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07 面慈心狠,蛇蝎美人(二更)

正文 207 面慈心狠,蛇蝎美人(二更)

    关家

    沈廷煊一冲进去,就瞧着偌大的客厅内,一张长桌,那两个在狼吞虎咽的可不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啊。

    他那一刻内心是很绝望的,他想过很多情形,甚至想到了他们会不会被虐待,被严刑拷打的模样,却不曾想……

    果然现实比他所想的更加残酷。

    “我特么的真是脑子被驴踢了!”沈廷煊气得咬牙切齿。

    楚衍努努嘴,瞧着他好似生气了,“不过你能单枪匹马杀过来,也是够兄弟,哈哈——”

    楚衍说着伸手就要搂住沈廷煊的肩膀,和他套近乎,却被沈廷煊一巴掌拍开了,这个混蛋,当真是没心没肺。

    “廷煊叔叔,你吃过晚饭了么!”燕小西舔着嘴边的酱汁,那叫一个餍足。

    沈廷煊不搭理他,扭头看着坐在正中的女人。

    一袭红裙,妖冶妩媚,正低头切割着牛排,似乎对他的到来,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反应。

    沈廷煊在脑海中过了许多人,很确定自己不曾见过这个女人。

    这女人模样堪称绝色,妩媚多情,她和董风辞的柔媚不同,董风辞是不刻意的那种,却不知道天生媚骨,妖娆到了骨子里,但是这个女人本就生得妩媚多情,偏又刻意锐化了这股媚态,所以给人的感觉,十分妖艳。

    妩媚得让人觉得锋芒太盛。

    “加副餐具。”女人声音娇滴滴,偏又透着不容抗拒的威慑力。

    “你是谁!”

    沈廷煊见多了形形色色的人,他却看不透面前的女人。

    “沈四少,第一次见面,这么和一个弱女子说话,是不是不太好啊。”女人笑着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请坐!”

    “看样子你对我很了解。”

    “我若是连京都的事情都摸不透,这水我也不敢蹚。”

    “口气着实不小。”

    “这人的口气一般都是和自己实力成正比的。”女人轻笑出声。

    “行了,小西,别吃了,我带你回家,你再不回去,你麻麻该担心了!”

    “差点忘了!”燕小西擦擦嘴巴,立刻跳下凳子,“阿姨,谢谢款待,我吃饱了,要回家了!”

    女人单手撑着下巴,叉子固定在一块牛肉上,裹着黑色的酱汁,慢条斯理的往嘴里送,神态闲适慵懒。

    燕小西直接跑到沈廷煊身旁,他顺手弯腰将他抱在怀里。

    转头的时候,大门就被人猛地关上了,外面天色渐暗,客厅内的餐桌上燃着烛火,烛火摇曳,平添了一丝诡异。

    “您这是什么意思!”沈廷煊蹙眉,果然不会如此轻易让他们出去。

    “这女人觉着关戮禾出事和我们楚家有关,所以才把我们扣下,准备等大哥来谈判的!”

    “你们干了关戮禾?”沈廷煊眉眼轻挑,透着一丝打量。

    “你丫脑子进水啦,肯定不是我们家做的啊,这不是自找麻烦嘛!”楚衍冷哼。

    “那他们为什么怀疑到你们头上。”

    “我特么的怎么知道!”楚衍抓狂,“不对,你难道看不出来,这分明就是有人准备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嘛。”

    “就是不知道这渔翁到底是谁了!”沈廷煊打量着对面的女人。

    女人放下叉子,“沈四少,我早就听闻的大名,五六年前做过几笔十分漂亮的交易,我可是记忆犹新。”

    沈廷煊瞧着她走过来,抱紧燕小西,将他头按在自己怀里,“看样子你把我调查得很彻底啊。”

    “能够让关戮禾重用的人,定然不是资质平庸之辈,听说你金盆洗手了?倒是可惜了。”

    “人各有志。”

    “那你可曾听过,这入了关家的门,就是关家的人,生死不论。”

    沈廷煊轻笑,“听你这口气,你是关家的人?”

    “关戮禾这些年惯会摆弄这些没用的玩意……”女人伸手掐着手边的一个盆栽,“他若是无力管理事情,自然需要有能力的人取而代之,就是不知道沈四少可否有兴趣和我一起?”

    “你这是在拉拢我么?”这般明目张胆。

    楚衍看向沈廷煊,“你敢和她同流合污试试!”

    “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你让我和你合作什么?还是说你要和我谈生意?”

