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04 活不见人,入了狼窝

正文 204 活不见人,入了狼窝

    雾都

    直升机悬停在半空中,机翼不停旋转,裹挟着大风,地下的树木被吹得四散,浓烟裹挟着扬尘,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呛鼻气味,零星可见火光。

    机翼裹挟着大风,将下面旋出一块能见度相对较高的空地,不过仍旧漆黑一片,根本无法排除是否有危险。

    “队长,就这么下去是不是不太妥当。”尉迟打量着周围涂着迷彩的脸,皱成一团。

    雾河并不仅仅是一条河,还有许多支流,周围都是浓密的树林,地势起伏不平,直升机无法迫降。

    消防车正在外围,抽取雾河的水,往爆炸地方扑火,这边靠近树林,一旦火势蔓延开来,后果不堪设想。

    “还有别的方法嘛!”燕殊飞快的将手套戴好,还穿过了一层绷带,伸手扯了扯绳子,将绳子在手腕上缠绕了一圈,一脚踏在直升机的仓口,半边身子落在外面,往下面看了看,满面油彩,黑色防护镜遮掩着他锋芒内敛的眸子。

    “下面都是黑烟,情况不明,消防也无法排除是否还会有危险,我们这么贸然下去……”

    “因为他们排除不了所以才让我们过来。”燕殊拍了拍尉迟的肩膀。

    “下面都是亡命之徒,我们连他们的方位都无法确定!”

    “若是不危险,怎么会让我们来!”燕殊语气异常笃定,“跟着我下去!”

    “是!”尉迟咬了咬牙。

    燕殊一脚蹬开,整个人顺着绳子往下滑,速度极快,瞬间没入了浓烟中,尉迟紧随而下,他们小分队一共八个人,已经完全落下。

    空气中除却塑料杂物烧焦的刺鼻气味,还有一股浓重的金属残留物,甚至还有一种类似于鞭炮燃放后的气味。

    他们戴着口罩,燕殊负责指挥,两两行动,燕殊和尉迟冲在前面。

    虽然经过了一场爆炸,东西崩落得七零八碎,不过还是可以依稀分辨出来这边的路况,在飞机上他们已经研究过这边的仓库树林地势的分部,所以一旦确定了某个地标式建筑物,就瞬间可以大致摸清楚这边的情况。

    “根据线报,他们汇合的仓库就在这边!”尉迟指了指前方200米处顶部散发着浓烟的仓库,顶部有一半已经被崩落,周围焦黑一片,却不见半个人影。

    燕殊挥手示意跟着自己过去。

    里面浓烟滚滚,能见度很低,却能听见人的呻吟声,燕殊留下两个人负责救人,剩下的人在负责寻找有没有别的生还者。

    “队长,没有人!”

    “没发现别的人!”

    “这边也没有!”

    ……

    燕殊咬了咬牙,“继续找!”

    “队长,这边有人逃跑留下的痕迹!”

    “追!”燕殊咬了咬牙,“若是都在仓库内,这场爆炸,不死也伤,不会走太远。”

    众人追出了仓库,上面就是密林,留下了不少黑色烧焦的残留物。

    这一路上倒是抓了不少人,因为伤得很重,基本上没有反抗能力,轻易就被活捉了,只是再往里面走,就到了边境,不过要过境,还需要过雾河,这边水势湍急,激流勇进,若是不借助外物,根本无法过去。

    燕殊站在河边,摘下面具,伸手揉了揉额角,关戮禾,你人在哪里。

    “队长……”尉迟忽然拿起一个东西递给燕殊!

    面具。

    关戮禾的!

    面具是铝制的,半边烧得变了形,白色的罂粟花烧得融化,以一种十分诡异的姿态附着在面具上,诡谲扭曲。

    “队长,这边发现了血迹!”一个人指着按着的礁石,还有几枚子弹!

    燕殊快步走过去,果然是,只是……

    “还有断指!”那人拿起一个已经有些焦黑的手指。

    “这不是……”尉迟认出了这戒指的主人,敛声屏息,看向燕殊。

    那上面有一枚古铜戒指,关戮禾的。

    “队长,关戮禾该不会……”

    “周围继续搜查!”

    此刻消防队和警方的人也已经过来了,钱队长冲在前面,瞧着他们,也颇为惊讶,“长官,你们是哪个军区的,怎么会到这里……”

    燕殊挑眉,“待会儿再解释,先一起找人吧,我还有许多问题要问你!”

