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02 我在和你冷战,简直没脸看

正文 202 我在和你冷战,简直没脸看

    某军区

    燕殊三步并作两步飞快的往楼下跑,听着身后一阵急促的追击声,扭过头,瞧着战北捷,严肃的表情没有一丝缓和,猎豹般的眸子,紧迫盯人。

    “你下来做什么!”

    “跟你一起去!”战北捷一边说着一边系腰带,捏着帽子已经跑到燕殊身侧。

    “你回去!”燕殊拧眉。

    “怎么了,我和你一起去,不是胜算更大嘛,你这是给谁看脸色啊。”战北捷哂笑。

    “你和小旗的婚假差不多批下来了,你就别掺和这个事情了。免得节外生枝。”

    “哎,什么时候轮到你替我担心了!”战北捷一脸促狭,“我的身手不比你的差,你还是担心自己吧!”

    “战北捷!”燕殊忽然反手直接这出战北捷的衣领,眸子锐利。

    “燕殊,你越是这般,我越是要去!”

    “我是这次作战的行动队长。”燕殊咬牙。

    “那又如何!”战北捷伸手握住他的手,“燕殊,你老实告诉我,这次的事情到底有多危险!”

    “昨晚我们已经将遗书交给卫首长了。”

    “到这种程度了?”

    “你说呢!”

    “那我更要去了!”战北捷轻笑,“这和我结不结婚没关系。”

    “这次的名单里面没有你的名字,你就别掺和这个事了!”燕殊扣紧他的衣服,不许他挪动半分。

    战北捷却陡然收紧帽子,深邃的脸,变得越发深刻,“之前的雾都的那次任务,你特么的就是没等我,结果呢!”

    “行动很成功!”

    “狗屁,你特么的一条命都要丢在那儿了,就留了一口气回来,你特么的不知道当时伯父伯母在急救室门口整整守了五天嘛,寸步不离,几乎每天都有病危通知书下来,你特么的知道个屁!”战北捷想起当年的事情,情绪显得越发激动。

    燕殊深吸一口气,忽然抬手一指,不远处的家属楼,“你自己看!”

    莫云旗不过是想看看他们走了没有,忽然瞧着两个人在空地上撕扯起来,怎么还指向自己了。

    “看见她了么,你俩快结婚了,我不想横生枝节。”燕殊松开手,“小旗叫我一声二哥,按理说,我也该叫你一声大哥,我不想看着你在这种时候出任何问题,你懂么!我还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

    “你知道我是大哥就好,这次任务指不定多危险,那边都是亡命之徒,你若是再……”

    “我还没有出发,你特么的就诅咒我死啊。”

    “我靠,你能不能别把那个字挂在嘴边。”什么死不死的。

    “行了,我会多注意的,你就别掺和了。”

    燕殊伸手拍了拍战北捷的肩膀,“我知道你是怕我出事,你放心,我还有妻儿,不会让自己轻易出事的。”

    “最好是!”战北捷咬牙。“我不想再……”

    “我先走了!”燕殊说着大步朝着另一侧跑去。

    战北捷站在原地,捏紧帽子,直到他的身影消失,才猛地将帽子摔在地上,在原地来回踱步,挠着头发,名单上没有自己,他是不可能跟着去的,可是让他看着燕殊一个人去,他心里难受得紧。

    莫云旗已经小跑过来。

    弯腰将帽子捡起来,拍去上面的尘土,“怎么了?你不是要跟着去么?到底是什么任务,让你这么忧心忡忡。”

    燕殊和战北捷是精英中的精英,两个人已经很少一起参与行动了,而参与的任务,基本上都很危险,即使如此,这些年莫云旗也未曾见过他如此焦躁。

    战北捷咬了咬牙,听着不远处传来车子疾驰而过的声音,目光变得越发凌厉骇人。

    “北捷?”莫云旗试探性的喊了他一声。

    战北捷直接扭头看着莫云旗。

    “我们回去!”战北捷揽着她的肩膀就往回走,莫云旗捏紧帽子,她还是头一次见到他这般失魂落魄,难免跟着揪心。

    “如果你想,可以和我说说,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

    “你知道当年的雾河行动么!”

    “知道!”莫云旗轻扯嘴角,“那么有名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现在军校还有老师对那次的行动赞口不绝呢。”

    “燕队长也是因为那次的事情脱颖而出,立了特等功。”

    “嗯。”战北捷点头,“那地方素来凶险,这次任务又是去那边。”

    “燕二哥之前去过,应该是有经验的,你不用太担心了。”

    “可是他上次去,只留了一口气回来!你还记得他腰上的伤么?”

