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19 发愤图强,清晨偷袭(二更)

正文 119 发愤图强,清晨偷袭(二更)

    ck休息室

    燕小西整个人差点石化,他微微扭过头,女孩子坐在椅子上,手中拖着一个糕点,正拿着叉子慢条斯理的切割出一块甜点,含入口中,吃东西都不张口,只是眸子清澈明亮,落在燕小西身上。

    “燕小少爷,您要不要吃点儿,这家的蛋糕很好吃。”秘书已经尽力了,他又没孩子,除却用事物哄他们,他也找不到第二个方法。

    燕小西目光从甜点上一扫而过,“不吃!”

    “那把剩下的给我吧。”女孩声音很好听,却又很平静。

    燕小西咬牙,她刚刚叫谁小胖子呢!

    自己哪里胖了!

    “燕小少爷,若不然我陪你去找燕少夫人吧!”这位小姐倒是好伺候,难伺候还是面前这位小爷啊。

    “不用!”

    “你姓燕啊!”女孩笑道。

    “你不认识我么!”燕小西咬牙。

    “我需要认识你么!”

    “你刚刚叫谁小胖子!”

    “我说你了么,你干嘛这么激动。”

    燕小西嘴角抽了抽,脸上的肉狠狠抖了几下,倒是把女孩惹得笑出了声。

    “你可真逗。”

    什么时候变成他很逗了,按照一般的逻辑,都是他逗人才对。

    “我这不是胖,最多叫做圆润。”

    “是挺圆润的。”女孩笑了笑。

    燕小西冷哼一声,不去搭理他,自己倒是一蹦一跳的走到门边。

    “燕小少爷,您要去哪里,我抱你过去吧!”这若是摔倒了,可不得了。

    “不用你管我!”燕小西心里正不爽着。

    姜熹这边正好休息,发现燕小西又没了,心里怄火,这小子,自己不过是一转头的功夫,又去哪儿了。

    听人说他去了顶层,姜熹立刻乘了电梯上楼,没走几步,就瞧着正好秦承宇秘书对峙的燕小西。

    “燕西!”姜熹冷着脸。

    “麻麻,你怎么来了!”燕小西瘪瘪嘴。

    倒是一直坐在屋里的女孩,握着叉子的手微微顿住,麻麻?

    她一抬头,就看见了姜熹。

    女人披肩的头发,不是很长,发质乌黑柔亮,中分显得气质很好,皮肤很白,在灯光下,泛着一种细瓷般的光泽,皮肤细腻得看不见一点毛孔,一双猫眼微微眯着,似乎带着一丝愠怒,秀气的鼻子下面是玫瑰色的嘴唇,泛着柔和的光泽。

    她伸手拨弄头发,露出了漂亮的天鹅颈,这个女人长得太漂亮了一点吧!

    还穿着白大褂,是医生么?

    这个小胖子的母亲是个医生?倒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姜熹弯腰,伸手点了点燕小西的脑袋,“你这小子,到处乱跑。”

    “我才没有乱跑,我是来找秦叔叔玩的。”

    “你那点心思以为瞒得住我么!”姜熹伸手把他抱在怀里,这才瞥见坐在休息室里面的女孩。

    她一见姜熹看向自己,眼神虽然有些闪烁,却从放下叉子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朝着姜熹微微行了个礼。

    姜熹对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很漂亮,很有礼貌。

    精致得像个洋娃娃。

    “那是你的朋友?”姜熹朝着女孩笑了笑。

    “才不是,我没有这样的朋友。”

    姜熹极少见到自家儿子气鼓鼓的模样,倒是十分好奇,“你欺负人了?”

    “怎么可能,我不欺负女孩子,是她欺负我!”

    “怎么欺负你了!”

    “她说我是小胖子!”燕小西双手握拳,义愤填膺的模样,惹得姜熹笑出了声。

    “没事,我们小西哪里胖啊,这是婴儿肥,过几年就没了。”这般可爱的模样,让姜熹忍不住朝着他脸啄了两口。

    “就是,麻麻。你结束了么,我饿了!”

    “那我带你去楼下买点吃的,你别乱跑了!”

    “嗯嗯!”燕小西连忙点头。

    “燕小西,难道你都不觉得你需要减肥么!”姜熹分明就是故意逗他来着。

    “吃饱再说,我现在很伤心,要化悲愤为食欲!”

    姜熹无奈的摇着头,和那个女孩点头示意,抱着燕小西就往楼下走。

    “那女孩你认识么?长得可真漂亮。”

    “没有小白漂亮。”燕小西心里懊恼着呢,“居然说我是胖子,她很瘦么?”

