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27 董总包养的小白脸(二更)

正文 227 董总包养的小白脸(二更)

    燕持一家四口,和宋一唯、燕小西六个人浩浩荡荡出发去了考级地点,燕殊则开车送姜熹去了咨询室,自己直接去了战家。

    战北捷正在院子里逗狗,瞧着燕殊来了,那群狗直接朝着燕殊扑过去,一大群黑黢黢的足有半人高,黑色的毛迎风而动,露出黑黢黢的眼睛,显得有些吓人。

    燕殊下意识的往后退,可是大黑还是扑了过去,害得燕殊差点栽倒。

    他是不太明白,养点小狗不好嘛,或者换个别的,都是藏獒,还总是喜欢扑人,难怪他家都没有人敢来。

    “来得怎么早。”战北捷迎着阳光,斜眯着眼睛,棱角分明的脸上有着一丝掩饰不住的笑意。

    “你家这狗也太热情了。”燕殊颇为艰难的挪到了战北捷身边,往屋子里看了看,“莫家人都起来没?我先进去打个招呼。”

    “刚刚出门了。”战北捷弯腰继续逗狗。

    “这一大早的,出去做什么!”

    “小旗是和伯母一起出去的,买点东西,现在天气热,再过会儿,出门就得热晕。”

    “呦,怎么没让你陪着。”

    “说是不方便,也不知道买的什么!”战北捷这口气听着还颇有几分怨念。

    “那莫首长和莫老太太呢?”

    “也是一大早出了门,不知道去了哪里,爸去上班了,现在家里就剩我一个人。”战北捷干脆蹲在地上,直接把狗抱到了怀里,“你一大早过来想做什么!”

    “来看看你呗,多日不见,甚是想念!”燕殊蹲下身子,一脸深情的看着战北捷。

    可把战北捷给恶心坏了。

    “我靠,这一大早的,你别让我把隔夜饭都吐出来。”战北捷拧眉。

    “我是真想你!”

    “行了吧,你老实说,你过来是要干嘛的!”战北捷正经脸。

    “我就问问,你去莫家待了这么久,有没有见过什么特别的人,或者是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

    “直接说事情!”

    燕殊白了他一眼,“你就没觉得莫家的人有些奇怪嘛……”

    “昨天有个男人带着一个小孩来过,是做珠宝生意的,我不是很熟,听说是莫家的亲戚。我对京都那些做生意的人,都不是很了解,也不认识,不过他们送了许多东西,堆了一屋子,现在管家还在整理。”

    燕殊微微挑眉,“就这样?”

    “我擦,你到底想要问什么啊!”战北捷瞪眼。

    “你知不知道小莫同志,有没有什么大伯、叔叔之类的!”

    战北捷的手微微顿住,盯着燕殊看了好半天,“你问这个做什么?”

    “战北捷,我真替你的智商捉急。你特么的在莫家待了这么久,你到底去干嘛了!”

    “谈情说爱!”一本正经脸。

    “你就不知道这个莫老爷子曾经有过一段婚姻嘛,这位莫老夫人是后来在一起的!”燕殊气得跳脚,这个神经大条的家伙,不会到现在什么东西都没发觉吧。“而且曾经那位莫夫人也给莫老爷子生了个男孩,根据可靠消息,他很有可能和桃芝姑姑……”

    战北捷眸子忽然一闪,颇为讶异的看着燕殊,“你是说……”

    “马丹,我还以为你知道一些内情!”

    战北捷手指拨弄着狗毛,“我倒是知道莫家可能有些秘密,只是我也不好随便打听,前些日子莫叔叔和莫老夫人出了趟远门,回来之后,莫老夫人那几天都怪怪的,说是去看沈家那位老夫人了,可是他们回来的方向都不对。”

    “前几日?”

    “可能有三四天了!”

    那不就是叶子要回老家的日子嘛。

    还真的撞上了啊……

    该来的总会来的。

    “那里的意思是,叶子和小不点,很有可能是堂姐妹?”战北捷话音未落,忽然在他怀里的大黑,猛地跳起身子,冲着门口叫了两声,直接冲了过去。

    莫云旗和韩悦就站在门口,怔愣的瞧着战北捷。

    战北捷一拍脑袋,我靠,要不要这么巧。

    “那个……哈哈……”战北捷从地上坐起来,“伯母,小旗,你们回来啦!”

