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14 帅气的小胖子,瘦得不明显

正文 214 帅气的小胖子,瘦得不明显

    雾都

    董风辞揉了揉有些胀痛的脖子,“二哥,燕二叔既然是线人,为什么后来都没有人提起过这个事情。”

    董家和燕家算是亲近,却也不曾听过这个,京都的人都讳莫如深,根本无人敢说。

    燕殊双手插在口袋中,神色黯淡。

    “原本我觉得他就是个恶人。”

    董风辞挑眉。

    “他被爷爷打过之后,才转而做了线人,凭他之前和关戮炎做的那些事情,足够让他在牢里做一辈子了,他那么骄傲,怎么甘心,或许……”燕殊声音低沉,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沧桑,“这一切他早就想好了。”

    “我记忆中燕二叔独来独往,就像一头孤独的狼。”

    “卫首长说,是二叔主动找上他的,那次任务结束之后,关戮炎也不会放过他,那个男人野心很大,只是他也没想到这边行动进行时,关戮炎已经被关戮禾手刃了。”

    董风辞身子一僵,“为什么后期没有给他平反?”

    “线人……”燕殊哂笑,“风辞,这是最危险的,关家都是亡命之徒,那次行动关家几乎断了雾河这边的生意,你要知道有多少人在嫉恨叛徒,就好像是缉毒警一样,死后连一块像样的墓碑都不会有,即使人死了,那些人照样会找上他的家人。”

    董风辞倒是没想那么多,她对燕泓的印象就是那一双孤傲的黑眸。

    那是一个独属于黑暗的男人。

    “好了,不说这个了!”董风辞深吸一口气,侧头打开电视,随手将头发扎起来。“我待会儿能一起去找关戮禾么?”

    “风辞……”燕殊颇为无奈,“外面乱得很,我没法派人护着你,你也不能出事。”

    “难不成你就让我在这里守着么,那我真的会疯掉!”

    董风辞话音未落,财经频道忽然插播了一条新闻。

    “据悉,ck集团内部人员透露,他们将和世界知名家族企业,习氏集团签约,签约时间定在今天下午,从今早开盘ck集团股票一路飙升,这是秦承宇接任ck集团总裁第一个大项目,之前还有人疑惑ck集团在秦氏的重压下,是否会走下坡路,看样子并不是如此……”

    “什么鬼!”董风辞一紧张,头发都被扯落几根,疼得她头皮一阵发麻。

    “不就是个签约仪式么!”

    “这个案子我早就驳回了,秦承宇是怎么回事!”董风辞咬了咬嘴唇。“专门和我对着干嘛!”

    “习氏?这可是个大企业啊,你干嘛驳回!”

    “你不懂,习氏这几年动荡得很,而且我不喜欢家族式的企业,这个案子在之前开会的时候,我已经明确驳回了,秦承宇这是在打我的脸么!”

    燕殊挑眉,“那你准备怎么办。”

    “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敢不经过我的同意!”董风辞找到手机,“怎么关机了?”

    燕殊侧头看着窗户,假装不懂。

    电话短信倒是不少,却没有秦承宇的。

    “这个混蛋,这么大的项目,涉及了几个亿,居然都不通知我,他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燕殊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想,“如果他一早就预料到,你回不去了呢……”

    董风辞狠狠瞪了一眼燕殊,“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说这次的事情和秦承宇有关?”

    “我猜的而已,你先别急,要不你打个电话,想问问情况?”

    董风辞迅速波动秦承宇的电话。

    秦承宇正在接受杂志采访,瞧见来电显示,眸子一亮,直接按断了电话。

    “这个混蛋,居然不接我电话。”

    董风辞又打了几个相熟的经理秘书的电话,都是显示无法接通,气得她脸色铁青。

    “天高皇帝远,就算是你现在出发到京都,如果他们下午签约,你也赶不上。”燕殊垂头看了看时间,“雾都大雾,估计九、十点雾才能散去,这之前高速公路都是封锁的。”

    不然燕殊早就出去找人了,也不会在这里和董风辞闲扯。

    “不行,我等不到那么久了,这个项目绝对不能批。”

    “你就是对家族企业的歧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习氏就是在败落,也不至于让你们亏本吧。”

    “不是这个问题,秦承宇是准备借着这个事情打我的脸,估计下一步他就准备向总公司的人说,不直接接受我的管理,他有这个能力管理好这一片公司。”

    燕殊挑眉,看样子并不是案子的问题啊。

    “若不然你打个电话给大哥或者是浥尘,让他们帮你看看,会不会有转圜的余地。”

    燕持的电话一直没打通,秦浥尘正在跑步,也在看着财经新闻。

    “秦总,我是董风辞。”

    “董小姐,您有事么?”