    “你这小子,还记仇呢!”

    “才不是!”

    秘书送走了燕小西,这才长舒一口气,扭头看着女孩,“习小姐,您要不要喝点东西,果汁什么的?”

    “不用了。”

    她忽然觉着面前的食物也变得索然无味了。

    姜熹难得允许燕小西吃零食,他自然很高兴,只是麻麻说要给那个讨厌的女孩送一点,他就不高兴了。

    “你这小子,怎么会这么小气啊。”

    那女孩穿着一身黑衣,脸上稚气未脱,看上去却透着一股大人的成熟,也不知道是谁家的,看着她小大人的模样,姜熹心里不太舒服。

    只是他们回去的时候,女孩已经没了,说是去了秦承宇的办公室,姜熹不想去打扰,就把便利袋交给了秦承宇的秘书。

    姜熹自然不可能等着和秦承宇一起吃饭,所以咨询结束,就打算直接开溜,没想到,刚刚到了楼下,就看见了一辆熟悉的车子。

    “楚大哥,您怎么在这里!”姜熹笑着走过去,louis立刻撑伞过去,帮姜熹遮住了大部分阳光,楚濛顺手从她手中接过燕小西。

    “正好路过,听说你在这边,就过来等着。上车吧。”

    孙萍和姜熹打了招呼就先离开,姜熹上车,伸手揉了揉脖子,坐了一整天,脖子都僵了。

    “舅舅,你觉得我胖么?”燕小西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谁说你胖了。”楚濛面色冷清,倒是伸手捏了一把他肉呼呼的小脸。

    “你先别碰我,你先说,我是不是很胖。”

    “还行啊,肉乎乎的才可爱!”

    燕小西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楚濛逗了他半天,他愣是没搭理,他只能扭头看向姜熹,“怎么回事?谁敢说他啊。”

    这燕小西在京都已经是出了名的无法无天的太子爷,谁胆子这么大。

    居然敢说实话。

    “一个女孩,估计是秦承宇客户的孩子吧,长得挺漂亮,就是看起来太乖巧了。”

    “你不认识?”楚濛挑眉。

    “没见过。”姜熹耸肩,“那孩子看着和小西一般年纪,教养却出奇的好,估计家里管得严吧。”

    开车未曾开口的louis忽然冒了一句,“总裁,习家的小姐最近不是到京都了么?”

    “听你这描述倒是真像习家的孩子。”

    “你认识?”姜熹挑眉。

    “f国很有名的家族,和楚家平分秋色,教养是出了名的好,我就说嘛,听说这秦承宇找到了个大客户,原来是习家。”楚濛笑了笑,“这女孩和我奶奶走得倒是挺近的,我倒是见过一次,教养确实不错。”

    “你奶奶?”姜熹托着下巴,盯着楚濛。

    楚濛低头揉着燕小西的脸,难不成自己就说了一句话,就要暴露了?

    不是吧。

    “他们都是爱狗人士,我家养了很多柯基,那女孩经常过来玩。”

    姜熹点头,却没往心里去。

    倒是燕小西冷不丁的问了一句,“她叫什么名字啊!”

    “习凉!”

    燕小西冷哼一声,暗自记下了这个名字。

    居然敢说自己的是小胖子,他可是很记仇的,千万不要让他再碰见她,否则一定让她看好,管她是男的女的,都不会手软的。

    “秦承宇应该对这个项目很重视,习家确实是个大客户。”楚濛一哂,“真没想到,他还有这个本事,习家素来不插手这边的市场,居然能够拉拢到习家,倒是让我刮目相看。”

    “总裁可能有所不知。”louis说道,“习家这些年今非昔比,正在扩宽市场,习家和楚家素来有些隔阂,京都大集团和我们都有业务往来,剩下也就只有ck了。”

    楚濛点了点头,不太感兴趣,也就没有继续追问。

    ck集团

    秦承宇送习家的人出去,秘书小步走到他的后侧,附在他的耳边说了两句,姜熹走了也好,他待会儿还得招待习家的人,若是燕小西在场,估摸着又得闹出什么幺蛾子。

    他现在对这个小恶魔是唯恐避之不及。

    “对了,这个是燕少夫人送来的,说是要给习小姐的!”

    秦承宇微微拧眉,里面有些零食、糖果,都是小孩子喜欢吃的。

    “放着吧。”秦承宇可不想习家和燕家扯上半分关系。

    而此刻走在人群中的习凉微微扭头,“秦叔叔,那是我的东西么?”

