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24 所谓双标,你是牲口么?

正文 224 所谓双标,你是牲口么?

    休息室

    关戮禾手一直按住董风辞的腰,不许她挪动半分,他和轩陌四目相对,看了许久,倒是楚衍先看不下去了。

    “你俩还准备看多久啊!”楚衍咬牙。

    “再这么看下去,我还以为你俩有一腿呢,这含情脉脉的!”楚衍冷哼。

    “别胡说!”轩陌颇为无奈的看了楚衍一眼,将药箱重重的放在桌上,侧头看着关戮禾包扎好的伤口,眸子微闪,“两分钟,现在开始计时!”他看了腕表,拖着楚衍就往外面走。

    顺手将门带上,楚衍咋舌,“我都没眼看他们,受伤了,还折腾!”楚衍冷哼。

    “你受伤的时候,也没少折腾。”轩陌双手抱胸,靠在墙上。

    “等会儿,你现在是为了那两个人在怼我么!”楚衍难以置信。

    “我不过说了实话!”轩陌耸肩。

    “哼——”楚衍冷哼,“我让你陪我来参加晚会,你不来,不就是关戮禾受伤了,来的速度比谁都快!”

    “我今晚有工作。”

    “你少来,那你现在怎么过来了。”

    “不是说重伤嘛,好歹认识一场。”

    “阿陌,你这样双标的行为简直可耻。”

    轩陌兀自一笑,“你说我双标?行啊,我们就来好好算算。”

    “怎么滴,你还想打人啊。”

    “我从不打人,你知道的。”轩陌笑得腹黑。

    笑得楚衍被他看得莫名有些心虚,转念一想,自己有什么可心虚的,自己又说错话,也没做错事,还能被他戳了脊梁骨不成,想到这里,他挺了挺胸口,莫名的自信。

    轩陌一乐,真不知道,他这蜜汁自信是从哪里来的。

    “你说啊,怎么算账。”

    “你平均一个月至少五场舞会酒会,基本上一周一次,我一般两周陪你一次,这次不过是夜班比较忙,关戮禾和我从小一起长大,我就算今晚翘班来见他一次又如何,嗯——”

    “我……”

    “我俩平均一天半见一次,前段时间更是天天见面,我倒是不懂,你这么粘着我呢!”

    “什么粘着你,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楚衍急得脸都红了。

    “怎么这么不禁逗!”轩陌忽然抬手弹了一下他的脑袋,楚衍拧眉,捂住脑袋,一脸不满。

    关苏送医生上了车子,刚刚到门口就瞧见这一幕,愣了半天也没回过神。

    这两个人举止也太亲昵了一些吧。

    轩陌看着他脸涨得通红,恶趣味兴起,抬手就要去捏他的脸,忽然瞥见不远处的关苏,指尖碰到楚衍的脸又堪堪落在他的肩上。

    “楚小公子,轩少!”关苏忽然觉得自己回来的不是时候。

    “爷和夫人?”

    “他俩在里面办事呢!”楚衍站在轩陌身边,揉了揉脑袋,神经大条的他,丝毫没注意到关苏那异样的目光。

    而此刻里面的董风辞羞得脸红,直接要从他的身上跳起来。

    “都是你,让阿陌看了笑话!唔——”董风辞扭头想要和关戮禾争辩,却被他直接吻住了嘴角。

    “嗯?”董风辞扭动着身子,关戮禾自然不会放开,直接抬手受伤的胳膊,就直接将她圈在了怀里,另一只手按住她的后脑勺,加深这个吻。

    他受着伤,害的董风辞都不敢乱动,只能出声抗议,却让关戮禾找到了空隙,灵活的舌头直接撬开她的唇齿,在里面翻搅。

    关戮禾按着她的后脑勺,强迫着她配合自己,动作颇为激烈,弄得她舌头都要麻掉了。

    “唔——”董风辞有些不舒服的扭动身子。

    “嗯?”关戮禾咬着她的嘴唇,低声询问,“怎么了?”

    “疼——”

    董风辞脸红得能够滴出血,“那我轻点儿!”

    “阿陌还在外面等着呢!”

    “时间还没到!”关戮禾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嘴唇,却依旧来势凶猛,吮吸得她舌头发麻。

    “扣扣扣——”轩陌扬声道。“还有十秒钟!”

