲适,“那个人也只能是我!”

    “我的女人自然只能我养,你们懂了嘛!”

    “我知道了!”“我们都懂!”五个女人齐齐点头。

    “若论长相,按照你们的理论,那么京城那四位少爷的长相岂不是都有当小白脸的潜质?”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先生,我们就是随口胡说而已,真的是胡说的!”

    “您千万别忘心里去啊。”

    她们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几句八卦就丢了饭碗。

    董风辞刚刚出了会议室,正打算和几个经理商量事情,吕秘书就急匆匆的赶来,说是之前那位先生和人起了冲突。

    董风辞立刻跑到了茶水间,“关戮禾——”

    关戮禾扭头,淡笑。

    “结束了?”

    在他身边一字成行的站着自己公司职员,低头不语,就好像被人训斥的小学生。

    “我就离开多久,你就给我惹事。”

    “喝茶!”关戮禾将茶水递给董风辞,“放了柠檬的红茶,你喜欢的。”

    “我在和你说正经事,你对她们干嘛了!”

    “没什么啊,可能是她们意识到自己做错事了,正在自省吧!”关戮禾走到她面前,“喝茶!”

    “你们自己说,他都对你们做什么了!”董风辞盯着五个女人。

    “董总,真的没事,什么也没发生。”

    “我们不过是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流而已,走吧,我们回去!”关戮禾搂着董风辞的肩膀就往外面走。

    “关戮禾,你干嘛,我的话还没说完。”

    “已经十一点二十分了,你十一点就该下班,现在的时间是我的……”

    声音渐行渐远,五个女人才长舒了一口气,后背冷汗涔涔。

    不过是快下班准备来躲个懒而已,没想到居然被人“恐吓”了一番。

    关戮禾推着董风辞进了办公室,“你到底和她们说什么了,她们怎么会那么怕你。”

    “就是教育了一番而已。”

    “你教育人?”董风辞打死都不信,喝口茶,酸甜可口。“她们是不是背着我说了什么?”董风辞也是从底层爬起来的,自然明白办公室的女人有多么的八卦。

    “不过他们有几句话说得不错。”关戮禾搭着董风辞的肩膀,咬着她的耳朵。

    “好好说话,别靠得这么近。”

    离得太近,他每说一句话,就好像又电流从她身上窜过一样,酥麻。

    “她们说我长得不错,而且活儿不错!”

    “咳咳——”董风辞一口茶呛到喉咙里,咳到眼泪都下来了。

    关苏默默的退到无人注意的角落。

    没眼看了。

    这种不要脸的话都说得出来,爷——

    您真的变了。

    “激动什么,这不是实话嘛!”关戮禾笑着拍打着她的后背。

    “不要脸,给我起开!”董风辞伸手要把他推开,却被关戮禾紧紧抱在怀里,“别再乱动了,我是伤员,伤口裂开了,我就让你负责。”

    董风辞不敢乱动,只能任由着他将自己圈在怀里。

    小脸涨得通红,眼中还噙着一抹水光,看得关戮禾心神一颤,低头吻住她的唇角,还带着柠檬红茶特有的清香,“好香!”

    嘴角带着一抹坏笑,也不知道是说茶香,还是她的嘴……

    关苏惊愕的睁大眼睛,我去,关戮禾自从回来,就不断的腰闪瞎他的狗眼有木有,这撩妹技术……

    关戮禾一道狠戾的目光射过去,挑眉示意,关苏立刻背过身,不看就不看。

    不过也真的快没眼看了。

    关戮禾低头吻了吻董风辞的嘴唇,从她手中接过茶杯,董风辞手猛地收紧。

    “还想喝?”

    “我要喝茶,你先松开。”怕弄到他的伤口,董风辞不敢挣扎得太用力。

    关戮禾却忽然自己灌了一大口柠檬红茶,将茶杯放在身侧的桌边,直接捧住董风辞的脸,对准那嫣红的嘴唇,直接吻住。

    董风辞惊愕的睁大眼睛,他的嘴唇好烫……带着灼热的呼吸声,柠檬的清香从他们的唇齿间溢出来,董风辞下意识的张开嘴巴,关戮禾长驱直入,没有一丝停留,茶水在两个人唇齿弥漫开……

    这种接吻方式……

    太羞涩。

    董风辞涨红了脸,伸手拉住关戮禾的衣服,关戮禾更是直接按住她的脑袋和后腰,将她整个压向自己。

    强迫她迎合自己,唇齿纠缠,董风辞能够感觉到茶水从自己唇边溢出,她惊愕的睁大眼睛,下意识的要去擦拭,关戮禾忽然吻住她的唇边、下颌、下颚……

    “关戮禾……”他唇舌舔舐过的地方,就像是着了魔一样,烫得让人整个人开始冒火。

    “别乱动。”关戮禾埋在她的脖颈处。

    关苏此刻简直要疯掉了。

    他现在能不能申请出去啊。

    接个吻需要这么大动静嘛,还啧啧有声……

    他好歹也是一个大活人啊,他们两个人能不能不要如此的无视自己啊。

    “小辞,你紧张?”

    “没有!”

    “很甜啊……”

    关苏额头青筋突突直跳。

    “你嘴唇好红……”

    “要不要再喝茶了?”

    “不用!”董风辞飞快的拒绝。

    “那继续接吻!”

