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12 不负燕姓,圈养的绵羊

正文 212 不负燕姓,圈养的绵羊

    燕殊侧头看着窗外,从空中俯瞰雾都,就是一座被烟雾环绕的城市,只能依稀看到一些建筑物的顶部还有贯穿了雾都的那条雾河,暗黑色的河水,仿佛蕴蓄着一种难以言说的魔力。

    “队长?”尉迟侧头看着燕殊,他和燕殊是同一期进入部队的,同时行动却是第一次。

    他对燕殊的印象就是模样与能力同样让人过目不忘。

    “按照计划行动。”燕殊收回心神,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十几个人。

    根据线报今天晚上七点,在雾河中断会有大宗的走私交易,而他们的任务就是拦截并且打击这些人。

    现在是六点半,他们早早就埋伏在了预定地点,等着猎物上钩。

    这边抵触亚热带,树木丛生,蚊虫很多,即使做好了防护措施,也难免要被叮咬。

    尉迟稍微挪动了一下身子,这脸上被叮了个大包,痒得难受,燕殊一记冷眼射过去,他立刻浑身紧绷,不敢再造次。

    燕殊身下压着一把狙击枪,他的眼睛未曾从狙击枪上挪开半分,从枪口那里瞄准这河面的情况,那艘船已经靠岸整整半个小时了,却迟迟半点动作,距离七点钟还有25分钟,所有人的心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紧张起来。

    只是此刻在燕殊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个不合时宜的人。

    男人仍旧穿着一身黑衣,面色冷峻,正在岸上和几个巡逻的人说着什么。

    燕殊视线从枪口挪开,拿起一侧的望远镜,试图看得更加清晰一些。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此刻从他的耳返中,听见了从警局指挥中心传来消息。

    “目标人物已经出现。”

    “目标人物!”燕殊呢喃自语。

    “岸上身穿黑衣的人,根据线报应该是关戮炎这次走私货物的重要联络人。”

    燕殊眸子一紧。

    那人分明就是燕泓啊。

    “燕队长,需要采取行动吗!”说话的是警方的人。

    燕殊此刻脑子有些懵,就算是他做了充足的心理建树,他也没想过真的会在这里见到燕泓啊。

    怎么做?采取行动么?

    根据线报,关戮炎并没有到雾都,那么燕泓无疑就是一条大鱼。

    可是抓了燕泓之后呢,接下来怎么办?

    燕泓犯法,那就要牵扯到燕家,爷爷知道多少,还是父亲是否知情?

    燕殊摇摆不定。

    “队长,他们开始搬运货物了。”尉迟压低声音,缓缓扣动了手中的扳机。

    那清脆的声响,仿若一声催命符。

    燕殊盯着岸上正在抽烟的男人,从来没有一刻他如此犹豫过。

    耳返那边的警方也才催促,他们明显提早行动了,可是作为指挥的军方却迟迟没有动作,他们心里着急,却又不敢乱动。

    “队长!”有一个人催促。

    “行动!能活捉的就活捉,尤其是岸上那个黑衣男人!”燕殊拧眉。

    话音未落,就瞬间响起了稀稀落落的枪声。

    岸上的男人大惊失色,那一瞬间,几乎所有的枪口都是瞄准他的,他手中的烟一抖,瞬间落地,从口袋中摸出一把枪,对准燕殊这边就是一通乱扫,只是这边丛林密集,他们有掩护,根本伤及不到他们半分。

    燕殊抬手,示意他们立刻按照计划,分头包抄。

    一个小分队是协同警方就在附近埋伏,而他们则是埋伏在他们逃跑必然会经过的丛林小路上。

    枪声响起,除却一些人负隅顽抗之外,还有一些人私下逃窜,一时间局势变得很混乱。

    燕殊拿起枪直接追了出去。

    燕殊是一直冲在最前面的,所以燕泓逃跑,首先撞到的也就是燕殊。

    他们之间太熟了,即使燕殊满脸油油彩,燕泓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他。

    “燕殊!”燕泓眸底滑过一丝压抑,冷峻的脸,出现一丝皲裂。

    燕殊身后的人齐齐变了脸,这莫不是熟人。

    面前的男人神色肃杀,背靠着雾河,更是平添了一丝孤傲凄凉,他的模样和燕殊并不是很像,只是那双凌冽的眸子,却格外神似。

    在出任务,碰到熟人,这是大忌。

    “队长,这里我来解决!”尉迟立刻走到了燕殊前面。

    “不用,这里我自己来。”燕殊捏紧手中的枪。

    “队长——”尉迟满是不解,这可是大忌啊,“上面叮嘱过,这次的任务不容有失,您可不能因为自己的私人感情……”

    “我是队长,这里我说的算!”燕殊咬牙。

    他此刻心情很复杂,即使他再讨厌燕泓,也无法抹去,这个男人是他亲叔叔的事实。

    “队长?”尉迟咬牙。

    “这边我来解决,出问题我来扛!”燕殊眉头紧锁,目光沉重,“你们去那边,去支援。”

    身后的人却迟迟没有动作,让燕殊有些气急败坏,“我让你们过去!听见没!”