    燕殊行动力很强,不等钱队长说什么,就已经将他手下的任务都分配好了。

    他的脸上涂抹着油彩,钱队长根本辨不出他的模样,只是这人个子很高,摘下眼镜,眸子锐利得像是凶猛的猎豹,锋芒毕露。

    “长官,这是雾都,您是……”钱队长打量着燕殊的装备,每个军区,总是带着一些一些比较特殊的标识,燕殊衣服简洁,只是装备精良,周身带着难以言说的狂妄之气,钱队长心里滑过许多猜测,只是军警很少联合行动,甚至有人说军警不睦,所以钱队长也没想过燕殊会老实回答他的问题。

    “你是雾都这边警察局的……”

    “大队长!”钱队长挺了挺腰杆,他不过一米七五,站在燕殊面前,愣是被他压了一头,这男人垂头打量他的模样,让他很不舒服,“钱武!”

    “钱队长您好,我们在执行任务,可能需要您的配合。”

    “您有……”钱队长点到即止,必须有公文,不然他也很难办,不可能说他要配合就配合吧。

    “公文我会立刻上去申请。”

    “那就不好……”

    “不要拿对付别人的一套来搪塞我,您应该知道现在的情况有多糟糕。”

    雾都这块地方乱得很,基本上每天都在发生各种类型的死亡事件,各种跨省跨国的案件更是不胜枚举,钱武若是每个人都配合,他不得忙死,而且他们是独立的单位,听命于别人,他这脸上挂不住。

    而且听他的声音,年纪不大,钱武是有快三十年警龄的老同志了,自然不想这般卑躬屈膝。

    “每个人过来都这么说。”

    “你知道这是什么嘛!”燕殊捏紧手中的戒指。

    钱武眯着眼睛,有点眼熟啊。

    “关戮禾的,他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事儿若是闹开,关家一乱,你这个大队长,估计也当不久了。”

    “关戮禾的!”钱武知道这事儿不简单,却也没想到关戮禾会在这里。

    “我派人跟着他了,他应该在酒店啊。”

    “看样子你们的刑侦人员不够格。”燕殊轻笑。

    “你的意思是,关戮禾死在我这里了!”钱武陡然提高声音。

    “你们在说什么!”董风辞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头发凌乱,顶着一些杂草,衣服被树藤勾破撕扯得有些脏乱,鞋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一只,踏着河边的碎石,直接跑了过去。

    “董小姐,这不是您该来的地方!”钱武蹙眉,“你们怎么办事的,不是说都封锁了么,怎么还有会不相关的人过来!”

    钱武刚刚要过去拦人,还没过去,董风辞脚下一个趔趄,整个人栽倒在地,膝盖磕在石头上,瞬间渗出了血。

    “唔——”董风辞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双手撑着地面要爬起来,关苏从后面直接抬起她。

    “夫人!”

    “放开我!”董风辞趔趔趄趄的朝着燕殊跑过去!

    燕殊没想到董风辞会在这里,关戮禾不是说把她送走了么,她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董小姐,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我立刻送你出去,你们都是傻子啊,赶紧把她带走!”钱武急吼吼的乱叫。

    两个人立刻跑过去要拉住董风辞。

    她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直接推开了两个人,朝着燕殊狂奔而去。

    关戮禾,你不能出事!

    你要是死了,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

    混蛋!

    你特么的真是个混蛋!

    “风辞——”

    “燕殊,二哥——”董风辞一听是燕殊的声音,更是急了,燕殊攥紧戒指,却被她一把扯了过去。

    董风辞本以为就是个戒指而已,却没想到上面还附着着一根手指,因为被烧得焦黑,皮肉已经缠裹在戒指上,根本取不下来。

    “董小姐,跟我们出去吧!”警察又上去试图将董风辞拉开!

    董风辞捏紧戒指,看着燕殊,“告诉我,这是谁的。”

    “还不确定,还需要进行近一步的比对,才能确定是不是他。”

    “不会是他的,不可能是他,关苏,你说,这不是他的戒指对不对!”

    关苏早就瞧见了这枚戒指了,关戮禾就是睡觉洗澡都不曾取下,他此刻也不相信,这上午还好好的人,这会儿怎么就……

    “夫人……”

    “别说话,都别和我说话!”董风辞握住戒指。

    钱武愣了好半天,才确定了面前的男人是大名鼎鼎的燕二少,呆愣了数秒才回过神。

    他还是副队长的时候,参与过一次围剿行动,当时负责指挥的就是燕殊,只是他只听过声音,却未见其人,做事果决狠辣,没想到真人给人的感觉也是分毫不差。

    “董小姐,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还是麻烦您先出去!”警察上去按住董风辞的肩膀。

    董风辞此刻已经慌了神,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肯定不会是他的,绝对不会!

    他那种烂人,怎么会轻易死掉。

    “燕殊,你告诉我,这肯定不是他的,对不对,你告诉我!”董风辞扑向燕殊。

    燕殊根本无法给她确切的答案,只能沉默。

    “你哑巴了么,你告诉我啊,这肯定不是他的,你说话啊!”

