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13 背后说坏话,蓄谋已久

正文 213 背后说坏话,蓄谋已久

    这是姜熹第一次出临城,雾都距离临城飞行需要两个小时,姜熹看着窗外,神色平静,这心里却异常的兴奋。

    于继进却一直在低头在研究资料,眉头始终没有舒展过。

    “教授?”姜熹侧头看着一脸严肃的于继进。

    “怎么了?”

    “快落地了。”姜熹开始帮他整理东西,“到酒店再看也不迟,您这么盯着看,迟早眼睛得出问题。”

    于继进笑了笑,随手摘下眼睛,揉了揉眼睛。

    而此刻广播已经开始提醒飞机即将落地的消息。

    进入雾都的第一感觉,就是这地方太潮湿了,扑面而来的水汽,夹杂着热浪,带着一股湿咸的味道。

    姜熹摸出手机,“教授,我定了出租车,好像还没来。”两个人站在路边,左顾右盼。

    而此刻一辆黑色吉普车缓缓停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从里面下来两个男人,一身军装,姜熹身子一僵,“于教授,您可算是来了。”

    “您好。”

    “首长让我们过来接您,这位是……”一个男人打量着姜熹。

    这小姑娘长得忒好看了一点,俏丽的齐肩短发,蓬松的刘海,因为提着行李的缘故,脸颊微红,艳若桃花,美不胜收。

    “我的助手,负责帮我整理资料。”

    “您好!”一个男人伸出手。

    姜熹可从没听教授提起,他这次过来,是到部队出任务,每个人的心底对军人部队,都有着一份难以言说的崇敬之情,姜熹也是如此。

    尤其是经历了小时候的那场空难,姜熹这个职业,在姜熹心里更是形象高大,知道这次是为部队服务,这心里既紧张又兴奋,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了一抹笑容,她放下行李,握住男人的手。

    “您好,我叫姜熹。”

    “姜小姐是吧,先上车吧,我们边走边说。”男人顺手抄起姜熹脚边的行李,这明明很重的东西,可是在他手里,就好像无足轻重一般。

    上了车子,姜熹坐在于教授身侧,不敢乱说话,只是安静得听着。

    “其实大致的情况,首长都和您说了,这次主要是帮我们队里的一些兄弟进行一些心理方面的疏导工作。”

    “我知道,资料我也都看过了。”

    “嗯,因为其中一部分还算是新兵,估计心理阴影很大,首长心里有些担心。”

    姜熹侧头看着窗外,耳朵却竖起来,认真听着他们的对话,基本上已经将情况猜得七七八八。

    无非是去帮刚刚除了任务的军官进行心理方面的疏导工作,于教授专攻的就是这一块,经常会有大人物找他,也正因为有他,临城大学的心理学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

    他们直接到了医院,没有任何停留,就先见了第一个军官。

    基本上都是谈心为主,姜熹跟着于教授,见过了许多形形色色的人,也接触过许多心理变态的人,只是和他们的交谈中,还是让姜熹受到了很大触动。

    枪林弹雨这些距离姜熹很遥远,电影里的画面,她也从来没想过会真实出现在自己面前,可是听他们的描述,姜熹心里还是难免揪扯起来,因为他们到了岁数也就和自己一般大。

    当所有人还在享受着大好时光,他们却要为此献出生命。

    整整持续了一个下午,姜熹手指酸痛,收拾东西正打算离开,今天来接他们的军官小跑着过来。

    “于教授……我送您回去吧。”

    “不用客气了,您这里挺忙的,你们忙吧!”于继进婉拒。

    “雾都最近比较乱,首长特地交代了,务必要将您送到酒店。”

    于继进推脱再三,那人态度强硬有死板,只能接受了。

    三个人站在电梯口,姜熹低头看着自己的皮鞋,鞋头沾染了一点水汽,还有点污泥,忽然一个高大的身影笼罩过来,姜熹下意识的抬头,那个军官就站在自己身侧。

    姜熹猛地看向他,他的脸却忽然不自觉的红了。

    他怎么还害羞了。

    可是他仍旧目光灼热的盯着姜熹,就是前面的于继进都察觉到了身后的异常,忽然扭头一笑,“宋副官,我这小徒弟可是很不错的。”

    那语气透着戏谑。

    宋连脸一红,直接红到了脖子根。

    姜熹娇嗔的瞪了于继进一样,“教授,您再胡说什么。”

