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19 好久不见,来势汹汹的挑衅(二更)

正文 219 好久不见,来势汹汹的挑衅(二更)

    京都燕家

    姜熹从楼上下来,捏着一个小巧的灰色绣花手小包,一袭深蓝色晚礼服,曳地垂落,燕小西在后面拖着裙摆,亦步亦趋的跟着姜熹,倒是惹得楚濛一乐,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模样,着实把他逗乐了。

    “楚大哥,你来了,今晚要麻烦你了。”

    “你和我需要这么客气么?”

    “楚濛,要不要吃点垫垫肚子,待会儿到了那边,估计一整晚只能喝酒。”宋一唯笑着招呼。

    “不用客气了,刚刚在家里吃了一些。”

    “叶子有些不舒服,燕持在家陪着他,不然今晚也不会麻烦你。”宋一唯走到姜熹面前,伸手帮她整理了一下衣服。

    手指划过她的耳环,满是慈爱,“若是累了就早些回来,人到了就好,待多久倒是不打紧。”

    “妈,我知道。”

    “我要去吃好吃的!”燕小西分明就是吃的去的。

    “好,你去!”宋一唯捏了一把他肉嘟嘟的小脸。

    楚濛和姜熹上了车,姜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本来没想麻烦你的,只是一时间也没找到人,轩陌今晚有急诊,不然……”

    “你和我需要这么客气嘛,是吧,小西!”

    “就是,这可是我舅舅,那就是麻麻你的哥哥!”

    姜熹只是淡淡一笑,“原本是要大哥叶子一起过去的,叶子的身体忽然……”

    “你在我面前还需要撒谎么!”楚濛单手打着方向盘,富有深意的瞥了姜熹一眼,“昨日听说莫家的人到京都了,直接就到了燕家了,听说只待了半刻钟就离开了。”

    “这京都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嘛。”姜熹伸手摆弄中包。

    “总要了解一些,叶繁夏和莫家的关系,我知道得并不少。”

    “你还真是什么都懂啊。”姜熹轻笑。

    “当时沈廷煊和燕持说这事儿的时候,我就在病房里。”

    “原来如此。”

    “莫家是什么态度,兴师问罪,还是准备将她认回去?”没等姜熹开口,楚濛就已经自问自答了,“她现在是燕家的人,莫家没那么傻,为了她和燕家撕破脸,战霆是燕老首长一手带出来的,几乎是半个儿子,现在两家联姻,不可能打破这种平衡,就算莫家不情愿,现在的上上策也是要将叶繁夏认回去,而不是撕破脸。”

    “你既然都知道了,还来问我做什么!”姜熹颇为无奈的揉了揉眉心,“听说今晚还邀请了小旗过去,叶子现在不想和她碰面,就直接装病说不去了。”

    “再正常不过了,战家之前没有女主人,这种奢侈品发布会,自然是忽略他们家,莫云旗现在身份板上钉钉,邀请她很正常。”楚濛倒是理性,“不过也不能一直躲着,他们两家在办喜事,总要碰面的。”

    “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只是叶子现在心里有个坎,过不去。”

    “莫家的态度如何?”

    “我觉得挺诚恳地,其实昨日过来,并没有急着表态,只是简单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这叶子的父亲人到底在何处啊,不会真的死了吧。”

    “谁告诉你死了!”

    “沈廷煊啊。”

    “无稽之谈!”

    “那人呢!”

    “这事儿回头我再和你说,对了,楚楚呢,好几日没见着他了。”

    “楚楚舅舅今晚会来嘛,我都想死他了。”燕小西四肢挥舞着,显得格外兴奋。

    “他现在哪儿敢轻易去你家啊,就冲着关家那事儿,他怕燕爷爷直接把他手撕了。”

    姜熹捂嘴偷笑,“他哪儿爱凑热闹的人,怎么会缺席这种场合。”

    “被董小姐叫去董家了。”

    “咳咳——”姜熹几乎可以想到他俩相处得画面。“那他岂不是很惨。”

    “出门之前,专门叮嘱我,给他再买一份人身意外险。”

    “那倒不至于,参加个宴会而已,又不会有生命危险。”

    董家

    楚衍正和董老爷子下棋。

    “你怎么这么笨,我不是已经教过你了么,这棋不是这么下的,如果我走这边的话,你就应该这么走……”董老爷子絮絮叨叨说了半天,抬头看着一脸懵圈的楚衍,“听懂了么?”

