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09 雾河事件(1)(二更)

正文 209 雾河事件(1)(二更)

    雾都

    董风辞双手撑着从床上坐起来,“二哥……”她的嗓子干涩,声音嘶哑。

    燕殊忽然抬手,擦去窗户上缭绕的水汽,“当年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做得太绝了。”

    “是他做得太过分而已。”

    “所有人都把我当成是怪物,为求上位不择手段,就是自己的亲叔叔都能杀,当时我的长官还生怕我心理扭曲,专门找了专家整天给我做思想工作。”

    董风辞掀开被子,径直走到他的身边。

    “都过去这么久了,怎么又忽然提起这件事。”

    “其实这些年我都不愿意来这个地方!”燕殊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腰上的伤口。

    似乎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

    京都燕家

    姜熹忽然觉得手指无处安放,这客厅的气氛也变得格外的诡异,她嫁到燕家这么久,也从未听说燕家有过一个什么叔叔。

    况且逢年过节,他们都是要去燕家的祖坟祭扫,她也从未察觉到有任何的一丝异样,京都人多口杂,居然没有任何人敢提起这件事情,这让姜熹忽然想起,从一开始,她就觉得这个家里一定藏了什么秘密。

    大家族最注重传承,看中家族体系,就是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姜家,也能见到他们的合照,可是在燕家,别说合照了,就是一张照片她都未曾见过,现在想来,更是一阵头皮发麻。

    “爷爷,您该不会是和我开玩笑吧。”姜熹脸色惨白,这空气忽然起来的安静起来,她仿佛可以听见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就像是节奏明快的鼓点,敲打着她的心脏,仿佛下一秒钟,就要喷薄而出,她忽然觉得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我到燕家这么久,也没听人说起过这个,爷爷,您别和我开玩笑了。”

    “我什么时候和你开过玩笑!”燕老爷子笑得苦涩,靠在椅子上,藤椅微微晃动,仿佛要将他的思绪彻底拉回那久远的年代。

    “燕殊因为那次的事情,立了特等功,在部队崭露头角,却也饱受诟病,人人都说燕家的燕二少浪荡不羁,难成大事,却不曾想一鸣惊人,自此之后,就无人敢再惹他。”裴燕泽无奈的一笑,“其实他不是我的亲弟弟,是我叔叔家的弟弟,不过一直养在我们家,和我亲弟弟也是没什么分别。”

    “当年战乱,老宅被占领,弟妹被侮辱,自杀而亡,我弟弟当时正在外面打仗,听说这个事情,连夜赶了回去,却连弟妹的尸体都未曾见到。”燕老爷子苦笑,“那时候但凡是那群恶魔所到之处,都是尸横遍野,到处都是尸体,根本找不到人。”

    他的喉咙干哑,似乎在隐忍着极大的痛苦。

    她一直以为,燕家这种大家族,定然不会经历这种痛苦。

    “这种大家族,看着风光,但是一出事,首当其冲,没一个好的,能在那场动乱中保全自己的,也就只有很有远见,早早出国的楚家,和无人敢惹的关家而已。”燕老爷子叹了口气。

    “等我再回来的时候,家里已经被洗劫一空,其实到了最后,我都没找到弟弟的尸体,只听说他去找他们报仇,后来落得尸骨无存,祖坟中他的衣冠冢里,放置的是他用过的一些衣物而已。”

    “后来战乱平息,我千方百计的找到了他唯一儿子的下落,就一直寄养在膝下,当做亲儿子一般对待,只是那孩子……”燕老爷子叹了口气。

    “心理阴影很大?”姜熹挑眉。

    按照时间推算,这孩子父母去世的时候,年纪并不大。

    “根据后来家中心存的仆人说,是弟妹将他藏在了家中的暗格中,他才得以存活下来,只是后来就不知所踪,等我将他找回来的时候……”燕老爷子又叹了口气,“我当时一心忙着事业,真的忽略了他,不然他也不会误入歧途。”

    “他那时候估计还小,亲眼目睹了战乱,自己又在外面颠沛流离,心里肯定有很多阴影,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调整过来的。”

    “是我的错!”燕老爷子深吸一口气,“我一心想要他出人头地,对他要求也分外严格,强迫他改掉所有的陋习,逼迫他学习各种规矩礼仪,才会让他反弹得那么厉害。”

    裴燕泽走到燕老爷子身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爸……”

    “我这个做叔叔的,没有教育好他啊!”燕老爷子声音嘶哑,颤抖,带着一丝哭腔,“其实当年真正的爆发点,还是因为燕隋那孩子……”

    姜熹愣了愣。

    怎么又扯到燕隋了。

    “当初我把燕隋带回家,纯属是个意外,燕隋这孩子性子冷,加上幼年残酷的生活环境,导致他的性子十分偏激,偏生燕泓那孩子很喜欢他。”

    姜熹这才算是知道了燕家这位叔叔的名字。

    燕泓!

