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08 所谓家人,脑子是个好东西

正文 208 所谓家人,脑子是个好东西

    燕家

    沈廷煊双手放在方向盘上,抬脚踢了一下在副驾驶已经睡着的楚衍。

    这家伙,倒是心大,发生这种事情,居然还能睡着,真想一脚把他直接踹死。

    “唔——”楚衍打了个激灵,从座位上直接跳起来,“砰——”脑袋撞在车顶上,疼得他龇牙咧嘴。

    “靠——沈廷煊,你干嘛啊!啊——疼……”楚衍揉着脑袋,一脸怨怼。

    “到燕家了!”沈廷煊无奈的摇头,“你去抱一下小西,我看那小子压着熹熹的腿睡了大半天,估计她的腿都麻了。”

    楚衍冷哼一声,径直推门下车,小心的将燕小西抱到怀里,“这小子最近是不是吃激素了,怎么觉得这么胖。”

    “唔——”燕小西睡得本就不踏实,被楚衍这话给直接撩醒了。“舅舅——”

    “乖,继续睡!”

    “我怎么听到有人说我胖。”

    “谁说的,没有人说,谁敢说,我去揍他!”楚衍说得那叫一个气愤填膺,惹得沈廷煊很鄙视,这家伙,你有本事做,你有本事倒是承认啊。

    姜熹伸手揉着小腿,小腿还真的麻了,涨涨的,都要没知觉了。

    沈廷煊侧头看着她,狐疑了半天。

    “干嘛这么盯着我看,我脸上有东西?”

    “你怎么单枪匹马就去关家了,你这样很容易出事的!”这事儿如鲠在喉,沈廷煊刚刚就想问了。

    “你也不是一个人过去的?”姜熹挑眉。

    “我和你不一样,我本来就帮关家做过事,他们不会拿我如何,可是你不一样,燕家可是官,现在关系紧张,这女人是有脑子的,若是换个没脑子的,你今晚就得陷进去!”沈廷煊语气透着一丝责备。“你下次要是做这种事,别人或许叫着麻烦,燕持呢,总得知会一声吧,让他和你一起!”

    “出来的匆忙,到了半路才想起这个问题,大哥明天要陪叶子回老家,所以就没去麻烦他,直接报警找了李询。”

    沈廷煊盯着姜熹看了好半天,忽然一笑,这让姜熹摸不着头脑。

    “熹熹……”

    “嗯?”

    “我们都一样……”

    姜熹愣了一下,轻灵的猫眼透出一丝诡谲的光。

    “你们在上面说什么呢,还不下车!”楚衍打了个哈气,困得要睁不开眼了。

    姜熹下车,和楚衍一起往屋子里,沈廷煊跟在后面,落后了几步,邪肆清明的眸子紧紧盯着姜熹,就像是要将她看穿一般。

    他们都一样……

    习惯了一个人单打独斗的生活,从小就没有任何人给他们依赖,他们能够依靠的也只有自己,从不愿意麻烦人做任何事情,能够自己解决的,绝对不会让人帮忙,这种习惯是从小生活环境造成的,所以从一开始他就觉得姜熹对他有一种吸引力……

    那是一种来自同伴的气息。

    楚衍走在前面,哈气连天,刚刚进了院子,入目都是田田的荷叶,“这么晚了,你们家的灯还这么亮。”

    灯光穿透窗户,将院子照得灯火通明,深碧色的荷叶染上昏暗的光,透着圆润通透的光华。

    姜熹微微拧了拧眉。

    这么晚了,谁还在客厅?

    楚衍刚刚要推门进去,这手刚刚放在门上,吱呀一声,门被打开,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本正经的平叔,还有正端着咖啡杯,在客厅走动的裴燕泽,架着一副金边眼镜,穿着暗蓝色的睡衣,瞧着楚衍,眸底滑过一丝异色。

    “燕叔叔!”楚衍再往前一步,燕老爷子、宋一唯、燕持夫妇,都在客厅,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看得他一阵头皮发麻。

    “爷爷,爸妈,大哥,你们怎么还不睡。”姜熹心头一跳,这气氛不对啊。

    “我想把小西报上楼,哈哈——”楚衍干笑两声,飞快的往楼上跑。

    沈廷煊见状,“我去看看楚衍!”

    说完就飞快的跟了上去。

    燕老爷子目光从姜熹身上逡巡而过,颇为凌厉,脸上拿到深刻的疤痕,此刻也显得格外唬人。

    “去哪儿了!”那洪亮的声音,严肃刻板,掷地有声。

    姜熹嗫嚅了一下嘴唇,“爷爷——”

    “熹熹,来我们家这么久,你到底有没有把我们当成是一家人!”燕老爷子伸手摩挲着手边的拐杖,神色冷凝。

    姜熹心头猛地一跳。

    “小西出了事情,这是我们一家人的事情,不是你一个人的,你一个人闯入关家,你知不知道这样有多么的危险,你要是出一点事情,燕殊回来,你让我们如何和他交代!”燕老爷子举着拐杖,使劲敲打着地面,发出沉闷的声响。

    “我知道你这孩子懂事,不想让我们担心,可是你也要知道,我们是一家人!你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和我们说,而不是扛着,况且还是这种大事!”