    “咳咳——”燕殊单手放在唇边,颇为尴尬的咳嗽两声,“那个,伯母,小莫同志我还有事,我就……”

    “既然都来了,进去喝杯茶吧!”韩悦笑眯眯的看着燕殊。

    “我这边真的……”

    “进来吧!昨晚刚刚有人送了今年的新茶,很不错!”韩悦也不说别的,直接就进了屋子。

    燕殊挠了挠头发,他原本就是想要过来问问情况,顺便看看战北捷来着,怎么也没想到会撞到这事儿。

    战北捷伸手狠狠拍了拍燕殊的肩膀,刻意压低声音,“这事儿可不好胡说。”

    燕殊白了他一眼,“你以为我说话是没根没据的嘛!”

    之前他就和燕持说过,让他早些做dna的比对,结果早就出来了,若不是的话,何至于如此纠结。

    管家笑眯眯的从韩悦和莫云旗手中接过购物袋,韩悦则招呼燕殊坐下,“坐吧,还是第一次见你这么拘谨。”

    燕殊瞧着韩悦从始至终都显得十分淡定,倒是莫云旗脸色煞白,像是没回过神。

    *

    关家

    关苏站在关戮禾门口,低头看着腕表,这都半个多小时了,爷怎么还不出来,不是和我说八点准时出门嘛。

    随着轮椅摩擦地面的声音逐渐清晰,关苏循着声音看过去,关歆被人推着轮椅从另一侧的拐角出来,穿着短裤,纱布几乎裹满了她一整条腿,浅色背心,宽大的罩在她身上,脸色发白,倒是显得有几分羸弱。

    “小姐。”关苏心里不爽关歆,却还是垂头喊了一声,往边上退了退。

    而他身后的门正好打开,“这身衣服如何?”

    关苏抿了抿嘴,抬头看了一眼。

    您都换了四身衣服了,而且都是白衬衫,黑裤子,说实话,他真的没看出来有什么区别。

    “挺好的!”

    “你怎么翻来覆去就这么一句话。”关戮禾拧眉。

    “爷——快到时间了。”关苏指了指手表。

    “七哥这是要出门?”关歆的轮椅往前推了推,就出现在了关戮禾的视线中。

    关戮禾神色未变,只是颇为淡定的整理这垂眸整理衣袖。

    关歆低头咬着嘴唇,猛地抬头,就对上了关戮禾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

    和以前相比,他身上多了一抹成熟的韵味。

    以前的关戮禾,那是青涩中透着一丝成熟,却已经有让人移不开眼的本事,而现在的他更是俊美异常,仿若浊世中的一株青莲,傲然独立,潇洒翩然。

    关歆只觉得自己呼吸一窒,那几近死寂的心脏猛地跳动了几下。

    “七哥——”声音软糯,就好像从前一样。

    “嗯?”关戮禾低头拨弄着袖口,还是觉得不太满意。

    “要不要一起吃早饭?”

    “不用了,我要出门约会!”关戮禾笑道。

    关歆捏紧衣角,脸上的神情有些崩裂,眸子陡然凌厉,有几分狰狞之色。

    而此刻一个男人急匆匆的跑上来,见着他们立刻敛声屏息,“爷,小姐,夫人来了!”

    “什么夫人!”关歆眉头拧成一股麻花。

    关歆的母亲生了她之后,月子中被家中几个姨娘刺激,早早就过世了,至此之后,关家就无人再敢说夫人一词,关老爷子那些女人,统称为姨娘。

    这个称呼大大刺激了关歆。

    狠戾的眸子直接射过去,“给我掌嘴!”

    “小姐——”男人身子虚晃一下,直接跪在地上,“小姐,我说错了!”

    “掌嘴!你们是死人嘛!”

    “这么激动做什么,叫夫人是我允许的!我的老婆可不就是关家的夫人!”关戮禾轻笑。

    “她还没有嫁到我们家,就这么称呼,被旁人听见了,估计会在背后说三道四!”关歆手指抠进衣服里,眼神冰冷。

    “我看谁敢!”

    “流言可畏!”关歆咬牙,“而且对她的声誉不好,以后若是想要另寻人家,恐怕也不太方便吧!”

    “她若是嫁人,也只能是我!”关戮禾这话说得狂傲而又霸气。

    关歆咬破嘴唇,他怎么就这么护着她。

    自己到底那里不如她。

    关戮禾直接往楼下走,董风辞站在客厅,听着动静,才看向楼梯处。

    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那人就像是从楼梯处飞下来一样,已经将她拥入怀中。

    “唔——”董风辞整个人被他按在怀里,双手下意识的拽住关戮禾的衣服,“这一大早的,你做什么?”

    “想你了!”

