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06 救人被嫌弃,被你蠢哭了

正文 206 救人被嫌弃,被你蠢哭了

    雾都

    燕殊捏着电话,看着屏幕逐渐黯淡,直到全部黑掉。

    尉迟推门进来,瞥见躺在折叠床上的董风辞脸色煞白,一丝血色都没有,压低声音,放缓脚步,“队长,钱队长找您过去一趟。”

    “找人看着她,在我回来之前,不许她出去。”燕殊将电话关机,扔到一边,大步往外面走。

    尉迟扯了扯头发,他跟了燕殊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见着董风辞,五官都很平淡,若说最漂亮的就是那双媚眼,顾盼生辉,活色生香。

    不过平淡无奇的五官,组合起来,倒是漂亮得足以让人惊艳。

    他原本还想打听一下她的底细,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留下一个女人在这里,实在有些不妥。

    只是听队友说,她是来找关戮禾的,而且怀疑这边的警员又说,她是关戮禾的女人,尉迟对她倒是更多了一丝好奇。

    “你们……”尉迟指了指门口的两个人。

    “副队!”那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小点声!”尉迟压低声音,“没眼力劲儿的,没瞧着她正在睡觉嘛。”

    “是,副队。”

    “你们……看好她,在我和队长回来之前,不许她离开,听着没!”

    “是!”

    尉迟扭头看了一眼董风辞,她睡得很不踏实,眉头紧蹙,额头上伸出细细密密的冷汗,手指攥紧盖在身上的被子,指节泛白,身子还在微微发抖,忽然一个用力,将被子整个掀掉。

    尉迟垂头看着落在脚边的被子,迟疑了一下,弯腰捡起来,抖了两下,又重新盖在董风辞身上。

    她嘴巴一开一合,似乎在喊着一个名字。

    “戮禾……”

    尉迟到达会议室的时候,大部分的人都到了,燕殊正侧头和钱武“亲切交流”,见着他过来,微微瞥了他一眼。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会议就正式开始,这次行动是军警双方合作,目的是为了打击……”钱武声音洪亮,站在前面,指挥若定。

    燕殊和他交流了几分钟,基本把这个人摸透了。

    保守,固执己见,虽不算是什么坏人,却没有冒险精神,所以在工作上一直也都是故步自封,从警这么久,没有大错,也没什么大的建树。

    不过多年的从警经历,他在作战指挥方面还是不错的,这一点燕殊很肯定。

    “燕队长,那剩下的就麻烦你给大家布置一下任务吧。”钱武笑着。

    这燕殊虽锋芒内敛,却也藏不住他周身散发的狂妄。

    燕殊简单说了一下这次的任务,“……大家还有什么疑问么?”

    “燕队长,关于这次传入封锁线的女人,您打算如何处理?”一个人站了出来,“听说她和关戮禾有不正当的关系,这样的话……”

    “嗯哼——”燕殊伸手叩打桌子,似是警醒,“你说什么?不正当关系?”

    “线报说她是关戮禾的情……”

    “谁的线报,你觉得堂堂ck分区的总裁,需要给人当情妇么!”燕殊拧眉,这话说得他心里着实不舒服,“他们是正当的男女关系。”

    那人面色尴尬,却还是硬着头皮开了口。

    “听说外面关家的人都在找她,还有一些不知道身份的人也在找她,似乎是想利用她吊出关戮禾。”

    “吊出关戮禾?这话怎么说?”钱武似乎来了兴趣。

    前些日子拘捕关戮禾,什么都没问出来,人家大摇大摆的走出了警局,这事儿闹得很大,上面都知道了,觉得他捅了大篓子,他这心里闷得很,若是这次能做出什么建树,也能扬眉吐气。

    “关戮禾这个人大家都很清楚,心狠手辣,阴险狡诈,老奸巨猾,凶残无比……”那人说得起劲,尉迟却察觉到了自家队长的不对劲,他压低声音,“队长,您没事吧。”

    “没事,我就是觉得那位同志说得很正确!”燕殊声音异常严肃认真。

    尉迟狐疑,那您抽什么嘴角啊,搞得我还以为您面部神经不受控了。

    “……所以大家都觉得关戮禾那样的人,是不可能轻易死掉的,而且我们打捞了几个小时,别说尸体了,就是衣服都没捞上来,所以关戮禾很有可能是蛰伏起来了。”

    “继续说。”钱武鼓励道。

    那人受到鼓励,立刻从燕殊打击的阴影中走出来,“不过这关戮禾,平素听说就喜欢弄弄花草,对出入过他身边的女人,从来也都是心狠手辣,唯独对这位董小姐……”那人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燕殊,燕殊正低头玩着笔。

    他想说什么,燕殊早就一清二楚。

    “他们想要找关戮禾,我们也想,不如我们也……”

    “这个方法……”钱武话没说完,就被燕殊打断了。

    “你的意思是,用董风辞作为诱饵,诱使关戮禾出现?”

