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05 不得了的小鬼,长点心吧(二更)

正文 205 不得了的小鬼,长点心吧(二更)

    关家

    楚衍双手掐着燕小西的胳膊,这还没走两步,两个大汉就拦住了他的去路。

    楚衍心里一凛,暗叫不好,这关家显然是出大事了啊。

    “这不是楚小公子和燕家的那位小少爷嘛!”他俩的面孔在京都不算是生人,认识他们的人不在少数。

    楚衍咬了咬牙,“既然知道我是楚家的小公子,还不赶紧让开。”

    “就知道您是楚家的人,才更加不能让你走,关爷刚刚出了事,根据可靠消息,是楚家做的手脚,没想到今天你就送上了门,今天你们两个人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关爷若是出事,就拿你们陪葬!”

    粗重的声音乍响,在安静的客厅里传出混响,楚衍惊得手一抖,险些把怀中的燕小西给甩了出去。

    卧槽,这话信息量有些大啊

    他垂头看向燕小西,燕小西也正好抬头看向他。

    “小西,你听懂了没!”

    “嗯。”

    “他刚刚说了什么?”

    “是要把你陪葬!”

    “是我们!”

    “是你吧!”燕小西冷哼。

    这边气氛正紧张,而燕小西和楚衍这两个没心没肺的居然就那个幼稚的问题展开了讨论。

    “反正你们今天一个都走不了!”男人声音粗狂,就是那种典型的破锣嗓子,嘶哑粗糙。

    楚衍抱紧燕小西,扭过头,悻悻地一笑,“你们在说什么,我真的听不懂。”

    “哼——我就早听说,这楚家小公子,是个没心没肺主儿,没想到是真的,这种时候居然还敢在外面乱跑,居然还带了个孩子,一个保镖都不在,还真把这里当楚家的地盘了不成。”

    “我从来没说过!”楚衍立刻摇头,“我是合法的公民,我出来遛弯还需要带什么保镖啊!”

    “反正你们楚家动了关爷,打破了我们之间的平衡,今天这个门你是出不去了!”

    “你们讲不讲理,你们关爷出事了,和我有半毛钱关系啊。你凭什么不让我走。”

    “就凭你是关家人!”

    “我……”楚衍咬着嘴唇,“你们有本事,找我大哥去。”

    “听说楚公子极其疼爱你这个弟弟,你在这里,还怕楚公子不来嘛。”

    “一群小人!”楚衍咬牙。

    “你说什么!”一个人一拍桌子,险些跳起来。

    “干嘛,要比嗓门大啊。”

    燕小西伸手捂住脸。

    “舅舅,人在屋檐下,你好歹低一下头,成不。”

    “是他们先挑衅的,怎么着,你们是准备把我扣留不成。”楚衍冷哼。

    “关爷现在找不到人,我们不能让楚家骑在我们头上,今天这笔账怎么着也得算才行,若是我们不行动,楚家还真以为我们怕了!”

    “行了,都冷静一点,现在最重要的是,群龙无首,我们得先找个人来顶替关爷的位置,有人选推荐嘛。”

    众人一听这话,瞬间静默。

    楚衍压低声音,“我还以为这关家人都团结呢,还真是狡兔死走狗烹。”

    “你瞎说什么!”一个男人瞪着楚衍。

    “我说错了,就算是关戮禾出事了,你们现在不是应该到处找人才对嘛,一群人坐在这里,商量着如何把他剩下的肉吃完,骨头啃完,榨干他最后留下的一点东西,倒是真厉害。”

    “你再胡说,我毙了你!”那人说着直接对准了楚衍的脑袋。

    “你有本事就直接开枪,别瞎bb,你还不敢动我,你若是动我一分,我哥绝不饶不了你,你们群龙无首,被踏平就是迟早的事情而已!”

    “马丹,看我今天不教训!你还真认不清自己了。”男人说着扣动扳机。

    “有本事你就试试看。”楚衍居然直接往前一步,眸子没有丝毫畏惧。

    燕小西一直定定的瞧着楚衍。

    他这是转了性了么,怎么性格变了这么多,按照他的性格,这会儿应该撒泼耍赖才对。

    若是被楚衍知道燕小西对他的定位是泼妇的话,估计要直接吐血而亡。

    “特么的,你还以为老子不敢嘛。”

    “你若是想在场的人替你陪葬,你就来啊,我身上车上都有定位装置,我一出事,我哥立马就知道是你们做的,你们群龙无首,乱成一锅粥,想端平不是轻而易举嘛!”

