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0 雾河事件(2)

    燕泓伸手擦了擦嘴角,冰冷的眸子淬上一层寒霜,他轻轻勾着嘴唇,颇为挑衅的看着宋一唯,满眼嘲弄,那一巴掌打得他满嘴都是血腥味。

    宋一唯伸手揉着手腕,寸步不让。

    “宋一唯,你别以为我不打女人!”燕泓语气生冷,警告意味十足。

    “呵——”宋一唯冷笑,“若你不是燕泽的弟弟,你这样的人渣,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不过这么大年纪了,光长了岁数,没长脑子是吧,现在已经开始欺负小孩子了,你特么的也配称为男人嘛!”

    燕泓眸子一凛,眯起瞬间危险十足,他朝着宋一唯走了一步,两个人之间距离很近,几乎可以听见对方的呼吸心跳。

    “怎么了,恼羞成怒了?你这样的男人,除却会仗着家里的在外面为非作歹,你还会做什么,我告诉你,燕家不欠你任何东西,你不用整天阴阳怪气的,摆个脸给谁看!”

    “这是我们燕家的事情,和你没有半分关系!”燕泓咬牙,宋一唯的毒舌霸道是出了名的,只是他们这般针锋相对却是第一次。

    “你在外面做的那些事情,难不成要我一件一件说出来嘛!”宋一唯满目鄙视。

    “我就是个小人,我不是大哥,那么有出息,不过也轮不到你来教训我,我看在大哥的面子上喊你一声大嫂,你别真的把自己当成这家的女主人,让开!”

    “等医生过来再说!”宋一唯伸手挡住他的去路。

    燕泓抬手挥开她的手,宋一唯直接按住他的手臂,直接将他按在了墙上,燕泓这个人从来不是心慈手软的人,直接反手,按住了宋一唯的手腕,身子瞬间扭了过来,手指直接掐住了宋一唯的脖子,宋一唯顺手抄起燕殊放在架子的一个奖杯,甩手直接砸在燕泓的肩膀上!

    燕泓吃痛,手指收紧。

    “唔——”

    “宋一唯,你特么的别真的以为我不敢动你,我告诉你,想掐死你,容易得很!”

    “燕泓!”燕老爷子冲了上来,见到这一幕,心惊肉跳,“你们这是在干嘛!都给我松开!”

    “爸……”

    “松开!”燕老爷子脸涨得通红。

    燕泓直接松开手,宋一唯却直接抬脚朝着他的下体猛地一踹,燕泓吃痛,整个人的五官都扭曲了。

    看得门外的燕老爷子都一阵心悸,这宋一唯素来是不会吃一点亏的,看样子这次燕泓是惹恼了她。

    “老爷子,医生来了!”安叔领着医生到了楼上。

    “燕泓,我告诉你,小笙但凡出一点事情,我饶不了你!”宋一唯咬牙,将奖杯放置在架子上,“我不是父亲和燕泽,会让着你!”

    宋一唯深深看了一眼燕泓,扭头就走。

    医生给燕笙歌检查了半天,扭头看向裴燕泽夫妇,“燕三小姐没什么大碍,就是被撞了一下,头部受到撞击,昏死过去,可能有些轻微脑震荡,你们若是不放心,等她醒过来,再带她去医院检查一下比较稳妥。”

    “可是她一直没醒过来,这不会出什么问题吧!”宋一唯坐在床边,神色焦虑,伸手拨弄着燕笙歌额前的碎发。

    “三小姐身体检查没有什么异样,就是后脑被撞得肿了一点,休息一下应该很快就会清新。”

    “谢谢您。”

    “没事!”

    这医生站在那里,却并没有任何动作,直到宋一唯狐疑的看向他,他才俯身,犹豫了好久才缓缓开口,“三小姐脖子上有掐痕。”

    宋一唯手指有些僵硬。

    “三小姐是不是和人打架了?这种情况,完全构成伤害罪了,你们可以报警。”

    “谢谢提醒,我们已经开始处理了。”

    “那就好。”医生完全是好心提醒,宋一唯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这个人若是旁人,宋一唯肯定立马报警让警察来抓人,偏生是燕泓。

    燕老爷子一直觉得亏欠了他,很迁就他,这才让他更加无法无天,若是她强行撕破脸,估计有得遭受很多非议,宋一唯越想越是憋屈,裴燕泽送走了医生,走到宋一唯身边,“小笙不会有事的,你别太担心了。”

    “燕泓人呢!”