    “是!”身后的人迟疑片刻,还是从燕泓身侧冲了过去。

    燕泓把玩着手中的枪,“小殊,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你,倒是越发出息了。”

    “为什么!”燕殊咬牙,目光森然。

    “什么为什么!”

    “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不应该在这里,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你疯了吗!”

    “我没疯,我想要得到我想要的,这是最快捷的方法。”

    “你这样爷爷会疯掉的。”

    “和我有何干系。”

    “燕泓!”他的漫不经心,浑不在意,真的彻底激怒了燕殊。

    他举枪,直接瞄准燕泓的额头。

    手起枪落,子弹直接直直的朝着燕泓飞过去,燕泓微微闪躲,子弹擦过他的额角,滑出一道血色。

    燕泓速度极快,他一个闪身就直接到了燕殊面前,一抬脚,燕殊手吃痛,枪支落地,只见一道凌厉的拳风朝着自己扑面而来。

    他往后退了两步,下意识的从口袋中摸出一把匕首,抬手就朝着燕泓挥过去。

    燕泓往后一跳,两个人之间只有半米的距离。

    “我早就说过,你的眼神我很喜欢。”燕泓伸手擦了擦额角,嘴角勾着嘲弄的笑。

    “你简直疯了,你不知道这样会毁了燕家嘛!”

    “燕家?和我有关系吗!”

    燕殊咬牙,“这么多年,你终究没有把那里当成是你自己的家。”

    “我啊……”燕泓轻笑,“我就是个孤儿,无父无母,我不需要你们所谓的施舍同情,我特么的一个人挺好的,干嘛总要活在你们的有色眼镜之下。”

    “我们从来都没有……”

    “得了吧,到底如何,大家心知肚明!”燕泓说着飞快的朝着燕殊扑过去。

    燕泓招招狠辣致命,不留一丝余地。

    一开始两个人暂且还能说是平分秋色,可是数百招之后,燕殊就渐渐落了下风。

    倒不是他的技巧不够,能力不足,而是经验不够。

    他的实战经验太少,而燕泓过于老奸巨猾,从来都不会按照常理出招,这让燕殊根本无法预测他的下一步动作,从而逐渐落了下风。

    直到燕殊直接挑落他手中的匕首,寒光闪过,匕首已经落在了燕泓手中。

    燕殊眸子陡然收紧,那匕首已经抵在了自己的腰上。

    他的神经瞬间紧绷,丝毫不敢乱动。

    “小殊,你终究还是太嫩了。”

    “你准备杀了我吗!”燕殊拧眉,周围充斥着震耳欲聋的枪声,燕殊眸子充血,一瞬不瞬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唔——”

    下一秒钟,匕首已经刺入了燕殊的腰间。

    燕殊瞳孔猛然收缩,他没想到燕泓居然一点情面都不留。

    那是燕殊第一次清晰的感觉到匕首刺入身体的感觉,剧痛,伴随着天翻地覆的绞痛,就像是身体被人活生生撕开一样。

    燕泓微微挪动匕首。

    燕殊伸手按住了燕泓的肩膀……

    “燕殊,我告诉你,在战场上,没有你的亲人,只有队友和敌人,你对敌人心慈手软,下场就是这样!”燕泓的匕首缓缓滑动着。

    “唔——”一口血憋在胸口与,燕殊疼得险些昏厥过去,他的双手死死按住燕泓的肩膀,身体的力气仿佛被全部抽干,面前的男人,面色冷峻,如狼似虎的眸子,彷如要看尽他的心里。

    他确实心慈手软了。

    他忽然一笑。

    燕泓眸子一紧。

    “小殊,三个孩子之中,我一向最看好你,你知道为什么嘛!”

    “因为你的眼神,我很喜欢,特别喜欢,孤傲清高,可是小殊……”燕泓手指猛地用力,“看样子你也只能走到这里了!”

    “真是没想到,送你最后一程的人,会是我,怎么说呢,这心情有些复杂!”燕泓轻笑。“你不该心慈手软的。”

    “可是……”燕殊口腔中充斥着鲜血,说话的力气都弱了三分。

    “你不是我叔叔嘛!”

