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01 土豪,我们做朋友吧(二更)

正文 201 土豪,我们做朋友吧(二更)

    楚濛没想到沈廷煊居然敢扔自己,手帕落在脸上,除却夹带他身上淡淡的男士香水味还有一股浓重的奶味。

    沈廷煊其实在扔过去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

    他是不是脑子抽了,居然扔了楚濛?

    “咳咳——”沈廷煊咳嗽一声,垂头继续拨弄着自己的裤子,“louis,前面的商场停一下,我得去买个衣服,这个实在不能穿了。”

    “好。”louis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尴尬,还有自家主子那不断抽搐的嘴角。

    楚濛伸手捏着已经落在他腿上的手帕,忽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沈廷煊!”

    “做什么!”沈廷煊一副大红灯笼高高挂,一点都不上心的模样。

    “你扔我?”

    沈廷煊挺了挺胸脯,难不成他还能宰了自己不成。

    “怎么着,不能么,你的脸比谁还金贵不成,不都是一只鼻子两只眼嘛。”沈廷煊耸肩,靠在座椅上,“都已经扔了,你还想如何……唔——”

    沈廷煊话音未落,楚濛忽然抬手,将手帕直接捂他的口鼻处。

    “唔——”沈廷煊睁大眼睛。

    louis吓得陡然刹车,这总裁概不会要杀人灭口吧。

    而沈廷煊心里也是这个想法,这家伙应该没这么小气吧,不就是丢了东西在他脸上嘛,居然要谋杀自己。

    沈廷煊下意识的就要反抗,微微抬腿,就准备踹过去,却被楚濛一把按住了。

    沈廷煊瞳孔猛然收缩,他知道楚濛力气很大,却不知道自己被他这般压制住,居然无法反抗,他压制人的动作很有技巧,你不至于太疼,却又反抗不了。

    鼻尖都是浓重的牛奶味,他的大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口鼻,这是准备将自己活活弄死的节奏么,这家伙太狠了。

    “总裁!”louis吓得脸色白了,“您不能……”

    “我怎么了!”

    “唔——”沈廷煊用眼睛示意louis救命,楚濛这家伙是真的准备谋杀自己了。

    可是louis隔了几秒,忽然说出了让沈廷煊毕生难忘的话,“这里是闹市区,这事情不好处理啊,若不然我来,您还是不要亲自动手了!”

    我靠——沈廷煊要骂娘了,这一对贼主仆。

    楚濛听了这话,再瞧见沈廷煊那一副震惊得无以复加的模样,松开了手。

    他颇为嫌弃的将手帕让沈廷煊身上一丢。

    “我靠,你丫要不要啊,我不就是扔了你一下嘛,你是准备捂死我啊。”沈廷煊大口喘着气。

    “来不往非礼也!”

    “狗屁逻辑!”沈廷煊冷哼,脸涨得通红。

    louis长舒一口气,吓得他呼吸都要停了。

    “吓死我了!”louis拍了拍胸脯。

    “马丹,你丫刚刚说什么,不好处理,你特么的要处理什么!”沈廷煊气急败坏。

    “我……”louis真的以为楚濛要把沈廷煊给那啥了,他肯定要为自己主子着想啊。

    “顺顺气,喝口牛奶!”楚濛乐到不行。

    沈廷煊胸口一起一伏,这口气是无论如何都下不去了。

    “走开,马丹,我特么的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上了贼船。”

    楚濛挑眉,拿起一侧的牛奶,自己喝了一口。

    “我就是逗逗你,谁知道你反应这么大。”

    “尼玛,你特么的就是这么逗人的么。”

    “嗯哼,我和我家的狗一直这么玩。”

    沈廷已经在心里开始骂娘了。

    简直禽兽。

    “四少,已经到了。”louis停在了一处商场门口。

    沈廷煊推开门,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louis长舒了一口气,“总裁,您真是吓死我了。”

    “胆子这么小。”

    “您刚刚那样真的太吓人了,我还以为您真的要……”louis当时脑子闪过了许多的想法,就是如何处理后事都想得一清二楚了。

    “谁说你胆子小了,我是说他。”楚濛看着气急败坏进了店里的人,直接推门下车,手中还握着那盒惹了祸的牛奶。

    “总裁,您去哪儿?”

    楚濛侧头看了他一眼,louis立刻偃旗息鼓,问一句还不行了么,居然还瞪自己。

    胆子小,多锻炼一下就好了。

    刚刚开始营业,服务员正在整理衣服,打扫卫生,就瞧着沈廷煊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

    “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还没有开始营业!”

    沈廷煊目光打量着四周,“那套衣服拿过来。”

    “不是先生,我们还没有开始……”

    “闭嘴!”一个穿着经理衣服的人走过来,“四少,这么早,您怎么来了,您若是需要衣服,吩咐一声,我们送到府上就好了啊。”

    “那套衣服,快点!”