    秦承宇没想到她的耳朵这么见,悻悻地点头,示意了一下身侧的秘书,那个秘书硬着头皮走上去,“这是燕少夫人送给您的,当时您在里面,她没打扰,送了东西就离开了。”

    “您有她的联系方式么?”习凉伸手接过便利袋,因为有些重,她只能抱在怀里。

    “您要她的联系方式做什么?”

    “表示感谢,这不是最基本的么!”习凉说得十分笃定认真,秦承宇没办法,只能给了她联系方式。

    这位习家的小姐,基本上没说什么话,可是听他们对话十分认真,那双眸子有着不属于这个年龄段的慧黠,反正项目基本确定,他也不想因为一个电话号码就节外生枝。

    习凉摸着姜熹的名片,她不认得第二个字,侧头看着身侧的男人,“这个字念什么?”

    “xi,和您的姓氏就是声调不同。”

    习凉将名片塞到口袋里,扭头朝着电梯走。

    燕家

    燕小西腿反正没有大碍,姜熹回了医院就给他办理了出院手续,听说他要回来,平叔专门吩咐厨师,做了很多好吃的,可是这燕小西坐在餐桌上,筷子却分毫未动。

    燕小白坐在他身侧,“小西,你怎么不吃啊,这个椒盐排骨特别好吃。”燕小白已经啃了一块了。

    “对了,还有你最好的栗子烧鸡,还有这个,烤鱼啊,你不是很喜欢嘛,这个汤也很好喝!”

    燕小白说了半天,燕小西愣是不动筷子,只是眼睛盯着面前的饭菜,透着杀气。

    叶繁夏正好坐在他的对面,颇为诧异的看着姜熹,“怎么回事?”

    姜熹耸肩。

    “是不是白天零食吃太多了,要不给他喝点汤。”宋一唯连忙开口。

    “我不要喝汤,给我水!”燕小西冷哼。

    “我去倒!”平叔立刻行动。

    “小西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多好吃的,怎么不吃?是不是都不合口味?”裴燕泽笑了笑。

    这燕家人连同楚家老太太说了好半天,燕小西灌了大半杯水,才开了口。

    “我要减肥!”

    “噗——”燕小白差点把嘴巴里面的排骨给吐出来。

    众人静默,都在猜测,这燕小西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倒是燕小北十分淡定的夹起了最后一个排骨,“既然你减肥,那最后一块我就吃了。”

    燕小西看着他嘚瑟的模样,咬牙切齿。

    “你这样多好,怎么忽然要减肥啊!”燕老爷子一万个不同意,他就不喜欢孩子太瘦,燕小西这样挺好的,手感也好,“谁说你胖了,我去找他算账。”

    “和别人没关系,我就是想要减肥了!”燕小西看着满桌的食物,忽然跳下凳子,抱着水杯坐到沙发上,眼不见为净。

    宋一唯坐在姜熹身侧,压低声音问道,“怎么回事啊?之前燕殊好说歹说,这小子就是不减肥,还吃得欢快,怎么忽然就转了性?”

    姜熹无奈耸肩,“可能是今天被一个小女孩说了吧,那女孩叫他小胖子!”

    “麻麻,你不许说!”燕小西咬牙。

    “好,我不说了!”

    “难怪了。”楚老太太心满意足的笑道,“果然这女孩的话才有效果。”

    “小小年纪的懂什么啊,你别胡说。”燕老爷子冷哼,这心里就很不开心了,这谁家的小姑娘,这般不识趣儿,他家小曾孙这么可爱,居然说他胖。

    “这小小年纪就知道在女孩子面前要面子,以后估计和燕殊一个德性。”燕持幽幽的来了一句。

    燕老爷子正有火没处发呢,他根本见不得燕小西说什么减肥的事情。

    “燕持,你说什么?”

    “爷爷,您吃菜!”

    “和燕殊一样怎么了,我觉得挺好的,最起码以后不会愁找不到媳妇儿!”

    燕持挑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燕小北,燕小北刚刚啃完排骨,一脸懵的看着燕持,“粑粑,你看我做什么?”

    “没事!”

    燕小北一脸无辜,怎么大家都看着他做什么?自己脸上难不成有东西,他拿着湿纸巾正慢条斯理的擦手,餐盘上规整的摆放着刚刚啃完的骨头,整齐划一,并且是按照大小排列的,这完全就是燕持的翻版啊。

    “你们干嘛都这么看我?”燕小北忍不住开口。

    “没事,吃饭!”燕持轻轻咳嗽一声,脸色颇不自然。

    只是从今以后开始,燕小西居然开始晨练了,这可让姜熹惊掉了下巴,这小子平时都是能偷懒就偷懒,什么时候这般勤快过。

    果然还是需要让他受点刺激的。

    不过他呼哧呼哧跑步的模样,活脱脱像是一摊挪动的肉,这脸上,胳膊上的肉一抖一抖的,倒是着实滑稽。

    雾都

    董风辞刚刚睡醒,忽然感觉到有东西握住自己的腰,她几乎都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明明昨晚睡觉的时候,已经将门关好了啊,这家伙到底是怎么进来的,难不成是爬窗户么?