    “风辞……”

    “董小姐,这东西是我们重要的证物,烦请您先把戒指交出来吧。”钱武硬着头皮。

    “这是他的东西,不是你的证物。”

    “这确实是我们的证物,我们还需要带回去进行近一步的检测,麻烦您配合我们一下。”

    “如果我不呢!”

    “风辞!”燕殊深吸一口气,“给他们拿回去检测吧!”

    “他人都没了,就留下这个,你们还要把这个也带走,那他还剩下了什么!”董风辞急得眼眶里都是泪水。

    “别哭,他不会有事的!”燕殊伸手要帮她擦眼泪,却被她避开了。

    “董小姐,给我吧!”钱武伸手去拿戒指,董风辞不撒手。

    “董小姐?”钱武那个急啊。

    燕殊忽然按住了董风辞的肩膀,她的手一松,戒指落入钱武手中。

    “检查完了,我还能要回来么!”董风辞咬住嘴唇,血珠一点一点往外冒。

    “可能……”这些都是要封存留档的,还真的比较困难。

    “你们现在是要告诉我,若是他真的出了事,连一个戒指我都不能留下嘛!”

    “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我当时应该要他和我一起回去,或者留下和他一起,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会这样,怎么忽然就变成这样了,不应该是这样的!”

    “燕殊,你告诉我,这肯定不是他的对不对!”

    “这是他的贴身之物。”

    “那他人呢,人呢!”董风辞扯住燕殊的衣服,“你不是过来救人的嘛!他人呢!”

    “还没找到,推测是落了水!”

    董风辞一把推开燕殊就往河边跑。

    “风辞!”燕殊一把扯住她的衣服,她力气很大,挣脱了燕殊的钳制,燕殊只扯落了一片衣袖,气得咬牙。

    董风辞光着脚,踩着碎石一脚就踏入了湍急的河水里。

    “关戮禾,关戮禾——”董风辞伸手摸着喝河水,什么都没有,怎么会呢……

    “夫人!”关苏大喊。

    河水太急,就是一个壮汉都站不住,更何况是他一个弱女子。

    燕殊动作比她快多了,箭步冲过去,就捞住了她的腰,“你放开我,放开——”

    燕殊可不管那么多,扛着她就往岸上走。

    “我要去找他,你让开!”

    “你冷静一点!”燕殊按住她的肩膀,试图让她冷静下来。

    “你让我怎么冷静,那是关戮禾,是戮禾!”董风辞大吼,眼泪湍急,一个劲儿往下落。

    “我知道!”

    “那你和我一起去找他,燕殊,你和我……”

    “这么多人已经再找了,而且我们还不能确定他是否出了事,你先冷静一下。”

    “我控制不住我自己!”董风辞泪眼婆娑,盯着燕殊。

    燕殊抬手,将她落入怀中,燕殊衣服僵硬,膈得她的脸疼,眼泪瞬间绝体。

    “二哥……我该怎么办!”

    “你放心,我会把他带回来的!”燕殊抱住董风辞,瘦弱的身子微微发抖,格外惹人心疼。

    “别哭,二哥一向说话算话。”

    燕殊拍打着董风辞的后背,“风辞,不过你也要做好准备……”

    董风辞身子一僵,抱紧燕殊,泣不成声。

    尉迟再跑过来的时候,没想到燕殊怀里抱着一个人,“队长,没有任何发现,警方已经派了打捞船在作业了。”

    “钱队长,可能要借用你们警局作为我们临时的指挥处,希望您能配合一下。”

    “我给你们腾出一间屋子。”

    “麻烦了。”

    燕殊却直接打横抱起了董风辞,抬脚往外面走。

    关苏跟在后面,和尉迟对视了一眼。

    尉迟直接抬枪对准了他的脑袋,这不是关戮禾贴身手下嘛。

    只是下一秒钟关苏藏在手袖中的匕首也已经对准了尉迟的腰侧。

    燕殊微微扭头,“都跟上来,别的事情以后再说。”

    尉迟放下枪,追上燕殊,“队长,那人可是……”

    “现在的首要任务,是立刻封锁消息,关戮禾出事的消息,不许任何人传播出去!”

    “可是……”钱武嗫嚅着嘴唇。

    “怎么了?”