    沈廷煊笑着将这话挡了回去,算是回绝了。

    女人倒是不恼怒,只是看着他护在怀里的人,“沈四少,你说一个男人的心得有多宽,才会来救情敌的孩子啊。”

    沈廷煊瞳仁猛然收紧,原本邪肆浪荡、玩世不恭的神情尽数收敛,这个事情很隐秘,就是他们一个圈子的人知道的都不多,她是如何得知的。

    “当年她没有选择你,你就不记恨嘛,其实不是你不够优秀,而是燕殊这个人过于阴险狡诈,但凡是他瞧上的东西,就没有逃得掉的,你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对个女人动情,就被人横刀夺爱,你就没有不甘心嘛!”

    燕小西抬头看着沈廷煊,从他这个角度,只能堪堪瞧见他柔和的下巴,廷煊叔叔喜欢麻麻?

    “当年如果关戮禾扶你一把,将你拉上位,或许你还能和燕殊抗衡一下,也不至于输得那么惨。”

    “不过关戮禾扶你起来也是有私心的,他这个人不是政客,却偏爱政治家那一套权衡制衡的把戏,你不过是他对付沈家兄妹的棋子而已,沈家兄妹失势,你自然就失去了利用的价值。”

    “与其说是你金盆洗手,不如说是关戮禾逼得你不得不退出,我说的对嘛!”

    沈廷煊内心波涛汹涌,可是脸上却越发平静。

    “就算你说的都对又如何,我现在什么都好,又凭什么要掺和这个浑水!”沈廷煊冷哼。

    “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做大事的人,没想到这么气短!”女人轻笑。

    “你若是了解过我的身世背景,就应该知道,激将法对我是最没用的,我这个人是没什么大志气,也不想要建功立业,我就想赚点小钱而已。”

    “就是心爱的女人也无所谓?”

    “你的话说完了么,说完我们可以离开了吧。”

    “随时欢迎你过来找我。”女人轻笑。

    “希望我下次过来,你还在这里。”沈廷煊这话说得颇为挑衅。

    这女人倒是勾着唇角,笑得越发灿烂。

    “希望下次见面我们可以一起吃顿饭。”

    楚衍没想到这女人居然这么轻易的放了他们,倒是很惊讶。

    “我靠,这女人当时把我们扣下的时候,那么嚣张,现在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把我们放了?”楚衍难以置信。

    “你哥估计很快就要收到消息过来了,到时候吃亏的是她。”

    “她那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嚣张模样,我还以为她敢和我哥硬碰硬呢!”

    “强龙不压地头蛇,她初到京都,还不敢这么嚣张。”

    沈廷煊换了个手抱着燕小西,“我听说你最近减肥,怎么觉得没有轻多少啊!”

    燕小西立马怒了。

    “谁告诉你的,我明明轻了许多,我每天都有称的!”

    “手感和以前差不多啊!”

    “胡扯,我瘦了四两!”

    “哈——”楚衍猛地抬头,看着燕小西,“你再说一遍,你瘦了多少!”

    “四两肉,我明明就是瘦了。”

    “哦,四两也是肉嘛,哈哈——”楚衍捧腹大笑,这熊孩子能不能不要这么搞笑。

    “行了,别笑了!”沈廷煊其实自己也憋得难受。

    连半斤肉都没减掉,还好意思说你自己瘦了,四两肉也好意思拿出来炫耀,还如此理直气壮的,除了燕小西,还真是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那个女人你真的不认识吗!”楚衍抵了抵沈廷煊。

    “没见过。”

    “她貌似是关家人。”楚衍摩挲着下巴,“你跟了关戮禾这么久,就没见过?”

    “她这种狠角色,我但凡是见过一次肯定记得很清楚,我保证,绝对没见过!”

    “不应该啊,听她的口气好像和你很熟啊。”

    “你是猪脑子嘛,你们还一桌吃饭了,我是不是该理解为,你已经投递叛变了!”

    楚衍眨了眨眼,“好像有点道理。”

    “对牛弹琴。”

    三个人从屋子里走出去,立刻就有人走到女人身边。

    “主子,就这么放他们走了?这以后若是再想抓他们就难了?”

    “楚濛找上门,你们谁能帮我招架?”女人伸手掐着面前的盆栽,青花瓷盆下,已经落了不少鲜嫩的叶子。

    “他真敢闯进来?”

    “楚濛对他这个弟弟爱护有加,那孩子身上挂着的东西,如果我没认错,是楚家重要的家传物,楚濛不可能不重视。”

    “一块玉而已,有多重要。”

    “大家族素来看重这些,觉得是家族的象征。”女人掐着叶子,“若是今日的事情没被搅和,我顺利上位,倒是可以和楚濛碰一碰,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您干嘛当时将他们留下?”

