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22 畜生咬人,还击得漂亮

正文 222 畜生咬人,还击得漂亮

    酒店大厅,众人大气不敢喘,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那边的情况,关家的事情,谁敢轻易插手啊。

    关歆头发被打得有些凌乱,口红在她唇边晕染开,她伸手小心翼翼的擦拭着,两颊越发红肿,鲜红的手指印变得越发可怖,细长的眉眼斜斜的眯着,她低头看着手指染上的斑斑猩红,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

    满口血腥味。

    她松动肩膀,甩开秦承宇的手。

    “利息?七哥这话我就有几分不太明白了。”那神情颇为无辜。

    “需要我说得再明白一些么!”关戮禾直接走到关苏身边,垂头看着地上趴着的大汉。

    那人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关戮禾,“关爷——”

    “这人是你手下?”

    关歆不作声。

    “今晚这事儿是不是你做的!”关戮禾俯身,目光锐利,深不可测。

    “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需要我拿出证据么?”关戮禾挑眉。

    “七哥,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说他制造了今晚的这场事故么!”关歆显得颇为错愕。

    秦承宇站在一侧,双手插在口袋中,神情冷漠,若不是他提前知道关歆想要对董风辞出手,就关歆这表情,他估计都不会想到她是同谋,那么无辜。

    “怎么,你不知道啊。”关戮禾眯眼笑。

    关歆直接走过去,伸手扯过男人的衣服,将他从地上直接拖起来,“你自己说,今晚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主子,我……”男人跟了关歆这么久,她想做什么,他心里自然有数,咬了咬牙,“我不过是想替你出口恶气罢了!”

    “砰——”关歆直接一拳砸在他的脸上。

    众人错愕。

    这女人力气是有多大,居然能将一个壮汉打翻在地,“混账,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插手了。”

    “都说关爷出事是因为董小姐,你这几天担心关爷,都没吃好睡好,可是她却像个没事人一样,该干嘛就干嘛,你还不许我们找她麻烦,我心里着急而已,就自作主张了,还请主子责罚!”

    “谁告诉你,七哥的事情和她有关了,简直是混账!”关歆横眉冷对,饶是姜熹都没看出任何破绽。

    这女人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

    “道上传,是她勾结了楚家!”男人伸手指着董风辞。

    董风辞哑然失笑。

    这猝不及防,就是好大一盆脏水啊。

    自己什么都没做,一句话没说,居然躺着也中枪。

    “别胡说八道,风辞以后也是要做我七嫂的人,怎么可能勾结外人,谋害我七哥!”关歆语气诚恳。

    姜熹用胳膊肘抵了抵燕殊,“唉,这关歆可以啊。”

    “你指哪方面?”

    “转移话题,栽赃陷害这一块啊。”姜熹咋舌,“之前众人的焦点都是在关戮禾指责她制造了今晚事故的话题上,这一转眼,责任人已经被推出来了,还把脏水泼到了风辞身上,这一招倒是挺高明的。”

    “所以这女人狠起来,真是要命啊。”燕殊摇头。

    姜熹哂笑,“今晚回去,我也有事情要和你详谈。”

    燕殊身子一僵,余光瞥见姜熹冲着自己一直笑,那么灿烂,倒让他心里忐忑不安起来。

    “熹熹,你别冲我这么笑,怪慎得慌的。”

    姜熹笑而不语。

    关歆话里话外,都在表现她在意关戮禾,一口一个我七哥,我七嫂……

    董风辞真的很想说一句!

    我们没有那么熟好么!

    “关爷分明就是在董小姐去了之后才出的事情,楚家的人一直都在雾都,甚至连楚公子的亲信都在,董小姐,你敢说,前些日子你是怎么回来的嘛!”男人咬死了董风辞。

    董风辞倒是一笑,“听你这口气,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么!”

    “你敢说么!”

    “我是坐着楚家的飞机。”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关家楚家不和,这由来已久,关戮禾的爱人,居然和楚家纠缠不清,这东西似乎有些说不清楚啊。

    “董小姐,这事情你不该给我们解释一下嘛。”

    “谁都知道关爷喜欢你,你俩之前也订过婚,若不是你勾结外人,关爷怎么可能出事,现在整个关家乱成一锅粥,您倒好,手握集团大权,该干嘛就干嘛,活得倒是潇洒自在,有楚家撑腰,您倒是一点都不怕啊。”

    “你少胡扯,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关苏叫嚣。

    燕殊扯住他的胳膊,“冷静点。”

    “你让我怎么冷静,这简直就是凭空污蔑,我在董小姐身边待了这么久,事情到底是如何发生的,我比谁都清楚,你少在哪里造谣!”

