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18 燕殊讥嘲,关关发飙

正文 218 燕殊讥嘲,关关发飙

    雾都

    翌日一早,燕殊接了电话,只带了尉迟就匆忙往雾河跑,那会儿才四点多,街上格外冷清萧条,雾气缭绕,能见度很低。

    “队长,您说这真的是关戮禾给您的电话麽?会不会有人故意使诈啊。”尉迟打了个哈气,昨晚搜查到夜里两点才睡,又被拖起来,眼皮打颤。

    “那是特殊暗号,只有几个人知道。”燕殊低头看着导航,转了个弯。

    “他干嘛不直接出来,搞得神秘兮兮。”

    “经过前几天,搜救的人员都被撤了不少,你没发现,暗地里搜查的人几乎都不见了么。”

    “那倒也是,都三四天了,估计都以为这位关爷已经死了。”尉迟打开窗户,一股寒气袭来,浑身打了个激灵,“队长,您对他怎么这么熟?还有特殊暗号?”

    “小时候经常一起玩,为了躲避家里人,专门创造的。”燕殊车子急转了几个弯,颠簸得尉迟浑身难受,整个人也瞬间清醒了许多。

    车子停在了一处静谧的小路上,安静的只能听见风吹树叶发出的窸窣声。

    “队长,要不我们还是再观察一下吧,会不会有埋伏什么的。”尉迟扯住燕殊的衣服。

    “没事儿。”燕殊却直接推门下车。

    这倒是让尉迟颇为诧异。

    他跟了燕殊这么久,极少见到他如此信任一个人,也就是他们几个跟着他的,还有战北捷能够让他露出如此放松的神色吧。

    尉迟按住腰侧配枪,连忙推门下去。

    刚刚下车,没走两步,就听见一个压得很低的声音。

    “二少——”

    燕殊拧眉,大雾中根据身形他依稀可以分辨得出,是个身形壮硕的大汉,他不知道在那边埋伏了多久,观察半天,确定他们只有两个人,这才步履匆忙的朝着燕殊小跑儿来,这还没看清燕殊的脸,就被燕殊一下子按在了地上。

    “嗷——”男人的脸被草枝剐蹭得生疼,发出了低沉的嘶吼声。“我是好人,二少,我是好人!”

    “关戮禾呢!”

    “爷在另一边,我带您过去,您能不能先松开我!”

    这燕二少力气忒大了,差点要将他的胳膊拧断。

    燕殊按住他的肩膀,将他从地上强行拽起来,动作粗鲁强硬,捏住他的下巴,“关南?”

    “是我,二少!”关南眯着眼睛,一只手缠裹着纱布,渗出来的血迹已经干涸,那截断指,看来是他的……

    这个狐狸!

    他就知道,就他那么“爱惜羽毛”的人,怎么可能亲自断指。

    “带我去找他。”

    “您先松开我啊。”

    燕殊个子和他差不多高,虽然没他健壮,可是力气却大得惊人。

    燕殊松开手,跟着他往里面走。

    “那边不就是雾河么,你们就一直在这里待着?”燕殊观察着地形。

    “嗯。”关南小心的拨开周围的杂草。“我们平时运货,风声紧,查得严的话,就不能走一半的路,所以从海关到雾河这边,我们有自己专门的通道,这个只有几个人知道而已,这些天就一直待在这里。”

    “我靠,这意思不就是,他们就在我们眼皮底下活动么,我们还像个蠢货一样在这里搜查了半天,居然什么都没发现。”尉迟淬乐扣唾沫,怄火。

    “这也不能怪你们,那通道很隐蔽,就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都未必知道。”

    难怪燕殊就觉得奇怪,这关苏和董风辞是怎么忽然冒出来的,他们给的解释就是逃开了警方的警戒,看样子,用的也是这条路。

    “这个还分为一明一暗两条路,一条运大宗货物,一条专门运送贵重物品,暗路也只有我和几个属下知道,他们都被炸死了,自然无人知道。”关南走在前面,越走越深,雾气也变得越来越浓。

    尉迟伸手扯了扯燕殊的衣服,“队长,这该不会是是个陷阱吧。”

    “那倒不怕,他的小命捏在我的手里,有点异样,我先宰了他。”

    关南嘴角狠狠一抽。

    难怪关戮禾在他出来的时候,特意叮嘱他,千万不要和燕殊对着干,不然受伤的一定是他。

    关南忽然拨开了一出灌木丛,那灌木丛很深,他们就算是搜查到了这里,估计也未必会深入,这深山老林的,危机重重。

    很快一个通道便出现在了他们面前,透着泥土和草汁特有的浓重气味。

    燕殊再次见到关戮禾的时候,差点没笑得昏过去。

    “我靠,关戮禾,你丫这是发生什么了,你衣服呢,不对,你这是被人怎么了……哈哈——哎呦,笑死我了!”

