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18 军中一枝花,小胖子

正文 118 军中一枝花,小胖子

    秦承宇以为这小子见自己来洗手间,就是故意过来搞事的,这脸被他说得越来越黑,可是燕小西好像完全无视了他的反应,自己说得起劲。

    秦承宇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人的脸皮还可以厚到如此程度。

    他过来只是洗个手,燕小西已经指了指自己的裤腰,“秦叔叔,麻烦你了,我这个真的很不方便啊。”

    这小子还真是麻烦。

    秦承宇抱着他出去的时候,姜熹忽然出现在洗手间外面。

    姜熹多敏锐,刚刚燕小西一说要和秦承宇一起出去的时候,秦承宇放在桌上的手指微微有些收紧的动作,就是眸子也瞬间眯起了几分,嘴角更是忍不住抽搐了几分,加上刚刚燕小西和自己说的事情,估计秦承宇也快受不了自家这小子了。

    她倒是不怕秦承宇对燕小西做什么,就怕燕小西又开始挑衅。

    这小子就是习惯做这种事情,这若是看着人好欺负,就喜欢一个劲儿的欺负他,也是着实恶趣味。

    “麻麻,你怎么来了。”燕小西搂紧秦承宇的脖子,一副不肯下来的模样。

    “麻烦秦总了,孩子还是给我吧。”姜熹笑道。

    秦承宇也想甩开这个包袱,这刚刚准备开口,燕小西却说了这么一句话。

    “秦叔叔怀里更舒服!”

    “你别胡闹。”姜熹拧眉,这小子分明就是故意的。

    “没事,我们回去吧。”秦承宇就是心里再有怨言,也只能忍着。

    姜熹颇为无奈的看着自己儿子,这小子莫不是赖上秦承宇了。

    秦承宇原本是借着这个机会,好好和姜熹接触一下,若是想要接触燕殊,比较困难,他打算从姜熹这边入手,偏生姜熹这个人戒心很重,而且那双猫眼,盯着你的时候,就像是要将你瞬间看穿一般,对自己更是防备,秦承宇正愁找不到方法入手,燕小西还来捣乱,弄得他一个头两大。

    “秦总,真的挺不好意思的,小西太调皮了,麻烦你了。”姜熹赔着笑,狠狠瞪着自家儿子。

    “没事。”秦承宇眯着眼睛。“下午我还有工作要忙,有个重要的客户要接待,可能照顾不到你们了,晚上在一起吃饭吧。”

    “您忙。”姜熹笑了笑。

    秦承宇逃离燕小西的模样,如蒙大赦。

    他从来没有和这样的孩子打过交道,他若是和秦玉书一般,一个冰淇淋就打发了,这小子倒好,简直是气死人不偿命。

    姜熹将燕小西放在椅子上,正色道:“燕小西,你是不是背着我还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麻麻,瞧你这话说的,我有这么坏么!”燕小西咯咯直笑,露出了黑黢黢的两个洞。

    “你以为你不坏嘛!”

    “这你可是污蔑我了,我真的什么都没做!”燕小西一脸无辜,黑亮的猫眼,显得格外天真无邪。

    燕小西在下面做了半天,就坐不住了,四处张望,他还是决定去找秦承宇玩。

    秦承宇此刻正在接到一个重要的客户,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燕小西给盯上了。

    军区

    燕殊将卫首长给的资料,整整放了三遍,双手揉着太阳穴,真是头疼。

    战北捷推门进来,“呦——怎么着,有空调吹着,还愁眉苦脸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脱下帽子,拿起燕殊桌上的半杯水,直接喝完,满脸通红,“马丹,累死我了,你丫手下怎么那么多刺头,训练都不消停,害得我嗓子都喊哑了。”战北捷倒是不客气,喝完继续接水,整整喝了两大杯这才注意到燕殊居然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燕殊,你丫发什么呆呢,我进来这么久,一句话都没有,这是你那个组今天小训的成绩单。”

    之前他和燕殊约定好,他帮他装修一下房子,而他帮他带人训练。

    “还不是这个任务,我还在犹豫。”

    “差点忘了这事儿,我看看。”战北捷从他手中抽出文件,一屁股坐在在椅子上,慢条斯理的翻着,还不时抬头看一眼燕殊。

    “你别看我,好好看看里面的内容。”

    “这个内容很清楚了,不就是肃清一些余孽么?”

    “都是危险暴徒,而且……”燕殊双手托腮,“这种事很容易横生枝节。”

    “燕殊,这可不像我认识你的啊。”战北捷轻笑,合上文件,“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么,几个暴徒又怎么了?”