    “关戮禾——”董风辞推搡他的胸口。

    关戮禾这才有些恼怒的松开。

    轩陌这个没眼力的家伙。

    董风辞如蒙大赦,立刻起身,却瞥见他的裤子……

    还真是敏感。

    “你那个怎么处理!”

    “什么怎么处理,你来处理啊!”

    “和你说认真的!”董风辞直接捡起地上刚刚掉落的衣服,直接盖在他的腿上。

    下一秒钟,轩陌已经推门进来,“看样子我来的不是时候啊。”

    “你知道就好!”

    “来得正好!”

    关戮禾和董风辞说话都是反的。

    轩陌挑眉,直接走到关戮禾身边,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胳膊。

    “我擦——你谋杀啊!”关戮禾拧眉。

    “血都渗出来了,伤到这个地方,医生没和你说,让你别做剧烈运动嘛!”轩陌看着血伸出绷带,“看样子得重新包扎一下。”

    “我们也没做!”董风辞连忙摆手。

    “那我请问,为何你的口红会沾到他的嘴上!”轩陌伸出食指,从关戮禾嘴唇擦过,还颇为挑衅的放在关戮禾面前,“吃完之后,记得擦嘴巴。”

    关戮禾拍掉他的手。

    “你是不是故意来搞事的。”

    “我好心提醒你一下而已。”轩陌从药箱里拿出工具,“稍微克制几天不会死。”

    “对于你这种没有性生活的人来说,这种看到吃不到的滋味,你是不会懂的!”关戮禾这话说得颇为挑衅。

    董风辞扭过头,这人还能再不要亮一点麽。

    “我发现一个事儿。”轩陌倒是不紧不慢,丝毫没因为他的话受到半点影响。

    “什么?”

    “戴着面具的你,倒是有几分人样,这不戴面具,就整个变成一个只想着性生活的牲口。”

    “轩陌!”关戮禾咬牙。

    “别乱动,弄到伤口,疼得是你!”轩陌说话温吞。

    “说得好!”楚衍都要拍手鼓掌了,自己在关戮禾手下吃了多少亏了,这次总算是找回了场子。

    “你这么高兴干嘛!”关戮禾挑眉,一脸不悦。

    居然说自己的是牲口,这个比喻也是没谁了。

    “看着你被怼,我就高兴,你能把我怎么样!”楚衍朝着关戮禾做了个颇为挑衅的动作。

    关戮禾哑然失笑,“轩陌,我也有事要和你说。”

    “直接说就好,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客气了。”

    “就算我俩有点隔阂,燕殊又去部队了,你没人玩,也不能和这种弱智待在一起啊,影响智商!”

    “我靠,关戮禾,你说谁呢,你说谁弱智。”

    “你的口味怎么变得如此奇怪了。”关戮禾咋舌,“楚衍,我是伤员,你可别乱来。”

    “就你这样的,还伤员!”楚衍跳脚。

    “我跟你和燕殊一起玩的时候,燕持也说过我口味独特!”轩陌已经将绷带纱布拆开,幸亏缝合的针线没有直接裂开,他拿着消毒棉球,沾了点酒精,给他擦了擦伤口。

    “嘶——”关戮禾咬牙。

    “和你俩相比,楚楚这性格已经不算什么了。”

    关戮禾冷哼一声,“看样子,你是打定主意要护着他了。”

    “这话说得不太准确,不是护着,我是阐述事实!”

    楚衍冷哼,“你以为你比我好多少嘛,还有脸说我!”

    姜熹扣了扣门,“都在啊。”

    “熹熹,二哥,楚公子,你们都来了,快进来吧!”董风辞已经快被憋疯了。

    “不进去了吧,我们要回去了,燕殊刚刚回来,也挺累的,我们就是过来看看,他的伤口没事吧。”姜熹瞧着董风辞嫣红又略带红肿的嘴唇,心里和明镜儿似的。

    “没有大碍!”轩陌将带血的棉球扔掉,“只要别乱动,过几天就好了!”