    “爷爷——”姜熹喉咙发涩。

    “好了爸,显然孩子坐吧,坐下再说!”宋一唯起身拉着姜熹坐到自己身边,姜熹哪儿敢啊,只是站在燕老爷子面前,准备接受训斥。

    “这事儿我很早之前就想和你说了,燕殊常年在外,这些年虽然大家一起生活,不过你是又当爹又当妈,能够自己解决的事情,从不假手于人,懂事得很,可是熹熹,我们是一家人,你嫁给的不是燕殊,也是燕家!”

    “家人是什么,他不是只能和你同甘,而不能和你共苦的人!家人的存在就是可以让你有个依靠,你知不知道,你这次出去有多么危险,你要是出了任何事情,你让我们怎么办!”

    姜熹咬着嘴唇,她确实一个人习惯了,燕殊常见不在,她总不可能任何事情都要去麻烦别人,只要自己可以做的,从不愿意麻烦别人。

    “爷爷,我错了!”

    “站着干嘛,还非要我仰着头教训你嘛,坐下!”

    “是!”姜熹坐在宋一唯和叶繁夏中间,刚刚落座,叶繁夏就攥住了她的手,“没事,爷爷就是太担心你了。”

    “嗯。”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省心!”燕老爷子冷哼,“吃过饭没!”

    “还没。”

    “那我立刻去准备。”平叔笑着就往厨房走。

    “谁让你去了!”燕老爷子拄着拐杖,“这种不省心的丫头,饿她一顿才好!”

    姜熹嘴角抽了抽,不知道该说什么。

    平叔脚步顿了顿,看了看一直垂头抠着手指的姜熹,又看了看燕老爷子。

    “你看我做什么,不是要去做饭吗,愣着干嘛,什么时候你这么听话了!”

    平叔无语,这老爷子,上了年纪了,倒是越发口是心非了。

    “爷爷也不是故意要说你,这种事情太危险,以后你千万不能一个人就那么冒冒失失的冲出去!”宋一唯握住姜熹的手,“大家很担心你,知道没!”

    “嗯!”

    “说什么说,都是当妈的人,还这么不省心,就是要让她吃点苦头才好!”燕老爷子傲娇的别过头,“怎么着,我还不能说了,你看我做什么!”

    “没有,爷爷您教训的是,我的错!”姜熹笑得越发灿烂。

    “哼——”燕老爷子冷哼,“现在这些年轻人一个个的都不省心,难不成自己有三头六臂嘛,什么事情都能自己解决!这么厉害了,走了么不上天!”

    姜熹垂头,任由燕老爷子批评教训。

    裴燕泽一直在客厅踱步,倒了杯水递给姜熹,“喝点水!”

    “谢谢爸。”

    “不客气,以后注意点就好。”

    “燕泽!”燕老爷子冷哼。“我正在教训他,你给我滚一边去。”

    “爸,您也喝口水,润润嗓子,待会儿再教训,反正这人就在你面前,什么时候不能说啊。”裴燕泽陪着笑脸地上茶水。

    “哼——”燕老爷子冷哼,接过茶,就灌了一大口。

    姜熹这才注意到他手边放着一个相册。

    这相册她是见过的,之前专程要燕殊去市区的家中取过,相册面上是一个硕大的国旗图案,所以姜熹记得格外清楚。

    楚衍和沈廷煊在楼梯拐角听了很久的墙角,见下面已经没啥动静了,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准备下楼。

    沈廷煊一扭头,就发现,站在自己身后的楚衍,正用一种十分异样的目光盯着自己。

    “你想干嘛!”

    “你什么时候喜欢过熹熹的啊!”

    “问这个做什么?”

    “那个女人都知道的事情,我都不懂,我当然要问个清楚。”

    “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没什么好说的。”

    “啧啧……”楚衍咋舌,“沈廷煊,你这人不地道哦!”

    “怎么着,难不成我对谁有些好感,都要告诉你啊。”

    “我们不是兄弟嘛!”楚衍嬉皮笑脸的搂住沈廷煊的肩膀。

    “起开,离我远点儿!谁和你是兄弟啊!”

    “那我们是什么,好基友?”