    “消息早就走漏了,我们就是得到了消息才过来的。”

    “队长,那关家岂不是要乱套了。”

    “可不是嘛!”钱武也终于急了。

    “先上车!”燕殊抱着已经哭晕的董风辞,眉头紧锁,目光阴沉。

    京都

    楚老太太忽然失踪,这可急坏了燕家人,虽然她已经和燕老爷子打过招呼了,可是燕小西心底还是很不安心,这不,直接打了电话给楚衍,让他来接自己。

    楚衍这边正郁闷的等着轩陌回来,一想到要和他讨论冷战的问题,更是一个头两个大,所以接了燕小西的电话就直奔燕家。

    楚衍已经许久没来了,他接燕小西出去玩,姜熹都未曾起疑,就让他俩走了。

    “你这小子真没良心,舅舅我生病了,你都没去看我!”楚衍一脸委屈。

    “现在没空和你说这些,去关叔叔家里!”

    “去那里干嘛!”楚衍拧眉,“你找我出来,就是为了去找关戮禾?”

    “哎呀,你快点,我找关叔叔有急事!”燕小西不停拍打着楚衍的胳膊。

    “好了好了,我带你过去,看你急的!”楚衍冷哼。

    这关戮禾有什么好的,整天戴着个面具,凶神恶煞的,还那么阴损。

    “不过燕小西,你去找关戮禾干嘛!”楚衍这种不问世事的主儿,哪里知道,关戮禾根本不在京都啊,燕小西就更不知道了。

    “有事情找他帮忙啊。”

    “有什么事情我也可以帮忙啊。”

    “你只会打游戏,喝酒,耍酒疯,你能帮什么忙啊。”燕小西嗤之以鼻。

    “哎呦,你这小子,你胡扯什么啊!”

    “我说的是实话,你快点啦!”

    “现在是下班高峰期,你急什么啊!”楚衍叹了口气,“他有什么好的,瞧你猴急的。”

    “反正比你靠谱,一喝醉酒,还抱着我麻麻喊妈妈,你没有妈妈嘛?”

    “我……”楚衍气的脸红,“我哪有!”

    “反正我看到过!一个大男人蹲在地上鬼哭狼嚎,真是丢人。”

    “燕小西,你闭嘴!”

    “快点开车,我有急事。”

    关家地方偏僻,出了市区,车速就很快了。

    只是没想到今天的关家,门口一个警戒都没有,楚衍十分顺利的进入关家,心里却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小西,你觉不觉得气氛有些不太对啊。”

    “是有点儿。”

    “不过你来这里到底是干嘛的啊。”

    “太奶奶忽然失踪了,给太爷爷留了口信说是回家去了,可是我不信,她的家人都不关心她,她回去肯定还要离家出走,我得先找到她,免得她回去被欺负!”

    楚衍车子一打滑,“这个貌似真的不需要。”

    “哎呀,都要到了,你快点啦!”

    燕小西不停拍打着座椅。

    楚衍有些懊恼,若是早问原因,哪里需要跑来这里啊,而且气氛不太对劲啊。

    一个人都没有,这不正常啊。

    车子刚刚挺稳,燕小西就直接推门下去,楚衍还要熄火锁车,等他下车,燕小西都跑了没了影子。

    院子里面也是空无一人,只有潺潺的流水声带着一丝回响,敲打着静谧沉闷的空气,无形中给人很大的压迫感。

    燕小西直接推开紧闭的大门,刺目的眼光直接照进了大厅。

    不光是里面的愣住了,就是燕小西都愣住了。

    一个大厅里面坐满了人,黑压压的一片,圆形餐桌,坐满了形形色色的人,而正中赫然坐着一个穿着红裙的妖异女人。

    “这孩子哪里来的!”女人掐着和红色的指甲,打量着燕小西。

    燕小西愣了一下,看了半天,也没见着一个熟悉的人,楚衍已经追了过来,一看这阵仗,心里默默骂了一句!

    卧槽!

    “不好意思,我们来错地方了!”楚衍抱着燕小西就准备跑。

    “拦住!”女人声音柔媚中透着一股阴狠。

    ------题外话------

    留言活动还在继续哈,因为有没有给我投月票我这边不好查询,所以投了月票的,留言的时候记得说一声哈,没有说明的就按照20xxb奖励

    昨天我没有说清楚,所以昨天但凡留言的,我都按照30xxb奖励……

    活动还在继续,快来参加!

    群么么,爱你们哦……

    *

    大家不用太担心关戮禾,俗话说得好,祸害遗千年,他这种妖孽,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死掉,就是可怜了我们的风辞妹纸,等关戮禾回来,你再狠狠虐他

    不过楚衍也是个糊涂虫,被燕小西带入了坑里,这入了狼窝,看你们怎么出来,啧啧……

    你说说你,这么大年纪了,还不省心

    燕小西:就是,你怎么不拦着我,你要是拦着我,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楚楚:……

    燕小西:你这么大岁数了,能不能长点心

    楚楚:……

    燕小西甩得一手好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