    “我就提议一下。”那人声音压得很低。

    “那我请问,董风辞犯了什么错,她凭什么要作为我们的诱饵?她不是犯人,没有什么将功折罪一说。”

    “如果董小姐同意呢?”钱武看得出来,这董风辞对关戮禾用情颇深,都哭到昏厥了,若是这种方法可以找到关戮禾,或许董风辞那边可以一试。

    “请问谁来保障她的人身安全,她若是出了一丁点儿危险,这个责任谁来担。”燕殊挑眉,“钱队长,你可以吗?”

    “董小姐若是同意的话,那么这个责任,我们……”

    “你是想说让她自行承担着责任是么!”燕殊勾着唇角,“钱队长,我之前听说您放她进去探望了关戮禾,您对她的底细到底了解多少……”

    钱武愣了一下,“我们讨论这个方案!”

    燕殊轻笑。

    手指转动着笔,还在想着沈廷煊刚刚的那通电话,没头没尾的,声音急成那样,他侧头看着尉迟,“让人帮我查一下,关家在京都那边是不是有什么异动。”

    “我立刻就去。”尉迟说着立刻推门出去。

    钱武倒是很想问尉迟的去处,只是他没有这个权利,况且燕殊这笑里藏刀的模样,他也不敢啊。

    沈廷煊开车,一路狂飙到了关家,门口不时出来几辆黑色轿车,而且数量很多,这些车子有些他很熟,都是一些关家层级比较高的,他以前承蒙关戮禾照顾,参加过关家内部的几次会议,所以有些车牌他还记得,这些人做着亏心的生意,自然有些迷信,这车牌都是选异常吉利的数字。

    沈廷煊的车子在门口就被拦住了。

    “麻烦下车接受检查!”沈廷煊摇下车窗,单手撑在窗户上,神情邪肆狂娟。

    “新来的?”

    那人显然不认识沈廷煊。

    “没眼力的家伙,还不让开,四少的车您也敢拦。”迎面过来的是关家本来负责守卫的人,“四少,不好意思,出了点事情,这些新来的手下不懂事。”

    “不是京都的人吧,怎么着,谁胆子这么大,关戮禾刚刚离开,就准备给关家来个大换血?”沈廷煊何其精明,一语中的,说得那人脸色煞白。

    这权夺的事情,素来是最忌讳的。

    “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是四少的车,希望四少勿怪!”那人连忙道歉,谁让沈廷煊这些年淡出圈子,他才混了多久,自然不认识。

    “四少,您这是来?”那人语气有些迟疑,“关爷出了点状况,现在不在家,四少若是没有大事,还是请回吧。”

    那人显然不想沈廷煊进去和里面那位硬碰硬。

    “若是没事,我自然不会来,让开吧。”

    盘查得这么紧,他倒是很想见识一下里面这位到底是何方神圣。

    能在关戮禾出事之后,迅速的稳定局势,看样子不是善类啊。

    这楚衍和小西怎么好死不死的撞到了这个枪口上,也不知道现在如何了。

    沈廷煊这边还在想着待会儿如何将他俩带出去,姜熹这边已经打开电话,准备查找燕小西的位置。

    这些年她对身边这几个人都很熟了,加上她是研究心理的,对他们的一些表情动作,说话口气都研究得一清二楚,这沈廷煊明显有事情瞒着自己,而且关系到了燕小西。

    燕小西的手机里面有楚濛之前安装的定位装置,可是现在却查找不到一点信号源,仿佛在京都消失了一般,明显是被人屏蔽了信号。

    姜熹只能查找之前系统自动保存的行车轨迹,没想到最后的落脚点居然关家。

    关戮禾不在家啊,前些日子董风辞失踪,董老爷子还气急败坏的找去了医院,说是被关戮禾的人带走了,这人都不在,小西去那里做什么。

    一联想到之前燕小西一直在说太奶奶会不会出事,会不会被家里的子女欺负,会不会再离家出走之类的,她就瞬间明白了这其中的关系。

    “坏事了!”

    小西肯定是出事了!

