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16 兵不厌诈,董风辞追责

正文 216 兵不厌诈,董风辞追责

    秦氏集团

    周围还没离开的记者,冲着两个人就是一顿狂拍,早就有人预测过!

    这兄弟两个人,必有一撕。

    没想到能赶上现场直播,赚大了。

    秦承宇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矛头对准了习凉,她一身黑衣,眸子冷清,被他凌厉的眸子一射,身子一抖。

    说到底还是个孩子。

    秦承宇用余光瞥了一眼一侧发布会台子上的名牌摆放位置,习凉的位置就在秦浥尘的身边,看样子和他签约的人就是习凉了。

    他对习凉的第一印象,就是漂亮、规矩。

    可是这不过是个孩子,根本做不了主,所以从一开始,秦承宇根本没有将她放在心上,没想到最后却被一个小姑娘给坑了。

    “习小姐,我们不是已经说好要签合同了么!您临时反悔,这不太道德吧。”

    习凉定定神,周围都是记者,闪光灯,照得她眼睛疼。

    “我们……”习凉声音透着一丝羞怯。

    “你们不过是达成了意向合作,并没有正式签约,他们要接触几家公司才能正式决定和谁合作,这不是很正常嘛,买东西还要货比三家呢。”秦浥尘耸肩,挡在了习凉前面,“这里有孩子,麻烦将闪光灯关掉好么!”

    习凉感激的看了一眼秦浥尘高大的背影。

    秦承宇轻笑,“呵——”

    “我觉得现在应该给我解释的人是习小姐啊,而不是你!”秦承宇面色冷峻,恨不得要将面前的男人拖下来狠狠揍一顿。

    秦浥尘则是一脸挑衅。

    说真的,和习氏合作,并不在他的预想范围之内,不过有钱赚,又能气到秦承宇,何乐而不为呢。

    “大哥,您总不是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为难一个孩子吧。”秦浥尘倒是将习凉遮挡得严严实实。

    “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变成了习氏的代言人。”秦承宇一脸揶揄,“难不成这事儿最后做主的人是你么!”

    “大哥,您可不能乱说,你现在很生气,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们之前只不过是和习氏达成了意向合作,又没有直接敲定,或者说一定会合作,您那么着急忙慌的赶鸭子上架,说实在的,造成现在的局面,怪得了谁!”

    秦承宇浑身紧绷。

    好你个秦浥尘,现在这话说得,就是自己纯属自找呗。

    燕小西不过是去买了个冰淇淋,怎么一回来,那个坏叔叔就来了。

    剑拔弩张。

    “燕小少爷!”秦浥尘的助理还没反应过来,燕小西就直接飞奔到了台上。

    一群人中间,习凉安静的站在秦浥尘身后,她平时不是挺横的么,居然也会害怕。

    不过那种表情真的不适合她。

    习凉手足无措,她没有一个人应付过这种场合,自然紧张,忽然胳膊一紧,就被人扯住了。

    “愣着干嘛啊,走!”

    “还没结束。”习凉看了看秦浥尘。

    “你留下能干嘛啊,交给姑父就好了,是吧姑父!”

    秦浥尘瞧着某人天真无邪的一对猫眼,忽然觉得这小子就是来坑自己的,这什么都让自己做了,他这时候冒出来是“英雄救美”?

    “我……”习凉话音未落,就被燕小西扯了下去。

    秦承宇瞧着燕小西,眸子一紧,那孩子……

    还真是有些阴魂不散啊。

    怎么哪里都能见到燕家的身影。

    难不成整件事情燕家也有参与么?

    “大哥,您有什么时候就直接和我说好了,习凉不过是个孩子。”秦浥尘双手插在口袋里。

    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着实让人气愤。

    秦承宇今天算是丢大人了。

    这原本从早上开始酝酿的签约仪式,没举行成功就罢了,这合作伙伴还被人给抢走了,隔空打了他的脸。

    “秦浥尘,你狠!”秦承宇憋了半天,才一字一顿的吐出几个字,咬牙切齿,目光凌厉,恨不得要吃了秦浥尘一样。

    “大哥,兵不厌诈啊。”

    “确实,我只是没想到有人可以如此阴险。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情。”他若是可以,真的想将秦浥尘拖下来揍一顿。

    “这话我就听不懂了,我们各凭实力,习氏最后选择谁,谁都不能控制,不过也不能因此伤了感情啊,大哥,既然来了,不如留下来喝杯茶吧。”秦浥尘眯着眼睛,笑容如沐春风。

    秦承宇咬紧牙关。

    而此刻外面却传来一阵骚动声。

    秦浥尘的目光越过秦承宇,看向入口处。

    眸子眯起来。

    “呦——看样子今天还真是热闹了,董小姐来了。”

    秦承宇眸子一闪,瞬间恢复镇定。

    他本来准备世成定局之后,董风辞回来之后,就没有任何反悔的机会,现在签约没成,董风辞居然提前回来了!