    “泓儿性子冷淡,不宜让人亲近,加上京都的人也都知道他的身世,眼看着要已经到了而立之年,却没有人愿意和他接亲,他对燕隋又是极好的,我就想着不如将燕隋的户口直接拨给他,让他认了燕隋,至少以后老了,不愁没人给他送终。”

    姜熹就觉得这燕家对燕隋也不像是一般的关系,就拿燕隋和黎悠梦结婚来说,虽然没有举行婚礼,燕家父母却亲自到了临城拜访,平时对他的事情也很上心,更是在临城京都给他添置了住所,这完全不像是对待一个普通跟班的态度。

    这完全就是当自家人啊。

    “这原本是好事,毕竟两个人合得来,说不定有了这层关系,弟弟和我们全家的关系也会变得缓和,可是事情始终不会如愿往我们希望的方向发展。”宋一唯无奈的摇头。

    姜熹不得不承认,这个处理方法很好,燕泓性子一定很孤僻,有了一个小孩子的介入,完全可以让他敞开心扉,加深和家人的沟通。

    “前两年倒是还好,因为燕隋学习基础很差,为了让他能够正常的入学生活,我请了家教在家教他,时间差不多了,就准备送他和燕持燕殊他们一起入学,可是泓儿不肯,他说要亲自教导他。”

    “为了不引起纷争,我同意让他先教一个月,可是他总是教燕隋如何的逞凶斗狠,燕隋出手本就没轻没重的,被他这一指导,以后指定得出大问题,我就要将燕隋要回自己身边,为了这事儿我们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姜熹微微拧眉,单从照片中燕泓的面相看,也是一个狠角色。

    不会轻易妥协,善罢甘休的。

    “后来就闹掰了,他从家里面直接搬了出去,除却偶尔回去学校接燕隋去他那儿住几天,基本上就和家里断了联系。”燕老爷子无奈的一笑,“我知道他一直胆子很大,我只是没想到他居然那般胆大包天,打着我的名头在外面为非作歹,简直无法无天!”

    燕老爷子说到激动处,浑身战栗。

    “事情还得追溯到燕殊去部队的那年……”裴燕泽接过话茬,“那日是燕殊要去部队报道的日子,因为这次一去,时间很长,所以爸着急了家中所有人去吃饭,当时还不是在老宅这边,是在市区的那幢房子里……”

    *

    “呦——人到得倒是挺齐的,大哥大嫂都在啊!”男人一身黑色紧身衣,头发凌乱不羁,裹着一件黑色风衣,走路仿若猎猎生风一般,这是一个出场自带强压的男人。

    因为身形消瘦,所以五官显得格外深刻,冷酷却又严肃,霸道又强势,燕笙歌正抱着燕殊脖子撒娇,见着这位二叔,身子一颤,怯怯的松开了燕殊的脖子,却被燕殊一把扯住,伸手安抚燕笙歌,“二叔来了。”

    燕殊从未见过恶魔是什么样模样,却知道一定和燕泓别无二致。

    五官深刻,眸子森冷,那是一种淬着利箭,能够瞬间贱将人击穿的锋利,那双眸子就如同死人一样,燕殊从未见过一个人的眼睛可以这么的沉寂,沉寂得仿佛一潭死水,尤其是当他目光和你相撞时,更像是要将你瞬间击穿。

    “二叔!”燕笙歌眯着眼睛,笑了笑,神情却显得很不自然。

    因为她不喜欢这位二叔。

    浑身没有一丝人气,恐怖得让人害怕。

    “真是没想到,小殊都要去当兵了,当年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奶娃娃。”

    旁人说这话,燕殊或许还会报以微笑,可是他说出这话,分明带着一丝寒意。

    视线相撞,燕泓眯着眼睛,“你的眼神很不错,其实很适当当兵。”

    “二叔,您来了,请坐吧!”燕持忽然从一边站起来,直接挡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燕泓打量着燕持,虽然年纪不大,个子却比自己冒了一点,性子冷清,不易亲近,却护短得很,这是怕他和燕殊打起来么!

