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00 楚公子,收起你猥琐的目光

正文 200 楚公子,收起你猥琐的目光

    董风辞快步走过去,伸手扯过他的衣服,白色睡袍被子弹划过,扯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口子,索性没伤到胳膊。

    “你疯了不成,你不知道外面有人么!”董风辞捏紧他的衣服,看着窗户,不过窗帘被拉起来,外面瞧不见里面的情况,静谧得有些诡异。

    关戮禾只是定定的看了她数秒,拉着她的手,拿起一侧的衣服裹在董风辞身上就往外面走。

    “你干嘛!”董风辞还穿着睡衣,这个样子怎么出去。

    “留下来等着宰么!”关戮禾咬牙。

    “你好歹让我穿个衣服啊!”董风辞手指刚刚勾到自己的衣服,就被关戮禾扯开了,一把搂进怀里。

    “出去再说!这里不能久留。”

    关戮禾摸出手机,拨通关苏的电话。

    “你在哪儿!”

    “就在外面啊!”关苏踢了踢身侧昏昏欲睡的众人,房门打开,关苏愣了数秒,这两个人怎么穿着睡衣就出来了,只是当他瞧见关戮禾把破损的衣服时,眸子忽然一紧。

    “立刻送她回去!”

    “爷!”关苏神色大变,“出什么事了?”

    “关戮禾,你呢,不和我一起回去?”董风辞收紧衣服,穿着睡衣着实没有安全感,而且周围还都是男人。

    “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董风辞脸色煞白,神色紧张的盯着关戮禾。

    “你去安排人,由你亲自护送,马上出发,送她回京都!”关戮禾看向关苏,凉薄的嘴唇微微抿着,透着一丝寒意,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染上点点冰霜,语气低沉,带着不容抗拒的威慑力。

    关苏还想说些什么,这分明就是出了什么事情,可是关戮禾的态度强硬的不容他人辩驳,他只能先去着手安排。

    “关戮禾!”董风辞抬眸,异常认真的盯着他。

    “我在问你话,你能不能不要无视我!”

    “你最近是不是又得罪什么人了,那些人想杀你!”

    “我得罪的人很多,想杀我的人不在少数,你若是让我想,我还真的想不起来是谁。”关戮禾伸手按住她的肩膀,“现在出发,傍晚就到京都,我会和楚濛说一声,有楚家在,你不会有什么事情。”

    董风辞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眼睛,仿佛要将他看穿一般,只是那双黝黑的眸子,裹挟着黑色,你看不清,也看不透。

    “关戮禾,你从来都是这般的自以为是!”董风辞拨开他的肩膀,“以前也是这样,这次还是这样。”

    “事情处理好,我就去京都找你。”关戮禾手指触碰到她的衣领,却被她躲开。

    “爷,夫人,车子已经准备好了。”

    “送她回去吧!”关戮禾手指刚刚要触碰到她的发顶,就被她躲开了,他的眉头紧蹙,眸子染上一丝挫败。

    他何尝不想和她待在一起,可是他不能,离开这里对她是最好的。

    董风辞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心里憋着一口气,怎么都下不去。

    关苏见两个人闹了别扭,也不敢贸然开口,直到他们上了车子,董风辞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放在了车内,她摸出手机,开了半天机,没有任何反应,居然没电了。

    “夫人,我给您充会电吧。”关苏悻悻地开口,这两个人又在闹什么啊,他俩闹别扭,别的不说,只是苦了他们这些做手下的。

    董风辞将手机扔给关苏,关苏链接上数据线,才敢回头问了一句,“夫人,您……”

    “叫我董小姐,我不是你们什么夫人。”

    关苏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做翻脸比翻书还快了。

    “嗯,董小姐。您和我们爷……”

    “能不能不要在我面前提他。”董风辞越想越是窝火。

    每次出了事情就知道支开她,他以为他是谁啊。

    关戮禾看着车子离开自己的视线,扭头看向关南,“去对面的楼看看,刚刚有人袭击我。”

    “哈——”关南睁大眼睛,显然没想到,有人的胆子居然这么大。

    “哈什么,赶紧给我去看一下啊!”

    “我立刻让人去。”

    “最近雾都是否有什么可疑的人出现。”关戮禾说着便回了房间,脱掉睡袍,扯过一侧的衣服穿在身上。

    “并没有。”

    “是没有,还是有了你不知道。”关戮禾眯着眼睛,随手扯掉面具。

    后面跟着的众人一致垂着头,看见面具落地,所有人几乎都想要抬头看向关戮禾的脸,关戮禾伸手摸了摸额头,居然惊出了一身汗,关戮禾,你也是有出息。

    “问你话呢,发什么呆!”关戮禾对于关南的出神,显得很是不满。

    “我立刻让人去查。”

    “你们先出去吧。”

    “爷,这房间不太安全,您要不换个房间?”