    “那个规则是什么来着。”

    “我……”董老爷子拿着棋子,就差没砸死他了。

    “你和你大哥怎么差了这么多,你大哥多聪明啊。”

    “您不能拿我和我大哥比啊,这不在一个档次啊。”

    “有自知之明,还不算蠢得彻底。”

    “您这……算是夸奖嘛。”

    “算算!”董老爷子已经对他彻底绝望了。

    “那您还要下棋嘛!”

    “不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了。”

    董风辞踩着水晶鞋,从楼上一边换着耳环一边从楼上往下跑。

    “楚楚,不好意思,让你等了那么久,忽然有个临时的视频会议,耽误了一点时间。”

    “没事,你就耽误了一个半小时而已。”楚衍已经绝望了。

    这期间他和董老爷子已经杀了三百回合。

    用董老爷子的话来说,他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人家说不怕会玩的,就怕那种不会玩的搅屎棍!

    “sorry!”董风辞一手还提着裙子,踩着十几厘米的高跟从楼上狂奔而下,看得楚衍胆战心惊,那鞋跟细得都要看不见了,搭配着纤细的脚脖子,倒是真不怕扭了脚。

    “好了,我们出门吧。”

    “早些回来。”董老爷子起身。

    “董爷爷,您放心,我肯定将董小姐安全送回来。”

    “嗯。”这一点董老爷子还是很放心的。

    就楚衍这智商,这胆子,也欺负不了他家孙女。

    董老爷子走过去,伸手将董风辞耳边的碎发往后面拨了拨,“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风风火火的,急什么。”

    “这不是快开始了嘛。”

    “你就不会把工作往后面推一推啊,非要赶着这时候,真是搞不懂你!”

    “好了,爷爷,我先走了。”董风辞挽着楚衍的胳膊就往外面走。

    关戮禾出事的消息并不是秘密了,董风辞自打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和他提过关于关戮禾的任何消息,在公司加班到夜里一两点,回来还在弄文件,通常天亮才眯一会儿,就像是吊着一口气在工作,看得董老爷子心里怪难受的。

    “老爷子,我伺候您去洗漱吧。”董叔伸手扶住他的胳膊。

    “她再这么下去,迟早有一天得把自己给拖垮了。”

    “小姐不过是不想让自己闲下来想关戮禾而已。”

    “你也看出来了。”

    董叔点头,“您一向反对,佣人说白天去给她换床单,发现她的枕头都是湿的,她也不敢在您面前多说什么啊,也只能自己憋着。”

    董老爷子叹了口气,“难不成我现在还得祈求那个小混蛋早点回来嘛!”

    董叔可不敢给肯定答案,“老爷子,我们上楼吧。”

    “罢了,还是希望那小子早点回来吧。”

    “您是同意他俩在一起了!”

    “谁说我同意的,我只是觉得那种小祸害这么轻易死了,倒是便宜他而已!”

    董叔笑着扶他上楼。

    “小混蛋,把我们家搞得乌烟瘴气的,就这么走了,那我孙女咋办?”

    “那个死丫头也是,死心眼,那个混消息有什么好的,一无是处,你说,哪里好!”

    “长得不是不错嘛!”

    “长相能当饭吃嘛,那他去当电影明星好了,我还不稀罕他呢!现在整天戴着个鬼面具,不人不鬼的,哼——”

    “你说这些年我给她介绍了多少青年才俊,哪个不比他强,最起码人阿基工作稳定,没有生命危险,我能把孙女交给那混蛋手上了,弄不好,哪天他就一命呜呼了,那我孙女咋办。”

    “您不是说那种祸害不会轻易死掉吗?”

    “你是在那我的话堵我?”

    “我不敢。”董叔但笑不语。

    楚衍一边开车,一边看着在车上补妆的女人。

    “你是第一个敢素颜出现在我面前的人。”楚衍咋舌。

    “这不是忙么?”

    “您把化妆时间都用在了路上了,关于这一点我还是佩服的!”楚衍打了哈气。

    董风辞拧眉,“楚小公子,我昨晚通宵工作,都没您这么困。”

    “昨晚通宵打游戏,眼睛有点疼。”

    “要不我开车?”

    “你还是好好化妆吧。”楚衍打起精神。“你可以去找大哥啊,干嘛非找我,我去接小西他们多好。”

    “呦——我以为我想找你啊,你大哥都和我说了,你现在不敢去燕家,听说你上回带着小西勇闯关家,不来嘛,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个胆子。”

    楚衍面露难色,“你都知道了。”

    董风辞抬眼一笑,将化妆品收好。

    “这事儿都传遍了。”

    “你知道今晚秦承宇的女伴是谁么!”