    “已经走了!”

    “混蛋!”宋一唯气得脸色铁青。

    “我已经和父亲说过这个事情了。”

    “小笙一直都避着他,她一个孩子能做什么,让他下此狠手,他还是个男人嘛,简直是人渣!”

    “我们很快就要回e国了,到时候眼不见心不烦。”

    “这不是走不走的事情,我就是见不惯他,什么东西,真是够了,我就是搞不懂,干嘛那么迁就他。”

    “好歹是叔叔唯一的一个儿子,当初战乱,叔叔曾经将婶婶和燕泓托付给父亲过,不过当时的情况,自身难保,父亲也顾不上他们,出事之后,他一直很自责,心里一直存着一份愧疚。”

    “罢了,这个事情我这个小辈也不好插手多说什么,不过燕泓若是再找麻烦,我决不轻饶他,王八蛋!”宋一唯气得不轻。

    关家

    燕泓坐在真皮沙发上,拿着冰袋敷脸,面无表情,不过眸底阴鸷,没有一丝情绪。

    “你这是被谁打了,谁的胆子这么大。”对面的中年男人,倒了杯红酒,放在他面前,“喝一杯?”

    “行了,说正事吧,那批货怎么样了。”

    “你急什么啊,先喝一杯再说。”

    “你今天怎么敢约我在这里碰面,你就不怕被你那个弟弟听见?”燕泓挑眉。

    “你说小七啊。”男人嘴唇凉薄,沿着下嘴唇,有个清晰的刀疤。“他出去约会了,现在不在家。”

    “约会!”燕泓轻笑,“和董风辞?”

    “嗯哼。”

    “你就不怕他事后反咬你一口?”

    “那小子平时闷得很,从未接触过家族的事情,他凭什么和我争。”

    “他可是你家老头子最喜欢的小儿子啊!”

    “喜欢又如何,老头子都自身难保了,还有精力抱住这个儿子嘛!”男人笑得放肆,“我筹谋了这么多年,终于爬上了这个位置,等这一单干完,我在关家的地位就算彻底稳固了。”

    “这么赚钱的生意,老爷子怎么舍得放弃。”

    “还不是那个贱人!”男人捏着红酒杯,眸子眯起,迸射出一股骇人的光。

    “你的小妈?”

    “贱人,不过是仗着老头子对她喜欢一点,就对家族的生意指手画脚,什么东西,等老头子归西,我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长得漂亮,谁不喜欢啊。”燕泓捏着冰袋,暗自恼怒宋一唯下手忒狠了,疼死他了。“她就不会给老爷子吹耳边风,让关戮禾继承位置?”

    “那小子!”男人不屑的轻笑,“他想上位,也得有人服他啊,老头子是很疼他,就是太疼他了,把他保护得太好,这若是真的动真格的,那小子会是我的对手嘛。”

    那口气极其轻蔑。

    “你可别小看他,我瞧着他和董风辞的事情就不简单。”

    “他们还小,你以为董家瞧得上他嘛,董家是什么人家。”男人颇为不屑。

    “他和燕殊关系也不错,两个人性子也很像,我燕殊这孩子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我说燕泓,你是不是年纪太大了,说话做事畏首畏尾的。”男人言语透着一抹不屑。

    而此刻楼上传来动静,男人示意燕泓别说话,下来是个穿着旗袍的美艳少妇。

    姿容艳丽,身材婀娜,走路的时候手中掐着一方丝帕,嘴角含笑,玫瑰色的嘴唇,透着一种难以言说的艳色。

    “燕泓来啦。”

    “九姨娘!”燕泓轻笑,目光颇为轻佻的从她身上扫过,就像是在打量着一个货品。

    “戮炎,你父亲已经睡下了,我出去一下。”

    女人扭着袅娜的腰肢,带着一股素净的脂粉味,从他们身边走过。

    直到她出了门,燕泓才挑眉,“不得不说,确实是个尤物。”

    “哼——若是没有几分姿色手段,又怎么会在老头子身边待了这么久。”

    “看着不像是有什么头脑的,若是有些手段,你这位置也坐不稳,就凭这些年老爷子她的宠爱,关戮禾早就上位了。”

    “她倒是想啊,凭她的出身,配么,一个戏子,婊子!”关戮炎笑得邪肆,“行了,不说这事儿了,我们来谈谈那批货的事情。”

    “我也正想和你说呢,我觉得我们这事儿估计快瞒不住了。”

    “燕老爷子知道了?”