    燕泓手一僵。

    下一秒钟,燕殊忽然抬腿,燕泓手肘吃痛,下意识的松开手,燕殊一只手按住伤口,另一只手直接放手拔出了匕首,朝着燕泓就挥了一刀。

    燕泓躲闪不及,胸口立刻晕染除了一大片血色。

    “啊——”

    燕殊抓狂。

    他不知道事情为什么要发展到了这个地步。

    可是他答应过小笙,会平安回去,他不能死在这里。

    绝对不能。

    燕殊脚一挑,直接勾起了一直落在脚边的枪,手指勾起,对准燕泓。

    “砰——”

    燕殊睁大眸子,因为这次燕泓没有丝毫的躲避,就这么迎上了他的枪口。

    子弹没入他的胸口,燕泓忽然一笑。

    这是燕殊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的笑容,和平素那种嘲弄的冷笑不同,是那种自然而然的笑意。

    “你怎么不躲了。”

    燕泓只是一笑,却大步朝着燕殊走过去,燕殊往后退了两步,脚步有些凌乱,可是下一秒钟,燕泓已经按住了他的肩头,枪口对准他的胸口,燕殊指尖战栗。

    “你别再乱动了!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小殊……”燕泓轻笑,“你这样才算是个合格的军人!”

    “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参军,就和我父亲一样,做个出色的军人,能够好敌人血战到底,可是我劣迹斑斑,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军人,我很羡慕你。”

    “你干嘛要和我说这些。”燕殊心底有些慌了。

    “叔叔我啊,这辈子没做过什么好事,前些日子还被老头子狠狠训斥了一顿,说真的,那滋味很不好受,即使我再为非作歹,老头子都未曾打过我,我这心里面啊……有点难受。”

    “我终究无法成为他希望我成为的那种人。”燕泓轻笑,“我一早就预料到了,这次的走货,必然要出问题,可是能够死在你的手里,我也没什么怨言。”

    “回家之后和你爷爷说一声,其实在我心里……”

    燕泓惨然一笑,“他就是我的父亲!”

    燕殊不知道燕泓为什么忽然要和自己说这些,心头一跳一跳的。

    而此刻外面的枪声也逐渐变得微弱。

    几个警察随即冲了过来。

    “长官,长官——”燕殊微微抬头,看着对面冲过来的几个人。

    “那是我们线人,线人——”

    燕殊睁大眼睛,一阵耳鸣。

    燕泓伸手微微抱住燕殊,“小殊,告诉爷爷,我这辈子虽然没做过什么好事,却也没让燕家丢人。”

    “我不负燕姓!”

    “二叔——”燕殊喉咙干哑,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不要将我送回家,我也不想被葬在祖坟里,我不喜欢那种身后,活着就束手束脚的,我不想死后还要被地下那群老祖宗念叨,还不如投身河中,来得自在。”

    “长官,您手下留情,长官——”那边人着急的跑着,燕泓的手指逐渐脱离。

    从燕殊身上滑落。

    燕殊下意识的伸手要拖住怀中的男人,却扑了个空。

    身子趔趄了一下,整个人连同燕殊一齐栽到了地上……

    四目望天。

    燕泓微微扭过头……

    “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的眼睛……”

    “而是因为你是燕家第一个真心对我笑的人,或许当时……你还小,根本不记得了!”

    燕殊在扭过头,身侧人已经闭上了眼睛。

    “二叔——”燕殊握住他的手。

    手还温热,却不会再给他半点反应。

    “长官!”警察跑过来,伸手去试探燕泓的鼻息,“怎么会这样,赶紧找救护车!”

    “为什么不早说!”燕殊大喊。

    众人愣住。

    “我问你们,为什么不早说他的身份!”燕殊大喊。

    “这是绝密,我们也是刚刚才知道的!”警察指了指另一侧,“这不是军方的机密么,我们也是……”

    燕殊抬眸看向他手指的方向。

    卫首长赫然就立在不远处。

    “您先别乱动,您腹部的伤口太大了,我们……”一个警察按住燕殊,却被他一把推开。

    燕殊扯住他的肩膀,从地上爬起来,一步一个趔趄的朝着卫首长走过去。

    男人一身军装,临风而立。

    燕殊却未曾走到他的面前,就已经倒下了。

    关家

    关老爷子总觉得今日家中安静得有些诡异,他不停的按动手册的按钮,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却没有一个人进来。

    老爷子急了。

    难不成是出事了。

    小七……

    这些日子关戮炎和他说九姨娘跟别人跑了,他根本不信,肯定是关戮炎准备对他们母子出手了,小七还是个孩子,难道说关戮炎居然这么心狠,要亲手弑弟么!

    老爷子一急,直接从床上滚落。

    而此刻门开了。

    老爷子猛地抬头,站在他面前的不是旁人,居然是关戮禾。

    “父亲!”