    “关苏,你是关爷的贴身之人,关爷出事了,你却一直在护着这个罪魁祸首,我倒是想问,你到底是何居心,是不是早就投敌叛变!”

    关苏气结,险些冲上去要揍他。

    关歆站在一侧,却是一言不发,只是拿着纸巾慢条斯理的擦着嘴角。

    “二少!”关苏怄得要死,真是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这临死了,居然还要跳出来反咬一口。

    “你没看到有人放狗出来咬人了嘛,这么激动什么。”燕殊轻笑,“对付这种喜欢乱咬人的畜生,最好的办法就是一棍子打死。”

    燕殊笑眯眯的,笑里藏刀,看得男人心惊肉跳,身子免不了一颤。

    倒是关歆手指微微有些僵硬。

    好你个燕殊。

    董风辞倒是无所谓的一笑,“我本来也不想解释什么,只是这平白无故被一个畜生咬了一口,我这心里也着实有些憋屈,我且问你,和关戮禾,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啊,我和你们关家现在有半毛钱关系嘛。”

    “关爷喜欢你啊。”

    “他喜欢我是他的事情,难不成他一出事,就是我害得不成,他当年……”董风辞斜眼瞪了关戮禾一眼,“确实是有负于我,这男女分分合合不是太正常不过了嘛,我有必要为了这事儿害死他嘛。”

    “若说在场这么多人,最恨他的人是谁,我看就要数到你家这狗主人了吧!”

    关歆手指顿时收紧,眸子射向董风辞,带着杀气。

    “你们兄妹感情好不好,不是你一口一个七哥能决定的,你亲哥是如何过世的,京都的人大多心里有数,这么多年了,一直没露面,关戮禾一出事,你就冒出来了,别和我说,你是要稳定军心,我看想上位才是真的吧。”

    关歆轻笑,“这种事,你可别胡说,你也说了,凡事得讲究证据。”

    “是啊,证据,仅仅凭借我坐了楚家的飞机?我还和楚衍相过亲,楚衍和他奶奶还去我家做过客呢,我们两家的关系到底多么亲密,需要我和你这个外人报备嘛!”

    众人目光立刻落在楚衍身上。

    楚衍和燕小西已经躲在角落开始吃东西,这猝不及防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呆萌的张了张嘴巴,抹了一把嘴边的奶油,“怎么了?”

    “吃你的东西!”楚濛揉了揉额角。

    他这样子,应该说他傻呢,还是说他心大啊。

    “哦!”楚衍砸吧嘴巴,吃个东西又怎么了,怎么都看着他。

    “我今晚还是坐楚衍的车子来的呢,怎么着,和你这个外人有关系嘛,且不论我和关戮禾现在没有半分关系,就算是有,那也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画脚了。”

    “强词夺理!”男人腿上被燕殊踹了一下,现在还隐隐作痛,他揉着腿,那眼神,恨不得将董风辞撕碎一样。

    “瞧你这气呼呼的样子,为关戮禾出头啊,看样子你对他还是很衷心的嘛。”董风辞口气轻挑而又透着一丝嘲弄。

    “我是关家人。”

    “好一个关家人!”董风辞冷哼,“那在你的眼里,关戮禾是不是就是一个平庸无能,会被美色所惑,没有主见,没有想法的一个废物!”

