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03 内奸,铤而走险(二更)

正文 203 内奸,铤而走险(二更)

    楚老太太搓揉着太阳穴。

    这兄弟两个性子差得也太多了,虽然这燕家兄弟差得也比较多,可是人家两个人都很有出息啊,这楚衍是怎么回事?

    轩陌伸手推了推无框眼镜,饶有趣味的盯着楚衍,“还在嫉恨那晚的事情?”

    那晚!

    楚老太太神经顿时紧绷起来,目不转睛的看着对面的两个人。

    “你对我做了那种事情,你还不能和你冷战了么!”

    “那种事情。”轩陌哑然失笑,“楚楚,你说话要说清楚,你这话说的很容易让人误会。”

    “你特么的把我弄得差点感冒!”

    “感冒了?”轩陌拧眉,“你怎么没和我说!”

    “我是说差点,挪开你的手!”楚衍拍掉他伸过来的爪子。

    “没事就好。”

    “你俩那晚到底干嘛了。”楚老太太越听越糊涂,这脑子就不自觉的开始胡思乱想。

    “他酒喝多了,我送他回家而已,可能中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而已。”

    “你说得倒是轻巧,你特么的敢用水滋我!”

    轩陌轻轻咳嗽一声,“我是为了让你清醒一点。”

    “小爷我喝醉酒一直很清醒。”

    “抱着燕殊的大腿喊帅哥,这叫清醒?”

    楚衍愣住。

    “还说他长得不错。”轩陌笑得那叫一个春风荡漾,笑眯眯的模样,却让楚衍忽然觉得脊背有些发凉,轩陌一点一点靠近他。

    “我有么……”楚衍当真不记得这事儿了。

    “还说让帅哥陪你开房……”

    “我靠,怎么可能!”楚衍这次是真的从沙发上跳起来了。

    “你给我坐下!”楚老太太看着他跳脱的模样,很是头疼。

    都是楚濛这小子惯出来的,自小就疼他,搞得他现在无法无天,没规没矩。

    楚衍悻悻的坐下,略微尴尬的看着轩陌。“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不信等燕殊回来,你亲自问他,看看是不是真的,抱着人家大腿不肯松开,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居然这么喜欢燕殊啊。”

    “不是,阿陌,我和他……”

    “你若是早些和我说,我也懒得管你,吃力不讨好,听说你这是在我和冷战。”

    “我还想和你绝交来着。”楚衍冷哼。

    “绝交?”轩陌挑眉,“成啊,你要和我绝交是吧,从你到京都第一天开始,就喝得烂醉,在大街上睡着了,我是我把你捡回去的,怎么着这也算是你欠了我一条命的,你吃我的喝我的,还睡我的床,差点把我从家里挤出来,还……”

    “楚楚,你怎么做过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楚老太太都听不下去。

    “我要给你钱的,你不是不要嘛!”

    “你当我家是宾馆啊,你那么有钱,你去住宾馆好了。”

    “我……”楚衍咬了咬嘴唇,“那你现在是在干嘛,和我算账?”

    “你不是要和我绝交嘛,等我回来,我们好好清算,你在我家住了快八九年了吧。”

    楚衍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眸子,更加不安。

    “要绝交也可以,我也要赖着你八九年,才能算清吧。”

    “你这是耍无赖啊。”

    “和你学的。”

    楚衍语塞。

    “你先洗个澡,回头我来接你出去。楚奶奶,我们出发吧。”

    楚老太太盯着两个人瞧了好半晌。

    楚衍被她看得心里发毛,“不然我送奶奶好了,是我奶奶,也用不着你操心。”

    “你的腿不太灵便,还是在家休息吧,再说了,你这种路痴,我怕你把奶奶送没了。”

    “轩陌,你也太瞧不起人了。”

    “你除了认识去活色生香的路,你知道东南西北在哪儿么,给你导航都不会看。”

    “你这是歧视。”

    轩陌勾着车钥匙,挽着楚老太太就往外面走。

    可把楚衍给气坏了。

    不对,不是说好冷战嘛,这怎么就……

    楚衍,你个没出息的东西,没出息!