    “倒不是他,是燕笙歌那个死丫头,好像察觉到了什么。”

    “怎么会被她知道的!”关戮炎埋怨燕泓做事不谨慎。

    “我和燕隋说话的时候,她正好在门口。”

    “燕隋那孩子可信么?”

    “他自小沉默寡言,之前一直跟着燕殊到你们家学习拳脚,根本不觉得我们接触有什么异样,燕笙歌那丫头从小跟着宋一唯,心思很多,而且很活泼,对外面的情况了解比较多,就怕她察觉到了什么。”

    “做了她。”关戮炎说得轻松,仿佛他口中的并不是一条人命。

    “你说得简单,那可是燕家三小姐,宋一唯你又不是不清楚,那是善茬嘛,大哥性子看似温润,也不是好惹的主,这事儿查到我头上,我俩都得玩完。”

    “那我帮你动手,肯定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看看再说吧,我警告过那丫头了,她从小就有些怕我,说不定不会说出去。”

    “宁可错杀一白不能放过一人。”关戮禾挑眉。

    “这事儿想放放,这批货你打算怎么走。”

    “走水路,从雾河那边走水路出去。”

    “你都安排好了么!”

    “这不是需要你帮忙了么,这几年上面查得紧,我需要你动用燕家的关系,帮我疏通一下。”

    他们这些年的合作关系基本都是这样,燕泓负责打点上下,关戮炎负责实际运作。

    “没问题,只是这次我要六四分!”

    关戮炎眯着眸子,危险慵懒,“燕泓,你这是在挑衅我么?你六我四?你一个人的胃口未免太大了吧。”

    “这次的事情有多危险,你心里清楚,我们家那边有很多双眼睛盯着,我压力也很大。”

    “你要知道,这次的货值多少钱,六四分账,你倒是不怕撑死。”

    燕泓无所谓的一笑,“这次走货,我还得亲自去一趟,雾都那边关系复杂,你也清楚,我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的,若是被家里的老头子知道,他估计能一枪崩了我!”

    “他舍得么!”

    “他一向铁面无私,尤其是涉及到这种问题,你答应不答应吧,若是不答应,你也可以去找别人。”

    “你这是在威胁我,你明知道,这种事,做熟不作生,你让我现在去找谁?”

    “叶家?沈家?都不错!”

    “我答应你!”

    “成交!”

    “合作愉快!”关戮禾端起红酒杯,轻轻触碰,红酒轻轻晃动,一如两个人之间暗藏的汹涌,说到底他们谁都不会退让半步,燕泓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而关戮炎也在想着如何挫挫他的锐气。

    关戮炎红酒还未吞入腹中,忽然眯着眸子,“谁在那里!”

    “啪嗒——”东西落地的声音。

    关戮炎身后的人,立刻跑过去。

    “放开我!”女人声音温吞透着一丝愠怒。

    关戮炎眯着眼睛,“九姨娘,你怎么还没走?”

    “我回来拿点东西,你们慢慢聊。”九姨娘说着就往上面走。

    关戮炎却忽然起身,直接横在了她的面前,女人眼神慌乱无措,显得分外局促不安,她恨不能将手中的一方绢帕揉碎,绕过关戮炎就往楼上跑。

    却被关戮炎扯住了胳膊。

    “关戮炎,你别太放肆!”

    “你听到了多少。”关戮禾这是肯定句。

    “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

    “告诉你,听到了多少!”关戮禾眯着眼睛,神色平静,却在蕴蓄着一股风暴。

    “你松开我,你放肆,我是你妈!”

    “去你妈的,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在我面前自称是我妈,我妈被你们这些小贱人早就气死了,你也配在我面前叫嚣,你不过是我爸的一个小妾而已。”

    “关戮炎,你松开!”九姨娘伸手要推开他,可是男人力气实在太大,她这点力气,无异于蚍蜉撼树。

    “告诉我,你到底听到了多少!”关戮禾眯着眼睛,危险慵懒的盯着她。

    “我不知道,你松开我!”

    “不说?你还想不想见到你儿子啦。”

    “关戮炎,那是你弟弟,你若是敢动他,我和你没完,你爸不会放过你的!”

