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21 强势出场,正式宣战(二更)

正文 221 强势出场,正式宣战(二更)

    大厅内只有远处的几条远射灯和董风辞头顶的几台灯照着,她头顶的灯忽然忽明忽灭,整个会场的人开始骚动起来。

    “怎么回事?”燕笙歌看着舞台,“灯光出问题了么?是不是灯要坏了?”

    “不应该吧……”秦浥尘话音未落。

    所有人都听见了钢铁摩擦的声音,董风辞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忽然一根螺丝落在他的肩膀处。

    董风辞心里猛地一抖。

    忽然一声巨响,她头顶的灯光顿时彻底黯淡下来,一个黑色的物体从上面猛地掉落,这些灯都是由电线和灯架组合在一起的,一个扯掉,周围的几个也跟着往下掉,整个台面上的灯全部暗了,远处的几个远射灯模糊不清。

    却足够让人看清几个黑色的庞然大物从舞台顶部坠落。

    “啊——”有人受惊失控发出尖叫声。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舞台边的安保人员都没有反应过来。

    董风辞眸子陡然收紧,整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心脏像是别人瞬间捏紧了,整个人的呼吸都停滞了。

    那一瞬间,仿佛空气都是凝滞的,周围一片昏暗,她无处可躲。

    “风辞——”“风辞——”依稀可以听见燕笙歌和姜熹的声音,董风辞身体本能的伸出双臂去遮挡。

    死定了。

    怎么这么倒霉。

    为什么要让自己碰上这种事情。

    自己死了就死了,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估计明天的民生新闻第一条就是董家大小姐被灯砸死。

    董风辞蹲下身子,双手挡在头顶,可是她的胳膊,忽然被人猛地扯起来,胳膊的肌肉就像是要被瞬间撕裂开了,疼得她眼泪一瞬间崩落,下一秒钟,她的身体落入一个温暖的怀里,昏暗的远射灯下,她看见那人抬起腿,将一个灯架一脚踹开,灯架和灯落在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

    只是还有扯落的电线零件,舞台就这么大,想要完全避开,有些难。

    董风辞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他紧紧搂在怀里,头被按在他的胸口,他的心跳很快,每一下都强劲有力。

    “唔——”男人闷哼一声。

    双手收紧,整个身子猛地一颤,有一丝痛苦的呻吟声从他紧闭的牙关中溢了出来,钢铁般的手臂,更加有力,几乎要将董风辞彻底嵌入怀里。

    董风辞那一刻仿佛都感觉不到疼痛了,耳边都是男人强劲的心跳声,还有那刻意压低的安抚声。

    “别怕,我来了!”

    台上的动静戛然而止,下面的尖叫声也是一瞬间停止。

    “开灯,快开灯。”姜熹的声音忽然想起来。

    她和燕笙歌急着要上去看情况,可是前面都是人,根本挤不过去。

    “别乱动,太黑了,容易出事!”楚濛沉声,“你们都别动,我去看看!”

    “楚楚,你和秦三少守着他们,看好了,这么黑,会有人图谋不轨,一定要守好了!”楚濛长手长脚,动作很快,拨开人群,就往中间的舞台走。

    “没事了。”男人伸手安抚她微微发抖的身子,董风辞直接伸手抱住他的腰。

    “你可算是回来了!”董风辞将头抵在他的胸口,眼泪就绷不住了。

    “我不回来,谁守着你啊。”关戮禾伸手抚摸她的头发,“别哭!”

    “我没哭!”董风辞咬牙,闷声道。

    “好,你没哭!”关戮禾伸手揉着她的头发,右肩头像是被东西撕开了一大口子,疼得他险些昏倒。

    “我还以为……”

    董风辞话音未落,会场的灯瞬间被打开。

    慌乱中的人们,顿时也变得安静许多,这一刻,这灯光就足以给他们带来最大的安全感。

    所有人都以为董风辞肯定出事了,已经有人说要打120,可是舞台上凭空冒出来的男人是谁!

