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25 活泼的伤员,落荒而逃(二更)

正文 225 活泼的伤员,落荒而逃(二更)

    京都闹市区

    车子摩擦着地面,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周围充斥着车子撞击的声音,关歆的车子被后面的车子一撞,她的半边身子紧紧贴在车门上,仿若有种脱离地心引力的力量,按住她的身体,紧紧门,仿佛要将她的身子都挤扁一样。

    “唔——”关歆咬着牙,尽量让自己的车子能够有个附着物。

    而前面的两个人,被撞得东倒西歪,加上前面的仪表盘什么的,磕磕撞撞,整个身体都要被撞得散了架。

    这边车子撞了一下,车子飞了出去,本来以为肯定就结束了,去不曾想,又有一辆车子从另一侧冲过来,撞到他们的车尾,将车子直接顶到了路牙上。

    “啊——”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车子副驾的位置,整个凹陷进去,副驾驶的男人,整个身子被挤在中间,下半身立刻失去了知觉。

    关歆脑袋重重砸在玻璃上,玻璃上皲裂出了裂纹,看起来沾染着她的血色,关歆大口喘着粗气,这才惊觉自己的腿也被东西压住了,她想要拔出来,可是身体的力量在刚刚仿佛要抽干了,她使不上劲儿。

    而此刻整个路口已经乱成了一团,所有的车子都堵在哪里,追尾的车辆不计其数。

    “主子——”司机额头血肉模糊,想要将车子里的灯打开,手边的东西都被损毁,他没有任何办法。

    “嗯——”关歆声音微弱。

    “我打电话叫人!”那人想要去摸电话,手一滑,手机落在脚边,身子被卡住,根本无法动弹。

    而此刻一股难闻的机油味开始在车内弥漫开来。

    “主子,您赶紧出去吧,弄不好,这车子得出问题!”

    这说法太委婉,就是怕爆炸而已。

    关歆撞了撞门,这门被七零八落的撞了好几次,她都不需要多么使劲,门被自己掉落了。

    她的半边身子立刻悬在了外面。

    可是腿被卡住了,这让她根本无法动,倒是身子悬着,让她脊椎承受得要死。

    “唔——”关歆双手按住车门,想要借力将腿拔出来,折腾了半天,分毫未动。

    而此刻许多司机行人已经开始走在路上,争执声,喧闹声充斥在耳边,吵得人心里难受。

    “小姐——”一个男人跑过来,“快点过来帮忙!”

    几个男人闻风而来。

    关歆最后还是被人拖了出来,索性腿没事,就是从大腿外侧开始,被划出了一条长到小腿肚的口子,裙子已经被完全撕扯烂了,白皙的双腿被血染得斑驳黑红,看起来有些骇人。

    几个男人又开始试图解救前面的两个人,只是他们没有工具,车子又被卡得比较死,折腾了半天,没有任何作用。

    倒是此刻本来跟着关歆车子的一些手下,车子也被撞得不成样子,正越过障碍跑过来。

    “主子,您没事吧!”一下子跑来那么多大汉,倒是将之前解救的几个男人吓了一跳。

    “抱我起来!”关歆伸手示意一个男人将自己抱起来。

    其实关歆长得不错,这算是飞来艳福了吧,不过按照关歆的脾气,估计这份是苦差。

    他弯腰,小心翼翼的将关歆抱起来,“轻点儿!”关歆沉声道。

    “好。”男人声音颤抖。

    “立刻回家!”

    “主子,去医院吧!”

    “去什么医院,回家!”关歆咬牙。

    众人面面相觑,却也不能违背了关歆的意思。

    她刚刚分明看见,那货车上的人……

    不就是关南嘛!

    他居然没死。

    怎么没死呢!

