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17 燕殊的流氓法则(二更)

正文 217 燕殊的流氓法则(二更)

    燕家

    姜熹一打眼就瞧见燕小北和燕小白正趴在门缝中偷窥,立刻抱着燕小西走过去,打开门,就把几个孩子一股脑儿的带了进去。

    “二婶!”燕小白一见到姜熹,就像是见到久违的亲人,眼泪就噼里啪啦的往下落。

    “怎么啦,别哭啊!”姜熹把燕小白抱在怀里,“乖,别哭,有什么事情可以和二婶说,别哭,你这哭得二婶心疼。”

    “呜呜——”燕小白一个劲儿的摇头,趴在姜熹怀里就开始小声抽泣,“我……我不知道怎么了,粑粑麻麻吵架了,呜呜……”

    “这好好的怎么会吵架啊。”

    而且刚刚那态势,分明就是发生大事了,燕持一向冲着叶繁夏,基本是言听计从,结婚这么久,两个人别说吵架了,就是拌嘴都极少。

    “不知道……”燕小白一个劲儿的摇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估计也是被吓到了。

    “小北——”姜熹看向燕小北。

    “我们去祭拜了外婆,去了一趟老家,看见了莫叔叔还有一个奶奶,他们和粑粑麻麻说了什么,然后麻麻就这样了。”燕小北还算比较冷静。

    “莫叔叔?”姜熹挑眉,“你确定?”

    “之前来过我们家,我记得很清楚,小旗阿姨的父亲。”燕小北一向思路清晰。

    “那就他们惹得大伯母生气了呗。”燕小西抿着嘴,“大伯没有找他们算账嘛。”

    燕小北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本来说好玩两天的,改了几天,吃了中饭就回来了。”

    姜熹脑子自然转得快,几乎在一瞬间,就有什么答案呼之欲出了。

    之前去沈家的时候,沈老太太对叶繁夏的态度就很诡异,旁敲侧击的问他父亲的问题,这沈老太太是莫家出来的姑姑,莫不是知道一些内情?

    加上莫家人瞧叶繁夏的眼神,从一开始她就觉得奇怪了。

    只是谁会想到他们也会去叶子的老家,还正好撞到了。

    “好了,小白别哭,没事的!”

    “我不要他们吵架,我不要——”燕小白小脸通红,眼睛肿得像个核桃。

    “哎呀,小白,别哭,没事的,我粑粑和麻麻也经常吵架,然后粑粑就把麻麻拉进房间教训了一顿,就好了。”燕小西双手一摊,说得那叫一个轻松。

    姜熹挑眉,“什么?”

    “每次你们吵架,不是粑粑把你拉进房间教训的么?不然你鬼叫什么!”

    “我……”姜熹语塞,“什么鬼叫,你懂什么。”

    “反正就和好了啊,这很正常,吵吵更健康。”

    姜熹伸手扶额,想要宽慰的话,堵在喉咙里,上不来下不去。

    “真的么?”燕小白信了燕小西的鬼话。

    “肯定的,我爸妈就经常吵架,粑粑说这叫夫妻情趣!”

    “夫妻情趣?”燕小北似乎还在细细品读着这句话。

    姜熹那叫一个尴尬。

    好你个燕殊,你这整天都和孩子说了些什么啊。

    夫妻情趣?亏你说得出口。

    姜熹安抚了一会儿燕小白,正打算去调和一下那边的情况,却半天没找到燕持的人,这车子还在外面,书房也不在,这人怎么没了。

    叶繁夏此刻心里乱得很。

    当她在老宅撞见莫家人开始,她就心里就有数了,她一向敏感,加上燕持与莫正则之间不太正常的眼神交流,那一瞬间,她整个脑子就瞬间炸开了。

    她从没想过要找父亲,只是此刻人找上门,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脑子胀痛。

    而此刻紧闭的玻璃窗传来撞击声。

    叶繁夏拧眉,一转头就瞧见燕持此刻正站在阳台边缘,伸手不停敲打着玻璃,因为天气热,平时窗户都是关闭的。他们住在二楼,阳台很窄,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摔下去。

    这个男人简直疯了!

    叶繁夏冲过去,小心翼翼的拉开窗户,生怕一不小心就将他蹭下去。

    “燕持,你疯了么!”

    “你不知道这样多危险嘛,要是掉下去怎么办,你以为你是十八九岁的大小伙子啊,做事都不过脑子的嘛!”

    “堂堂燕氏的总裁,爬窗户,你也真是可以的。”

    燕持双腿一曲,直接跳进屋子,伸手就把叶繁夏搂进怀里,“繁繁……”

    “松开!”