    楚濛单手撑着舞台边缘,已经跳了上去,瞧着董风辞没事,才长舒了一口气,鹰隼般的眸子和一双深不可测的眸子相撞。

    这个人……

    楚濛眯着眼,他们之间隔了许多破损的灯架和玻璃灯的碎片,楚濛不好过去。

    他虽未见过这个男人,可是他周身的气场却像极了一个人。

    “爷——”关苏冲到大厅,看见台上的人,激动的浑身颤抖。

    众人盯着台上的两个人指指点点,董风辞还趴在关戮禾怀里,身子微微颤抖,关戮禾直接弯腰抬手,将她抱起来,“靠在我怀里。”

    “很多人在看,你先放我下去!”

    “妆都哭花了,你确定要见人!”

    董风辞攥住关戮禾的衣服,像是乌龟一样,将头缩进他的怀里,根本不敢抬头。

    关戮禾抿嘴一笑,灿若莲花。

    “他……”姜熹盯着正小心避开周围灯架的男人,仔细观察着。

    “关戮禾!”燕笙歌舒尔一笑,“我还以为他是毁容了,不过是脸上留道疤而已,搞得和不能见人一样。”

    “我靠——”楚衍惊叫出声,“你说他是谁!”

    “你能不能小点声!”燕笙歌都觉得丢人。

    “不是,你给我说清楚,他是关戮禾?那个不要脸,自私阴毒,又心狠手辣的男人!”

    “你丫能不能小点声,这么多人呢!”燕笙歌捂脸。

    “我姑父本来就长得很帅!”燕小西咯咯直笑。

    秦浥尘微微挑眉,“你是在说我么?”

    “两个姑父都很帅!”

    关戮禾的模样长得特别具有侵略性,那是一种带着掠夺性的狂野美。

    精致到眉眼,五官几乎没有一点瑕疵,耀目的灯光下,还能看见他眼睑下投射的一片阴影,眸子深邃黝黑,时而锋芒毕露,时而温柔宠溺。

    嘴角勾着一抹弯弯的弧度,因为刚刚大弧度的动作,头发凌乱,没有经过一点打理,凌乱狂野,散落在额前,遮住了一点眉眼,阴影下的黑眸,漫不经心的扫过在场的众人,落在了关歆身上。

    关歆呼吸一滞,掐着包的手一抖,包包落地,她嘴巴张了张,试图说些什么,可是关戮禾的嘴角忽然勾起一抹嘲弄的弧度。

    笑容扯动眼角的伤疤,反而让他多了一丝禁欲的疏离感。

    眸子锋利的仿若带着毒药,见血封喉。

    一身白衣,黑色的长裤,简单却又不失风度。

    只是他右侧肩膀被东西硬生生的划开,一条血淋淋的口子暴露在众人面前。

    目光所及之处,就像是帝王在巡视领地般,自信张扬,狂妄霸道。

    “七哥——”关歆呢喃自语。

    秦承宇看着缓缓下台的两个人,这就是关戮禾嘛。

    京都的人都说他和关戮炎的那场缠斗中,被划花了脸,所以以后都以面具示人,谁会想到那诡谲的面具之后,会是这么一副让人惊为天人的脸。

    就是伤疤都丝毫不曾破坏那份美感。

    “爷——”关苏撞开人群冲过去,激动的浑身战栗。“您没事吧。”

    关戮禾没说话,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怀中的人。

    “爷,我没照顾好夫人,请责罚。”关苏声音颤抖,只要关戮禾回来,就算是让他现在去死,他也不会有半分怨言。

    “回去再说。”

    姜熹认真的打量着关戮禾,不由自主的就和燕殊比较起来,燕殊模样其实很精致,就是有点黑!