    “我还是第一次见你如此狼狈,哎呦喂,来,给二哥看看,我靠,你这身上是什么味儿,哈哈……”

    “你这活脱脱像是被人强奸了!”

    关戮禾一巴掌挥过去,狠狠打在燕殊身上。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关戮禾身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常年裹着黑衣,又不常在白天活动,皮肤很白,身上疤痕明显,满是泥泞,脸上也满是污垢,若不是那双深不可测的眸子,估计燕殊都不认识他了。

    “你瞅瞅你,堂堂关爷,怎么变成这样了。”

    “其实是发生爆炸的时候,关爷护住了我,所以他身上的衣服被炸飞了。”关南摸了摸鼻子,显得有些尴尬。

    这燕二少,怎么说话……

    如此直接、放肆。

    “我还以为你被人咋地了,我还在想,谁如此英勇,为民除害呢!”

    关戮禾起身,朝着燕殊就走过去,伸手扯住他的衣领,目光灼然。

    “喂——你干嘛!”

    “脱衣服。”

    “我去,你冷静点,关戮禾,还有人在场呢,你要克制一下。”

    “克制不了,脱!”关戮禾气得牙痒痒。

    这种久别重逢的场面,按理说不是应该来个拥抱么,这家伙倒好,笑成这个德行,简直想把他直接掐死。

    “好好好,我脱还不行么!”燕殊按住他的手,“猴急什么啊。”

    尉迟轻轻咳嗽一声。

    燕殊立刻扭头看向尉迟。

    “尉迟!”

    “到!”尉迟下意识的做出反应。

    “脱衣服!”

    “队长……”尉迟看着燕殊和关戮禾,这两个人都如狼似虎的盯着自己干嘛。

    有些怕……

    “脱啊,赶紧的,难不成你准备让他裸着出去嘛,哈哈——哎呦我去,难怪你躲了这么多天。”

    尉迟犹豫片刻,脱下外套,幸亏里面穿了个背心,不然他就要打赤膊了。

    关戮禾穿上衣服,伸手扯了扯头发,“出去吧。”

    “你躲了这么多天,怎么不把他的衣服扒下来。”燕殊指了指另一侧的关南。

    “他是我自己人。”

    “哎呦,敢情我不是了。”

    “你这话说得很酸啊。”关戮禾挑眉,伸手摸了把脸,“我现在是不是有点脏。”

    “其实你躲不躲都无所谓,就你这张脸放给关家人,谁认识啊。”

    关戮禾愣了半天,好像过了半天才明白这个道理。

    “我好像……”

    “你是被炸傻了吧,不过关歆倒是认识,你躲着也好。”燕殊先出去,回身冲着关戮禾伸出手。

    关戮禾眯着眸子,仿若回到了他们和轩陌一起爬墙逃出去玩的时候,燕殊身体素质是他们当中最好的,第一个爬上去,也是这般拉了他一把。

    “愣着干嘛啊,赶紧的,手给我!”

    关戮禾一笑,伸手握住燕殊,燕殊一用力,将他扯了出去,尉迟伸出手,人家燕殊已经和关戮禾大步朝着外面走了。

    “尉迟长官,我们来时自食其力吧!”关南趴着身子,爬了出去。

    尉迟嘴角抽了抽,算了,不就是关着胳膊,爬出去嘛,多大的事啊!

    关戮禾上了车子,燕殊车子疾驰在宽阔的高速公路上。

    “我已经都安排好了,待会儿就回京都。”关戮禾不断地揪扯着自己的头发,这好几天没洗澡,身上都臭了。

    “关歆现在可是在关家。”

    “正好,我也好久没见她了。”

    “你干嘛躲着她啊。”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躲着她了。”关戮禾哂笑,伸手将头发尽数拨到后面,露出光洁的额头,拿着湿纸巾,慢条斯理的擦着脸。

    “你这段位,不至于被人弄得这么惨吧。”

    “你懂什么,我这是想看看,我们关家到底有多少人是她的。”

    “需要躲这么久?”

    “若是他们不确定我死了,又怎么敢轻易改变阵营,老谋深算的人太多了。”关戮禾咋舌。

    “这么多年了,你还没肃清家里的内鬼啊。”

    “你以为那么容易么,关戮炎掌握大权的时间比我久,那些人不过是屈服于我的……”

    “淫威之下!”

    “滚——”关戮禾将湿纸巾直接往燕殊脸上一扔

    燕殊随手扯下,扔到一边,“你既然知道家中还有关戮炎的旧部,怎么不行动,不像你的行事风格啊。”

    “我当时手刃了关戮炎,就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若不是父亲拼死力保了我,我哪能那么安稳的上位,群狼环视,谁想被人压一头啊,只能忍着。”

    燕殊无奈的摇头,“不过这次你确定老狐狸都跳出来了?”