    “若是不留下,那些人会觉得我胆小怕事,更不可能信任我,本就觉得我是女人,戴着有色眼镜,沈廷煊在京都颇负盛名,他来要人,总要给点面子,就顺水推舟了呗。”

    而此刻一个大汉急匆匆的从外面跑进来,没刹住脚,差点撞到一侧的凳子。

    “慌什么!”大汉冷哼。

    “不好了,警察来了!”

    女人眸子收紧,掐断了一个枝条,“警察怎么来了?”

    “我们不知道啊,说是要搜查这里!”

    “放肆,谁给他们的胆子!”大汉气急败坏,“主子,我去外面看看。”

    “不用了,泡好茶,等着!”她倒是想看看,谁这么有本事,居然把警察招来了?

    莫非是关戮禾手下阴魂不散?

    沈廷煊一行人,刚刚出了院子,就瞧着不远处不断地闪现着红蓝相间的闪灯,这是警灯。

    这边除却关家,少有住户,而且这灯的方向,分明是冲着这边来的,而且随着闪灯的迫近,警笛声也变得越发清亮。

    “你报警了?”楚衍不可思议的看着沈廷煊。

    “你脑子进水了啊,我报警干嘛!”沈廷煊狐疑,“难不成是楚濛?”

    “大哥的一向自负,这种事他只会亲自解决,又怎么会麻烦警察。”

    “那是谁!”

    “鬼知道。估计是听说关戮禾出事了,墙倒众人推呗。”

    “反正和我们没关系,先走再说!”沈廷煊还没将燕小西抱上车,燕小西忽然指着不远疾驰而来的车子喊道。

    “麻麻来了!”

    沈廷煊定睛一看,果不其然。

    “她的手笔会不会太大了一些!”楚衍咽了咽口水,“这可如何收场。”

    “这阵仗是准备来抄家嘛!”沈廷煊怎么都没想到会是姜熹。

    姜熹车灯闪过的一瞬间,就瞧见了燕小西,立刻停车跑过去!

    “小西——你怎么样,没事吧!”姜熹伸手检查他的身体,哪里都不放过!

    “麻麻,你注意点形象,别乱摸!”燕小西咯咯直笑。

    “给我严肃点!”姜熹沉声道。

    李询追了过来,瞧着燕小西没事,这才松了口气,不过神经又一次紧绷起来。

    “少夫人,您这和我们说他们非法拘禁,我们才过来的,这小少爷都没事了,这事儿接下来可咋整。”李询扯着头发。

    姜熹确定燕小西没事,紧绷的神经才瞬间放松下来,“幸亏你没事!”

    “我没有事啊!”

    “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本来要找关叔叔的,可是关叔叔不在,里面有个阿姨不让我走!还非要留着我和舅舅,把我们关在一个小屋子里。”

    “虐待你了么!”姜熹格外紧张。

    “我和舅舅打了一下午的扑克,特别无聊,他们连游戏机都不给我玩!”

    “燕少夫人,这个……”李询现在是骑虎难下。

    这关家最近确实动作很多,关戮禾一出事,群龙无首,若是能够趁机打压一下也好,加上姜熹报案说燕西在关家失踪,李询就直接带人过来了,这下子好了,可怎么整。

    “你刚刚说有人扣着你?”姜熹挑眉。

    “嗯,一个阿姨,长得挺漂亮的,就是很厉害!”燕小西撅着嘴巴。

    “楚楚,你抱着小西先上车,我进去一下!”

    “你进去干嘛啊,那女人不好对付,我跟你一起!”楚衍可不能让姜熹出事。

    “怎么着你照顾了你和小西一下午,我理所应当进去表示一下感谢!”

    姜熹一听是个女人,一瞬间就联想到了黎悠梦和自己提过的那个神秘女人,楚濛和关戮禾都未曾查到一点蛛丝马迹,可见不是一般人,现在又出现一个,她很难不将他们联系起来。

    若是真是同一个人,这个人分明就是冲着他们来得,迟早得碰面。

    “我陪你一起过去!”沈廷煊追了上去,侧头和姜熹说了一下大致情况。

    燕小西趴在窗口,看着姜熹的背影,第一次,他觉得姜熹和他印象中的母亲相差甚远。

    姜熹对他温柔却又不失严肃,宠溺又不缺严苛,只是大多数时候,都是端庄大方的模样,今晚这么张狂的模样,倒是头一次见,倒是和粑粑有的一拼。

    “舅舅,你觉不觉得麻麻刚刚格外的帅气!”

    “她不一直都这样嘛。”

    “以前不是这样的,她根本不是这样的,她就是很端庄啊,然后很知性,刚刚那样子,很不一样!”