    “好看嘛?”耳后传来一个人熟悉的声音。

    “好……”姜熹下意识的要回答,忽然腰上多出了一双手,她整个人就被带入了一个怀里,熟悉的温度,还有那熟悉的味道。

    就如同阳光一般,温暖干燥。

    燕殊低头抵在她的发顶,“看别的男人那么出神,就不怕我生气?”

    “你怎么回来了!”姜熹喜出望外,回头看燕殊,燕殊猛地低头,在她嘴唇啄了一口,“意不意外,惊不惊喜?”燕殊伸出双臂,准备和他来个拥抱。

    姜熹抬手砸在他的胸口,“混蛋,每次都来这招,来不无影去无踪啊。”

    “高手不都这样嘛。”燕殊还穿着一身军装,一声风尘,嘴角还有一些青色的胡茬,看起来有些憔悴,不过精神熠熠,眼睛清亮,仍旧帅气的让人移不开眼。“不给我一个拥抱么!”

    姜熹伸手就去检查他的身体。

    “等会儿熹熹,你干嘛啊……”燕殊不安的扭动身子,企图阻止他。

    “给我站好了,不许动!”姜熹沉声道。

    燕笙歌和秦浥尘憋着笑,楚衍则是还没回过神,这燕殊又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这是在变魔术么!

    燕小西站在一边,双手抱胸,看着自己父母,一言不发。

    “不是熹熹,这么多人看着呢,你要是想摸,回去我们慢慢来。”

    “你给我闭嘴,别嬉皮笑脸的!”姜熹摸过他的上半身,动手就要往下。

    却被燕殊一下子按住了,“媳妇儿,大庭广众的,你这么调戏我,不太好吧。”

    “松开!”

    “回去脱了你可以慢慢看,现在不用这么猴急吧。”

    “把你的爪子松开。”姜熹咬牙。

    燕殊无奈,姜熹却没继续检查,只是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声。“没受伤吧!”

    “当然没有,你老公我,完好无损!”燕殊伸手把她搂在怀里,咬着她的耳朵,“就是想你了。”

    “少贫嘴。”姜熹脸一红,双手攥紧他的衣服。

    “真的,你都感觉不到么!”

    燕殊说着恶趣味的动了动腰,幅度很小,也就姜熹感觉到了。

    姜熹伸手捶打燕殊胸口,“你个流氓,干嘛呢。”

    “感觉到了?”

    “别闹,这会儿这么严肃的场合,能不能正经一点!”姜熹推开他。

    “抱一下怎么了,看样子我离开这么久,你都没想我啊。”燕殊一脸委屈。

    “回家再和你说,最近发生了不少事。”

    燕殊握住姜熹的手,使劲揉了揉,恶趣味的用手指抓挠着她的掌心,姜熹却无可奈何,心里又急又气,一股暖流充斥着她的心脏,每次碰见就好像又回到了以前刚刚认识不久的时候,心悸而又激动。

    她本来以为爱情到了最后就会转化为亲情,同甘共苦,荣辱与共,现在想来根本不是。

    似乎每次见到他,心脏就像是被重新注入了一股活力,悸动如初。

    燕小西伸手戳了戳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

    燕殊回头,“呦——你小子也在啊。”

    什么叫做你也在啊。

    “你的目光太狭窄了,只看得见麻麻!”燕小西冷哼。

    “这么久不见,你怎么好像……”燕殊拧眉,“又胖了。”

    “我明明瘦了四两肉!”燕小西双手掐腰,怒发冲冠。

    “确实瘦了一点,不过今晚吃了不少,估计都长回来了。”姜熹抿嘴浅笑。

    燕殊转身把燕小西抱在怀里,“看你这小嘴撅得,都能挂个酱油瓶了,还吃醋了啊。”

    “你心里都没有我。”

    “我有!”

    “那就是你眼里没有我!”