    “你们楚家算什么,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我们楚家是不算什么,捏死你还是很容易的。”

    “我……”

    “啪啪啪——”忽然响起掌声,众人循着声音看过去。

    女人一身红裙,浓妆艳抹,坐在上首,双腿交叠,红裙一侧开了叉,所以可以清晰的看见她白皙的大腿,烈焰红唇,她的手指细细摩挲着下巴,波浪卷发,美艳异常。

    “有传闻说,楚家小公子吃喝玩乐,胆小怯懦,今日一见,倒是应了那句话,传闻不可尽信啊。”女人声音娇媚,天生媚态,就是勾着手指的动作,都带着万种风情,言语透着一抹轻挑,却暗藏锋芒。

    燕小西第一眼就很不喜欢她。

    她虽然在笑,可是笑意只浮在表面,根本未曾深达眼底,而且她的目光狠辣,仿佛要将人击穿一般。

    楚衍进来第一眼边看见了她,他还以为是某个人的情妇之类的,此刻她忽然开口,他才认真打量着她所坐的位置,上首!

    楚衍虽不接触家里的事情,不过这座位可不是随便乱坐的,这一点他可是异常清楚。

    “你又是谁?”楚衍不曾见过她。

    “我是谁并不是很重要,您在关家自然不会有什么危险,不过楚家这事儿做得实在不地道,关爷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们也需要给帮里一个交代,烦请楚小公子在这里先待一下了。”

    “你这是准备把我扣押下来?”楚衍挑眉,迎上她的目光。

    “这不是很明显么,我们需要筹码和楚公子谈判。”

    “舅舅,她是什么意思?让我们待在这里?”燕小西歪着脑袋。

    “是哈,都怪你,要来找什么关戮禾,这下好了吧,成为别人的盘中餐了。”

    “阿姨——”燕小西冲着女人喊了一声。

    女人手指顿时有些僵硬,阿姨——

    “阿姨,你为什么要扣押我们,您这是非法拘禁,要坐牢的!”

    众人静默。

    “我还未成年,你们要是绑架我,我告诉你们,你们就完了!”

    “小西……”楚衍恨不得捂住他的嘴巴。

    “小孩子,胡说什么!”

    “你是燕殊的儿子吧。”女人双手托腮盯着燕小西。

    “我粑粑肯定不认识你,你别乱攀关系!”燕小西冷哼。

    “你怎么就知道你粑粑不认识我啊,你才多大,你粑粑认识多少人,你知道嘛!”

    “我不知道,可是他肯定不认识你这种坏女人就是了!”

    “放肆!”女人身侧的男人大吼。

    “干嘛,你想做什么!”楚衍跳起来,“怎么着,你们关家已经堕落到要对一个孩子下手了嘛。”

    “舅舅,你冷静一点!”燕小西扯了扯他的衣领。

    “你也退下,我怎么会和一个小孩子较真呢!”女人笑道。

    “反正你们要是欺负我,等我姑父回来,你们都得倒霉。”

    “姑父?”女人挑眉。

    “他说得应该是关爷。”一个人低声道。

    “他回来?你确定……”

    “你这是在诅咒我姑父么!”燕小西挑眉,看向那个女人,“该不会惹得我姑父出事的人就是你吧。”

    “臭小子,你在胡扯什么!”她身后的大汉恨不得直接封住燕小西的嘴巴。

    “你叫什么叫啊,嗓门大很厉害嘛!”燕小西挣扎着跳出了楚衍的怀里,朝着那个大汉跑过去,倒是一点都不怕人。

    掐着他仰头盯着他看,“看什么看,本少爷长得是很帅,可是我允许你看了吗!”

    “你这小鬼,我……”

    “这么大个子,就知道欺负我这种小孩子,你要不要脸啊。”

    “主子,这……”男人欲哭无泪,这熊孩子简直无法无天了。

    “小朋友,你说话可是要有真凭实据的,你知道我和关戮禾是什么关系么,就说我下了手,这话可不能乱说。”

    “那你们有证据证明这事情和我舅舅有关系吗,要是没证据也不能乱说!”

    “我们两家一向不合,而且我们在关爷出事附近看见了楚家人,不是他们还有谁!”

    “大叔,人家说的是证据,您这是猜测好么,这么大人了,说话带点脑子好么!”

    “要说我姑父出事的话,他身边还有自己人呢,你们怎么不说是你们自己人下的手,干嘛往别人身上泼脏水。”

    “小鬼,你在胡扯,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您该不会是恼羞成怒了吧!”燕小西盯着面前的大汉。“我知道真话没几个人爱听,不过我相信我姑父那么英明神武,肯定很快就会回来的,到时候肯定要收拾你们,刚刚你们不是说要推举什么人嘛,你们继续啊,这么猴急,该不会是早有预谋吧!”