    “滚粗,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沈廷煊拍开他的手,“我跟你说,就今天这事儿,等你回去,楚濛和轩陌还得找你算账,你做好心理准备。”

    “我也很无辜好嘛,你们谁都没和我说,关戮禾不在京都,还出事了,要是早知道,打死我都不过去。”

    “你做事之前都不过过脑子嘛!”

    “我……”

    “算了,我早就该知道,你这种人,是没有脑子这种东西的!”

    “我擦,沈廷煊,你说就说,不准人身攻击!”

    “我攻击你?”沈廷煊哂笑,“我脑子抽了,才想去攻击你,我不过是说实话而已,不过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也可以有。”

    “你……”

    “快下楼,还得赶紧回家!”沈廷煊说着扯着楚衍就往楼下走。

    “燕爷爷,燕叔叔,燕阿姨,我们就先走了,不打扰了哈!”

    不等他们说完,沈廷煊扯着楚衍就飞快的狂奔而出,他可不想被训斥一顿。

    “这两个小子,跑得倒是快。”燕老爷子冷哼,目光落在姜熹身上,“去了一趟关家,没发生什么事吧。”

    姜熹下意识的要摇头,却瞥见对面的燕老爷子,目光灼然,就像是要将她看穿一般,让她脊背一阵发凉,不过她也确实有事情要问他,索性也就不瞒着了。

    “爷爷,我有事情想要问你。”

    “说吧。”燕老爷子靠在沙发上,手指随意的摩挲着拐杖。

    “我在关家见到了一个女人。”

    姜熹这话刚刚说完,只听见厨房内传来瓷盘落地碎裂的声音,整个屋子忽然陷入了一种死寂。

    只能听见外面不时传来一些虫子的叫声,在这静谧的空间里,倒是平添了一丝诡异。

    “什么样的女人。”燕老爷子手指抠弄着拐杖。

    “长得很妩媚,长得十分美艳,却让人觉得不是很舒服的一个人。”

    燕老爷子却忽然一笑,“她居然还敢回来!胆子倒是不小。”

    姜熹手指抚摸茶杯,果然是熟人啊。

    楚家

    沈廷煊送楚衍回去,毫不意外的在客厅见到了正在聊天的楚濛和轩陌。

    “哈哈……大哥,阿陌,你们都在啊!”楚衍笑得那叫一个尴尬。

    楚濛仍旧穿着今日出门的一身深蓝色西装,轩陌则穿得休闲很多,两个人同时盯着楚衍笑,让他顿时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怎么有种世界末日要来临的错觉。

    “我们不在,你今晚是准备在关家留宿?”楚濛声音透着笑意,却又透着一丝不容抗拒的威慑力。

    “哎呀,我好困,我想去睡觉了!”楚衍说着佯装打哈气,就往楼上狂奔。

    louis却直接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干嘛,快给我让开!”楚衍急了。

    “我的话还没说完,谁允许你睡觉了!”楚濛勾唇,“过来坐!”

    “大哥,这么晚了,我真的很困!”

    “没事,说完话,你想睡多久都成,现在就给我过来!”

    “大哥,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你别总是用一种训斥小孩子的口吻和我说话。”

    “请问一个有脑子的成年人,会整天让家人给你担惊受怕嘛!”

    “扑哧——”沈廷煊一乐。

    楚衍狠狠瞪了他一眼,“你们一个个的,真是够了,都说我没脑子,全世界,就你们最有脑子,这样可以了嘛!”楚衍气急败坏的一屁股坐在轩陌身边。

    “还麻烦你去捞人,也辛苦你了,过来一起坐吧。”楚濛挑眉,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置。

    “轩陌,前几天我总觉得我的腰有些疼,是不是腰伤还是没有恢复啊。”沈廷煊一边揉着腰,一边自然地坐到轩陌的另一侧。

    “你最近是不是做了不该做的事。”轩陌一如淡雅如墨,此刻说话口气一如既往的温吞。

    “我能干嘛,最多就是陪陪客户,酒都没敢喝。”

    “那种事也要克制,不要随便乱搞男女关系。”

    “我……”沈廷煊气结,“我特么的什么时候乱搞男女关系了,我最近都吃素好么!”

    “血气方刚的年纪,我就是好心提醒你。”

    “就是,不要乱搞男女关系,听着没!”楚衍心里正憋着一口气,见沈廷煊被怼,可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小人得道。”沈廷煊冷哼。

    “伤筋动骨一百天,腰对男人很重要,你自己掂量着办。”轩陌挑眉。

    沈廷煊靠在沙发上,无所谓的冷哼,“我下次不说楚楚还不行吗,这就护上了。”

    “我不过是说点实话而已。”轩陌全程一本正经脸。

    “轩陌,你先带楚衍回房,我有话要和廷煊说。”

    “就这么回房啦?”楚衍乐不可支。

    “回头再收拾你。”楚濛冷哼。

    楚衍抿了抿嘴,想要说什么,看着他冷厉的眸子,终究没敢,又看了看轩陌,“阿陌——”

    “正好我们也该聊聊,关于‘冷战’的话题了。”

    “阿陌,我觉得我有些困,我得先回房了!”楚衍说着抬脚就往楼上冲。

    就在他即将要将房门关上的瞬间,一条腿从门缝中挤了进来,他连忙松手,轩陌趁势推开门,就直接进了房间,扭头将房门反锁。

    “你干嘛还锁门?”