    姜熹现在看着关戮禾,还是带了一丝违和感,这脱了面具,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许多,不过那声音仍旧是像从胸口喷薄而出的,带着一丝气腔,却好听许多,略带嘶哑,却又透着一丝清亮的明亮感。

    或许是见到真人,无形中消磨了那股神秘感,他外貌俊美,就算是声音不太好听,而是可以视而不见的。

    “你今晚还要回关家?”燕殊搂着略微有些不安的燕小西,眼神温柔。

    “回去啊,干嘛不回去!”关戮禾挑眉。

    “睡觉的时候,记得反锁房门,门窗紧闭!”燕殊打趣道。

    “你个混蛋,赶紧给我滚!”关戮禾拿起一侧的茶杯就要甩过去。

    “别乱动!”轩陌按住他的肩膀。

    “楚楚,回去吧!”楚濛靠门上,看着站在轩陌边上的楚衍,包扎个伤口有什么好看的。

    “我等阿陌一起回去。”

    轩陌手一紧,“我待会儿送他回去吧。”

    楚濛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以为,转身就往外面走。

    燕殊和姜熹和他们打了招呼就往外面走。

    “要不要我抱着。”姜熹看着燕殊。

    “不用了,本来相处时间就不多,多抱会儿!”燕殊摸了摸燕小西的脑袋。

    “每次出去回来都不说一声。”姜熹口气颇有几分怨念。

    “生气了?”

    “你当家里是旅馆嘛,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姜熹冷哼。

    燕殊抬手一把将她搂入怀里,姜熹猝不及防,差点撞到燕小西身上,吓得她直接按住了燕殊的腿,这好死不死的偏生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

    燕殊也是一愣,继而一笑“你比我还急。”

    姜熹缩回手,燕殊已经将她按在了自己肩头,“我以前总觉得自己很潇洒,只是有了你和小西之后,就变得有些多愁善感,畏首畏尾了,总是会想很多,不是不想和你道别,我只是讨厌那种场景,哭哭啼啼抱来抱去,搞得和生死离别一样。”

    “什么生离死别!”

    姜熹倒是变得迷信了,这类的词,她现在还真的是听不得。

    “好,那我不说了!”燕殊拍着她的肩膀,“这次回来,正好陪你去临城祭扫。”

    姜熹笑着点了点头,“对了,战大哥和小旗的婚期也定了,月底,28号。”

    “动作倒是挺快的。”燕殊笑得温柔,“在京都办酒?”

    “嗯。”姜熹趴在燕殊肩头,闻着那熟悉的味道,肩头宽厚,莫名的就安心了。

    “战伯母过世的比较早,许多事情战叔叔也不好操持,毕竟都是常年不得京都的,就到家里寻了母亲帮忙。之前我和叶子的婚礼几乎都是母亲一手操持的,经验丰富。”

    “那莫家的人都来了?”

    “来了。”讲到这里,姜熹忽然斜着眸子看向燕殊,“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什么。”

    “你别一脸质问的口气啊,我知道什么了啊。”

    “比如说莫家和叶子的关系。”

    “就是知道一丢丢!”燕殊清了清嗓子。

    “你可真是个神秘的男人啊。”姜熹似笑非笑,听得燕殊肝颤。

    “熹熹,你别这么笑,我心慌。”

    “别慌,我还有好多问题想向你请教呢!”

    燕殊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唔——”燕小西忽然觉得有些不舒服,不安的挪了挪身子,睡得有些懵了,忽然睁开睡眼,惺忪的看着燕殊,“嗯?”

    “粑粑……你怎么回来了!”

    燕殊刚刚想说什么,燕小西忽然对着他的脸就亲了一口,趴着继续睡,这小子睡觉居然连流口水,结果糊了燕殊一脸。

    “我倒是没想到关戮禾长得那么好看。”姜熹就像是忽然想到了这个事情,连连咋舌称叹。

    “好看?有多好看!”燕殊眯着眸子,盯着趴在自己肩头的小女人。

    在自己老公面前夸别的男人,这女人是完全没把自己当男人不是。

    还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就很好看啊,很惊艳。”姜熹似乎在努力的回想着什么,“只是想起第一次和他碰面,现在想想,还有些起鸡皮疙瘩,那时候他差点杀了我。”

    “你好像说反了,是你差点杀了他。”燕殊纠正。

    姜熹白了他一眼,“反正就是第一次碰面,我还是第一次见着有人戴着那种面具,面具是挺好看的,只是看着十分诡异,给人的感觉阴森森的,我还以为他的模样应该和燕隋比较接近,棱角分明,是那种刚毅有型的人,现在这模样,太美型了。”

    “评价还真不低!”