    关戮禾脸色一变。

    燕笙歌笑出了声,秦浥尘伸手捂住她的嘴巴,“淡定。”

    燕笙歌着实没憋住,姜熹只是低头咳嗽几声,董风辞这枪口不是乱扫射嘛。

    这刚刚说完楚衍,就说到关戮禾身上了。

    “我从没说过这话,关爷,我绝对没说过!”男人有些急了,关戮禾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

    “可是你话里话外就是个这个意思啊,你说他是因为我出的事情,可不就是说我是红颜祸水嘛,这个我认了,最起码自古以来的红颜祸水长得都是不错的。”

    “咳咳……”燕笙歌险些憋出内伤,姐,您能别自恋嘛。

    这都什么时候了,我们能不能严肃一点啊。

    关戮禾清了清嗓子,瞪了董风辞一眼,那眼神几乎能将人溺毙。

    “我们说正经的,你说我害了关戮禾,你觉得你们关爷是谁啊,他就这么轻易被我害了,那他得多么昏庸无用,多么无能啊。”董风辞轻笑,“这种没用的人,你们跟着他做什么,若是这么反推下来,你是觉得掌管了关家这么久的人,是个无用之人,我觉得你胆子也是够大的!”

    姜熹看着男人脸色越发难看,忍不住在心里为董风辞鼓掌,这反应够快的啊。

    借力打力啊。

    还击得十分漂亮。

    “你这是歪理,我从来没说过这种话,关爷我真的从来没这么想。”

    “我来给你数数啊,被一个女人害了,昏庸无能,没用,还禁不住诱惑,沉迷美色,自己的命都保不住,这种人你跟了他图什么啊,而且你们刚刚也看见了,我出事的第一时间,是他冲出来救我,按照你的意思,他居然还救了一个要害死他的女人,你说这个男人得多么的……”

    董风辞歪着脑袋,忽然对上关戮禾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瞬间避开。

    清了清嗓子。

    “这男人肯定是脑子有病!不然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他肯定是被你迷惑了!”被董风辞这一通狂轰乱炸,整个人的思绪都被打乱了。

    “这种脑残的主子,你还想为他报仇,你特么的脑子也是有病吧!”

    “别说脏话。”关戮禾沉声。

    这女人还越来越来劲了。

    “我说错了嘛?”董风辞挑眉。

    关戮禾语塞。

    这话他还真不好接。

    说对嘛?好像承认了她说自己是脑残;说不对嘛?又觉得很奇怪,这弄得他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啊。

    不过关戮禾算是明白了,这女人分明就是在拐弯抹角的骂自己。

    “你这分明就是胡搅蛮缠!”男人大声叫嚣。

    “你要是手头有证据证明我要暗害关戮禾,你早就动手了,不用等到现在,既然你手里没证据,就别在这里瞎bb,口口声声说是为了你家主子出口气,那我是不是可以猜想,是关歆在后背授意你这么做的!”

    “和我家主子没关系!”男人急忙撇清。

    “你对我无端指控,可你今晚想杀我,却是证据确凿,别在那里混淆视听,企图蒙混过关,这事儿,关歆救不了你,不过关歆一直深明大义,公私分明,这种时候肯定不会携私包庇的吧。”董风辞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这么一顶高帽子扣下来,这关歆就是想要帮他说话,也不可能了。

    “主子——”男人看向关歆,目光透着一丝哀求。

    “给我带下去。”关戮禾突然开口。

    男人惊恐的睁大眼睛,“主子——”他忽然疯狂的扑向关歆,一下子抱住了关歆的大腿。

    这若是被关戮禾带下去,他还有活命的机会么。

    “做错了事,就得自己承担,不过以后别乱说话,还污蔑七嫂,谁给你的胆子啊。”关歆口气温吞,却字字透着浓厚的警告意味。“若是再乱说话,神仙都救不了你。”

    “主子,我……唔——”男人话音未落,就被人捂住了口鼻,直接拖了下去。

    速度很快,在场的人几乎都没反应过来。

    关歆却走到董风辞与关戮禾面前,“七哥,这事儿是我管教不严,你打我,我认了。”

    关戮禾抿嘴不语。

    “你受伤了,这得赶紧处理!”

    关歆的手还未触碰到关戮禾的胳膊,就被董风辞捕捉痕迹的挡了回去,“我们自己会处理。”

    关歆笑了笑,“七哥,你晚上回家嘛?”