    于继进这一把年纪了,别的不会,就喜欢给人做媒。

    “姜小姐有男朋友么。”宋连鼓足了勇气,死死盯着姜熹。

    从他这个角度,可以清晰的看清女孩美好的侧脸,皮肤光滑细嫩,秀气的鼻头,石榴红的嘴唇,细碎的刘海微微落在额前,遮住漂亮的额角,白皙的天鹅颈,隐约可见的锁骨,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他常年在部队,能够接触的女人本就不多,凭空冒出来的姜熹,长得比电影明星还漂亮,二次如此真实的站在自己面前,若是不心动才有鬼。

    刚刚在车上他就想趁机和她搭话,只是她一直看着窗外,他不好开口。

    姜熹知道他对自己有些意思,只是没想到他会如此直接。

    “她啊,没有,不过学校里想追她的人可不少,宋副官,你若是想追我们熹熹,可得努力啊。”于继进累到不行了,好不容易有个调戏小徒弟的机会,又重新精神抖擞。

    姜熹看着他为老不尊的模样,气得牙痒痒的。

    “姜小姐,那……”宋连没谈过恋爱,不知道该说什么,支支吾吾的半天没憋出半个字。

    倒是此刻一个男人急匆匆的跑过来。

    “燕队醒了!”

    “什么!”宋连大喜过望。“于教授,姜小姐,你们稍等,我去去就来。”

    宋连没等他们开口,就狂奔而去,只留给他们一个放荡不羁的背影。

    姜熹和于继进面面相觑。

    “听说他们有个指挥官受了重伤,抢救了二十多个小时,才捡回一条命,一直住在重症监护病房,没醒过来,估计是醒了。”于继进抬脚往另一侧走。“我们也去看看。”

    姜熹自然不会多说什么,抬脚跟了上去。

    走廊上都是欢呼雀跃的声音,挤满了人,他们根本进不去,还是一个中年男人走过来,驱散了围观的众人,他们这才散开。

    姜熹面前瞬间清晰了许多,透过玻璃窗,她瞧见了病床上的人,浑身缠着绷带,头部被固定着,一张脸有半边被缠裹着,只有鼻子还透着气,身上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只有那双眸子……

    清亮得彷如要钻入你的心底。

    “病人需要静养,你们都安静一点!”医生眉头紧蹙。

    众人站在外面,未曾离开,只是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于教授,姜小姐,我先送你们回去吧!”宋连大喜过望,整个人焕发着一种别样的神采。

    “嗯。”于继进深深看了一眼病床上的人。

    “姜小姐,我帮您拿东西!”宋连急着表现。

    “不用了。”姜熹知道宋连这人不错,可是她不喜欢,也不想给他任何机会。

    “没关系,您不用这么客气我来吧!”

    两个人争执不下,包瞬间落地,里面的本子洒了一地。

    燕殊眉头紧蹙。

    这群混蛋。

    就不能消停一点嘛。

    不知道他现在需要静养啊。

    他此刻浑身都不能动弹,全身的骨头就像是被人拆过一般,腹部的麻药效力早就消失,伤口挪动一分都疼得异常厉害。

    他艰难的扭动脖子,无奈头部的护颈死死卡着,“嘶——”我靠,怎么给自己弄个这个。

    从他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以为西装革履、老学究般的人站在门外,这是谁。

    忽然一个娇俏的身影落入他的视线。

    只有个侧面,女孩伸手将头发拨到耳后,露出了漂亮的侧脸,脸颊微红……

    老者侧头和女孩说了什么,两个人便双双离去,燕殊拧眉,想要起身,可是力不从心,加之伤到的是腹部,更让他不便行动。

    耳后的几天,燕殊就更加憋屈了。

    这位宋副官,就是宋连,是卫首长的直属部下,卫首长专门把他叫来负责照看自己的。

    这人平素不好好照顾自己,跑去追女人了。

    你追就追吧,毕竟部队那种地方,你一年或许都难见到一个雌性生物,燕殊可以理解,只是你特么的干嘛每次都要和我汇报你的进度,我根本就不想知道好嘛。

    宋连此刻正拿着习惯让燕殊吸食清粥。

    “这女孩子一看也不是普通人家的,这几天接触下来,对我也是不冷不热的,我看啊,想要追她,真的有点悬。”

    燕殊吃东西,不搭理他。

    “听说追她的人不少,肯定有很多优秀的人,总觉得我是没戏了,哎——燕队长,你说,到底要怎么追女孩子啊,她们到底都喜欢什么啊!”宋连自顾自的说着。

    燕殊拧眉,“你能把吸管往我嘴边送送么,我够不到。”