    “大哥,你好像不太高兴啊。”秦浥尘从台上下来,径直朝着秦承宇走过去,兄弟二人之间的距离只隔了几厘米,近到秦浥尘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呼吸慢慢变得急促。

    “大哥,冷静啊……”

    “呵——”秦承宇冷笑。

    “话说,您这次的签约,董小姐知道么,我看她满身风尘,面色不悦,像是过来兴师问罪的。”

    “这是我们公司的事情。”秦承宇咬牙。

    怎么可能,董风辞明明就在雾都,怎么可能回来的这么快。

    秦浥尘却直接越过秦承宇朝着后方走去。

    “董总,好久不见,您怎么过来了?ck集团两位总裁驾到,真是让我觉得蓬荜生辉啊。”秦浥尘笑着说着客套话。

    “恭喜您签约成功。”董风辞握住他伸过来的手,目光却落在了另一侧的秦承宇身上。

    “董总不怕我抢了你们ck的生意?”秦浥尘挑眉。

    “商场本来就是波云诡谲,没什么抢不抢的,肯定是我们做得不够好,习氏才选择秦氏,以后有机会,可以一起合作。”

    “大哥就没有董总这么大度。”秦浥尘这话又啪啪啪的打了秦承宇的脸。

    “秦总到公司时间不长,独自掌权难免有一些做得不太好的地方,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董风辞一路风尘的赶回来,刚刚到京都,还以为已经晚了,没想到却被秦氏抢先了一步。看样子见不惯秦承宇的人不是她一个人啊。

    记者已经有些懵了。

    原本以为这董风辞过来,也是过来兴师问罪的,这事儿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分明就是秦氏中途截胡了,秦浥尘还一盆脏水泼到了秦承宇身上,说他小气,不如一个女人,这不是打脸是什么。

    董风辞又旁敲侧击的说秦承宇刚刚掌权,初生牛犊,做的不周到,看样子这公司内部也不是很团结嘛。

    “董总既然过来了,要不喝杯茶再走吧。”

    “我有点事情要和我们秦总说,我们就先回去了。”

    这分明就是过来兴师问罪的。

    秦承宇咬牙。

    怎么好巧不巧的这个时候过来。

    休息室

    习凉坐在凳子上,一时间还是有些懵,直到冰凉的东西碰到她的脸,吓得她激灵一下,整个人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去。

    “吃吧。”燕小西将冰淇淋塞到她的手中,“被吓傻了?”

    “没有!”

    “脸都白了,你怼我的时候,不是挺横的嘛,刚刚怎么蔫了!”燕小西撑着椅子坐到她身边,“愣着干嘛,吃啊,不吃就化了。”

    习凉点了点头,“今天的事谢谢你。”

    “小事而已,我也讨厌那个叔叔。”燕小西蹬着小腿,靠在座椅上,余光瞥了一眼坐在一侧的习凉,她吃个东西都端正得不成样子,小口小口的,规规矩矩。

    “唉,你平时在家也这样吗?”

    “什么?”

    “你就不会大口吃东西嘛。”

    “东西可以不吃,利益不能丢。”习凉说得一本正经。

    燕小西摇了摇头,“你不累啊。”

    习凉愣了一下,低头吃东西。

    “被人怼了就傻傻的站着,你是不是傻,我跟你说,就算是你怕他,你也不能表现出来,不然他就会变本加厉的攻击你,这点常识都不懂,反正任何时候,都不要怕,有什么好怕的,现在是法治社会,还有那么多记者,他又不能打你!”

    燕小西絮絮叨叨的说了半天。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习凉侧头看着燕小西,他几乎是瘫在椅子上的,坐没坐姿。

    “我粑粑说的。”

    “叔叔可真厉害。”

    燕小西愣了一下,“我也很厉害好嘛!”

    “那都是叔叔教的好!”

    “不是,现在我在和你说话,和我粑粑有半毛钱关系啊。”

    “莫名就是崇拜他而已!”

    燕小西气结,难不成说了半天,就让她开始崇拜他爸?