    “回!”关戮禾说得斩钉截铁。

    “好。”关歆伸手揉着脸,可是对着关戮禾却笑得格外灿烂。

    “不好意思各位,刚刚发生了一些意外情况,我们刚刚检查过了,灯架确实被人动了手脚,我们已经向警方报了案,警察很快会过来勘察现场,既然凶手都已经抓到了,大家也别在这里站着了,请移步宴会厅,晚宴已经准备好了,大家可以尽情享用。”

    “今晚让大家受惊了,我们在这里致以诚挚的歉意。”主持人说话不卑不亢,只是站在舞台上,却还有些心有余悸,若是他在下面,估计这会儿已经被砸得头破血流了。

    因为有ck集团参与举办,董风辞也不能说轻易离开,幸好医生已经到了,董风辞和关戮禾直接去了休息室,倒是关歆目光一直跟着他们走了很远,直到背影消失,手指猛地收紧,拗断了一根指甲。

    秦承宇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他们的情况。

    现在他基本可以肯定一点。

    关歆对关戮禾绝对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

    燕小西一听吃饭,乐到不行,这一桌子,基本也都是他们的熟人,大家哪有心情吃东西,也就燕小西没心没肺,一直埋头吃饭,燕殊则一直和姜熹咬耳朵。

    “关歆是不是喜欢关戮禾?”姜熹歪头看着燕殊。

    燕殊眼中并没有惊讶之色,只是淡定的一笑,“看出来了?”

    “你也不看看我是搞什么的,她那种眼神,既像是看仇人的,却又透着一种不同寻常的暧昧,刚刚关戮禾一出现,她的眼睛都直了,那种爱意根本藏不住。”

    “你想得挺正确。”

    “他们不是兄妹,这……”姜熹咋舌。

    “在关家只有竞争关系,没有所谓的兄妹,就算是女孩,也可以参加权利的争夺,只是最后都会沦为博弈的筹码而已。”燕殊给姜熹夹了几筷子菜,“雾河事件你是不是知道了。”

    “爷爷和我说了。”姜熹低头吃菜。

    “当时关家那位老爷子,很宠爱九姨,就是关戮禾的母亲,两个人基本上是形影不离,家里的事情,也都放权交给了关戮禾的几个哥哥,他们自然开始争斗,到最后关戮炎掌握了大权,关歆是他亲妹妹,他保护得很好,所以她之前也没参与过关家那些腌臜事。”

    “关戮禾有他父亲护着,关歆是她哥哥在护着……”

    “两个人年纪相仿,关戮禾这个做哥哥的对关歆一直不错,关家那种人家,很难有亲情,估计关歆的感情那时候就错位了吧。”

    姜熹咬着筷子,点了点头,“有道理,那种环境,有个人关心自己,女孩子情窦初开的年纪,确实很容易萌生好感。”

    “这俗话说得好,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这关歆对关戮禾嘛,总是存着那么一点小心思。”

    “那她还……”有燕小西在场,她欲言又止。

    “或许看不见,还下得去手吧。”燕殊轻笑。

    “唔——”燕小西起身准备去夹菜,结果袖子扫到了一侧的杯子,水杯打翻,里面的水顺着桌子浸湿了姜熹的裙子。

    “麻麻,对不起!”燕小西慌忙的找东西。

    燕笙歌见状立刻拿起一侧的纸巾递过去。

    暗蓝色的裙子被濡湿了一大片,姜熹微微拧眉。

    燕小西垂着头,撅着嘴巴,“麻麻,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没事!”姜熹擦了半天,幸亏就是水,只是裙子很薄,水粘在腿上,黏糊糊的有些难受。

    “我去一下洗手间。”

    “我陪你。”燕殊起身。

    “就走廊那儿,很近。”姜熹一边提着裙子一边往走廊走。

    燕殊朝着燕小西勾了勾手指,燕小西咽了咽口水。

    “粑粑——”

    “过来!”

    “粑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燕小西瞧着燕殊神色有些愠怒,自然不敢靠近。

    “过来!”燕殊继续勾手指。

    燕小西像是乌龟一样的挪到燕殊面前,使劲闭着眼,“你轻点儿打,我怕疼。”

    燕殊本来是想敲他一顿的,他这挤眉弄眼的模样,倒是让他没下得去手,只是伸手捏了一把他的小脸,“听说你瞧上你女孩子。”

    “哈?”燕小西睁着黑宝石般的猫眼,一脸狐疑的看着燕殊,“什么女孩子。”

    “听说人家说你胖,你就回来减肥了,我盯了你这么久,督促你减肥,你非是不听,谁啊,她的话这么管用。”

    “根本不是,是她每次都叫我小胖子,我气不过!”