    不是说关戮禾也死了么,只要他死了,那她就没有任何顾忌了,可是他居然没死,并且完好无缺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就是一根手指都没少,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燕殊也回来了,她不确定燕殊到底知道了多少,换句话说,她不知道军方手中掌握了多少证据,医院那种地方,她是绝对不会去的,那等于将自己暴露在了他们的眼皮底下。

    今晚的事情,到底是关南一个人的行为,还是关戮禾也有参与,关歆还没有彻底搞清楚,她必须回去。

    关戮禾送了董风辞回家,约好了明天碰面,董家灯火通明,显然董老爷子还没睡,送她到门口,来了一个特别绵长的吻别。

    关苏低头玩着手机,怨声载道。

    这平素总觉得关戮禾不近人情,就和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不好伺候,难相处。

    现在就太有血有肉了,这天天撒狗粮是怎么回事,这才刚回来,这已经是第几回了,关家很多人都是单身汉,这不是故意拉仇恨的么。

    关戮禾伸手捧着董风辞的脸,不断地深入着这个吻。

    “唔——”董风辞拍了拍他的肩头。

    关戮禾这才抽身厉害,垂眸看着董风辞,“再抱一会儿!”

    董风辞无奈,趴在他的怀里,心里也舍不得。

    就好像刚刚回到了恋爱的时候,难舍难分,倒是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了。

    “好了,我得回去了,明天见。”董风辞抱了抱关戮禾的腰,“回去好好休息。”

    “嗯!”关戮禾伸手抚弄着她的头发,刚刚准备轻啄一口,忽然董家的大门被打开了。

    关戮禾身子一僵,老人背着光,看不清楚脸上的神色,不过他拄着拐杖,一只手背在后面。

    “二十分钟了!”声音低沉严肃。

    “快回去吧,爷爷都出来了!”董风辞催促着关戮禾。

    “好不容易来一趟,不进来坐坐嘛,嗯——”董老爷子轻哼。

    “要不我……”关戮禾说着就要往董家走,却被董风辞一下子推到了车里,头还撞了一下。

    “嘶——”这女人也太暴力了,“我有这么见不得人么,你猴急个什么劲儿啊。”

    “你是想被我爷爷打死嘛!”董风辞咬牙,这个看不清现实的家伙。

    “反正迟早要见的!”

    “等你伤好再说!”董风辞说着就要关门。

    结果胳膊被一扯,一个温热的吻落在她的侧脸。

    “晚安!”

    董风辞随手将门关上。

    “关苏,快点送他回去,立刻回去!”

    “哦,好!”

    关苏立刻让司机开车。

    “臭小子,你个小混蛋,你别走!”董老爷子毕竟年纪大了,腿脚哪有那么利索,这还没走两步,车子已经开了出去。

    关苏透过反光镜看着举着拐杖的老人,以前可是政治新闻和杂志上的常客,名动京都的大人物,关苏自然知道,只是他没想到,初次交锋,他们居然是落荒而逃的。

    而且他分明听见那位董老爷子喊关戮禾叫……

    小混蛋!

    “很好笑?”关戮禾拧眉。

    关苏立刻摇头,“没有。”

    “闭上你的嘴!”他心里那叫一个憋屈,难不成自己就如此见不得人,瞧她那紧张的样子,关戮禾还是觉得很不爽。

    而此刻他的手机忽然亮了一下。

    关南的信息。

    关戮禾勾着嘴角,“赶紧回家,快点!”

    关苏挑眉,刚刚赖在人家门口难分难舍的这会儿开始催了。

    董风辞转身扶住自己的爷爷,却被一下子甩开了。

    “哼——”董老爷子转身往里面走。

    “爷爷,怎么了嘛,怎么生气啦!”董风辞只能赔着笑脸。

    “在门口腻腻歪歪了半个小时,怎么着,当我是死人啊。”

    “就是说了会儿话!”

    “哦!”董老爷子说话阴阳怪气,“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说话能把嘴皮子都磨破了,厉害啊!”