    “小七,小七——”老爷子欣喜若狂,可是下一秒钟,他就愣住了。

    他白色的衬衫上,分明是血迹。

    “你……”老爷子呼吸一滞。

    “我扶您上床!”关戮禾抬手要把老爷子扶起来,关老爷子死死盯着关戮禾,这是血腥味。

    “小七,你做什么了,你大哥呢!他人呢!”

    “死了!”

    “你说什么!”老爷子下意识的推开关戮禾。“你……”

    “我杀了他。”关戮禾说得漫不经心。

    “你怎么能……怎么敢……”

    “他杀了我母亲,我报仇不是天经地义麽!”关戮禾挑眉。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杀得了他,不可能,小七,你别骗我!”老爷子根本不信。

    “其实很简单,因为他喜欢关歆,我只需要利用这一点就好了!”关戮禾说得平淡无奇。

    “小歆……”关老爷子呼吸一滞,不可思议的看着关戮禾,他忽然有些不认识面前的人了。

    “您别这么看着我,这不就是迟早的问题吗,不是他死就是我死,您的心里也很清楚。”

    “我已经安排人明日就送你出国了,你为什么还要……”

    “大哥说的没错,若想不被人欺负,就要站在最高处,只有你欺负别人的份儿,别人才不敢欺负你,逃跑?你以为按照大哥的势力,我会跑得了嘛,你未免太天真了。”

    “疯了,你真是疯了!”

    “你放心,我没杀了他,就是废了他而已!”关戮禾挑眉。

    关老爷子也就剩下这两个儿子,一听关戮炎没死,神情稍微放松了一些。

    “我废了他的手脚,把他送到警局门口了,听说他涉嫌非法走私,军方和警方已经开始通缉他了,我就做个顺手人情,送给他们好了!”

    “你!”关老爷子差点没一口气背过气去。

    “您别这么看着我,这么多我也是和您学的,其实你从来都没有培养过我要当你的接班人吧,我和母亲都不过是你的玩物而已,关戮炎才是你一直要培养的,心狠手辣,凶残暴虐,可不就是第二个你!”

    “你……”关老爷子伸手扯住关戮禾的手,顺着他的手臂缓缓往上按住他的脸,指甲恰如他的肉里面,关戮禾却未曾喊过一声痛。

    “你给我的名单,都是假的,一柱帮我接头被人暗杀了,我就明白,其实你并不想让我走,不过是利用我激怒了关戮炎,若是我死了,说不定……”关戮禾勾着嘴角。

    “关戮炎能多孝顺你几年,好自私啊,把我当成筹码送给他。”

    关老爷子瞳孔瞬间放大。

    “只是你想错了,我不是你的筹码,也不是你圈养的小绵羊,不过你也放心,我不会杀了你,你毕竟是我父亲,我还要赡养你……”

    “直到你死!”

    “噗——”关老爷子一口血吐了出来,染红了面前的白色床单。

    关戮禾扯下他的手,伸手摸了摸脸,眼角破了一个大口子。

    关老爷子睁大眼睛,死死瞪着关戮禾。

    一切都完了。

    彻底完了……

    而此刻燕家人因为燕殊重伤,已经坐飞机,立刻飞往雾都。

    临城大学

    姜熹刚刚整理完资料,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了。

    “教授!”姜熹立刻起身。

    “你还没走啊。”于继进示意姜熹到自己身边,“资料整理工作不急,慢慢来。”

    “我正好没事。”姜熹反正不想回家,能在学校多待一会儿就多待一会儿。

    “我明天要飞往雾都,你去帮我定一下机票酒店。”

    “雾都?”姜熹诧异。

    “特殊任务。”

    “我立刻去。”姜熹立刻打开电脑。

    于继进翻开姜熹整理着的资料,除却分类好之外,上面还清晰的标注了许多的东西,这孩子才大一而已,做事倒是挺认真的。

    而此刻姜熹的电话忽然震动起来,“熹熹,你的电话,你的大伯找你。”

    姜熹身子一僵,“我待会儿回过去。”

    于继进多精明的人啊,从以往姜熹谈论家庭情况就猜得到,这姜家对她不太好,这年纪不大,寄人篱下,日子着实不好过。

    “订两张机票吧,酒店也订两个房间,你和我一起过去。”

    姜熹诧异的扭过头。

    “教授?”

    “你若是不愿意,我去找你学姐学长!”

    “我去!”姜熹笑靥如花。

    ------题外话------

    因为其中许多事情,大家也可以猜得七七八八了,所以我只挑选了重点的写,旁枝末节神马的,我就一笔带过了……

    不过燕家这位叔叔,对燕殊真的造成了很大影响。

    最起码阴影还是有的。

    燕小二:后妈,你给我滚粗!

    我:……

    *

    今天我们这里大暴雨,不宜出门,看样子我还是老实的窝在宿舍码字得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