    姜熹拿起手机,抄起车钥匙就往外面跑,差点撞到刚刚进门的燕持夫妇。

    “熹熹?”叶繁夏拧眉,燕持手箍住她的腰,将她带入怀中。

    姜熹一句话都没说,就朝着自己的车子冲过去。

    “妈,熹熹怎么了?”燕持拖鞋,然后十分龟毛的将鞋子摆放得整整齐齐,叶繁夏却一脚蹬掉鞋子,也不管高跟鞋七零八落,踩了拖鞋就往里面走,燕持抿了抿嘴角,自己是不是把她惯坏了。

    这心里怨念着,却还认命的帮她将鞋子归置好。

    “不知道,匆匆忙忙的下来就往外面跑,也不知道怎么了。”宋一唯看了看墙上的钟,“这都快六点了,吃饭时间都到了,还往外面跑。”

    “可能咨询室有事情吧。”

    叶繁夏话音未落,燕小白已经从楼上下来,一把抱住了她。

    姜熹不停的给燕小西打电话,无法接通,楚衍的,无法接通,怎么回事!

    她没有关戮禾的手机,只能拨给董风辞,居然关机。

    这可如何是好。

    燕殊的电话更是拨不通。

    这一牵扯到燕小西,姜熹心底没有由来的慌乱,小西,你可千万别出事啊。

    关家

    女人一手捏着高脚杯,一边在屋子里面来回踱步,似乎要将这个屋子牢牢刻入自己的记忆中,红唇轻起,抿了口红酒,“那两个人在干嘛?没有再惹事么?”

    “在玩扑克!”

    “什么?”女人不可思议,“都这种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思打扑克,当真是心大。”

    “可不是嘛,说要玩游戏,我们这里没有啊,就要了扑克,楚小公子正在教燕家的小少爷打扑克,玩得不亦乐乎。”

    女人轻笑,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刚刚和我叫嚣的也是他们,我还以为会给我搞出什么幺蛾子呢,居然如此没心没肺!”

    燕殊啊燕殊,你儿子可不像你,若是你身处这种情况,估计想方设法的也要跑吧,这家伙倒是好。

    “主子,晚餐准备好了。”一个仆人装扮的男人走过来。

    女人扭头,大厅中间长桌上摆放着各色餐点,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而用餐的只有她一个人。

    “这是我重新回家的第一顿饭,理所应当好好庆祝一下,这没有人作陪,着实无趣,把那两个人叫下来,这个点,估计他们也饿了。”

    “是!”

    楚衍额头已经快被燕小西弹肿了。

    “燕小西,你就不能让让我嘛!”楚衍咬牙,伸手揉着额头。

    “你这么大岁数了,真好意思叫我让着你,之前你不是说要把我打个落花流水嘛!”燕小西咯咯直笑,看着他红肿的脑门,颇为得意。

    “你还敢笑,你个小混蛋。”

    “回头让轩叔叔给你揉揉嘛!”

    “不许提他!”

    “哦!”燕小西瘪瘪嘴,“不提就不提,那我们继续?”

    “不玩了,真没意思!”

    “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啊,虽然总是赢,不是感觉很爽。”

    “哼——”楚衍将扑克往床上一扔。“这都天黑了,大哥怎么还没来。”

    “舅舅,你是不是发错信息了?”

    “怎么可能,我这智商,会做出这种事么!”楚衍冷哼,定睛看着燕小西。

    燕小西异常笃定的点头,“您做出这种事,还真的一点都不让人觉得奇怪。”

    “燕小西!”

    “好啦,不说了!”

    “扣扣扣——”清脆的敲门声。

    “进来!”楚衍没好气的说。

    “楚小公子,燕小少爷,主子请你们下去用晚餐!”

    “这么好心!”楚衍压根不信,那个女人怎么会如此好心,居然会给他们弄晚餐?

    该不会是准备毒死他们吧,这女人还真是恶毒。

    可是楚衍还没开口拒绝,燕小西已经直接跳下了床,朝着楼下狂奔。

    “燕小西,你给我站住!”

    “我快饿死了,舅舅,你快点儿!”燕小西一见到吃的就走不动路,这会儿正饿呢。

    “你个死孩子,站住!”楚衍急得要死。

    女人瞧着燕小西先出现,而尾随而来的楚衍,一脸的气急败坏,也就猜出了一些。

    “二位,坐吧。”女人伸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你该不会是想要下毒害死我们吧。”楚衍挑眉。

    女人勾唇一笑,“怎么可能,你们可是我的贵客,我怎么会下毒呢,我们的饭菜都是一样的,你若是不信,我们的可以互换一下,或者说,您也可以选择不吃。”

    “你该不会是之前吃了什么解毒的东西吧。”

    “楚小公子,您是不是武侠小说看多了!”女人轻笑,“你们可是我的贵客,我自然不敢怠慢。”

    “舅舅,你放心吧,这位阿姨不会下毒的!”燕小西已经爬上凳子,端正的最好,慢条斯理的将面前的方巾整理好,放置在自己的脖子处,已经看是吞咽口水了。

    楚衍心里暗叫他没出息。

    “你则呢么就知道不会,最毒妇人心你知不知道!”