    “关戮禾,关苏还在呢。”

    “无视他……”

    关苏简直绝望,他是把自己当空气了吗。

    而且接个吻而已,怎么到了关戮禾这边,就感觉是个好色情的事情。

    关苏足足忍了半个小时,知道关戮禾说去吃饭,关苏才如蒙大赦,认命的跟在两个人后面,到了电梯口,秦承宇提着公文包也恰好过来。

    “董总,关爷!”秦承宇笑得官方,笔直的站着,和他们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电梯来了,“你们请。”秦承宇在人前一向十分客套,你几乎挑不出他的错处。

    只是当他要进电梯的时候,关戮禾忽然笑着说了一句。“不好意思秦总,电梯好像有些挤。”

    秦承宇嘴角抽了抽,“那我等下一班好了。”

    “不好意思!”关戮禾笑得那叫一个放肆,哪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模样。

    电梯门关上,董风辞颇为无奈,“你需不需要这么幼稚啊。”

    *

    战家

    管家给燕殊送上茶水,就退了下去,韩悦冲着燕殊笑得那叫一个“慈祥和蔼”,燕殊那叫一个心慌啊。

    首先开口的还是一直不知情的莫云旗。

    韩悦和燕殊两个人笑得十分诡异,一看就是有事。

    “燕二哥,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嘛,你说叶子是我大伯的孩子!”

    莫云旗这话一出,基本上就确定了莫家真的有那么一号人。

    “燕二哥,你说话,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莫云旗显得异常激动,直接从沙发上跳起来,就按住了燕殊的肩膀。

    “小旗!”韩悦沉声,那口气显得有些恼怒。

    “妈——”莫云旗手指在颤抖,目光灼热的盯着燕殊,燕殊能够感觉到她身子战栗。

    “回来,没规矩,给我坐好!”

    战北捷还是第一次瞧见韩悦发火。

    她温婉大方,和蔼端庄,就是大声说话的机会都很少,更别说像现在这边疾声厉色。

    “燕二哥,你告诉我,叶子是不是我大伯的孩子,你说话啊!”

    燕殊身子都要被她晃得散架了,“你冷静点。”

    “我冷静不了,你现在就告诉我,到底是不是!”莫云旗也甚少如此紧张。

    “小旗!”韩悦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神色凝重。

    战北捷立刻将莫云旗拉开,拽到自己身边,按住她的肩膀,“伯母,您别生气。”

    “妈,难道你不想知道吗!”莫云旗冲着韩悦喊。

    燕殊和战北捷都有些懵。

    战北捷在打着圆场,燕殊更是不敢说话,这位莫家大伯到底是好是坏啊,怎么让他俩如此激动,一向和睦的母女,居然这么大动作。

    不过燕持早就查过了,这位莫家大伯的消息,二十多年前就消失了,就像是一个大活人被凭空抹去了一样,没有一点线索可寻。

    他的消息就像是被人硬生生抹去了一样。

    这也是燕持迟迟没有和叶繁夏挑明这一点的一个重要原因,连燕家都查不到的人,那就说明,有更加位高权重的人将消息抹去了。

    莫家老爷子爆出私生子固然是个爆炸性的新闻,若是莫家有意隐瞒消息,燕持又怎么敢和叶繁夏挑明。

    “我让你坐下!”韩悦声音陡然提高,就是战北捷偶读吓了一跳。

    “这么多年了,不许我提,不许我说,我忍了,可那是大伯啊,当年您和父亲的婚事,若不是大伯和爷爷说,你们也不会在一起,凭什么不许我提他!”

    “我让你闭嘴,别说了!”

    “凭什么不许我说!”莫云旗咬牙,直接挣开了战北捷的束缚,直接走到韩悦面前,“爷爷不许说,奶奶不许说,你和爸爸也不许,就是给他扫墓都不许,你们是不是真的从一开始心底就是瞧不起他……”

    “啪——”韩悦抬手冲着她就是一巴掌。

    “莫云旗!”

    “伯母!”战北捷立刻冲过去,伸手就把莫云旗护在了怀里。

    管家立刻屏退了众人,客厅就只剩下他们四个人。

    莫云旗咬着牙,伸手揉着脸,“一块墓碑都没有,他到底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还不许我提,你们不觉得太过分了嘛!”

    燕殊和战北捷齐齐看向韩悦。

    韩悦身子一软,跌坐在沙发上,“你以为我不想嘛,他不仅是你大伯,也是我大哥啊!”韩悦伸手捂住眼睛,身子颤抖,眼泪绷不住的往外流。

    就像是压抑了很久的感情,在一瞬间崩溃,她死死咬着嘴唇,哭声压抑沉闷,在场都是小辈,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莫云旗更是慌了手脚。

    立刻坐到韩悦身边,“妈,您别哭了,我错了还不行嘛,妈——”

    燕殊抬脚踹了一脚还在发呆的战北捷,压低声音,“纸巾啊!”这会儿居然还在发呆,这家伙心可真大。

    “伯母,你别伤心。”战北捷着实不会安慰人。

    “妈,您别哭了,我再也不提了还不成嘛!”莫云旗急得眼眶都红了,而韩悦却哭得越发伤心。

    “你以为我不知道大哥对我们家有恩嘛,我也想逢年过节给他上柱香,可是我不能啊!”

    燕殊心里一凛。

    真的……

    死了!

    “这世上有那么一类人,就算是死了也是不许立碑的,生亦无名,死亦无名!”

    燕殊本来沉到谷底的一颗心,又陡然被攥了起来,难不成……

    ------题外话------

    我发现我每次酝酿着一些有泪点的地方,都会被我写崩了……

    捂脸,捶胸顿足!

    燕小二:别捶了,本来就不大,再捶就没了!

    我:(╯‵□′)╯︵┻━┻

    燕小二:实话!

    我:熹熹,你看看你老公,怎么会这么不要脸!

    姜熹:他不要脸,也是你写出来的!

    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