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11 雾河事件(3)(二更)

正文 211 雾河事件(3)(二更)

    燕家

    燕泓到燕家的时候,家中格外安静,燕持这段时间在忙着创业,基本是不着家的,安叔迎了上去,“老爷子在书房等你。”

    “安叔,是不是小笙出什么事情了?”燕泓得打听清楚,是不是那个死丫头说了什么东西。

    “小笙小姐还没醒,夫人不放心,已经送她去了医院。”

    燕泓挑眉,不就是撞了一下嘛,有这么严重?

    不过不是燕笙歌作妖就好,他的步伐轻快了许多,大步朝着楼上走去。

    刚刚到了书房门口,门是微微敞开的,他刚刚伸手将门推开,一本书迎面砸过来。

    他躲闪不及,书角撞到他的胸口,痛得他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

    “混账,你给我跪下!”燕老爷子站在书桌前,面色铁青,脸上那道狰狞的疤痕,在昏暗的灯光下越发触目惊心。

    “爸!”

    “我让你跪下!”燕老爷子抬手拿起一侧砚台,朝着他猛地砸过去,这下子燕泓直躲过去了。

    “你做什么!”

    “你还敢躲!”

    “你想要干什么,你得和我说清楚吧。”燕泓眯着眼睛。

    燕老爷子直接走到他的面前,伸手直接按住他的胳膊。

    燕老爷子年轻时候,也是军队里面的扛把子,血雨里杀出来的功勋,按住他的肩胛骨,猛地用力,将他推进了书房里,回头将房门猛地踹起来,平叔和安叔就站在门口,面面相觑,不敢乱说话。

    老爷子都已经准备休息了,接了个电话,就发了很大的脾气,把卧室的东西都摔了。

    “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你不知道吗!燕泓,我知道你一直叛逆,可是我没想到,你居然敢做那种触犯我底线的事情,你是活腻了么。”

    燕泓心惊,难不成老头子已经……

    “我是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你居然敢和关戮炎狼狈为奸,燕泓,谁借你的胆子,你这样做最得起谁!”燕老爷子一脚踹在他的小腿上。

    燕泓眯着眼睛,眸子慵懒而又危险。

    “你还敢瞪我,我在问你话,你到底背着我干了什么,是不是和关戮炎勾结在了一起!”

    “这是我的事情!”

    “我是你爸!”

    “你特么的不是我爸!”

    “啪——”燕老爷子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你简直放肆!”

    “你本来就不是。”燕泓揉了揉脸,真特么的倒霉,一天已经被两个人打了。“你不过是同情我罢了,同情我是个没爹没娘的孩子,用此来标榜你的伟大。”

    “在你眼里,我就是个不成器的人渣而已,从小就偷鸡摸狗,你从心底瞧不起我,我都知道,你儿子多优秀啊,有良好的教养,更是显赫的背景,我是什么,我特么的什么都不是,你知道外面的人都叫我什么嘛,说我是你们燕家养得一条狗。”

    “谁说的!”燕老爷子眯着眼睛。

    “自然无人敢在你面前这么说了,您是谁啊,威风赫赫的燕首长,谁不敬您三分,谁敢在你面前造次啊,自然也没人敢欺负裴燕泽,人们若是想要嘲讽,也只会说说我而已。”

    “这不是你为非作歹的理由。”

    “我本来就不是好人,不又不是不知道,你还记得你当初是从哪来把我捞出来的嘛,教改所啊!我和裴燕泽不一样,他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匙,什么都有,而我要是偷不抢,我就得饿死,我吃过剩饭,啃过树皮,你又知道什么,别一出来就搞得什么都为我好,我不稀罕。”

    “燕泓。”燕老爷子沉声,“这么多年,我何曾亏待过你。”

    “可你又何曾瞧得起我!”燕泓轻笑,“就连燕笙歌都看不起我这个叔叔!”

    “那是你自己不争气,我给你找过多少工作,有哪次你是做了超过一星期的。”

    “你明知道我的性格做不来那种东西,况且,你觉得我这种有案底的人,就算是凭关系进去了,不会遭人白眼嘛,你就会按照认为的好,来规划我的人生。”

    “我是为你好,你爸妈不在了,我得为你负责。”

    “你要是真的为我好,就不要对我的人生指手画脚,这是我的人生,不是你的,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我以后就是死了也和没关系!”

    “啪——”燕老爷子气得浑身发抖,“你还敢顶嘴,你的人生就是打着我的名头,在外面为非作歹嘛。”

    “看样子是被你发现了啊。”燕泓伸手擦了擦嘴角,“那你现在想如何,打死我,还是直接送我去派出所?燕首长!”