    “你是说很长的那个?”莫云旗记忆犹新,他们出任务受伤都是就地包扎,顾不得许多,燕殊曾经脱掉过上衣,腰腹部的伤口,着实骇人,几乎要将他拦腰斩断。

    “就是那次留下的,基本上是从鬼门关拉回来的。”

    “你若是实在担心,回头我们再去和卫首长说说?那边需不需要增派支援?”

    “什么我们,是我!”

    莫云旗挑眉,“你一个人怎么去,飞去啊。”

    “就算可以支援,也和你没关系。”

    “战北捷,我们还没结婚,你还不是我老公,你是不是管得有些宽。”两个人已经到了楼上,莫云旗摸出钥匙刚刚打开门,整个人就被人推了进去,直接按在了门上。

    莫云旗拧眉,这家伙又发什么疯。

    “我不是你老公我是谁!”

    “战大叔……”没说完的话已经被战北捷堵在了唇齿间。

    这个吻来得气势汹汹。

    她双手按住他的胸口,可是他的力气太大,整个人压过来,让她喘不过气。

    修长的手指,直接挑开她领口的纽扣,莫云旗下意识的要捂住胸口,战北捷单手擒住她的双手,举过头顶,灼热的吻移开,吻住她异常敏感的耳垂。

    “嗯——”莫云旗扭动着身子,衣服面料比较硬,却带来了不一样的快感,战北捷抬脚一抵,分开她的腿。

    “战北捷,这是白天。”

    “也是休息时间。”战北捷啃咬着她的脖子,丝毫不理会她的反抗。

    “你再这样,我要叫人了。”

    “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会未婚夫妇,你喊什么啊,说我非礼么!”战北捷已经挑开她的几颗纽扣,她的里面只穿了一件内衣,春光乍现,看得战北捷热血冲脑,喉咙像是被太阳剧烈灼烧一般,滚烫炙热。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胸口,莫云旗身子不自觉的染上点点绯红,艳若桃花。

    “你别看了。”

    “里面都不穿背心了,你是在勾引我么!”战北捷挑眉。

    “胡说,我是肩膀疼,觉得背心难受而已。”

    “还疼?”

    “还好!”

    “我看看!”

    “不用了,我自己……”

    只是战北捷素来是个行动派,没等她说完,他双手往下一扯,将她衣服剥落,直接扯下了肩带,动作简单而又粗暴。

    胸口冰凉一片,莫云旗下意识的要伸手捂住,可是某人已经埋头下去。

    莫云旗其实有些晕,加上某人来势汹汹,这一折腾就是一个半小时。

    莫云旗抬手推了推压在身上的人,“你还不给我起来,你要压死我啊。”

    “累不累?”

    “累死了!”莫云旗恨得牙痒痒,他俩在床上比划了半天,无非就是你追我赶,偏生最后还是她被压,难不成她就是被压的命么,不甘心啊。

    “那你别动,我再动动?”

    “战北捷,你丫是牲口吧!”

    “牲口,你说牛么!”战北捷轻笑,“勤苦耕耘的牛?”

    “你……”

    “那我这算是耕田?”

    “你真是牲口,起开,我要被你压得喘不过气了!”

    “我看你精力挺充沛的,不然这次你在上面好了。”

    “滚粗,你这个牲口,我快累死了,我要睡觉了。”

    “你不吃饭了?”

    “吃不下,胳膊都抬不起来。”莫云旗微微挪动身子,翻身仰面望着天花板,“战北捷,有个问题啊,你都一把年纪了,怎么精力还这么旺盛。”

    “吃不消?”

    莫云旗现在都没脸看他。

    战北捷已经起身去了洗手间,拧了毛巾给她擦身子,他举着毛巾,半天没下得去手。

    “你愣着干嘛?”

    “我忘了一个重要的事情。”战北捷抿着嘴唇。

    “什么?”

    “没戴套。”

    莫云旗愕然。

    “没事,有了就生。”

    莫云旗却愣了好半天,生孩子这个事情她不是没考虑过,只是一旦怀孕生产坐月子,估计她就不能继续待在这里了,这里竞争如此激烈,那她以后还能不能……

    战北捷坐在床边,正认真给她擦着身子,忽然伸手将她扯起来。“我抱你去那边坐一下,我铺一下床单,待会儿你再睡。”

    莫云旗像个洋娃娃任由着他摆弄着,因为她忽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前途?