    果然粑粑说得没错。

    你永远都不要去猜女人在想什么,因为猜不到。

    姜熹原本一直在楼上的休息室,听说秦承宇来砸场子,倒是没在意,秦浥尘自然应付得来,只是董风辞来了,姜熹才紧张的跑下去,可是人早就走了。

    “风辞人呢!”姜熹呼吸急促,一路小跑,面红耳赤。

    “走了!”

    “这么快!”

    “秋后算账。”秦浥尘耸肩,“你找她干嘛。”

    “没事。”根据沈廷煊的说法,燕殊是和董风辞在一起过的,她不过是想要确认燕殊的安全而已。

    ck集团会议室

    董风辞和秦承宇分坐在会议桌的两侧,中间分坐着各个部门的经理主管,每个人都低着头,不敢乱说话,空气凝滞,让人觉得呼吸都难受。

    董风辞面前堆着一摞文件,正慢条斯理的翻阅着,“没有人需要和我说什么嘛?”

    “董总,其实整件事情……”经理刚刚开口,董风辞直接将文件摔在桌上,塑料文件夹,砸在桌上,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这么私自决定这么大的一个项目,你们很能耐啊。”

    “其实这个项目,很早之前就……”

    “很早之前我就否决了!又怎么会忽然提上日程,我需要一个说法。”

    董风辞靠在椅子上,侧目看着对面的秦承宇,他倒是一直都未曾说话。

    神情寡淡,对她的兴师问罪,似乎并不感冒。

    这个混蛋,这个时候,居然还能这么淡定,无动于衷。

    “没人说话嘛!”董风辞陡然提高声音,“到底是谁提议将这个项目提上来的!”

    “呵——没人说话是吧!那好!”董风辞双手撑在桌上站起来,“秦总,您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发生这样的事情,您总要给我这个区域经理一个交代吧,我们公司现在已经沦为京都的笑柄了,给我们公司带来了多大的损失,您比我清楚吧。”

    “这个事情,我有全责……”

    “不是,董总,是我的错,是我向秦总提出这个项目的,他刚到公司不久,不知道这个项目是被否决过的。”一个人站起来,一个部门经理。

    董风辞挑眉。

    “理由。”

    “公司一直没有负责人,我们想要发展也很难,好不容易来了个一把手,我自然希望自己的业绩有所提高,我一直觉得这个项目很有前景,就推荐给了秦总,整个项目都是我在运作实施,秦总不过是签个字而已。”

    难怪秦承宇如此淡定,原来早就找好了替罪羊。

    厉害啊。

    “作为最后的决策人,没有把好自己的关,我确实也有责任。”

    “你当然有责任,让整个集团成了公司的笑话,股票大跌,损失不小,秦总是第一回独挡一面,有决策失误也是可以理解的,这件事情我会和总公司做情况说明的,我看秦总黑眼圈挺重的,最近不如就在家好好休息吧!”

    秦承宇挑眉。

    偏生董风辞在职位上又压了他一头,他现在理亏,也只能忍着。

    “最后到底如何追责,我和总公司商量之后会做决定,以后公司的任何事情直接和我说!”

    董风辞这算是准备将他直接架空嘛。

    秦承宇双手握拳。

    真是应了那句话,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会议结束,秦承宇二话没说,直接回了办公室,董风辞伸手捏着眉心,回来得还算及时。

    “秦总,这个董总分明就就是准备将您赶出去啊,这可如何是好。”

    “她让您回去休息,就差没有直接当中解除您的职务了,这女人倒是厉害,居然回来得这么早,您说她是不是和那个秦浥尘还有习家早就勾结好了。”

    “有这个可能,分明就是故意坑我们的!”

    “你们出去!”秦承宇咬牙,他的脑子已经快要炸掉了,受不得这些人像是蚊子一样作响。

    众人面面相觑,转身出去,门一关上,秦承宇手一挥,将桌上的东西打落,电脑显示屏和文件落了一地,霹雳巴拉作响。

    “好你个董风辞,你狠!”

    他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来。

    “喂——你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太迟了。”

    听筒那头传来女人的轻笑声。

    “怎么这么沉不住气,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这点小刺激都受不住啊。”女人伸手拨弄着面前的盆栽,指甲红得像是染了一层血色。

    “你不是和我说,董风辞在雾都嘛,怎么忽然就回来了。”

    “她回不回来,你都输了。”女人一语中的。

    “最起码不会那么丢人!”