    “跪下!”燕老爷子一脚踹在他的腿弯处。

    燕泓吃痛,双腿一软,却扶住了桌角,支撑住了身子。

    燕老爷子再抬脚,直接将他踹在地上,伸手猛地将桌上的相册转过来。“让你的爸妈好好看你,你现在都变成什么样子了。”

    “他们若是还活着,我也不会变成这样!”燕泓心里怨恨。

    “你恨他们?”燕老爷子难以置信,“他们是为了你才……”

    “我宁愿当时和他们一起死了,免得我现在苟活得难受!”燕泓双手撑着桌子,站了起来,“燕首长,当初你接我出来的时候,还记得你说过什么么!”

    “这辈子都不会让我再进那种地方,还是说你现在要亲手送我进去?”燕泓轻笑,双手一伸,“英明神武、大公无私的燕首长,抓我吧!”

    燕老爷子脸色酱紫,伸手扶住桌子,一口血憋在胸口,气得眼前的事物都模糊了,身子趔趄了一下,险些直接栽倒。

    燕泓扭头就走,根本不顾身后直接跪在地上的燕老爷子。

    “老爷子——”安叔是第一个冲进去的,平叔却直接拦住了燕泓的去路。

    “燕泓……你怎么能……”

    “让开!”燕泓推开平叔,直接往楼下走。

    他得赶紧离开京都,这边不能留了。

    按照燕老爷子这种性格,真的做得出将自己扭送到派出所的事情。

    只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燕笙歌这一昏睡,居然就是小半个月,裴燕泽工作繁忙,宋一唯抽不开身,只能一直守在病房。

    明明说没事了,各项检查,身体指标也十分正常,却就是醒不过来,宋一唯这几天暴瘦,有几分形销骨立的感觉,根本无心注意燕泓的事情。

    某军区

    燕殊刚刚从禁闭室出来,胡子拉碴,满脸憔悴,身上衣服破损,指关节多是黑色的血痂,原本俊雅风流的脸,满是污垢,狼狈不堪,谁都认不出来,这是曾经风流倜傥的燕二少。

    战北捷一身军绿色常服,双手抱胸,斜靠在墙壁上,侧头看着走出来的人。

    “我靠,你丫这是从哪儿爬出来的,怎么这德性。”战北捷轻笑,“怎么着,第一次出任务,是不是很刺激。”

    “走开!”燕殊挥开他的手。

    第一次出任务,第一次看见队友死在自己面前,第一次亲手杀人,那种感觉,根本不像是电视电影里面表现得那么刺激,宛如置身地狱一般。

    疯狂,满目疮痍,都是红色的血。

    他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来的,只记得自己杀红了眼,被带回来之后,就一直被关着。

    “被关了三天,是不是冷静了许多。”战北捷走到他的身侧,“你们是这一批军校上来的精英,不过出任务也是有些早,对你来说确实太刺激了一些。”

    “我想洗个澡。”

    “在这里还这么爱干净干嘛。”

    “不想变成你这样的糙汉子。”燕殊扭头,颇为嫌弃的看着战北捷。“你没有对象,不是没原因的,一身汗臭味,隔着老远我就闻到了。”

    “我靠,你特么的三天没洗澡了,明明是你身上的馊臭味。”

    “懒得和你废话。”燕殊抬脚朝着宿舍走去,这一路接收到了许多异样的目光。

    他头疼得难受,洗了澡,趴在床上,想了许久,就沉沉睡去。

    日常训练,让他逐渐忘了第一次出任务留下的那种恐怖,只是很快就迎来了他的第二次任务。

    首长和他们说得第一句话,就是,“遗书都准备好了嘛!”

    燕殊怔愣了半天,“我还没有。”

    “回去写,给你半天时间。”

    “是!”

    那是燕殊第一次写遗书,提笔琢磨了很久,最后还是留了一张白纸……倒时差点把首长给气死。

    “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要和家里人交代嘛,这次的任务很危险,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你要做好各种准备,听着没。”

    “我知道。”

    “很有可能有去无回,你要想清楚了,你确定什么都不给家人留下?”

    “我相信我会活着回来!”燕殊挑眉,目光灼然,眸子中的那股自信和张狂,倒是让卫首长一愣。

    “早就听说你是个刺头,果然如此,算了,你待会儿给家里打个电话,不要透露你要出任务的消息,好好说说话。”

    “谢谢首长。”燕殊笑了笑。

    燕殊直接打了电话回家,这才知道燕笙歌出了事,吓得他直接从凳子上弹射起来,倒是吓得在一边看地图的卫首长猛地一惊,手一抖,图都标错了。

    “首长,我能再打个电话嘛?”燕殊扭头看着卫首长。

    “打吧。”看样子是家里出事了。

    燕殊直接给宋一唯去了个电话。

    燕笙歌醒过来已经有三天了,因为长时间的卧床,她的身体很僵硬,四肢酥软无力,面色憔悴,羸弱憔悴。

    电话在床头嗡嗡的响,宋一唯正在洗手间帮燕笙歌洗衣服。

    “小笙,看看是谁的电话!”