    轩陌刚刚准备开车出发,就瞧见楚老太太一脸促狭的盯着自己。

    “奶奶,您有事?”

    “除却他哥,我还是第一次瞧着他被人吃得死死地。”

    “楚楚性子比较单纯,没什么心眼。”轩陌笑着推了推眼镜,“就是心思太单纯了,所以很好拿捏。”

    “是么?”楚老太太的笑容意味深长。“他到京都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你?喝醉酒?”

    “嗯,躺在酒吧门口,我那会儿还没上班,在上学,我给学长践行,出来就看到他了。”

    “你就把他拖回家了,你胆子倒是挺大!”

    “是他赖着我了,不许我走,他喝醉酒,根本听不见人话,只是我没想到,他脸皮那么厚,居然就赖在我家不走了。”

    楚老太太拢了拢头发,“楚濛对他虽然很纵容,不过烟酒基本不让他碰,估计到了京都之后,撒开了蹄子,喝得不省人事了。”

    轩陌点了点头。

    “你真觉得那小子心思很纯良?”

    “挺傻的。”轩陌笑着打着方向盘。

    楚老太太侧头看着窗外。

    大家族出生的孩子,能有几个心思真的那般纯良啊。

    她的目光正好触及到站在二楼窗户的楚衍,他就站在窗边,盯着车子,车窗贴了暗色的膜,楚衍瞧不见里面的人,只是目光却一直落在车上,原本清澈明镜的眸子,染上点点异色,似乎是在纠结着什么。

    “奶奶,你确定没有东西需要带么?”轩陌微微扭头,因为她一件行李都没拿。

    “不用了,想带的,带不走啊。”

    “什么东西带不走啊。”

    楚老太太笑而不语,只是伸手摩挲着拐杖,那黑色的宝石变得越发黑亮。

    雾都

    关戮禾送走了董风辞,这心里却还是很不舒服。

    摩挲着手机,刚刚给他去了一通电话,就是不知道事情到底会不会如他们所愿发展。

    这个点,她已经到京都了吧。

    “爷,我们已经查过了,在那边发现了几个弹壳,是最新款的狙击枪,而且那个枪手枪法很精准。”

    “摄像头查不到么!”关戮禾拧眉。

    “都被打碎了。”关南垂头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半步的距离,“只拍到一些残留的图像,戴着头套,根本看不清楚他的模样。”

    “别的方面呢,也没查到有用的信息?”

    “还没!”

    关戮禾伸手摩挲着面具,“今天不是要去雾河那边?”

    “嗯。”关南帮关戮禾拉开车门,显得小心翼翼,关戮禾微不可查的盯着他的手看了许久,关南被他看得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索性之后关戮禾并未多说什么,直到到了雾河变得仓库,关南拿出了这段时间的一些交易记录给关戮禾查看。

    关戮禾慢条斯理的翻着账本,却幽幽的说了一句。

    “关南,你之前是不是狙击手出身。”

    关南愣了一下,“嗯。”

    “你觉得那种距离射杀目标,你做得到么!”

    “爷——”关南脸色煞白,直接跪在了关戮禾面前,“爷,您这是在怀疑我?”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我只是再和你聊天,这么多弟兄看着,起来。”关戮禾指了指一侧的凳子,“坐吧,我反正无聊,陪我聊聊。”

    关南哪儿敢啊,只是顺从的站在他身侧。

    “你的枪法我是见识过的,你觉得还有几个人能做到百步穿杨。”

    关南拧眉,“国内确实不多,基本上都集中在军部,比如说燕二少,战大少都是……”

    “我指的不是这些。”关戮禾那带着气腔的声音,自带混响,听着就让人觉得有一丝毛骨悚然。

    “我已经在让人排查了。”

    “关南,你在雾都多久了。”

    “五年了!”