    孩子?

    她是不急,可是战北捷呢。

    “发什么呆啊,小不点!”战北捷笑着将她搂在怀里,“在想什么?”

    “你这么想要孩子么?”

    战北捷虽然情商一般,不过生在大家族,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从她口气中,他就清楚她要表达什么了。

    “你不想生?”

    “我的事业处于上升期,我……”

    战北捷只是扯过被子,“我不为难你,你先睡吧!”

    同为军人,他清楚莫云旗想要建立功勋的想法,就是太清楚,所以他不能逼着她做任何的决定。

    “北捷……”

    “我出去一下,你先睡!”

    战北捷站在阳台上,点了根烟,抽了半根,就掐灭了,他这会儿才明白,为什么父亲从来不会给他介绍军人当对象,确实挺难的。

    因为太了解这个职业,所以更加可以感同身受,更加明白,他不能逼迫她做任何的决定。

    燕殊此刻正在检查装备,尉迟刚刚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扭头看向燕殊:“队长,您要不要给嫂子打个电话啊。”

    燕殊手指勾着一把匕首,却有些犹豫不定,因为姜熹过于敏感,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她肯定会想很多,踌躇了许久,“都给家里打了电话了吧,把手机给我吧。”

    而此刻的姜熹,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

    燕小西自从傍上他的土豪朋友,那叫一个势利。

    最让姜熹头疼的还是他和人家不过是第一次见面,就邀请他去家里玩,这倒是也没什么,他们几个孩子,难得交到朋友,只是那孩子明显不乐意啊。

    这面试结束,燕小西就一直拖着他。

    “小光子,快走,我们家真的很好玩!”

    “我不叫小光子!”男孩恼怒。

    “那叫你什么,小勺子!”

    “你走开,我不要和你玩!”男孩显然没想到燕小西会如此难缠。

    “你这个人好凶,我看你一个人孤孤单单,好心陪你玩,你怎么还生气了,没事,你别害羞,我们家的人都很好,没有人会为难你的。”

    “我不要,我要回家。”

    “你这人好别扭啊,走啦!”

    这男孩子和燕小西个子一般高,可是燕小西胖啊……

    这一来二去的,直接被他拖在地上走了。

    秦小蛮和燕小白早就上车玩着娃娃,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倒是燕小北亦步亦趋的跟在燕小西身侧。

    姜熹则是一直很无奈的和男孩的老仆解释自家儿子这自来熟的性子。

    那老仆倒是一直眯着眼睛,笑得合不拢嘴,“我们家少爷自小没什么朋友,性子比较寡淡,有这样的朋友挺好的。”

    “你不觉得他挺可怜的……”姜熹看着那男孩被自家儿子拖着走,真是有些于心不忍。

    “我知道你们不是为了钱才接近我们少爷,所以不会很担心。”男孩或许不认识他们,这老仆在京都多年,燕笙歌和秦浥尘那般高调的人,他怎么会不认识。

    自然猜得出来姜熹和叶繁夏的身份。

    姜熹伸手揉了揉额角,其实她很想说,她儿子看上的就是你家少爷的钱啊,土豪都冒出来了。

    “小勺子,你快点!”

    “我都说了,我不叫小勺子,你还小叉子呢。”

    “我叫小西。”燕小西笑得那叫一个欠揍。

    这男孩名叫莫韶光,莫负好韶光。

    “我不想知道你叫什么。”

    “不然我叫你土豪好了。”燕小西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姜熹走过去,“韶光,小西就是太喜欢你了,所以想邀请去我家玩,你要是不愿意,我们改天再约,好不好!”

    姜熹其实就是为莫韶光解围来着。

    莫韶光早就看见站在燕小西身侧那三个长得颇为漂亮的女人了,他自小和父母关系就比较生疏,也就是和老仆关系近一些,父母工作忙,根本顾不上他,忽然面对这么慈爱的目光,他的脸倒是腾地红了。

    “韶光?”姜熹低头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

    “阿姨……”莫韶光声音细弱蚊蝇,忽然变得娇羞起来。

    “还是你想去我家玩?”

    “那我……”莫韶光忽然抬头看向姜熹,目光灼热,“我能和阿姨玩吗!”