    董风辞脸一阵骚红,“昨晚才见过。”

    “更想。”关戮禾搂紧她的腰。

    “这么多人呢,你先松开我!”关家最不缺的就是人,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有无数道视线投射在自己身上。

    关戮禾依言松开董风辞,垂头吻住她的嘴唇,董风辞惊愕的睁大眼睛,她真的没有在人前做这种事情的习惯。

    她双手按在关戮禾胸口,试图将她推开,关戮禾双手按在她的后背,猛地用力,将她整个人按在了怀里,身子紧贴,唇舌纠缠,啧啧有声。

    关苏颇为无奈的别过头。

    这明明是夏天,爷怎么到处发情呢。

    董风辞推搡着关戮禾,这厮怎么会如此难缠。

    这之前还会收敛一些,怎么现在就像个狗皮膏药,黏上了就弄不掉!

    她的目光忽然对上,坐在二楼的关歆,微微愣住。

    趁着对方呆愣的时候,关戮禾直接按住她的后脑勺,唇舌霸道的长驱直入,直接裹住对方的,纠缠吮吸,恨不得要将她直接裹入腹中。

    董风辞舌根被吮吸得忽然一阵胀痛,她忽然猛地用力推开了关戮禾。

    “唔——”关戮禾伸手按住肩膀,可是手指却轻轻擦过嘴唇,浅粉色的唇瓣,晶莹诱人,他神情邪肆,董风辞盯着他的嘴唇,脸发烫,关戮禾忽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角,“很甜——”

    董风辞的脑袋瞬间就炸开了。

    而此刻身后的关苏,立刻招呼家中的众人转过身去。

    我去,简直没眼看了。

    爷——您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嘛。

    完了,完了,真是彻底完了!

    董风辞一阵恼怒,“不许说话!”

    她的横眉冷对,对关戮禾却没有任何影响,嘴角的笑容逐渐加深,直接不管不顾的扑了上去。

    我去——

    这个禽兽!

    董风辞下意识的往后退,企图避开关戮禾,就好像面前的男人是洪水猛兽一般,小腿忽然被东西撞了一下整个身子就直接往后栽去,身子陷入沙发中,而关戮禾的身子直接压了上去,直接将她圈在自己和沙发中间。

    “我记得你以前就很爱在沙发上……”关戮禾挑眉。

    “关戮禾,你再说一句啊试试看!”这个流氓,这么多人还敢乱说。

    “直接做?”

    董风辞气结,忽然直接张嘴咬住了关戮禾的嘴唇!

    关苏捂住眼睛。

    我的妈呀——

    见血了!

    直到他们离开,关歆手指猛地收紧,指甲又被掐断一根,从中间渗出汩汩鲜血,“小姐,您的手要处理一下!”

    “滚——”关歆大喊。

    “都给我滚,滚开!”

    众人立刻避开生怕被她波及。

    关戮禾显然没想到董风辞会张嘴咬自己,还没有回过神,就被她拖了出去,直接按进了车里,他伸手摸着嘴唇,真是狠,差点连着皮肉一起咬下来了。

    “小辞——”关戮禾嘴唇殷虹,还在往外冒血珠,一脸无辜的看着董风辞。

    “关苏,开车,直接去医院,我赶时间,待会儿还得去公司!”

    “你今天不是全天陪我?”

    “谁告诉你我要全天陪你了,谁给你的脸啊。”董风辞哂笑。

    “我是病人!”

    “那又怎么了?”

    “我现在需要人陪护安慰。”

    “关苏可以!”

    关苏身子僵直,自己可是一句话都没说,怎么就扯到自己身上了。

    不过检查的过程还算是顺利,也没伤到骨头,换了纱布,董风辞就准备离开,只是却无论如何都甩不掉自己身后的尾巴。

    “我真的有事,要去开会,你别跟着我了!”董风辞伸手揉着眉心。

    两个人此刻正在医院大厅,人来人往人很多。

    俊男美女的组合,自然分外惹眼。

    “我好歹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就这么不管我了?”

    “我没有不管你,现在回家休息,我忙完再去找你!”

    “这种话骗骗小孩子还行,利用完就要把握抛弃,没你这样的。”

    “我什么时候就要把你抛弃了!”董风辞失笑。

    “你把一个病人丢在医院,这算什么,而且我还是为了就你受伤的,好歹我也是你男朋友!”

    “你别无理取闹,我真的有事,总不能带你去公司吧!”

    “小姑娘,你是不是要始乱终弃啊!”