    一打眼已经到了酒店门口,侍者迎上去,帮忙拉开车门。

    董风辞侧头看向楚衍,“你知道了?”

    “听到大哥和他手下的对话,姓关的。”

    “那我知道了!”董风辞手指微微战栗,那不是害怕。

    而是兴奋。

    时隔这么久,倒是这没想到,还能再次见到熟人。

    董风辞挽着楚衍出现的时候,自然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董风辞那日当着记者的面,打了秦承宇的脸,将他带回公司,这事儿在上流社会都传遍了,几乎是无人不知的。

    今日一袭银灰色的鱼尾长裙,将她姣好的身材展露无遗,水晶鞋简单大方,没有一丝多余的坠饰,隐约可见她白皙漂亮的脚趾,涂抹着深灰色的指甲油,露出她单手捏着方包,顺便提着一点裙子,大方得体,美艳无边。

    抹胸设计,露出了令人艳羡的事业线,开叉的后背,漂亮后背,白皙性感,隐约可见的蝴蝶骨更是将她的美艳又衬托的浓郁几分。

    妆容倒是很简单,只是烈焰红唇显得格外惹眼。

    董风辞今日不算是特别出彩,因为身份特殊,她也不能过分张扬,颜色都选得比较暗,气质出众,让人不得不侧目。

    “风辞,你可算是来了!”董风辞顺着声音看过去,姜熹一声暗蓝色的长裙,勾着玲珑有致的身段,头发挽起,显得端庄典雅,几缕发丝垂落两侧,微微细卷,端庄中又不失俏皮。

    “董姑姑!”燕小西从姜熹身后窜出来,直接抱住了董风辞的大腿,“我可想死你了,那天听说你到姑父公司了,我都没见到你。”

    “我听说你和小姑娘约会了,哪有空理我啊。”

    “约会!怎么回事!”楚衍跳脚,“才几天不见,怎么就约会了。”

    “根本就不是,她就是个讨人厌的人!”燕小西冷哼。

    “大哥和叶子没来,浥尘和小笙正在另一侧和人聊天呢!”姜熹指了指自己左手边的方向。

    秦浥尘始终钟爱黑白搭配,让他显得清贵出尘,又俊美异常,燕笙歌倒是每次都喜欢选择出挑的颜色,那一身正红色,也只有她那种姿色太压得住吧。

    燕笙歌注意到这边的方向,和秦浥尘耳语了几句,就朝着董风辞走过来。

    “你这几天忙什么呢,总是见到人。”燕笙歌口气透着一丝嗔怪。

    “公司事情比较多,合作被你们抢了,我这不得想办法补窟窿啊。”

    燕笙歌笑着抱住董风辞,“风辞……”

    “我没事,你可别来安慰我那套。”

    燕笙歌还没张口,身子一僵,董风辞伸手轻拍她的后背,“小笙?怎么了?”

    燕笙歌松开手,目光从董风辞身上越过,落在了不远处刚刚进门的两个人身上。

    秦承宇也是一身不张扬却也不会出错的黑白搭配,他气质冷峻,这衣服倒是衬得他越发清冷,暗红色领带,镶钻领带夹,在灯光下熠熠生辉,倒是晃花了众人的眼睛。

    不过大家的目光还是落在了他身边的女伴身上。

    从秦承宇被秦浥尘隔空打脸,又被董风辞变相架空权利开始,众人对他的关注度就前所未有的高,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自然想看看,秦承宇准备如何反击。

    从夏蔚然入狱开始,他和夏蔚然的婚姻,就彻底结束了,虽然是二婚,不过京都炙手可热的青年才俊可不是那么多,秦承宇也变得抢手起来。

    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和大家族联姻,才能稳固自己的位置,所以众人还在想,他今日到底会带谁来。

    “秦大少身边那个女人是谁啊,长得挺漂亮的,没见过啊。”

    “我也没见过,不过那副模样,倒不像大家户人家的小姐,那腰扭得,都要断了有没有!”一个女人说话透着酸味,“瞧她那副狐媚样儿,那眼珠子转的,还有那身衣服,她是恨不得不穿才好。”

    “你没瞧见这些男人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嘛,看样子啊,男人还是喜欢这种狐媚样的女人!”

    “那她那骚浪样儿,准不是什么好人!”

    “是不是什么十八线的小明星啊,这以前的秦二少就喜欢玩嫩模啊,小明星什么的,秦大少和他是亲兄弟,口味说不定一样呢。”

    几个女人恨不得将关歆衣服扒下来,眼睛透着一丝妒忌。

    “你们没觉得她这身衣服很眼熟么!”