    “你是猪脑子么!”关戮禾咬牙。

    “我……”我能说不是么!

    “你觉得他们会留在原地等你去抓么,这里现在最安全。出去!”

    “是!”

    等众人退下去,关戮禾才拿出手机,颇不情愿的给楚濛打了个电话。

    louis拿着西装外套,刚刚进入楚濛的房间,楚濛穿着白色衬衣,正站在书桌前,盯着早上的报纸瞧,louis拿过外套,走到楚濛伸手,楚濛伸手出去,十分熟稔的穿好衣服。

    “总裁,今天上午有个会议,下午约了和刘总一起打高尔夫。”louis小心的帮他整理好衣领,“傍晚轩少会去燕家接老太太回国。”

    “嗯。”楚濛捏起报纸,上面明确写了ck集团和习家的达成了初步的意向合作关系。

    “这秦承宇刚刚上位,就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好高调。”louis瞥了一眼报纸。

    “他的身份本来就很尴尬,若是不早点做出点成绩,难以服众,京都人才济济,哪里轮得到他。”楚濛不可置否的扔下报纸,朝着外面走去,这没走两步,电话就响了。

    louis立刻接起。

    “您好,这里是楚家。”

    “帮我找楚濛。”

    “请问您是?”

    “关戮禾!”

    louis脸色一变,指尖有些僵硬,“总裁,关爷。”

    楚濛挑眉,这一大早的,这家伙怎么找到了自己。

    楚濛信不过去,拿过电话,“喂,我是楚濛。”

    “我已经让人送小辞回了京都,这段时间可能比较乱,你保护好她。”

    楚濛愣了半天,才总算消化了这个事实。“关戮禾,你的女人,你让我保护,你脑子进水了么!”

    “我不能把她置身险境。”

    “你那儿到底出什么事了,在这里,还有你护不住的人?”

    “我在明,敌在暗。”

    “这事儿你心里有数么?”楚濛勾着嘴角,“可别到最后被人给抹了脖子,还不知道杀死你的人是谁?”

    “我心里清楚,所以才要将她送走。”

    “我让人去路上接她。”

    “谢了。”

    “不用这么客气,我是个商人,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即使在这种事情也是如此。”楚濛挑眉,手指随意拨弄着面前的报纸。

    关戮禾嘴角抽了抽,他自然知道楚濛不会平白无故的帮助自己,只是他也没想到,这索要报酬,他居然也好意思直接开口。

    “这样吧,我也不讹你,就南边那块地盘如何,我们已经争了这么久了……”

    “楚公子,您确定不是在讹诈我么?”关戮禾眯着眸子,弯腰将面具捡起来。

    “还是说在你心里,董小姐的命还不及一块地盘来得值钱?”

    “就算我不委托你,你们家欠了董家人情,难不成会袖手旁观?”这人还真是会落井下石。

    “那也得她有命到京都啊,你说是吧。”

    “楚濛!”关戮禾咬牙。

    “一句话,成还是不成!”

    “成!”

    “交易愉快!”楚濛勾着唇角,心情愉悦,总算是压了这家伙一头,上次在地下车库,那般嚣张,还故意从他面前将沈廷煊带走,这事儿他憋了很久了。

    关戮禾冷哼,愉快?恐怕愉快的只有他自个儿吧。

    “楚公子,有没有人曾经和你说过,你很阴险。”

    “有么?”楚濛哂笑,“关爷还是先处理自己的事情吧,希望下次见面,你别缺胳膊少腿。”

    关戮禾直接挂了电话,这个楚濛,倒是真会趁火打劫。

    楚濛知道关戮禾肯定是要气疯了,那又如何,他又不在乎。

    燕家

    燕小西洗了澡跑下楼,穿着一身得体的白色衬衫,黑色裤子,还破天荒的穿了个皮鞋,姜熹跟在身后,亦步亦趋,生怕他跑摔倒。

    “今天怎么穿得这么帅气啊。”楚老太太要走的消息并没有和他们任何人说。

    这年纪大了,最见不得这种生离死别。

    “今天要去幼儿园面试。”姜熹微微挪开身子。

    “我说呢,这小北和小白锻炼完去换个衣服怎么用了这么久。”楚老太太这几天总是心不在焉,倒是将这事儿给忘了。

    “太奶奶,你觉得我今天瘦了么!”燕小西逢人的第一句话便是这个。

    燕持目光从报纸上移开,微不可查的将身子往边上挪了挪,他可不想被这家伙纠缠。

    “你不胖,根本不需要减肥,你瞧瞧这脸,这样摸起来才舒服啊。”老人家那是巴不得你胖成个球,也会把你夸成天仙。

    “大伯父,你看我,是不是瘦了!”燕小西扭头看向燕持。

    燕持点头!