    “您有习氏代表的联系方式么?”

    “你们ck都要和习氏签约了,你这个区域总裁,连人家代表的电话都没有?”

    董风辞咬牙,“您有么?我回到京都再请你吃饭。”

    “没有,没有接触过,不过我可以帮你问问看。”

    “谢谢了。”

    董风辞挂了电话就开始脱衣服,手指摸到衣服下摆,扭头看着燕殊,“你还在这里干嘛!”

    “我……”

    “出去,我要换衣服了!秦承宇,这个混蛋,给我等着!”

    燕殊摸了摸鼻子,这么多年了,脾气倒是没改,这一急起来,谁的面子都不给。

    燕殊推门出去,就看见一直守在门口的关苏。

    “你还在呢?”

    “二少。”关苏眼睛猩红,显然熬了一夜。

    “还是没消息?”

    关苏摇头。

    “没事,祸害遗千年,那家伙没那么容易死掉。”

    关苏嘴角抽了抽,这话可以理解为夸奖么?

    ck酒店

    “叔叔,这是怎么回事?”女孩指着电视,显得十分气愤。

    “ck是有些急了,毕竟我们还没有彻底定下来。”坐在她对面的男人给她倒了一杯牛奶,“不过下午若是定了,直接签约,也算是ck的诚意吧,毕竟合作已经谈了这么多天,磨合得差不多了。”

    “心里不舒服。”习凉推了推牛奶,“总觉得像是被人算计了。”

    “既然是迟早要合作的,早点宣布不也挺好的么。这也算是商场的一种策略吧。”

    “这分明就是赶鸭子上架。”另一个人说道,“我听说这秦总和ck区域经理董总一直不太合,董总是反对和我们合作的,估计是怕夜长梦多,也怕我们反悔,现在直接公布了,骑虎难下,也只能这样了。”

    习凉咬着嘴唇,心里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

    “小姐,您这东西还要么?不要的话,我收走了!”一个中年男人指着茶几上的便利袋,散落着吃了一半的零食。

    “别,我还要吃!”习凉跳下桌子,从袋子里翻出了姜熹的名片。

    之前话说要和她道谢的,怎么就给忘了。

    “我们上午还有事么?”

    “您不是要逛逛京都么?我们吃完饭就可以出发。”中年男人笑道。

    习凉点了点头,拿起酒店的座机电话,就按照号码给姜熹拨了过去。

    姜熹正在厨房帮忙,燕小西见她电话一直呜呜作响,又是个不认识的号码,“麻麻,你的电话,不认识的号码。”

    “帮我接一下。”姜熹擦了擦手,从里面出来。

    燕小西拿起手机,“喂——”

    习凉愣了一下……

    “小胖子?”

    燕小西呆了数秒,“我已经瘦了,不许叫我小胖子!”

    餐桌上的燕家人齐齐看向燕小西。

    “你可不就是小胖子嘛。”习凉本来阴郁的心情,一瞬间烟消云散。“小胖子,你吃饭了嘛。”

    “要你管,你怎么有我麻麻的电话。”

    “这就不用你管了,小胖子,让阿姨接电话。”

    “我叫燕西,不叫小胖子,你给我听清楚!”燕小西要抓狂了,这个女孩是怎么回事!

    “好了,我不叫你小胖子了,叫小胖。”

    燕小西脸涨得通红,“我瘦了,瘦了四两肉。”

    “咳咳——”宋一唯直接被包子噎住,咳嗽了半天,裴燕泽颇为无奈的帮她顺了顺后背,“你慢点儿……”

    “四两肉,还不如我这这个肉包子……”宋一唯话音未落,燕小西就瞪了过去,宋一唯轻轻咳嗽一声,“我吃包子。”

    “燕小西,你在瞪奶奶么?”姜熹冷着脸,从他手中拿过电话,“喂,我是姜熹。”

    “姜阿姨,您好,我叫习凉,我们之前在ck见过,您还记得么?”

    那么漂亮的小姑娘,姜熹自然是印象深刻。

    “嗯,您怎么有我的电话?有事嘛。”姜熹笑得灿烂,惹得燕小西更是不爽。

    对自己就冷着脸,怎么接个电话,就能笑成那样。

    “那天您送了我东西,我就想找机会谢谢您,所以找秦叔叔要了您的电话,没有打扰您吧。”

    姜熹乐不可支,这奶声奶气的声音,可是却装作大人模样般客套。

    “没打扰,接到你的电话,挺高兴的,还在京都么?”