    他本想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秦浥尘这种半路抢人的恶劣行径,没想到董风辞一来,就直接将他叫走,一点面子都没给他。

    “这事儿是我失算了。”

    “难道董风辞本来就不在雾都?”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快赶回来。

    “我忘了楚家。”

    “你的意思是,楚濛帮忙了?”

    “不然呢,全国有私人飞机的人可不多,只是楚濛和关戮禾一向不合,现在两家关系紧张,我没想到他会出手帮忙。”

    “或许是你低估了燕殊!”秦承宇双手握拳,眸子森然。

    本来已经计划好的事情,这个项目成了,就和上面要单独的管理权,和董风辞彻底划清界限,现在好了,偷鸡不成蚀把米,还被人抓住了把柄。

    “我自然之道是燕殊在背后推波助澜,董风辞还没有那个能量让楚濛帮忙,只是楚家和燕殊到底什么关系,这种时候,都敢帮忙,都不避嫌。”女人声音娇媚,嗓子就像是被东西掐住一样,柔声细语。

    “你没查到?”

    “有些眉目了。”

    “我还以为你多厉害,看样子信错人了!”

    女人轻笑,“你现在还是好好想想,你下一步棋该怎么做吧。”

    “必须除掉董风辞。”

    “你不是打算先从秦浥尘下手嘛。”

    “关戮禾不在,她不是最好对付的么,况且……”秦承宇轻笑,“除掉了她,最高兴的人应该是你吧!”

    “啪嗒——”女人掐断了手边的枝蔓,满眼厉色。

    “你有什么计划?”

    “那就不用你操心了。”

    “听说你已经被停职了,你还有机会么?”

    “后天不是奢侈品发布会么,你有兴趣一起来么?”

    女人笑得放肆。

    “我正好缺个女伴。”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女人说完就挂了电话,往边上一扔。

    “主子,查到了。”男人就像是一个鬼魅般出现在她身后。

    “怎么说?”

    “楚濛到这边的第一站并不是到京都,而是去了一趟临城。”

    “什么时候?”

    “很早之前,比我们去临城还早一些时候,回来之后就直接找了姜熹。”

    “没有别的么?”

    “他去监狱探视了姜熹的大伯母。”

    女人伸手拨弄着卷发,“什么背景。”

    “叫黎常娥,黎家嫁出去的姑姑。”

    “就是之前绑架的那个女人的……”

    “她的姑姑!”

    女人了然的点了点头。

    “她人呢?”

    “还在监狱里面。”

    “犯了什么事?”

    “替人顶罪,包庇罪,按理说去年就应该出狱了,又因为在狱中表现不好,加重了刑期。”

    “找机会帮我把人捞出来。”

    “是!”

    女人低头把玩着自己的头发,这事儿倒是越发有趣了,楚濛怎么会去找姜熹的伯母?

    看样子这位燕少夫人,身上真的藏了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燕家

    姜熹送习凉回了酒店,和燕小西刚刚到家,就发现了异常。

    “那是大伯的车子!”燕小西指着停在草坪上的黑色迈巴赫。

    姜熹挑眉,这车子按理说应该是在机场的停车场啊,怎么会在这里。

    刚刚进了门,这气氛就格外不对劲,燕家长辈并不在,倒是叶繁夏红着脸,和燕持对峙,横眉冷对。

    燕小北和燕小白并不在,偌大的客厅就他们两个人。

    “大伯,你欺负大伯母了嘛!”燕小西直接跑过去,扯住叶繁夏的手,“大伯母,你别哭,你告诉我,是不是大伯欺负你了,我帮你揍他。”

    “我没事,我先上楼。”

    “繁繁!”燕持抬脚就要追上去。

    “你给我站住!”叶繁夏声音冷冽,这副模样只有他俩没确定关系之前,姜熹见过。

    这早上出的门,怎么一回来,就吵架了。

    “繁繁,你听我解释,这个事情我只是……”

    “我现在想静静,你别打扰我!”

    叶繁夏说着就往楼上冲。

    燕持哪能那么听话,只是刚刚冲到门口,门被关上,差点撞到脸。

    燕持单手握拳砸在门上,“繁繁!”

    “走!”

    姜熹抱着燕小西已经到了楼上,母子两个人面面相觑,一脸懵。

    ------题外话------

    重头戏就是后天的奢侈品发布会了,你们猜,燕小二和关关会不会出现呢,或者以什么方式出现呢!

    关戮禾:请叫我关爷!

    我:关关……

    关戮禾:(╯‵□′)╯︵┻━┻

    我:大家都这么叫你!

    关戮禾:放肆!

    我:关小黑屋!

    关戮禾:……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