    “你这个子,我刚刚着实没看见。”燕殊说的是真心话。

    不过他刚刚眼里确实只容得下姜熹一个人,就是自家妹妹都被忽视得彻底。

    “哼——受伤了,你得补偿我!”燕小西抱住燕殊的脖子,不断晃动着。

    “行,补偿你。”

    “你说的,拉钩!”

    “我说一不二,拉钩就不用了。”

    “反正我记住了!”燕小西扭头看着关戮禾正抱着董风辞往这边走。

    “你和关戮禾是一起来的?”姜熹侧头看着燕殊,他正低头对着燕小西的脸猛亲,姜熹有些恶寒,这两个人刚刚不是还在那儿争执嘛,这会儿居然就腻歪上了。

    “燕西,你刚刚吃了什么?一股肉味!”

    “我什么都没吃!”燕小西捂住嘴巴。

    “我就说啊,这小子刚刚刚就是去偷嘴了。”楚濛已经从原路返回,到了楚衍边上。

    “舅舅胡说,我才没偷吃!”

    “你敢说你刚刚没有去吃人家的牛肉!”

    “才不是,我吃的鸡腿!”

    燕小西说完脸一红,直接埋在燕殊脖子处。

    “粑粑,舅舅欺负我。”

    燕殊颇为无奈的一笑,尽是宠溺。

    关戮禾已经到了他们的身边,“风辞没事吧!”燕笙歌立刻跑过去。

    “我没事!”董风辞伸手擦了擦脸,“小笙,我的脸没事吧。”

    “挺好的啊,怎么哭了啊,眼睛有点红。”

    “我的妆呢!”

    关戮禾无语,这些女人真的是,这平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妆花了就紧张成这样。

    “挺好的!”

    “快放我下去,你个骗子!”董风辞这才敢抬头看着关戮禾。

    目光相撞。

    董风辞也有好多年未曾见过这张脸了,倒是愣了许久,瞥见他眼角的疤痕,心脏猛地收缩,“你脸上的伤……”余光忽然瞥见他白色衬衫的伤口,直接从他怀里挣扎下来,伸手按住他的手臂,狰狞的伤口足有十厘米长。

    “我就说刚刚你好像被砸到了,怎么这么严重!”董风辞刚刚惊魂未定,都未曾察觉,伤口又偏后,她根本没注意到,现在心急如焚。

    “没事,小伤而已。”关戮禾伸手摸了摸伤口,笑容显得有些勉强。

    “怎么会没事呢,我们立刻去医院!”董风辞拉着关戮禾就要往外面走,却撞见正着急火燎朝着这边走过来的关歆。

    她的眼神急切,目光一直追随着关戮禾。

    秦承宇不急不慢的跟在她的身后。

    不是说关戮禾已经死了嘛,这个人又是谁。

    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七哥,七哥——”关歆呢喃自语,直接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人,周围一片谩骂声,她也浑不在意。

    董风辞和关戮禾对视一眼,就在关歆要迎上的瞬间,关戮禾忽然就挡在了董风辞后面。

    关歆脸上的神色顿时崩塌,瞳孔猛然收缩,手指攥紧。

    “七哥!”

    “啪——”关戮禾直接抬手就是一巴掌。

    整个会场安静得有些可怕。

    这可是关家的事情啊,谁敢插手,就是燕殊都拉着姜熹往后面退了两步。

    众人更是往边上挪,不敢移动半分。

    关歆伸手摸了摸脸,娇俏的小脸通红一片,火辣辣的疼,滚烫。

    关戮禾这一巴掌用足了力气,她张嘴舔了舔嘴角,裂开了一条小口子。

    她猛地抬头,还没说一句话,关戮禾又一巴掌甩过去。

    那身影清脆而又响亮。

    周围的人噤声大气都不敢喘。

    这关戮禾该不会是准备在这里弄死关歆吧。

    这声音响亮得让人心颤。

    关歆这次直接抬头,迎上关戮禾的目光,脸肿得已经不对称了,关戮禾再抬手过来,关歆直接抬手接住,却被关戮禾一下子甩开,她穿着高跟鞋,身子趔趄了一下,她身侧的大汉冲过里就准备护着关歆,却被关苏一把按住了。