    “这若是放在五六年前,我自然是不怕,只是我现在有妻儿了,卫首长找我们,自然是因为我们和关家能够搭上关系,得到一些内部消息,可是我们的目标太大,家中都有妻儿老小,他们若是想要报复,你觉得我们顾得过来嘛。”

    战北捷手指轻轻叩动这文件夹,“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燕持、楚濛、廷煊都在,在京都保护几个人不在话下。”

    “小西受伤的事情你不知道吧。”

    “他受伤了!”战北捷神色一变。

    “和爷爷去钓鱼,滑入了池塘,腿被划破了,缝了五针。”

    “这小子是不是又调皮了。”

    “那次一起去的人还有董爷爷,后来我托楚濛帮我查证的时候,发现那边的铁丝网、栏杆均有被人损坏的痕迹。”

    “有人蓄意为之?”战北捷挑眉,“谁的胆子这么大。”

    “胆子大的人多了去了。”燕殊轻笑。

    “若不然这个任务我接了?正好忙完放婚假!”战北捷耸肩。

    “得了吧,我怕被小莫同志追杀,文件给我吧,我去找卫首长复命。”燕殊从他手中抽出文件就往外面走。

    战北捷在他办公室坐了许久,似乎默默做了什么决定,这才起身离开。

    他站在阳台上,盯着下面休息的一群人。

    和他们一起训练的,除却莫云旗,去年新来了两个姑娘,都是从挑选出来的精英,小姑娘年纪轻轻的,倒是挺难吃苦。

    虽然年纪相仿,不过和莫云旗的关系似乎很一般。

    或许在她们心里,莫云旗已经是前辈了,而且她们进来之前已经听说了不少关于她的传闻,这心里带着一种崇拜,加上莫云旗性子寡淡,又经常出任务,能够相处的时间也不算多。

    战北捷看着刘伟坐得距离和莫云旗隔了一个银河,满意的点了点头。

    莫云旗正在喝水,这种夏日,水都是温热的,入喉清润,忽然头上笼罩了一层阴影,她眯着眼睛,瞧着面前的人,“你有事?”

    他们虽然一起训练,不过说话次数不多。

    “之前就很崇拜您,我能和您比试一下么!”女生头发很短,基本和男兵无异,她甚至不敢去看莫云旗的眼睛,显得有些紧张。

    “比试?和我们?”

    莫云旗放好水杯。

    刘伟目光一直盯着她这边,还以为出了什么事,连忙走过来。

    “干嘛呢!”

    “班长,我想和小莫同志比试一下。”女人挺着腰杆,目光坚毅。

    “和她?”刘伟可不认为她有胜算,她们虽然没有正式比试过,不过这么长时间训练下来,他们的实力刘伟都很清楚。

    “班长,你就让他们比一下吧。”

    “是啊,反正没什么事!”

    “来吧来吧——”周围不乏起哄的人。

    “小莫同志!”女人看向莫云旗。

    莫云旗双手撑地起来,“走吧!”她指了指一侧的空地,其实刚刚训练结束,她的肩胛骨处已经很难受了,昨晚只是觉得胀痛,没想到一大早起来,抬手臂都觉得难受。

    “小旗……”刘伟刚刚想要开口,莫云旗已经和她走到了空地上,周围都是休息的人,看热闹不嫌事大,都围拢了过来。

    那女人比莫云旗高了半个头,这种仰头看人的感觉着实不太舒服。

    “前辈,我很喜欢你,真的没想到,你会答应和我比试。”

    “我没来这边开始,就是以你为目标的,真的没想到今天能有这个机会和你切磋。”

    “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希望您也不要放水!”

    莫云旗头仰得难受,忽然想到和战北捷吵架时他说的话,莫云旗忽然笑得肆意灿烂,倒是惹得那个女兵摸不着头脑。

    “前辈?”

    “开始吧!”莫云旗已经在心里想好了对策,必须速战速决。

    战北捷远远就瞧着操场那边围成了一圈,该不会谁又给他惹事吧,他小跑着过去。

    那个女人动作很快,而且因为仗着力气大,小个子的莫云旗,接了她一招,手臂酸痛,看样子不能这样硬抗,还得想点别的办法。

    莫云旗一边躲避,一边观察着她的动作,他们虽然是一起训练,内容一样,不过因人而异,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的招数动作,更别说一些破绽漏洞了。

    两个人过了数招,刘伟在边上有些见不下去了,尤其是周围的人都在起哄让莫云旗和她硬碰硬。

    可是莫云旗一位躲避,并不是办法啊。

    “差不多就得了,马上要训练了!”刘伟看了看时间。

    周围发出一阵唏嘘声。

    那个女兵听着刘伟的声音,下意识的看过去。

    莫云旗眸子一紧,就是这个时候。

    她抬脚,一个侧踢,直接踹在了她的肩膀上。

    女兵猝不及防,身子趔趄的往边上一摔,险些摔倒,幸亏边上有人扶着。

    “前辈!”