    叶繁夏就站在姜熹身侧,饶是一直淡定的她,都没憋住,“噗——”

    这孩子含情脉脉的眼神是怎么回事,还有那娇羞的小眼神,该不会是……

    姜熹还没开口,燕小西发话了,“我麻麻只和我粑粑玩,干嘛要和你玩。你应该和我玩。”

    “我想和阿姨玩,阿姨——”莫韶光忽然扯住姜熹的衣服,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姜熹却又不忍心拒绝。

    所以这上车之后,气氛就显得很尴尬了。

    莫韶光硬要拉着姜熹坐自己的车子,燕小西自然跟了上去,老仆坐在副驾驶,他们三人坐在后面,燕小西坐在中间,两边分别坐着姜熹和莫韶光。

    “阿姨,你喜欢吃什么啊?喜欢做什么?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我……”

    “你干嘛,想追我妈啊,我爸会打断你的腿。”燕小西冷哼。

    “那叔叔人呢!”

    “我爸在工作!”

    “那你粑粑是做什么的?”

    “我爸是军人。”

    “当兵的?”莫韶光嗫嚅着嘴唇,“警察?”

    “不是,是军人,不是警察,不一样!”燕小西纠正,“没常识的家伙。”

    “庄伯,军人很有钱么?”

    “还好吧,除却基本工资,还有许多补贴,待遇很好。”

    “那肯定没有我有钱。”

    姜熹怎么觉着这孩子,还真的是土豪气息十足啊……

    “关你什么事,不许你打我麻麻的主意。”

    “我就是纯粹喜欢阿姨而已。”莫韶光冲着姜熹一笑。

    姜熹嘴角抽了抽,忽然觉得自己黏上了狗皮膏药。

    而事实证明也是如此,莫韶光不爱说话,不代表不会说话,这嘴巴倒是挺甜的,到了燕家倒是惹得燕老爷子很是欢喜,气得燕小西牙痒痒的,吃了午饭,要到午休时间了,他就直接赖上了姜熹,这让燕小西很是恼怒。

    “小勺子,你别得寸进尺!”

    “阿姨都没拒绝我。”

    “哼——那我也要去!”

    然后小勺子就悲催了。

    燕小西睡觉极其不老实,等姜熹回到房间,他俩已经睡着了,燕小西死死压在他身上,他的小脸都被涨红了,显然被压得很不舒服,再这么下去,估计要窒息而亡了。

    姜熹将燕小西抱到一边,莫韶光才长舒了一口气,这小子是一个球嘛!

    怎么会这么胖。

    他以后绝对不要再和他睡一起了。

    只是莫韶光哪里知道,这燕小西黏上的人,还没有逃得掉的。

    尤其是当他知道,莫韶光比自己还小开始,就一直逼着他叫自己大哥,莫韶光气得牙痒痒,不过是大了十五天而已,这也算是大嘛。

    “小勺子,你别怕,以后大哥罩着你!”

    姜熹看着自家儿子那嚣张跋扈的模样,真是头疼得紧。

    倒是楚家老太太在一边看得十分欢乐,燕小西这性子,倒是真适合他们楚家啊。

    “小西啊,你要不要和太奶奶回家玩几天啊……”楚老太太继续勾引燕小西,她傍晚就要走了,时间也不多了。

    燕小西刚刚送莫韶光离开,心里正亢奋,一听又有得玩,自然很高兴,“我怕太爷爷他们会不同意。”

    “重点是你想不想去。”楚老太太眯着眼睛,“我们家可好玩了,我们家有羊驼,还有小鹿,马,羊……”

    燕小西忽然露出了一丝嫌弃的表情,侧头看着楚老太太,“太奶奶,你们家该不会是开动物园的吧!”

    “不是,怎么可能呢。”

    “屠宰场?”

    楚老太太拧眉,“农场。”

    “哦,那你们家肯定很大。”

    “所以你要不要来玩。”

    “我考虑一下。”燕小西低头摆弄着衣角,他倒是挺想去的,只是他走了,姜熹怎么办,他要保护麻麻啊,“算了吧,我还要保护我麻麻,等粑粑回来,我们再去找你玩。”

    楚老太太笑了笑,从怀里摸出一块玉,白玉色泽通透,光滑圆润,系着一根红绳,她笑着将绳子挂在他的脖子上,“这是太奶奶送你的。”

    “这是不是很贵重,太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收。”燕小西摸着胸口的白玉。

    “小东西而已,好好收着,知道了么。”

    燕小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楚老太太笑得异常满足。

    轩陌过来接她的时候,燕家人几乎都在忙,她离开得时候,连一件衣服都没拿走,倒是没有引起多少的注意,毕竟轩陌是燕家的常客,谁也不想做他想。

    楚老太太先直接去了楚家,楚濛不在,倒是楚衍已经窝在家几天了,“楚楚人呢,我都到了,怎么不出来?”