    “哦,不好意思!”宋连尴尬的一笑。

    直到燕殊吃完,宋连才叹了口气。

    燕殊已经听他抱怨了好几天,颇为无奈。

    “宋副官,就您这模样,要什么样的没有啊,干嘛在一棵树上吊死。”

    “到底怎么才能让女孩喜欢啊,你的经验应该很丰富吧。”

    “谁告诉你的!”燕殊此刻脸上还有半边绷着绷带,说话都不能太用力。

    “感觉啊,而且文工团的那些姑娘,见着你的目光,两眼都放光。”

    “我又被人追的经验,追别人……”燕殊冷哼,“我从来不做这事儿。”

    这口气着实狂妄。

    宋连气结,却又无可奈何,谁让人家燕殊有这个资本呢。

    “不过你年纪轻轻,军衔不低,哪个姑娘这么不长眼,居然看不上你。”

    “你可别说了。”宋连叹气,“我就是给她送个吃的,这姑娘转身就送人了,我这……”

    “会不会是欲拒还迎?”燕殊扯了扯嘴角,“现在的姑娘啊,就喜欢玩这个,觉得不容易得到的那才会更加珍惜,你再加把劲,再试试。”

    “我已经很努力了,而且我听说她在临城还有人追他,还是个富二代,我这心里没底啊。”

    燕殊嘴角抽了抽,“临城……”

    “是啊,你说人家过几天就要走了,我肯定没戏了。”

    “是么……”燕殊心里已经有了一番计较。

    这么巧……

    她不是也还没走么……

    “而且她家世好,我军衔是不低,可是人家也未必瞧得上啊!”

    “那就算了吧,这种大家小姐,都心高气傲,心比天高,肯定瞧不上你,你就别指望了!”

    宋连眉头一紧,“你刚刚不是还鼓励我来着?”

    “我……”燕殊轻轻咳嗽一声,“你不是说有个富二代在追她嘛,人家整天都能见面,我们很快就要回部队了,这一来一回,少说也得小半年见不到,等你再见到人家,说不定人家都当妈了。”

    “你……”宋连气结,却又无法反驳。

    “这种大小姐吧,通常都不容易追,你想啊,人家身边有那么多条件好的追求者,干嘛看上你啊,你说是吧。”

    “我明白。”

    “所以你还是趁早死心吧,那种大小姐你hold不住,肯定脾气差,骄傲得很!”

    “扣扣——”

    “请进!”宋连起身,见着门口的人,顿时愣住了……

    “姜……”

    “宋副官,麻烦您出去一下,教授要给这位长官做咨询。”

    宋连不知道姜熹是不是听到了什么,想要解释什么,就被姜熹打断了,“不好意思,麻烦您先出去一下。”

    “熹熹,怎么说话的。”于继进轻轻咳嗽一声,示意姜熹收敛一点。

    “我本来就是脾气大的大小姐。”姜熹笑着盯着床上的人,燕殊艰难的吞咽口水,他可没想过要在这种情况和她碰面。

    该死的。

    世界这么大,怎么偏生在这里遇到了。

    于继进很是无奈,只是走进病房,和燕殊攀谈起来,不过燕殊磕磕绊绊,目光一直落在姜熹身上,这让谈话根本无法进行。

    “熹熹,你先出去一下,我和这位长官有话说。”

    姜熹看着空白一片的记录本,倒是多看了燕殊几眼。

    做贼心虚!

    姜熹刚走,燕殊才长舒了一口气,于继进倒是一乐,“你认识熹熹?”

    “没有啊。”

    “从她出现你就很紧张。”

    “可能是刚刚说了不该说的话,有点心虚。”燕殊悻悻地一笑。

    “你喜欢她!”于继进这是肯定的话。

    燕殊愣了半天,没回过神。

    “这世上藏不住的有两样东西,爱意和咳嗽,从她进来,你的眼睛就未曾离开她,我和你说了那么多话,你倒是完全无视了我啊。”

    “教授,不好意思。”燕殊恨不得找的地洞钻进去。

    他难得有如此近的距离接触姜熹,怎么可能放过。

    见面的场景他幻想过无数次,却从没想过是在自己最窘迫的现在,而且还是这幅熊样,还说了她的坏话,她一向记仇,估计得念死自己。

    “那孩子把自己封闭得死死的,那颗心啊,谁都进不去,可能和她的家庭有关吧,她刚刚对你态度不太好,你也别往心里去。”

    “嗯。”这点燕殊比谁都清楚。

    “不过啊,她是个好孩子,追她的人倒是不少,只是我看她这模样,颇有要孤独终老的架势。”

    燕殊一愣。

    说真的,燕殊喜欢她。

    很早之前燕殊就知道,他想要将她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

    但是这伴随着很大的风险,自己身边暗潮汹涌,他不敢,可是听了于继进的话,他开始思索,是不是无论如何也要挤入她的生活,还是说真的甘心一辈子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守着她?