    “我把你放在这里,你是不是觉得很委屈。”

    “属下不敢!”关南垂头,他着实摸不透关戮禾的心思。

    “关苏进来的时间没有你长,却一直陪在我身边,能够接触到核心部分,你是不是一直挺耿耿于怀的。”

    “关爷,属下绝对没有这种想法啊。”

    “雾都这个地方政府盯得紧,你觉得没什么油水,所以就把主意打到了我的头上。”

    “关爷——”关南大惊失色,直接跪在了关戮禾的面前。

    周围的人都愣住了,这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就忽然就……

    “动不动就跪着干嘛,起来!”关戮禾示意身侧的人将他扶起来。

    关南一颗心就和在火上煎烤一样,难受得要死。

    “关南,这些年,你说我对你如何啊。”

    “关爷对属下自然是极好的!”

    “啪——”关戮禾一下子合上账本,手指一勾,十分漂亮的勾住一侧的匕首,匕首在空中划出了一圈漂亮的银光,众人都没反应过来,匕首已经横在了关南的脖子上。

    “关爷!”关南脸色惨白。

    而此刻众人都乱了,居然有人举枪直接对准了关戮禾。

    “干嘛呢,造反啊!”

    “都把东西给我放下,你们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关戮禾微微挑眉,“我是不是太冲动了,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

    “关爷,您有话好好说!嘶——”关南话音未落,关戮禾手指一勾,匕首划过他的胸口,十纽扣瞬间崩落,露出里面的精装结实的肌肉,却未曾伤他分毫,这般精准,关南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关南,那人许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对付我。嗯——”

    “关爷,您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你有什么不明白的,我刚刚到这边就被抓了,若是无人通风报信,警方怎么会那么刚巧的过来,若不是我让关苏留了一手,估计就栽了。”

    “我知道是内部出了问题,我已经在查了。”

    “这次的狙杀,关南,你闻闻你的手指,还有味道,而且你的虎口处有一些新擦出来的伤痕,是不是新式武器,所以用起来不是很方便啊,不然第一枪估计就命中了吧。”

    关南咬了咬牙,“关爷,您可不能红口白牙的污蔑我!”

    “你做事一向小心谨慎,能在雾都待这么久,你绝对不是什么善茬,怎么就偏偏在我来的时候出事,若是没有内鬼,我是不会信的,而起这个内鬼能够掌握我的任何行踪,这个人在里面的级别定然不会低,而且我被抓的时候,你一直在阻止关苏救我,甚至带人堵在警局门口,怎么着,你是觉得这事儿闹得不够大嘛!”

    “兄弟们是关心您,所以才去……”

    “这话骗骗小孩子就好了,账本也做过手脚了,中间明显少了几页,我这人虽然不爱查账,不代表我不喜欢,关南,就冲着在账本做手脚来说,我就能做了你!”

    关南却忽然抬脚直接踹开关戮禾横在自己腰上的匕首,关戮禾微微拧眉,面具下的黑眸越发深邃。

    “关爷——”关南垂头看着自己的衣服,“您确实精明。”

    “不装了?”

    “您是什么时候怀疑我的!”

    关戮禾轻笑,“你很聪明,可是用错了地方,你不该背叛我。”

    “那我跟着你能做什么!”关南咬牙,“我们特么的混的是黑道,我们做的本来就是见不得光的东西,可是你呢,最赚钱的东西不做,你自己不缺钱,不代表兄弟们不需要,我们都是需要养家糊口的。”

    “那也不能那样铤而走险!”

    “难不成你早就忘了,关家是如何发家的,现在说什么铤而走险,从来富贵都是险中求!”

    “你和她交易,你觉得那个女人会对你更好?”

    “这个我倒是不敢奢求,不过我可以有充分的自主权,而不是屈居于你之下,关爷,这些年,你就知道养养花,弄弄鱼,您是不是到了该退休的年纪了!”

    关戮禾轻笑,“我的喜好你倒是打听得很清楚嘛。”

    “我不想跟着一个碌碌无为的主子,铤而走险又如何!”