    “这几天都这样,已经好几天没出门了。”轩陌耸肩。

    “这小子,又不是娘们儿,每个月还有几天不方便的,躲在上面做什么,楚衍——”楚老太太说着就喊了几声。

    楚衍正在玩游戏,听着动静立刻下楼,奶奶怎么过来了,只是在看见他身侧的轩陌时,神情又变得不自然起来。

    这会儿轩陌可算是确定了,这小子这几天的反常和自己有关。

    难道是上次说他说得太狠了?

    楚老太太眯着眼睛仔细打量着他。

    头发凌乱,一件白色宽大t恤,黑色的宽松短裤,耷拉着一双黑色拖鞋,脚趾头不安的扭动着,头发凌乱的散落在额前,遮住了一般视线,微微咬着嘴唇,衣服天真无辜的模样,那一对黑眼圈堪比国宝了。

    “你瞅瞅你这是什么样子,怎么邋遢成这样。”楚老太太拧眉,一脸不悦,“你要是有大哥半点出息,我一点都不担心,让你去公司,你不去,整天窝在家,你想干嘛,上天啊。”

    “奶奶,您怎么过来了。”楚衍说话显得底气不足。

    “怎么着,我还不能过来看看了么,我都没眼看你。”

    轩陌却直接走过去,伸手帮他弄一下衣服,却被他直接躲开了。

    轩陌眸子一紧。

    楚老太太多精明了,一眼就看出来这两个人之间的异常。

    “你俩这是闹别扭了?”

    “怎么可能,又不是小娘们儿,闹什么别扭啊。”楚衍冷哼。

    “你瞅你那样,撒什么娇。”

    “我没有!”楚衍轻哼一声,别过头。

    “这么大的人了,你害不害臊,瞧瞧你这一天天的,你也和轩陌学学,你瞧瞧人家,年轻有为的,脾气也好,模样也端正,你再瞅瞅你……”

    “反正你看我就是不顺眼呗,不然你认他当孙子得了。”

    “我倒是想啊!”

    “奶奶——”

    “坐吧!”轩陌一把扯住楚衍的手,直接将他按在了沙发上,随意的抬手将他额前的头发拨到一边,“影响视线,你该剪头发了。”

    “不要,不想剪。”

    “我是惹着你了?你对我这么大的火气。”轩陌轻笑。

    “没有。”

    “你确定?”

    “确定!”

    “那我待会儿送奶奶回去,正好没事,一起出去宵夜?”

    “小爷时间很宝贵,没有空,想约我,提前预约!”楚衍傲娇的扭过头。

    轩陌忽然凑近脸,那张清隽的俊脸已然迫近,吓得楚衍差点从沙发上弹射出去。

    “我滴妈呀,你干嘛啊,吓死人了。”

    “你约了谁。”

    “妹子,小爷要去约会。”

    “不像当处男了?”轩陌这声音压得很低,也就他们两个人听得见。

    “轩陌!”楚衍炸毛,这家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楚楚,你撒谎的时候,眼珠子就喜欢乱转,你先去洗个澡,我待会儿来接你。”轩陌揉了揉他的头发。

    “我特么的再和你冷战,你别碰我!”

    轩陌兀自一笑,“哦,冷战啊……”这小子还真的在记仇啊。

    楚老太太伸手捂住脸,太阳穴一阵阵抽痛,真是没脸看了。

    ------题外话------

    5号——7号三天留言都有奖励20xxb,如果投月票并且留言的,奖励30xxb,大家快点行动,给我留言吧,群么么

    前段时间太忙都没有时间给大家互动一下,不过我还是爱你们的,大大的么么哒,快点来留言吧,只要参加都有奖励哦,快来快来(勾手指)

    *

    楚楚啊楚楚……

    没脸看啊,没脸看,啧啧……

    楚楚:你走!

    我:我什么都没说啊,怎么就炸毛了,来,我给你顺顺毛!

    楚楚:滚粗!小爷不稀罕你!

    我:我叫轩陌来?

    楚楚:我要和他绝交!

    我:你去找他叫嚣,冲着我干嘛,你是不是不敢……

    楚楚:我……我马上就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