    众人面面相觑,目光忽然射向坐在中间的女人。

    她的手陡然收紧,目光变得越发凌厉,可是嘴角的笑容却在不断扩大。

    真不愧是燕殊的孩子,这话说得当真是漂亮。

    三言两语的,居然就把祸水引到了她的身上,当真是小瞧了他。

    难怪前几日,秦承宇和自己说,她若是想从小孩子身上下手,估计比较困难,燕殊家那个儿子很聪明,防备心重,戒心重,攻击力还不小。

    当时她只是一笑,觉着秦承宇果然不是办大事的人,今日一见,倒是觉得他所言非虚,燕殊家的这个儿子,确实不容小觑。

    小小年纪就能说出这番话,假以时日,有楚家扶持,这京都还有别人的立足之地嘛。

    “臭小子!”男人显然被激怒了,一把扯住了燕小西的衣服。

    “你给我住手!”楚衍直接冲过去,却被人拦住。

    “舅舅……”燕小西脖子被衣服卡住,男人力气很大,光是提衣服,就将他提到了半空中。

    “你可知道,我捏死你,别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我爸捏死你也比捏死一只蚂蚁容易!”

    “可惜啊,远水救不了近火。”

    “是不是我说中了,你才要杀人灭口,肯定是这样,你们就是想要还是关叔叔,又陷害我舅舅,然后趁机那啥,那个词叫什么……”燕小西蹬着小腿,这个姿势着实不太方便思考。

    “坐收渔利!”楚衍接着说。

    “该不会这一切都是你们关家计划好的,除掉关戮禾,嫁祸给我们家。”

    “我们怎么可能会对关爷做出那种事情!”

    “自然不可能是在场这么多的人,若是有些有心人呢,你们不要被人当枪使!”

    他们都太急了,先入为主的认为整件事情和楚家有关系,毕竟之前关戮禾被抓,就有风声说是楚家所为,此刻再听这一番言论,众人心底到底开始摇摆不定了。

    “哎呀,救命啊,杀人啦,你快放开我——”燕小西蹬着小腿。

    朝着大汉就踢过去。

    他人胖,力气不小,这一脚踹过去,也是用了很大力气,大汉拧眉,颇不高兴。

    “救命啊,欺负小孩子啦,哇——坏叔叔要杀人了……”

    楚衍捂脸,你丫能不能有点出息,刚刚的气势哪里去了,还真是帅不过三分钟啊。

    “你快放我下去!你这个坏人,啊——”

    “放了他!”女人开口,男人才松了手,不过他用心险恶,燕小西几乎是摔在地上的。

    “给小爷起开!”楚衍一见燕小西摔在地上,直接推开挡在面前的人,冲了过去。

    “哎呦我去,你知不知道尊老爱幼,疼死我了!”燕小西这几天跑步,这屁股小腿本就有些胀痛,被这一摔,疼得七荤八素。

    他本来挂在脖子上的玉也从衣服中滑了出来,女人目光淡淡的扫过,眸子瞬间眯成了一条线,刚刚伸手准备去扯那白玉时,楚衍已经一把燕小西抱在了怀里。

    “你们关家可别欺人太甚!”

    “请他们下去,好生伺候着!”女人发话。

    楚衍和燕小西就是再不情愿也不得不走。

    倒是这边原本推选临时当家人的行动被暂时搁置了,这可气坏了那女人。

    这一切本来都是计划好的,可是燕小西这一席话,谁都不敢说话了,枪打出头鸟,谁都不想被怀疑和关戮禾失踪的事情有关,她若是强行站出来,必然会被怀疑,若是人心不稳,她弄这些还有什么意思。

    她就是想要借着关戮禾失踪,关家人义愤填膺这股势头,乘势追击,将楚家驱逐出京都,没想到,却被一个小鬼三言两语的打发了。

    “舅舅,疼死我了,那个怪大叔好狠的心!”

    “你那么挑衅,他还把你怎么样,已经是大幸了。”楚衍叹了口气,伸手给他揉了揉屁股,这才看见他脖子上的白玉,愣了好半天。

    “舅舅?你倒是揉啊,别停,疼死我了!”

    “这块玉……”

    “太奶奶给我的。”

    “好好保管!”楚衍眯着眼睛,笑得颇为荡漾。

    “我们都被抓了,你怎么还笑得出来。”

    “不然怎么样,我还能哭嘛。”

    “你能不能长点心,我们被抓了,被抓了!”燕小西强调。

    “我知道啊,我刚刚打了求救短信,大哥看见应该会过来。”

    “那就好,可算做了件靠谱的事情。”

    “要不是你偏要过来,我们又怎么会变成这样。”

    “你当时为什么不阻止我!”