    姜熹轻笑,这燕持也是被燕小西缠得没办法了,不然怎么会做出如此亏心的举动。

    “我就说嘛,我最近觉得自己的肚子都小了,不信你摸摸!”

    燕小西说着挺了挺肚子,虽然不大,可是活脱脱绑了个东西在肚子上。

    燕持差点笑出声,还只能憋着,“挺好的。”

    “大哥,早!”姜熹走过去,将燕小西抱到凳子上,“赶紧吃早饭,我们还要去面试。”

    “不急,小白和小北不是还没下来嘛。”

    “我跟你说,待会儿见到老师,你嘴巴甜一点,别人问你了,你就说,没问你的,你别乱讲话,听着没。”姜熹这话已经叮嘱他无数次了,生怕他惹出什么乱子。

    “哎呦麻麻,你这话听得我耳朵都要长茧子了,我知道啦,保证不乱说话。”燕小西咯咯直笑。

    “最好是!”

    这怎么比之前实习面试还要紧张啊。

    “现在的幼儿园怎么还要面试啊。”宋一唯抱着燕小白从楼上下来。

    “可不是嘛,我听说那些孩子都有好多证书,我们家这三个,什么都没有,我在想是不是该给他们安排什么辅导班了。”姜熹撕吧着手中的油条。

    “孩子能自在玩耍的也就这几年,等他们课业压力大了,哪能天天这么耍啊,你就别剥夺他们的童年了。”宋一唯笑道。“以后有个谋生的本事就行,也不要他们大富大贵。是不是,小白。”

    燕小白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总得学点东西吧,我觉得燕小西就很需要,免得他总是这么懒散。”姜熹觉着是时候管教他一下了。

    “他才多大啊。”楚老太太可见不得燕小西受了半点委屈。

    “奶奶,您别总是惯着他。”

    “你和小笙约好了么?”燕持开口,他可不想听他们讨论孩子的教育问题,简直没完没了。

    “嗯,在幼儿园门口见。”姜熹喝了口豆浆,瞥见他折放在一边的报纸,“ck集团已经确定和习家合作了?”

    “还没。”燕持拿着筷子,动作极其优雅的吃着面前的一颗荷包蛋,这若是不知道的人,看着他这般模样,还以为他面前的是什么山珍呢。

    “这报道不是ck集团发的么?”

    “嗯,新闻稿。”

    “都没确定,就发新闻稿?”

    “估计是想在风辞回来之前,将事情确定下来吧。”

    “风辞不同意?”

    “风辞一向反对和家族企业合作,她之前有咨询过我和浥尘的意见,只是我们两家的公司都不涉及这一块,所以本来是想要和廷煊合作的,不过被秦承宇捷足先登了。”

    “家族企业……”

    “家族企业有很多的弊端。”燕持喝了口牛奶,“婚外情、私生子、家族巨变都可能对公司造成巨大的打击,家族企业其实在现在的社会已经不具有竞争力了,必须进行重组,不然很有可能出问题,这也是风辞一直没有和习家接洽的原因。”

    “说得倒是有道理,那燕氏和秦氏不是家族企业?”

    “燕氏是我和小殊一起创立的,和我们家基本没什么关系,秦氏在浥尘入驻开始,就清除了大批冗员和家族相干的无用人员,现在身居高位的,都是外面挖来的精英,和家族企业也是截然不同,就和姜氏一样。”

    姜熹思索了片刻,点了点头,“按照你这么说,家族企业确实弊病很多,那这个秦承宇干嘛还非要和习家合作?”

    “若是放在三年前,习家未必瞧得上这边的市场,还是家族出了变故,才转而开拓新市场,秦承宇急着做出业绩,习家又急着寻求新市场解决家族危机,这不是一拍即合么!”

    “你怎么知道的如此清楚!”姜熹拿着面纸擦了擦嘴角的油渍。

    “习家接洽过京都所有有实力的公司,只是我和浥尘这边都拒绝和这种家族企业合作罢了。”

    姜熹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样子都是一群老狐狸啊。

    燕小西现在一听到习这个字,心里就很不爽,尤其是想到那个女孩,更是气得牙痒痒的。

    别再让我碰见你,否则我就让你好看。

    “小西,包子都被你撕得不成样子了,你到底吃不吃!”姜熹看着被他蹂躏的已经分不出形状的包子,有些无语,这家伙又在盘算什么坏主意啊。

    “不吃,减肥!”

    这本来以为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没想到这家伙倒是坚持了好几天。

    沈廷煊从楚家搬出来,就没有睡过一天好觉,不是被狗叫声吵醒,就是被楼下的装修声弄得睡不着。

    现在天气热,所以专修工人,都来得特别早,中午时间休息不工作,这天不亮就开工,让他这个夜猫子情何以堪。

    沈廷煊下楼,那些人笑着和他打招呼,沈廷煊嘴角抽了抽,出了大门就瞧见楚濛正弯腰逗弄着大黑。

    “你怎么来了?”