    “和人比试的时候,不要分心,我若是你的敌人,你早就身首异处了!”

    “看样子是我输了!”她只是一笑。

    “你已经很优秀了!”莫云旗耸动着肩膀。

    “听到自己喜欢的人如此夸奖自己,我还真是有些受宠若惊,我以后会更加努力的!”女兵笑着和莫云旗道谢。

    可是莫云旗接下来却又幽幽的吐了一句。

    “只是我比你更加优秀而已!”

    众人默然。

    您就不能好好当一个谦恭的前辈么,好胜心这么强。

    战北捷站在圈外,“干嘛呢,给我列队站好!”

    众人一听这声音,顿时有些晕,魔王来了。

    他们以飞一般的速度立刻站好,莫云旗和那个女兵站在队列前面,战北捷从所有人面前依次走过,最终停在了莫云旗面前,“在比试?”

    “是切磋!”莫云旗咬牙,干嘛总是盯着自己看。

    “是么,结果如何!”战北捷忽然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莫云旗秀气的眉头微微拧起,这家伙分明就是故意的。

    “点到即止而已。”

    “现在是训练时间,刘伟,身为班长,不知道集中他们训练嘛!”战北捷一记冷眼射过去。

    “我错了!”确实已经超过了集合时间。

    “操场五圈,剩下的人原地立正站好,什么时候,你们的衣服湿透了,什么时候罚站结束!”

    众人愕然,这不是要命么,这衣服刚刚训练已经湿透了,这会儿已经被太阳烤干了,又让他们弄湿了,哪能如此容易啊。若是早知道这般,他们刚刚就不把衣服上面的水拧干了。

    战北捷垂头看着面前昂首挺胸的小女人。

    “莫云旗!”

    “到!”

    “跟我出来!”

    战北捷说着就往操场另一侧走,莫云旗顶着众人灼热的目光,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她和战北捷那点事,就是公开的,只是战北捷为人冷酷,倒是无人敢打趣他的私事,只是他在训练的时候,还没有这般明目张胆的举动,自然惹来了众人促狭的目光。

    燕殊已经送完文件,驾车回来,都在训练,唯独自己和战北捷带的两个队伍居然在罚站,再一瞧另一边即将要消失的两个身影,倒是一乐。

    这两个人是几个意思啊,这丢了这么多人,是准备去后面的小树林谈恋爱么!

    众人以前看见燕殊可没有如此兴奋,男人一身军绿色的陆军常服,身姿挺拔俊朗,帽檐在他俊脸上投出了一片阴影,嘴角勾着一抹惑人的弧度,平时都会引起训练的,偏生人家就是晒不黑,这也没办法啊。

    “尉迟,怎么回事?”燕殊低头摆弄着腰间的皮带。

    “队长,我要举报!”

    “说!”

    “战队长利用公共时间,还公费和小莫同志谈恋爱!”

    “胡扯!”燕殊冷哼,“你们这是在罚站?”

    “队长,我们就是集合得晚了一些而已,就被他罚站了,而且事情是刘伟那班惹出来的,和我们没关系啊。”

    “集合时间不集合,怪谁!”燕殊挑眉。

    尉迟咬了咬牙,“队长,你什么时候回来训练我们啊,我们不想和战队长他们一起。”

    “呦——之前不是巴不得我放假走么,怎么着,这就想我了!”燕殊端正了一下帽子,“继续站着吧,我去瞧瞧那对公费谈恋爱的!”

    等燕殊走了几百米,尉迟在咬了咬牙,“我敢打包票,他绝对是去看热闹了。”

    燕殊这性子在部队也是个异类。

    燕殊以为这两个人去小树林谈情说爱了,倒是去小树林寻了半天,鬼都没看见,这两个人是干嘛去了。燕殊扯下帽子,抓了抓头发。

    “你们觉不觉得,战队长今天特别帅啊。”

    “战队长本来就很帅好么!只是有点可惜了。”

    “人家就算是不结婚,也没你什么事,你有什么好可惜的。”那人促狭的一笑。

    “我根本不敢想,那种男人我就只能仰望!”两个穿着军医衣服的女人正在水池边洗东西,过两年老方就要退休了,这边陆续来了不少实习军医。

    “哪里有什么好可惜的。”

    “不知道啊,有人说,这战队长和燕队长是一对!”

    “噗——这是谁胡说的!”

    “他俩总是腻歪在一起,今早还有军嫂说,看见他们从一个屋子出来呢,肯定一起睡了,家属楼里面只有一张床。”

    “你可别胡说了,燕队长都结婚了。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老婆长得也很漂亮。”

    “就是有人yy的嘛,这燕队长是我们这里的一枝花,战队长那冷峻的性子,你也懂的,他俩啊……”

    “咳咳——”燕殊站在她们身后咳嗽了一声。

    两个人一扭头,看着燕殊笑靥如花的脸,顿时吓得脸色血色尽褪。

    “燕队长!”