    “嗯,姜阿姨今天有空么?”

    姜熹是自由人,只要想,时间就抽的出来。

    “有空啊。”

    “我想请阿姨吃顿饭。”

    “这怎么行,还是我请你吧。”

    “阿姨之前送了我东西,怎么还能让阿姨破费,应该是我请客。”

    “那你把地址给我,我待会儿去接你。”

    “嗯!”习凉蹬着小腿,高兴到不行,“对了,阿姨,把小胖子也带上吧。”

    姜熹一扭头就看见一脸怨念的儿子,连声点头,“好!”

    姜熹一挂断电话,宋一唯就连忙追问,“谁啊,能把小西气成这样,真是不容易。”

    “一个小姑娘。”

    “所以小西是为了这姑娘减肥的?”宋一唯调侃,“燕小西,你老实说,你是不是看上人家姑娘了。”

    “奶奶,怎么可能,那种没家教的丫头,我怎么可能看得上!”燕小西冷哼。

    “说你胖的人多了去了,你干嘛只对她的话那么上心。”

    “我这是对自己高要求,和她没有任何关系。”燕小西冷哼。

    “这姑娘长得很水灵,教养特别好,就算是小西看上了,这姑娘也未必瞧得上我家这小胖子。”姜熹这倒是实话,那习凉看起来高傲得很。

    “麻麻!”燕小西跺脚,“你这是嫌弃你儿子。”

    “我不过是说了实话而已。”

    “改天把那姑娘带回去看看。”宋一唯笑得合不拢嘴,“熹熹啊,你和小殊什么时候再要个女儿吧,你瞧这燕持和叶子都是儿女双全,之前你总是小西小,带不过来,这小西过夏就上幼儿园了,你看……”

    “麻麻,妹妹!”燕小西一脸天真的盯着姜熹。

    “这个事情嘛,真的可以提上日程了。”裴燕泽在一边加油添醋。

    “麻麻,我要妹妹!”燕小西扯着姜熹的衣服。

    “你不是有妹妹么,小白不好么!”

    “我想要你和粑粑给我生妹妹,你快点生啊!”

    “这事儿你得去催你爸。”宋一唯继续啃包子。“光催你麻麻不行。”

    姜熹涨红了脸,这个婆婆倒是真不避忌。

    “你可别说,这燕持一家刚走,握着心里就觉得空落落的。”宋一唯叹了口气。

    今天一早,燕持夫妇带着两个孩子赶飞机回了老家,这会儿估计已经上飞机了。

    “就去三天,很快的。”

    “想我们家小白了。”

    经过昨晚的事情,燕老爷子似乎没什么胃口。

    “爷爷,您想吃什么,我再去给您做。”这身体不好,再不吃饭,哪里受得住啊。

    “你不用管我,我就是有点困了,睡醒再吃,你待会儿要出门?”

    “那个小姑娘说要请我吃饭,倒是挺好玩的一姑娘。”

    “哼——”燕小西冷哼。“一顿饭就把你收买了。”

    “你这小子,怎么处处针对人家啊,那孩子挺好的。”

    “她叫我小胖子,这是人身攻击!”

    “这不是实话么!”姜熹一副认真脸。

    燕小西低头吃饭,嘴巴呢喃,“捏肯定不是我的亲妈。”

    ck酒店门口

    姜熹刚刚停下,就瞧见穿着一身亚灰色连衣裙的习凉,梳着两个马尾辫,戴着一顶法式帽子,沉静又不是俏皮。

    燕小西趴在窗口,嘴巴里面一直嘟嘟囔囔,可是眼睛却一直盯在习凉身上。

    “小姐,您和她也不熟,就这么和她出去,老爷知道了,得扒了我们的皮。”

    “你们不是都把人家查得一清二楚了么!”

    后面的几个人面面相觑。

    “就算她不是坏人,您也不能轻易和陌生人出去啊。”

    “她是好人,没事的,况且我不想和你们一帮老头子出门。”

    后面的几个人嘴角抽了抽。

    他们最大的才四十好么,只能到了她的口中,就变成了老头子。

    姜熹车子停稳,下车走过去,“您好。”

    “姜阿姨好!”