    “谁会在自己吃饭的时候下毒害死人啊,那不是倒胃口嘛!”

    “那是因为你是个吃货,所以才这么觉得。”楚衍觉得燕小西的脑回路异常神奇。

    “楚小公子,请吧。”女人笑着看着燕小西,果然还是个小孩子,这么贪吃,难怪……

    这么胖!

    燕小西若是有读心术,估计此刻已经抓狂了!

    他明明已经瘦了好么!

    “楚小公子还是不信啊,那我们互换?只是我已经吃了几口,您不介意吧!”女人指着自己面前的牛排。

    楚衍看着对面狼吞虎咽的燕小西,迟疑片刻,拿起了刀叉。

    女人目光几乎都集中在燕小西身上,还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这燕小西出落得和燕殊虽然不是别无二致,却也是像极了,不过这双眼睛倒是真漂亮。

    “你是叫燕西吧。”

    “阿姨,您肯定已经把我们的底细都查清楚了,干嘛还要多此一举的问一句!”燕小西嚼着牛排,“我能再要一份么?”

    女人嘴角抽了抽,您已经吃了两份了,这么点肚子,怎么装得下那么多东西。

    “你还真是聪明。”

    “大家都这么说。”

    “也包括那位叫楚濛的舅舅嘛!”

    楚衍目光凝滞,看向女人,这是准备打听楚家的情况?

    “见过我的人,都说我很聪明。”燕小西洋洋自得。

    “你有什么事情来问我,干嘛冲着一个孩子。”楚衍生怕燕小西说漏了什么东西。

    “早就听说这楚家两位公子对他非同一般,以前还以为是传闻,没想到果真如此,只是我还不知道,这燕家什么时候和楚家这么交好了,楚小公子和二少关系不错,按理说,应该叫声叔叔啊,怎么就是舅舅了!”

    楚衍捏着刀叉的手微微收紧,“这和您没关系吧。”

    “听说这燕少夫人父母早逝,莫非和楚家有什么关系?”女人眸子锐利,仿佛要将楚衍看穿一般。

    燕小西也盯着楚衍,麻麻和舅舅的关系?

    只是女人盯了半天,也没从楚衍脸上看出任何异色,莫非自己想错了么?

    “若是她和楚家有关系,我们看着她被人欺负么,她以前在姜家的日子可不好过。”

    “这倒是真的。”女人喝了口红酒,酒渍挂在唇边,她伸出舌头,舔了舔,那模样活像是吐着信子的美女蛇。

    “合得来而已,想要认了做姐姐,可惜被人嫌弃了,就自封做了娘家人!”楚衍这解释倒是合乎逻辑,谁都知道这楚衍对姜熹一直另眼相看。

    女人笑了笑,却扭头看向燕小西,“小朋友,你脖子上的白玉又是哪里来的啊。”

    燕小西低头吃东西,楚衍倒是擦了擦嘴,显得格外淡定。

    “和你有关系嘛,你该不会是要抢我东西吧!”燕小西狐疑。

    女人嘴角抽了抽,“怎么可能呢,我就是问问!”

    “我和你非亲非故的,干嘛要告诉你!”燕小西冷哼。

    女人吃了闭门羹,颇为无奈,这孩子刚刚明明很配合的,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沈廷煊着急的冲进了进去,还打伤了几个人!

    “主子,有人硬闯了进来!”

    “我靠——”楚衍一拍桌子,可算是来了!

    只是当他看见是沈廷煊时,愣了半天,直接冲过去,往他身后看。

    “你在找什么!”沈廷煊拧眉。

    “大哥呢!”

    “他没来!”

    “我靠,那你来干嘛!”

    “救你啊,不过我看你俩过得挺滋润的……”尤其是满嘴黑椒酱的燕小西。

    亏得自己那么着急上火。

    “你一个人怎么救我们啊,你丫脑子被驴踢了嘛,救兵都不带,我靠,真是被你蠢哭了……”

    沈廷煊嘴角抽了抽,这家伙是在嫌弃自己?

    “我特么的脑子真的被驴踢了,才来救你们!”

    ------题外话------

    今天是高考的日子,希望各位考生都能够超常发挥,愿你们合上笔盖的刹那,有着侠客收剑入鞘的骄傲!加油!

    鲜衣怒马少年时!你们是最棒哒!

    别的废话就不多说了,留言月票奖励活动最后一天,大家记得留言哈,投了月票的记得留言说一下吧,群么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