    燕笙歌心头一跳,攥着被子的手缓缓收紧,她捏住电话,陌生号码。

    她此刻脑子乱得很,许多东西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母亲说她昏睡了十几天,可是她却像是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梦中的二哥,就在打了这通电话不久之后出任务受伤,回来途中不治而亡,大哥公司出事,爷爷被叔叔气得病重,叔叔勾结关家的事情败露,燕家直接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一时间风声鹤唳,墙倒众人推,短短数月就土崩瓦解,为了挽救大哥的公司,她嫁给了一个她根本不认识的人,然后……

    “小笙——你怎么不接电话,谁的啊。”宋一唯手中都是泡沫,走出洗手间,“你这丫头,发什么呆啊,接电话啊。”

    “好!”

    燕笙歌按下接听键。

    “喂——”

    “小笙!你没事吧,我听说你出事了,怎么回事啊,安叔说你睡了很多天,到底出什么事了,是谁欺负你了,你告诉二哥,回头我帮你揍他!”

    “谁的胆子这么大,你和我说,我保证揍得他亲妈都不认识。”

    “握着前脚刚走,就有人敢欺负你,胆子倒是肥了!”燕殊咬牙。

    “你怎么不说话啊!小笙?你还在么?”

    “二哥——”燕笙歌咬住嘴唇,忽然心头一热,眼泪就啪嗒啪嗒的往下落。

    “怎么了,该不会是哭了吧。”

    “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二哥这不是忙嘛,等我放假就回去看你,你要是有什么事,大哥太忙的话,你就去找阿陌,他比较闲。”

    “我就是很想你。”燕笙歌咬住嘴唇,“你回来好不好。”

    “你这丫头怎么回事!”燕殊捏着电话,“乖,回去二哥请你去吃好吃的。”

    “我不要吃好吃的,我要你回来,现在就回来!”

    宋一唯一直安静的听着,越发觉得不对劲,从她醒过来开始,就开始问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重点就是问燕殊是不是还活着,这让宋一唯简直哭笑不得。

    “小笙,别任性。”

    “我要你回来,现在就回来,二哥,你不是最疼我嘛——”燕笙歌带着哭腔,几乎要崩溃一般。

    “我还有点事,忙完了,就回去。你在家要乖,好好听话,别惹事,二哥不在,大哥那臭脾气,你若是惹事,估计得把你骂死。”

    “二哥,那你别去雾都!”

    “什么?你在胡扯什么啊。”

    “叔叔会害死你的,二哥——”燕殊微微抬头,看向卫首长在白板上写上了重重的四个大字。

    “雾河行动”

    他的心头猛地一跳。

    “二哥,你听我的,你现在就请假回来好不好,我去和爷爷说,让他给你安排,你现在就回来,不能,现在已经15号了,没时间了……”燕笙歌掀开被子就往外面冲。

    宋一唯想要阻拦,也晚了,等她追出来,她跑得人影都没了。

    “小笙,你冷静一点,你有什么话你好好和我说!”

    “你会出事的,二哥!你别参加这次任务,千万别参加,二哥……求你了,我没有求过你任何事情,就这一次,二哥!”

    “你总得把话说清楚吧。”

    “我……”燕笙歌自己都是云里雾里,她已经分不清楚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梦境了,整个世界仿佛一下子彻底乱掉了。

    梦中的一切那般真实,那种剜心彻骨的痛苦,也是那般分明,根本不像是做梦。

    可是现在却又是真真实实存在的现在。

    乱了,彻底乱了。

    她不知道如何和燕殊开口,燕殊肯定会以为她疯了。

    “我梦到你去雾都出任务,出了事。我担心你。”

    “傻丫头,梦都是反的,而且我最近没有任务要出,别担心了。”

    “二哥,你可别骗我!”燕笙歌咬住嘴唇。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你这丫头,刚刚是不是跑出来了,赶紧回去,你还生着病,好好养身体,等我回去,你要是病恹恹,我可饶不了你。”

    “小心二叔,他会害死你的。”

    “你这都说得哪一出啊,二叔在京都,我在部队,他怎么可能害到我。”

    “他似乎和关戮炎勾结在一起了。”燕笙歌迟疑片刻,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燕殊愣了一下,卫首长拿着笔轻轻叩打着桌子,“好了小笙,我要去训练了,回头我再和你说吧!”