    “怕被人打扰。”轩陌说得理所当然。

    “你到底想要干嘛!”楚衍往后退了一步,一屁股坐在床上。

    “自然是和你好好聊聊。”轩陌扯过凳子,坐在床前,双腿随意的交叠,神情闲适,“你很怕我?”

    “怎么可能,我怕你做什么!”楚衍挺了挺腰杆,“是你对不起我!”

    “这话怎么说?”轩陌挑眉。

    “你特么的害得我差点感冒!”

    “那就是没感冒!”

    “那天还差点把我闷死!”

    “那就是没死!”

    “你听说你像是拖垃圾一样,把我拖回来的,这个你要怎么解释。”

    “不好意思,你太重了,我抱不动!”轩陌耸肩。

    “我靠,轩陌,你丫别太过分,小爷我是标准身材,你懂个屁!”

    “前后都是一马平川,倒是很标准的飞机场!”

    “你……”楚衍气结,脸涨得通红,半天没说出话。

    “你滚,给我出去。”

    轩陌手指轻轻摩挲着膝盖,“楚楚,下次出门记得带脑子。”

    “我靠,我特么的长了脑子,不用你们说!”这一个个,真是够了!

    轩陌看着他炸毛的模样,倒是一乐,忽然倾身,单手撑着床,支撑自己的身体,另一只手却摸了摸他的头发,就像是在给小猫顺毛。

    “滚开,你丫这是几个意思,把我当小狗呢。”

    “我家要是有你这么不省心的狗,早就被我打死了。”

    “哼——”楚衍冷哼一声。

    燕家

    燕老爷子说完那句话,气氛就变得格外诡异,直到燕老爷子叹了口气。

    “爷爷?”姜熹狐疑,见他脸色凝重,想着是不是自己不该问。

    “你知道雾河事件是怎么回事嘛。”

    姜熹到京都这么久,倒是听过很多人提起,不过大家只说这个事情和燕殊有关,因为和燕家牵扯甚深,所以所有人都是讳莫如深。

    “听说过。”

    “那你知道多少。”

    “不是很多,就是知道和燕殊有关系。”

    燕老爷子抬起手边的相册,扔到了茶几上。

    相册因为冲击,被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封面,被扯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口子,露出了为首的一张照片。

    那是一张全家福。

    那时候的燕老爷子眉目清隽,俊秀硬朗,脸上的刀疤,似乎也没有现在这般深刻。身侧坐着端庄大方的华美女人,一身旗袍,端庄和顺,气质不俗,手中捏着一把团扇,长发期间,优雅却又不失妩媚,燕老爷子一只手攥住她的手,笑得宠溺。

    身后站着的则是裴燕泽和宋一唯夫妇,在他们身旁站着半截人高的两个男孩,光是从神情就可以看得出来,是燕持和燕殊。

    燕殊咧着笑,半边身子都靠在燕持身上,燕持则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在诉说着对他的嫌弃不满。

    裴燕泽身边还站着一个男人,露出了半边头,姜熹微微倾身,抬手拨开相册封面。

    那是一个眉眼俊雅深刻,目光锋利的三十多岁中年男人,他身侧也站着一个孩子,看五官轮廓,应该是燕隋。

    “所有人都不敢提雾河的事情。”燕老爷子轻笑,“那是因为,燕殊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叔叔!”

    姜熹手指僵住,相册猛地合上,那个男人深刻的脸,却露在外面。

    *

    雾都

    董风辞再次醒来,就瞧着燕殊高大清隽的背影,站在窗口,却显得格外落寞。

    “二哥……”

    “起雾了!”燕殊看着窗外,灰蒙蒙一片,“那时候也是这种鬼天气,雾蒙蒙,白茫茫的一片,就好像能够遮掩所有的罪恶!”

    ------题外话------

    我觉得我伏笔埋得还是比较多的,比如说,很早之前,关于燕殊会做饭,提及了燕家曾经有段时间很困难,而后姜熹第一次见燕殊父母的时候,也提过,燕家没有一张照片,所以她到了燕家那么久,却从未见过燕家父母是长得什么模样,是不是我每次说得都很隐晦……

    捂脸遁走——

    今天是高考第二天,继续为高考学子加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