    “你听我给你解释啊。”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嘛,这次回老家,你们是不是早就串通好了。”

    “我冤枉!”

    叶繁夏冷哼。

    “这回老家是你定的,时间也是你定的,怎么就就变成我和他们串通了,再者说,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我发誓。”

    “你拿什么发誓啊!”

    “要是我骗你,我就一辈子不举!”

    叶繁夏差点一口老血没吐出来,“你能不能严肃一点,不许笑!”

    “我很严肃,我都堵上男人的尊严了,你还不信?”燕持将她圈在怀里,“我是真的不知道。”

    “那我和莫家的事情,你也不知道?”

    燕持嘴角一抽。

    叶繁夏轻笑,“好你个燕持,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你还故意瞒着我。”

    “我就是比你知道的稍微早一些。”

    “难怪前段时间燕殊忽然问我想不想找父亲的问题,我当时还奇怪了,那家伙怎么凭空问我这些,看样子你们兄弟两个是早就知道了吧。”叶繁夏冷着脸,盯着燕持。

    “就早那么一点。”

    “一点是多久。”

    “就是莫首长上次到京都的时候,我从沈廷煊口中知道了一些内情,不过我没有去查证,无法知道真假,所以也没和你提起。这事儿还是沈廷煊说得,我事先是真的不知道。”

    “燕持,你可真够无耻的,现在还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

    燕持伸手摸了摸鼻子,身子往前,就把叶繁夏堵在了墙上,将她堵在墙壁和自己中间。

    “好了,别气了。”燕持箍住她的腰,“你若是不想认,就不认了,莫家也不会拿你如何,本来也没什么感情,认不认没多大关系,反正你还有我。”

    “那我父亲……”叶繁夏虽然嘴硬,心里却在意得很,“是莫正则?”

    “怎么可能。”

    “那是谁!”

    “若不然你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燕持挑眉。

    “不说就罢了,走开!”叶繁夏要推开他,这推推搡搡,两个人的身子却挨得更近了。

    “还乱动?”燕持声音低沉,手指收紧,将她整个人嵌入怀里,“再蹭,我不保证现在就把你给办了。”

    叶繁夏双手撑在燕持胸口,试图拉开两个人的距离。

    燕持猛地用力,她整个身子撞入燕持怀中,燕持低头直接吻住她的嘴唇。

    “刚刚在飞机上,我就憋了很久了!”

    “唔——”燕持刚刚也是被她要折腾疯了。

    他俩结婚这么久,小吵小闹倒也有,不过那都是在床上……

    用燕殊那种流氓话来说。

    这夫妻间的事情,没有什么是床上不能解决的。

    所以燕持一直都坚信这一点,也在亲力亲为的践行这一点。

    只是这次僵持的时间有些长,叶繁夏极少对他这般冷着脸。

    燕持这吻来的凶猛,舌头探入她的口腔,勾缠吮吸,双手从她衣服下摆探进去。

    “吧嗒——”一声,解开她的文胸。

    “嗯——”叶繁夏的嘴唇酥麻,而且他的手还在自己身上胡乱游走,他太熟悉,所以叶繁夏虽然理智在抗拒着,身体却不由自主的靠在了燕持身上。

    直到身上的衣服被剥落,凉意袭来,她才已经,整个人却已经被燕持按在了床上。

    “繁繁……你刚刚在飞机上一共瞪了我45次。”

    叶繁夏不安的扭动着身子,他能不能挪个地方,拿东西搁在自己大腿上,真是难受死了。

    “无视了我32次,都是我主动和你说话的时候,你说我该不该惩罚你。”

    “谁给你的脸,明明是你先瞒着我的,夫妻之间最起码的忠诚呢,喂狗了嘛。”

    “这事儿我道歉,我不该瞒着你,哪里无视我瞪我怎么算。”

    “什么怎么算,你活该……唔——”叶繁夏话音未落,燕持就欺身堵住她的嘴。

    “你其实想干嘛!”叶繁夏咬着嘴唇,尽量不让自己叫出声音。

    “我发现你瞪我,我可耻的有了反应,你说我是不是变态了。”

    “你是精虫上脑了。”流氓。

    燕持勾着嘴唇,“繁繁……你还是在床上的时候可爱一点。”

    “你滚开!”

    “真的?”

    “你……”叶繁夏不安的扭动身子,“你到底来不来啊。”

    “来什么!”