    “军中一枝花?”燕殊轻笑,“谁说的!”

    两个人垂头不语,燕殊咬了咬牙,总不能找两个女人麻烦,不过战北捷这会儿估计是在医务室,他抬脚就往另一侧走。

    “让你别胡说,被正主撞见了吧,丢死人了,好尴尬。”

    “他怎么走路都不出声的,吓死人了!”

    “你还说……”

    燕殊心里有些恼火,他可从来不知道,他还有这种外号,自己长得如此有男子气概,什么军中一枝花,简直是狗屁!

    战北捷正在给莫云旗贴膏药,“肩膀不舒服,你还胡来!”

    “别人都给我下战书了,我能不应么,其实也没什么事!”莫云旗穿上衣服,“你太大惊小怪了。”

    “我送你回去休息,下午你就别训练了!”

    “队长!”

    “我的话不管用了?”

    莫云旗咬牙,人在屋檐下,她还能说什么!

    没等她反应过来,战北捷忽然直接打横抱着她就往外面走。

    “你做什么,放我下来。”

    “抱你回去!”

    “我疼的是肩膀,不是腿!”

    “我想抱着你!”

    “你……”莫云旗气红了脸。

    刚刚开门就看见一脸促狭站在门口的燕殊,“呦——公费谈恋爱的两个人,这是怎么了,小莫同志,你受伤了?”

    “让开,别挡道!”战北捷冷哼。

    “怎么人家和你一起,就总是受伤啊,这次不用住院么!”

    莫云旗想起之前初夜的事情,脸更红了。

    战北捷直接抬手将她的头按在怀里,恶狠狠地瞪了燕殊一眼。

    这燕殊瞧着战北捷这般模样,心里的郁结纾解了一些,简直恶趣味。

    ck集团

    秦承宇正在和自己最重要的客户洽谈下半年的业务,忽然听着敲门声,“进来!”

    “总裁。”秘书悻悻地一笑。“燕家小少爷说要过来找你玩。”

    “我这里不太方便,你带他……”

    “秦叔叔!”

    秦承宇话音未落,燕小西已经单腿蹦着从门边的空隙挤了进来。

    秦承宇满头黑线,这小子该不会又是来捣乱的吧。

    燕小西目光从办公室内众人面前扫过,除却秦承宇和ck公司的两个高层,还有三个统一穿着黑色衣服,年龄不等的男人,不过看岁数,都是上了些年纪的,其中还有一个黄发白肤的外国男人。

    而他们中间,居然做了一个穿着黑色小裙子的女孩子。

    她手中端着一个白瓷茶盏,小手扣着茶杯,仅有半边屁股坐在沙发上,仪态端庄,不过看她的模样,也就是和小白差不多大,不对,或许还没有小白大,看个子没有小白高。

    燕小西难得碰见同龄人,自然多瞧了几眼。

    女孩子的目光从燕小西进来,一扫而过之后,就再也不曾落在他身上。

    因为从小就有人和她说过,再好吃的东西,都不能多吃,再好看的人,也不能多看一眼。

    “不好意思,这是我朋友家的孩子。”秦承宇立刻起身走到燕小西身边,伸手把他抱起来,“真是不对不住。”

    “我们正担心小姐无聊,看他们年龄相仿,小姐,您要不要出去和他一起玩!”

    这女孩似乎也坐不住了,点了点头。

    燕小西本来就是来找茬的,没想到就这么被打发了,正打算寻个由头进去,猝不及防和那个女孩视线撞在一起。

    她这嫌弃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不管她,我得先忙自己的事,他一瘸一拐的扶着墙往外面探头。

    秘书急死了,他是这没有管理孩子的经验啊。

    而此刻燕小西身后幽幽的传来一个声音。

    “小胖子,你叫什么?”

    ------题外话------

    燕小西绝对受伤了,小胖子,哈哈——不过他是真的胖!

    燕小西:(瞪你)

    我:你瞪我也没用啊,你确实很胖,不是都让你减肥了么,你非是不听,怪谁啊。

    燕小西:(继续等你)

    我:╮(╯▽╰)╭小胖子,你瞪谁呢!

    燕小西:你知不知道小胖子都是潜力股,更何况我还是个长得漂亮的小胖子!

    我:哦,漂亮的小胖子!

    燕小西:你……

    *

    求月票,求月票,我又来求月票啦,吼吼——

    燕小西:无视你!

    我:(瞪你)

    燕小西:你不也是个胖子,你是大胖子!

    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