    “那是因为长得真心好看。”姜熹不吝溢美之词。

    “是吧!”

    看样子回去之后,真的需要好好交流了。

    “他脸上那刀疤怎么回事。”

    “被他父亲硬生生抠下来的。”燕殊说得漫不经心,却听得姜熹一阵心惊。

    “抠下来?”

    “当时他把关戮炎给那个啥了,这是谁都没想到的,关老爷子是做梦都想不到,以为自己圈养了一只小绵羊,却不曾想是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饿狼,他那时候已经没有行动能力了,矛盾激化,起了争执,就把那块皮肉硬生生抠下来的。”

    “这么狠,他也不躲?”姜熹听着都觉得慎得慌。

    “他也想通过这个,狠下心肠吧!”燕殊哂笑,“当年关老爷子很疼爱他,谁会知道那就是一种捧杀的手段呢。”

    “捧杀……”姜熹呢喃自语。

    着实伤人啊。

    “或许他曾经动过将位置传给关戮禾的念头,只是他已经垂暮之年,关戮炎又是虎狼之年,关戮禾还是一个毛头小子,关老爷子怎么也不会保他啊。”

    “我明白。”姜熹微不可查的轻叹一声。

    关家这位老爷子真的……

    挺残忍的。

    “关歆就住在关家,关戮禾还要回去,那女人对他可存了不好的念头,他又受伤了,就不怕……”姜熹挑眉。

    “所以我让他锁好门,门窗紧闭啊。”燕殊笑着搂紧姜熹。

    “他这么回去,真的不会有问题?”

    “你要相信他打拼多年,这位置不是关歆想动摇就动摇的。”

    姜熹点了点头。

    这边的董风辞一样心存顾虑,她和关戮禾坐在车里,疾驰在闹市区,车外的霓虹灯不断闪现,将关戮禾的脸衬得忽明忽暗,可是那张脸,在董风辞的心里却越发清晰。

    她对他的脸的记忆还停留在多年前,说真的,什么一见钟情,都是骗人的。

    一见钟情,钟得可不就是这一张脸嘛。

    董风辞忽然抬手摸到他的眼角,伤口很深,而且可以看得出来,是直接挖出来的。

    “谁弄得。”

    “我爸。”关戮禾说得十分随意。

    董风辞似乎想到了,倒是没有姜熹的错愕,“你真的要回去?”

    “不然呢,你要带我去你们家嘛?”关戮禾扭头,直勾勾的盯着董风辞。

    “去我家?”董风辞轻笑,“我怕你这半条小命得直接断送在我家了。”

    “董爷爷没那么狠吧!”关戮禾轻轻咳嗽一声。

    “你可以试试看啊!”董风辞伸手帮他弄了一下肩头的衣服,“明天我陪你去医院检查。”

    “不用那么麻烦,这点……”

    “明天我陪你去!”董风辞打断他的话。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关戮禾双手一摊,显得很无奈,倒是惹得关苏一乐,自从董风辞出现之后,他见了太多以前不曾见过的关戮禾,若说从前的关戮禾,几乎就是板着脸,就算是笑着也让人慎得慌,身旁周而复始的女人,他几乎不会正眼去看。

    “爷是真的很喜欢夫人,对您和旁人都不同。”

    这话听着本来应该很高兴的,可是董风辞却听出了不同的味道。

    “旁人……”董风辞兀自一笑,“差点忘了,关爷,这么多年,您身边可出没过不少女人啊,各个都是大美人呢!”

    “风辞,其实吧,那些人基本都是关歆安排来的,我和她们就是逢场作戏而已,真的,我绝对没有碰过她们,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关戮禾连忙撇清和她们的关系。

    “没碰过?”董风辞显然不信,“一个屋檐下待了那么久,面对那种尤物,你会没反应?”

    “你真当我是那种见着女人就有反应的牲口啊!”

    “你不是么!”