    燕泓勾着嘴角,“今天是为燕殊践行,我没那么不识趣,这种事情闹事。”燕泓就近寻了个位置坐下,目光落在一侧的裴燕泽夫妇身上。“大哥大嫂也真是舍得,燕殊年纪也不大,就送去部队,那可不是人待的地方。”

    裴燕泽但笑不语,丝毫不理会他话语中的挑衅。

    “对了燕殊,叔叔这次过来,还给你带了礼物!”

    燕殊眸子一紧,下一秒钟一把仿真的枪已经落在了他们的面前。

    “燕泓!”裴燕泽沉声道。

    “大哥,干嘛这么激动啊,作为叔叔,关心一下侄子不是很正常嘛,这平时要是出任务什么的,多危险啊,带这个,可以防身!”

    “你别太过分,你这是犯法的!”

    “哎呦大哥,你可别吓我!”燕泓摩挲着手中的枪,忽然对准了燕殊。

    燕殊眸子一紧,却没动作,站在他身后的燕笙歌却被吓得浑身一紧,攥紧燕殊的手,指甲差点掐进他的肉里面。

    “对,就是这种眼神,你对付敌人的时候,就要拿出这种气势,现在气势上压制住敌人,知道么!”

    “谢谢叔叔教导!”

    “不客气,你毕竟是我侄子嘛!”

    只是燕泓却忽然扣动扳机,一声沉闷的声响,吓得宋一唯直接从沙发上跳起来,塑料弹珠击中燕殊头侧的沙发上。

    “大嫂,你激动什么,这就是个玩具而已,非法持有枪支这可是要坐牢的,我可没那么傻!”燕泓笑着把玩着手中的枪,宋一唯想要发作,却被裴燕泽拦住了。

    “不是我说,这家族利益真的这么重要么,为了稳固家族,让燕殊去部队,你们倒是真忍心。”

    “只是我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裴燕泽搂紧宋一唯。

    “这倒也是,大哥一向聪慧过人,从没做过错误的决定。”燕泓摩挲着手中的玩具枪,“其实我还蛮喜欢燕殊这孩子的,性子洒脱不羁,又随性,你真的受得了部队的生活?”

    “总归有个适应的过程。”燕殊笑着。

    燕泓哂笑,刚刚开口要说什么,就瞧着燕老爷子从外面回来,燕隋就跟在他的身后,亦步亦趋。

    “你来了!”燕老爷子刻板又严肃,说话口气也带着淡淡的疏离。

    “爸——”燕泓口气温吞,没有一丝作为晚辈应该有的恭敬。

    “行了,吃饭吧!”

    燕老爷子大手一挥,众人落座。

    “燕殊,二叔敬你一杯!”

    燕殊立刻举杯起身,“谢谢二叔。”

    “你这孩子从小就机灵,在部队定然肯定也能有所作为,只是切记保重身子!”

    最后这话听得众人面色都瞬间一白,燕殊却只是一笑,微微俯身,轻轻碰了碰燕泓的酒杯,清脆的扣动声。

    “谢谢二叔,我也希望二叔你多保重身体,希望下次回来,还能再见到二叔!”

    燕泓眸子一紧,哂笑,将酒水一饮而尽。

    “燕泓,你最近都在做什么!”燕老爷子岔开话题。

    对于燕泓,他是又爱又恨,看着他这般自由散漫,心底升出一种无力挫败之感。

    “就随便瞎搞,我可不像大哥这么有出息,这么年轻就做了外交官,满世界的跑,还是大嫂有福气。”

    宋一唯性子耿直,见不惯他,所以从始至终也不愿意和他多说一句话。

    “你年纪不小了,收收心!”燕老爷子这话说得很是无奈。

    “燕隋,明天和我回去住几天吧。”燕泓扭头看着一直低头吃饭的燕隋。

    燕隋目光落在燕老爷子身上,分明是在征求意见。

    燕老爷子随手挥了挥筷子,也亏得燕泓对燕隋还有几分感情。

    “你明天不送我了嘛。”燕殊拧眉。

    “我……”燕隋看了看燕泓。

    燕泓挑眉,“今晚我在这边住,明天燕殊走了,我再带你回去。”

    燕泓也就只有对燕隋才会有几分体贴。

    这顿饭吃得不温不火,倒是第二天燕殊天不亮就走了,燕泓正在燕隋房间,等着他和自己一起离开。

    “干爹……”燕隋收拾衣服,侧头看着站在床边的燕泓。

    燕泓挑眉,不吱声。

    “你明明有事情做,为什么要和爷爷说你什么事情都没做!”燕隋不理解。

    “嗯?”燕泓笑得嘲弄,“这些东西在他眼里,都是不入流的,他才不会放在心上,反而会把我臭骂一顿。”

    “那您待会儿还要和关叔叔见面么?”