    “还不快点把衣服取来。”经理赔着笑脸,目光却不露痕迹的将沈廷煊打量了个遍,这裤子……

    上面白色的东西是什么。

    这一大清早的,该不会……

    沈廷煊是花名在外那种,经理心里划过一丝了然,只能在心里感慨了一番。

    这一大早就如此精力旺盛。

    楚濛后脚跟着进了店。

    “先生,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么?”经理一见他一身手工定制西装,也知道身份不凡。

    “不用,我和他一起来的。”

    沈廷煊扭头,看着正喝着牛奶的楚濛,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来这里做什么!”

    楚濛挑眉,并不说话。

    只是眼底那抹促狭又带着戏谑的笑,让沈廷煊显得越发气急败坏,这家伙分明就是来看自己笑话的。

    “四少,您的衣服!”

    沈廷煊扯了衣服就往换衣间走。

    楚濛则直接走到柜台,摸出一张卡,“付钱。”

    “您是说您要给四少付钱?”沈四少的经济实力,难不成还缺这一套西装的钱么?

    “快点。”

    “好的,马上。”经理笑着双手拿过卡,又偷偷打量了一眼楚濛,“这位先生和四少关系很好啊。”

    “他的衣服是我弄脏的,自然要赔偿。”

    经理愕然,刷卡的手抖了抖,差点掉在地上。

    楚濛微微挑眉,“怎么了?”

    “没事,好了,麻烦您在这里签名。”经理手指哆哆嗦嗦。

    因为她忽然想到,这坊间传闻,沈四少……

    男女通吃。

    难不成传闻是真的么!

    瞧着面前男子的气度,也不像是被压的那个,她越想越是觉得恶寒。

    沈廷煊出来的时候,楚濛已经不在了。

    “记账!”

    “刚刚那位先生已经付过钱了。”经理已经完全无法直视沈廷煊了。

    “他会这么好心?”沈廷煊低头整理袖扣,果然不是定制的,总有地方不舒服。

    “他说这是赔偿。”

    “算他有点良心,我换下的衣服,直接帮我送到战家。”

    “好!”

    沈廷煊一路接受着店员促狭的笑,心里颇为诧异,怎么换了衣服的功夫,这些人一直盯着自己看。

    难不成是自己太帅了?

    沈廷煊带着狐疑上了车子,楚濛正在打电话,示意他别出声。

    “人找到了么?”

    “查到车子已经进入了省道,我们准备在下个路口和他们汇合,接董小姐回来。”

    “一定要确保她的安全,一根头发丝都不能少。”

    “明白。”

    “路上多留意一点,开车不必太快,她毕竟是个女人,多照顾一下。”

    “好的。”

    沈廷煊继续整理袖口,心里却微微有些诧异,什么女人?让他这么上心。

    絮絮叨叨说了五六分钟,楚濛才挂了电话。

    “楚公子,你的红颜知己啊。”沈廷煊促狭道。

    楚濛轻笑,“你这身衣服不错。”

    “你怎么不说是我的人不错,这衣服也是挑人的。”沈廷煊冷哼。

    “人确实不错!”

    沈廷煊拧眉,怎么听他说这话,这么不对味啊。

    “你的红颜知己要过来?我倒是真想看看,谁这么倒霉,会被你盯上。”

    “你很好奇?”

    “为她默哀三分钟,同情她。”

    楚濛轻笑,忽然身后往沈廷煊身后一模。

    “你又想干嘛!”

    “沈四少,你调派都不拿,这是准备挂这个吊牌去招摇过市么!”

    沈廷煊走得匆忙,居然忘了这事儿。

    楚濛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把头伸过来!”

    louis现在听自家总裁说这种话,都难免心惊,把头伸过来?

    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

    “最近怎么没瞧见楚楚?”沈廷煊整理衣服,“前段时间一直打电话要我陪他喝酒,最近怎么这么消停。”

    “上次醉酒出了点事,被轩陌教训了一通。”

    “轩陌舍得教训他?”沈廷煊完全不信,“他可是很疼那小子的。”

    “差点没了性命。”

    “谁这么大胆子,在太岁头上动土。”

    “还准备栽赃给关家,你说胆子大不大。”

    沈廷煊抚摸耳垂的手微微顿住,“人招了?”