    “燕西,你可不是那么在乎别人看法的人!”燕殊目光灼然。

    “我……”燕小西舌头打结,“我就是见不惯她趾高气昂的样子,我明明就不是个小胖子,粑粑,你说,我胖不胖!”

    “胖!”

    燕小西脸一沉!

    秒杀!

    “哼——”

    燕殊捏了一把他的小脸,倒是将他直接抱到腿上,给他擦了擦袖子,“别看到吃的,就跟没了魂儿一样。”

    “我知道!”

    “我们继续讨论那女孩子的事?”

    燕小西冷哼,不去看他。

    怎么有这种当父亲的,总是嫌弃他胖。

    他不过是有肉,就是有点肉而已!

    姜熹擦干腿上的水渍,拿着纸巾吸干裙子上的水印,一双黑色高跟落在她的视线里,银灰色的裙子落入她的视线。

    “燕少夫人,好巧!”关歆一心想着关戮禾,根本没在意燕殊那边的情况。

    只是想到待会儿还得在家里碰见关戮禾,心里莫名的开始兴奋起来,到洗手间补个妆,就瞧见了姜熹。

    姜熹扯了扯裙子,抚平上面的褶皱,抬头看着关歆。

    她一只手撑在琉璃台上,一只手从摊开的化妆包中,拿出了粉盒,身段妖娆,凹凸有致鱼尾设计的裙摆,将她姣好的身材,衬托得一览无遗,她捏着粉扑,细细的在红肿的脸上打着粉。

    “是挺巧的。”姜熹瞧着她的脸,现在过了大半个消失了,还能瞧见那上面的手指印。

    当时关戮禾还真是下了狠手。

    “你这眼神,是在同情我么!”关歆目不斜视。

    “我从不同情恶人,恶人得到惩罚,我欢欣鼓舞。”姜熹挑眉,拧开吹龙头慢条斯理的冲洗着手。

    “其实我挺欣赏你的,如果不是站在对立面,我倒是很想和你做个朋友。”

    “我怕我承受不起。”

    “黎小姐也没怎么样,你干嘛要对我这么大的成见,而且这事儿是叶南瑾做的,其实我也是被蒙在鼓里的。”

    姜熹轻笑,“这话谁信。”

    “对了燕少夫人,有个事情或许你应该会比较感兴趣。”

    姜熹看得出来,这女人分明就是在关戮禾和董风辞哪里没讨到好处,这会儿来找自己麻烦了。

    她挂掉水龙头,抽了张面纸,一边擦手一边准备离开。

    “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楚公子对你那么特别麽?”

    “不好意思,我不是很想。”

    姜熹已经要走出洗手间的门了,却被她的一句话唤住了。

    “你就不好奇,那位在你家住了那么久的老太太,现在情况如何了嘛!”

    姜熹拧眉,自从她离开之后,倒是没得到任何消息,关歆这人极其险恶,难不成她对奶奶出手了?

    “你做了什么!”

    “瞧你激动的!”关歆放下粉扑,在镜子前仿佛瞧着自己的脸,“我能对她做什么啊,你就不好奇她的身份么?比如说她和楚家是什么关系。”

    “你到底想说什么!”

    “楚家和燕家长辈关系匪浅,这是尽人皆知的,但凡燕家的喜事,楚家从不缺席,楚老太太到京都,带着楚衍拜访董家,却唯独不去燕家,你不觉得这事儿有猫腻嘛。”

    “人家是要结亲,和我们家有什么关系!”

    “据我所知,这位老太太是被轩陌接走的,去机场之前还特意去了一趟楚家。”

    “关歆,你到底想说什么!”

    关歆轻笑,扭头看着姜熹,“这世上不会有人无缘无故对一个人好的,人言可畏,你和一个男人走得太近,小心给燕二少招了一顶绿帽子……”

    ------题外话------

    最近食欲不振,我是不是要瘦的节奏!

    燕小西:你年纪不小了,已经到了发胖的年纪!

    我:(╯‵□′)╯︵┻━┻

    燕小西:连自己的体重都控制不了,你要如何控制你的人生!

    我:你有资格说我麽!

    燕小西:我还小,路还长,你嘛……

    我:你给我走!

    燕小西:一言不合就发火,难怪这么容易长痘痘!

    我:(ノ`Д)ノ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