    “他们之前跟着关戮炎,若没有他们,关歆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那你早就察觉了?”

    “嗯哼——”

    “什么时候知道的。”

    “五六年前!”

    “你也听能忍的。”

    “倒不是我能忍,你要知道,这里面出了内鬼,我就是想要找关歆,线索也会中途断掉,之前我去临城,就是得了线索,她会出现,这才匆忙过去,倒是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后来去找沈安安,这线索不就断了么,知道我去沈家的人能有几人,所以啊,不是我不想行动,而是有人步步快我一点。”

    “你身边的人!”

    “现在已经摸得七七八八了。”关戮禾拧眉,“怎么还没到地方。”

    “楚濛的地方藏得隐蔽。”

    “这家伙本职不是做生意的嘛,买个别墅,用得着这么偏僻么?”

    话音未落,一个偌大的庄园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果然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懂。”关戮禾轻笑,这又不来住,弄这么大做什么。

    “这也是一种投资。”燕殊车子驶入出楚家的庄园,“估计关歆也想不到,你会坐着我的车子到楚家避难吧。”

    “什么避难,中转而已。”关戮禾挑眉。

    关戮禾轻轻咳嗽一声,侧头看着尉迟,四目相对,尉迟慌忙别开脸,“燕殊,你跟班?”

    “什么跟班,我战友。”

    “小同志,你已经盯着我看了一路了,有什么发现么?”

    “没有!”尉迟显得有些尴尬。

    这关戮禾长得未免太好看了点,这……

    倒是身边一直冷着脸的关南更是他想象中的关爷,这一位嘛……

    真的有点超出他的预料。

    关戮禾轻笑,推门下车,直接就往里面走,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louis站在门口,看着迎面而来的人,伸手就拦住了。

    “您是……”

    “关爷,你们应该见过吧。”燕殊挑眉。

    louis盯着关戮禾看了许久,除却身材样貌差不多,倒是真的看不出来和那位阴鸷诡谲的关爷有半分相似之处。

    左眼角的那道疤痕却没有破坏那份美感,依旧漂亮得有些过分,louis自认为他见过最好看的男人无非就是沈廷煊和秦浥尘了,可是面前的男人,说不上来什么感觉……

    浑身散发着张狂之气。

    一身风尘,满脸污垢,那双眸子却如同黑夜中的鹰隼,亮得吓人。

    燕殊双手插在口袋中,雅痞流气的站在他身侧。

    “我就说嘛,就你这皮相,我怕你回去,都会被人拦在自家大门口。”

    “还没看够?”关戮禾声音低沉,那种刮破喉管,滑过气腔的声音,倒是让louis身子一凛,连忙收回手,请他们进去。

    “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楚濛肯帮你。”燕殊跟在后面,开了这么久车,身子松弛下来,打了个哈气。

    “因为关歆的目标不止我一个。”

    “呦——你俩现在是统一战线了?”

    “你有意见?”

    “我觉得京都岌岌可危,需要我回去拯救!”

    燕殊话音未落,关戮禾已经拖了衣服扔在他脸上,一脸不屑。

    “喏,你的衣服。”燕殊挑着衣服扔给尉迟。

    尉迟瞧着关戮禾和关南随着louis进了浴室,这心里慌得很。

    “队长,我们现在算不算是违反纪律啊,我们和他们厮混这个……”尉迟咬了咬嘴唇。

    “我们这次过来的任务,是抓捕那上次京都发生的两宗死于非法药物案子的人,目标差不多已经锁定了,不借助他们,你接近得了关歆?”

    尉迟摇头。

    “你那话说得不多,什么叫做厮混,你没看出来,我是在利用他们么!”

    尉迟垂头,说真的,还真没看出来。

    “首长已经下了命令,这个任务,改为秘密调查,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雾都警方这边还在等我们消息。”

    “他们查他们的爆炸案,你立刻回去,编整队伍,回京。”

    “回部队?这任务不还……”

    “人都不在雾都了,留在这里干嘛,等我回去观察一下情况再说。而且卫首长已经说了,这任务,需要放长线钓大鱼,不能急。”

    “队长,你和我说实话。”

    “嗯哼——”

    “您是不是想要赶回去参加战队的婚礼。”

    “你消息挺灵通啊。”

    尉迟冷哼,“回头我们也得去。”

    “那到时候再见,现在你们都回去,而且要大张旗鼓的回去。”

    “我明白。”尉迟正打算穿上衣服,颇为嫌弃的闻了闻,抓在手里就往外走。

    louis见他们谈得差不多了,这才端茶出来,“二少,您的茶。”

    “你们楚公子怎么把您搁这儿了,你不是他的贴身之人么?”