    “二哥,二……”燕笙歌话音未落,电话就被挂断了。

    燕笙歌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站在偌大的挂号大厅,周围熙熙攘攘都是人,看着她穿着病号服,都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盯着她猛看,燕笙歌长得精致漂亮,饶是了无生气,看起来也像是一尊精美的洋娃娃。

    燕殊将电话递给卫首长,“打完了?是不是家里出事了?”

    “小妹做梦说我出事了,一直嚷嚷让我回去,这丫头就是太担心我了。”

    “这很正常。”卫首长轻笑,“这次任务我之前已经和别人都交代过了,不过这次我想任命你为这次作战的行动指挥,你有问题么。”

    燕殊心里既兴奋,却又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首长,我没有经验。”

    “你可以的,我相信你,你在上次出任务表现出来的决断的指挥能力和部署任务时的果决,远远超出了同辈中人,这次选择你,也是上面对你的信任。”

    燕殊双腿并拢,抬手行礼。

    “保证完成任务!”

    “行了,我给你说说这次任务的具体情况吧,其实选择你也是有原因的,因为根据线报,关家要通过雾河走一批货……”

    “关家?”燕殊挑眉,下意识的想到了燕笙歌刚刚的话,二叔和关家勾结?

    他有这个胆子嘛。

    “你是京都来的,和关家有过接触,我想他们的行事作风你也会了解的多一些,所以这次的任务非你莫属。”燕殊挑眉,看样子都是一群老狐狸,什么狗屁能力,还不是看中了自己对关家的了解嘛。

    “而且据说,这次的任务,很有可能是官商勾结,这里面的水深得很,到时候随时会有各种情况发生,根据线人提供的消息,地点是在这边!”卫首长拿着墨水笔,在地图上圈了个位置出来。

    蓝色的河流中断。

    “这里比较偏僻,平时走私都是走这边,而且距离雾都派出所很远,他们就是接到报案,赶到的话,估计人都跑得没影了。”

    “雾都——”燕殊呢喃自语。

    全国那么大,燕笙歌怎么忽然就提到了这个城市。

    这么巧。

    做梦?

    真的这么准?

    他是不是该多上心一些……

    医院

    燕笙歌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下来的,找了半天,才找到去住院部的位置,那会儿医院配备电梯并不多很多,所以电梯挤得很,燕笙歌好不容易上了电梯。

    电梯却忽然传出了滴滴滴的响声。

    “超重了!”有人吼了一嗓子。

    “刚刚谁最后上来的!”

    燕笙歌咬了咬嘴唇,自己就站在最外面。

    她微微垂头,抬脚走了出去,真是倒霉。

    “小伙子,你不用下去,你可以上来,坐得下!”一个大妈的声音。

    “不用了,我等下一班!”听口气年纪不大。

    燕笙歌相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是谁跟着自己下了电梯,去撞见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

    她忽然睁大眼睛,吓得扭头就跑。

    “二少爷,这姑娘怎么回事啊,怎么见着你就跑了。”

    秦圣哲一早就瞧见失魂落魄的燕笙歌了,怎么跑起来都这么好看。

    “可能是害羞吧。”

    那人努努嘴,那姑娘分明一副见了鬼的样子,怎么就变成害羞了,只是二少爷一直盯着她看,难不成是瞧上人家了?

    “二少爷,我们这次来,不是去看琳达小姐嘛!”这是秦圣哲前几天刚刚勾搭上的十八线小嫩模。

    “帮我查查那是谁家的姑娘。”

    “那小姐穿得病号服,不过她手腕上戴着一副价值六位数的名表,一看也不是一般人。”这人的意思就是让秦圣哲若是玩玩,就别招惹人家了。

    “我让你去查,你特么的废什么话!”秦圣哲恼怒。

    活了快二十岁,他第一次知道,心动是什么滋味,管她是谁,他看上了,就没有跑得了的!

    ------题外话------

    秦浥尘和燕笙歌的故事,基本也是在雾河事件之后,不过这里就是顺带说一下,不会详细说得,重点说燕殊那边的情况,关于燕笙歌和秦浥尘的那点事,之后我会补番外的,喜欢的亲们到时候再细看吧。

    毕竟燕殊才是我家男主,吼吼……

    燕小二:你可算是还记得我是你家男主啊!

    我:雷打不动,我最爱你了,么么么么……

    燕小二:(嫌弃脸)

    有月票的亲们记得投给我哈,我要开始撒泼打滚卖萌了,o(n_n)o哈哈~

    *

    在微博看到一个消息说的是,在做数学题时,你算了半天,结果发现,你的答案在四个选项中都没有,还有比这更绝望的嘛……

    我只想说……

    有!在江苏考试,你绝对不会遇到这种尴尬,因为没有选择题┑( ̄Д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