    “那也得他能起来才行啊!”关戮炎冷哼,“告诉我,你听到了多少。”

    “我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放开我!”女人猛然用力,直接推开了关戮炎就往楼上跑。

    燕泓一直都处于看戏状态,温吞的说了一句,“关戮炎,你就这放她……”

    只是话音未落,一道寒光从他眼前闪过,他眸子一紧,捏着红酒杯的手陡然一紧。

    关戮禾已经从腰侧拔出了匕首,直接捅在了女人的后背上,九姨娘显然没想到关戮炎会这么做,她的手按住楼梯扶手,难以置信的扭头看向关戮炎。

    关戮禾却忽然拔出刀子,连刺三刀,刀刀见血,刀刀致命。

    “唔——”女人嘴角渗出一丝鲜血,她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一样,袅娜的身子,虚弱的瘫软在地,鲜血放肆的流了一地。

    铜铃般的眸子,死死盯着关戮炎,他怎么敢……

    燕泓也睁大了眼睛,他完全没想到关戮炎敢这么做,这老头子追查下来,岂不是……

    “别这么看着我,我看你不顺眼很久了,老头子喜欢你,一直护着你,没机会下手罢了,现在老头子都倒了,你的靠山都没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叫嚣?太蠢了,想杀你,简直易如反掌。”

    女人大口喘着粗气,疼得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别以为给老头子生个儿子,就能在关家扎根立足,我这双手不知道杀死过老头子多少私生子,不在乎关戮禾一个。况且就他那德行,我还不屑动手。”关戮炎笑得放肆,从口袋中摸出一方手帕,擦拭着匕首上的血。

    “老头子自身难保了,我就说,你出门被仇家杀死,他就算知道是我做的,也不能奈我何。”

    关戮炎擦完手帕,随手一扔,白色手帕绣着馥香的芝兰,沾染着斑斑血迹,覆盖住了那人绝色容颜。

    “拖下去,扔到后山!”关戮炎话音未落,女人就被两个大汉拖了出去,立刻有下人开始清理地板,暗灰色地砖被鲜血染成了暗黑色,看得燕泓心惊肉跳。

    “燕泓,回去好好处理你家侄女的事情,做我们这一行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若是心慈手软,难成大事。”

    关戮炎这是就手敲打了一番燕泓,他关戮炎想要杀他,简直是易如反掌,和他谈条件,无异于与虎谋皮。

    “我知道如何处理。”

    “你明白就好,你对燕家那群人又没什么感情,你们不是一路人,你和我才是,你说是吧,来喝酒!”关戮炎举杯,从杀人到现在,他眼睛没眨,就是眉头都没皱一下。

    过了半个多小时,关戮禾才从外面回来,俊雅风流,翩翩少年郎,身上没有一丝污浊之气,那时候的关戮禾,就像是关家遗世独立的青莲,淡雅清姝,傲然独立,羡煞了多少人的眼睛。

    “大哥,燕叔叔!”关戮禾似乎什么都曾察觉。

    “嗯。”关戮炎轻轻点头。

    关戮禾并未多做停留,而是直接去了楼上。

    燕泓压低声音,“你做的那事儿,瞒得住嘛,那小子可是精明得很。”

    “他能耐得我何,大不了就和他连同老头子一起做掉好了!反正大权在握,留着他们不过是脸上好看点,不过这小子也留不得多久,迟早得做了他。”关戮炎这口气就和杀猪宰牛一般随意。

    “他是你亲弟弟。”

    “我出生就知道,只要有权利,你就有一切,否则屁都不是,你没看到我那些兄弟的下场吗,我父亲可以亲手处决那些想要自立门户的儿子,你以为我们家有什么亲情可言么,不过这老头子年纪越大,倒是越发心慈手软,对那小子是真心疼爱,基本不让他接触帮里的事情,却又一副培养他做接班人的态度,着实让人不满!”

    “我们关家什么时候有过干净的人。”

    而此刻燕泓的手机忽然响起,居然是燕老爷子的。

    “老头子的电话。”

    “估计是找你回家有事,该不会是你的好侄女已经醒了,准备坏你好事吧!”