    “他说怕您出事。”louis笑了笑,“雾都这边局势混乱,您肯定有用得到的地方,让我听您差遣。”

    “果然不是白混了这么多年。”

    “总裁说,以后若是有需要您帮忙的地方,希望您也不要推辞。”

    “噗——”燕殊一口水喷了出来,差点落在louis身上,他倒是躲得快。

    “好你个楚濛,这就把我给算计上了。”

    关戮禾洗了澡出来,换了身衣服,显得干净清爽。

    “啧啧——这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燕殊咋舌。

    “怎么了?”关戮禾穿着黑色休闲长裤,白色衬衫敞开,露出了精壮的肌肉,头发湿漉漉的,看起来倒是有些有人。

    “其实你不穿衣服还好,这穿了衣服,活脱脱一个穿了衣服的禽兽。”

    关戮禾直接从他手中夺过茶杯,一饮而尽。

    “关爷,还有!”louis还是反应不过来,关戮禾怎么能是这个样子。

    “你们刚刚在说帮忙?楚濛会有需要你帮忙的么!”关戮禾挑眉。

    “我也正疑惑呢。”燕殊眯眼笑。

    “我和你认识多久,你这样子,明显就是有事。”关戮禾也不挑破,“什么时候出发回京。”

    “飞机已经准备好了,你们吃点东西就可以出发。”

    “楚濛想得倒是周到。”

    关家

    “主子,雾都那边传来消息。”大汉站在关歆身侧。

    她正对着镜子,反复看着自己的礼服,伸手掐着腰,袅娜纤细,媚态十足。

    “说。”

    “军队从雾都撤出了,这警方已经之前找人的一部人也撤了出来,听说专门成立的搜查小组查找关戮禾的下落。”

    “部队撤出了?那燕殊呢?”

    “都是穿着军装,还涂着油彩,看得不太真切。”

    “他那么高的个子,会看不真切?”关歆声音陡然提高,男人身子一僵。

    “肯定是回去了,部队也是有规矩的,找不到人也不可能一直耗着。”

    “关戮禾真的找不到了?”关歆随手扯过一侧的深紫色晚礼服,在身上比划着,又垂头看着身上的这件,似乎很不满意。

    “找不到了,楚家的人也找了很久,没有一点消息,警方那边说,那个手指就是关戮禾的。”

    “是么!”关歆嘴角上扬,“看样子今晚可以好好参加宴会了,你先下去吧!”

    “是!”

    关歆随手扯过一直搭在一边的银灰色晚礼服……

    雾都楚家庄园

    “你这手下挺衷心的,断指啊,十指连心,也下得去手?”燕殊挑眉,看着关南。

    “我这条命是关爷捡回来的,他若是需要,要了我眉头都不眨,更别说一根手指了。”

    “那我怎么听幸存者说,你们在仓库谈不拢,掐起来了,我还以为你俩同归于尽了。”

    “做戏给关歆看而已,雾都这个地方,若不是心腹,我可不敢轻易把人放过来。”关戮禾冲着燕殊挑眉。

    “你这一场戏骗了不少人,风辞可是急坏了。”

    关戮禾停下筷子,“她怎么样?没事吧。”

    “现在想起来问了,早干嘛去了。”

    “其实关爷他……”关南刚要开口,就被关戮禾打断了,“不过有你在,她定然是没事的。”

    “这人是没事,不过心里啊……”燕殊咋舌,“对了,那个断指,警方说是你的,这分明就不是啊,你不知道听了这消息,都没敢告诉风辞,怕她接受不了。”

    “关家现在活着也就是我和关歆,他们去哪里比对什么dna啊,自然是数据库的,那东西很好做手脚。”

    燕殊一个劲儿的摇头:“我还是小看你了啊,手够长的啊。”

    “刀口舔血的人,一步都不能错。”

    “看样子,回京都又是一出好戏了。”

    “等着看好了。”

    ------题外话------

    关爷啊,您这衣衫不整的,也太狼狈了吧,啧啧……

    关戮禾:你若是个亲妈,会这么对我嘛!

    我:我这不是为广大读者谋福利嘛,再说了,我还给你留了裤子,又没让你裸奔。

    关戮禾:谢谢您嘞。

    我:不客气,您还是好好想想,回去怎么和董小姐交代吧。

    关戮禾:燕殊不是说没有什么事情是床上不能解决的么!

    我:首先你得把人家骗上床啊!

    关戮禾:装病?

    我:我觉得装可怜不如美男计来的实在,你脱光了,她能不心动?

    关戮禾:你以为她是你么,没有自制力!

    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