    燕泓眸子一紧,“你怎么知道。”

    “今天是周六,前几次你接我回去,这是这天出门的。”燕隋对事物观察一向敏锐。

    “你先收拾东西吧!”燕泓说着就往外面走却撞见了站在门口的燕笙歌。

    她也不知道在门口站了多久,梳着麻花辫,穿着一身素净的白色裙子,唇红齿白,鲜嫩得如同盛夏璀璨的夏花。

    只是她嘴巴张了张,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燕泓。

    “你听到了什么?”

    “我要去辅导班了!”燕笙歌扭头就要跑!

    却被燕泓直接扯住了胳膊,“啊——你放开我,唔——”燕笙歌使劲拍打着燕泓的胳膊,却被他一手捂住了嘴巴,直接拖进了一侧的屋子里,那是燕殊的房间,此刻空空落落,安静的没有一丝人气!

    燕隋从房间小跑出来,小笙……

    他拍了拍燕殊的房门。

    “干爹,小笙——”

    “滚——”燕泓大吼一声,燕隋手指僵硬,不知道该作何打算。

    “呜呜——”燕笙歌使劲拍打着燕泓的身子,试图挣脱,可是男人力气太大,她根本弄不开!

    “干爹,你别胡来,干爹——”燕隋继续拍打着门。

    “我让你滚开!”燕泓沉声怒斥。

    燕隋立刻跑下来喊人。

    燕泓听着脚步声离开,松开了手,却被燕笙歌狠狠咬了一口。

    “死丫头!”燕泓抬起手,朝着她就挥了一巴掌。

    燕笙歌身子趔趄一下,直接摔在地上,头部不偏不倚的撞在了床边,她眼神涣散,顿时觉得无法聚焦,眼前的景物也瞬间变得十分模糊,“嘶——”

    “小笙……”燕泓蹲下身子,“你从小就乖巧听话,应该知道,什么事情该说,什么事情不该说吧!”

    燕笙歌盯着面前这个恶魔般的男人。

    前些年爷爷就警告过他们,不要和关家人过于亲近,关戮禾的父亲这些年身子不好,听说是差点死在女人床上,救过来之后,身体就每况愈下,现在把持着关家的人,是关家长子,比关戮禾打了足有二十岁,是个十分狠辣的男人。

    叔叔居然和关家有牵扯,他是准备干什么,是不是在做什么非法事情。

    “小笙啊,你也知道叔叔我做事从来都不及后果,你这小脖子这么细……”燕泓伸手掐住燕笙歌脖子,就算不用力,那冰凉的指尖掐住她的喉管,也让她觉得遍体生寒。

    浑身战栗,头疼得要撕裂开,浑身却冰冷得在战栗。

    “你说我这么随手一掐……”

    “唔——”燕笙歌摇着头。

    “好歹你也是我侄女,我看着你长大的,我怎么舍得掐死你呢,你只要守口如瓶,当做没听见刚刚的对话,我就不会动你!”

    燕笙歌艰难的点头。

    而此刻门却被一下子撞开。

    裴燕泽直接冲了进来,一把推开燕泓,伸手抱起燕笙歌,“燕泓,你都做了什么!”

    “她脚滑摔了一跤,我好心看看她有没有受伤而已!”燕泓双手一摊,说得很无所谓。

    “燕泓!”宋一唯直接走过去,抬手就是一巴掌,“我忍你很久了,你别太过分,仗着是燕家人,就觉得所有人都该忍让你!”

    “大嫂什么时候忍让过我啊,你不是一向瞧不起我么!”

    “那你也做点让我瞧得起的事情啊!”

    “燕隋,打电话,叫医生!”裴燕泽抱着燕笙歌就往外面走。

    “大嫂,你总该让开了我,我很忙,还有事情要做!”燕泓试图推开宋一唯,却被宋一唯一拳砸在了脸上。

    “宋一唯!”燕泓大吼,“我是看在你是我大嫂的面子上才对你处处忍让,你特么别太过分!”

    “我今天不教训你,我就不叫宋一唯!”

    这宋一唯年轻时候性子火爆,长期积压的不满也在这这一瞬间彻底爆发!

    ------题外话------

    终于开始填大坑了,真是不容易啊……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