    “那是你没见过你妈妈怼人的样子,厉害得很,你妈妈刚刚到京都的时候,厉害得很,你还没出生,不知道而已。”

    “你和我说说呗!”燕小西爬到楚衍身上,不停撒娇,让他不得片刻安生。

    “行了,我给你说说!”楚衍伸手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随手将他脖子上的玉塞到了衣服里面。

    姜熹推门而入,第一眼就瞧见了坐在餐桌上,正在吃饭的女人,她正好也抬头看向姜熹。

    四目相对。

    她以为会是燕持、秦浥尘、轩陌……

    唯独没想到会是姜熹。

    这女人很聪明,知道自己来要人,必然波折很多,居然叫了警察来。

    “不知道警察同志来我这里做什么?大家舟车劳顿,估计也累了,先坐下喝杯茶吧!”

    姜熹打量着她。

    八字结论。

    面慈心狠,蛇蝎美人。

    “燕少夫人,您也请坐,真是没想到您会过来,简直让我蓬荜生辉。”

    “我儿子麻烦了你一下午,我自然要过来道谢,只是一开始还以为他出了事,就报了警,现在看来是误会一场。”

    “是我考虑不周,您请坐。”女人笑得完美,几乎找不出一点破绽。

    沈廷煊不明白姜熹要做什么,这么危险的人,自然是有多远躲多远,干嘛和她多纠缠。

    “燕少夫人,您怎么一直盯着我看,难不成我脸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女人也在打量着姜熹,调查是一回事,亲自接触又是另外一回事,今天下来已经很多事情出乎她的意料了。

    光是一个楚衍就足够让她意外。

    盛传楚濛有个好吃懒惰的草包弟弟,可是面对自己却能做到处变不惊,就算没有他哥哥那般厉害,也不是简单角色,看样子自己的调查还是不够深入啊。

    还有这位端庄大方的燕少夫人,这心思可不输她。

    “只是觉得您长得有几分眼熟而已,不知道我们是否见过?”姜熹轻笑。

    “应该没有吧,我离开京都的时候,您貌似还没有到京都。这么多年我,我还是第一次回来呢。”

    “我说的不是京都,而是临城,我的故乡,不知道您是否去过!”

    女人笑着迎上姜熹的目光,“临城?听过!”

    虚与委蛇的客套了两句,姜熹就离开了,沈廷煊还是没有摸清楚!姜熹到底想要做什么!

    这两个人说话像是打太极一样。

    “熹熹,你到底想要问什么?”

    “我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了!”

    “什么?”

    “当年叶南瑾的事情,她逃不了干系!”

    沈廷煊也算是见证了那件事情,倒是颇为诧异,“我没看出来她的表现有什么异常啊。”

    “她隐藏得很好,只是当我问她是否去过临城的时候,她捏着刀叉的手,微微收紧,双腿很不自然的交换了位置,然后很镇定的喝了口酒。”

    “就这个?”

    “从不直接回答我的问题,悠梦和我说,她出事之前曾经过叶南瑾和一个女人接触,怕是撞破了他们的好事,才被……”

    “如果是这样,倒是吻合得上,因为当年绑架她的人,和关家有关系,只是之后查来查去,不了了之了。这女人是关家人。”

    “忘了问她名字了!”姜熹一心想着临城的事情,倒是忘了这茬。

    沈廷煊耸肩,“你别看我,我也不知道!”

    “那我去问楚大哥!”

    “楚濛到京都才多久,我听她的口气,估计之前也是在京都生活过,与其去问楚濛,不如回去问一下燕持或者燕爷爷,应该可以得到你想要的答案!”

    姜熹点了点头,“打了风辞电话,也不接,关戮禾出事了,也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

    “和燕殊一起呢,估计没啥事……”

    姜熹挑眉,看向沈廷煊,“你是说燕殊在雾都?”

    “我……”沈廷煊恨自己心直口快,“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姜熹一乐,“你紧张什么,我就随口一说!”

    沈廷煊和楚衍送他们母子回家,这会儿已经接近九点了。

    按理说大家都已经回房休息了,燕家却意外的灯火通明。

    ------题外话------

    忽然看到一个新闻说,有的大学高考期间不许请假。

    难不成是怕学生出去代考嘛……

    其实……高考完才是人生知识储备的巅峰啊,现在的大学生很多能保证自己不挂科就很好了,哪有能力去参加高考┑( ̄Д ̄)┍学校真的想太多了

    再次祝愿所有的高考考生能够取得好成绩!

    *

    留言活动最后一天哈,大家踊跃留言,投月票啊——

    爱你们,么么么么么么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