    “没有,我和燕殊都问过了,后来轩陌带走了,半死不活的被送进了局子里。”

    “倒是便宜他了。”

    “不然还能怎么样,活色生香很多人,难免漏了风声,况且人若是死在那里,背后的人借题发挥,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够我们喝一壶的。”

    “这倒也是,不过楚楚能就此消停?我还真不信。”

    “上次他和轩陌聊过之后,轩陌忙着工作,倒是很少过来,那家伙,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里,也不出门,搞不懂在想什么。”

    “这是转性了啊。”

    “若是转了倒是好,不省心。”楚濛把玩着手机,侧头看了看窗外,总觉得像是要变天了。

    幼儿园

    姜熹和叶繁夏带着孩子到门口的时候,门口熙熙攘攘停了许多车子,占据了大半个街道,光是找车位就花了半刻钟。

    这个幼儿园是这边比较有名的,所以来报名的人不在少数,只是姜熹没有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多人。

    “我去报名处那边看看,你和小笙先带着孩子在这里等我。”姜熹说着就往人群中挤。

    叶繁夏看着人山人海的人头,整个人都不好了。

    只是到了这边,最让她头疼的燕小白倒是一脸好奇,不哭不闹,倒是燕小北一直挂在身上。

    “小北,你要不要下来走走。”叶繁夏弯腰就要将他放到地上。

    燕小北双腿一直缩着,“不!”

    “为什么啊?”叶繁夏抱得手都酸了。

    “人太多,脏!”燕小北就像是个树袋熊一样的挂在叶繁夏身上。

    燕小西咋舌:“燕北冥,你事儿真多。”

    “要你管!”燕小北冷哼。

    他真的不愿意和这些人挤来挤去,一想到自己要在这样的环境中上学,顿时觉得身上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爬,难受得紧。

    姜熹很快便回来了,“我们去那边的教学楼,那里是面试的地方,我拿了号码,需要等。”姜熹晃动着手中的号码牌。

    “这要等多久啊。”叶繁夏表示很绝望。

    “应该很快,他们说前面没多少人,只是家长比较多,孩子不算多。”

    这定睛一瞧,确实如此,有些孩子身边甚至跟了三四个家长,估计全家总动员了。

    只是到了面试的地方,家长和孩子就被完全隔离开了,燕小北洁癖发作,自己寻了个角落,将凳子擦了整整三遍,还嫌不干净,干脆铺了个手帕放在上面,这看着满屋子的小朋友,活脱脱像是见了许多病毒一般。

    “小西,你待会儿要好好照顾一下小白和小蛮姐姐,听着没!”姜熹不停叮嘱着燕小西,反正燕小北是指望不上了。

    “我知道。”燕小西难得见到这么多同龄人,已经玩嗨了。

    姜熹、叶繁夏和燕笙歌则被请到了一侧家长应该待的地方,相比较另外两个人的淡定,姜熹最为紧张了。

    “熹熹,你紧张什么,小西那么机灵,面试而已,不会出问题的。”

    “倒不是怕这个我是怕那小子惹事。”

    “担心也没用,喝点水,这几个小鬼可算是不在了,倒也清静,我们也好久没这么好好聊过天了!”燕笙歌笑道。

    只是姜熹一杯水没喝完,就听着隔壁传来孩子的哭声。

    这原本也没什么,有些孩子离了父母就开始嚎啕大哭,可是这哭声却格外的凄惨,听着有些渗人。

    姜熹手一抖,忽然心底滑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宝贝儿,你怎么哭了啊,我看看!”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

    “哇——”哭喊是个女孩。

    姜熹他们也下意识的起身,准备去隔壁看看情况。

    “好了宝贝儿,别哭了,你这么哭是要心疼死麻麻啊,乖——”

    “疼——”女孩两个羊角辫都乱了,衣服都是褶皱,蕾丝裙边角都被撕扯坏了,苹果脸哭得通红,很是凄惨。

    “告诉妈妈,怎么了?怎么弄成这样,是不是摔倒了?”

    女人说着又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的男孩,“你说,怎么回事!”

    男孩脸上也通红一片,显然也是被人给打了,男孩比女孩高了些许,长得有些像,估计是兄妹吧。

    “我不是让你保护妹妹么,她怎么哭成这样!”

    “哇——都是他打我!”女孩反手一指,众人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几个孩子身上。

    姜熹等人此刻透过人群,才瞧见这女孩指的可不就是燕小西他们嘛。

    “我就知道!”姜熹咬牙。

    燕小西正低头拍打着身上的灰尘,他看起来倒是没受什么伤,倒是燕小北右脸上有一片通红,燕小北和秦小蛮站在他们身后,显然有些懵,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这是谁家的孩子啊,怎么能随便打人呢!”

    “是她先欺负人的,我就碰了她两下而已!”燕小西说得理直气壮。

    “你碰一下,她就能哭成这样嘛。”

    “她这么爱哭,我能怎么办!”燕小西可算是知道,为什么有时候,粑粑总是说女人是水做的,这女孩怎么这么爱哭,眼泪流不完嘛。

    “你若说不碰她,她能哭成这样嘛。”

    “谁让她欺负我妹妹,还让他哥哥来欺负人,难不成是欺负我们家没人么!”燕小西双手掐腰,目光灼然,那张小脸和燕殊倒是瞬间重叠到了一起。

    “我什么时候欺负他了!”女孩大喊,“就是你打人。”

    “我就是碰碰你而已,这么爱哭!”燕小西冷哼。

    “就是你打人,你还不承认!”