    “哼——你再装!”燕小西瘪瘪嘴,双手扒着窗户,口气酸得很。

    “燕少夫人,我们小姐今天就要麻烦您了。”

    “不用客气,你们可以记下我的车牌,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你们可以随时打电话联系我。”姜熹知道他们眼中的犹豫,她这番行为,倒是给她加分不少。

    那人接过名片,“麻烦了。”

    姜熹打开车门,准备抱习凉上车,习凉却自己爬了上去,自觉得很。

    燕小西立刻往里面挪了挪,靠在车子另一侧,两个人中间隔了很大的距离。

    习凉侧头盯着燕小西看了许久。

    “你看什么看,小帅哥没见过么!”

    “扑哧——”习凉眼睛弯成了一个好看的月牙,“帅哥倒是见过不少。”

    姜熹已经发动车子,对后面两个人的斗嘴视若无睹。

    小孩子斗个嘴很正常。

    “是不是没见过这么帅的!”燕小西傲娇的仰着头。

    “是没见过这么胖的!”

    “咳咳——”姜熹险些被口水呛到,这孩子……

    怎么这么爱说大实话。

    “麻麻!”燕小西冷哼,“不许笑,严肃!”

    “好,我不笑。”姜熹打住,认真开车,“凉凉,你想去哪里啊,现在距离吃饭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你来京都有没有出去玩?”

    “还没,我不想和那些叔叔一起出去,没劲儿。”

    “那我带你到处逛逛。”

    “谢谢阿姨。”

    燕小西鄙视的看着习凉,对着他妈妈就笑得那么开心,怎么见着自己没这样啊。

    姜熹停好车子,习凉就直接推门下车了,扭头看着还在车上蠕动的燕小西。

    “你是不是卡住了!你该减肥了!”

    “我说了,我已经瘦了!”燕小西挪动着小胖腿,要下车,可是车身很高,够了半天,也没够到,这身子臃肿,偏生又瞧不见地面和脚的高度。

    “就是瘦的不太明显!”习凉耸肩,伸手抚平裙子下摆,一副贵族小姐的派头。

    姜熹极少见到自家儿子被人怼,乐到不行,他居然也有今天,不是扬言京都没人敢惹自己么,这算是遇到克星了吧。

    “我扶你?”习凉站在车外,盯着他圆滚滚的身子。

    男孩子怎么能这么可爱。

    脸都涨红了,真想上去掐一把。

    “不用,我自己来,我是男子汉!”燕小西直接蹦下车,险些摔倒,还是姜熹扶了他一把。

    “我都说了,我是真的瘦了,你眼神不好。”燕小西冷哼,走到习凉身边。

    习凉盯着他瞅了半天,说真的,她是真没看出来他瘦了。

    倒是把燕小西看得小脸通红。

    “你干嘛这么看我!”

    习凉忽然伸手掐了一把他的脸,“好有肉!”

    “喂——”燕小西抓狂,“不许捏。”

    “小西,凉凉也是妹妹,你别欺负人家。”

    “是她欺负我!”燕小西委屈极了。

    “我去买门票,你俩别吵了。”姜熹颇为无奈,“你们要不要牵着手,免得走散了。”

    “我不要!”燕小西刚刚准备双手掐腰,习凉就忽然握住了他的手。

    燕小西想要甩开来着,习凉却不松开。

    她力气怎么这么大。

    姜熹促狭的一笑,人并不多,根本不需要排队,姜熹和售票员攀谈,他们就站在姜熹身侧。

    “小胖子,你的手肉乎乎的。”

    “你松开。”

    “你别减肥了,这样挺好的。”

    “这是我的事情。”

    “要不以后我给你买零食,你再胖一点,手感肯定更好。”

    “我不要!”

    “我请你吃蛋糕。”

    “你有这么好心?”

    “回头你给我捏捏脸。”

    燕小西一脸黑线。

    姜熹听着这两个人的对话,怎么越听越觉得不对味啊。

    这小姑娘是准备包养自己儿子嘛?

    姜熹牵着两个孩子进入展览馆,给他们买了个冰淇淋,习凉一转手就递给了燕小西,“给你吃。”

    “你别想捏我的脸!”

    “送你吃的,我不爱吃这些。”

    “真的假的?”燕小西狐疑。

    “你不吃就算……”

    “我吃!”

    姜熹嘴角抽了抽,燕小西若是长了尾巴,此刻肯定翘上了天。

    “姜阿姨,我听说您也是开公司的?”

    “嗯。”

    “您对我们习氏有兴趣么?”