    “背叛我的人从来不会有好下场!”

    “您和那些军人勾结就会有好下场嘛,关戮禾,我们是匪,和他们势不两立,我不想自己下场凄惨。”

    关戮禾轻笑,“给我拿下他!”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整个仓库就开始了混战,各种打斗声不绝于耳,关戮禾一直站在原地,不曾挪动分毫,关南身手很好,和他交手的人,几乎都落了下风。

    知道他的拳头朝着关戮禾的门面砸来,关戮禾抬手直接接住他的拳头,关南大惊失色。

    “关南,你不过是她对付我的一枚棋子。”

    “我知道!”

    “若是这次她顺利拉我下去,回到关家,必然会肃清和我相关的人,我在雾都出现,你觉得你能逃得了干系?为了追责,你必然是首当其冲被她拿来杀鸡儆猴。”

    “不会,她允诺了我,把我弄到京都!”

    “她的话你也信,关家有许多老人,那些人根基稳固,她想回去稳固人心,必然要为我报仇,你觉得她该找谁,别自作聪明,被人当了靶子!”关戮禾手指收紧,猛地用力,关南眉头紧蹙,发出一声闷哼。

    董风辞和关苏已经到了酒店,人早就没了,打电话也不接,还是关苏找人问了,才知道去了雾河边上的仓库。

    “赶紧过去!”董风辞握紧手机,不断的给关戮禾打电话,这家伙怎么不接我的电话,到底干嘛去了。

    他们还没有到达雾河,就发现要去雾河必经的大桥被封锁了。

    董风辞推门出去。

    前方拉起了警戒线,一群警察正在维持秩序。

    “大姐,前面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你没看见嘛,爆炸了,你看到那黑烟了嘛。”董风辞抬眸看过去,确实有黑烟从对面的雾河边升起,“听说出事了,警察都过去了。”

    而此刻上空忽然传来直升机的轰鸣,直升机喷绘着迷彩,那是军队的飞机,董风辞心里更是急躁。

    “警察同志,我有朋友在那边,能不能麻烦您让我过去一下!”

    “不好意思,为了防止二次爆炸,这边已经禁止通行了,麻烦您配合一下!”

    “同志,我真的很急!”

    “小姐,您别急,我们已经派人去救人了,很快……”

    “我真的……”

    “夫人!”关苏却一把扯住了董风辞。

    “你干嘛,你不知道他在那里嘛!”

    关苏压低声音,“还有路能过去,您先别急!”

    “不是只有这一条路。”

    “这是‘官道’,平时为了避税,自然还有别的路,您跟我来!”关苏拉着董风辞就上了车子。

    *

    尉迟帮燕殊整理了一下后面的装备,“队长,好了,随时可以行动。”

    燕殊点头,看着下面的滚滚浓烟,扯住悬在直升机上的绳子,以惊人的速度,迅速下滑,直接没入浓烟中。

    ------题外话------

    大家记得留言参加活动啊,群么么,爱你们哦~

    *

    推文:《雍少撩妻盛婚来袭》嘉霓

    她知道他是盛京独一无二的强权,她知道他一向桀冷狠辣令人闻风丧胆。

    “我想和你做交易!”

    “我凭什么跟你做交易?”

    “我……价码低得。”

    “还有?”

    “我乖顺听话!”

    “还有?”

    “我服务态度非常好。”

    “还有?”

    “我花样繁多,我会让你享受除我之外没有其她女人再能给的了你的爱。”

    继而强调:“是做的那个……爱。我会让你……”

    继而再强调:“欲仙欲死,如上云端。”

    “你早该把前面的几句都省略掉。”雍少钦冷冰冰的看着她。

    然后只手捏住她的下巴,问道:“为什么要跟我做交易。”

    “我需要你的护佑。”她的眼睛里蓄了些水雾。

    膈的他心口猛一疼。

    他冷冷淡淡的说:“签合同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