    “乌鸦嘴,若是这样,你就亏大了。”燕泓接起电话就往外面走。

    刚刚走到车子前面,拉开车门,总觉得背后有人盯着自己,这猛地回头,什么都没有,难不成是错觉嘛,这关家阴森森的,以后还是少来比较好。

    而此刻站在窗帘后面一双阴鸷的眸子,一直盯着离开,他的手中握着电话,眸子淬着一丝寒光。

    “戮禾——”身后传来虚弱嘶哑的呼叫声。

    “爸。”关戮禾扭头。

    “你妈妈呢?”

    “她和风辞出去了。”

    “我说要接风辞回家吃饭,我估计又和那丫头出去逛街了,你妈妈还专门给风辞准备了小礼物,她喜欢嘛。”

    “嗯,喜欢!”关戮禾笑着握住自己父亲手,关老爷子快到五十才有了他,等他长大,他已经苍老得无法保护他。

    “喜欢就好,我啊,就担心你们母子过不好,我已经给你们安排了出路,我若是一走,你们立刻出国,你哥不会放过你们的!听见没!”

    “你哥心狠,不会绕过你们的,我活着一天,他或许还有一点惧意,不过你也别和他对着干,你玩不过他,知道了么!”

    “我明白。”

    “这个……”关老爷子忽然从床头摸出一个名册,递给了关戮禾,“你这孩子身边除了一弦一柱兄弟两个,也是多带点人,这名册上的人,都是我的亲信,我若出事,你大哥必然要排除异己,你心里得有数,谁是可信的。”

    “我知道,您好好休息。”

    “小七……”关老爷子摸了摸关戮禾的脸,“把你置于这种环境,是我对不起你,我我这辈子有七个儿子,十个女儿,最疼爱的就是你了。”

    关戮禾捏着手中的小册子。

    “是我自己造孽啊,就是苦了你们这群孩子了……”

    “怎么忽然说起这个事情了。”

    “我知道董家不同意你和风辞在一起,也是因为我们关家,如果哪天我走了,我还是希望你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这也是我一直不愿意将你搅和到家族那些腌臜事情的原因。只是力不从心,能给你的保护不多。”

    “嗯,您的心思我都明白,您好好休息吧,我去洗个澡,晚上还要和小辞出去,她和妈还在外面等着我呢。”

    “好,你们好好吃饭。”关老爷子笑着拍了拍关戮禾的头。

    “我们小七值得拥有最好的。”

    关戮禾抿着嘴笑了笑,将小本子塞进口袋就出了房间。

    回到房间,他就立刻将房门反锁起来,从口袋中摸出一个小包,深蓝色的包装袋,里面还躺着一个湛蓝的盒子,一个有碎纹的白玉镯出现在他面前。

    他一回来,就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他和母亲说好了,今晚和风辞一起吃饭,可是从半个小时之前,就打不通她的电话了,一回到家,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他立刻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他若是当场爆发,按照关戮炎的性格,绝对会一枪崩了他,他得忍。

    他必须让关戮炎血债血偿。

    此刻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关戮禾将玉镯收到了被子里,“谁啊!”

    “七哥,是我,我听说你回来了!”

    “我正打算洗澡,你有什么事情回头再说吧。”

    “好吧,那你先洗。”女人声音娇媚十足。

    这是关家唯一还未出嫁,并且完好无缺活着的女儿——关歆,关戮炎的亲妹妹。

    只是比较奇怪的是,和她亲哥哥却不是很亲近,反倒是从小就爱粘着他,或许也正是以为如此,关戮炎才一直未曾找到合适的机会对自己下手吧,毕竟他疼爱这个妹妹胜过所有。

    关歆……

    关戮禾拧开花洒,站在水下,任由冰凉的水从头浇灌下来,或许可以从她这里入手……

    门外的少女垂头,娇羞的伸手扯了扯裙子,听着里面传来水声,脸色微醺,似是染上一层烟霞,美不胜收。

    ------题外话------

    为了将前面所有的伏笔都填上,我已经在努力的更新啦……

    其实我知道你们还是爱我的,只是你们在对我表达爱意的同时,能不能不要每一次后面都加上一句……

    什么时候加更啊,什么时候爆更……

    我真的一口老血要喷在屏幕上了,我已经在努力更新了,不要催我哈,不然我就断更给你们看,哼哼

    燕小二:那我估计你会被群殴致死!

    我:你要来救我!

    燕小二:我会送你最后一程!

    我:……

    *

    最后再来高考最后一波鼓励,大部分地方的考生已经都结束了吧,我是江苏的,我们这边是三天……(同情我的这些学弟学妹)

    继续加油啊!加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