    董叔立刻扶住老爷子,憋着笑。

    倒是董风辞伸手摸了摸嘴唇,心里开始怨念关戮禾。

    “听说他受伤了?”董老爷子坐到摇椅上,目光变得越发锐利。

    “因为救我。”

    “那是他应该做的,若不是他,你也不会有这样的横祸!”董老爷子冷哼。

    “爷爷——”

    “别撒娇,少给我来这套。”

    “他伤得不轻,也是为了救我,我就是和他多说了几句话而已。”

    “行了,你俩在干吗我能不知道嘛,他还有个病人的样子嘛,我瞧着也没啥事,那么活泼,动作倒是挺麻溜的!”

    董风辞垂头,不敢多说话。

    她可不能在为关戮,禾说话了,免得爷爷又冒出什么金句。

    “你这丫头,那么多的人,都瞧不上,偏要跟着他过担惊受怕的日子嘛,你现在还没有嫁给他,这次又差点受伤,你这样我怎么放心啊。”

    董风辞咬了咬嘴唇,“他不会让我受伤的!”

    “你……”

    “在他身边很有安全感。”

    “给我滚上去睡觉,看着你就心烦!”这口气颇有几分无奈。

    董风辞刚刚想说什么,董叔立刻开口,“小姐,快睡觉吧,不早了,快去!”

    “嗯,那爷爷,我去睡了,晚安,董叔晚安!”

    “就你这样,我睡着了,都能被气得硬生生跳起来!”董老爷子冷哼。

    董风辞耸肩,提着裙子往楼上走。

    “你说这丫头真是……”董老爷子气不打一处来,偏生又拿她没有一点办法,“真是气死我了,关家那小子就那么好嘛。”

    “这情人眼里出西施啊!”

    “我看啊,她就是之前被小子的皮相所惑,色不迷人人自迷!”

    董叔抿嘴一笑,却并不是反驳。

    *

    燕家

    燕殊抱着燕小西回了房间,燕持还没睡,过去打了个招呼,又去裴燕泽和宋一唯那边晃悠了一圈,刚刚回房,就发现落在床边的暗蓝色礼服。

    还有落在一侧框子的内衣内裤。

    燕殊眸子眯着,伸手捏起衣服,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姜熹的味道。

    浴室里传来淅淅哗哗的水声,磨砂玻璃,还是可以隐约可见里面的人影。

    燕殊忽然觉得自己嗅衣服的举动,过于变态了,自己怎么变成这样了。

    不过他脑子里虽然在埋汰自己的流氓举动,这身体却异常诚实,直接开始脱衣服了。

    姜熹听着外面得动静,立刻加快动作。

    燕殊手一拧门,居然反锁了。

    “熹熹,开个门儿呗!”

    “我很快就好!”

    “快开门,我们一起!”

    “我马上好了!”姜熹冲掉身上的泡沫,立刻关水,简单的擦着身子,动作飞快。

    “宝贝儿,快点儿,等不及了!”

    “别喊了,我好了!”

    宝贝儿?

    这混蛋还能再恶心一点嘛。

    “老婆——”燕殊语气拖得很长,听起来阴阳怪气的。

    “媳妇儿……开门啊!”燕殊靠在门边,是不是的捶两下门,这女人现在挺聪明的人,洗澡还关门。

    “我好了!”姜熹拿起浴袍,裹在身上就往立刻打开门,“啊——妈呀——”

    姜熹可没想到燕殊居然赤条条的站在门口,吓得往后一躲,险些撞到门把手上。

    “慢点儿,着什么急啊!”燕殊伸手箍住她的腰,就将她整个身子按向了自己。

    “你这人怎么这样,脱得这么干净干嘛。”

    “耍流氓啊,是不是多日不见,觉得我又变了!”

    “是啊,越来越不要脸了!”姜熹扭动着身子。

    “我说得不是这个!”

    “那是哪个啊!”姜熹仰头,那模样有些傲娇。

    “比如说别的地方……”

    “嗯哼——”

    “某些器官……”

    姜熹无语的翻白眼,“这个得试试才知道。”

    “那正好!来吧……”燕殊说着直接把姜熹拉了出去,一把按在床上。

    “你慢点儿……”

    “燕殊,你丫弄疼我了,你给我轻点儿……”

    “混蛋!你再这样,今晚给我去小西房间睡!”