    “这样是不对的,你男朋友长得还如此好看。”

    “是啊,可怜兮兮的,你就这么把他丢在医院,真的不太好。”

    董风辞无语,这个看脸的世界是怎么回事,难不成长得好看说得就有理了!

    “小辞——”关戮禾委屈的看着董风辞。

    关苏一直站在她们两米开外的地方,他现在要远离关戮禾,现在的他是准备彻底赖着董风辞了,这种装可怜卖惨的招数都用上了,真的是没眼看啊。

    “小辞——”

    董风辞一把扯过关戮禾的衣服,“关戮禾,你少装可怜。”

    “嘶——”关戮禾轻吟出声,“肩膀疼,疼——”

    “哪里疼!”

    “缝针的地方疼,哎呦——”

    “小姑娘,你还不赶紧照顾你男朋友!”

    “就是啊,有什么时候好忙的,难不成你男朋友还重要嘛。”

    “你可别以后后悔啊!”众人七嘴八舌,气得董风辞险些跳脚。

    “行,我带你去上班!”董风辞扯住关戮禾的衣服,压低声音,“关戮禾,你现在真是越发不要脸了。”

    关戮禾轻笑,俯身啄了一口她的嘴唇。

    听说她公司有不少人对她有非分之想,这么着也得去敲打一番。

    董风辞到公司已经很迟了,秘书已经在门口候着,“董总,您来了,这是这次会议的内容,这位……”

    他昨晚并未跟着去,自然不认得关戮禾,这男人长得真好看,比秦三少还漂亮。

    “不用管他!”

    “你们不用管我,你忙你的!”关戮禾笑道。

    董风辞冷哼,“我直接去会议室,你带他去我的办公室。”她的口气带着一丝冷硬,完全就是女总裁的高冷模样。

    关戮禾和秘书对视一眼,“先生,请吧!”

    他们要走的方向不一样,这让关戮禾有些不满。

    “那个男人长得真好看啊。”

    “就是啊,太帅了吧,他是不是董总的男朋友啊,真羡慕。”

    “长得那么白净,该不会是董总包养的小白脸吧!”

    关苏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栽倒。

    小白脸?

    关戮禾微微拧眉,忽然扭头,那双深不可测的眸子,染上一层厉色,倒是将几个前台小姑娘吓了一跳,明明刚刚还笑得那么阳光灿烂的人,怎么这会儿如此吓人。

    “爷——”关苏小声提醒,“这是夫人的公司,很多人在,您别胡来,若是惹事了,夫人要生气了。”

    “哼——”关戮禾轻哼,扭头进入电梯。

    关南和秘书分立在关戮禾两侧,过了半晌,关戮禾才忽然开口。

    “就算是包养关系,我该是我包养她!”

    关苏伸手捂脸,怎么还在纠结这个问题啊。

    *

    马上就到燕小白进行考试了,这燕家众人,甚至比她还要紧张。

    尤其是燕小西,他搓了搓手中的汗,“不行了,我要去洗手间,好想上厕所!”

    “我带你去!”叶繁夏牵着燕小西出了考试大厅,正好撞见要进门的莫正则和莫老夫人。

    她的神情微变,燕小西猫着身子,不安的扭动着腿,哎呀,好急——

    “莫爷爷,太奶奶好!”燕小西声音很急。

    “莫伯父,莫老夫人好!”叶繁夏声音冷清,今日的她破天荒的没有盘发,长发垂落,遮住了清姝的侧脸,一袭暗青色的长裙,将她清冷的气质衬托得越发冷傲,完全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那双眸子就像是寒潭一般,死寂得没有一点神色波动。

    莫老夫人坐着轮椅,双手捏紧扶手,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话到嘴边,触及到她冰冷的视线,又被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叶繁夏拖着燕小西直接越过他们。

    莫正则刚刚想要叫住他们,就被莫老夫人呵止住了,“先进去吧!”

    燕小西抬头盯着叶繁夏,“大伯母,你不高兴嘛?”

    “没有!”声音冷硬!

    “你这脸都要变成冰块了,还说没有,骗人。”

    “我说了没有!”叶繁夏咬牙,这孩子还真是难缠。

    “女人都是口是心非!”

    “你……”叶繁夏气结,偏生拿燕小西又没有任何办法。

    “哎呀,尿急,我要上厕所!”燕小西一溜烟的直接冲进了男洗手间,不给叶繁夏说话的机会!

    ------题外话------

    小白脸……不过我们家关关确实有当小白脸的潜质啊……哈哈

    关戮禾:(╯‵□′)╯︵┻━┻你说什么!

    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