    “不来就给我滚下去,重死了。”

    “来!怎么不来,既然你有需求,我就满足你呗。”

    叶繁夏那叫一个窝火,这人还可以再不要脸一点嘛。

    他俩结束之后,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两个人简单洗了个澡,就往楼下走。

    “你刚刚在飞机上那凶神恶煞的模样,把两个孩子都吓得不轻。”燕持搂着她的腰,“回头好好和他们说一下。”

    “嗯。”叶繁夏当时脑子乱得很,根本管不过来那么多。

    姜熹显然已经和燕家长辈打过关照了,众人倒是没说什么,倒是燕小西一直陪着燕小白玩,一见到两个人下楼,立刻跳起来。

    “你看嘛,我和你说的没错,大伯肯定和大伯母在房间里,粑粑早就说了,没有什么是关起门来解决不了的。”

    燕小白立刻朝着叶繁夏飞扑过去。

    “果然如此。”燕小北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

    “那他们在房间干什么?”

    “打架!”燕小西说得斩钉截铁。

    “那肯定是粑粑赢吧。”

    “不然大伯母脖子上怎么青一块紫一块的!”燕小西得意洋洋,一副他很懂的样子。

    宋一唯着实没忍住,笑出了声,叶繁夏脸一红,伸手扯了扯衣领。

    “好了,坐下吃饭吧,你俩折腾了大半天,估计也饿了,平叔,把我炖的汤端过来,给叶子补补身子。”

    宋一唯一直都想燕家热热闹闹的,对于让他们再生孩子的想法,一直没断过。

    “少夫人,这是您的!”平叔又端了一碗给姜熹。

    姜熹却反手将碗往叶繁夏面前一推,“还是叶子喝吧,我这补了也啥用,毕竟燕殊也不在,你才需要进补。”

    叶繁夏恼怒的瞪了姜熹一眼,“还是你喝吧,我喝不下。”

    “你可以的,我还等着大嫂在给我生个小侄子或者小侄女呢!”

    “我要妹妹!”燕小白举着勺子,一脸兴奋。

    “那我们就生个妹妹。”燕持在一边看热闹不嫌事大。

    叶繁夏狠狠瞪了燕持一样,这个混蛋,“有本事你自己生。”

    “我一个人可做不来。”

    燕小西低头喝汤,“对啊,生孩子要两个人共同完成。”

    宋一唯一口饭差点噎在喉咙里,“小西,你还有什么是不懂的。”

    “我知道的可多了,反正粑粑早就和我说过了。”

    好你一个燕殊。

    你背着我都教了燕西一些什么东西。

    燕殊此刻正坐在指挥中心,却在狂打喷嚏。

    “队长,您不会是生病了吧。”

    “没事。”燕殊揉了揉鼻子,“可能是这边空气太差了。”

    “那我给您准备个口罩?”

    “不用了,没那么娇气。”

    莫家

    莫云旗和战北捷已经告了婚假回去,收拾好了东西,已经说好了坐第二天一早的飞机去京都,怎么莫正则和莫老夫人回来神情都十分古怪。

    “爸,奶奶怎么了?”莫云旗站在莫正则身旁,随手接过他的外套,抖落风尘,“不是说去看姑奶奶么,怎么瞧着不太高兴啊,一回来就进了屋子,晚饭都不吃。”

    “可能是舟车劳顿,身体不太舒服吧。”

    “那我给她炖点汤?”韩悦说着就往厨房走。

    “姑奶奶惹奶奶生气了?”莫云旗可不信舟车劳顿的官方回答。

    “行了,你就别问这么多了。”

    莫云旗耸了耸肩,“要我说啊,这姑奶奶也没啥好看的,我们家和沈家也没什么联系,怎么忽然去看她啊。”

    “你东西都收拾好了么?你这次过去,是要结婚的,东西都整理好,别忘了什么。”

    “爸——”莫云旗听着结婚一词,心里还是别别扭扭的。

    “要是落了什么,去京都再买就成,小旗,你和我先去楼上一下,我们再检查一下。”战北捷不由分说的拉着莫云旗就往楼上走。

    “你拉我干嘛啊。”莫云旗甩开他的手。

    “你没瞧见下面气氛不对劲么?”