    姜熹第二天就匆忙离开了,错过了当天赶来的燕家人。

    燕老爷子在听说燕泓去世的消息,就直接昏死过去,燕家也是忙得不可开交。

    *

    燕老爷子连连叹气,“其实最可怜的还是关戮禾那孩子,那件事情之后,关歆心里嫉恨他,绑架了风辞,害地风辞差点丢了性命,董家老头子,心里怨念戮禾,直接就把风辞送出了国。”

    姜熹咬了咬嘴唇,“燕殊和关戮禾之前不是好友么,又怎么……感觉像是分道扬镳了。”

    燕持接过话茬,“其实很简单,燕殊那次任务打击的是关家,关家人将燕殊视为眼中钉,三番五次逼着关戮禾用手除掉燕殊,他自然不肯动手,因为这事儿,和关家那些人闹得很不愉快,加上风辞那事儿,是关戮禾之前做得不地道,惹怒了关歆,这才招致了报复。”

    “轩陌一直都把风辞当亲妹妹,自然舍不得看她一直陷入危险之中,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和关戮禾划清关系,道不同,至此就越走越远了。”

    姜熹点了点头,这才发现,天居然都要亮了。

    居然絮絮叨叨说了整整一夜。

    雾都

    董风辞双手撑在床上,打了哈气,促狭的看着燕殊,“二哥,我可真没想到,你和二嫂那么早就认识了。”

    “比你知道的还要早。”

    “啧啧,后来那个宋副官如何了。”

    “还能怎么样,我要的人,谁敢和我抢,自然是各种敲打警告了。”燕殊冷哼。

    “这宋副官也是可怜!”董风辞哂笑,“不过我倒是好奇,你和二嫂之间之后又如何遇到的,你去临城了?”

    燕殊还没开口,董风辞忽然从床上跳起来,“之前你一直怂恿燕爷爷到临城养老,还专门在这边破土动工修改了房子,二哥,你老实说,是不是蓄谋已久。”

    “临城四季如春,不是很适合养老麽!”

    “为什么偏偏是临城!”董风辞一脸坏笑,“二哥,你还真是奸诈,你说,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筹谋的。”

    “那次受伤出院吧。”燕殊摸了摸鼻子。

    “啧啧……”董风辞咋舌,“嫂子知道你做了这么多么!”

    “她不需要知道。”

    “这话说得忒霸道了。”

    “只要最后是和她在一起的,过程不重要。”燕殊看着窗外,天色大亮。

    “不过后来你俩又是怎么遇到的啊。”

    “拜托了于教授让他带熹熹去部队而已,不就顺理成章了么!”

    “啧啧……”董风辞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可真是个老狐狸,看样子那个教授早就被你收买了啊。”

    “我们就是偶尔交流一下。”

    “二嫂知道自己身边一直有个内奸么!”

    燕殊勾唇一笑。

    董风辞却越发艳羡起姜熹来。

    也不知道关戮禾那个混蛋,现在如何了。

    “还是没找到他的人么?”董风辞垂着脑袋。

    “他那种祸害,肯定不会那么轻易死掉的。”燕殊哂笑。

    而此刻就在雾都的关戮禾猛地打了几个喷嚏。

    “爷——您没事吧!”

    “没什么!”关戮禾揉了揉鼻子,不就是落了个水么,怎么就感冒了,自己的抵抗力这么差嘛!

    真是耽误事儿。

    他又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是不是有人在念叨您啊。”

    关戮禾摸了摸鼻子,“小辞怎么样了?”

    “昏过去了!”

    “你说什么!”关戮禾跳脚,“怎么会昏过去。”

    “听说您出事了,董小姐哭得昏死过去,被燕二少带回去了。”

    “我靠,这种事你怎么不早和我说!”

    “您不也没问麽!”

    “混蛋!”

    “我……”那人一脸委屈。

    ------题外话------

    不关乎燕殊和姜熹的部分,我就直接跳过去了,大家心里有数就好,关于关戮禾和董风辞的前尘往事,以后有机会的话,会追加番外细说的,所以追忆到此就结束了……

    下面就是虐渣了,嘿嘿嘿……

    有木有很期待,吼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