    “那我就是打你了,对不起,可以了么!”

    那女人显然没想到燕小西会如此赖皮,这都道歉了,她若是还纠缠不休,和一个孩子计较,就显得很难看了。

    “他的家长了,没人管么!”

    “不好意思,我就是她的家长。”姜熹一直站在女人身后,忽然出声,倒是吓得女人身子一抖,脸色煞白,定了定心神,“你都不管管你儿子么!”

    “小西,你知错了么!”

    “我知道,我不应该把她打哭!”

    “还有呢!”

    “见义勇为应该没错吧,是她欺负妹妹,想要抢她东西的,我和小北才……”

    叶繁夏倒是很诧异的看着自家儿子,燕小北这性子和燕持像极了,平素就是一个垃圾袋都不愿意碰,打架?还弄得这么脏,出乎她的意料。

    “小北?”姜熹也颇为诧异。

    “脏死了,我要回去洗澡!”燕小北压着声音,显然很不耐烦。“我是不会道歉的,是他们有错在先,我们不过是反抗而已,燕西,你没骨气。”

    燕小西愣了半天,“哼,就你有骨气,你厉害行了吧。”

    “反正我是不会道歉的,而且这里有监控,调出来一看就知道了。”燕小北指了指教室后方一直悬挂的还在不停闪着红灯的监控,淡定得让人发指。

    “我能证明,是他们先打人的。”从一侧走出来一个男孩,他身后跟着一个老仆,穿得……

    怎么形容。

    好听点叫做十分贵气。

    不好听的话,就是豪气冲天,土豪十足。

    直到老师出来调停,事情才算是平息,燕小西侧头看了看男孩,忽然伸手拨了拨他脖子上的大金链,“这是真的么!”

    “我们家是专门做珠宝生意的,这当然……”

    “土豪,我们做朋友吧!”

    男孩一愣,忽然瞥见燕小西闪着星星的眼睛,很是勉强的点了点头。

    “土豪,你今天可真是够义气,你别怕,以后我罩着你!”

    “罩着我?”男孩显然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是啊,以后我做大你做小,有我吃的,我肯定不会饿着你!”

    姜熹颇为头疼,看着男孩身后紧紧跟着的老仆,“老人家,不好意思,我儿子性格有点……希望不会给你们造成困扰。”

    “没关系,我们少爷难得有朋友。看他们处得不错。”

    姜熹嘴角抽了抽,哪里不错了,这分明就是自家儿子一头热啊。

    *

    董风辞坐在车里,越想心里越是憋屈。

    “调头!”

    “董小姐,这都快到前面的收费站了,很快就到京都了。”

    “我让你掉头!”董风辞口气十分坚决。

    “可是爷的意思是……”

    “那也得他有命教训你!”董风辞咬牙。

    这一路上当年的事情一直在她脑海中萦绕,当年也是这样,和现在何其相似……

    “董小姐,您这是什么意思!”

    “回去,现在就回去!”董风辞心头心悸不止,总觉得要出事了。

    *

    军区

    燕殊本来正在战北捷的房间蹭饭,莫云旗看着不咋地,居然还烧了一手好菜,这还是这些天韩悦调教得好。

    “小莫同志,还有米饭么!”

    “有的!”

    “燕殊,你丫这是第三碗了!”战北捷气得咬牙切齿,这家伙怎么如此不要脸,天天来蹭饭。

    “瞅你这小气样,不就是一碗饭嘛。”

    燕殊这饭还没扒到口中,手机就响了,卫首长。

    “燕殊,立刻集合出发,马上到雾都!”

    “好!”

    燕殊说着丢下筷子就往外面跑。

    战北捷分明听见听筒那边说出了雾都两个字。

    “战大叔,燕队长这是出什么紧急任务,走得这么急。”

    “我去看看!”战北捷说完就跟了出去。

    莫云旗看着满桌子的菜,无奈的摇头,这让她一个人怎么吃啊。

    ------题外话------

    我也希望有个土豪朋友……嗷呜——

    燕小西:来抱我大腿!

    我:小屁孩,抱什么大腿!

    燕小西:你也不看看我舅舅是谁,人家是开银行的。

    我:给我印钞票!

    燕小西:你咋不上天!

    我:……

    *

    推荐好基友【一袖飞花】暖宠欢脱文《重整夫纲:傲娇老公欠调教》,看娇骄狂傲全能明星御玺,跪抱耿直粗暴体育老师夏绛大长腿,求暖床求调教求包养的故事。

    御玺:“你弟睡了我妹,怎么算?”

    夏绛:“你把我睡回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