    “所以我才想问清楚啊,很少有人能让奶奶这么上心的。”

    “他们去的根本就不是沈家。”

    “你怎么知道。”

    “我本来准备去机场接人的,就问了一下阿姨,他说他们叔叔的副官会直接从东站接人,去沈家应该是南站,怎么会到东站接人。”

    莫云旗有些懵,“那他们是去了哪里。”

    战北捷耸肩,“他们若想说,自然会告诉你,你就别想那么多了。”

    “我就是不太明白,奶奶腿脚不便,若非有大事,她轻易都不会出这军区大院,千里迢迢的,这是干嘛去啊。”

    “估计这事儿不小,你也别多嘴。”战北捷按着她的肩膀,把她推入房间,“我和阿姨之前商量过了,迎亲的地点,本来是准备订在酒店,她说你们家在京都还有亲戚,准备在他们家办,会不会不太方便,我没听说你们家在京都有亲戚啊,这种事麻烦别人不太好吧。”

    莫云旗心里还在想着家里的事,根本听不见战北捷的话。

    *

    已经接近午夜了,燕笙歌的工作室依旧灯火通明,燕笙歌手中拿着针线,正在做最后的缝合工作。

    秦浥尘到门口都浑然不觉,直到感觉到一个阴影接近,她才幽幽说了一句,“东西弄好放在这儿就行,你可以先下班了。”

    “燕笙歌,你老公都不认识,下什么班啊。”秦浥尘声音戏谑。

    燕笙歌一抬头,跌进一双满是宠溺的眸子,伸手扯下眼镜,揉了揉眼角,“你怎么过来了。”

    “你在加班,我怎么能安心睡觉,还要多久。”

    “再有一个小时吧。”

    “明天做不行么?”

    “莫家临时加的礼服,后天就是发布会了,明天做好得送给他们看一下,有不好的地方我还得重新修改。”燕笙歌手指飞快的穿针引线,“孩子都睡了么?”

    “早就睡了,就是小蛮缠着要你给她讲故事,还是小羽哄了半天才肯睡。”

    “那孩子就是被你宠坏了。”

    “我自己的女儿当然得宠着,燕持和叶子从老家回来了。”

    “他们不是赶着发布会回来嘛,怎么回来得怎么早。”燕笙歌手上动作不停,神情认真而又专注。

    “估计是……”秦浥尘眯着眼睛,“出了什么事呗。”

    “他俩能有什么事啊,不过这莫家倒是挺奇怪的,寻常都不参加这种活动的。”

    “不是珠宝赞助商么?”

    “他家低调得很,而且也是近几年起来的,不是很清楚,没怎么接触过。”燕笙歌拿着剪刀,剪掉线头,“一直用他家的珠宝,这忽然有这种要求,我也没办法,只能答应,只能熬夜赶工了。”

    “你说这莫家和莫云旗他们家会不会有什么关系啊。”秦浥尘挑眉,这个姓氏虽然不罕见,却也不算常见。

    “你想太多了吧!”燕笙歌轻笑,“若是真的有关系,凭着莫家的人脉关系,谁不巴结啊,京都都说这莫家是一夜起来的暴发户。”

    秦浥尘挑眉,走到燕笙歌身后给她捏了捏肩,“我打听到一个消息。”

    “什么?”

    “秦承宇的女伴据说是关歆。”

    “嘶——”燕笙歌手一抖,针头扎进了肉里面,她立刻裹入口腔中,吮吸了两口。

    “她怎么回来了。”燕笙歌一直以为她已经死掉了。

    “这我就不懂了,只是觉得你会比较感兴趣。”

    “嘶——”燕笙歌咬着手指,神色凝重。

    倒是站在身后的秦浥尘,居高临下的盯着她许久,这女人吮吸个手指,也磨磨唧唧的,看得他心里怪难受的。

    “手指怎么样?”

    “没什么事。”燕笙歌说得漫不经心,拿着纸巾纸巾擦擦手。

    可是下一秒钟,手指已经被一股温热的触感包裹起来,秦浥尘居然……

    指尖敏感,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口腔中的异动。

    舌头缠绕舌尖,她的脸不自觉的红透了。

    “笙笙,我饿了!”

    “我这里有宵夜。”燕笙歌红着脸,瞧着秦浥尘裹着他的手指。

    这画面怎么如此色情。

    “你知道我想吃什么!”秦浥尘瞬间逼近。

    “我还没忙完。”

    燕笙歌话音未落,整个人已经被她拉扯起来,按在了桌子上,“待会儿我陪你加班,现在你得先喂饱我……”

    “你是专门过来耍流氓的!”

    “过来吃你的!”秦浥尘笑着吻住她的嘴唇。

    ------题外话------

    其实燕持当时没告诉叶繁夏也有很多顾虑,毕竟叶繁夏的父亲和莫正则是同父异母,现在在世的又是莫家老太太,她心里在想什么,燕持不知道,他不能确定她是个好人,而且关系到莫家的隐私,弄不好的话,很有可能和莫家反目……

    燕持:我真是操碎了心!

    燕小二:没啥事是不能床上解决的!

    我:你厉害,不负燕流氓这个称呼……

    燕小二:我是行动派!

    我:流氓派!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