    “凉凉,你找我出来,该不会是准备和我谈生意吧。”

    习凉耸肩,“我只是觉得做生意需要多接触几家公司而已,如果您可以帮我引荐秦氏的秦总,我会更感激您的。”

    “哼——我就知道,你意图不轨,还想认识我姑父。”

    “你们公司想联系秦氏应该很容易吧,为什么要通过我?”

    “我喜欢你啊。”习凉睁着大大的眼睛,一脸天真。

    “你们下午不是要和ck签约了么,这个时候接触姜氏和秦氏,是不是不太好,他们会是我们半路截胡,抢了ck的生意,影响不好。”

    “我们没有正式签约,在此之前,不算是违约,都是他们单方面宣布的消息而已,我和父亲也通过电话,他说赶鸭子上架的不是买卖。”

    姜熹弯腰看着习凉,“你这么背后捅刀子真的好么?小小年纪,你真的担负的起这件事情造成的影响么?”

    “是他们没经过我们同意就先散播消息,想过我们的感受么!”习凉冷哼,“如果我和你们形成合作关系,我们就是一边的,你们会护着我吧。”

    习凉眨着星星眼。

    姜熹无奈,这孩子的模样,倒是真像个狡猾的狐狸。

    燕小西已经看完了一个冰淇淋,“我们凭什么帮你啊,又没有好处。”

    “我已经给了吃了冰淇淋,就算不帮我,你也不能落井下石!”

    燕小西这口冰淇淋融到心里,透心凉。

    真是应了那句话,吃人嘴短啊。

    姜熹看着燕小西吃瘪的模样,笑着抚弄着习凉的辫子,“你还小,这事儿你做不了主,而且我也做不了秦氏的主儿。”

    “秦氏的总裁和ck的秦总不是不合么,不会不同意的。”

    “谁告诉你的。”

    “一查就知道了。”

    姜熹抿抿嘴,“你们合同已经谈得差不多了,这么做真的不地道,就算是ck先宣布了合作意向,你也不能意气用事要单方面终止,这个不合规矩,也构不成我帮你的理由,除非你能有足够的理由说服我。”

    她毕竟是个孩子,姜熹一样就看穿,她明显还藏着掖着,不敢和她明说真正的理由。

    “姜阿姨,我实话和你说了吧,其实是因为他们公司还有一位负责人并不在,她是不同意这个合作的,这以后若是秦叔叔一直在ck还好,如果他一旦被踢下去,这合作就要终止,对我们损失巨大。”

    姜熹挑眉。

    习氏是传统家族,依靠的也是传统工业,是合作的开始,提供材料原料加工,ck负责市场,临时终止,损失巨大的确实是习氏。

    而她口中的另一位负责人,应该就是董风辞了。

    “我们家真的经不起折腾,姜阿姨,对不起,我今天找你,其实就是为了这个事情。秦氏那边我们试着联系了,不过听说要见他,要等到下周,我们等不起。”

    姜熹着实很难想象,这番话是从一个孩子口中说出的,再对比还在啃冰淇淋的儿子,差别还真的不是一般大。

    “姜阿姨,拜托!”习凉咬着嘴唇。

    姜熹还没开口,燕小西就开了口,“你不如求求我,我和姑父也很熟。”

    姜熹无语,这帮孩子秦浥尘最讨厌的就是你了,这话你也好意思说出口。

    “你能帮我?”习凉拧着秀气的眉头,却忽然捏了一把他的脸,“你还是继续吃冰淇淋吧。”

    “唉,你还不信我!”燕小西冷哼,“我马上就给你打电话。”

    “你会有这么好心么!”

    “回头你也给我掐掐脸就行!”燕小西笑得那叫一个花枝乱颤。

    姜熹嘴角抽了抽。

    这小子该不会当着她的面调戏人家小姑娘吧。

    ------题外话------

    今天我妈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一顿很是尴尬,还是关于减肥的话题。

    妈:你还整天坐在电脑前啊,出去走走啊。

    我:暴雨,我哪能去哪儿?

    妈:也对,那也起来在宿舍转转,不然肚子上都是肉,你还没男朋友,要注意保持身材。

    我:……好……

    妈:平时多锻炼一下,我看你屁股都坐瘪了!

    我:……

    妈:一点屁股都没有,前面平后面也平……

    我:……

    妥妥的亲妈!

    *

    求一波月票,啊——大家没事可以看看后台,有月票的话,记得投给我哈,爱你们哦,么么(* ̄3)(e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