    “别乱动!”冰凉东西抵在腰间,灯光下散发着银色的光泽,那人却并不安分,一个转身就要去夺枪。

    关苏刚刚准备动作,一直在一边的燕殊动作更加敏捷,一抬脚,直接踹在他的腿上,清脆的骨裂声,“唔——”男人一声闷响,重心不稳,一条腿曲在地上。

    那黝黑的枪口就对准了他的脑袋。

    “我说了,别乱动!”关苏咬牙。

    自从他回来之后,关家就被严防死守,他就是关家都回不去,平时白得躲着关歆突如其来的暗杀,他跟了关戮禾这么久,从未如此憋屈,憋了几天的恶气。

    燕殊哂笑,“怎么着,你还瞪我?”

    “啪——”关苏直接拿着枪甩了他一巴掌,这可手打的力道可是截然不同,男人口中都是鲜血,牙齿都被打落了一颗。

    而另一侧关歆眸子扫到那边,心里暗骂一句。

    没用的东西。

    她的高跟鞋趔趄了一下,脖子已经被关戮禾掐住了。

    他的手指温热,手指纤长,几乎掐住了她的大半个脖子,她心里明白,只要他轻轻一捏,她就完了。

    “七哥,你把我杀了,你也逃不掉,这么多人呢,难不成你这么爱我,想和我同归于尽?”关歆这话说得极其挑衅。

    董风辞看着关戮禾身子紧绷,伤口的血还在往外流,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心里着急,“戮禾——”

    “七哥,我没想到,我们居然还有机会再碰面。”关歆的笑容,姜熹读不透。

    有爱,更多的却是恨,感情十分复杂。

    “七哥,你杀了我,你也要在牢里坐一辈子,赌上你的后半生杀了我,值得么!”

    “啪——”关歆话音未落,关戮禾反手就是一巴掌,关歆身子趔趄了一下,若不是秦承宇扶着,估计就要直接栽倒了。

    “呵呵——”关歆伸出拇指,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眼中尽是嘲弄,“我这么长时间没回来,没想到我们兄妹见面,欢迎方式就是这种的。”

    “你欢迎我的方式我已经收到了,这是我给你的开胃菜,接下来还有很多。”关戮禾面色冷峻,狠戾得让人心惊肉跳。

    “好,那我等着。”关歆轻笑。

    董风辞伸手按住关戮禾的肩膀,“你别乱动了,都这样了,你想失血休克么!”董风辞按住他的伤口,伤口处灼热滚烫,董风辞面色焦躁,额头沁出点点细汗。

    “这点伤不算什么,今晚这事儿,总得先讨回几分利息吧!”

    明眼人都瞧出来了,这事儿估摸着关小姐有关,这关爷为了女人可以手刃自己的妹妹,倒是不负那心狠手辣之名。

    ------题外话------

    你们期待已久的关关终于回来啦,呦吼,撒花撒花……

    燕二少:为什么不欢迎我?

    我:你出来就耍流氓,我都没眼看了。

    燕二少:这么久不见了,我那是思妻心切!单身狗不懂!

    我:你走——

    燕二少:你忽视你家男主,还不许我反抗了吗!

    我:我哪有忽视你,你也学学人家关关,高冷一点!

    燕二少:是你给我定位成流氓的,你还怪我喽!

    我:……

    燕二少:亲妈,我也想高冷啊,谁让你一开始就把我弄成一个流氓,谁家男主是这样的,亲妈都不爱,亲妈都没眼看了,你说我多可怜,现在还被一个配角抢了风头,我……

    我:……

    *

    忽然想到月中了,求一波月票,吼吼,有月票的快出来,不然我要撒泼打滚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