    关戮禾一口老血卡在胸口。

    “爷就是为了将那些钉子安在自己身边,想从她们身上反过去,探听关歆的动作和下落。”关苏帮关戮禾解释。

    “真的是这样,就说那沈安安就是关歆她……”

    “沈安安都下得去手,你口味可以啊。”

    “什么下得去手啊,我和她没有半分关系,就是为了得到关歆的消息而已。”

    “为了得到消息,你连自己都能出卖!”董风辞看着他着急的模样,乐不可支。

    “什么叫做我连自己都能出卖!”关戮禾有些急了,这女人说话越来越不着边际了。

    “就是出卖色相啊。”

    关戮禾真的要吐血了。

    “这沈安安一心想要除掉姜熹,沈廷煊,踩着他们上位,人家的终极目标是燕殊,和我有啥关系啊。”

    “那么你就是她的……”董风辞伸着手指,一脸坏笑,“她的阶段性目标。”

    “你这都什么和什么啊,反正这些年我为你守身如玉!”

    “如何证明!”

    “不信你问关苏!”关戮禾凌厉的目光射过去。

    关苏坐在副驾驶,即使不回头,他都能够感觉到自己身后那两道灼热的视线,自己是招谁惹谁了,怎么皮球就踢到了自己脚边。

    “关苏,你实话实说就好了!”关戮禾显得十分有底气。

    董风辞托着下巴,等着关苏的回答。

    “其实吧……”关苏艰难的吞咽口水,“爷——真的要我说实话嘛!”

    “当然是实话啊!赶紧的。”

    “其实你们进了屋子,我是真不懂,到底发没发生关系!”关苏一鼓作气。

    关戮禾愣了!

    董风辞笑了!

    “可不是嘛,难不成你做那种事情,还要邀请别人观看,啧啧……”董风辞咋舌,一脸嫌弃,“你真的变了。”

    关戮禾气结,“关苏,几日不见,我们真的需要恳谈一番。”

    “你别威胁他,他现在是我的人了!”

    “啪——”关戮禾一脚踹在关苏的椅子上。

    关苏身子一僵,“夫人,您可别说了,爷还受着伤呢,您也消停会儿!”

    董风辞乐不可支,看着关戮禾气急败坏的模样,这几天的郁结,消散不少。

    *

    秦承宇和关歆在酒店门口就分道扬镳了,关歆脸色不佳,秦承宇自然不想这时候去触霉头。

    “主子!”手下帮她拉开车门。

    关歆一声招呼也没和秦承宇打,上车径直离开。

    秦承宇看着关歆的车子没入车流,很快消失在夜色中,这心头还是很不安。

    关戮禾是何许人也,关歆这么算计了他,他一回来,居然什么动作都没有,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难不成关戮禾还顾念着他们之间的兄妹之情?

    打她的时候,他可没手下留情啊。

    秦承宇摇了摇头,侍者已经将他的车子开过来,他寻了个代驾,上车边径直回家。

    关歆自然不甘心。

    按照她的计划,董风辞今晚肯定是不死也伤才对,偏生什么事情也没有,倒是害得自己被打了三巴掌,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旧那么护着她,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

    今晚这事儿,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没有讨到半分好处。

    关歆真是越想越不甘心!抬脚就踹了前面的座椅。

    司机和副驾驶的男人就是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主子,这会儿关戮禾肯定已经到家了,我们真的要回去么?会不会有埋伏啊!”

    “没用的东西,好不容易回去了,难不成你让我现在像是老鼠一样逃跑!”关歆气得咬牙,脸上的脂粉厚重,有掉落的趋势。

    关歆怄火,忽然一阵强光闪过。

    关歆眯着眸子,一个大货车朝着自己的车子侧面撞过来。

    “转方向!”关歆大喊。

    司机显然也注意到了那边的情况,慌忙的打着方向盘,车速太快,这陡然的转弯,让后面的车子直接撞到了车尾,可是车子惯性,即使带着刹车,仍旧刹不住,关歆伸手拉住车顶的扶手,侧头看着外面,大货车已经停住了,就在他们五米左右。

    可是他们的车子已经直接冲过了一侧的隔离带,到了逆行的车道,一辆车子直接冲撞过来,将他们的车子整个撞飞了十几米。

    轮胎摩擦地面发出了耀目的火花。

    ------题外话------

    啧啧……这个关妖女,会不会就这么直接被撞死了呢!

    关戮禾:你曾经说过,祸害遗千年!

    我:(天真脸)我说过这种话嘛!

    关戮禾:(磨刀霍霍)你说呢!

    我: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关戮禾:说得还是我,这个事情你怎么解释!

    我:我就是想和他们解释,你这么厉害的人,肯定不会那么轻易狗带的!

    关戮禾:我现在挺想让你狗带的……

    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