    不能吧,这可是酒店的25楼。

    她微微挪动身子,这家伙,居然把腿搭在她的腿上,几乎将她整个人缠裹在怀里,而且根据这个热度来判断,他好像没有穿衣服。

    灼热感抵在她的后腰上,董风辞更加不自在。

    董风辞伸手拍开他的手,关戮禾在她醒之前就已经清醒了。

    “关戮禾,你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关戮禾坐起身子。

    “你怎么不穿衣服!”董风辞咬牙。

    关戮禾掀开被子,扯过一侧的浴袍裹在身上,露出修长紧实的小腿肚。

    “睡觉穿什么衣服!”

    这个理由,董风辞居然无法反驳。

    “况且你见过我睡觉穿衣服么?我习惯裸睡,很舒服,下次你也试试?”关戮禾轻笑。

    “我今天就要回京都。”董风辞捏着眉心,秦承宇那边动作不断,她可不想自己离开几天,集团就翻了天。

    “这么急做什么!”关戮禾走到窗口,拉开窗帘,外面雾气一片,“下雨了,飞机应该不好走了。”

    董风辞拧眉,“还有高铁。”

    “过两天我就回去了,到时候和你一起,你一个人我也不放心,你要知道,外面的世界很危险!”关戮禾勾着唇角,笑得诡异。

    董风辞掀开被子下床,“你不就是最危险的么!啊——”董风辞话音未落,忽然胳膊被人一扯,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落入了柔软的大床,关戮禾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面具下的眸子,阴沉幽暗,透着一股骇人的光。

    董风辞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关戮禾,我没空和你玩,我很忙,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没说不让你走。”

    “那你这是干嘛!”周围充斥着男人强烈的气息,这种霸道强势的包裹,让她觉得很不自在。

    “亲你!”关戮禾说着低头吻住她的嘴唇。

    董风辞咬住牙关,只是当关戮禾不安分的手忽然挑开她胸前的纽扣时,她大惊失色,忽然张开嘴巴,关戮禾趁虚而入,长驱直入的攻城略地。

    “你的身体,我比你还熟悉,你身上有几颗痣,长在哪里,都一清二楚!”

    “流氓!”

    “你还是睡着的时候比较可爱!”关戮禾伸手抚摸着董风辞的小脸。

    董风辞看着他笑得诡异,微微蹙眉,“我睡着的时候,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

    “我要是真把你给办了,你会没感觉么!”

    这倒也是。

    “只是借用了一下你的手。”

    董风辞脸一黑,身子都僵了,手心滚烫一片,他说了什么,用了一下她的手?

    “关戮禾,你真是越发无耻了!”

    董风辞气急败坏,面红耳赤。

    关戮禾却恶趣味得挺了挺腰。

    董风辞身子僵直,不敢乱动,只是不可思议的盯着关戮禾。

    这人怎么变得越发无耻下流了,这一大清早的。

    不行,她得赶紧离开这里!

    关戮禾见她呆若木鸡的模样,揉了揉她的头发,“好了,不逗你了,起来吧,我们去……”他伸手箍住董风辞的胳膊,伸手要将她拉起来,却忽然瞥见董风辞黑发中一闪而过的红点。

    他眸子一紧,动作飞快的将董风辞拉扯起来。

    一颗子弹瞬间穿过双层的防弹玻璃,落在被子上,打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窟窿,几片羽毛碎片飞了出来。

    董风辞被关戮禾搂在怀里,看着几欲碎裂的窗户,大惊失色。

    “趴着别动!”关戮禾快步走到窗边,一枚子弹,即使擦着他的肩头过去的,落在墙上,下一秒钟,窗帘已经被关戮禾拉了起来。

    “小辞,你怎么样!”

    “你疯了不成,你差点被打到!”董风辞看着他已经被划破的睡袍,眸底全是惊慌。

    ------题外话------

    燕小西准备发愤图强减肥了,燕殊啊,你瞧瞧你儿子,你说的话可是一点都不管用,还不如人家小姑娘半句话!

    燕殊:儿大不由爹啊!

    燕小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