    “你这小子,还不是你要死要活的要来找你的关叔叔嘛,现在好了吧。”

    “我就是个孩子,你怎么能事事顺着我呢。”

    “我……”楚衍心如死灰,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被人反咬一口了。

    “做事不长心,我以后都不能和你出来了,太危险。”

    “我以后也不敢再带你出来了,我特么的在家好好待了这么多天,电视不好看,游戏不好玩,还是外卖不好吃,我脑子抽了,才出来带你玩。”

    “哼——”燕小西冷哼,“你还怪我,你察觉到不对劲,怎么不回头啊,你要是回头了,我们不就不会这样了嘛。”

    “燕小西,你再敢甩锅给我,我就……”

    “你敢打我?我让楚濛舅舅打你屁股!嗷——”

    燕小西话音未落,楚衍拧了一把他的小屁股,疼得他嗷嗷直叫。

    后面跟着两个人,已经完全要石化了。

    这两个人刚刚在大厅不是很厉害嘛,刚刚的气势去哪里了,这会儿开始互相推诿,而且还如此幼稚。

    燕小西抱住楚衍的脖子,就咬了一口,“坏舅舅!”

    “嗷——你别打了!”

    “你敢不敢咬我了,你这小子,还反天了!”

    “啊——嗷嗷……”

    下面正在严肃的谈事情,上面不时传来嗷嗷的叫声,这事情也进行不下去了啊,这气氛被整得颇为尴尬。

    “行了,大家都各做各的,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不能自乱阵脚,回去好好嘱咐下面的人,不许随便动作,各居其位,各司其职。”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直到众人离开,女人才提起手边的水杯,直接甩了出去。

    “混账!一群怕事的老家伙!”

    “主子,那我们把他们都给……”

    “蠢货,现在动手,不是等于告诉所有人,关家有内鬼嘛,不能自乱阵脚。”

    “明白。”男人沉声道,“关戮禾涉水跑了,不过雾河那水,没人能活着出去,周围也都是我们的人,估计他现在已经被淹死了吧。”

    “你确定落水的人是关戮禾?”

    “他和关南缠斗,手指还被他打落了一根,不是他是谁,戒指都在上面。”

    “关南呢!”

    “估计也死了。”

    “那倒是省得我们动手了。”女人揉了揉手腕。

    “这次若不是燕家那小子,我们也不会忽然这么被动,若不然我去把他们给……”

    “我说你脑子里面装的是稻草嘛,他可是燕家的长孙,燕殊心思诡谲,他儿子若是出事,又是一场恶斗。”

    “那就这么扣着?”

    “不然呢!”女人手指用力抠弄着桌子,指甲都被崩断了两根。

    “去查一下那小子和楚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和楚家?”

    “估计会有意外收获!”

    “我立刻去!”

    楚濛一直在开会,手机留在办公室充电,倒是沈廷煊一直留在他的办公室等他们高层对项目的最后裁决结果,看着他手机震动了一下,本来也就是匆匆一瞥,却没想到看见了不得了的东西。

    “大哥,我和小西被关家扣了,速来相救!”

    沈廷煊直接扔下秘书就往外面跑。

    楚衍的手机打不通,燕小西的手机显示不在服务区,为了验证事情的真实性,他给姜熹去了个电话,姜熹见他口气急迫,知道可能出事了,不过沈廷煊别的话也没说,更是惹得姜熹心烦意乱。

    沈廷煊虽然算是金盆洗手,不想掺和他们之间的破事,不过也不能见死不救,若是楚濛去了,估计这事儿善终不了,他得在事情没有发酵之前先控制住事情,关戮禾又是怎么回事,不在京都,也不能出这种事啊。

    沈廷煊一边握着方向盘,一边给董风辞打电话。

    燕殊刚刚洗了脸,瞧着董风辞手机响了,沈廷煊的?

    “喂——”

    “燕殊?你不是……”

    “你有事么?”

    “我就是问问她什么时候回来,想和她谈生意来着,我实在不想接触那个秦承宇。”

    “过几天吧。”

    “那我先挂了!”

    沈廷煊拍打方向盘,心里已经了然。

    关戮禾出事了!

    ------题外话------

    这个女人就是之前在医院出现过,唆使叶南瑾的女人,也是之后和秦承宇见面的那人,从始至终出现过,没有名字的女人,都是她,基本上我对她的标签就是“妩媚”和“狠辣”,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都是同一个女人,我绝对没有再挖坑……

    你们不要一出现一个就说我挖坑了……虽然我很喜欢挖坑(捂脸)

    *

    留言和月票的奖励活动还在继续哈!

    大家追文的同时记得留言给我哦,投了月票的也记得说一声,不然我就一律按照普通留言奖励啦!

    最后谢谢大家的支持,送个你们一个大大的么么哒,mua~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