    “这颜色倒是和董小姐……”那人目光落在董风辞身上。“我去,这是一模一样的啊。”

    “还真是一样的。”

    “这两个人穿得味道完全不同,倒是没注意,还真是一样的,这女人到底什么来头啊,这种场合撞衫,尴尬死了。”

    “前些日子董小姐当着记者的面落了秦大少面子,你说秦大少会不会故意让自己女伴穿成这样来羞辱董小姐的啊。”

    “这女人若真是个什么十八线小嫩模,和董小姐穿得一模一样,董小姐倒是真难堪了,感觉像是穿了地摊货。”

    “不过两个人也是各有千秋。”

    “我觉得董小姐穿得比那个狐媚子漂亮,扭扭捏捏的,看得瞧那妆浓的,一看也不是什么好人,哪有董小姐端庄大气啊。”

    “就是就是……”

    董风辞转过头,就发现了她们撞衫了。

    关歆的目光也恰好落在董风辞的身上,四目相对,火光四溅。

    “风辞,好久不见。”关歆直接上前打招呼,她比董风辞微微高了一些,仰着头,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

    “好久不见。”

    关歆上前一步,抱了抱的董风辞,燕笙歌身子一僵,瞳孔猛地收缩,就要上去拉人,却被楚濛拦住了。

    “别激动,这么多人呢,她不敢乱来。”

    燕笙歌攥紧裙子,那眼神恨不得吃了关歆一样。

    “风辞,我们有多久没见了。”

    “挺多年的。”

    “当年的事情我真是对不住了,我也不知道我的手下会做出那种混账事,听说害得你受了很重的伤,差点没救回来,真是不好意思,之后我让他们去自首了,真是群混账,他们不知道我们关系好么,怎么还敢这么做。”

    董风辞哂笑,眼中满是戏谑,目光落在关歆身后的秦承宇身上。

    她就觉得这秦承宇回来的时间不寻常,而且处处和她对着来,原来有关歆这层关系啊。

    “当年我听说你受伤了,我还想去医院看你的,当时家里出了大事,我实在没机会过去,现在看到你没事,我真是高兴,风辞,这么多年了,你都不知道,我多想你!”

    董风辞笑得灿烂。

    这话警告意味十足啊。

    当年没弄死她,意思是记了这么多年,一直想着如何把她弄死么!

    “风辞,你怎么不说话?”

    “这几年我也无时无刻不在想你,今天能够在这里见到,真的挺意外的,我一直以为按照按着关戮禾的性格,你活不到今天……”董风辞刻意压低声音,口气轻蔑戏谑。

    关歆眸子闪烁一下,笑着抽身离开,两个人相对而战,明眼人都看出了这其中的火花。

    “这个人好眼熟啊!”

    “你见过?”周围的人都在猜测着关歆的身份。

    “你们有没有觉得她挺像关家人的!”

    众人面面相觑,关家的那些小姐基本都遗传关老爷子比较多,所以模样有很多神似的地方,经过那人一提醒,刚刚还在七嘴八舌讨论的女人,顿时噤声,往边上退去,生怕被关歆给盯上。

    关歆目光落在姜熹身上,“燕少夫人,那日一别,我都没来得及自我介绍,我叫关歆,是关戮禾的妹妹。”

    “您好,那日唐突了。”姜熹笑着伸手,和她握住。

    关歆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姜熹目光中的敌意,估摸着是临城的事情被发现了,想来这事儿也瞒不住,撕破脸不过是迟早的问题而已。

    “燕少夫人,今天这身装扮,真是漂亮。”关歆戴着一副虚伪的面具。

    分明就是在和他们挑衅。

    姜熹垂头一笑,似是在害羞,却缓缓吐了几个让关歆险些吐血的话。

    “关小姐穿得也很漂亮,看样子你真的和风辞关系很好呢,穿衣服也要模仿,只是形似,却无神。”

    关歆眸子忽然一凛,手指陡然收紧。

    “不过关小姐这身打扮也是很漂亮的,只是啊……”姜熹忽然俯身,压低音量,“你模仿别人,也得不到关戮禾不是!”

    ------题外话------

    正是碰撞开始啦,吼吼,撒花撒花……

    关戮禾:就是楚楚那种人都出现了,为什么你还不让我出场。

    楚楚:我是那种人,关戮禾,你丫给我说清楚了!

    关戮禾:大家心知肚明……

    楚楚:(╯‵□′)╯︵┻━┻我要回家!

    关戮禾:(╯‵□′)╯︵┻━┻我要出场!

    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