    “你这是化了烟熏妆?眼圈黑成这样?”楚濛打趣道。

    “我没睡好,你别来烦我!”沈廷煊口气不太好,楚濛倒是浑不在意。

    “上午我们合作最后的洽谈会,我来接你过去。”

    “我自己能开车,不劳驾您了。”

    “我看你走着路都能睡着,你确定不会把车开到沟里?”

    “楚濛,你少瞧不起人。”

    “行了,上车吧。”楚濛走过去,直接从他手中扯过公文包。

    “嗷呜——”大黑跑过去,寻沈廷煊抚摸,沈廷煊却恨不得一脚踢过去。

    “一边玩去,家里来了陌生人,你都不叫啊!还任由别人摸,我告诉你,缺心眼的家伙。哪天被人拐走了,你都不知道。”

    沈廷煊这话明显是冲着楚濛说的。

    “战家这狗挺可爱的。”楚濛说着还伸手逗弄了一下大黑。

    沈廷煊咬牙,这也是他一直想不通的地方,战家的狗攻击性都很强,就是这几个装修师傅,一开始也是被吓得不轻,朝着他们就是鬼吼鬼叫的,唯独这见了楚濛,就和哑了一样。

    “欺软怕硬的家伙!”沈廷煊思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些狗怕楚濛。

    “四少,请上车。”louis已经拉好车门。

    两个人刚刚上车,楚濛就丢了个便利袋给他,“你没吃早饭吧。”

    “没有那个习惯。”沈廷煊扯开牛奶,刚刚要灌入口中,就被楚濛拉住了胳膊。

    这小子胳膊怎么这么细,又滑又嫩的,比女人的皮肤还好。

    “你该不会不给吃了吧。”沈廷煊挑眉,“楚公子,你没这么小气吧。”

    “空腹喝牛奶不好,先吃东西。”

    “管得多了,松开!”沈廷煊甩开他的手。

    “你这胳膊够细的,长的细皮嫩肉的!”楚濛轻笑。“比女人还嫩。”

    沈廷煊恨不得把牛奶泼在他身上。

    不过他忍了,毕竟在他的车里。

    他强压着心头的一团火,侧头冲着楚濛一笑,“楚公子,你是摸过多少女人啊,你怎么知道我比女人还嫩。”

    “感觉。”

    沈廷煊这段时间对楚濛也很了解了,他虽然不像燕持那般有洁癖,不过自小家教良好,自控力很强,对所有事物要求很高,一般女人入不了他的眼。

    他微微垂头瞧着他手中的那枚银戒,“楚公子,你这戒指有年头了,怎么着,和旧爱分手了,所以现在还念着?我看你戴了四五年了吧。”

    楚濛倒是没什么反应,倒是louis手下一滑,车子陡然打了个滑,牛奶喷溅出来,弄脏了沈廷煊的裤子。

    楚濛微微挑眉,促狭的盯着他的裤子,“你这个,需要赶紧处理一下。”

    沈廷煊垂头,这裤子带着一定的防水性,牛奶没有直接渗透进去,倒是在外面形成了一圈白色的奶渍,这看上去,颇有几分色情的味道。

    “四少,不好意思,您没事吧!”

    “没事!”沈廷煊扭头去找面纸,忽然一个手帕送到他的面前。

    “需要我帮你么!”

    “我自己来!”

    沈廷煊显得有些气急败坏,隔了半晌才抬头看向楚濛,“楚濛,你丫能不能别用这么猥琐的目光看着我!”

    “明明是你动作很猥琐。”楚濛挑眉。

    还是这弄脏的地方尴尬啊。

    沈廷煊有什么办法,“你给我转过去。”

    “都是男人,你怕啥,你光着身子,我也不是没瞧过。”

    沈廷煊抬手,将手帕往他脸上一丢,吓得louis差点甩了手中的方向盘,这沈四少胆子是真大啊,小公子都不敢这么做。

    ------题外话------

    楚濛真是太坏了!太坏!

    楚濛:明明是他动作有问题,怪我喽!

    沈四少:闭上你的狗眼。

    楚濛:都是男人,你害羞什么。

    沈四少:你给我等着,我饶不了你……

    我:我觉得你俩都需要冷静一下。

    沈四少:冷静不了,我不想和这个猥琐的家伙坐在一辆车里。

    楚濛:跳车好了,不死也半残。

    沈四少:你……

    我:(捂脸)你不挑衅沈四少会死是不是!

    楚濛:生活很无趣,总要给自己找点乐子!

    沈四少:我特么的不是你的乐子!

    楚濛:我没说你,你激动什么!

    沈四少:……

    我:┑( ̄Д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