    “燕殊——”

    “我就喜欢你这么喊我的名字,带劲!”

    “燕小二!”

    燕持端着牛奶正从楼下上楼,停在他俩的房间,这心头说不上来什么滋味。

    直接到书房,叶繁夏正认真的看着文件,每次都这样,这么多年了,倒是一点都没变,一不高兴就拼命工作。

    “真当自己的身体不值钱啊,走,和我睡觉去!”燕持说着拉起叶繁夏就往外面走。

    “我这还有一点没看完呢!”

    “工作是做不完的,赶紧睡觉去!对了,把牛奶喝了,助睡眠!”燕持将牛奶塞到她的手里。

    叶繁夏拗不过他,两个人慢慢朝着房间走去。

    这里必然是要经过燕殊房间的,听着面红耳赤的声音,燕持艰难的吞咽着口水,喉结微微耸动。

    叶繁夏慢条斯理的喝着牛奶,置若罔闻。

    “繁繁,你有没有什么感觉。”

    “什么?”叶繁夏古怪的看着他。

    “就是燕殊和熹熹,他们……你就不觉得……嗯嗯——”

    “嗯嗯什么!”叶繁夏继续往房间走。

    “你就不想……”燕持锲而不舍。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大数据,你要是有这个精力,帮我把书房的文件搬到房间!”

    “那我们还是睡觉吧!”燕持无语。

    等燕殊那边结束,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之后了,姜熹骨头都快被折腾得散架了,她抬手推了推燕殊,“从我身上挪开,重死了,你要压死我啊。”

    “那哪儿能啊!”燕殊微微侧身,将她抱在怀里,“这么长时间不见,你怎么就一点都不想我啊。”

    “我是用心想,你是用身体!”

    燕殊尴尬的一笑,他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两下,燕殊摸出手机,查看消息。

    他从后面抱着姜熹这个角度看手机,姜熹也能将里面的内容看得一清二楚,是楚濛的消息。

    “关歆出车祸了!”

    燕殊将手机一扔,“我们去洗澡。”

    “没死吧?”姜熹挑眉。

    “应该没死,不然楚濛的信息就会是,妖女死了,举国同庆!”

    这家伙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正经一点啊。

    *

    关家

    关戮禾到家的时候,正好撞见关歆被一个男人从车上抱下来,腿上裹着西装外套,却有血从露出来的脚尖缓慢的往下滴。

    “关爷!”众人齐声喊道。

    关歆睁眼瞧着关戮禾,他正不徐不缓的朝着自己走过来,仿佛一个优雅的猎豹。

    “怎么受伤的?你们这群人干什么吃的,怎么让小姐受伤了!”

    “关爷,我们……”

    “待会儿都给我下去领罚,一群没用的东西,怎么办事的,关歆,没事,回头我给你拨一些可靠的人,肯定比他们好!”

    “七哥,是车祸,和他们没关系!”关戮禾这是准备把她身边的人拔了嘛。

    “那也是他们的错,你们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抱小姐进去,我们兄妹今晚倒是倒霉,一个伤了胳膊,一个伤了腿,是不是难兄难妹啊!”

    关歆心脏一紧,果然车祸不单纯啊!

    ------题外话------

    忽然好期待关戮禾被人追着打,然后叫混蛋啊……

    关戮禾:你这是什么恶趣味。

    燕小二:关关,人家也很期待!

    关戮禾:去你的,滚开!

    燕小二:关关,你好凶,你以前不这样的,你变了,你不爱我了!

    关戮禾:你给我死开,谁是关关!请叫我关爷!

    燕小二:关爷,你以前不这样的,你不爱我了!

    关戮禾:(吐血)你给我滚!

    燕小二:关关……

    关戮禾:(ノ`Д)ノ

    *

    到底是谁开始叫关戮禾关关的,害得我现在总想这么喊他,捂脸……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